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归来,带着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为含着罂粟的魔女

重生归来,带着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为含着罂粟的魔女,将伤害她的人斩尽杀绝!,她只想和家人过着安稳的生活,挑个“凡夫俗子”过温暖的小日子,却不晓得自己偏偏挑了个全天下最招烦的男人,宠她护她样样依她,要嫁给别人?不行!你是我的。他,是世上最文雅的无赖。,既然敢扰了她的清静日子,那就莫怪她心狠手辣!且看浴火重生的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重生归来,带着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为含着罂粟的魔女

第1章 雷雨之夜

是夜,暴雨、电闪雷鸣!

“娘娘!没有太医,老奴……老奴恐怕不行啊!”一位两鬓已有不少白发的老嬷嬷看了看手上沾满的鲜血,不由得跺脚叹了一声,“这孩子还是不出来啊!”

“不!孙嬷嬷……求你!”床榻上的女子急促的喘息着,鼻翼一张一翕,嗓音早已沙哑。她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一字字艰难的从唇齿间断断续续的吐出,“无……无论如何……请先保住本宫的孩子!”

“娘娘您坚持住啊,老奴再让人去请太医!”孙嬷嬷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站起身急冲冲的往外走。

此时,一道闪电瞬间把天地间照的一片苍白,印在那孙嬷嬷的脸上,唇角划过一丝诡异的冷笑。

舍母保子,这是苏傲晴此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这是他最后一个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为他生下来。

全身如撕裂般的疼痛,傲晴紧咬着牙关,拼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不知坚持了多久,在最后意识涣散前似乎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

孩子,娘亲终于等到你了!终于,傲晴松了一口气便昏死了过去……

傲晴感觉自己一直在一片黑暗之中,迷茫之间鼻下感觉一阵刺痛,悠悠转醒。

“皇上,贤妃娘娘已经苏醒,并无大碍了。”

是谁在说话?听到旁边有说话声,傲晴慢慢侧头望过去。

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他?骆子烨竟然会来。

“皇上?”傲晴以为自己眼花了,下意识的轻唤一声,可刚经历过生产的她还是十分虚弱,只能靠手臂勉强支撑起自己。

身着一袭明黄的男子背对着床榻,一言不发。屋外狂风暴雨,一道闪电落下,显得他的背影更加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

“把孩子给朕抱来。”良久骆子烨终于出声,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一丝喜怒。

孙嬷嬷得令赶紧将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抱到了皇上面前。

孩子……刚刚清醒的傲晴忍不住朝孙嬷嬷那里张望,好想抱一抱自己的孩子。原来,他还是在意我们的孩子的,傲晴想着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欣慰。

“恭喜娘娘,给皇上添了个小皇子呢!”孙嬷嬷眉眼间尽是笑意,将孩子交给皇上之后便乐呵的到床榻前伺候着,“娘娘,您小心别着凉了,太医说娘娘这回早产虽然有惊无险,但也要好生调养一番。”

什么早产?傲晴的脸上不禁有些诧异,明明是足月了啊!

“出去!”还未等傲晴开口,骆子烨便冷声喝道,“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屋子里的人一声不吭的都退了出去。

他,在愤怒什么?看着皇上用如此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孩子,傲晴不禁感到有些不安。

“很好,你给他生了个儿子。”骆子烨用一只手揽着孩子,另一只手隔着襁褓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胸口,慢悠悠的一下一下。

他在说什么?这孩子不是我们的吗?傲晴一脸错愕,思绪飞快的运转,难道……

一个寒颤,傲晴几乎不敢再往下想了,故作镇定地说道,“皇上是听到了些个小人的谣言吗?”

“还狡辩?”骆子烨抱着孩子走到床榻前,伸手一把捏住傲晴的下巴,咬牙切齿道,“朕待你不薄啊,苏傲晴!你谋害贵妃在先,不思悔改,竟还敢背叛朕,朕真后悔当初为何留你这贱人一命!”

第2章 人头奉上

下巴被捏的生疼,可傲晴的心在这一年来早已疼的麻木!十二年了……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用生命去爱的人吗?看着眼前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俊脸,傲晴的视线不禁有些模糊……

“皇上,这是您的孩子。”傲晴强忍着泪,毫不畏惧的与骆子烨对视着,平静的语气,可每一字却都如刀割般划着自己的心。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骆子烨冷笑着,用力甩开傲晴的脸,拂袖站到了一边,“来人,把奸夫带上来!”

奸夫?傲晴不明所以的看向此时正从屋外走进来的小太监身上。

小太监双手捧着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靠近点,放苏贤妃跟前!”在骆子烨的指示下,小太监半跪在傲晴跟前,将托盘高举过头。

小太监的手忍不住的在发抖,傲晴看着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紧咬着牙关,不发一言。

“怎么?不敢看?”骆子烨咄咄逼人,还未等傲晴回话,便大手一挥将盖在上面的红布掀开了!

托盘上的,是一个人头,鲜血淋淋的……

从一开始傲晴就猜到这和那时候一样,是一场诬陷!只是不知道他们抓来的这个已经被灭口的奸夫会是谁。可是傲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奸夫”会是他……

“不……不!”傲晴瞬间泪如雨下,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呢喃道,“子义,子义……”

“哼,果然是奸夫淫妇!”傲晴的眼泪似乎坐实了所有的罪名一般,骆子烨猛地伸手掀翻了托盘,人头滚落到傲晴的跟前。

“子义……”傲晴看着子义那早已没有血色的面孔,伸手轻轻的帮他捋开了眼前凌乱的发丝,傲晴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此时在骆子烨怀里的宝宝也变的不安,好似母子连心般也跟着哭泣了起来。

“骆子烨!你不是人,他是你的亲弟弟啊!”傲晴再也忍耐不住,抬手指着骆子烨一阵谩骂,“他救过你多少次?他助你夺得帝位,可到最后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

“朕的皇位是朕自己夺来的,跟他没有关系!”骆子烨气急,一口否认。

“你自己的?”傲晴闻言不禁轻笑出声,语气里满是嘲讽,“当年宋淑妃当众赐你毒酒,是子义义无反顾的替你喝下;向阳坡战役,你四面楚歌,是子义带着两百精兵替你杀出一条血路,那一战他失去一臂;你在军营感染疫病的时候,子义半步不离照顾你!还有种种要臣妾继续帮皇上回忆吗?这江山是子义替皇上打下的,就连皇上这条命也是子义给的!”

“住口!”骆子烨紧绷着脸,仿佛恼怒到了极点,将手中的孩子一手高高举起,冷声道,“不想再听你这个疯妇胡言乱语,朕这就送你们一家团聚!”

“不!”傲晴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顾不得一切翻身下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她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抬手拼命向自己的孩子伸去,可是怎么也够不着,只能苦苦哀求道,“皇上,他真的是你的亲生骨肉啊!您忘了臣妾当时中毒……”

“这不是朕的孩子,他是个孽种!”不等傲晴说完,骆子烨怒喝一声,接着整个屋子便陷入一片死寂!

孩子的哭声没了……傲晴整个人的魂魄像被抽走一般,瘫倒在地……

“孩子……”靠着本能,傲晴用双手一点点爬到孩子跟前,慌乱的将孩子抱在怀里,可无论傲晴怎么呼唤,她的孩子都不会再应她了……

第3章 化作厉鬼

渐渐的,傲晴似乎冷静了下来,只是轻声哼着歌谣仿佛在哄孩子睡觉一般。

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骆子烨若无其事的招了招手,一旁的小太监捧着酒壶小步上前。

见小太监会意的点了点头,骆子烨便转身准备离开。

“荣丰二十四年,为了你的大业,不知已有身孕的我,不眠不休策马两夜赶去前线通报,孩子没了。”傲晴抱着孩子慢慢站起身,用异常平静的语气自顾自的说着,“那时候你说,孩子以后会有的。”

骆子烨脚步微顿,依旧没有转过身。

“荣丰二十六年,八皇子派人行刺,我替你挡了一剑,怀胎五月的男孩胎死腹中。”傲晴说着轻轻的将已无声息的孩子放在了床榻上,“那时候你说,孩子不过是晚些时候再来,他还会来到我们身边的。

替孩子掖好被子,傲晴附身在孩子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宠溺的说道,“孩子,不怕,娘亲这就来了。”

说完,傲晴便转身,用手将凌乱的发丝捋到了耳后,露出了脸颊上那道与她白嫩的肌肤完全不相称的疤痕。

她朝那个端着酒壶的小太监走去,拿起那白玉酒壶,给自己斟了满满一酒杯,纤细的手指捏着酒杯走到骆子烨身后,眼角的余光轻瞟了一眼窗外的身影,嘴角不禁划过一丝冷笑道,“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蕊表姐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被傲晴这么一说,骆子烨这才注意到站在门外的人。

“皇上……”屋外走进一位衣着华丽的翩翩佳人,小鸟依人般的走到骆子烨身边,“求皇上放过晴儿妹妹吧!”那略带呜咽的声音让人听了满是疼惜。

“蕊儿,你来这里做什么!”骆子烨像变了个人一般,话语里尽是疼惜和不舍。

“皇上,求您看在蕊儿肚子里小皇子的份上放晴儿妹妹一条生路吧!”宋诗蕊一双迷人的泪眼望着骆子烨满是祈求。

她怀孕了?傲晴捏着酒杯的手稍稍用力,不禁有些泛白。

“蕊儿,你太善良了,这种人不配做你妹妹!不值得你一次次替她求情。”骆子烨轻声安慰着怀里抽泣的美人。

“呵呵!”傲晴看着眼前这两人伉俪情深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抬手指着宋诗蕊的肚子说,“皇上,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吗?”

“死到临头还想污蔑贵妃!”骆子烨忍不住咒骂了一声,“还不送贤妃上路!”

“不必!”傲晴喝住正欲上前的小太监。

傲晴拿着酒杯,抬头迎上骆子烨的视线,脸上挂着浅笑,柔声道,“皇上,贵妃娘娘,臣妾在地狱等着你们!”

说完,傲晴眉梢轻挑,仰头将杯中的毒酒一饮而尽!

“每一个夜晚,我都会化作厉鬼在床边看着你们!每一个夜晚,我都会化成修罗出现在你们的梦中!生生世世……”傲晴诅咒着,她感觉内脏如同火烧一般,血慢慢的从嘴角溢出,“哈哈——!”

此刻的傲晴放肆的笑着,声音如同鬼魅般回旋在这暴雨的夜晚!猛地,声音戛然而止,可傲晴的双眼依旧怒视着骆子烨!

“疯子!”仿佛被着眼前的景象吓到了,骆子烨搂住怀里微微颤抖的宋诗蕊怒吼道,“连人带那孩子全部丢去乱葬岗喂狗!”

一道电闪,如同白昼,屋里只剩下依旧瞪大着双眼的傲晴……

第4章 魂归何处

全身如火灼一般剧痛难忍,傲晴感觉自己难受得无法呼吸,拼命的想要挣扎着。

“二小姐!二小姐!”

是谁在说话?好熟悉的声音……迷迷糊糊间傲晴似乎听到了些声音。

头痛欲裂,傲晴思绪被唤回来一些,迷迷糊糊的想睁开眼。

“二小姐醒了!”刚睁开眼,便看到一张稚嫩的脸庞带着满心的欢喜。

“锦……锦儿?”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傲晴忍不住笑了,“真好,死了还能再见到你这丫头。”

“二小姐!你说什么胡话呢!”锦丫头扑闪着大眼,看着傲晴扑哧一笑,“锦儿才没随二小姐一起去呢,二小姐是脑袋摔坏了吗?”

“你这小蹄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一旁有个年纪稍长些的丫头端着水盆走进,“秦大夫不是说二小姐今天会醒的吗?”

锦儿不是已经死了吗?当年她顶替自己坐在马车上引开敌人,最后被敌人扔进油锅也不肯透露自己的下落……想到这里傲晴不禁鼻子一酸。

“小昭姐姐,你自己看!”锦儿指着傲晴说道,“咱们二小姐真是摔傻了。”

小昭?她也还活着?这里到底是梦里还是阴间?

“二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小昭看着也觉得不对劲,忙靠近床边轻声询问,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傲晴的额头。

“这不可能!”在小昭手掌触及傲晴额头的那一刹那,被额头传来的温度吓得浑身一颤,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切是真的?傲晴不敢相信的环顾了四周,这是……自己的闺房?

“我在……临江苏家庄?”傲晴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声。

“当然啊!二小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小昭啊!”小昭赶紧对一旁的锦儿说,“快去把秦大夫叫来,快去啊!”

“哦!”锦儿得令赶紧往屋外跑。

傲晴狠狠的捏了自己一把,好疼!难道刚刚只是噩梦一场?不,如果是噩梦,这个梦也太长太真实了。

“二小姐,秦大夫马上就来,小昭求你先躺下休息好吗?”小昭见傲晴这么一惊一乍的还问出这么离谱的问题,不禁吓出一身汗来,连连自责道,“都是奴婢的错,以后奴婢再也不会让二小姐骑马了。”

“骑马?我是骑马摔得?”傲晴似乎想起了什么。

“二小姐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吗?”被傲晴这么一问,小昭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要落下了。

自己好像确实在十三岁那年偷偷去骑马,不慎从马背上摔下来,昏迷了好几天。难道……这真是十二年前?

“秦大夫来了!”不出一会儿,锦儿就催着大夫火急火燎的赶来了,“秦大夫您快给我家二小姐瞧瞧,是不是伤了脑袋呀?”

“哐——”只听外屋一阵瓷器支离破碎的声响。

“哎,锦儿,你出去瞧瞧,让犯事的自个儿去蔡管家那里领罚!”小昭眉头微蹙,“八成是我那冒冒失失的妹妹。”

锦儿点点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个场景,怎么感觉如此的似成相识?

“不是小玉,是夏青。”这句话,傲晴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第5章 浴火重生

小昭显然不信,夏青一向稳重,又怎么会打碎二小姐的东西。

“小昭姐,不是小玉妹妹,是夏青打碎了那葫芦瓶,已经让她下去领罚了。”锦儿丝毫没有注意到小昭脸上的不可思议。

“夏青真的打碎了葫芦瓶……”傲晴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禁小声嘀咕了起来,“十二年前自己从马上摔下……不就是!”

“二小姐,你在说什么呀?”一旁的小昭见傲晴神情慌张嘴里又嘀嘀咕咕的,满是担心。

“今天是什么日子!”傲晴一把抓住小昭的手,话语里满是焦急,“我爹娘还有姐姐呢?”

“秦大夫,快来看看我们二小姐啊!”小昭有些被吓到了,赶忙让秦大夫上前。

“先回答我,小昭!”傲晴并没有松手,紧紧的抓住小昭的衣袖,“现在是不是荣丰十六年?我爹娘是不是带着姐姐去都城宋太保家了?”

“是……是啊!”小昭被傲晴吓得吱吱唔唔的,但看到自己小姐变得如此奇怪心疼不已,“二小姐,您先躺下让秦大夫看看好不好?”

傲晴瞬间喜极而泣,真的回到了十二年前了!爹娘、姐姐、奶奶和整个苏家庄都还在……

“二小姐已无大碍,只要再多休息几日便可痊愈。”秦大夫一直照顾苏家上下老小,听他这么一说,大家也放心了不少,“老夫这就去开药。”

不对啊!自己醒过来之后第二天就是……傲晴似乎突然想到什么,急忙开口道,“秦大夫请留步。”

“二小姐还有什么吩咐?”秦大夫手提医箱,恭敬的站在一侧。

“秦大夫,沈妈妈是家姐的奶娘,听闻沈妈妈最近身体不适,还请秦大夫费心走一趟了。”傲晴得体有礼的话语,让大家伙不禁一愣。这还是她们那个冒冒失失,上窜下跳的二小姐吗?

“二小姐言重了,老夫定当尽力。”秦代夫拱手作揖起身告退。

待秦大夫离开,傲晴突然坐起身说道,“小昭,快收拾下行李。锦儿,去叫上你大哥,我们立刻启程去都城!”

“老爷夫人带着大小姐前日就已经出发了,二小姐您这是?”小昭感觉眼前这个已经根本不是自己认识的二小姐了,“更何况二小姐伤势未愈,怎么可以出远门!”

“锦儿,你快去找你大哥准备马车!”傲晴似乎不愿和小昭多说什么,直接差使锦儿去办了。

“老夫人还在庙里给二小姐祈福没回来,老夫人要是知道,一定会生气的!”小昭急忙将老妇人搬出来阻止傲晴。

“小昭你留下,不用跟去了。”傲晴看着小昭,不禁回想起前世……如果可以傲晴真的很想问她,二十年的情分,为什么那时候她要下毒害自己。

“二小姐!”小昭见傲晴一副去意已决,不容再议的样子,只好让步,“那二小姐得让奴婢跟着照料!”

傲晴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好,快去收拾点行李,我们即刻出发!”

此时的傲晴,心怦怦直跳难以平静,这是突然重生的紧张,更是上天能给她机会重新来过的喜悦!

深吸一口气,傲晴慢慢闭上眼思忖着眼前的这一切,紧握的双拳早已微微泛白。她不知道老天为什么给她一次机会重新活过,但是老天既然让她珍贵的家人失而复得,那这一次,即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自己的家人!

再次睁眼,傲晴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与狠厉,这一世,谁若敢动自己家人一分一毫,必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第6章 似曾相识

“二小姐,天色已黑,这山路不好走。”在外头赶车的高山是锦儿的大哥,“况且也已经赶了那么久的路了,让大家伙和马儿都歇息下吧。”

此时到处已是一片漆黑,傲晴一行人从临江出发后就马不停蹄的在赶路,一路上连一小会都没有休息过。

傲晴用手掀开帘子,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确实不好走,心里盘算着大概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能到都城了,天不亮就出发,晌午前应该能进城,“那高山你找个地儿咱们就歇息一下把。”

“是,二小姐。”高山得令迅速找了个地势利于歇息的地方停下了马车,锦儿和小昭急忙整理马车收拾铺位。

高山生起了火堆,周围顿时亮了不少。

傲晴信步走着,随着涓涓水声来到不远的小溪边,借着月光,傲晴看到了水中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自己竟然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指尖的温度让她不由得鼻尖一酸,不仅自己还活着就连爹娘、姐姐、奶奶和整个苏家庄都在!明天就能见到她们了,想到这里唇角微微扬起……

“二小姐,夜里露重,快将风衣披上。”傲晴还未回头,小昭已经披风披在了她的肩上。

傲晴伸手无意间碰到了小昭正在替她系绳的手,指尖的温度让她不禁有些迷茫,不禁愣愣的看着小昭,当时真的是她下毒的吗?

“二小姐,怎么了?”小昭替傲晴系好披风,见被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时间有些不习惯。

“没……”傲晴刚回过神想轻笑着掩饰过去,听到背后草丛一阵窸窣的声响,回过头竟看到一个人影从草丛堆里滚了出来。

“二小姐小心!”小昭立刻挡在了傲晴身前。

“什么人!”高山见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锦儿随高山也学了些三脚猫功夫,和大哥一起将傲晴护在身后。

“救……救……”大家都被这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吓了一跳,这会儿定下神观察,才发现这名男子衣着早已破烂不堪,湿透的衣服上已经看不清是血迹还是污渍,他趴倒在地,伸出的手满是淤泥,他艰难的朝傲晴这里爬行着,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一般。

“让我瞧瞧。”傲晴示意小昭和锦儿退到一边,自己微微上前一小步。

傲晴并没有太靠近,她站在那里低垂着眼帘打量着他,伤得似乎挺重的,可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呢?况且,自己的行程绝不能被一个外人所拖累,晚去一会死的可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了!

“我们走吧!”傲晴未脱稚嫩的脸,衡量过后顷刻间便做出了决定,脸上是那与她年纪全然不符的沉静,留下这句话便准备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要活……下去!”瘫倒在地上的男子似乎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从齿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傲晴的脚步微顿,这几个字、这个声音就如同鬼使神差般让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恰巧迎上了那男子的目光……

他漆黑的眸子并没有如同此时的他一般黯淡无光,深邃的黑仿佛黑曜石般透着坚定与信念……

溪水里倒映着两人的身影,相望的两人,一言不发……

第7章 全城缉捕

“高山,给他找身干净的衣裳,带他上马车。”良久,傲晴终于开口,看似没有波澜的语气略微带着一点轻颤。

回想起前世的那个雨夜,傲晴的双手早已紧捏成拳,身子止不住有些颤抖。佯装镇定后,目光淡然的扫过被高山扶起的男子,既然老天给了自己一个重新活过的机会,或许……他也是。

被救的男子浑身无力倾靠在高山的身上,经过傲晴的身边,他想开口道谢,可却已没有力气发声,眼前一黑便瘫软下去。

“喂!咱家小姐好不容易救了你,别死啊!”好在高山身手敏捷,一把抓住晕厥过去的男子,憋足一口气将他拖到了一边,“锦丫头快拿药箱来!”

“二小姐,这人身上多处剑伤,有几处还在要害,失血过多恐怕……”小昭粗略检查了一下,不禁摇了摇头。

傲晴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高山他们忙碌着,稚嫩的小脸上依旧是那淡漠的表情,就算自己出手相救了又能怎样?或许,他终究还是难逃一死……命运难道真的无法改变吗?

“收拾好以后立刻启程!”傲晴不甘,她要改变命运!一定要!

高山去喂马,锦儿和小昭在外头收拾行装,马车里只留下了傲晴和重伤昏迷的男子。

男子的双眉微蹙,额上渗着汗,惨白的脸上血迹混杂着污水的痕迹将他原本的容貌遮盖了七七八八。

傲晴掏出手绢,附身轻轻擦去他额上的薄汉,不禁开口说道,“我会救你,但你必须答应我,要活下去!”

耳畔传来女子的声音,眼皮下意识的微张,朦胧之间好想看到了一张秀丽的面容……可眼皮还是好沉,只是一瞬的光亮又陷入一片漆黑,可是耳畔的声音却感觉久久没有散去一般。

活下去……

为了照顾马车上重伤的男子,高山的马车赶得尽量的平稳,终于在西沉之前来到了都城城外。

“二小姐,城门那似乎有情况!”高山瞧见城门那人头攒动,似乎有事发生。

“你去前头打探一下。”傲晴掀开帘子朝城门张望了一下。

“二小姐,小的去前面打探过了。”不一会儿,高山就打探到消息回来了,走到马车前,隔着帘子朝里头小声说道,“看城门口的告示,似乎是在抓捕行刺太子爷的刺客,现在严禁出入城门。”

行刺太子爷的刺客?傲晴在脑海里迅速搜索当年有关太子的信息。

太子骆子俊,是当今长孙皇后去世的孪生妹妹所出,皇后孩子早年被害身亡,太子便被带到皇后身边抚养,记忆中对这个不得宠的太子印象不深,只记得大概在两年多后,这位平庸的太子自己请旨要求废除另立太子,就这事活生生的把他的外公长孙大人给气死了。

他被行刺了?傲晴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谁都知道这太子被废是迟早的事,不过是碍于长孙家的兵权没人敢动太子罢了,谁会这么傻费劲去行刺这么个毫无威胁的人?

“高山你驾车,我们进城!”眼下进入城门才是首要的,不然自己来这里的一切都将白费!

“站住!车上什么人?”傲晴的马车刚靠近城门口便被官差用长矛挡了下来,“看不懂告示吗?封城了!”说着,其中一个官兵用长矛毫不客气的敲打着马车外壁。

“二小姐,要不要让锦儿下去教练练手!”锦儿这暴脾气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傲晴不说话,目光扫过身旁还昏迷不醒的男子,眉梢轻挑。

第8章 封锁城门

这位官爷,车上是我家小姐,今儿个着急进城……”高山本想好意和官差说话,没想到话才一半就被那官爷不耐烦的推了一把。

“滚后头去!眼瞎没见着告示啊!”好在高山底子好,不然真被推倒在地了。

“你!”高山强忍着怒气,他虽是习武之人但也知道民不与官斗。

“小女子十分欣赏这位官爷的尽忠职守,只是这般冲动真的好吗?”身后马车门被稍稍打开一条缝隙,从里面传来一个女子很好听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丝丝威严,“就怕官爷得罪了权贵还不知晓呢?”

“嘿!不让你个小丫头进城大爷我还能得罪皇帝老子不成!”那位当差的大大咧咧的嗓门将一旁当值的统领给唤来了。

“哪来的刁民在这里吵闹!”当值的统领走近斥责。

“这位统领息怒,小女子不过是帮统领的手下挽回一个过失。”傲晴说着,从袖口处掏出一块木牌,顺着打开的那条缝隙露出些许。

当值的统领看到傲晴手掌中木牌脸色骤变,赶紧拱手作揖,“卑职不知是文郡侯府的小姐,无意冲撞小姐,还请小姐恕罪!”

见自己老大这般请罪,那个叫嚣的士兵愣在了当场。

“还不快给宋小姐请罪!你个愣头青!”统领扬手就是一记爆栗,骂骂咧咧道,“看到这种马车你也敢拦,你个兔崽子是想害死我吗!”

“属下无知!”被一记爆栗打醒,赶紧的磕头认罪,“还请宋小姐大人有大量!”

傲晴一声不响得将掌心中的木牌收回了袖中,唇角划过一丝冷笑,淡然地说道,“官爷严重了,不过误会一场。”

“是是是,多谢小姐海涵。”那统领连连点头,生怕马车里的贵人改变了主意,扬手对前头站岗的人喊道,“还不快点让开!”

站在城门口的守卫赶紧散到两边,给傲晴的马车让出一条路。

“宋小姐慢走!”马车缓缓滚动,统领还在一旁点头哈腰的相送着。

傲晴纹丝不动的坐在车里,脸上尽是鄙夷,眉眼间蕴藏的恨意,握着那块木牌的手指慢慢泛白……

“二小姐给他看的什么呀?”锦儿欣赏完官爷给她们行大礼之后,放下帘子好奇的凑到傲晴跟前,“什么东西那么神奇?连官差都害怕。”

傲晴淡然一笑,将手中的木牌交给了一旁同样也满是疑问的小昭,“拿去烧了,别让人瞧见了。”

小昭双手接过,定眼一看,大惊失色,失声道,“这不是夫人……”

“小昭姐,这是什么呀!”锦儿凑过来看了眼那木牌子上花花绿绿的图案,满是不解,“二小姐为什么要烧了它呀!”

“记住,看着它烧成灰烬。”傲晴并没有多做解释。

“是,小昭明白。”见二小姐这般谨慎,从小就追随她的小昭自是猜到了些许,迅速将木牌子收了起来,不再多言,只是她不明白,这画有宋家家徽的通行木牌二小姐是如何得来的?

小说

被自己最爱的人折磨,究竟有多痛?

2021-1-3 21:43:25

小说

如果有选择的话苏沫愿意用十年的生命换来和这个男人的永不相见

2021-1-3 21:46: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