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你弃我去,明日我依旧守你如初……

婚姻不过是一场谁先认真谁先输的游戏,而我全部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白头到老。今日你弃我去,明日我依旧守你如初……
今日你弃我去,明日我依旧守你如初……

第1章 连被上都只是替身

宴会已经到了尾端,桌子上也一片狼藉。中间的走道上被装饰过,如今只剩下被踩烂了的花瓣。

唐辛怯怯的走到肖盛祁的身边,看他将那杯酒喝光了,心疼道:“你已经喝不少了,别喝了。”

他转头看着她,眼底有一丝怒火,有些口齿不清的吼了她一声,“要你管,滚!”

唐辛被吼得一愣,却还是固执的要去抢那被重新倒满的酒杯,结果却被他甩开。穿着高跟鞋,一时间失去了重心踉跄几步才停下来。脚踝崴了一下,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忍着没说。

周边的人看不下去,和气的劝着她:“肖爷喝醉了呢,嫂子也别生气了。等清醒了好好教训他一顿。”

她闻言,敛下目光。却也还是只能乖巧的点头。

半夜喧嚣结束,唐辛这才有机会拉着他回去。

今天是她和他的大喜之日,唐辛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暗暗喜欢了多年的人终于成为了枕边人。

她幻想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只是这现实,有些艰苛。

婚宴散场之后唐辛步履艰辛的把肖盛祁拖到床上。

肖盛祁突然将她拉到身下,细细麻麻的吻落下来,让人透不过气来。唐辛僵在下边,以为这是一场梦。

可温润的触感和那带着酒味的吻侵袭着她的神经,撩拨着她脆弱的心悬。

这一幕,她不是没想过。只是现在真的发生了,才发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没有前戏,直接进入。贯穿撕裂的痛苦让她忍不住差点咬碎了牙齿。

等到缓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人正笨拙的将自己脸上的泪水吻干。

疼痛开始逐渐消失,温存的快感正在一点一点的蔓延。

他一边做着,一边呢喃呓语,“阿冉,阿冉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阿冉不疼。”

一瞬间,整个人像是被扔在了冰窖里,那种彻骨的寒冷将她从欢愉中拉扯出来。整个夜晚,他都在她身上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她却已经失去了享受的资格。

唐辛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将自己当成了唐冉。一而再而三的索要,将不属于她的感情统统塞到了她的身上。

自己连被上都只是一个替身吗?

等天亮肖盛祁醒过来,看着旁边的人,眼里漂着一抹厌恶,“怎么是你。”

唐辛也缓缓转头,看着旁边的人。

“唐辛,我怎么没发现你原来这么贱呢。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一声讥讽,直接将她打入谷底,心如坠冰窖,寒冷彻骨。

她就那么盯着他,丝毫不畏惧,语气带着一抹伤感和无所谓:“我也不知道,大概我天生就这么贱吧。”

他直接掀开了被子下来,去浴室里洗澡,像是害怕自己身上沾染了她身上的东西会要命一样。

唐辛苦笑了声,说不出话来。

眼角余泪流干,她才闭上眼睛,将那一抹绝望掩盖在眼皮之下。

浴室里他在洗澡,唐辛也从床上起来看着自己的脚踝,都已经肿得老高了。地上衣服里突然有几声响动,她慢腾腾的走过去接了起来。

备注很亲昵,不用问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她放在耳边,“喂。”

那边顿了顿,才开口,“唐辛?”

甜美温柔的声音透着一抹迟疑,唐辛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

那边嗤笑一声,还没等他们都说上两句话,肖盛祁直接围着浴巾出现了。


第2章 你要怎么才能爱上我

“你动我手机做什么?”他直接走过来,抢过那耳边的电话。唐辛愣了一下,看他紧张的模样有些不解。

他看着手机,电话已经挂断了,这才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她,“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她如实道。

可肖盛祁并不相信她,甚至还有这愤怒,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为什么会挂断我的电话。”

唐辛默然,见她不说话,肖盛祁认为她这是默认了,不由得气得更厉害,“我告诉你,少耍些小手段,这样我还不至于厌恶你。”

“那你告诉我,你要怎么才能爱上我。”唐辛认真的看着他。

肖盛祁却冷笑一声,随口道:“要我爱上你,行啊,正好天莱那边合作需要人陪,你不如去陪他们喝一顿将合同拿下来我就爱上你了。”

“行。”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肖盛祁却没当回事,提着自己的衣服离开这里。

两年后……

唐辛从外面回来,就直接朝着卫生间去,跪在马桶旁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肺都给呕出来。

好不容易吐到吐不出来了,她才趴着休息了一会。胃里的酒味让人喘不过气了,也不太让人欢喜。

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她看着镜子里的人,眉眼间多了几分世俗尘埃,原本明亮的眼睛此刻灰茫茫的看不清情绪。

手还没擦干,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不用多说什么,她又立刻拿着自己的包去外面取车子接人。两年了,对于她来说还远远不够。

收回思绪,她才敛好自己眼里的情绪从车上下来,眨眼间,她又变成了那个喜怒于心,变脸技术炉火纯青的唐辛——公关界的女王。

肖盛祁又喝得酩酊大醉,这是常有的事情。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又三百六十天在这里泡着,剩下的五天,陪着她演戏呢。

酒吧的老板恭恭敬敬的将费用单递上来,她直接将卡扔了过去,眼睛都不眨。

那两个陪酒的见着她过来了还赖在了肖盛祁的怀里,不满的嘟囔着,“肖先生的夫人来了,我们好舍不得肖先生离开呢。”

肖盛祁笑了两声,似笑非笑的说道:“谁说她是我夫人,我夫人自始至终就只有唐家的大小姐,她不过一可怜虫而已。”

旁人都怜悯的看了她一眼,唐辛没有任何表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将他从人堆里拉了出来。

“名世那边的方案已经通过了,你明天回去直接准备后续事宜。”唐辛看着前面的路,头也不回的同后面的肖盛祁说了一声。

末了,又追问道:“明天是哪个老板,需要我去陪的。”

她眼睛眨都不眨的直接用“陪”来形容自己,或许……这两年早已习惯为他的事业东奔西走,游走酒场了。

肖盛祁嘲讽道:“以你唐辛的手段,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唐辛没搭话,这两年为了肖盛祁,哪天不是醉醺醺的回家。喝了那么多的酒,为的大概就是有一天她能心疼她,会爱上她。

车子的窗子是打开的,冷风吹得唐辛有些眼睛酸涩。

“唐辛,你好意思吗?两年过去了,还是不肯放手。”他突然开口,带着莫名的认真。

她面无表情,只是抿紧了唇,过了会又松开了,回道:“那你呢,两年了为什么还不放弃。”


第3章 你就这么想离开?

车子停在院前,她将车灯打开。

后边的人没什么动静,她回头看了一眼。肖盛祁已经靠着车窗安安静静的睡着了,唐辛抿唇,又轻声道:“到了,你该下车了。”

他没什么反应,唐辛等了一会才打开了车门到后面去将他扶了出来。

男人的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肩膀上,唐辛咬了咬牙扶着他到了大门前。按了门铃却没有人回应,她又试了几次之后还是认命的从他口袋里翻出了钥匙开门。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到他的房子来,只是以往过来时会有人来接他进去,她也就只能远远的看一眼。

而今走了进去,将灯打开。

吃力的扶着旁边的人进了卧室之中,扔到床上的时候竟然莫名的松了口气。看着床上的人,她眼里多了几分眷念,毫不掩饰自己心底的情绪看着床上的人。

房子里没有多余的人,更准确一点来,她才是这里最多余的人,也是现在唯一能够照顾他的人来。

趁着他睡着了,唐辛才有机会在这里看个遍,从楼上到楼下,家具摆设太过简单。

卫生间里也仅仅只有一份洗漱用品,她看了一眼便又回到房间,用湿毛巾仔细擦着他的脸。

最后解开他的扣子,唐辛的脸忍不住烧了起来,她清楚的感觉到心口的慌乱和紧张。

湿巾碰到他胸口的时候,肖盛祁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冰冷的望着她,唐辛心口一颤,急忙收回自己的手。

她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碰他,所以就不碰好了。

他眼里隐约有一抹讥讽,“你来这里做什么,勾引我?”

唐辛顿了顿,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从他身边起来,“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她表现得很自然,没有解释也没有反驳,什么都没说。

肖盛祁从床上起来,看着她欲转身离去的身影,脑袋一疼竟然不自觉的将她拉了下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唐辛惊恐万分的看着面前的人,她伸手推了推他,可面前的人不为所动。

挣扎了一阵之后,唐辛又冷静了下来,目光平静的看着身上的人,“我没有资格留在这里,所以,肖先生我要走了。”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他低下头来,唐辛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恐的伸手推他。

肖盛祁也毫不留情的将她的衣服撕开,在她的挣扎中将她的手狠狠的按着,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让她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唐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狠狠的撕开,然后又黏上继续撕开。一遍一遍的承受着他带来的痛苦。

肖盛祁狠狠的动了几下,又突然抽离,他现在只想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和求饶的声音。他想让她知道,让她知难而退,让她不要这么的倔犟。

只是身下的人全然僵滞着,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头顶。这不由得让他有些挫败,而后又更加的恼怒。

一遍两遍,到最后她闭上眼睛将头歪了过去。心里塞满了委屈,眼睛也灼烧起来,那些统统无法发泄的情绪只能留在心里慢慢发酵。

大概是生厌了,肖盛祁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又迅速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冷冰冰的看着她。

唐辛默然的坐起来,随手扯过了旁边毯子将自己遮挡着,然后才问道:“我可以离开了吗?”

身上暧昧的痕迹还有房间里的气息,闻着让人厌恶作呕,可她还强撑着自己,从床上下来,要拿回衣服的时候却又被扔到了床上。

肖盛祁愤怒的看着她,冷笑一声质问她,“你就这么想离开?”

“不然肖总想留下我在这里恶心您?肖总刚刚说了,我没资格留在这里。”她也漠然的盯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肖盛祁怔了下,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自己。看了她半晌,最后松开手,一脸厌恶之色的吼道:“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那种愤怒,仿佛刚才被上的不是唐辛而是自己。

见着她面容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异常平静的穿上,然后才一瘸一拐的离开。肖盛祁却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面对着唐辛总有种无力的感觉。

窗户外面打了一道灯光一闪而过,而后再没有了动静,他阴沉着眉眼看着门口的方向。手上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

那个女人,总有办法将他的愤怒挑起来。


第4章 为她动情

坐在车上的时候,她才趴在了方向盘上哭了起来,憋着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起来。

她锤着方向盘,心中万般。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将油门踩到底,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唐辛恨,恨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却还要折磨自己。仅仅就是因为唐冉,可这一切从来都同她无关。

不喜欢她,却还要给她温存的错觉。

忍了很久的泪水此刻决堤,视线被模糊了,她直接擦了眼泪,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想不明白,为何二十多年的情分都敌不过那一场误会。她喜欢肖盛祁,这种喜欢给了她所有的光明,也给了她所有的痛苦。

这两年来,她都是这么过来,习惯性将自己的情绪发泄之后再隐藏起来,变成另外一个处变不惊,让自己也陌生的人来。

车子停在楼下,看着前面停着的车子,步伐停滞了一瞬,过了会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进了门。

客厅里的灯是开的,走过玄关就看着有人坐在沙发上,唐辛径直过去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妈。”

那中年女人转过头来,悠悠问道:“盛祁呢?”

“他在另外一个家里。”唐辛如实道。

那女人皱了皱眉,楼上有人从房间里出来,唐辛抬头看了一眼,叫道:“爸。”

那中年男人沉下脸来,怒道:“别叫我爸,连个男人都看不住,你还能做什么!”

唐辛低着头,不作答。

“没用的东西。”他继续轻哼了一声,从楼上下来,眉目深沉的看着她,“当初就不应该将你嫁给她,要不是阿冉,你能有今天。”

她暗暗握紧拳头,面上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唐父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又问道:“最近肖盛祁如何?听说你又给他拿下了一个项目来。”

唐辛应了一声,“是。是名世那边的项目,明日肖……盛祁会过目。”

唐母突然凑了过来,拉着她的手温和的笑了两声,和蔼道:“小辛呐,你别同你爸计较。他啊就这个性子,你别往心里去,至于你和盛祁,我是相信你的。”

唐父正要反驳,却被她一个眼神给打了回去,最终也只能憋着气走到一边去。

后边的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两句话,临走时,唐母突然语重心长道:“有些时候要抓住一个男人,最好就是给他生个孩子,盛祁他年轻气盛,你也正风华,趁着时机要个孩子比较好。”

她轻笑着点了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在车子开走之后,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不曾出现过。

茶几和沙发都被收拾过了,她回到浴室里将自己擦洗干净才出来。

她睡到一半,下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着门口依靠着的人,脑袋彻底的清醒过来。

“你回来了。”她出声问着。然后又从床上起来,平静道:“我去给你收拾客房。”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默默的将睡衣找出来,给他铺好了床铺,一回头就看见肖盛祁站在自己身后,心里惊了一下,可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床已经铺好了。”

“你可真会装。”他突然开口讽刺着,嘴角挂着一抹冷笑,不屑的看着面前的人,“你整天作秀是给谁看。”

唐辛没有开口,他却凑了过来,拇指在她的唇上游移着,语气陡然温柔起来,目光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眉眼,“你要是演得再逼真一些,或许我就真的会爱上你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肖盛祁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她绯红的唇色,他终究是没忍住贴了上去。

这唇,比他想的还要柔软还要香甜,像是怎么都不够。怀里的人也很小,一只手就可以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

看着她惊愕的目光,肖盛祁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来,等他离开,忍不住碰了碰自己的唇。那柔软和香甜还萦绕在他的唇上,只是面前的人突然红着了脸来。

她抬起头来,红着脸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来,“无耻!”

随即用力的将他推开,像个害羞的小孩子逃开了这里。肖盛祁愣了一下,随即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只是半晌,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小腹下似乎烧起了一团火来,脸色极为难看起来,他怎么会为了她动情!


第5章 取下戒指

平静了一晚上之后,唐辛已经恢复如常,给自己准备了早餐就匆匆开车去了公司,昨天拿下了名世之后,今天便要准备好开早会的资料。

因而就要比别人更早一些到,将事情准备好。

太阳才刚出来,她就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名世的资料已经整理出来,她拿着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本以为没人,却看见他靠在办公椅上睡觉。

唐辛顿了顿,还是将资料拿过去轻轻的放在他的面前,一阵轻微的骚动,还是将他惊醒了,她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坐正了身体,似乎是没睡好,眼底还有青黑之色。

“这是名世的资料,请您过目。”她带着公式化的语气同他开口。

肖盛祁看了一眼,才冷淡道:“出去。”

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要离开,却又听他开口,“帮我泡杯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唐辛的步子顿了顿,最后又恢复如常,只是高跟鞋蹬地的声音要比平常更大一些。

一杯咖啡和一份早餐,身为下属要适当的体谅一下上司,她将这些东西带过来的时候,肖盛祁已经恢复如常,仿佛他不曾在这个地方待了一晚上一样。

东西带到了,她自然也要离开,肖盛祁却又突然将他给叫住了,“等一下。”

唐辛回过头看着他,“肖总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他从椅子上起来,掂量着那份早餐,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唐总当真是深情,连我喜欢的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唐辛看了一眼早餐,没有说话,曾经帮他买东西,这些也就默默的记了下来,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拿出来说事。

他绕过了办公桌到她面前,轻轻的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的目光全部看向自己。

她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干净得没有一丝尘埃,如星尘一般,让他有些怔愣,片刻之后又将她放开,语气恢复了冷静,“出去。”

唐辛也懒得理会他这神经病,转身出去,一出门就看着他们各种猜测和鄙夷的目光,她顿了顿,那些人才收敛了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正打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肖盛祁的秘书突然朝着她走过来,面容严肃甚至带了些愤怒,见着唐辛也直接道:“请唐总不要将对付外面男人的那一套用在总裁身上。”

唐辛默然,刚才的那一幕也算是被他们看着了。她也不打算反驳,便也没有做声。

那秘书上下看了她一眼,目光突然钉在了她的手指上,略有惊讶的问了一句来,“你结婚了?”

唐辛也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上的戒指还没弄下来,便当着她的面取下来,和气的笑了一下,“没有,只是带着玩玩。”

见她这般干脆,便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阴沉着脸看她潇洒从这里离开。

那枚戒指正好好的躺在了她的口袋里,回到了办公室之后唐辛便直接取下来扔在了桌子里的丝绒盒子里,而后才继续做事。

一直忙到了下午,午饭也顾不得吃上一口便要准备着晚上的应酬,她有些烦躁的捏了捏眉心,胃里突然一阵恶心。

不顾自己的形象迅速的到了卫生间里,胃里空空如也,她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和鼻子之中有一种温热的东西流出来。

等她缓过来才看到这其中鲜红的血液正在其中,她呆滞一秒之后才清醒过来。

外面有人说话,她下意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将水箱按了一下,将那摊鲜红色的东西给冲了下去。

鼻子里还有黏糊糊的热气,她扬着脑袋好半天,才缓过来。鼻血止住了,只是她脑袋还有些晕。

唐辛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从卫生间里出来便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萦绕在她周边,最后还是忍不住到肖盛祁的秘书打了个招呼,匆匆收拾了东西离开。

只是她前脚刚走,肖盛祁后脚就找上门来,看着她的位置没人,他脸色一沉,冷声问着:“她人呢?”

后边的秘书听他这话里的怒气,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刚刚请假离开了。”

“谁给你的权力允许她离开。”肖盛祁转过身来看着她,目光中的冷意像是要将她活活冻住一样。

那秘书一顿,面上虽然没有再说话,心里却忍不住埋怨了起来。肖盛祁冷哼一声,面带怒色从这里离开。


第6章 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

唐辛坐在椅子上,眼睛看着那即将插进她血管里的细针,认真的模样倒是让那护士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看唐辛淡定的目光,忍不住说道:“你要是害怕的话可以转过头,这样就不会疼了。”

“没事,你抽吧。”她依旧淡定,目光紧紧的看着那针管从自己的血管里抽出细细的血丝到那试管之中。

还没抽完,身上的手机欢乐的震动起来。

唐辛下了一跳,手臂上一阵刺痛,那护士急急忙忙的帮她压住了,这才没有让那血液回流。

唐辛也松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来接听了,屏幕上已经闪动了他的名字,接通的时候还没开口那边就直接问了。

“你在哪儿?”

“医院,身体不舒服。”她简要回答着。

那边也不多问,只道:“给你两个小时,马上回来。”

她心底有些疑惑,只是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她看着屏幕,又面无表情的收回了包里,抬眼就看到对面那护士打量的目光。

唐辛轻扯嘴角,解释了一声,“工作。”

“喔。”她轻轻开口,看着那小瓶子装满了才动手将针给抽了出来,顺带用棉签帮她抵着。

唐辛接过来自己压着,然后看着那护士问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血检的报告出来了我们会通知你的。”那护士看了一眼,语气平平淡淡。唐辛二话不说拿了东西离开了这里。

等她匆忙赶回来,便直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正安稳的坐着,见她过来眼皮也不曾抬起来过。

唐辛慢慢的走过去,疑惑的看着他,“是有什么急事儿吗?”

“没有。”他淡定的回答着,只是因为她回来了才起身从椅子上起来,顺带解释道:“唐冉回来了,你跟我去接一下。”

她顿了顿,心里莫名有种抗拒的感觉,可面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这种事为什么要叫上我。”

肖盛祁被她问的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唐辛,问道:“你是她妹妹,妹妹见姐姐不是应该的吗?难不成是愧疚不敢去看一下吗?”

她的确是不想去,不是不敢而是不想,至于愧疚,她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冷笑来,这让肖盛祁一顿,而后又若无其事的走到她的身边去,“走吧。”

唐辛也想清楚了,便也不再反抗,漠然问道:“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开车。”他简明扼要的说道。

唐辛转身离开,手臂上有些无力感,却也不影响本身的力道。

她从车库里将自己的车开了出来,正好肖盛祁从大楼之中出来。

他开了后车门自己坐了进去,唐辛看了一眼直接开着车子离开了这里,路上也算是顺畅,她看着前方的路,这车子也开得沉稳。

肖盛祁不做声,她也没有开口,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就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怀里的手机打破了这一阵寂静,肖盛祁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挪开,唐辛将电话拿出来贴在耳边。

那边问了她的名字,唐辛应了一声之后,才听那边缓声道:“根据血检报告,您现在有一个月的身孕。”

她突然踩了刹车,两人都因为惯性往前一冲。他正要怒气冲冲的爆发却突然听到她苍白的脸,眼里还带着某种惊恐。

“我们怀疑你还患有血癌,若是您有空可以来这边做一下具体检查。”

电话那边将事情给说完了,她喘着粗气惊恐问着,“你说什么?”

那边又重复了一遍,手机从她手上滑了下来,她目光空洞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能够透过那层皮肤看到其中的血管。

肖盛祁踹了一下她的椅背,不耐烦道:“做什么呢,还不快开车。要是误了时机没有接到阿冉,你说该怎么办!”

她将手机捡起来,重新放回了耳边,语气很轻很轻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帮我安排吧。”

电话挂掉之后,她才重新开始开车,唐辛有些慌,也有些不知所措,平生第一次开始纠结着是要活下来还是死去。

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她看着前方的路,下唇咬得泛了白。只是这一切,肖盛祁并不知道。

她盯着前方的路,突然轻悄悄的问了一声,“我要是死了,你会怎么办?”


第7章 唐冉回来了

这句话很白痴,肖盛祁白了她一眼,冷笑道:“你要是死了,我就可以娶阿冉当我的妻子了,少了你这个碍眼的人,我生活大概也美满了。”

“是吗?”她轻声问了一声自己,没有再说话了。

机场到了,她将车子停在专用停车场里。

肖盛祁正要出去,见她不动又停下了,冷笑一声问着:“你不去见见她?”

“不去。”她硬声拒绝,对于唐冉,她没有任何想要见她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唐冉回来了,肖盛祁头一次破天荒的没有同她怼了,直接开门下车直接朝着机场大厅里去。

见他走了,唐辛才将手上的袖子撩上去,大概是用了力将那针孔给蹦开了,细小的针眼已经开始出血了。

她赶紧拿了纸给自己擦干净,只是这怎么擦都在流,最后也只能压着,这样才好了一些。

唐辛低着头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伤口,突然觉得一阵头晕,她还没反应过来,鼻子里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

她下意识的揪纸将自己的鼻子堵着,又立刻将后视镜给移到自己面前来,卫生纸堵在鼻孔里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好笑。

唐辛笑了两声,便又苦笑起来,谁能像她一样,被身边的人厌恶,本以为嫁给肖盛祁是觉得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恩赐。

可现在,这恩赐太重。她快承受不起了,肚子里的孩子,血液里的癌症。嫁给肖盛祁的代价便是要自己的命来支付了,这老天爷当真是无情。

想着孩子,她赶紧将那个电话打了回去。过了好半天才接了,唐辛觉得自己在恐惧着,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她哆哆嗦嗦的举着手机,故作镇定的问道:“我是唐辛,我想问问如果真的是血癌,那对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影响。”

那边顿了顿,才笑着想要缓解一下她紧张的情绪,“这不会有遗传的。”

而后又严肃起来,“若是早期的我们建议您还是先放弃这个孩子,尽快接受治疗。”

她感到喉咙一怔,心中的不安渐渐放大,唐辛忍不住追问道:“如果晚期,是不是……”

“晚期的话如果有合适的骨髓,生存下来的几率会大一些。但目前为止,若是核实之后我们还是建议您先放弃这个孩子,接受治疗。”

那边再说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耳朵上的手机慢慢滑落下来,尽管还没查实,可心里却已经默认了这个答案。

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血管中,癌细胞在疯狂的叫嚣,它们从她的心脏出发,到处奔跑,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咚咚。”车窗被敲响,她茫然的看了一眼,见是肖盛祁立刻回过神来将车窗打下来。

他见着她鼻子上两坨卫生纸,忍不住嗤笑一声,“唐辛,你今天不会是来搞笑的吧。”

“感冒。”她收拾了下心中的情绪,淡淡的回答了。复又看着他,问道:“还有什么事?”

“开门。”他挑了挑眉头,不屑看她,“阿冉刚从飞机上下来,现在累得很,你去把行礼拿过来然后直接开车到唐家。”

他这真是将她当成了司机了,毫不客气的指挥着。唐辛也没心情跟他计较,将车窗打了上去,然后才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将鼻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扔进了包里。

等她从车上出来,见着唐冉,她也见着她立刻跑了过来,很是亲切的拉着她的手笑道:“好久不见了,妹妹。”

“好久不见。”相比于她的热情,唐辛有些冷淡。鼻子里又开始黏糊糊的了,她一时没忍住流了出来。

唐冉见状立刻紧张了起来,捏着她的肩膀,担忧道:“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她闷声摇了摇头,又扯了一些卫生纸放鼻子里塞着。肖盛祁走来将唐冉搂在自己身边,见唐辛狼狈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却碍于唐冉的面也只能敷衍了个借口。

“没事,她只是工作太忙了,上火。咱们先上车吧。”

唐冉侧头看了一眼他,眼里隐约可见担忧之色,却也只能跟着他上车了。

唐辛吃力的将行礼给放到了后备箱然后才上来开车,后面两人久别之后重逢,肖盛祁也难得的露出了宠溺的笑意。

她无意去看后面的人,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又认真的看着前方。只是她抿唇面色发白,手指也用力握着方向盘。

有了唐冉在,肖盛祁也懒得再去针对她了。

他们俩闲了一阵,唐冉突然开口,声音柔柔弱弱也很怯,“小辛,等会我们一起回老家吧。”

肖盛祁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她本来就要去的。”

“抱歉,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去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肖盛祁一顿,旁边的唐冉开始发作了,泫然欲泣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她巴巴的看着唐辛,委屈道:“我是不是做错什么惹小辛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回来,只是两年过去了,我很想爸妈的……”

“不关你的事。”他沉下脸来,见唐冉快哭了他也觉得有些心疼。看着唐辛的目光也冷厉许多,“她这是见不得你好,你不用在意。”

唐辛漠然。

“我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陪我去参加家宴你也要拒绝?”他沉声问道。


第8章 唐家

她蠕动了嘴唇,想要同他说自己生病了,不能去。想要解释,将这件事从头到尾的说一遍,可看着他们的样子。

失去了诉说的意愿。唐辛早已不是唐辛,是肖盛祁的夫人,肖盛祁的下属以及肖盛祁的棋子。

他下了命令,她自然得接受。

“我去。”她淡然的应下来,随即又道:“那你要答应放我半天假期。”

她没说原因,肖盛祁也不会追问,自然也答应了。唐冉面上一喜,立刻喜极而泣,“太好了,小辛能来,我们一家也算是团聚了。”

唐辛听着,莫名辛酸,嘴角扯了一抹笑容来。

是啊,他们团聚了,自己不过一个外人而已。

车子到了唐家,肖盛祁牵着唐冉进去了。唐辛搬着行礼在后面慢腾腾的跟着,这些事情没人过来帮忙。

他们眼里只有唐冉,被众星捧月的唐冉跟在肖盛祁的身边,接受着他们的好意。

她将行礼放在了唐冉的房间,而后才下来。

唐母正拉着他们说话,见着她下来忍不住酸声道:“能配上我们家小冉的恐怕也就只有盛祁了。”

而后看着那慢慢过来的唐辛,笑问道:“是不是啊。”

唐辛也跟着笑起来,应和着她,“是啊,我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唐冉还在笑着,听着这话忍不住娇羞的低下头。

唐母也不打扰他们了,找了个借口拉着唐辛到角落里去了,面上全然没有刚才的慈色。

同唐辛说话,她也是毫不留情,“小冉回来了,她的东西你也该还回去了。”

她心中一苦,面上却是是习惯了。淡笑着点头,同意了她的说法。

唐母这才放心下来,也不再在她身边了,便朝着厨房过去。唐辛忍不住叫了一声:“妈。”

“什么事。”她转过头来,很不耐烦的看着她。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垃圾似的,唐冉笑了下,摇头:“没事。”

那个事情她还是没说出口,也没办法说出口。面带笑色的看着她离开她的视线,心如刀刮。

饭上桌了,她坐在肖盛祁的旁边,安安静静的扒着碗里的饭菜。只是桌子上的菜,隔着碗都能味道那令人作呕的油腻味。

唐冉见她没吃菜,忍不住给她夹了个五花肉放在她碗里,而后笑道:“小辛都不吃菜,这可是你最喜欢的五花肉,尝尝妈的手艺吧。”

看着碗里红到发黑的肥肉,她怎么都没有想吃的欲望,反而是反胃的想法很强烈。

她顿了顿,没吃。

唐冉皱了皱眉,又委屈道:“小辛怎么不吃啊,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吃这个的吗。”

委屈的话让他们都忍不住放下筷子看着唐辛,在众人目光的审判之下,她忍着那股恶心的感觉想要说话,却听见唐母突然将筷子搁下来,清脆的声音惊扰了他们。

唐辛一顿,听她怒道:“唐辛不吃算了,可不要辜负了小冉一片好意。”

肖盛祁也随后开口,面带冷意的看着她,“真不知道阿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不愿吃就别摆脸色了。”

一瞬间,这里的人都变成了她的敌人。唐辛茫然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一边是孩子一边是他们。

她夹在他们之间,被人拉扯。那个还没出来的孩子,不会说话也不会听懂,只是本能的指挥着她的胃不接受那油腻腻的食物。

就连这孩子,也开始同她对着干了。

唐辛摸了摸肚子,又放下来。看着碗里的饭菜,面色木然。她有些想要反抗,便以沉默来对待这些人。

以沉默来回应那些谴责他们的人,看见他们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唐辛觉得心底舒坦了些许。

这么多年的沉默寡言,默默接受着他们给自己的恶意或者又被称为无意的东西,她早已习惯了。

现在他们把习惯当成了理所当然,可她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唯唯诺诺,不敢开口的唐辛。

她的胆大妄为全在酒醉之后,她的意气风发全在看着自己的对手一个个的倒在自己的脚下。

能处理好酒桌上的事情,却处理不好饭桌上的事情。若是被人知道,她堂堂一个公关女王,是个连家庭都处理不好的人,怕也会被人当做笑柄。

而也只有她身边的人才有机会能将她伤到了。

再回头看着这些人,唐辛又觉得心里沉重不少。一个个举着为你好的牌子逼着你做你不喜的事情,面对他们唐辛觉得有股气堵在自己的心头上。

这里连肖盛祁也在参与,她的心里立刻冷了下来。


小说

一朝穿越,成了蠢笨丑陋的相府三小姐。

2021-1-3 22:04:35

小说

原以为爱情会开花结果,却不曾想只是一场精心的阴谋

2021-1-3 22:09: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