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荣家二少天生残疾,奇丑无比,无人愿嫁

传闻荣家二少天生残疾,奇丑无比,无人愿嫁,所以花重金娶她进门。,而结婚两年她都未成见过自己的丈夫,还遭人陷害与商界奇才宋临南有了纠葛。,她陷入“出轨”的自责中,宋临南却对她穷追不舍,还以此威胁她离婚。,她逃,他追;她诚惶诚恐,他乐在其中。,直到她发现,自己的残疾丈夫和宋临南竟是同一人……,舆论、欺骗、阴谋让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四年后,一个酷似他的小男孩找他谈判:“这位大叔,追我妈的人排到国外了,但你要是资金到位的话,我可以帮你插个队。”,他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坑爹”。
传闻荣家二少天生残疾,奇丑无比,无人愿嫁

第1章 我老公很凶

夜色漆黑,酒店房内传来一声轻斥。

“嗯……不要碰我,我是有老公的。”秦笑颜浑身乏力,努力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知道自己有老公还出来卖?!这么不守妇道?!”

男人一看她的样子就料到是被人下了药,闻言眉头微皱,语气不悦。

秦笑颜壮着胆继续对身上的男人说:“我告诉你!不管是谁指使你的,我劝你现在收手!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她这番话,男人饶有兴趣的勾起了嘴角,却丝毫不受威胁。

骨节分明的大手揪着她裙子的衣领,说:“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你给我滚!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看来她真的把他忘得一干二净,男人眼神划过一丝失落,直接欺身而上,带着怒意,“哧喇”一声,裙衫破碎。

秦笑颜一双手无力的抵在两人之间,意识很清醒,手脚却无力。

她奋力的嘶喊着:“滚开!滚开!我老公很凶会杀人的!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你活着走不出这个房门!”

男人咬牙切齿的回应说:“是吗?我这个人就喜欢找刺激。”

语毕,以唇堵住了她吵嚷的嘴……

女士衣衫凌乱的躺在大床底下的地毯上……

低压的喘/息声将氛围渲染得旖旎。

当男人知道秦笑颜是第一次的时候,知晓自己先前对她产生了误会,却已是脱缰野马,无法再中断自己的动作。

他尽可能的温柔,却还是让她疼得几近昏厥。

窗外夜色静好,屋内却是翻雨覆雨,久久不能停息……

第2章 不如咱们报个警?

黎明时分,天色微亮,秦笑颜动了动身子,因为身上的疼痛皱紧了眉头。

“醒了?”

听见男人的声音,秦笑颜骤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坐而起,用被子紧紧捂着身子,满是警惕的看着站在床边整理衬衣袖口的男人。

“需要打电话叫你老公过来接你吗?”

秦笑颜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眼底满是恨意,直接就抄起床头的烟灰缸朝男人丢了过去,“畜生!”

男人神色淡然的站在没动,烟灰缸直接从他身侧砸到了背后的墙上,稀碎。

“你的行价多少?我给你双倍吧,毕竟是第一次。”

“滚!滚出去!”秦笑颜恨不得把面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面对秦笑颜的愤怒,男人似乎装作看不见,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走过去,放在了床边,说:“我是直接可以走,还是在这等你老公来收拾我?或者……”

男人话没说完,秦笑颜气不过,伸手拾起那沓钱朝男人狠狠丢了过去,手指着门边:“滚出去。”

“看你很不服气?不如咱们报个警?强/奸还是嫖娼你说了算。”

男人笑意深邃,印象中的她还是个温温顺顺的女孩,还没见过她这气急败坏想咬人的模样。

这次的事也当做是给她一个教训,省得以后还犯蠢,还有那些不知死活的人。

秦笑颜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男人说:“报警?我告诉你,我现在打电话叫过老公过来,立马把你撕成两半你信不信?!”

男人用下巴指了指她床头的包:“手机在包里。”

秦笑颜扭头,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包,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我看你昨晚也挺卖力,把老娘伺候得也挺舒服,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赶紧滚蛋!”

男人拾起西装外套,从里面摸出一张名片,两只手指头夹着一挥,直接飞到了秦笑颜面前:“上面有联系电话,你可以叫你老公上门替你出气,或者保个密……咱们的买卖说不定还可以继续,下次见。”

“见你个鬼!”秦笑颜拾起名片就要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砸过去,余光却看到名片上那个不寻常的名字……

第3章 龌蹉小人

宋临南?!

刚才那男人是宋临南?!

怪不得叫她报警,怎么吓唬都唬不住。

这个男人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长相俊美,才智过人,被外界传得像个神仙一样。

长得再帅,也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趁人之危的龌龊小人。

秦笑颜从床上下来,看着白色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心和脑子更乱了。

她说她有老公这话不是骗人的,她确确实实结婚两年了,只是从结婚至今,她都没见过自己老公长什么样子。

名声倒是很好听,荣家二少奶奶,然而全城人都知道,荣家二少不是一个正常人。

有人说他天生残疾,有人说他面相吓人奇丑无比,当初她嫁过去的时候都已经想象到美女与野兽的画面了,然而奇怪的是,至始至终她都没见过自己的老公。

有时候她都在想,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

但无论如何,荣家当年花钱救她父亲的公司于水火之中,不管她的丈夫如何,她既然嫁了,就该忠诚于这段婚姻。

可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心虚、自责、懊悔还有憎恨……

裙子有撕裂的痕迹,但勉强能穿,走之前还是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跟谁赌气都行,但不能跟钱过意不去。

忍着身子的疼痛走出酒店,打了个车直接回了住所。

一回家就洗澡,用力的搓着自己的身子,好像这样就能洗去身上的屈辱。

“嗡嗡”铃声伴随着手机的震动响起,是管家打来催促她的。

今天是荣家祭祖的日子,她作为荣家二少奶奶,自然不能缺席。

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的淤青,她挑了一件黑色长裙遮掩。

荣家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荣氏企业几乎遍布全国各地,在整个军政商界都有一定的地位。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家庭隐藏得矛盾也不少,私下的尔虞我诈堪比宫斗戏。

荣宅坐落在郊外,别墅群占地面积近千平米,秦笑颜抵达的时候,荣家老老少少几乎都在。

碍于她荣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台面上那些人还是多多少少会给她一些面子。

“笑颜,全家人都等你了,怎么来得这么晚?”叶槿第一个走上前来跟她打招呼,视线上下打量着秦笑颜,似乎想从她身上发现什么端倪,奈何秦笑颜长裙捂得太严实。

看到迎面走过来的叶槿,秦笑颜就恨不得冲上去给她两巴掌。

昨晚的一切,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这个女人搞得鬼,平时没有丝毫的联系,昨晚却好心的说要联络感情。

就是因为那杯酒,她才会婚后失身。

秦笑颜深吸一口气,笑意深邃的看着叶槿,“还不是多亏了大嫂昨晚的美意。”

叶槿勾着红唇,贴近秦笑颜在她耳旁说:“算你运气好让你给逃了,不然你以为你今天还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秦笑颜默了默,心想,难道宋临南不在叶槿的计划之内?叶槿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也对,叶槿想毁她,不至于给她找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真是可惜,现在大嫂的狐狸尾巴露在外面晃呀晃,以后还想背地使阴招,恐怕是没机会了。”

“哼,你跟我玩还嫩了点,让你滚出荣家只是迟早的事。”

“大嫂门都还没过就这么嚣张了,说起来今天是荣家祭祖的日子,你好像还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吧。”秦笑颜说完,不顾叶槿发青的脸,踩着高跟鞋从她跟前走开。

第4章 你好

叶槿是荣家大少爷荣世远的未婚妻,两个人也算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只是直到现在,荣世远也没娶她,对她似乎也没什么感情,一直都是叶槿一个人跳独角戏。

荣世远对秦笑颜这个弟媳妇一直都挺照顾的,但并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照顾,只是在荣家偶尔会帮她说两句话。

而叶槿却对此产生了不满,恐怕也是担心荣世远对秦笑颜产生其他情愫,所以这才设计想将秦笑颜赶出荣家。

秦笑颜知道,她还不能轻举妄动,毕竟婚后失身在是她对不起荣家,不管是什么原因,所以她不能让叶槿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

荣家的面子,荣二的面子,她还赌不起。

不过,该为自己讨回的公道,她也不会忘记。

秦笑颜走进内堂时,远远看见一个人,顿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宋临南?!他怎么会在这里?!

出于心虚,担心宋临南会不会将昨晚的事说出去,偷偷摸摸的绕到一根柱子后头,听见荣世远和他的谈话。

聊得似乎是投资方面的事,秦笑颜松了一口气,或许他并不知道她是荣家的媳妇。

“一回国就来拜访,不知道今日是祭祖的日子,多有冒犯。”

“宋先生客气了,倘若不赶时间,不如先到外面坐一坐,一起吃个午饭。”

宋临南说话的时候,视线就在四处望,随即就锁定在他斜前方的一根柱子后头,便说:“好啊。”

荣世远顺着宋临南的目光也看向了那个方向,立马叫道:“笑笑?”

秦笑颜背脊一僵,磨磨蹭蹭的从柱子背后走了出来,很心虚的看了宋临南一眼,却见他脸上挂着笑容,见到她的时候似乎也并没有感到意外。

“这是世骞的妻子。”荣世远说着,又对秦笑颜说,“这位是宋临南先生。

荣世远说完,眼神有些复杂得观察了一下两个人的表情。

宋临南含笑看着秦笑颜,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

秦笑颜是真不想和他再有任何接触,但出于礼貌,还是伸出手,只是轻轻握了一下宋临南的指尖,匆忙说了句“你好”就松开。

“笑笑你带宋先生去外面坐一会吧,听说宋先生对服装设计也有研究,你们可以聊聊。”

秦笑颜急忙就说:“大哥,姑妈刚刚叫我过去帮忙。”

“没事,这么多人忙得过来,你陪陪宋先生。”

荣世远说完,就转身去到另一边跟下属交代事情,留秦笑颜一个人尴尬的杵在宋临南面前。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听到宋临南这句话,秦笑颜就忍不住怼了一句:“什么没想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还没消气?你卖我买的事情,有什么可气的?钱没给够?”

“谁卖了?!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你说昨晚那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会发生什么?”

宋临南语气轻淡,秦笑颜却听得出他话里的威胁。

一边领着他往外厅走一边压低声音对他说:“我告诉你,你别耍什么花样,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本事不大,语气不小。”

秦笑颜扭头狠狠的瞪他一眼,看在周围人多,没跟他计较。

把他带到外厅,秦笑颜转身就要走,宋临南却说:“你大哥不是让你陪陪我?”

第5章 叫荣夫人

秦笑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宋先生知道什么叫得寸进尺吗?”

显然,他不知道。

“不麻烦的话,笑笑可以帮我倒一杯水吗?”

“不准叫我笑笑!”

他含笑看着她说:“这名字挺可爱的,只是好像不太适合你。”

秦笑颜也不知道这位神仙是谁派来的,她只想快点把他送走。

从路过的服务生哪里取了一杯饮料,有些用力的放在了宋临南面前的桌子上。

宋临南只是瞄了一眼,并未将果汁端起来喝,反倒问秦笑颜:“不知宋某可否有幸见一见你丈夫?”

秦笑颜觉得这男人不只是面相好,脸皮也挺厚的。

“我丈夫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见的。”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我应该当面给他道个歉。”

看着宋临南脸不红心不跳的,秦笑颜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厚颜无耻,弯腰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对他说:“你少在这跟我阴阳怪气的!家里的保安我还是使唤得动的,不想被抬出去就给我闭嘴!”

宋临南反而把身子朝她的方向凑了凑,吓得秦笑颜急忙挪开了身子,听见他声音轻缓,说:“我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应该柔和一点,毕竟只有讨好我,我才会替你保密,你觉得呢?”

秦笑颜憋着一肚子气,偏偏自己还理亏。

这件事要是说出去的话,没人会管她是不是被人陷害是不是自愿,只有说她不守妇道,背叛自己的婚姻在外面乱搞。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凡事都讲求一个合作,只要你让我满意了,我也不会去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你到底想干嘛?”

宋临南用下巴点了点自己对面的位置,说:“坐下吧,鞋子那么高不累吗?这里眼睛这么多,我也不能把你这么样,就只是想跟你单纯的聊聊天。”

秦笑颜不情不愿的在他对面坐下,“说吧,你是想要钱还是什么?”

“笑笑你这话说得我就不乐意听了,我……”

“我说了不准叫我笑笑!麻烦你放尊重点,叫荣夫人。”

她强调的不是她在荣家的地位,而是强调她是有夫之妇的身份。

“荣夫人,我听说,荣家二少爷荣世骞身患残疾,似乎没有某些方面的能力,所以你昨晚……”

“胡说!我老公比你厉害多了!”

“哦?那床单上的血怎么解释?”

秦笑颜气不过,直接说:“修复的!修复的可以吗?!”

听她这回答,宋临南忍不住笑了,这女人越逗越有意思。

“那今天荣家祭祖,你老公怎么也没出现?真的长得见不得人?”

“要你管?!我老公比你帅一千倍一万倍!”

“那我就好奇了,你昨晚怎么就往我床上爬了?”

“鬼才往你床上爬!自己使了什么下三滥手段自己心里清楚!”

秦笑颜觉得自己好久被人惹得这么生气了,可以说这辈子都没有。

她现在只希望这件事快点过去,风浪赶紧平息下来,继续过她安稳的小日子。

第6章 荣家的秘密

祭祖结束之后,秦笑颜匆忙的吃了两口饭,就以工作为由离开了荣家。

因为饭桌上有宋临南,时不时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她,让她浑身不舒服,觉得还是先离开比较妥当。

荣世远对她一向比较照顾,走的时候特意派了司机,一路将她送到了门外。

秦笑颜很清楚,荣世远对她的那种好,就像是长辈对晚辈一样,更像是在替他弟弟照顾她。

其实秦笑颜心里也有很多的疑惑,她也私下试探着问过荣世远,关于荣世骞的事情。

她感觉荣世远是知道内幕的,却什么都不肯告诉她,只是让她安安心心在荣家生活,以后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秦笑颜也不是多想探究荣家的秘密,只是觉得毕竟是自己的老公,结婚两年连自己老公的基本信息都只是依靠那些无从证实的传闻知道的,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她觉得有些好奇罢了。

不过现在的生活她也已经慢慢习惯了,除了搬进了大房子住之外,跟她没结婚之前也没什么两样。

每天照样专业忙自己的工作,上班下班家里也都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倒也挺自在的。

总比有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以丈夫的名义动不动就拿你撒气要好。

期初嫁过来的时候,她都想过自己可能会被虐待,什么样奇怪的可能性她都想过,却偏偏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有时候她都搞不懂荣家当初花钱娶她进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回家拿了工作的资料,直接就去了工作室。

她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后来认识了一个做服装设计的老师,手把手将她带成了一个服装设计师。

因为有绘画基础,学起来也没那么吃力。

工作室也是她老师自己开的,老师是个快奔三的男人,但因为比较会穿搭,看上去没那么显老,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知名度。

总体来说,她的工作也算是在往前发展。

工作室加上她一共有十多个设计师,年纪相仿,关系也都还不错。

但是她已经结婚的事,并没有跟身边的人讲。

可以说她和荣家的关系,只有荣家的内部人员才知道,当初结婚的时候并没有正式宣布,跟没有什么所谓的婚礼,就只是让她签了一份结婚协议书,然后搬进了现在所住的房子,至今她连结婚证都没见过。

“小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最近三天两头的请假,偷偷跑去约会了?”

“哪有?换季流行感冒,身体不舒服而已。”

“我们都可担心了,你说你这要是偷偷找个男朋友,咱们老板可怎么办?”

秦笑颜急忙瞪了一眼八卦的同事:“别胡说八道!”

一阵嬉笑,秦笑颜也很快投入了自己的工作。

思绪却依旧被昨晚的事所影响,咬着铅笔头,盯着画纸,却迟迟没有下笔。

脑子里一闪而过那令人羞耻的画面,她顿时就红了脸,随即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内心自我催眠,让自己不要再去想昨晚的事。

第7章 阴魂不散

可她努力想忘记的人,却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下午,同事小飞说,店里来了大客户,说是一个大帅哥,男男女女都凑过去围观。

秦笑颜现在没那个心情犯花痴,坐在位置上,眼神有些呆滞。

知道在议论纷纷中,听到了三个字:宋临南。

如同刺激到了她的神经一般,让她骤然回过神来,起身准备一探究竟。

却见楼下负责接待的同事跑上来说:“小秦你下来一下,宋先生说他有些细节想当面和你商量?”

“我?”

“对,宋先生说他就是在杂志上看过你的设计,特别喜欢,所以特意亲自过来,想找你帮他设计几套衣服。”

旁人对她羡慕不已,夸赞她的设计过人,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宋临南看上的哪是她的设计,分明是故意来找茬的。

可她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把她工作的地方都摸清楚了。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难缠。

秦笑颜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宋临南坐在桌边,手里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

等她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了,他才抬起头淡淡的瞄了她一眼,还跟她演戏,问:“你就是秦小姐?”

秦笑颜保持着僵硬礼貌的微笑,点了点头,也装作不认识他,说:“对的,这位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宋临南却答非所问,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这身职业化的打扮,说:“还挺漂亮。”

过来送茶水的同事都莫名其妙的愣了一下,然后羞红着脸,对着宋临南说:“谢谢宋先生夸奖。”

宋临南也没纠正什么,不着边际的跟秦笑颜扯着和工作不沾边的话题,秦笑颜就拼命把话题扯回工作上。

两个人鸡同鸭讲一般,她问这个设计方案可不可行,他说隔壁那条街有家西餐厅味道不错。

于是秦笑颜也懒得询问他的意见,自顾自的说:“那就先聊到这里吧,宋先生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再打电话过来商量,就不劳烦您亲自跑一趟了。”

“名片呢?”

秦笑颜转身,从前台处取了一张名片递给他,他拿在手里随意的看了一眼,又说:“我要你的。”

“不好意思,没有,你有事直接打电话到店里就行,宋先生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先去忙了。”说完根本没等宋临南回答,秦笑颜收拾好自己的文件径直上了楼。

昨夜的疲惫加上心情烦躁,并没有太多创作灵感,五点多秦笑颜就会了家。

住所在一栋公寓楼里,房间不大不小,一个人住也不会显得太空旷。

在锅里煲了排骨汤,给阳台上的花浇了水。

看似和平时没什么两样,那颗乱糟糟的心却只有自己知晓。

原本舒适安稳的生活,全因为那个男人给搅浑了。

夜色之中,别墅旁的露天泳池里,男人游到岸边,钻出水面,甩了甩头发上的水,伸手接过属下递过来的干毛巾擦拭。

“南爷,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啊。”

“是吗?”

宋临南从泳池里走出来,将浴巾随意的裹在腰间。

“不过这休假第一天,你跑哪去了?一整天都见不着人。”

“本来就是休假,不该好好玩玩吗?”

“这可不像您说出来的话,不过在部队训练也够辛苦了,休假回来好好舒坦两天也好。”

宋临南走到躺椅上坐下,端起手边的红酒抿了一口,问厉嵘:“晋沧那边的事,处理好了?”

第8章 我是荣世骞

“交给我老哥了,他办事,您放心。”

“他办事我确实比较放心。”

厉嵘满是怨念:“南爷你这话说得,我跟我哥只是各有所长,你在部队那么久,一年到头连个女人都见不到,这难得休假,喜欢什么样的跟我讲一声,保证给你找个满意的。”

“滚。”

“南爷,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没个女人,你不会在部队跟男人在一起待久了,对男人产生兴趣了吧?”

宋临南眸光凌厉一瞪,厉嵘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去给我准备个轮椅?”

厉嵘不解,低头打量了一下宋临南的腿,“谁用?”

“你知道你跟你哥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诶?”

“你哥从来不多嘴。”

厉嵘立马会意,“我这就去准备!”

夜深人静的时候,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公寓大门,落停在其中一栋公寓楼前。

此刻是凌晨三点,正是大多人数人睡意正浓的时候,秦笑颜也不例外。

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床头亮着一盏光线温馨的小夜灯,卧室的窗半开着一扇,夜风吹入,帘子细微的起伏着。

因为住在高层,这边的治安一直很好,连盗窃的事都没听说过,所以秦笑颜睡得挺沉的。

屋外窸窸窣窣的声响并没有将秦笑颜吵醒,连床头的小夜灯突然熄灭了,她也没有察觉,依旧睡得很香。

屋子里一个黑色的身影,滑动着轮椅从客厅到了她的房门前,伸手打开了她卧室的门。

房间漆黑一片,窗外渗透进来的月光,能够勉强分辨出东西的轮廓。

轮椅滑动形成的声音不大,但是在悄无声息的夜里却很清晰。

一路滑到了床边,正对着秦笑颜脸所朝的方向。

她还没醒,估计把她拖出房间卖了她第二天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若不是这次她被人设计陷害,他没打算这么快出现在她身边。

因为他的身份一旦露出破绽,危及的不单单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任务。

这个蠢女人,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破例。

故意伸手过去撩开她脸上的头发,手上戴着手套,并接触不到她细滑的皮肤,但却让她有所察觉。

酥痒感让她伸手胡乱的在自己乱上挥了一下,准备转个身继续睡,那只手却掐住了她的下巴阻止了她扭头的动作。

秦笑颜这才猛然睁大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见自己床头坐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她急忙从床上坐起了身子,手就伸到床头摁下了电灯开关,可是并无反应,屋内还是一片漆黑。

“别怕。”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略显沙哑老态。

秦笑颜紧紧裹着被子缩在床头,声音都在颤抖:“你是谁?”

男人滑动着轮椅,朝着她的方向又靠近了一下,角度换了一下,借着屋外的光,隐约可以看清他的模样,准确的说,是他面具的模样。

一个骷髅模样的面具,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一半的脸被大大的帽子遮住。

骇人的模样吓得秦笑颜大气不敢喘,腿发软,连逃都不敢逃,视线瞄了一眼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警。

“对不起……吓到你了。”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话的同时,拉开了一下距离,似乎是想让秦笑颜别那么恐惧。

而秦笑颜看他拉开了距离,她的手就悄悄的伸向了手机。

此刻她内心的恐惧不是用言语可以安慰的,半夜三/更自己的床边出现一个如此奇怪的男人,轻则财产损失,重则小命不保,她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

当她的手触碰到手机,准备用之前设置好的紧急呼救方式报警,男人沙哑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我是荣世骞。”

小说

萧沐晴做梦也没想到,精心照料植物人老公三年

2021-1-3 21:31:45

小说

惨遇渣男,本想天台散心,却没想到遇极品帅哥一枚。

2021-1-3 21:34: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