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娇宠侯府嫡女》小说免费阅读 《王爷娇宠侯府嫡女》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主人公是郑芸菡卫元洲的书名叫《王爷娇宠侯府嫡女》,小说在人气作者一笑笙箫的笔下塑造了一个个情感丰富的角色。小说概述:善儿笑着陪在一边:“真儿一向藏不住话,姑娘别往心里去。”郑芸菡点头:“我没事。”其实,郑芸菡并不糊涂;继母刘氏嫁入侯府至今,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曾做过,罪大恶极心狠手辣也轮不上她。...

《王爷娇宠侯府嫡女》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郑芸菡卫元洲的书名叫《王爷娇宠侯府嫡女》,小说在人气作者一笑笙箫的笔下塑造了一个个情感丰富的角色。小说概述:善儿笑着陪在一边:“真儿一向藏不住话,姑娘别往心里去。”郑芸菡点头:“我没事。”其实,郑芸菡并不糊涂;继母刘氏嫁入侯府至今,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曾做过,罪大恶极心狠手辣也轮不上她。…

《王爷娇宠侯府嫡女》 第1章 贺礼 免费试读

盛武十年,春。

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长安闹市尚未开张,南城的铜钉城门伴随着笨重老旧的摩擦声被缓缓推开。

早已等候在城门边上的马车里跳出一个纤瘦矫健的身影——束着干净利落的马尾辫,脸上挂着面纱,穿枣红色窄袖胡服,翻折领边熨烫整齐,脚上一双皮靴,行走时脚下生风,翻身上马时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是个英姿飒爽的姑娘。

“姑娘您下来吧,城门已开,别骑马了,危险。”婢女真儿拉着缰绳,死活不让走。

另一个婢女善儿直接拦在马前:“南出十里,一来一回咱们时间足够,姑娘何必急这一时半会?”

郑芸菡暗自叹气。

她又何尝想骑马。马术好是一回事,可是每次骑完马不仅腿磨得火辣酸疼,十回里面九回都要因为吹冷风小病一回。

“那天木庄的掌柜神出鬼没,十次登门九次不在,这种常年在外头找货的行家,只要一回来便会立刻开张,多的是买家上门求货,我盯了他三个月,再慢一刻,三个月都白盯了,闪开!”

郑芸菡一扯缰绳,马儿鼻子猛出气,马头一晃,吓得连个婢女连连闪开。

郑芸菡:“你们两个上车,跟着后面来,剩下人随我骑马赶路!若此次买不到贺礼,回去便办了你们!”

她半真半假的吓唬,手持缰绳策马扬鞭,转眼间飞驰出城,身后是四个紧随护卫和两辆马车,一辆乘人,一辆拉货。

长安南出十里,有天木庄,专做木材生意。

庄如其名,出的都是顶天的好货,说它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都不夸张。

正因为如此,庄主都是常年在外找货,一旦回庄便会散出消息,引痴好此道的买家上门竞买。

再过几日就是父亲四十大寿,郑芸菡半年前就在天木庄订了极品紫檀木,打算给父亲打一张新的紫檀木床,后因低估行情,次次扑空,买卖无限延宕。

经过内行引导,她终于摸清门道,多方打听其他买家的消息,经多次角逐才敲定买卖,今日就是庄主带货回庄的日子,她不放心别人,亲自去提。

据说上好的木料和玉料一样,用的时间久了能养人。

虽然如今檀木床是赶不及造出来了,但只要货拿到手,贺礼就到位了,床迟早打出来。

郑芸菡一路飞驰,快要抵达天木庄的时候,只见通往庄子的小道上空无一人,冷清的很,心中暗喜——赶早果然是有用的,虽说照单办事,但也分排名先后,早到一些指不定还有挑选的余地。

万万没想到,刚转了道,前方忽然出现木扎路障,郑芸菡赶忙停下,身后的退伍跟着停下。

竟然有人拦路。

竞争已经卑鄙到这个地步了吗?

果不其然,除了路障,还有几个镇守在这里的人:“天木庄今日被我家主人包场,各位请回,莫要再前行。”

几个护卫唯恐郑芸菡被伤到,打马前行几步将她护住。

习武之人,杀气一触即发,几个守卫见来者不善,纷纷露出凶态。

郑芸菡飞快判断,今日包场的这位客人,说不好是个不速之客。

生意人以和为贵,若天木庄自己要逐客,大可派自己人来解释,怎会是这等凶悍之人拦路?

“放肆!”女声划破对峙的死寂,郑芸菡轻夹马肚子,从护卫的包围中走出几步:“我天木庄的地方,也是你们撒野耍横的?”

郑芸菡的反应快到几乎让人看不出一点准备筹戏的前兆。

几个拦路人面色一怔,迟疑的交换眼神。

其中一人冷笑道:“阁下是天木庄的人?可天木庄庄主已经回庄,此刻正在庄中招待我家主人,不知阁下是何人?”

好哇,还真是半道截杀拦路。

无耻。

郑芸菡压着心里的邪火,冷声道:“庄主是我的叔父,此次叔父外出十个月,攒下货物要分好几批才能运送回来,今日是回庄开售之日,我不管你们家的主子有多权势滔天,买卖最重诚信与公平,我天木庄不缺达官贵人登门,今日你们公然拦路,便是闹上公堂,鄙庄也绝不畏惧!”

郑芸菡伸手扬声,“取路引来。”

此话刚落,真儿便从马车里钻出来,神色紧张,手里是个挂锁的雕花红木盒子。

郑芸菡接过,另一只手又从腰间抽出一枚令牌来,竟是天木庄出入的令牌:“这里是我随叔父在外十个月的路引,这个是庄内的令牌,后面还有我们带回来的货,你们是不是也要查一查?”

对面越发沉默。

郑芸菡继续施压:“叔父做生意向来有原则,天木庄立庄以来,还从未有过什么包场逐客之说,我倒是要问问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这般霸道!”

对面几个表情都变了,态度不再像刚才那样嚣张。

在对方的迟疑中,郑芸菡冷笑一声,作势拿钥匙开锁取里面的证明文书:“好,客拦主路,天下奇闻!”

她的动作利落,不带一点试探,就在锁开的那一瞬间,其中一人发话了。

“姑娘不必如此,是小人们鲁莽行事,有眼不识泰山,姑娘请。”

路障被移开,郑芸菡半刻都不耽误,带着自己的车马飞奔入内。

守在原地的护卫看着人马入内,其实还是有点慌的。

“德哥,这丫头是真是假?张哥说了,谁都不能进,爷今儿个必须买到货,要是放个买家进去,还不削死咱们?”

被称作德哥的男人一脸暴躁,照着问话的人脑袋上拍,拍一下呵斥一句:“你以为,咱们不放行,这事儿就,闹不开了?”

天木庄做的都是长安城的生意,认识多少达官贵人!

“只怕爷一走这天木庄就要闹起来了,这女人若真是天木庄的人,方才查了她,就等于给了天木庄更大的委屈,你敢查?老子不敢查,行了吧!”

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样的正义之师,真的做不来土匪强盗霸道拦路的行径。

……

不幸中的万幸,接下来并无守卫拦路,郑芸菡顺利抵达山庄门口,派人去敲门递帖子。

真儿和善儿哆嗦着接过令牌和盒子,“姑娘,您可别在外头编瞎话了,奴婢听得心都快颤出来了!”

郑芸菡露出无所畏惧的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威武霸气。转头趁着婢女们看不到,又飞快吐出一口气,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真是吓死人啦。

她让护卫去敲门,不多时,庄内仆人前来开门。

陡然见到外面的人,仆人愣了一下,郑芸菡转换身份投入角色:“我家主人已经入庄,还请小哥引路。”话音刚落,已经有护卫递给仆人一块碎银子。

仆人立马推拒不敢收,“原、原来是同行贵客,几位请。”

郑芸菡把真儿和善儿留在外面,再留一护卫:“你们在外接应。”然后自己带着其他的护卫入内。

她的护卫都是轻功好手,时机不对带她跑路完全没有问题。

同一时间,天木庄正厅。

庄主李林木端坐主座,看着一旁的客人,眉头都快挤到一块去了。

走南闯北多年,加上李林木与长安贵族也是沾亲带故,所以天木庄一直以来都不缺客人,做生意的姿态摆的很高。

可今日来的人,的确是应对能力之外的。

就在这时,庄内仆人领郑芸菡与护卫抵达正厅。

郑芸菡大方入厅内,目不斜视的看着座上的李林木,搭手一拜:“李庄主,在下日前曾与庄主订下买卖,今日是取货之日,买卖凭据与余款已经备齐,有劳庄主领看货物。”

李林木显然知道自家山道被封,所以郑芸菡出现在这里,惊得他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你……你怎么……”

一旁有人抢了李林木的话:“天木庄今日的货已经被怀章王全数购下,天木庄亦不再接待外客,你竟硬闯!”

放话的是站在客座边上的男人,生的十分魁梧雄壮,脸上还有一道疤,看着很唬人。

郑芸菡感觉有两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是刀疤脸的,而是来自客座中那位不速之客。

她暗稳心神,顺势转头望过去。

厅内铺设地衣,置带屏软座,绣着山峦翠竹的屏风前,坐着一个肩宽腿长的男人;玄色圆领袍随着慵懒的坐姿压出随意的褶皱,玉冠束发一丝不苟,不算白皙的脸上五官精致俊朗非凡,一双手骨节分明,正掂玩着一只金锭子,深不见底的黑眸蓄着玩味的目光,幽幽的盯着郑芸菡。

这个人是……怀章王?

十五岁入伍,一路拼杀战无不胜,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怀章王?

在天有灵的娘啊,她为了亲爹,要和怀章王抢货了……

小说

林辰苏辰柳白雪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林辰苏辰柳白雪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2021-1-14 8:06:59

小说

我被和尚抢亲了大结局 我被和尚抢亲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21-1-14 8:07: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