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最爱的人折磨,究竟有多痛?

被自己最爱的人折磨,究竟有多痛?沈心悠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她的爱情就死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折磨里。以恨为名,江北寒将她折磨。他说,我痛,你就要陪着我痛。可笑,他恨她,仅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恨她…
被自己最爱的人折磨,究竟有多痛?

第1章 认错

夜凉如水,万籁俱寂

“嘭”房门被踢开……

江北寒猛地把沈心悠从躺椅上揪起来,还不等她站稳,又狠狠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

沈心悠坐在地上,一脸发征,脸颊传来的痛楚提醒着她这不是梦:“江北寒,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不知检点的女人!”江北寒把报刊狠狠摔到她眼前,揪住她的头发让她看清楚报纸上的内容—-沈氏总裁夫人疑似出轨。

“青尧哥回国,我请他吃顿饭而已,怎么就错了。再说了江北寒,你心里只爱着你的洛雪,我是什么样的人重要吗,估计在你心里,只有她是纯白无暇的吧!”沈心悠红着眼,出声反驳。

有句话说,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每一次和他争执,心更痛的都是自己,但骄傲如她,总是不愿意落败。

江北寒,你深情地爱着洛雪这么多年,那我何尝不是数年如一日的爱着你。

你的爱让人景仰,我的爱就只能被你践踏吗!

江北寒,你是不是没有心,还是只是面对着我的时候没有心,沈心悠凝望着男人英俊的容颜,心底一阵悲戚。

“你有什么资格提她,是你逼走她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把她弄丢。”江北寒低吼着,他最爱的人,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就是被这个狠心的女人逼得远走他乡,杳无音信。

想到这里,他将她扑 倒,像过往无数次一样的惩罚。

她不是喜欢自己吗!她不是觉得除了她没人配得上他吗?

那他就让他尝尝,待在他身边的生活,到底有多幸福!

他自认不爱她,却最懂得,怎么才能狠狠的伤害她……

“不可以,你别碰我。“沈心悠剧烈的挣扎着,可江北寒的力量实在太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沈心悠眼神扫过肚子,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开口:“我来例假了。”

江北寒抬头怒视着她,随即冷笑道“那就我们就换种方式玩玩。”沈心悠知道,新一轮的折磨又来了。

他拖拽着沈心悠,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扔进浴缸,打开水龙头。

砰!

沈心悠的头砸到浴缸边缘,血水混合着冷水流进浴缸里。

“啊……”沈心悠忍不住痛呼出声。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江北寒冷漠的开口,“痛吗?痛的话就求我啊,跟我认错,说不定我就原谅你了。”

“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要求你原谅。”沈心悠看着他,眼神倔强。

江北寒被彻底激怒,狠狠地将她按进水里,又将她提起,最后揪着沈心悠的头发凑到她耳边狠狠的警告道:“不肯求饶是吗,觉得自己没错是吗,那你就再冷静冷静,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今天的游戏就什么时候结束。”江北寒抓着她的头,又一次的按进水里。

“不……不要……”沈心悠胡乱挥舞的手抓到了江北寒的手臂,连忙抬起湿漉漉的脸,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怀孕了,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江北寒顿了一下,突然掐住她的脖子低吼,“你玩我?每次不是都吃药了吗,怎么会怀孕。”

“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沈心悠看着他,眼底满是痛楚跟哀意,她不懂,他到底还要恨自己多久。

江北寒抬手狠狠地删了她一巴掌,面色冷冽:“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给我生孩子,你配吗?!”

沈心悠脸被打向一侧,闻言,猛地抬起头看着江北寒,随即,她自嘲的一笑,笑他的残忍,笑自己的愚蠢。

她忍住晕眩,看着江北寒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是你的妻子,我不配谁配!而且孩子是我的,我想要,谁又能拦的了!”

话落,泪水却像断线的珍珠一样落下来,心,还是没有想象中坚强。

“我警告你沈心悠,你什么身份你心里清楚,赶紧去把孩子打了,别让我亲自动手。”江北寒松开她的脖子,嫌恶的擦了擦手,转头离去。

沈心悠倚靠着浴缸眼神空洞,这一刻,竟然觉得要是能这样死去也好,如果死在江北寒手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愧疚,会不会痛苦。

头昏昏沉沉的,沈心悠觉得小腹开始坠痛起来,低头看去,殷红的血丝慢慢从腿间显现。

沈心悠一惊,孩子,孩子不能出事!

她连忙从浴缸里爬出,一步一步往房间挪去,点点滴滴的血痕留在了地板上。

头越来越重,眼前的事物开始慢慢模糊不清,沈心悠赶紧颤颤巍巍的想拿起电话拨打120,倒下的前一秒,她隐约听见管家张妈的惊呼“太太!”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第2章 你可真够贱的!

再醒过来,沈心悠已在医院。

清晨的阳光有些晃眼,这让沈心悠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可是后脑和小腹的疼痛都提醒着她,那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太太,你醒了。”张妈连忙上前询问。

“张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还在吗。”沈心悠一把抓住张妈的手,神情有些迫切。

“哎……”张妈眼神闪了闪,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太太,你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沈心悠一怔,心脏的抽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了口气:“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江北寒,是不是他让人把我的孩子拿掉的,你说实话!”

“这……没有没有。”张妈摆了摆手,好似心痛的别过了头。

哒哒——伴随着脚步声停止,江北寒出现在门口,冷眼看着她,“你到挺自觉,自己来医院了?”

“江北寒,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也是你的孩子啊!”沈心悠看着他,声泪俱下的开口,他可以不爱自己,但是为什么连孩子都不放过。

“孩子,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配拥有我的孩子吗?”江北寒的声音冷漠无情。

沈心悠彻底怔住,这一刻,她似乎连身体的痛都感受不了,只听见……自己的心一点点碎裂。

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死心,什么时候才会放弃。

而现在这个感觉,该是心死了吧!

或许她的坚持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曾有过窃喜,他眼里终于有她,即使是恨……

可是留在他身边的这三年,换来的也不过是无休无止的折磨而已……

有些感情,真的到终点了。

她闭了闭眼,神色苍凉地开口:“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恨我恨到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要残害,江北寒,我们结束吧。”

“结束?沈心悠,你以为说结束就能结束?我对你的折磨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这就怕了?!”江北寒的话语,如同寒冰,毫无感情。

沈心悠脸色苍白:“是,我怕了,我怕我早晚会彻底恨上你。”

“恨?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爱我?那你可真够贱的。”

江北寒的话再次刺痛了沈心悠,心针扎一样的疼。

看着他脸上憎恶的表情,她慢慢捏紧拳头……

沈心悠,你该醒醒了,你眼前的这男人不爱你,永远都不会爱你。

沈心悠深吸口气,试图掩去眼中的伤痛,昂起头:“江北寒,我就是贱,但你也别忘了,我这么贱的女人,你也睡了三年。照这样看来,江先生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北寒暴怒,额头青筋暴跳:“你以为我愿意碰你吗,如果不是你逼走洛雪,我和她会有一个很幸福的家!还会有一双可爱的儿女!”

听着他描绘自己应该有的幸福生活,沈心悠的身体微微颤抖,儿女,她本该也有儿女!可……她看着自己的小腹,苦涩的面容怎么都无法掩盖。

“江北寒,我最后重申一次,洛雪的离开跟我没关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一次,沈心悠没有大吼,她只是张了张嘴,用嘶哑的声音表明。

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她硬生生背了三年,结局就是连自己的孩子都赔给他了。

她沈心悠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爱的容忍,也有到终结的一刻!

“别狡辩了,沈心悠,你的装腔作势只会让人作呕,甚至还敢算计我怀孕,下贱!”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江北寒的心漏跳了半拍,但开口却依旧那样绝情冷漠。

敲门声响起,沈心悠听见江北寒的助理进来说道:“总裁,洛雪小姐说想来看看沈小姐,拦不住,她已经在病房门口了。”

脑海里闪过无数可能和怀疑,当她目光触及到闪躲的张妈以及冷漠的江北寒时,伤痛的眼眸里慢慢涌上憎恨:“江北寒,难怪你要这么着急的打掉我孩子,原来都是因为她……”

江北寒看着沈心悠眸子里的恨意,心似乎微微抽疼,但他并没放在心上。

房门被再次推开,看着走进的纤细身影,沈心悠的眼角慢慢泛酸,她昂着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江北寒……总有一天,你一会后悔的!!”

第3章 只要我开口,江太太只会是我

看着眼前的一头栗色卷发,妆容精致,笑容温婉的女子。是洛雪,真的是她。

沈心悠的眼神冷漠。

她?还是以前的洛雪吗?

不,她不是,她只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而已……

她不懂,明明是她自己选择离开,为什么离开前,还要给江北寒发那样的短信……

三年,整整三年。她沈心悠所有的伤痛都是拜她洛雪所赐……

“小悠,好久不见,这几年,你还好吗?”洛雪走到病床边,一脸关怀的握住沈心悠的手。

不理会洛雪的关心,沈心悠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江北寒冷冷的说:“江北寒,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她回来了,你才打掉我的孩子!”

“神经病!”江北寒只是冷冷的瞥一眼,没有什么比他的洛雪回来更让他开心了,他懒得跟这个疯女人计较。

反倒是洛雪,一脸震惊,她又握起沈心悠的手,一脸关心“小悠,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没有了吗?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既然离开了又为什么要回来?”沈心悠看着面前装腔作势的女人恶心极了。

沈心悠恨洛雪,恨她让她被自己最爱的男人折磨,恨她让自己的孩子没了……她恨……

“小洛,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当年……我当年离开是因为你啊,你不是说看着我和寒在一起你很痛苦吗,我就只好……可是,离开他我也很痛苦啊!”

洛雪一脸伤心,那双勾人的眼眸里盛满了水雾,仿佛这些年受尽折磨的人是她……

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令人心生怜惜。

“小悠,你是不是,是不是不希望我回来?我知道你爱寒……但是你放心,我不是要回来和你抢什么的,我只是放不下寒,但是你相信我……我不会……我不会破坏你们的,我只是想待在这座城市,偶尔可以看看他,小悠,你别这样好吗。”洛雪一脸哀求。

沈心悠眼里的憎恨不加掩饰:“惺惺作态!”

江北寒走过来,心疼的将洛雪揽进自己的怀里,抚了抚她的发“傻瓜,所有的一切本来都是你的,你何必求她。”

又转过头对着沈心悠说:“沈心悠,别不知好歹。”

手机铃声响起,江北寒看了一眼,“雪儿,我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好的,我陪陪小悠。”洛雪一脸温柔的说。

江北寒出门前狠狠的瞪了一眼沈心悠,似是警告。

江北寒走后,洛雪原形毕露……

“小悠,你说,为什么你就不能学聪明一点呢?”洛雪一脸嘲讽,“小时候,你就蠢,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蠢!”

“洛雪,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就不会没有。我恨你,我恨你!你别再招惹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沈心悠咬牙切齿。

“别招惹你?只怕我做不到哦,毕竟折磨小悠你我会快乐啊”洛雪摆弄着自己精致的项链,边笑边说,“听说你跟他结婚了,你猜,我回来了,他会不会跟你离婚呢?”

想到这几年因为这个女人自己受尽折磨,沈心悠呼吸急促“洛雪,你太过分了,是你自己丢下他走的,凭什么你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

洛雪眼里尽是得意,“就凭,他爱的是我,不是你啊。”

沈心悠的心还是痛了,她以为自己不会再痛:“洛雪,我对你那么好,你对得起我吗。”

“对不起你?我为什么要对得起你?对于你流产了这件事,身为你的朋友,我感到非常痛心,”洛雪捂住胸口,一副心碎的模样,可那双眼睛里,分明都是挑衅“不如,我去跟寒说一说,我替你跟他生个孩子啊。”看着沈心悠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洛雪笑的更加明媚了。

“生孩子?但是我得提醒你,只要我不跟他离婚,你的孩子也只能是私生子。”沈心悠的话冷若冰霜,却给了洛雪一个当头棒喝。

洛雪一惊,却很快平静下来,她捋了捋头发,像最亲密的朋友那样抚摸着沈心悠惨白的脸,

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残忍的话:“小悠,我的孩子是不可能成为私生子的,只要我开口,江太太只会是我。”

洛雪的手忽然用力,狠狠掐着沈心悠的脸:“话又说回来,我可怜的小悠,你的孩子可是连成为私生子的机会都没有啊,还没来到这世上就成为一滩血了呢,多可怜啊。”

听到这里,沈心悠突然发了狂,拔出输液的针头,朝着洛雪扎过去……

洛雪后退一步,避开针头,转而拿起水果刀刺向沈心悠手臂。

血流如注,沈心悠捂住手臂,痛到失声……

洛雪听见门外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拧了拧眉头。

突然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倒在地上:“小悠你别这样,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伤心,啊……”

“沈心悠!”江北寒大喊一声……

第4章 江北寒,你瞎了眼吗?

看着地上的血,江北寒的眼睛眯了眯……

不过几秒,江北寒恢复如初,疾步走到洛雪身边,一把抱起,急切的问:“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洛雪捂住脸颊,泫然欲泣的说:“没……我没事……没有受伤。”

“你把手松开,我看看你的脸颊,别想骗我。”江北寒拿开洛雪的手,看着她红肿的脸心疼万分“都肿了,还说没事。”

江北寒扶着落雪站起来,一把揪过沈心悠,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沈心悠,你怎么这么恶毒,雪儿那么关心你,刚刚回国,还没休息就要来看你,你怎么下的了手。”

“关心我?江北寒,你瞎了眼吗?”沈心悠惨白着一张脸和江北寒对视着,她瞥了一眼自己剧痛的手臂,有气无力的说“难道你关心一个人的时候,会拿刀刺伤她吗?”

江北寒怔住……

洛雪心头一跳“小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是我刺伤你的吗?”

“小悠,你怎么变成这样子的人了?明明是你说,孩子没了,你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还不如死了……我拦你,你还打了我……我……寒,我没有”洛雪的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一脸无辜。

江北寒松开沈心悠的脖子,改为捏住她受伤的手臂,他的手指,在伤口上狠狠的按下去,

江北寒开口嘲讽到:“沈心悠,做戏也要做全一点,下次记得,自杀要割大动脉!割这里,是死不了人的”

因为江北寒的用力,沈心悠痛到有一瞬间的昏厥。

看着沈心悠近乎昏厥的样子,江北寒的心,泛出点点刺痛……

看着男人嘲讽的表情,冷漠的眼神……

沈心悠眼里一片苍凉,过往这双眼睛的爱慕此刻一丝不见,有的,只有嘲笑,嫌恶。

江北寒,你就是个傻子,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自杀?呵,就算你死了,我也是不会死的,我还要看你们是怎么遭报应呢!”沈心悠轻轻动了动手,想甩开江北寒

可是江北寒的力气太大,她的微弱挣扎不过是让自己更痛而已。

“江北寒,放开!”沈心悠的眼睛轻眨了眨,似乎,她连这点力气也快没了。

“你打了雪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江北寒捏着她的手更加用力了,面对着沈心悠的脆弱,他视而不见。

“嘶……”血流的更加多了,染红了江北寒的手掌,沈心悠只能发出低低的痛呼……

她突然发起狠来,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弓起身子,一口咬在江北寒的手上……

“你这个疯女人!”江北寒大吼出声。

江北寒看不见的背后,洛雪和张妈对视一眼。

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

看时机到了,洛雪走过来,一脸焦急的说:“寒,你怎么样,你别这样,我没事,你快松开小悠,她会死的。”

江北寒倏地松开手,沈心悠的手重重的掉下来。

又是一阵剧痛,令她近乎晕厥。

“小悠,你怎么样。”洛雪准备凑过去,却被江北寒一把拉开:“别管她,让她自生自灭。走,我带你去上药。”

洛雪回过头冲她得意地笑……

她听见洛雪说:“寒……其实小悠……以前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那是哪样的?变得人是你不是我啊洛雪。

听到这样的话,沈心悠在心底嘲讽。

看着相携离去的一对男奴,沈心悠闭了闭模糊的眼,再睁开,哀伤痛楚都被掩埋,留下的,只有恨意……

江北寒,洛言,你们够狠!

你们这么对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你们欠我的,我都会一件件拿回来……

你们给我的屈辱伤害,我都会一点点还给你们……

第5章 我放过你,那谁放过我?

入眼,是一片白

沈心悠是痛醒来的,手痛,腹痛还有头痛……

忍不住想要苦笑,最近好像摆脱不了医院似得,不停的受伤受伤……

还不等她思绪清晰,熟悉的声音就响起:“醒了?”

沈心悠偏过头,只见洛雪站在病床边,温柔的笑着

见她偏头,洛雪连眼睛里都是笑意,温柔的说:“亲爱的小悠,恭喜你,很快就要恢复单身了。”

沈心悠睁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小悠真笨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你等着签离婚协议吧……”洛雪凑到她耳边。

话毕,洛雪眼底滑过一丝轻蔑,嘴里尽是嘲讽:“莫名其妙被折磨了三年,很苦吧。想知道为什么吗?哈哈哈……让我来告诉你吧,我告诉江北寒,你说我配不上他,我不想让你难过,所以我要退出。没想到啊没想到,江北寒这么蠢,我不过是随便编了个故事他就信了,还折磨了你整整三年,你也活该,谁让你不躲远点,谁让你你爱他呢,咎由自取!”

不知道?她早就知道,可是她的解释,也要有人信才行啊。

沈心悠捂住自己的头,那里更痛了。

晃了晃头,她猛地坐起来,脚步虚浮的下了床,她睁着一双眼睛,里面的阴狠让洛雪打了个颤。

沈心悠拿过水果刀朝着洛雪一步步走去,落雪心慌的一步步后退,“沈心悠,你想干什么……”

“我啊,我要杀了你!”沈心悠一把扯住洛雪的手臂,将水果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像洛雪对待她那样,轻轻的在洛雪耳边吹口气。

洛雪的身体抖了抖:不……不要……小悠你冷静点。”

“怕了?原来你也会怕啊。你知道江北寒折磨我的时候有多害怕么?你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装可怜,装柔弱。”沈心悠声音像是地狱的恶魔。

“你知道血从我身下流出来的时候我有多害怕么?你不知道……”

“别怕,我不会这么快杀你的,再杀你之前,我要……”说着,沈心悠将刀往洛雪脸上划去,“毁了你这张漂亮的脸,江北寒那么爱你,你说,你毁容了,他还爱不爱你?”刀刃在洛雪的脸上来回滑动,沈心悠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还有这双眼睛,最会骗人了。不知道挖出来以后,还有没有这么明亮啊。”

“疯子,你这个疯子。”刀子的凉意让洛雪怕了,她剧烈的挣扎。沈心悠到底是太虚弱了,被洛雪挣脱开来,刀子也掉在地上。

但沈心悠不甘心,她恨恨的看着吓得坐在的洛雪……

沈心悠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就是她,害你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就是她,毁掉了你的生活,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你的孩子,杀了她,杀了她……

已经失去理智的沈心悠就这样扑了上去:“洛雪,你去死吧!”她掐住洛雪纤细的脖子,用力收紧自己的手……

“不……不……要,放了我……”洛雪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她不停挥舞自己的手,求饶

“放了你?我放了你,那谁来放过我。”沈心悠嘴角带着嗜血的笑,更加收紧自己的手,甚至将洛雪的脖子抓出了血

洛雪的手落到地上,不停地摸索,终于……她摸到自己的手包,拿起手包朝着沈心悠狠狠砸去……

沈心悠捂着头,躺在地上,头部传来的钝痛让她晕头转向。

“沈心悠,你这个贱人,”洛雪爬起来,蹲在沈心悠身旁,狠狠的删了她一耳光,又扇自己一耳光,就这样往复循环,知道两个人的嘴角都渗出血……

“沈心悠,今天的一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不来报复你,自然有人替我报复你!”

洛雪的脚踩上沈心悠的肚子,看着双眼迷离的沈心悠:“沈心悠,痛不痛?等着吧,还有更精彩的等着你呢!”

洛雪狠狠从沈心悠的肚子上踩过去,往外走去……步履慌乱……

血从沈心悠的后脑勺一点点的流出来。

她眼神涣散的看着天花板……

凭什么?凭什么我沈心悠要任由你洛雪欺辱。

洛雪,今时今日,我所遭受的一切,我定要你百倍奉还。

第6章 究竟有多爱她

“冷……”被冷水泼醒,这是沈心悠的第一感觉。

还不等她睁开眼,一双有力的手臂就把她提起。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轻飘飘扔出去,又重重摔倒地上……

沈心悠感觉到一阵腥甜:“噗……”一地鲜红,不知刺痛了谁的眼。

“沈心悠,你打了雪儿,这是惩罚。”沈心悠听见江北寒说。

沈心悠第一次觉得江北寒的声音真难听,难听到,她再也不想听。

“你之前说的,我答应你,这是离婚协议,你看看,没什么意见,就签字吧。”江北寒冰冷的声音响起,他手一扬,离婚协议就掉到了沈心悠的脸上。

沈心悠用微微颤抖的手将离婚协议拿起来。

之前,她求着江北寒离婚的时候,他不肯放过她。

现在,他却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江北寒,他到底凭什么,把她沈心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凭她爱他吗?

不,她已经决定不再爱他了。

从此后,再也不会爱他了。

仰起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人,沈心悠的眼睛血红血红。

接着,她咧开嘴看着洛雪,笑了,如果不是满嘴鲜血,其实很美。

洛雪看着沈心悠的笑,心慌个不停。

“小悠,我……对不起……我拦不住寒,如果你不想离婚的话,没关系的,我……”洛雪低声下气的说,她柔柔弱弱的样子让人不忍心伤害。

“我可以……我可以不要什么名分,但是,小悠,我真的离不开寒,让我待在他身边行吗?求你了”洛雪眼睛含泪的说。

虚伪的戏精,沈心悠心底鄙夷不已。冷眼看着洛雪的表演,并不搭理。

这个时候的她,也没力气去应付。

“江北寒,我不会签字,更不会离婚的,你想要和她结婚是吗?”沈心悠指着洛雪说,“江北寒,我偏不离婚,我是不会成全你们的。”

“沈心悠,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想受苦就赶紧签字。”看着趴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的女人,江北寒不知道为什么,克制了自己的怒气。

“受苦?你以为我还会怕?”即使狼狈,沈心悠也还是有她的骄傲。

吐出口中残留的血,沈心悠脑海里一个念头闪过,她嗤笑出声“要我签字?好啊。但是,我有个条件”

不等江北寒开口,洛雪先出声:“什么条件?”

惹的沈心悠又是一声嗤笑:“这么着急?不是说不要什么名分?虚伪的女人!”

“够了!你说个数吧。”江北寒怒斥道,在他心理,这个女人不过就是要钱罢了。

沈心悠颤颤巍巍的爬起来,靠在墙上,晃了晃手指:“江先生,我要的,可不是钱……”

顿了顿,她瞥一眼洛雪,继续说“既然她要抢我的东西,那么她总要拿点什么跟我换吧,才公平吧。”

“沈心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看她的这张脸就不错,不如你在她这张脸上划上十刀,我就签字,怎么样?”沈心悠冷漠的看着江北寒。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眼眶里布满猩红的血丝,眼神冰冷而绝望,充斥着浓浓的恨意……

江北寒看着沈心悠惨白的面容,嘴角还在滴着血,心刺痛了一瞬。

但很快,被他抛之脑后……

“不……不要……小悠,你别这样,我害怕。”洛雪发起抖来,梨花带雨的哭着。

“雪儿别怕,我不会让她伤害你的。”江北寒温柔的哄她,是沈心悠从没听过的温声细语……

沈心悠这个女人,最好适可而止,不然,他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面对沈心悠时,江北寒又变回了无情的样子:“沈心悠,你别想伤害雪儿,你有什么冲我来。”。

可笑……多可笑……

他江北寒叱咤商场,却看不透一个女人。

江北寒,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爱她,是不是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第7章 我们两不相欠

沈心悠踉跄着晃到桌子边,拿起水果刀,用自己的手来回摩挲着……

“都冲你来?江先生自己说的话,可别后悔。”

沈心悠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内心的恨意几乎压抑不住:“江北寒,我问你,孩子没了你就一点心痛都没有吗。”

“没有!我说过这个孩子本不该有。”江北寒毫不犹豫。

“那现在他没了你满意了吗?”沈心悠的手颤抖着,几乎要握不住刀……

“嗯,我很满意!”江北寒是那样的风轻云淡。

沈心悠被江北寒的这份不在乎刺激到,身心的疼痛让她发了狂。

她尖叫着:“江北寒,你就是个畜生。”

说着,沈心悠拿着刀扑 倒江北寒的身上,用刀抵着他的胸口,“我真想剖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心。”

沈心悠的声音阴狠冷冽……

“啊!”洛雪捂住嘴惊呼。

江北寒抬起手准备教训教训沈心悠,却听她冷冷的说,“江北寒,你要是动了一下,就别想离婚了。”

“小悠,你冷静一点,你这样会伤到寒的。”洛雪泪眼朦胧,又急又怕的说。

恶心。沈心悠发自内心的厌恶洛雪。

看着洛雪哭的梨花带雨,江北寒心疼不已。

“沈心悠,适可而止!”江北寒拽住沈心悠的手腕。

“呵,适可而止,已经停不下来了。”沈心悠不动神色的想要将自己的手腕从江北寒的桎梏中挣脱出来,但是男女力量的悬殊太大,她挣脱不开。

“江北寒,是你说的,有什么冲你来,怎么,说话不算话?”沈心悠语气薄凉,用刀戳了戳他的心口,“不是要离婚吗,刀在这,你一刀刺在这,你敢刺,我就离婚。”话毕,沈心悠将刀子丢下,站起来。

什么?

江北寒错愕的看着沈心悠?

她疯了么?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看着她充斥着恨意的眼睛,江北寒只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钝痛起来。

她,不爱自己了?

为什么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像要窒息……

洛雪眼泪一涌而出,声音都在抖动,她激动的冲过来,抓住江北寒的手,“寒,不要,你别……”

“你刺了,我立马就签字,否则,你别指望我会成全你们。”沈心悠神色冷漠,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她是真的麻木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洛雪抽噎的声音……

江北寒握紧拳头,狠厉的盯着沈心悠,没有动作。

“我不一定非要嫁给你的,我只要你好好的……”似乎是怕江北寒还感受不到自己的“深情”,洛雪又说。

听到洛雪“懂事”的话,江北寒的心软成一滩水……

“别浪费时间,再给你一分钟,江北寒,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沈心悠步步紧逼。

她在赌,赌江北寒对洛雪的爱究竟有多深……

闻言,洛雪哭的更可怜了……

她不能再等了,她一定要让他们今天离了婚。

江北寒捏了捏拳头,眼中尽是对沈心悠的厌恶,

“十,九,八……”忍住心底的痛,沈心悠冷眼看着。

蓦然,江北寒伸出手拿起刀子,洛雪惊声“寒,不要……”洛雪声泪俱下,“小悠,我走,我走,再也不回来了。”

听到这里,江北寒捏紧了刀柄,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他不能在失去她一次……

江北寒缓缓抬起头:“沈心悠,看好了!”

他握着刀的手猛地抬起,刺像自己的心脏,他狠狠用力,没有半分犹豫……

锥心刺骨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开来……猩红的血液沿着在银白色的刀刃淌出来,一点点的滴在地板上。

看到这一幕,洛雪眼里的得意几乎要溢出来。

沈心悠的脸一片灰败……

这一刻,对江北寒,她再无幻想……

她蹲下来,伸出手握着刀柄,猛地往外一拔,血喷涌而出……

沈心悠冷漠的看着江北寒因为疼痛扭曲的脸庞,她的手抚过他的伤口:“江北寒,痛吗?痛就对了!知道吗,我曾比你痛千倍百倍!”

“签字!”忍着疼痛,江北寒开口。

不再看他一眼,沈心悠拿起笔。

重重的一笔一画写完自己的名字,用染着江北寒血的手指印了指纹……

狠狠将离婚协议摔到江北寒身上,血染红了离婚协议……

沈心悠踉踉跄跄往外走去,嘴唇轻启:“拿去!从此,我们两不相欠,永不再见!”

一滴血随着沈心悠嘴唇的开合滴落在地板上……

“咚——-”的一声,仿佛是为他们的纠葛彻底画上句号……

第8章 没有人会爱你了……

看着沈心悠决绝的背影,江北寒的心乱了……

两不相欠,这四个字让他的心更痛了……

看着江北寒的眼神里一闪而过的伤痛,洛雪阴狠的笑了。

沈心悠,你有什么好!江北寒竟然舍不得你!

“北寒,你怎么样,不要吓我,撑住……”洛雪哭哭啼啼的声音响起。

沈心悠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缓缓挪动,越来越无力……

“心悠!”朦朦胧胧间,沈心悠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看着沈心悠被那个人抱住,站在不远处的洛雪心里滋生出浓烈的嫉妒……

是夜。

“心悠,你醒了。”

沈心悠转头看去:“青尧哥……”

“你别动,乖乖躺着,有什么回头再说。”顾青尧将沈心悠的手放回被子里,“等着,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掩藏好自己的心疼和懊悔,顾青尧给她掖好被子后往外走……

顾青尧走后,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进了病房。

脸颊冰凉的触感让闭着眼睛休息的沈心悠醒了过来。

“沈心悠,怕不怕。”洛雪阴森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要毁掉我的脸吗,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沈心悠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为什么,为什么她都已经离婚了,洛雪还是不肯放过她

“洛雪,我从来不欠你什么,你是不是要逼死我才满意!”沈心悠伸出手,抓着洛雪身上的白大褂。

“是,我要逼死你,如果不是你,青尧哥爱的应该是我!应该是我!”洛雪将刀子往沈心悠脸上用力抵了抵,低吼着

洛雪的眼睛里是嫉妒的火焰在燃烧,“你出身比我好,你智商比我高,就连样貌,我都比不上你,凭什么,你连我爱的人都要霸占!”

沈心悠心里看着眼前疯魔了的女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些年她陷害她,不过是因为爱而不得……

可是,谁说的,爱而不得就要伤害别人……

转而心底一阵嗤笑,到底是谁霸占了谁的爱人。

随着洛雪越来越用力,沈心悠的脸被划破……

脸上的疼痛让沈心悠的思绪回笼,她让自己不要慌。

她反复的告诉自己,洛雪不敢,洛雪不敢真的伤害自己。

“洛雪,你最好冷静一点,你要是伤了我,你说,青尧哥会不会原谅你?”

洛雪眼中的妒火更盛:“沈心悠,你别想吓唬我,我这两刀下去,你就是个丑八怪,青尧哥是不会为了你怪我的。”

“他爱的是我!他爱的是我!他才不会因为你而怪我。”仿佛是陷在自己的幻想里,洛雪低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洛雪握刀的手狠狠用力,在沈心悠的脸上划下去……

沈心悠睁大双眼,不敢置信,洛雪竟然真的……真的划花了她的脸……

她想伸手去摸……洛雪再次挥舞着刀子……

门外,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昏迷的江北寒突然睁开眼睛,他刚刚,好像梦见了……沈心悠。

“啊…………”病房里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

沈心悠的手狠狠用力,白大褂上的工作牌被揪了下来,掉到地上……

“哈哈哈……沈心悠,你现在就是个丑八怪。没有人会爱你了。”看着捂着脸蜷缩成一团,痛苦万分的沈心悠,洛雪眉梢眼角都是喜色。

“啊……我的脸……我的脸。”沈心悠捂住自己脸,瑟缩着。

“沈心悠,我看你还是去死吧,只有死了,你才能解脱。不如我帮你一把”洛雪狠狠的拉过沈心悠的手。

被毁了容的沈心悠已经没有反抗的意志了,她连抬头都不敢……

洛雪在她的手上狠狠的划下去,似乎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她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在心里,她甚至宁愿就这样死去……

从白大褂上拽下来的工作牌掉到地上……

“心悠!”

顾青尧惊恐的开口,看着病房里对的景象,他呆住了。

粥碗掉在地上,一片狼藉。

地上一片鲜红……

沈心悠的手吊在床边,她的脸上,多了两道骇人的伤疤……

顾青尧站在她的身边,颤颤巍巍伸出手,放到她的鼻子下……

小说

一场缘分,时隔多年之后顾子烟再次遇见这位先生

2021-1-3 21:42:08

小说

重生归来,带着恨意回到十二年前,化身为含着罂粟的魔女

2021-1-3 21:45: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