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小吏 寒门小吏夏平安顾胜男全文阅读

主角是夏平安顾胜男的小说叫《寒门小吏》,是作者九夜北风创作的官场职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

《寒门小吏》 小说介绍

主角是夏平安顾胜男的小说叫《寒门小吏》,是作者九夜北风创作的官场职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

《寒门小吏》 第六章 杀人灭口 免费试读

第六章杀人灭口

夏平安冷静下来,也感觉心里一沉,不知道这是真凶再次想要嫁祸自己呢,还是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他越想越害怕,立刻收起刚才的不满,认真道:“顾捕头,我昨晚回来后,吃过饭就洗澡上床睡觉了,不信你可以去问我母亲,她正在我舅舅家吃酒。另外,我家距离关进林家,来回得两三个时辰,如果是我杀的人,你认为我现在还会这么有精神吗?”

其实顾胜男一进门,就发现他身上不像前几日那样蓬头垢面的了,也新换了衣服,并且精神头也很好,完全不像睡眠不足的样子。

但是她想起他刚才的张狂心劲儿,心里还有气,便佯装不信地问:“是真的吗?”

夏平安急急道:“真的真的,如有半句谎言,天打五雷轰!”边说边将手放在头顶发誓,忽然又想起什么,“顾捕头,关世林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

中毒身亡,既有可能自杀也有可能是他杀。

顾胜男却严肃地说:“具体情况我肯定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提醒你,这个案子牵扯面很广,背后隐情非常复杂,所以你要把知道所有秘密,全部都告诉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夏平安连忙问:“什么后果?”

顾胜男看他紧张了,便故作平淡地说:“当然是和关进林一样了。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所以凶手绝不会因为你什么都不说,就会放过你的”

夏平安不由打了一寒颤,心想如果对方知道,自己看到那个绝色女人的翡翠凤钗,与她头上的一模一样,是否也会被其杀人灭口?

所以他毫不迟疑地说:“很抱歉,我不知道任何秘密。”

顾胜男见问不出什么,就厉声威胁道:“姓夏的,你不说的话,恐怕连你这条小命,都得丢到石崖子乡了。”

夏平安冷笑一声说:“顾捕头,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还得去石崖子乡呢,免得耽误了我赶路。”

顾胜男见他把自己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气得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冷哼一声,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夏平安看天色不早了,也连忙拿起包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路上连着遇到好几个熟人,全都惊讶地望着他们。

夏平安因为前几日的经历,也没脸和他们打招呼,低着头急匆匆向前走。

那些邻居见状,便纷纷传言他杀了人,被捕头带走了。

他母亲齐氏听说这事,连酒席都不吃了,一路哭哭啼啼跑回家,幸好看到儿子留下的纸条,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其实夏平安走出自家巷子后,就悄没声息地避开了顾胜男,然后绕到另一个巷子,直奔石崖子乡而去。一路上他都很警觉,好在并没有遇到可疑之人。

他先是搭了一辆顺风马车,奔跑了两个时辰,又步行了一个时辰的山路,才终于在天黑之前,到达了石崖子乡衙。南边不远处,即是高耸入云的凤凰山。

虽然他知道这地方又远又山又穷,根本不足以称之为乡,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朝廷为了好收赋税,还是勉强成立了一个名义上的乡,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穷成这个样子啊。

站在一个泥坯垒成的破败院子前,让从小就生活在花厅城里的夏平安真是欲哭无声,这哪里是什么乡,分明就是在怪石林立的山凹里,勉强辟出了一大块空地而已。

空地周围,原本是一些店铺,但不知怎地,现在大多倒塌了,即便没倒了,也早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只有最北边的高地上,有一处干净的院子,上面歪歪扭扭写着“石崖子乡衙”的字样。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只见院子里是几间土坯房,房门前坐着一个面目沧桑的老头,身材和自己一样高瘦的人,只是看上去表情麻木、双眼无神,好在他身上的绸布长衫还算鲜亮,一看就不是当地农民的粗布短衣。

那人看到他,立刻招呼道:“你找谁?”

夏平安连忙说:“我是夏平安,是新来的乡司,我想找老乡司陈伯良。”

那人无神的双眼瞬间一亮,同情道:“我就是陈伯良,正好早上接到公函,说要调来一个新乡司接替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然后语气一转,又惋惜地问,“你是不是得罪哪位大人了,才被发配到这么个免子不拉屎的地方来的?”

夏平安不知道他什么来路,也不想讲太多,便开玩笑地说:“兔子哪里不拉屎了,我看门前到处都是屎呢。”

陈伯良摇摇头道:“你这个小兄弟也是个人才。到了这么个破地方,换作别人,连哭都哭不出了,你还能笑得出?”

夏平安疑惑地问:“这地方好歹也是个乡,我看原先也有店铺,现在怎么破败成这样了?”

陈伯良无奈地说:“原本这个乡还是很繁华的,只是这里的人实在是太穷了,所以都跑去凤凰山做土匪了,他们经常下山抢劫店铺,甚至杀人放火,商人都跑光了。虽然四十年前,朝廷派重兵剿灭了所有的土匪,可是再也没有人敢来此做生意了,可不就败落下来了。”

他边说边把夏平安带进了自己的公事房,说是公事房,只不过是一明一暗两间,明的里面摆放着一张紫红色书桌,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暗的里面是一张宽大的原木床,上面胡乱搭着斑驳的纱帐,已经脏得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夏平安诧异地问:“你好歹也是个乡司,就睡在这里?”

陈伯良愤愤不平地说:“我这个乡司就是个屁!这地方年年都欠着赋税,甚至连县衙门派来的差役都跑光了,连里正也只能在当地找了个大字不识的农民担任,哪里收得上来赋税?更何况这个乡,马上就要和葫芦乡撤并了呢。”

夏平安一边听他发牢骚一边想,正因为此处这么差劲,他才被发配过来的,要是富裕的话,断不会轮到自己的。

他刚想到这里,忽然听到肚子“咕噜噜”响起来,赶了那么久的路,只在马车上吃了点干粮,早就饿得不行了。

小说

墨柔柔朱元齐完结版 《墨府二小姐》精彩阅读

2021-3-5 20:08:26

小说

主角获得九块九系统小说 韩快李美丽小说

2021-3-5 20:08: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