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身边一辈子。,可是,他忘记了,,五年婚姻,终成泡沫。,安小暖爱南宫爵,爱到可以不要命。,她问:“南宫爵,如果我真死了,你是不是会很开心?”,安小暖死了,死在了一场飞机失事之中。,三年后再见。,她说:“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南宫爵唇角微勾:“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会认错,但是,不会认错安小暖。”
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

第1章 这是她的第一次

安小暖和南宫爵结婚五年。

这五年,安小暖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就是想让南宫爵爱上自己,只是,到最后,安小暖才彻彻底底的明白,南宫爵是恨她的,恨透了她的。

夏季的夜晚,星空很亮,很迷人。

安小暖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闪烁的星星,他在等南宫爵回来,等他回来,结束这五年所有的错误。

视线,落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清楚的映在安小暖的眼中。

客厅的复古落地钟在不停的走动,安小暖看着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低眉,轻声呢喃了一句,“今天,又夜不归宿了吗?”

五年,时间不长,确是安小暖这一生最漫长的时间。

院内,突然响起了车子引擎的声音,安小暖激动的站了起来,快速的走到门口,准备开门去迎接他,却在伸手的那一刻,僵了一下。

随后,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退了两步,又退了两步,最后又坐回了沙发上。

安小暖屈膝抱着双腿,目光仍旧停留在窗外的星空。

南宫爵一身酒气的进门,看到沙发上的人影,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什么话都没说,转身上楼了。

“南宫,我放了你,我们离婚吧!”安小暖的声音很清浅,去恰好可以让南宫爵听到。

上楼的脚步顿了一下,南宫爵眉头紧蹙,转身,依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安小暖,你又玩什么把戏?”

离婚!

这件事情南宫爵这五年来,日日夜夜都在想。

可是,安小暖没有一刻松过口。

她曾经说过,“南宫爵,我们就这样耗到死吧!”

这句话,南宫爵从来没有忘记,这五年来,安小暖也身体力行的演绎了,什么叫他们耗到死。

所以,当安小暖说,我们离婚的时候,南宫爵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女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没有,我只是突然不想要你了,南宫爵,我原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你!”安小暖轻轻的说着,嘴角微微的勾着。

她转眸睨着南宫爵,目光清冷。

但,其实只有安小暖自己知道,不是不要他了,不是不爱他了,是太想要,但是,自己要不起了,是太爱,但是,自己不能够爱了。

“安小暖,你以为我是什么,是货物,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吗?”南宫爵明明盼了五年的离婚,这一刻好不容易成真了。

应该是欣然接受,欣喜签下这一份协议,然后和安小暖彻底分道扬镳,再无任何关系。

可这一刻,他的心,却燃着怒火。

“安小暖,这五年,我付出了那么多惨痛的代价,你什么都不付出,那多不公平,是不是?”南宫爵一步步逼近安小暖,嘴角染上一抹邪气的笑容。

紧接着,他粗暴的撕碎了安小暖的连衣裙,“我会让你一辈子记得,这五年的痛是什么!”

没有抚慰,没有前戏,只有狠狠的贯穿和不断加快的律动。

安小暖没有反抗,只是眼角,留下了眼泪。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

第2章 会不会记住我一辈子

身体还在痛,安小暖呆呆看着天花板,南宫爵走了,周围,还弥漫着一股糜烂的味道。

安小暖一直期许着,期许着她和南宫爵会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不管多久,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等。

漆黑的眼底,倒映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映衬着安小暖的眼睛,明明那么明亮,却完全没有神采。

安小暖就这么静静的躺着,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漆黑的夜,慢慢的泛白了,客厅之中,照进了阳光。

她才缓缓坐起来,捡起盖在自己身上裙子,上了楼,进了房间,洗了澡。

水雾之中,安小暖呆呆的坐在浴缸里,一直泡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她的眼神很空洞,却机械般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那就是拿着毛巾,狠狠的,死死的,擦着自己的身体。

那白皙的皮肤,已经泛红,红的有些刺眼,她却还是没有停下来。

她好像不会累,也不会痛。

突然安小暖觉得可以了,她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起身,换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下楼,看着还躺在桌上的那份离婚协议。

安小暖拿起搁在一旁的笔,签了字。

南宫,我放了你,也放了我自己。

安小暖走到玄关口,打开大门,关门的前一刻,她又转眸看了一眼。

这里,她和南宫爵一起生活了五年,她却找不到一丝丝温暖的地方,这里,更像是一个冰窖,将自己的心,一分一分的冻了起来。

安小暖的眼睛很是酸涩,她以为自己会哭。

可除了眼睛疼,她已经没有眼泪了,已经哭不出来了。

关上大门,那‘砰’的一声,将一切,似乎都阻隔在了这里,她和南宫,二十几年的纠缠,五年的折磨,都结束了。

安小暖去了医院,见了南宫倾。

她坐在南宫倾床沿,“我和南宫爵离婚了,字,我已经签好了,你昨天设计的一切,很成功。”

南宫倾是恨自己的。

安小暖一直都知道,因为,她是因为自己才躺在了这里。

“是吗?你早就该和他离婚了!安小暖,你就是个可怜虫,明知他不爱你还死赖着。”南宫倾阴冷的眸子不屑的扫了眼安小暖,嘴角嘲讽地上扬。

这五年来,她每次看到顶着南宫太太名号的安小暖,对她的仇恨和讨厌就只增不减。

安小暖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开始帮南宫倾削着苹果,她声音,很轻很淡,没有什么起伏,“你们其实都想我死的吧?你说,我真的死了,南宫爵会不会记住我一辈子?”

听到这句话,南宫倾‘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眸,直直的盯着安小暖,尖锐的声音问:“你会舍得死?威胁谁呢!”

南宫倾轻笑一声,那种笑,带着几抹阴狠,好似再说,安小暖,你不会成功。

虽然这么说着,但南宫倾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安小暖手上的刀,她认识的安小暖,为了南宫爵,会不惜一切。

安小暖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南宫倾,南宫倾没有接,安小暖放在了一旁的盘子里,放下水果刀,起身离开了,走到病房前,停下脚步道:“南宫倾,我们要不要比一比,谁先死?”

第3章 这五年,你赢了!

安小暖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医院的回廊里,那么的清晰,响亮,让南宫倾的心,一颤一颤的。

安小暖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南宫爵。

身子,竟然开始有些颤抖,安小暖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这样的疼痛才能提醒自己,清醒的站在,站在南宫爵的前面。

“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出现在这里么!”南宫爵眼眸微眯,脸部刚毅的线条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瞅着安小暖,语气里,是质问。

安小暖唇角微勾,淡淡的笑着,清秀的小脸纵然有些苍白,却还是很好看,特别是她笑的时候,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南宫爵眉头微皱,他想起了昨天晚上。

在安小暖说离婚的时候,他怒了,他要了她,那般疯狂的要了她,只想给她留下痛苦,凭什么痛苦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事后,他提起裤子就走了。

“嗯,以后再也不会来了!”安小暖纤细的声音突然响起,那过于坚定的语气,将南宫爵拉回了现实。

他看着安小暖说完这句话从自己地身边走过。

安小暖说话的样子和语气,一直浮现在南宫爵的脑海里,本来南宫爵要去看南宫倾的,电梯门都已经开了,南宫爵却没有进去,转身,飞快了追了出去。

他认识的安小暖,绝对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总感觉,她在策划着什么。

南宫爵追到安小暖是在停车场。

安小暖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南宫爵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厉声而道,“安小暖,这一次,你想玩什么把戏?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怎么不放过我?像昨夜一样?”安小暖的声音清淡无波,一双漆黑的眸子特别的明亮。

只是,南宫爵却看不到她眼眸中的一点点的情绪。

南宫爵眸色微冷,伸手捏着安小暖的下巴,“我知道昨夜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如果你再伤害倾儿,我会弄死你,你知道,我会的。”

这不是恐吓,是警告。

说完,南宫爵狠狠的甩开了自己的手,修长的身姿转身就走,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给了安小暖。

安小暖背靠在车门上,小手紧紧的握着车门的把手,非常的用力,都能看到手背上的青筋。

泛白的小脸,在阳光之下,更显得透明,她突然松开了手,嘴角微勾,浅浅一笑,“南宫爵,如果我真死了,你是不是会很开心?”

直到昨天,安小暖才知道,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恨不得她死,那一份爱,终究成为了奢望。

“是,安小暖,五年前,死的就该是你,残的也应该是你!”南宫爵停下脚步,回眸瞅着安小暖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恨,那种很,深入骨髓。

“如果五年前死的是我,你会记得我一辈子吗?”安小暖眉眼中从昨夜开始,第一次,染上了一抹渴望。

让那一双黑亮的眸子,瞬间生动了不少。

安小暖其实很漂亮,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但是却是那种恬静的美,她有些小小的婴儿肥,一双眼睛大大的,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能感染人。

“不会!”南宫爵丢下这么两个字,修长的腿,跨着步伐,走到那么的果断。

是啊,他是南宫爵。

这五年,她没有能捂暖南宫爵的心,反倒是南宫爵,一点一点的让她慢慢走向了心死。

安小暖抬眸,看着住院部的某个楼层,苍白的小脸,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的情绪,低喃了一句,“这五年,你赢了!”

“帮我订一张去瑞士的机票。”安小暖打着电话坐进车里,启动车子,白色的车子,很快的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第4章 安小暖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南宫爵又是晚上才回到别墅的。

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空无一人的别墅,冷清的有些过分。

脑海里突然就窜上了安小暖今添说过的那一句,如果五年前死的是我,你会记得我一辈子吗?

皱着眉头进屋,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他昨晚的撕碎的衣服。

似乎还弥留着那一点点味道。

“安小暖,你现在都不知道收拾了吗?”南宫爵不喜欢家里凌乱的感觉,但,更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所以,结婚以来,一切事情家务,都是安小暖一个人承包的。

要是以往,只要自己在家,南宫爵总能看到安小暖的身影,可是今天,这个家很寂静,寂静的有些过分。

南宫爵转身,准备上楼去找安小暖,却在那一刹那,看到了矮几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安小暖真的就这么放过了他,也放过了他们?

离婚?

想都不要想!

南宫爵慎慎的看着,抬手,将这一份离婚协议,撕的粉碎。

还没来得及扔进垃圾桶,手机就响了起来。

“什么事。”南宫爵的声音,一贯的清冷。

“南宫,出来喝酒。”陆北辰和南宫爵是从小可以说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对于南宫爵的冰冷,他早就习惯了。

酒吧里,陆北辰笑嘻嘻的勾着南宫爵的肩膀。

“南宫,来为你庆祝,恭喜你,安小暖终于跟你离婚了。”陆北辰扬起就被,碰了一下南宫爵手中酒杯。

脸上的那种欣喜,溢于言表。

“你怎么知道的。”南宫爵仰头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去看倾儿了,她说的,不过,你们家安小姐竟然跟你离婚?南宫,我怎么总觉得又是一场阴谋呢!”陆北辰说话从来不忌讳。

“把那个你们家去掉!她不配!”

“换做任何女人都可能离婚,但是,安小暖绝对不可能,你也不想想她怎么才能嫁给你,她会舍得放弃?”如果这个舍得放弃跟南宫离婚的,那这个就不是安小暖,陆北辰可以这么肯定的说。

“这个女人,这次,我不会放过她!”南宫爵捏着酒杯,眼底满满的都是恨意,声音冷的让人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陆北辰浅抿了一口小酒,凝眸睨着南宫爵,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被手机跳出来的新闻给愣傻眼了。

陆北辰的手肘有些机械的推了推一旁的南宫爵,声音有着些许焦急,“南宫,飞往瑞士的飞机发生坠毁,无人生还!”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南宫爵冷冷的,甚至连眼眸都没有抬一下。

“安小暖在这班飞机上,你不知道吗?”陆北辰有些惊愕,以前安小暖去哪里,可都是会跟南宫爵报备的。

南宫爵轻笑出声,“陆北辰,这个消息,一点也不好笑。”

“已经爆出了名单,你自己看!”陆北辰直接将手机放在了南宫爵的面前,紧抿着唇。

他该恭喜南宫吗?

五年的折磨,终于算是结束了。

所有人都觉得,南宫和安小暖之间,只有一个人死了,才能算结束。

“他们说,祸害遗千年,安小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或许,这个安小暖,不是她!”南宫爵紧握着拳头,可是,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手机。

那荧幕上安小暖后面括号里的几个字,‘安氏集团总裁’。

第5章 是太麻烦,还是舍不得

南宫爵紧握着拳头,身体有些颤抖,你问他,恨安小暖吗?

他的答案是肯定的,恨,恨不得她去死。

然而,真当安小暖死了时候,南宫爵才发现,虽然那些恨还是那样深刻,他还是恨不得她去死,却又不想她死。

他,此刻竟然是如此的矛盾!

不,南宫爵不相信。

他认为,这是一场戏,是安小暖的把戏。

他会戳穿她!

南宫爵起身就走了,他在想,要去哪里找安小暖,他走的很急,脚步很快,甚至没有听到后面陆北辰唤他的声音。

南宫找了好久好久,他甚至去了墓地,安小暖父母的墓地,他希望安小暖会在那里。

因为,除了那里,南宫爵再也想不到任何地方了。直到这一瞬,南宫爵才发现,他对安小暖,知之甚少。

陆北辰陪着南宫爵找了很多地方,凌晨的时候才回到别墅。

别墅亮着灯,陆北辰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了南宫爵冲下去的身影。

陆北辰眼眸闪烁了一下,一边下车,一边紧锁着南宫爵的背影,呢喃道,“南宫,你可别告诉你,你这个时候爱上了安小暖!”

语气中,夹着浓浓的担忧。

南宫爵直接冲进了屋里,大门没有锁,看到沙发上的那个人影,径直的走过去,“安小暖,玩死亡这个游戏很好玩嘛!你可知道……”

后面的话,在看到沙发上的人的时候,都卡在了喉咙口。

“哥,是我!”

陆北辰进门的时候,听到的是南宫倾的这一声回答,和南宫爵呆呆的站在那里的样子。

“你的身体不能出医院,自己不知道吗,我送你回去!”南宫爵推着南宫倾的轮椅,声音情绪都没有半丝的起伏。

这样的南宫爵,就好像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可,南宫倾在刚在的那一瞬间,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慌乱和在乎。

但是她选择了视而不见。

“哥,我看到安小暖死了。”南宫倾按下遥控器,新闻里在报道着,遇害者的名单在一旁滚动着。

咬着唇瓣,轻柔的声音中,满满的全是恨意,“她就这么死了,这五年,我所承受的折磨和痛,都还没有来得及还给她!”

“我送你回医院。”南宫爵关掉了电视,他一眼,一眼都没有再看那个新闻。

“哥,你知道吗,我很高兴,虽然这么死便宜她了,但是,她的死,能让这些年的纠缠,彻底的归于平静,我们来喝酒庆祝一下,我买酒了。”南宫倾这五年来,没有一刻是不希望安小暖死的。

“你不能喝酒,我送你回去。”南宫爵的声音中,透着不容拒绝。

陆北辰从南宫爵手中接过轮椅,“我顺路,我来送。”

走到门口的时候,南宫倾回眸睨着南宫爵,“哥,今晚收拾一下,明天让北辰哥哥帮你搬家,这里,太脏太恶心。”

“不用,太麻烦。”这是南宫爵的回答,没有人知道,这一刻平静如南宫爵,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是太麻烦,还是舍不得……

回医院路上,南宫倾看着窗外的夜色问道,“北辰哥哥,安小暖死了,我竟然很庆幸,我是不是很坏?”

“不会,只有她的死,让能让一切归于平静。”陆北辰看着这座城市的霓虹灯光从车窗上闪过,眼底,意外的有一丝波动。

第6章 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

三年。

安小暖死了三年了。

南宫爵在这三年里,站在了无人能及的位置上,以前,见到南宫爵的人,是客气的称呼一声爵少。

现在,这些人看到南宫爵,都要尊称一声爵爷。

一切终于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这天一早,天空便下起大雨,南宫爵却全身湿透的出现在陆北辰面前,抓着他的肩膀说,“北辰,我看到安小暖了,她活着,她还活着!”

这一刻。

那表情似乎是他从来没有放下过, 陆北辰一直以为,这三年安小暖终究已经成为了过去,却不想,原来安晓暖一直是现在进行时!

“南宫,她已经死了三年了!”陆北辰望着南宫爵,一字一句,咬的特别的重。

“她没死,我刚才看到她了,在我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前面!”南宫爵摇头,他认真的看着陆北辰,语气从来没有想这一刻一样,带着期望。

“你最近工作太累了,我送你回去!”陆北辰道。

这是南宫爵和安小暖之前住的别墅。

别墅里,一切的布置和摆设,都还是以前的模样,甚至于安小暖喜欢的小雏菊,客厅摆放的都是新鲜的。

一切,就好像安小暖还活着一样。

看到这一切,北辰是震惊的,只怕是连南宫爵低估了自己对安小暖的那份爱。

秋天傍晚的晚霞,特别的好看,今天是南宫倾的生日,陆北辰和南宫爵说好了一起去医院,帮南宫倾过生日。

他们在南宫爵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买了咖啡和蛋糕,离开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推门而入女人。

她长发轻扬,一袭浅灰色的格子风衣,衬托的人白净又柔美。

这个人,不是安小暖又能是谁?!

南宫爵上前一步,抓着她的手,声音有着微微的颤抖,“安小暖,你终于肯出现了吗?”

眼底,闪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

陆北辰也震住了,不可置信的瞅着面前的女人,“安小暖,你竟还活着!”

“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秦暖之皱着眉头,手腕被抓的有些痛,她想甩开南宫爵的手,可是,他很用力,她根本甩不开,紧抿着双唇,眉头蹙的更深了。

“秦暖之?呵!“南宫爵低笑了一声,”三年不见,手段越发高明了!”

南宫爵不会被这个女人骗,他和安小暖纠缠了这么多年,他不会认错!

“南宫,别这样,人家都说不是了!”陆北辰强行扯开南宫爵的手,但是,视线却还是落在了秦暖之的身上。

手腕有些微红,秦暖之揉了揉手腕。

“暖之,没事吧?”推门而入的男子紧张的看着秦暖之的手腕。

秦暖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男人手中的小孩就伸着双手,奶声奶气的道,“妈咪,抱抱,抱抱。”

“禹阳,我没事。”秦暖之接过孩子,对着傅禹阳浅浅一笑。

“你真的不是安小暖吗?”陆北辰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长的这么像。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手中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这个孩子,跟这个女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陆北辰也会觉得她就是安小暖。

“不是!”秦暖之不悦的皱着眉头。

第7章 因为这个城市,容不下安小暖

秦暖之侧身绕过他们,去买了两杯咖啡和一小块蛋糕,然后径直从南宫爵和陆北辰面前走过,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倒是傅禹阳,经过南宫爵身旁的时候,褐色的眸子淡淡瞥了一眼。

“南宫,我记得安小暖咖啡因过敏,所以,她重来不喝咖啡的是吧?”陆北辰不确定的问道。

是!安小暖,从来不喝咖啡,她过敏的。

南宫爵的目光,紧随着那辆离开的那辆车子。

她说她叫秦暖之?

不,这个人就是安小暖,不会错!

“查,我要这个秦暖之的所有资料!”南宫爵眼眸中一片阴鸷,这一刻的他,让人十分的恐惧。

秦暖之疾步走回车里,整颗心在狂跳不止。

这座城市很大,大到,曾经的安小暖如果不去找南宫爵,他们大半年都不会遇见。

然而,这座城市又如此之小,小到,她不过才回来一个星期,就遇见了。

在最不想遇到的时候遇见,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妈咪,吃吃。”孩子的声音,将秦暖之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亲了孩子一下,勾起唇角,将那一块小蛋糕拿给了孩子。

傅禹阳忧心的看着她喂着怀儿吃蛋糕,问道,“暖之,你,还好吗?”

秦暖之想说,我很好。

可,她终究是说不出来,最后,嘴角上过一抹苦涩的笑,“禹阳,我不好,一点都不好!”

嘴角带着一丝弧度,却比哭还难看。

傅禹阳看着秦暖之,问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就是安小暖。”

“因为南宫爵从来不爱安小暖,而安小暖也早就死了!”说着,秦暖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窗外。

看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从眼前滑过。

见到南宫爵的时候,秦暖之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原来三年了,她还是没有能够做到不爱南宫爵。

她的手,紧紧的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

她曾经是多么希望,能从南宫爵那里听到他温柔换她暖暖,期望着他们能如她名字一般,暖暖的走过他们以后的日子。

这,曾经,是自己的梦想。

但是,如今,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暖之,我看的出来,他爱你的,你难道不应该给他,给自己一次机会吗?”傅禹阳侧目凝视着秦暖之,她从来就没有放下过这个男人,又为什么要对自己做的这么决绝呢?

秦暖之摇头,“禹阳,你错了,他不会爱我,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我爱他,爱到只要他希望我死,我就会去死,我们之间,再无机会了。”

因为爱他,所以,她不会再回到他身边。

安小暖死了,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死在了那场飞机失事中。

“暖之,三年前你去瑞士,是因为你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可现在,你活下来了,你们没有结束,而且,暖之,你有想过吗,楠儿也是需要爸爸的。”

傅禹阳见过她哭泣的样子,衣服单薄的她,坐在窗前,屈膝抱着双腿,没有哭声,只有眼泪。

甚至,他也见过她自杀,浴缸里的鲜血,红的那么刺眼,要不是后来她有了楠儿,有了那个孩子,傅禹阳不确定她还会活到现在。

三年前吗?

秦暖之低眉,勾唇一笑,那笑,满满的都是苦涩。

不管三年前,自己为什么去瑞士,安小暖都已经死了,现在的,只是秦暖之!

“禹阳,楠儿有爸爸,是你,怀儿的妈妈是我,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秦暖之睨了一眼傅禹阳,又看了一眼安全座椅上的孩子,那眼神中的坚定,不容怀疑。

傅禹阳蹙着眉头,“你,难道真的要用暖之的身份这么活下去吗?”

“因为这个城市,容不下安小暖。”秦暖之淡淡一笑,那漆黑的双眸,眼底染上的悲痛,让傅禹阳心一颤。

傅禹阳在安小暖的这句话之后,彻底沉默了,因为他找不到任何言语,只能认真开着车子缓缓的驶在车道上。

秦暖之和傅禹阳回到家,一个小女孩立刻冲了出来,抱着秦暖之,“妈咪,坏坏。”

奶声奶气的声音里,都是哭腔,还带着几分指责。

秦暖之蹲下,将孩子抱在手里,指腹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我们家楠儿怎么哭了呀?”

“妈咪,坏,爹地也坏,呜呜呜……”

听着孩子的哭声,秦暖之看向了一旁的保姆,“这是怎么了?”

他们不过才出去了半个小时不到,怎么楠儿哭成这个样子了。

“先生和夫人带着少爷一起出门后,小姐在家就不停的哭着找妈妈。”保姆也不知道怎么说。

总不能责怪主家,说你们都只带一个孩子出门,另一个孩子当然要在家哭啊!

“楠儿是不是怪妈咪没有带你一起出门啊,楠儿,对不起,这里不行,等我们回瑞士了,妈咪就带着你和哥哥天天出去玩啊!”秦暖之抱着孩子,带着浓烈的歉意,在孩子的额头印上了一吻。

秦暖之不是不想带楠儿出门。

而是害怕……

楠儿长的和南宫爵十分相似。

三年前的那一夜,纵然不是自己想要的第一次,却给了她今生最大的惊喜。

她和南宫爵的孩子。

她做梦都没有想过,安小暖和南宫爵会有一个孩子。

是这个孩子,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让她撑过了那断最痛苦的日子。

这个孩子,是她人生中,最棒的礼物,最深的安慰。

秦暖之在瑞士的三年,不是自己怕见南宫爵,是怕南宫爵知道楠儿的存在,现在的秦暖之,可以没有南宫爵,但是,不能失去楠儿。

所以,她害怕。

要不是安氏出了危机,秦暖之根本不会回来,永远不会回到这个城市。

“你还要回瑞士?这次不是彻底回来了吗?”傅禹阳听着秦暖之的话,有些不可置信,安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秦暖之竟然没有想过留下来亲自坐镇。

“我只是回来解决问题的,瑞士,一定要回的。”秦暖之的语气里,清澈明亮的黑眸中透着坚定,似乎,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个决定。

“暖之,你为什么给孩子取名想楠?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傅禹阳不知道她在逃避什么,但是,既然来了,他就不打算再让她继续逃避了!

第8章 有一种病,叫做同病相怜

自欺欺人?

不,秦暖之只是清楚的知道,南宫爵希望她死。

“禹阳,你错了,我是清楚明白自己在什么位置上。”秦暖之微微勾唇,只是,那唇角的笑意,却没有深达眼底。

客厅里回荡着孩子的欢笑声,看着他们玩闹的身影,秦暖之脸上有幸福的味道。

只是,眼底也有蕴藏着悲伤。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想楠,总是能从女儿的身上,看到那个人的影子,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今生要忘记南宫爵,那是一种奢望。

所以,她想着,不如就留着成为念想吧!

“那你这次准备在这里呆多久?”傅禹阳皱着眉头,看着她。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纱照射进来,正好打在秦暖之的身上,她站在那里,明明人就在眼前,可是,傅禹阳却觉得她那么遥远,那么的飘渺。

“不超过一个月,我估算过了,安氏的事情,一个月就能基本解决,剩下的,我可以远程处理,或者交给下面处理。”秦暖之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计算,这座城市,承载着自己所有的伤痛。

她真的没有勇气,留下来。

“那一个月之后,你回瑞士,我带着念怀,四处走走。”傅禹阳也侧目,看向了那边在玩闹的孩子。

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只是,暖之,不,安小暖要比自己痛的太多太多。

微微一怔,秦暖之看着傅禹阳,那一双眸子,太过于深邃,让她看不透。

“禹阳,这三年,够了,辛苦你了。”秦暖之淡淡的开口,禹阳照顾了自己三年,从她怀孕到孩子出生,再到手术。

他帮了自己太多太多。

而她,已经不能在要求他更多了,因为她知道,禹阳面对自己,就像她面对南宫爵。

那种痛,是连呼吸都十分困难的。

“我去煮饭,孩子们该饿了。”不等傅禹阳的回答,秦暖之就转身往厨房走去了。

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话,就能互相理解对方。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叫做同病相怜,虽然,他们之间,有些差别,但是,结果是一样的。

医院。

南宫爵和陆北辰在帮南宫倾过生日,这是他们约好的,就算中间出现了秦暖之这个意外,他们还是如约来了。

只是,今天的南宫爵,很明显,有心事,他眉头的褶皱很深。

“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南宫倾注视了南宫爵很久,她跟他说话,他也只是简单的嗯一声,有时候甚至干脆不出声。

这是这三年,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让北辰陪你。”南宫爵起身,抬手,轻轻的揉了揉南宫倾的发顶,眼底,带着宠溺。

随后,转身就走了。

走的那么果断,他都还没有给自己唱生日歌,都还没有和自己一起切蛋糕,却走了!

“北辰哥哥?”南宫倾转眸,睨着陆北辰,他一直跟在哥身边,肯定知道。

陆北辰低眉,微眯了一下,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倾看了一秒,随之,转眸,看着外面的夜色,缓缓而道,“我们遇见了一个人,和安小暖长的一模一样!”

安小暖,这三个字南宫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听到了。

却在她生日的这一天,给了她如此意外的一个惊喜,不,是惊,没有喜。

“那她,到底是不是安小暖?”沉默许久,南宫倾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竟然不知道,此刻提及自己女人,她竟然是害怕的。

然而,如果你问她,害怕什么,南宫倾却回答都不上来。

“应该,不是!”陆北辰的回答,有些犹豫,因为,他始终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陌生人,长的一模一样。

是的,不是相似,是一模一样 。

“什么叫应该?”南宫倾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有些沉重,甚至明显的不悦。

陆北辰转眸,瞅着南宫倾,“她有老公,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儿子,她叫秦暖之。”

所以,他说,应该不是。

四目相对,南宫倾想从陆北辰眼中看出点什么,或者,证明点什么,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也是满目的茫然和不解。

“能找到她吗,我想见见她。”是不是安小暖,南宫倾想,知道他们见面了,她就在知道了,哪些话能伤到安小暖,南宫倾在了解不过。

“不要节外生枝了,不管她是不是,我都不希望,这个人出现南宫的生命里。”这就是陆北辰的态度。

原本该过去的事情。

最终却还是翻越了过来,是上天的愚弄,还是命运的轮回?

陆北辰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是何其的残忍。

这一个夜晚,似乎对每个人来说,都特别的沉重,因为一场本不该遇见的遇见。

夜,很深,很凉。

秦暖之将孩子哄着睡着了之后,一个人屈膝,抱腿坐在阳台上,她似乎感觉不到冷,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南宫爵,我以为我回来的这一个月,我们不会遇见,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有缘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遇见了?

秦暖之没有焦距的眼眸,渐渐的湿润。

这三年,她已经不怎么哭了,至少,有了楠儿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流过泪。

即便这些日日夜夜以来,她还是会痛,却再也不哭了。

然而,此刻,她去落泪了。

秦暖之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那湿润冰凉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哭了。

原来,不过是没有见到他而已。

见到了之后,她还是三年前那个懦弱的安小暖,一点改变都没有,只会在深夜为了南宫爵一个人哭泣。

“暖之,不要受凉了,你知道自己身体的。”傅禹阳站自己房间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那个瘦弱的小女人,哭到肩膀颤抖,却依旧没有声音。

这样子的她,总会让傅禹阳想到刚刚到瑞士的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样。

总会让他想到,那个躺在血水里的她!

“我知道,我不会轻贱自己这条命的,因为不是我一个人的,再说,我还有楠儿呢!”秦暖之嘴角微微勾起,抬起头,双手轻轻的拭去脸上的泪水,黑夜中,看不到她的脸色,也看不到她的神情。

却能借着月光,看到那一双蒙着雾气的双眸,在清冷的月光之下,隐隐透着永远无法抚平的痛。

小说

五年的时间,沈念从顾琛的女友变成了他的管家和情人。

2021-1-3 21:39:29

小说

一场缘分,时隔多年之后顾子烟再次遇见这位先生

2021-1-3 21:42: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