苏桥霍燃小说 霍太太余生请指教苏桥霍燃

主角叫苏桥霍燃的小说叫做《霍太太余生请指教》,它的作者是沉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桥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拨通了久未联系的号码,听到那边的人接起,立刻破口大骂:“霍燃,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缝夹了?”电话那边传来冷冰冰的一声:“我正在加班开会。”“我什么时候死了,用得着你给我提前办葬礼?”...

《霍太太余生请指教》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桥霍燃的小说叫做《霍太太余生请指教》,它的作者是沉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桥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拨通了久未联系的号码,听到那边的人接起,立刻破口大骂:“霍燃,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缝夹了?”电话那边传来冷冰冰的一声:“我正在加班开会。”“我什么时候死了,用得着你给我提前办葬礼?”…

《霍太太余生请指教》 第3章 物理公式 免费试读

霍燃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站起身,裹紧浴袍领子,赤着脚轻轻踹了一下她的脚丫,催促着:“快起来!”

苏桥爬上了床,他也毫无怨言地睡地铺,两人一时无话。

霍燃在看漫画,是她初中时追的一部少年热血动漫,因为太喜欢了,所以特地买了全集漫画书收藏起来。有一次,她和霍燃独处,找不到话题,就提了这部漫画,她以为男生都应该知道,没想到他对此毫无兴趣,反而跟她谈起了物理公式。

“我记得你不爱看漫画。”苏桥有些好奇,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两年真的能让一个人喜欢上自己原本不感兴趣的东西吗?

“嗯,你这里太无聊,我打发下时间。”

“哦,这样啊。”苏桥一边刷着手机微博,一边敷衍地回应,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霍燃,这次假葬礼的事情你怎么处理的,网上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些八卦记者会饶过你?”

“笨蛋。”他放下漫画书,低低回了一句。

“跟你和姐姐比起来,我当然是笨蛋。”

“葬礼的主角不是你,是你离开后我养的一只兔子,也叫苏桥,前几天吃太多撑死了。来宾是我雇的演员,特意给你演的一场戏。比给人办一次葬礼省钱多了。媒体那边也好解决得很。”

“原来兔子是这么一回事!”

闻言,苏桥太过震惊,手机没拿稳,砸在了脸上,疼得她嗷嗷直叫,心里暗骂霍燃不愧是奸商,能把成本降到最低。而她之前居然因为在众人面前出丑而羞愧难当,没想到自己也只是他安排的戏里的一个小角色,供他消遣罢了。

苏桥摸了摸红肿的鼻子,问他:“我记得你不喜欢小动物,那你为什么养兔子?”还取了跟她一样的名字,真不吉利。

霍燃拿起手机,摆弄了一下,没一会儿苏桥就收到了他发来的照片:一只漂亮的公主兔正在啃萝卜。后面还附了一句话:呵呵,看你们俩多像,简直是跨越物种的姐妹。

居然说她像兔子,她扔掉手机,暗暗发誓,一定要解除婚约,她才不要做他手里的小丑。

夜里,苏桥被渴醒了,开灯起来想去厨房倒杯水,却见地上的床铺空着,霍燃不知去了哪里。

她揉了揉眼睛,开门出去,还没来得及进厨房,就在走道里听到阳台那儿飘来了声音。她一回头,看到是姐姐和霍燃。

苏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偷偷摸摸地靠了过去,隔着玻璃门偷听两人的谈话。

苏莞双手撑在栏杆上,轻笑了一声:“霍燃,你以前可从没对我这么细心过。大三那次,我突发盲肠炎做手术,你就在手术室外做题;我吊水的时候,你也在旁边做题。你这么爱学习,怎么不干脆跟书本谈恋爱?”

霍燃也开始翻旧账:“别光说我,大二我参加篮球比赛时,你在应援席上刷题,我被对手撞倒,腿骨折要送医院时,你说解完这道题就去,你这么喜欢刷题,还不如别来……”

苏桥听着两人的对话,嘴巴不由得微微张开,原来这就是学霸的世界,她真的不懂啊!

她仿佛看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宽,变成永远都无法逾越的距离。

话题一转,两人突然提起了苏桥。

苏莞莞尔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收了我妹妹,照顾她这么多年,我可算是解脱了。”

“苏莞,你从来没后悔过吗?”霍燃转过脸来,看向她,笑意中带着几分怀念,“原本霍太太这个位置,我是打算留给你的。”

“咔嗒”一声,客厅的灯突然打开了,苏爸爸瞧了瞧躲在花瓶背后的苏桥,又看了看阳台上有偷情嫌疑的两人,一脸尴尬。

“我起来喝口水,你们继续,大晚上的,和平点比较好。”说完,他赶紧溜了。

霍燃推开移动门,快步走来,将苏桥从地上拉起来。两人挨得很近,他小声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桥哪有资格质问他,心里虽有些不爽,但还是连忙笑着摆摆手:“没事的,我理解,我拿瓶水就回房间。”

霍燃阻止她从冰箱里拿饮料:“你先回去,我烧完热水给你送过去。”

苏桥瞅了一眼姐姐的冷脸,点点头,说了声“好”,赶紧从尴尬的气氛中抽身,逃进了房间。

她躺在床上,心情很郁闷,自己猜得不错,霍燃果然忘不了姐姐。姐姐优秀、漂亮,只要姐姐愿意,勾勾手指头就能俘虏所有男人。而自己只是牡丹花旁边的一朵小野花,再奋力挣扎,也不会引人注意。

看着霍燃端着水杯进来,她终于把酝酿了许久的话说出来:“霍燃,我们解除婚约吧。如果你非要和我姐姐复合,虽然我不会祝福你们,但也不会反对。我不想因为我的私心,葬送了你的幸福。”

“苏桥,我本以为你在追求我时说的那声喜欢,至少带有一点真心实意。”

“我以为你早就明白……”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将水杯重重地拍在床头柜上,漆黑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她,让人猜不透、也不敢去猜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苏桥几度想要开口,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霍燃突然开口,却转移了话题,指着那杯水道:“喝了,一滴都不许剩,然后把一切都忘了,乖乖睡觉!”

苏桥轻轻应了一声,缓缓捧起杯子,把水喝得干净。她钻回被窝后,心情却久久无法平复,她始终无法入眠,头又有点晕乎乎的。

睡在地铺上的霍燃也不停地翻着身。

想到霍燃这两天推掉了工作,一直在医院照顾自己,还有之前自己和姐姐亏欠他的,苏桥于心不忍了,从床上坐了起来:“霍燃,你上来睡吧,我们一人半张床,互不干扰。”

底下的人没有应声,苏桥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便又躺了回去,辗转了好久,脑子仍然无法放空,她只好使出撒手锏,打开一个名叫次元站的视频App,点进了UP主“欧拉公式”最新更新的视频,盯着他做高深莫测的数学题,没一会儿睡意就来了,催眠效果极好。

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已经过了十点钟,地铺已经收好,霍燃早就不见了。

苏桥一出房间,就在客厅撞见了正在做瑜伽的姐姐,苏桥想要躲开,却还是被姐姐喊住了。

“别找了,霍燃早上六点就走了。”

“我没想找他。”苏桥别扭地回嘴,“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请假休息。”苏莞腾出一只手来,指了指桌子上的袋子,“给你的东西,自己拆。”

苏桥走上去拆了包裹,居然是她心心念念许久的某牌洛丽塔裙子,代购价得四千多,她一直没舍得买。

“姐,你……”她抬头看向苏莞,心底蔓延着难言的滋味。

“你不是在微博上说很想要这条裙子吗?现在不喜欢了?”苏莞做着下弯腰,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喘息。

“喜欢。”她摸着布料,说话的底气却不是很足,“但我想要的不是这个,你不应该跟我解释、道歉吗?”

“该解释、道歉的不是你吗?”苏莞只顾着将瑜伽动作做到完美,闭着眼睛平缓地呼吸着,好似一点没把苏桥的话放在心上。

从小到大,姐姐就是完美的,犹如女神一般被众星捧月呵护着,她只会按照自己的思维做事。姐姐能轻松摸清自己的喜好,给予自己想要的一切作为补偿,自己也会觉得开心,可直到长大了,苏桥才明白,她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

手机**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匆匆进了房间,重重地关上房门。

听着那沉闷的关门声,苏莞放下了手臂,静静地伫立着,脸上的表情起了微微的变化。

苏桥接起电话,和周深谈妥之后,继续给霍燃打电话,那边嘟嘟声响了许久,才接听了起来。

他略带疲惫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怎么了?”

“昨天说的,我真男友明天就到,如果你太忙的话,就不要见了吧。”

“明天晚上七点,北岸餐厅见,我让秘书订好座位后就发消息给你。我挂了。”他一口气说完,言语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等等!霍燃,你注意身体。”

“多谢关心。”那边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道别,说完便挂断了。

北岸餐厅啊,苏桥握着手机,心里有些叹息。没过多久,他那边就把桌号发了过来,熟悉的数字。她忍不住怀疑,他是故意的吗?

翌日晚上六点半,苏桥先到了约定地点。不远处聚集着一些人,应该是在街拍。其中有个人影莫名有些熟悉,不过她也没在门外多停留,便先进了餐厅,没想到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她忐忑地坐下之后,点了一杯橙汁,一边喝一边给周深发消息,发了一大段说辞给他,让他好好背熟。

熟悉的靠窗位置,两年多了,这里依然没什么改变,苏桥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低下头来,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忽地一抬头,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闯进她的视线。她怔住了,对方却很兴奋,特地绕到了餐厅正门,进来跟她打了个招呼。

“桥桥,好久不见。”男人身材修长,顶着纹理烫中长发,脸蛋白净、俊朗,搭配上笔挺的西装,倒是人模狗样的,这不就是刚才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背影嘛。她怎么也没想到,两年不见,他居然去做了模特。

苏桥尴尬地笑着,一言不发。

“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道歉,跟你分手后,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上个月同学聚会,你没来,和他们聊起,我才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在打听我,我真的很感动,那个时候我们明明那么相爱,是我太不珍惜了。”

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她却难再心动。跟老同学打听他的情况,只是好奇他被姐姐甩掉后的惨样,听到他过得不好,她就放心了。

苏桥吸了一口橙汁,说:“你甩了我,我姐甩了你,就算扯平吧,你不用道歉。”

“我听说你和霍燃订婚两年了还没动静,你们俩是不是分了?”

她被呛了一口,没想到连他都知道了。

“差……差不多吧。”反正他们早晚都会分。

“我知道你还没有忘记我,两年了,你居然还会在这个位置等我,我很开心。”说实话,陈远昭的脸笑起来确实迷人、帅气,可是现在在她看来却如此欠揍。

究竟是谁给他的自信,让他觉得她还喜欢他?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陈远昭就换了一副表情,在她对面坐下,开始切入正题:“听说每个和霍先生分手的女人都能获得一笔不少的分手费,你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应该拿了不少吧。”

苏桥抬起眼皮,看向那张自己曾经喜欢过的脸,忍不住犯恶心:“陈远昭,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们重新开始,一起实现当初的梦想吧。你不是一直想做道具设计师吗?我们用这笔钱做投资、开工作室,你可以利用霍燃和你姐姐的人脉……”

“真恶心。”苏桥嫌弃地哼笑了一声,手微微颤抖地捏住杯子,思忖再三,还是忍住想要泼水的冲动。

陈远昭愣了一下,没想到以前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黏着自己的软包子居然会骂自己。看自己好梦落空,他干脆也不再端着,讥笑道:“彼此彼此,为了钱,你勾引姐姐的初恋就不恶心吗?”

苏桥与他四目相对,手中的杯子微微倾斜,还没来得及泼出去,一只骨骼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把杯子抢走了。

哗啦一声,陈远昭被糊了一脸冰橙汁。

苏桥抬头一看,正撞上霍燃的眼睛,猛地心一凉。

霍燃只扔下一个字:“滚。”

他的声音带着震慑人心的力量,在空旷的餐厅里回荡着。

陈远昭欺软怕硬,一见来人惹不起,一声不吭,朝他鞠了一躬,便匆匆转身。

“等等,两年半前九百七十块加上刚才那杯橙汁,一共一千块。”霍燃突然喊住他。

陈远昭愣了一下,几秒后回过神来,才领悟他的意思,赶紧从钱包里抽出十张百元大钞,恭恭敬敬地放在桌子上,直到他点头才敢走人。

苏桥颇为尴尬,幸亏现场没有其他观众,否则这破事明天就得登上微博热搜了。难道霍燃早就有先见之明,提前包场了?以他的性格来说,很有可能。

当她思绪乱飞时,霍燃将钞票推到她面前:“收着,为这种人浪费钱,你的智商果然没得救。”

那杯橙汁明明是他泼的!

她心里吐槽了一句,嘴上却不敢吭声,默默祈求着周深能赶紧过来救场,两个人总比孤身作战有气势得多。

“换一个地方聊吧,我订了贵宾间。”

苏桥不解:“那你让我在这儿等着干吗?”

“让你缅怀一下过去。”

苏桥无语。他的目的还真达到了,那段不愉快的过去让她现在堵得心慌。

小说

苏桥霍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桥霍燃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1-3-5 20:16:29

小说

墨柔柔朱元齐小说无广告 《王妃天天想逃跑》完整版阅读

2021-3-5 20:16: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