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选择的话苏沫愿意用十年的生命换来和这个男人的永不相见

如果有选择的话苏沫愿意用十年的生命换来和这个男人的永不相见,可无论苏沫如何的努力都无法逃脱他的魔掌。
如果有选择的话苏沫愿意用十年的生命换来和这个男人的永不相见

第1章 被绑了

咖啡厅里正放着悠扬的钢琴曲,透过落地窗,地面上撒满了细碎的阳光。

苏沫正坐在窗前品着一杯双份奶的咖啡,她不喜欢苦苦的味道,又香又甜才是她的最爱。

今天已经是她第八次相亲了,刚刚那个落荒而逃的男人还是让她忍俊不禁。

怎么办,她这个职业想必一般男人都不会接受!

男科实习医生!

哪个男人会接受自己的老婆每天将别人的丁丁放在手里把玩,这太不现实了。

按理说苏沫人长得漂亮,又有气质,每次看见她照片的人都会慕名而来,可是一听到职业就尴尬一笑,再而就失去了联系。

当初要不是因为看错了代码,苏沫也不会选择这个专业,但是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路还要走下去,生活也要过下去。

再一次的相亲结束,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也就没有那么的难受了,下午依旧还要继续上班。

“沫沫,我今天有事,夜班你帮我上吧。”

说话的人正是男科的另一名美女医生萧岚,魔都远近闻名的著名医师,好多达官贵人都要预约来找她看病。

沫沫正坐在办公桌前抄写着病人的档案,对于萧岚的请求她向来很爽快。

她一个人住也不需要陪男朋友,所以加班这种事她从不拒绝,而且还有高额的加班费,何乐而不为。

漫漫长夜,苏沫的工作已经做完,这个时间来看病的人很少,透过夜色她长长出了一口气。

下次回家又要被家人追问,一想起这件事她就头疼。

“下班时间到了!”电话上的闹钟准时响了起来。

此时外面已是凌晨十二点,大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

苏沫慢慢骑着单车向公寓走去。

“老大,你确定是她吗?”一个蒙着面的猥琐男问道。

“没错,我已经打听好了,萧岚医生今天夜班,十二点就会准时离开这里。”

草丛附近的面包车里几个黑衣大汉正像猎豹一样盯着苏沫的单车。

待苏沫骑到车的附近,两个男人快速从车上跑下,一个黑色的面罩就将苏沫的头整个盖了起来。

“唔……你们是谁……唔……唔,放开我。”

苏沫大声的求救,可是周围却没有人听见,转眼的功夫就将她扔进了车里。

坐在车内她明显的感觉到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男人将她夹在中间。

冷静下来的她丝毫不敢妄动,如果是劫财她可以全部奉献,毕竟刚刚上班一个月才三千块钱的工资虽然心疼可也没有大碍。

如果是劫色,苏沫冒了冷汗,不过她咬着牙一想,好女不吃眼前亏,幸好背包里随身带着几个套套,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情,最起码也要用这个保护一下自己。

按理说她这种性冷淡的男科医生是不太在乎是不是第一次的,不过就算是不在乎可是给一个劫匪她还是很介意的。

将所有不好的下场全部想了一遍的苏沫,终于在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了下来。

几个男人架着她,她透过黑布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丝亮光。

第2章 有问题

伴随着上台阶,开门,她大概知道这应该是一个别墅,而非楼房。

“少爷,萧医生带来了!”

“下去吧!”那声音里透着阴寒而又危险的气息,而且声音有些怪异就像是经过变声器改变过的一般。

带着黑布的苏沫显然吓坏了,难道自己给萧医生顶包了,他们要干什么?

随着其他人退去之后顿时房间里变得很安静,一阵脚步声向苏沫传来,刷的一下,头上的布袋被拿了下来。

长时间在黑暗下的苏沫被卧室里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睛,缓了好一会苏沫才慢慢睁开黑黑的眼眸。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吓得苏沫连大喊都没有叫出来,捂着嘴向后退去。

“萧医生,不用害怕,我只是请您过来给我看看病,没有别的意思。”

“看……看病,用得着绑架吗?”苏沫心里大声的呼喊着,可她又不敢喊出声来。

“额,我的病非常难以启齿,所以我希望萧医生要做到绝对保密,不然的话我若是生气,很可能会做出一些萧医生不想看到的事情。”男人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声音却透漏着讽刺,让苏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苏沫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她只有装作自己是萧医生,不然鬼知道眼前这个戴面具的家伙会把自己怎么样。

“请……请问,你有什么不适?”

苏沫不敢看那个面具,在恐惧下那个面具显得格外瘆人。

“也没什么其他的症状,就是蛋疼。”

男人的语气充满了挑逗的气息,让苏沫不禁红了脸,虽然自己是干这一行的,但是向来都是跟着萧医生,这一次自己单枪匹马还是有些心慌。

“那你先坐下来,让我检查一下。”

看着男人解开皮带,苏沫蹲在一旁,这个景象像极了限制级影片的镜头。

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苏沫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她看过的病人不少,但是这么伟岸的还是第一次。

检查完之后,苏沫基本可以确定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先生,只是有些炎症,没有大碍,我这里正好有消炎药,如果吃了几天还不见好,我建议去医院作一个详细的检查。”

苏沫说的很专业,男人接过消炎药,拿起身边的水杯,将那个小药丸吃了进去。

“萧医生的医术我信得过!”

苏沫有些恐惧的问道:“那个……我可以离开了吗?”

“呵呵,当然可以,如果我的病还不好的话,可能需要再次邀请萧医生过来,到时候还请萧医生不要拒绝。”

男人站起身来送苏沫向大门处走去,在走路的过程之中男人的喘息声音开始变粗。

刚到大门门口,男人一把拉住苏沫:“萧……萧医生,你的药是不是有问题?”

苏沫看着面具男表情极其痛苦,难不成他对消炎药过敏?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上的温度正在逐步上升,他看苏沫的眼神开始变得充满了炙热。

“啊……你干什么……”

第3章 能不能戴上?

男人将苏沫抱了起来,在他的眼中苏沫已经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他的小猎物。

任凭苏沫如何挣扎,男人的力气却越来越大,几下就将苏沫身上的衣服撕得粉碎。

初次尝到人事的苏沫,在男人的怀里牙齿上下打着寒战。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可是望着包里事先准备好的套套,她还是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一下自己。

“你……先别着急……能不能戴上……?”

看着逐渐不抵抗的猎物,男人并没有理会苏沫的话,再次对苏沫进发了攻击。

药劲过后,男人在苏沫的身边呼呼睡去。

苏沫扭头看过去,发现桌子上面的药瓶并不是消炎药,而是一种促进情欲的药物,有很强大的催情功能。

“原来……原来这竟然是我的错。”苏沫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她默默的将自己的衣服穿好,尽管破碎,但好在能蔽体。

趁着夜色昏暗,她逃也一样的离开了这里。

回到公寓的苏沫满身疲倦,她躺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发着呆。

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她觉得很可笑,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竟然一下子就没了,虽说现在这个社会不看重这个了,但是那毕竟是自己曾经最宝贵的东西。

苏沫的眼睛湿了,不管怎么清洗都洗不掉那个男人的味道,她竟然忘记掀开面具看看这个人是谁。

罢了,是谁又怎么样?还能和他结婚不成?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几日后,苏沫正在公寓里午睡,隔壁装修的声音不断传来,皱了皱眉头的她将被子蒙上头,可还是抵挡不了那刺耳的噪音。

晚上上班的时候,她特意去隔壁看了看,一直空着的隔壁终于有人住进来了,这么久以来都是苏沫一个人住,想来有个邻居也是一件好事。

夜班枯燥,唯有慢慢的等待。

清晨七点钟,苏沫和白班的医生交接班,正好看到门诊室那里坐着一个男人。

“怎么这么面熟?”苏沫心里暗暗的想着。

等到他转过身,苏沫捂着嘴后退了两步,将自己藏到了更衣室的门后面。

秦斌!

苏沫的初恋男友,因为背着苏沫偷吃被她发现,两个人果断分手。

苏沫一直坚信宁缺毋滥,这样的男人凭什么和她共度一生。

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呢,难道他那里有什么问题?

苏沫带着疑问迟迟不肯下班,等到秦斌拿着挂号单来到医生的办公室做内检的时候,她小心的走过去,偷偷瞄了一眼上面的字迹。

为系统治疗遂到我院求诊、门诊以“包皮过长”收入我科住院治疗.病来精神、睡眠、饮食差,二便正常,体重无明显增减……

苏沫看着上面的这些字,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有这方面的问题。

这时一个大胆而又荒唐的想法在苏沫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第4章 切多了

手术室内,秦斌在麻药下闭着眼睛,苏沫戴着口罩穿好防菌衣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今天你不是下夜班吗?”护士小周好奇地问道。

苏沫清了清嗓子:“咳咳,萧医生临时有事,让我过来了。”

小周点点头,将这里交给了苏沫,她去一边做着记录。

这样的手术只需要一个医生,苏沫很早以前就会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上手术台,今天为了一雪前耻,她一定要让秦斌后悔当初的决定。

当胰子水和盐水洗濯局部后,苏沫用止血钳夹起背侧包皮,用有槽探针剥离包皮粘连。

早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就反复做过这样的手术,来医院后也经常实习观看。

苏沫记得一句话,包皮千万不能割多了,否则男性勃起的时候会很痛,后遗症也会很多。

看着曾经的劈腿男友,苏沫的手术刀坚决的向上移了移。

“让你劈腿,今天本姑娘就替天行道,让你这个渣男再也没办法祸害别的女孩子。”

很快手术就结束了,最后苏沫用留长的缝线牢固,然后用数层纱布包扎。

随着麻醉药失效,秦斌也恢复了意识,看到自己被推回了病房,一直拉着苏沫的手不停地言谢。

“萧医生,多谢你了,我的美好生活多亏了你。”

苏沫一直没有摘下口罩,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出,严肃的说了一些病后要注意的事情,还开了一点药。

只不过开的药中少了一样,而缺少的药是用来压制晨勃的,没有它的话,保证每天早上的时候秦斌都会痛不欲生。

苏沫在口罩下得意地笑着,好像已经看到了秦斌那痛苦的样子。

“萧医生,您电话是多少,等我好了请您吃饭作为报答,而且我家的床又大又软。”秦斌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看向苏沫。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苏沫突然觉得自己做的毫无过错,就应该让这种败类受到惩罚。

再也控制不住心中厌恶的苏沫呵斥一声:“滚。”

说着,苏沫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留下秦斌一脸的遗憾。

虽然今天没有早下班,但是苏沫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连走在回家的路上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

为了奖励自己,她来到一家蛋糕店,挑选了最爱吃的甜品,转身走进了公寓的胡同。

“今儿高兴呀,真呀真高兴……”伴随着苏沫跑掉的歌声,胡同外面传来了快跑的脚步声,还有不远处一群人在大声的叫喊着。

爱凑热闹的苏沫刚抬起脚步向外看了看,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蹿到自己的身边,将自己的嘴捂上,并拽到了胡同深处。

“唔……唔……”苏沫不停地用手挣扎,可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

一个月的时间里,苏沫经历了两次这样的事情,她内心是绝望的,可是却不敢反抗。

看样子来的只有一个人,高大的身躯让她想要看看这个人是谁,可是男人却丝毫不给他机会。

“别乱动!”

这个声音很好听,好像在哪里听过。  

第5章 野鸳鸯

苏沫的身体动弹不得,虽然被捂着嘴,但是血腥的味道还是逃不过她的嗅觉,在医院里这么久,对这个味道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向下一看,男人捂着自己嘴的手臂正在滴答滴答的流着血,苏沫瞪大了眼睛。

他被人追杀?自己是人质?

黑暗里,那些人的脚步声正在快速逼近,苏沫不知道他是惹到了什么人,但是如果被外面的人抓到想必也是在劫难逃,还不如智取。

“他一定就在这附近,快搜!”凶狠的声音传来,让苏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思维敏捷的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快速解决。

当下她用手推了推男人的手臂。

男人将手放下来,转移到苏沫的脖子上,继续看着外面的动向。

“只要你放我走,我有办法帮你!”已经吓得惨白的苏沫说的话都有些颤颤抖抖。

“帮我?就凭你?”男人看着娇小的女人,虽然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还是一脸的不屑。

“现在只有我帮你,而你没有选择。”苏沫脱口而出。

男人沉默了,他压低了嗓音,将手握紧了苏沫的脖子,鹰眸深邃的凝视着苏沫:“如果你敢骗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那声音极具危险,苏沫倒吸一口凉气,看来今天不帮他逃走,自己怕是也没有好下场。

当下,苏沫将他带到胡同的另一边,透过拐角正好看几个人手里拿着手电筒正在四下搜索着。

听到脚步声不断的逼近,男人有些焦急的问道:“你的办法呢?到底是什么……呜呜……”

还没等男人将话说完,苏沫一把将这个男人扑倒在地面上,然后用连衣裙的下摆盖住男人受伤的手臂。

在男人目瞪口呆之中苏沫开始疯狂的亲吻男人,同时开始撕扯男人的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穿着黑衣服的壮汉出现在胡同口看到激情四射的两个人。

“妈的,竟然遇到了两个野鸳鸯真是脏了我的眼,兄弟们去另一边搜一搜。”带头的大汉说道。

听到这群壮汉的脚步声渐渐的消失不见,苏沫停下了激烈的动作,慢慢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苏沫擦了一下嘴角还残留着男人的津液,一脸镇静的问道。

男人半躺在地上,好像对于这个女人的突如而来的举动感到意犹未尽。

“今天谢谢你了!”男人语气变得温柔了很多。

苏沫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从胡同中探出头,四下张望了一下,确认那群人不在这里,才从里面走出来。

看着救自己的女人就这样走掉,男人伸出手叫住道:“哎,你叫什么?”

苏沫走在路灯下回过头,这个时候男人才看清她的样子,瞬间愣了一下。

“我叫苏沫。”

男人墨色的眼眸看着趣味横生的苏沫,薄唇微勾了个邪肆的弧度:“我叫楚萧然,今天的救命之恩我记下了。”

“可是我却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苏沫像躲避瘟神一样,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

第6章 被前男友医闹了

一个星期后,苏沫下了夜班,走出诊疗室就听到门诊部那边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顺着声音,苏沫向那里走去。

“萧医生在哪,让她出来,是她毁了我一辈子,你们医院要给我赔偿!”

说话的人正是秦斌,一大群医生围在秦斌的身边不停地解释着,可是他的气焰却更加的火爆。

苏沫远远地站在人群的外围,她没想到当初自己幼稚的冲动竟然带来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随后保安人员将秦斌带到了主任办公室,苏沫一直站在门口战战兢兢的听着,她现在没有想自己会怎么样,就怕会连累了萧医生。

“包皮都能割多了,你们简直是黑心医院,老子要去告你们。”秦斌的气焰很是嚣张,他本以为做完手术,就有美好的春天在等着自己,可现在都不敢对女人有任何非分之想,那种痛是男人无法忍受的。

主任命人调查了当天手术档案,发现这台手术确实是萧医生做的,可是今天萧医生不在医院,出去培训了,要好多天才能回来,这一下两边陷入了僵局。

苏沫站在门口始终不敢抬起脚步迈进去,她知道如果在档案上记录自己蓄意伤害,她这辈子都不要想再进入医院了。

可是萧医生对自己关照有加,苏沫做不出来嫁祸他人的事情,敢作敢当才是她的风格。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结果,苏沫直接推门而入。

“主任……我,那天是我顶了萧医生的手术……”苏沫低下头,一脸惭愧的样子,左手放在白大褂的一侧不停地拽着衣角。

秦斌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竟然是他之前众多女友里面的一个,虽然知道她是医生,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在这家医院。

他如果知道是苏沫给自己做手术,打死他都不会同意的。

“好哇,你们医院竟然随便更替主刀医师,要么赔偿老子一百万,要么你们就统统等着坐牢吧。”秦斌愤恨的看来苏沫一眼,脚狠狠的踢了一下身边的凳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主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看着苏沫感觉内心有一口淤血闷在胸腔。

“主任,是我的不对,我愿意独自承担责任,请不要牵连萧医生。”

主任气的哼了一声:“苏沫,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知道这件事情闹大的话,整个医院的名声就砸在你手里了,以后还有谁敢来我们这里治疗。”

一旦秦斌将医院告上法庭,医院肯定是败诉,到时候不光影响苏沫和萧医生的前途,就连医院都会受到名誉的损害。

苏沫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可是木已成舟,她该怎么办?

几日来,苏沫因为这件事情一直被停职留在公寓,也不敢跟父母说,主任提醒过她,这件事是她引起的,她一定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就算是律师也要自己来找。

苏沫哪里认识什么律师,可是秦斌已经将医院告上了法庭,她不找也得找。

第7章 又见面的新邻居

第二天清晨,苏沫背上背包开始了一天的询价之旅,每到一个律师事务所,高昂的价码都让她退避三舍。

原来律师费竟然这么贵,苏沫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夜幕降临,苏沫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公寓,手中拿着各个律师事务所的名片,她要做一个归纳,看看有哪些是可以用的。

连累带饿的苏沫眼前一片模糊,一个人影猛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刷的一下。

手中的名片像雪花一样飞了出来,苏沫脚一崴跌坐在地上。

“跑步不看路吗?”苏沫揉着已经红肿的脚不停地埋怨的说道。

一双修长而又雪白的手向她递了过来,她抬起头,四目相对。

“是他!”

“是她!”

两个人同时在心底发出了呐喊,这世界真小,小到让人不敢相信。

苏沫想起那日楚萧然掐住自己脖子的场景,如今还历历在目,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她至今还心有余辜。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又被人追杀?”苏沫心里不停地打着鼓,最近的衰事接二连三,可别再出什么意外了。

楚萧然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真巧,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我才不想遇到你呢,似乎只要见到你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一次见面看到这个家伙被追杀,第二次见面更是将自己撞到在地,苏沫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自己的克星。

楚萧然一改那日的阴寒,此时他正在跑步归来,没想到竟然撞上了那日的救命恩人。

“我也是才搬过来的,你的脚没事吧,我来扶你?”

苏沫警惕的将他的手挪开,她自己能够站起来才不需要这个克星来搀扶自己。

只不过地上的名片就很难捡起来了。

楚萧然看透了苏沫的心思,直接将名片全部捡起,随眼看了一下:“这么多律师的名片,怎么,难道你要打官司?”

苏沫叹了一口气,接过名片,一边单腿蹦着,一边哀怨道:“是啊,最近遇上了麻烦事。”

因为怕苏沫路上摔倒,楚萧然一路将苏沫护送到家,惊奇的是两个人竟然是邻居。

回到公寓内,苏沫的脚肿得很厉害,不停的用冷水冲洗,可是还没有一点缓解,累了一天的她躺在沙发上实在不想动,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肚子里传来了咕咕叫。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全部落在了我的头上。”苏沫生无可恋的看着天花板。

叮咚。

门铃响了。

苏沫单腿蹦着跑到门口,透过猫眼,原来是楚萧然。

这么晚他过来干嘛?

硬着头皮将门打开后,迎面而来的却是一阵扑鼻的香味,顿时苏沫的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在外面的时候就看出你饿了,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此时的楚萧然像个十足的暖男,苏沫对他的定义就是手艺非常棒的帅气男人,当然也是自己的克星。

楚萧然自来熟的走进苏沫的房间,将煮好的牛肉面放到了她的茶几上。

“谢谢你!”苏沫回到沙发上,看着如此诱人的面条,哪怕下了药她也准备吃下去,因为她实在太饿。

第8章 咋不上天呢?

看着苏沫吃的这么香,楚萧然灿烂一笑,余光却瞥到了茶几上的文件。

“怎么,你还真要打官司,看起来还是医疗事故?”

苏沫吃着面没空搭理他,只好点点头,表示默认。

等到喝完最后一口汤,苏沫才觉得人生是那么的幸福。

坐在一旁的楚萧然认真地看着上面的文字,连苏沫都有些不忍心打断他,突然之间觉得这个男人认真起来还是蛮帅的。

苏沫轻轻抽回文件,有些气愤的说道:“你都不知道现在的律师都是吸血鬼,每个人都是一副死要钱的模样,律师没有一个好东西。”

一旁的楚萧然表情有些尴尬,感觉这就像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一样。

“咳咳,看在你曾经救过我的份上,你的案子我接了。”楚萧然拍着胸口说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觉得这个小案子不在话下。

“噗……”

苏沫正在喝茶的时候听到楚萧然的话,一口茶水喷了楚萧然满脸,随后大笑起来。

楚萧然的脸当时就黑了,用自己的衣袖擦干脸上的茶水并且有些哀怨的看向苏沫。

“这个笑话真是太好笑了,你知道吗?”苏沫大笑说道:“小律师根本就不敢接我的案子,而大律师每个人要价都极高,而你凭什么有把握接我的案子,你是律师吗?”

楚萧然似乎看到苏沫眼中的那一抹不屑,作为一个男人他可受不得被一个女人看扁,当下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一个证件。

将证件打开送到苏沫的手中,楚萧然说道:“看到没有,这个证件上还有我的名字,本人正是律师界冉冉升起的一个巨星。”

“还巨星呢?我看你是巨婴才对吧,你要是真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住在这个破小区里面。”苏沫不屑的说道。

“知道我上次为什么被追杀吗?”楚萧然骄傲的说道:“就是因为我打赢了官司,对方恼羞成怒才来报复我的。”

“啊呸,我看是你的雇主因为案子打输了才找人追杀你才对吧。”苏沫撇撇嘴。

这一句话顶的楚萧然差点吐出血来,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这么毒舌呢?

“这个案子我保证你能够赢下来,输的话我帮你支付对那个人渣的赔偿如何?”楚萧然傲气的说道。

“真的?”苏沫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喜。

楚萧然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命可比区区赔偿贵重的多。”

因为停职的关系苏沫已经断粮了,只有这个案子搞定才能够回到医院,不管是胜诉还是赔偿都需要案子处理完才能够回去。

苏沫决定将案子交给楚萧然,能赢最好,如果输的话也有楚萧然去赔偿,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在随后的几天之中苏沫已经将案子所有的事情都委托给楚萧然去做,而她则成为了甩手掌柜的。

开庭的日子到来,一辆看起来比较老久的二手轿车停在楼下,楚萧然领着苏沫来到车的一旁。

“这就是你的车?”苏沫上下左右来回的打量着都要掉漆的车担忧的问道:“这车被卖过几手了,开着不会出问题吧?”

“嘿嘿,告诉你,这个车是防弹的,之所以弄成老旧的模样不过是为了低调而已。”楚萧然笑着说道。

这车还能够防弹,你咋不说它能够上天呢?

小说

重生归来,带着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为含着罂粟的魔女

2021-1-3 21:45:15

小说

十八岁的刘千舟出落得越来越标志可人,可生活对她却没手下留情。

2021-1-3 21:48: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