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阴谋,她和他的婚姻一夜之间破碎成灰。

一场阴谋,她和他的婚姻一夜之间破碎成灰。,五年后的重逢,为救孩子,她甘愿沦为他的工具,不惜卑微到尘埃里。,她也曾心存过幻想,试图焐热他冰冷的心......,绝望尽头,她终于醒悟: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杜瑾年,我们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也回不去。”,他握紧她的手,语气坚定,“子诺,既然上天给了我机会来挽回,我死都不会再错过你.....
 rel="nofollow"

第1章 心碎

窗外,大雨瓢泼,电闪雷鸣,如一头咆哮的猛兽,恨不得将这漫漫长夜吞噬。

程子诺蜷缩在床角,怯怯地望着一步一步逼近她的杜瑾年,滚烫的泪簌簌滑落,她近乎哀求,“瑾年,我身体不舒服,今晚轻点,好不好?”

杜瑾年猛地将程子诺按倒,骨节分明的大掌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张冷峻的脸上充斥着恨意,“你爬上我父亲的床,又把我父亲折腾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身体不舒服?程子诺,你不就喜欢被男人糟蹋你的身体么,我成全你!”

布片横飞,似雪花飞舞,在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疼痛中,程子诺的心仿佛也被杜瑾年撕得粉碎。

“程子诺,你现在扮什么贞洁烈妇?你的本事去哪了?你给我叫啊!”

杜瑾年对程子诺没有丝毫的疼惜,他的动作越来越过分。

泪水已经淹没了程子诺苍白的脸,她艰难出声,“瑾年,我真的没有爬上爸的床,爸不是我害死的。五年前那天晚上我们都被杜佳宁设计了。”

是杜佳宁在程子诺和杜瑾年的新婚之夜趁大家喝得烂醉如泥,把迷迷糊糊的程子诺带到了杜瑾年父亲的床上,是杜佳宁害死了杜瑾年的父亲。

在杜瑾年跟程子诺离婚后,杜佳宁亲自找到程子诺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她拆散了程子诺和杜瑾年,她就能和杜瑾年在一起。

可惜,杜瑾年根本就不信程子诺的话。

在他的心里,与他在同一屋檐下长大,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杜佳宁是那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不可能是程子诺口中那个蛇蝎心肠的人。何况他当时亲眼看到程子诺春光乍泄地躺在父亲的床上,而父亲因为晚上运动过猛心脏病突发,在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手正好指向了程子诺。事实摆在眼前,他无法原谅程子诺。

“事到如今,你还给我撒谎!程子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娶你!”

杜瑾年懒得听程子诺千篇一律的解释,他自顾自地垦伐着程子诺。

他从未料到五年后他会和程子诺在灯红酒绿的娱乐中心重逢,他意外程子诺明明做着空姐的工作,私底下还给包间的大老板们推销酒水和雪茄。

看到程子诺穿梭于吞云吐雾的男人堆里,杜瑾年觉得程子诺为了钱没有那么纯粹地去推销产品,她肯定是不干净的。他认为程子诺再次羞辱了他,就像当年程子诺不知廉耻地爬上他父亲的床一样残忍地羞辱了他。

为了报复,杜瑾年利用程子诺极度需要钱的软肋,他要求程子诺随叫随到,并且只能按照他的喜好来,程子诺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否则,她一分钱都拿不到。

程子诺答应了,她甘愿成为杜瑾年床上的工具。

不管杜瑾年怎样误会她,以及肆无忌惮地折磨她,她都咬牙忍着,因为她的确是需要钱的。钱可以救命,没有钱,命就没了。

得到满足后,杜瑾年视形容枯槁的程子诺为空气,起身穿好衣服,准备离去。

程子诺仿佛使出全身解数才抓住了杜瑾年的裤脚,她虚弱地开口,“瑾年,把钱给我,我需要钱。”

杜瑾年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在他眼里像狗一样摇尾乞怜的程子诺,他的心痛如刀割。

下一秒,他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现金,狠力摔到了程子诺的脸上。

他厌恶地说道,“你既然都能卑躬屈膝地给客人点雪茄,那捡钱你是不是要跪着了?”

程子诺含着泪缓缓直起身子,她一路跪着,将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地捡起,就像在捡着她破碎的心。

杜瑾年对程子诺失望不已,他索性将剩下的钱也摔给了程子诺,“程子诺,你真让我恶心!”

说完,他气愤地推门而去。

昏暗的房间里,程子诺紧紧抱着那些写满屈辱的红钞嚎啕大哭。

是啊,她真让杜瑾年恶心。可是,杜瑾年又怎会知道她的苦?

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来电显示是医院护士站的座机号码。

程子诺的心顿时剧烈一颤,她迅速接起了电话,沙哑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喂,你好。”

“程女士,你快来一下病房,你儿子小俊的情况恶化了!”

小俊的情况恶化了?

不!

小俊,妈妈这么辛苦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你活着啊,妈妈求你了,不要离开妈妈!

崩溃的程子诺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整个人都慌了,跌跌撞撞地奔出了酒店……

第2章 儿子

病房里,程子诺目光呆滞地望着躺在病床上呼吸困难的小俊,滚烫的泪簌簌滑落,灼烧着她的脸,也灼烧着她的心。

医生说,经过这段时间的药物治疗,小俊的动脉导管仍未闭合,而且出现了肺动脉高压的并发症,必须做肺移植手术。

肺移植是目前公认的最难移植的器官之一,不但手术费贵的吓人,手术风险还大,而且器官费用不能报销。

小俊的情况属于高危,方方面面都要用到钱,程子诺眼下必须先交够六十万,医生才能给小俊动手术。

小俊命悬一线,程子诺心如刀绞,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感像裹夹着狂风暴雨的千军万马,恨不得将她踏成碎片。

这么多年,她挣得所有的钱几乎全部花在了给小俊治病上,所以,你让她到哪里一下子弄来这天文数字般的六十万?

可是,如果没有钱,小俊就死了!

小俊是她的命啊,小俊若是没了,她也活不下去。

不!

她不能就这么认了!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让小俊活着!

不管杜瑾年信不信她,她都要告诉杜瑾年,小俊是她和他的儿子,身为小俊的爸爸,他必须救自己的骨肉!

得知程子诺到了杜氏集团的一楼大厅,杜瑾年沉着脸来到程子诺面前,冷声质问道,“谁让你来我公司的?”

还未等程子诺开口说话,站在杜瑾年身后的杜佳宁立刻走近程子诺,她故作热情握住程子诺的手,一脸虚假的笑意,“子诺姐姐,你怎么来了?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呢,我可想你了。”

程子诺没有那个闲情看杜佳宁演戏,她嫌弃地推开杜佳宁,红着眼圈看向对面俊颜冰冷的杜瑾年,“瑾年,我们的儿子病得很严重,如果不手术,他就会死。可是,我没有六十万,请你救救我们的儿子!”

杜瑾年愕然,他一把揪起程子诺的衣领,黑眸凛冽,“程子诺,你在胡说什么?你我离婚已经有五年,我跟你哪来的孩子?”

一旁的杜佳宁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眼底似乎泛起锋利的寒光。

“在我们离婚后不久,我父母双双病逝,举行葬礼那天,我发现我怀了你的孩子。这五年里,我一直独自抚养着小俊。小俊有先天性心血管疾病。事到如今,如果不是我走投无路,我不会来找你。”程子诺流着泪,如实告诉杜瑾年。

杜瑾年缓缓松开了程子诺,他凝视程子诺,“所以,你那么拼命赚钱,为的就是给小俊治病?”

程子诺含泪点点头,“对。”

杜瑾年的心隐隐作痛,他终于明白程子诺为什么明明做着空姐的工作,还要兼职在灯红酒绿的娱乐中心向那些老板们推销酒水和雪茄,甚至不惜答应做他的床上工具,任由他带着报复的心态折磨她。

杜佳宁没有料到程子诺居然会给杜瑾年生了孩子,担心杜瑾年会对程子诺产生恻隐之心,她故意揭开杜瑾年心上的伤疤,“瑾年哥,小俊是不是你的儿子,你得做了亲子鉴定才知道。你别忘了,子诺姐当年可是在你们的新婚之夜和爸睡在一起。”

她的言下之意是,小俊极有可能是杜瑾年父亲的儿子,程子诺在让杜瑾年当背锅侠。

程子诺气愤不已,她上去就给了杜佳宁一记响亮的耳光!

“杜佳宁,你嘴巴放干净点!小俊就是我和瑾年的儿子!”

杜佳宁捂着脸,躲在杜瑾年的怀里假装委屈地哭起来,“瑾年哥,我说的是实话啊,子诺姐她居然打我!”

杜瑾年脸上的温和之色瞬间消散不见,他想起当年他亲眼看到程子诺春光乍泄的躺在父亲身旁,以及父亲奄奄一息时,手指向程子诺那一幕。

下一秒,杜瑾年骨节分明的大掌猛力攥紧了程子诺的胳膊,他的目光深邃得可怕,“程子诺,亲子鉴定我必须做,现在八小时就会出结果,你若是敢耍我,我要你好看!”

为了能救小俊,程子诺不得不随了杜瑾年的意。小俊本就是她和杜瑾年的儿子,她才不怕杜瑾年去做亲子鉴定。

然而,第二天中午,当程子诺从洗手间回到病房后,她顿时如遭雷击——小俊不见了!

第3章 隔绝

程子诺的心仿佛悬了起来,阵阵抽痛,她赶紧跑去问护士,“护士,我儿子怎么不见了?”

“程女士,小俊被一个叫杜瑾年的男人强行抱走了。他的身边还带了很多人,场面很可怕。”护士如实告诉程子诺。

程子诺愕然,怒火似乎在身体里升腾。

杜瑾年,你凭什么把小俊抱走?耽搁了小俊手术,小俊是会死的!

滚烫的泪迅速淹没了程子诺的脸,她飞奔下楼……

来到杜瑾年的别墅前,程子诺奋力敲打着门,声嘶力竭,“杜瑾年,你出来!把小俊还给我!”

来给程子诺开门的,居然是杜佳宁。

她假装难过地对程子诺说道,“子诺姐,你怎么可以骗瑾年哥?你知道他有多伤心吗?”

程子诺此刻只想找到她的儿子,她懒得搭理杜佳宁,直接将杜佳宁推到一旁冲进了里屋。

见到杜瑾年,程子诺一把揪住了杜瑾年的衣领,朝他大吼,“杜瑾年,你把小俊还给我!”

杜瑾年奋力甩开程子诺的手,并将程子诺死死抵在墙角,“程子诺,你真是厚颜无耻,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母亲!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小俊!”

他的话冰冷刺骨,字字穿心。

程子诺拼命挣扎,泪如雨下,“你为什么不让我见到小俊?你把小俊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她不知道杜瑾年为什么这么做,说好做完亲子鉴定他就会救小俊的,他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杜佳宁这时走了进来,她将一份文件丢在桌子上,故作失望地抱怨起来,“子诺姐,瑾年哥没把小俊怎样。这是亲子鉴定报告,你明知道小俊是你和爸的儿子,却还骗瑾年哥说是他的,你这不是存心往他伤口上撒盐么!”

她不会向任何人承认,她偷偷找人做了一份假的亲子鉴定报告,实际上,小俊就是程子诺和杜瑾年的孩子。

程子诺立刻将报告拿起来查看——小俊与杜瑾年排除亲生关系,小俊与杜瑾年的父亲存在亲生关系!

程子诺断定这一切是杜佳宁搞得鬼,她薅起杜佳宁的头发,厉声质问,“杜佳宁,一定是你搞的鬼!当时瑾年拿去检测的只有他和小俊的头发,爸已经被你害死了,哪里来的爸的头发?”

“子诺姐,难道你把爸折腾死了,瑾年哥还不能保留爸的一撮头发留作念想吗?好痛,你快放开我啊……”

杜佳宁故意在杜瑾年面前装得可怜兮兮,不对程子诺做任何反抗。

杜瑾年好不容易才将愤怒的程子诺从杜佳宁身边拉开,并将其推倒在地。

程子诺的额头碰到了桌角,疼痛袭来,像要把她的脑袋炸裂,鲜红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淌,浓烈的腥咸气息刺激着她的鼻腔。

杜瑾年看起来根本不在乎程子诺的死活,他将哭哭啼啼的杜佳宁紧紧抱在怀中,对着门外的保镖沉声下令,“来人,把这个脏女人给我丢出去!”

话音一落,杜瑾年的心阵阵抽痛。

新婚之夜,程子诺背叛他。离婚后,程子诺靠出卖自尊羞辱他。如今,程子诺拿孩子欺骗他!程子诺究竟要把他伤到何时才肯罢休?他再也不会相信她,再也不会!

虽然小俊是程子诺和父亲的孩子,但小俊依然是杜家的血脉。他就是恨程子诺入骨,他也不能不救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所以,他把小俊送去了国外接受治疗。

保镖们得令后立刻走进来,不顾程子诺反抗,强行把程子诺拖了出去。

外面大雨瓢泼,程子诺全身都湿透,伤口还在流血,混着冰冷的雨水一遍又一遍冲刷着她苍白憔悴而又伤心欲绝的脸。

她奋力敲打着门,呼喊着,歇斯底里,她只想要她的小俊,她的小俊就是她的命。

可是,没有人搭理她。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被杜瑾年随意丢弃的垃圾一样丢弃在门外,任她腐烂发臭,自生自灭。

难道她就这么认命了么?

小俊如果单独落在了杜佳宁手上,她肯定会害死小俊。

她该怎么办?

第4章 订婚

敲门无望,程子诺放弃,她开始站在路边打车。然而,每经过她身边的计程车上都写着载客,没有一辆停下来捎她一乘。

站在落地窗前的杜瑾年目色深沉地望着风雨中单薄纤瘦的程子诺,他的手抓皱了窗帘。

沉默片刻后,杜瑾年吩咐助理先开车送程子诺去医院包扎伤口,之后再送程子诺回家。

助理照做。

回家的路上,车内暖气开得很足,热得程子诺的脸都发烫,可是她的心却依然凉得彻底。

杜瑾年到底把小俊藏在了什么地方?

杜佳宁有没有折磨小俊?

程子诺全身的神经仿佛都绷紧了,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她怕她越想心里越没底。

忽然,汽车广播里传来这样一条新闻:“杜氏集团总裁杜瑾年和当红影星杜佳宁将于明日上午八点,在皇后大酒店举行本年度最豪华订婚礼。参加这对佳人订婚礼的嘉宾有……”

播音员后面说了什么程子诺已顾不得去听,她只知道,杜瑾年要和杜佳宁订婚了!

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个可喜可贺的好消息,可对于程子诺来说,这是个足以让她原地爆炸的噩耗。

杜瑾年和杜佳宁订了婚后就是结婚,他们结了婚后就会生孩子,那么小俊怎么办?

杜佳宁是绝对不会容忍小俊的存在的!

不行!

她一定要把小俊夺回来!

愤怒又心痛的程子诺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她的手握成了拳头,颤抖不止。她知道,她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肯定会有的……

第二天清晨,程子诺拜托在皇后大酒店任职经理的闺蜜陆安安把她安排到客服部。陆安安给程子诺发了一套工作服和一张工作证,程子诺就这样如愿成为了临时工,跟大家一起布置杜瑾年和杜佳宁的订婚礼现场。

杜瑾年赶来的时候,程子诺迅速低下头,以免被杜瑾年发现。其实,程子诺等的不是杜瑾年,而是杜佳宁。

杜佳宁在八点整到达大厅,她还没化妆,化妆师带她去了化妆间。

程子诺趁着人群拥挤悄悄跟了上去……

一个多小时后,化妆师惊慌失措地跑向正在招呼客人的杜瑾年,“杜总,佳宁姐去了洗手间之后一直没出来,我去找过了,没找到!你说佳宁姐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啊?”

杜瑾年愕然。

来不及多想,他果断命令下属去寻找杜佳宁。结果,所有人把整个酒店都找遍,也不见杜佳宁的身影。

就在杜瑾年准备报警时,程子诺给他打来了电话。

杜瑾年瞬间就猜到了杜佳宁为什么会失踪,他恼火地接起电话,“程子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

“杜瑾年,”程子诺沉声打断了杜瑾年的话,言语中透出威胁,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要小俊好好的,我要看到小俊,没有小俊就没有杜佳宁。你要是报警,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

第5章 报复

杜瑾年考虑到杜佳宁还在程子诺的手上,为了杜佳宁的安全,他不得不答应程子诺的要求。

申根签证办理下来后,程子诺跟着杜瑾年去了法国巴黎。

来到那家做肺移植手术成功率最高的医院,看到术后的小俊气色比以往好了很多,不用多久他就可以做一个快乐成长的健康孩子,程子诺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下。

杜瑾年虽然误会小俊是程子诺和他死去的父亲的儿子,但念及小俊仍是杜家的血脉,他还是救了小俊的命。为此,程子诺感到些许安慰。

在小俊躺在病床上注射营养液睡着时,程子诺再一次告诉杜瑾年,“瑾年,小俊真的是我和你的孩子。杜佳宁给你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单是假的。”

杜瑾年觉得程子诺的话可笑至极,他猛力箍住程子诺的下颌,黑眸凛冽,“程子诺,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和你一样虚伪无耻,除了骗人就是骗人么?告诉你,我早就听够了你的谎话!”

一股莫大的冤屈袭上程子诺的心头,她的泪水滑落,“瑾年,我从没有骗你,一直骗你的人是杜佳宁啊!小俊真的是我和你的孩子,我们马上就在这家医院做亲子鉴定,好不好?”

杜瑾年根本听不进去程子诺的话,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少废话,小俊我已经让你看到了,赶紧把佳宁交出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他被她骗得还不够惨么,被她羞辱得还不够衰么?从认识她那一天起,他就对她一心一意,可在她的眼里,他的爱垃圾不如!所以,他不会再上她的当!

既然捂不热杜瑾年的心,程子诺不再做无用功,她心寒出声,“瑾年,既然如此,小俊出院后,我要带走小俊。只要杜佳宁在,我就不放心小俊。”

“我已经说过,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母亲!乖乖把佳宁交出来,我的耐性有限,别逼我报警抓你!”杜瑾年最后一次警告程子诺。

程子诺知道杜瑾年没有跟她开玩笑,如果她真把杜瑾年逼急了,杜瑾年绝不会饶过她。假如她坐了牢,她以后就别想有机会看到小俊。

为了小俊,她必须好好活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回国当天,程子诺带杜瑾年去了陆安安家,杜佳宁就在那里。

见杜佳宁毫发无损,杜瑾年舒了口气,他不打算继续追究程子诺,果断带着杜佳宁离开。

坐在疾驰的汽车上,杜佳宁怒火难消,“瑾年哥,你就准备这么算了?程子诺她可是在我们的订婚礼上挟持了我!”

“佳宁,程子诺并没有伤害你分毫。其实,她也是因为太牵挂小俊不得已才把你带走,你多少体谅一下她做母亲的心。”

杜瑾年在说完这番话后,心下一片苦涩。他多么希望小俊是他的孩子,可惜小俊不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在注视小俊那双清澈的眼睛时,他的心有多痛。

听到杜瑾年的话,杜佳宁不由目色一震,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

难不成杜瑾年想对程子诺回心转意?

这怎么可以!

“好吧,既然瑾年哥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什么可跟子诺姐计较的了。小俊虽然是子诺姐和爸的孩子,但我会好好抚养小俊的,把最好的都给小俊。”

杜佳宁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为的就是拿小俊刺痛杜瑾年的心,以及让杜瑾年认为她是非常温柔善良的一个人。

杜瑾年没有说什么,他的沉默仿佛令车内充足的暖气都消散,压抑而冰冷。

杜佳宁趁杜瑾年看向车窗外的间隙,她偷偷发了条信息出去:给我除掉程子诺!

第二天早上,程子诺在去上班的路上,被一辆黑色轿车撞飞出去,她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第6章 救命

程子诺被护士从重症监护室推出来时才苏醒,手术麻药已经失效,她的脑袋疼得像是要爆炸。

到了高级单人病房,看到程子诺痛苦的模样,杜瑾年请求护士给程子诺注射止痛针。

护士为了不影响程子诺术后康复,拒绝给程子诺注射止痛针,要求程子诺硬抗过这一天一夜。

做手术的时候,程子诺是没有知觉的,就好像已经进了鬼门关。手术结束,她侥幸度过了生命危险期,仿佛从鬼门关逃了出来。然而,术后疼痛却似乎又要把她拉往鬼门关。

这漫长煎熬的一天一夜程子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抗了过去,犹如经历了几生几世的生死一样。

神志变得清醒了,程子诺惊讶地发现杜瑾年居然坐在她的床边。

她刚想抬头,左额的伤口忽然传来阵阵刺痛,她只好保持平躺姿势,沙哑着嗓音问杜瑾年,“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明明记得,在她意识完全消散前,是陆安安把她送来了医院。

杜瑾年目光深邃地注视着面色憔悴的程子诺,语气低沉,“你闺蜜打电话通知我的。你放心,我已经帮你报了警,肇事司机逃不了。”

程子诺唇边划过浓郁的苦涩,眼圈渐渐泛红,“你不是恨我么,为什么还来照顾我?”

她没有错过她所住的这间病房里那些豪华的设施,以她目前的经济条件,她住不起这样昂贵的病房。还有医生给她做的那场脑颅手术,费用更是惊到人下巴,她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可想而知,这一切都是杜瑾年帮她付的。

“我当然恨你,但看在你是小俊妈妈的份上,我不会对你见死不救。”

杜瑾年说出这句话时不带一丝感情,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有多痛。

因为他不会忘记程子诺是如何背叛他,并欺骗他说,小俊是他的儿子。出于程子诺对他的种种羞辱,他本可以不管程子诺。

可是,他想起陆安安打电话给他,告诉他,程子诺出了车祸,命在旦夕。程子诺还那么年轻,却没有一个亲人活在世上。他虽然是程子诺的前夫,但念在夫妻一场,他好歹算程子诺半个亲人,他不能不救程子诺。

所以,他终究是心软了。他顾及到他和程子诺曾是夫妻,他顾及到程子诺是小俊的妈妈。他纵使对程子诺有再多的恨,他也狠不下心置程子诺的死活于不顾。不过,他不会原谅程子诺。背叛,永不值得原谅!

程子诺不相信杜瑾年真的对她死了心,她觉得杜瑾年同她一样,是把对方一直放在心里的。不然,他不会救她。因此,她怀着一丝希望,试图再挽回一次杜瑾年。

“瑾年,请你相信我,小俊是我和你——”

“子诺姐,你还好吗?子诺姐!”

程子诺话还没说完,杜佳宁假装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

她来到程子诺的身旁,故作心疼地望着眸中升起恨意的程子诺,“子诺姐,你的伤口还疼不疼?我听瑾年哥说你出车祸了,还做了很长时间的手术,我当时吓坏了。这不,我一拍完戏就急急忙忙赶回来看你。”

“杜佳宁,我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慈悲,滚出去!”

程子诺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杜佳宁派人撞她的,杜佳宁要她死。偏偏她程子诺命大,没死成。阴险的杜佳宁这会儿又在她和杜瑾年眼皮底下装好人。然而,她没有证据证明是杜佳宁在背后搞的鬼,杜瑾年不会信她的话。

“程子诺,佳宁是好心来看你,你不能这么无礼。”杜瑾年有些责怪地对程子诺说道。

“瑾年哥,你不要怪子诺姐,子诺姐受了伤难免心情不好,我不生气。你先回公司忙吧,我来照顾子诺姐。”

真会演戏!

杜佳宁在杜瑾年面前一副善解人意的温柔模样,杜瑾年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宠溺。

程子诺的心蓦地一疼。

杜瑾年转身离开,留下程子诺和杜佳宁两个人在病房里。

杜佳宁的脸色瞬间阴森下来,她猛地掐住了程子诺的脖子,面目狰狞,“程子诺,你别以为你命大,我告诉你,这世上有我就没你!还有你那小俊,我会让他去地下陪你的!”

程子诺被杜佳宁掐得快喘不过气,她的身体虚弱得很,反抗不了杜佳宁。

看到程子诺快喘不上气,杜佳宁窃喜不已,她是多么享受折磨程子诺的过程。直到保洁员要进来清洁因打不开门而在外面敲门,她才放开了程子诺。

她故意一边给程子诺掖好被角,一边关心地对程子诺说,“子诺姐,你先好好休息,我和瑾年哥的家就在这医院附近,我回去给您做些补品拿过来哦。”

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程子诺使出全身力气对着正在弯腰拖地的保洁员喊出口,“阿姨,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第7章 老公

保洁员在程子诺的再三请求下,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程子诺。

程子诺很快拨出了杜瑾年的号码,她焦虑地告诉杜瑾年,“瑾年,杜佳宁要杀了小俊!如果你不赶紧把小俊保护起来,小俊很可能就没命了!”

然而,杜瑾年在听完程子诺的话后,不耐烦地怼了她一句:“程子诺,你真是住院都不消停!”

说完,他果断挂了程子诺的电话。

程子诺想要再拨打过去的时候,杜瑾年已经关机。

她的心仿佛悬到了嗓子眼:她该怎么办?谁来救救她的小俊?

正当程子诺准备打电话向陆安安求助时,一道久违而熟悉的清脆声线蓦地从病房外传来:“妈妈!”

是小俊!

望着疾步奔向自己的小俊,程子诺震惊又欣喜,她忍不住张开了双臂,“小俊,我的宝贝!”

小俊钻进程子诺的怀里搂着程子诺亲了又亲。

“子诺姐,我忘了告诉你,你昏迷期间,小俊因为太想你,我和瑾年哥就把他带回国了。我本来打算等你出院后,带你去看小俊的,但小俊一直喊着要见你,我和瑾年哥就把他领来了。”

杜佳宁假惺惺的声音突兀地飘荡在空气中。

站在杜佳宁身后的杜瑾年沉默不语,深邃的黑眸一直盯着程子诺,目光清冷。

程子诺瞬间明白了杜瑾年刚才为什么挂断她的电话,甚至关机。杜瑾年当时正和杜佳宁带着小俊来看她的路上。

可是,杜佳宁真会这么好心?她会不会又想搞什么鬼?

程子诺根本不会信杜佳宁的花言巧语,她抱紧了小俊,含泪看向杜瑾年,“瑾年,我不相信杜佳宁会对小俊好,我要把小俊暂时安置在我闺蜜家。”

杜佳宁假装委屈地挽起杜瑾年的胳膊,眼泪汪汪,“瑾年哥,小俊虽然是子诺姐和爸的孩子,可是我对小俊怎样,你是清楚的啊。我还在家中给子诺姐炖着鸽子汤呢,子诺姐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

她故意把“子诺姐和爸”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就怕不能刺痛杜瑾年的心,不能激怒程子诺。

杜瑾年失望地注视着程子诺,语气低沉,“程子诺,我和佳宁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别不识好歹。我让小俊先跟你待一上午,中午我和佳宁就来接小俊走。”

说完,他搂着杜佳宁纤细的腰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杜佳宁回头斜了程子诺一眼,嘴角勾起森冷的笑。

程子诺的心顿时剧烈一颤。她知道,杜佳宁一定不会放过她和小俊。

为了以防万一,程子诺还是给陆安安打了电话,希望陆安安能帮她转院。

陆安安由于要工作抽不出时间,只好拜托自己的哥哥,同时也是杜佳宁的高中同学——陆轩宇帮忙。

岂料,陆轩宇刚要去给程子诺办理转院手续,杜佳宁领着杜瑾年冲了进来,“瑾年哥,就是他!我来给子诺姐送鸽子汤,结果我听到这男的喊子诺姐老婆。他要带着子诺姐和小俊离开这里!”

实际上,杜佳宁把小俊带到程子诺身边,就是为了逼程子诺想出转院这一招,而能帮程子诺转院的人除了陆安安就是陆轩宇。陆安安杜佳宁早已找人查过,今天上班,没空。所以,只能是陆轩宇来。正中杜佳宁下怀。

毫不知情的杜瑾年相信杜佳宁不会骗他,而且陆轩宇正在他面前紧紧握着程子诺的手,他心痛无比,“程子诺,你真是厚颜无耻,你都有老公,还让我掏钱给你治病!我这一次要是再对你心软,我就不姓杜!”

第8章 怀孕

“瑾年,你不要信杜佳宁的话,轩宇其实——”

“够了!”

杜瑾年懒得再听程子诺狡辩,他彻底醒悟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对程子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是多么愚蠢!

忍无可忍,杜瑾年厉声下令,“来人,把这个试图掳走杜家骨肉的男人送去警局!还有程子诺,给我二十四小时监视她,出院后,立刻带回去关禁闭!”

陆轩宇奋力挣扎着,恨铁不成钢似的大骂道,“杜瑾年,你就是个渣男,良心都被狗吃了!子诺一心一意爱着你,为你付出那么多,你竟然不相信她!”

杜瑾年正在气头上,他觉得跟陆轩宇废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索性让保镖把陆轩宇的嘴用毛巾堵上强行带走。

小俊还是个孩子,被眼前的场面吓到,躲在程子诺的怀里嚎啕大哭。

程子诺受不了小俊哭,那凄厉的哭声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残忍地一下又一下割着她的心。她抱紧了小俊,不停哄着,自己也泪流满面。

一旁的杜佳宁幸灾乐祸,竟然火上浇油般地把小俊从程子诺身边拉开,抱着小俊离开了病房。而杜瑾年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完全不去阻拦杜佳宁。

程子诺的心仿佛一瞬间碎得七零八落,她苦苦哀求杜瑾年,不要让小俊单独和杜佳宁在一起,否则,他这是把小俊往虎口里送。

杜瑾年已对程子诺失望透顶,他听不进程子诺的话,甚至还骂程子诺是疯子。

就在杜瑾年准备转身绝尘而去的那一刻,程子诺忽然剧烈呕吐起来,仿佛五脏六腑都恨不得从她身体里吐出。

医生给程子诺做了检查,化验结果显示,程子诺怀孕有六周。

程子诺顿时有种遭雷击的愕然。

她居然怀孕了。

孩子依然是杜瑾年的。

那晚杜瑾年喝醉了酒,什么措施都没做就垦伐了她。

她后来明明去药店买了药服下,谁知还是怀上了。

是上天在故意捉弄她么,非要再拿一个孩子让她和杜瑾年纠缠不休。

杜瑾年怀疑程子诺腹中的胎儿是陆轩宇的,他眼神冰冷地看向躺在病床上一言不发的程子诺,心痛不已,“程子诺,其实你早就知道自己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对么?你故意在今天让我知道,就是为了报复我,是不是?”

程子诺倍感冤枉,她委屈地摇着头,泪如雨下,“瑾年,我和轩宇只是同学关系,孩子是我跟你的啊!”

“是不是但凡你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你都要说成是我的?在你眼里,我特么就是个给你养野种的傻瓜!”

杜瑾年的心像是在滴血,连带着呼吸都好似是剥皮剔骨一样的痛。

为什么他会瞎了眼认识程子诺这个不知廉耻又虚伪阴险的女人?

她究竟要把他折磨到什么时候才甘心?

他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杜瑾年狠力捏起了程子诺的下颌,黑眸凛冽,“程子诺,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怨不得我!我绝不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

小说

结婚六年,季新晴和丈夫之间却有名无实

2021-1-3 22:11:49

小说

苦等三年,终于败给现实。 任性闪婚!

2021-1-3 22:15: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