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错过他们的婚礼,原以为此生不会再见。

她错过他们的婚礼,原以为此生不会再见。,谁料,注定的缘份。,怎么逃也逃不掉。,只是她还保留着最初的爱意。,他却恨她入骨。
她错过他们的婚礼,原以为此生不会再见。

第1章 不醉不归

鼓噪的音乐声震耳欲聋,苏云希强忍着被身旁老男人上下其手挑逗,扬起一抹魅惑十足的笑:“周总,别忘了您可是答应过人家,今晚不醉不归。”

媚眼如丝,红唇妖娆,任凭任何一个男人无法拒绝这样的极致诱惑。

“当然了,不愧是盛世的头牌,瞧这脸蛋,啧啧……”男人肥腻的大手不安分的在苏云希腰间滑动。

苏云希嫣然一笑,及时起身,摆脱了男人的魔爪。

“我给周总倒酒。”苏云希恰到好处的闪躲,正好勾得男人心更加痒痒。

“光倒酒怎么行呢?如果云希小姐能够亲自喂我,那才是人生一大妙事。”老男人重新将苏云希扯进了怀中,意有所指的指了指苏云希的唇,眼底不加掩饰的欲望成功的恶心到了苏云希。

妈的!

苏云希在心中暗骂一句,正不知道该怎么摆脱男人时,只听见门‘咚’的一声被撞开。

在看到盛云景被几个手下簇拥着走进来时,苏云希心口一紧,旋即恢复了自然。

“谁这么不长眼,竟敢砸周总的场子……盛、盛先生!”有人站起来,正准备不耐烦的训斥着什么,可在看到盛云景那张阴沉至极的脸色时,瞬间没了嚣张的气焰。

苏云希明显感觉到盛云景那如鹰般的双眸在昏暗中包间里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她,就像看到了猎物般,径直向她走了过去。

苏云希被盛云景以大的惊人的力气从周总的怀中拽了起来,整个人直直的撞上了盛云景坚硬的胸膛。

“盛…盛先生,这……”周总一脸惶恐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阴骘的男人,就连话都说不利索。

盛云景毫无温度的双眸扫过周总,最后停在一旁的手下身上:“剩下的你们处理。”

语毕,便不由分的拖着苏云希离开了包间,只是在合上包间门的一瞬间,包间里面瞬间传出了各种各样的惨叫声。

盛云景的步伐很快,苏云希只有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盛云景的步伐。

踢开会所vip包厢的门,苏云希便被盛云景重重的扔到了沙发上,微卷的长发披散开来,挡住了半张脸,依稀可见小脸依然带着动人心魄的美。

“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考虑清楚我的建议了?”苏云希一边揉着被弄疼的手腕,一边巧笑嫣然的说着。

盛云景眯着危险的眸,轻启薄唇:“苏云希,你凭什么会以为我会娶一个背叛过我的女人?这里是五百万的支票,从明天开始,你就按时到医院给她供血。”

轻飘飘的支票落到了苏云希脸上,可却像千斤巨石般砸到心口处。

痛吗?

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谢谢盛先生的美意,只是我说过,想要我的血,除非你、娶、我。”苏云希收起支票,站起来走近盛云景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划过盛云景的冷峻的下巴,暧昧的就要吻上盛云景的薄唇:“云景,我还爱着你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魅惑至极的语气几欲让盛云景想要就此沉沦,可下一秒,盛云景侧过头,毫无温度的吐出一个字:“脏。”

盛世会所,富人的销金窟,穷人的噩梦,而苏云希注定属于后者。

“哈哈,也是,现在盛先生身份今非昔比,既然我高攀不上,那我就不打扰了。”苏云希就要离开,可下一秒,盛云景便将苏云希扯到沙发上,随即倾身覆下。

危险的姿势,纠缠着的呼吸,气氛仿佛就像一根紧绷着的弦,下一秒就要被彻底绷断。

“你收了我的支票,想就这样一走了之?”盛云景平静的眼底升起了阵阵火焰,好似要把苏云希燃烧殆尽般。

“我说过,想要我输血,除非你娶我。”苏云希眼底的执拗让盛云景错愕。

可是一想到刚刚苏云希在那个老男人怀中献媚的模样,盛云景只觉得怒火中烧,扣住苏云希的下巴:“你千方百计想要我娶你,不过来就是想要我睡你吗?我成全你。”

话落,只听见哗啦一声,下一秒,苏云希身上少得可怜的衣物便被盛云景彻底撕破。

第2章 一个要求

苏云希只觉得自己很可悲,在盛世会所这样的风月场所混迹了四年,不管面对客人的怎样刁难,她都坚持守着最后一层底线。

可直到三天前,在这里遇到了盛云景,她才明白,不管她怎么保护自己,可入了这种风月场所,就注定只是一个风尘女子。

盛云景说:“你和孟月的血型匹配,只要你愿意输血给孟月,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苏云希说:“什么要求都可以?”

盛云景:“……”

“那好,你娶我。”苏云希笑得温婉动人,但却深深的从盛云景的眼底看到了厌恶。

“痴心妄想。”

那天和盛云景的每一句对话,每一个眼神都深深烙在了苏云希的脑海中。

痴心妄想,盛云景说的没错,当初可是她‘背叛’了他,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她是所有人眼中的笑话,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娶她呢?

盛云景粗鲁的动作打断了苏云希的回忆,看着盛云景像是泄愤般,在她身上烙下一个个痕迹,苏云希只是抹习惯性的笑容充当面具。

“刚刚盛先生,不是嫌脏吗?用不用我去洗个澡?”苏云希无害看着埋在胸前的盛云景,轻轻开口道。

果然,在听到苏云希这样说时,盛云景准备分开苏云希双腿的手一滞,顿时没了动作。

抓住这个空隙,苏云希忙不迭推开盛云景,站了起来:“还是说我影响了盛先生的兴致,那我现在就离开!”

说完,苏云希便准备溜之大吉。

可刚一拉开包间的门,一只大手擦过苏云希的耳边,撑着门,直接将门重重的合上。

“谁准你走了?”盛云景将苏云希抵在门板上,毫不留情的压向了苏云希的身体。

撕裂般的疼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苏云希紧咬着下唇,不肯让自己发出一丝求饶的声音。

看着苏云希这样刻意隐忍的模样,盛云景只觉得愈发火大,也越发的蛮横起来,过往的种种记忆随之而来,不过最后留下来的却只有丑陋的疤痕。

等到一切都结束时,苏云希狼狈的跌倒在地上,不动声色的将撕坏的衣服重新套上:“盛先生现在满意了吗?”

“你以为你是谁,一次值五百万?”盛云景蹲下身捏住了苏云希的下巴。

苏云希忍住酸涩的眼,平静的看着盛云景:“那盛先生还想怎么样?”

“给孟月输血,一次两百万,想来也比你伺候你男人挣钱要来得快。”盛云景生冷的话语成功的刺痛了苏云希的心。

苏云希很缺钱,很缺很缺……

可是一想到要用自己的血去救那个女人,苏云希又怎么甘心,更何况……苏云希忽然抬起头,坚定的看着盛云景:“除非你娶我,否则你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滴血。”

“苏云希,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你吗?”盛云景薄唇扬起一抹冷笑,一把将苏云希甩开,如同甩开一个垃圾一般。

身体的疼痛远不及心里的痛,只是经过这四年,苏云希想,这个世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东西可以摧毁她了。

可当盛云景离开时,留下的一句话让苏云希浑身瞬间冰冷起来。

“听说瑞恩医院的那个孩子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你说,如果停了药,他还能撑多久?”

第3章 再生一个孩子

站在盛云景的私人别墅前时,苏云希眼底闪过一丝决然。

盛云景说的没有错,就算她不肯妥协,盛云景总会有办法逼她妥协。

所以当一早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孩子已经被停了药时,苏云希几乎没有猜,便知道是谁做的了。

“苏小姐,先生请你进去。”管家拉开铁门,恭敬道。

风景甚好的海景别墅,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抬眼望去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一股大海特有的咸腥味道。

“考虑清楚了?”盛云景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从旋转楼梯走了下来,一身居家服敛去了锋芒,只是眉目间的清俊疏离一如往昔。

“我可以给她输血。”苏云希顿了顿,神色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但一次,我要五百万。”

盛云景眯了眯危险的眸,冷笑起来:“苏云希你还真是让我长见识了,就这么缺钱,为了钱就这么不择手段?”

“我需要钱,盛先生需要我的血救命,银货两讫,如果盛先生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苏云希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盛云景叫住。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你最好别想耍什么花样。”盛云景逼近苏云希,眼底一片寒意:“那个孩子对你来说了,就这么重要?”

那个孩子……

苏云希心底泛起一丝苦笑,但表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当然了,他是我爱情的结晶……”

不等苏云希说完,酒瓶碎裂的声音震痛了苏云希的耳膜,名贵的酒就这样被扔在了地上,冰凉的液体溅到了苏云希裸露的脚踝上。

“滚,都给我滚!”盛云景控制不住怒气,猩红着眼看着苏云希,过往的种种开始重叠起来。

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她背叛他的证据。

而现在苏云希却告诉他,那个孩子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爱情的结晶,多么可笑!多么讽刺!

苏云希从容的离开了别墅,可刚一离开,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到是医院那边打过来,苏云希神色一紧,迅速将电话接起。

“是苏小姐吗?你的孩子现在情况很不好,请尽快来医院一趟。”医生的话让苏云希神色大变,浑浑噩噩的挂断电话后便直接往医院赶去。

“医生我这里有钱,我有好多钱,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苏云希将揉的皱巴巴的支票展开推到医生面前,眼底一片哀求。

看着苏云希失去焦距的双眸,医生叹了口气:“现在孩子已经暂时脱离危险了,但现在靠着药物维持生命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推荐,你和孩子父亲商量一下放弃治疗,你还年轻……”

医生还没有说完,只见苏云希几乎没有半分思考的,摇着头道:“不,我不能放弃!”

她和孩子已经坚持了四年,孩子甚至还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又有什么资格替他决定生死?

见苏云希固执的模样,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有一个办法,之前我们也提起过,就是你和孩子父亲再生一个孩子。”

再生一个孩子?

苏云希脑海中闪过盛云景愤怒的神情,神色变得恍然起来。

“谢谢医生,我…我们会考虑。”

第4章 继续抽血

苏云希看着躺在床上眉眼精致的男孩,眼底划过一丝心疼,这样熟悉的眉眼,像极了那个人。

只是孩子的脸色苍白得几乎要跟枕头下面洁白的枕头融为一体,如同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般,苏云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触碰。

“妈妈……”苏晨睁开澄澈的双眸,被病魔折磨的他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瘦小了不少,但又像个小大人般懂事:“是不是医生又吓唬妈妈了,妈妈你不要相信医生的话,现在晨晨一点也不痛,真的。”

苏晨不过才四岁,却过分懂事,苏云希看得心疼。

“嗯嗯,我相信晨晨。”苏云希掖了掖被子,一边强迫着自己将眼泪逼回。

“妈妈说会找到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可以出现,什么时候可以来看晨晨?”苏晨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苏云希。

苏云希语噎,她千方百计的逼盛云景娶她,不过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让晨晨能够光明正大的叫盛云景一声爸爸。

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见苏云希沉默,苏晨收起失落的神情:“妈妈如果找不到爸爸就算了吧,晨晨有妈妈就够了。”

看着苏晨认真的眼神,苏云希终于控制不住情绪,一把将苏云希揽进了怀中。

“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对不起……”

如果当年不是她一意孤行,就不会被苏孟月算计,更不会众叛亲离。

刚将苏晨哄着睡下,只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闯了进来,苏云希知道,这是盛云景的人。

“你们想做什么?”担心会吵醒晨晨,苏云希刻意压低声音道。

“苏小姐现在情况不好,盛先生让我们即刻带你去医院输血。”

公事公办的语气,苏云希神色没有起伏,侧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昏睡着的晨晨 ,眼底闪过一丝坚定:晨晨,就算付出一切代价,妈妈也会想办法救你。

躺在偌大的病床上,苏云希只觉得身体格外的冰冷,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冷。

“继续抽,才抽这么点血死不了。”盛云景立在床边,看着鲜红的血从苏云希身体中一点点抽出,眼底划过一丝嘲讽。

“盛先生再继续抽下去的话,这位小姐会有危险的。”医生为难的看着盛云景。

盛云景看着咬牙逞强的苏云希,薄唇紧抿着,如果苏云希肯求饶,或许他会考虑放过她。

可看到苏云希隐忍的神情时,盛云景冷笑一声:“一次五百万,怎么也要抽够本。”

语毕,盛云景便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

抽完血,苏云希站起来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医生急忙上前扶苏云希,一边不怀好意的揉捏着苏云希的手腕:“苏小姐你刚输完血,不如等下我带你去吃点补身体的,你看你脸色这么差。”

苏云希下意识想要挣开医生的手,却被医生握得更紧。

“不用了,你先放开……”苏云希还没有说完,门忽然被推开,只见盛云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边,阴骘的双眸紧盯着苏云希和医生纠缠着的手,眼底迸发出了一丝杀意。

苏云希下意识挣开了医生,只是这样的动作在盛云景看来,却是在欲盖弥彰。

医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只好作罢转身离开了病房。

第5章 只有黑暗和羞辱

看着去而复返的盛云景,苏云希失去血色的小脸又苍白了几分,却是另一种摄人心魄的美。

“怎么,连到医院都不放过勾引男人的机会?”盛云景动了动薄唇,吐出的字眼却像利刃般在苏云希心口处划过。

苏云希将摁着针眼的棉花球扔掉,似笑非笑道:“对啊,盛先生看不上我,难道还不许我找其他人吗?”

被苏云希脸上的笑容刺痛,盛云景有些控制不住怒气,逼近苏云希:“你就这么缺男人?”

“盛先生说对了,不然当初我也不会出去找男人了。”苏云希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只可惜后来玩脱票了,被你捉奸在床……”

不等苏云希说完,盛云景带着寒意的气场瞬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苏云希被逼得后退一步,重重的跌坐在病床上。

“苏云希你还知不知道廉耻!”盛云景眼底翻滚着怒火,单膝跪在床上,一手桎梏着苏云希,一手死死的捏着苏云希的下巴,力道大得好像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般。

医生的话适时在苏云希的脑海中回荡起来。

你可以考虑和孩子父亲再生一个孩子……

“盛先生言重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如果碍了盛先生的眼, 那下次我一定离盛先生远一点再勾引其他人。”在会所那种地方待了几年,苏云希自然明白,对盛云景这种男人,要用什么样的手段。

果然,苏云希话音刚落,只觉得周身的气压瞬间降低了不少。

“不是缺男人吗?不如勾引我,正好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盛云景冷笑着,可笑意却未达眼底。

“盛先生昨晚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怎么?盛先生不会对我的身体还念念不忘吧?”苏云希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苏云希轻佻的模样让盛云景莫名的气恼,四年他就应该明白,像苏云希这样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可以出卖。

“昨晚的五百万足够我睡一个干净的女人了,你凭什么以为,你的一个晚上能值五百万? ”盛云景讥诮的看着苏云希,生生将苏云希仅剩的自尊剥离下来。

话音落下,盛云景低头一口咬住了苏云希白皙圆润的肩头。

痛……

苏云希紧咬着下唇,一股猩甜蔓延开来,就在苏云希快要承受不住时,盛云景终于松开了她。

“疼吗?”

喑哑的声音在苏云希耳边响起。

“这四年,你有没有后悔过?”盛云景如同一个困兽一般,墨黑的双眸里蕴藏着太多苏云希也看不懂的情绪。

可不等苏云希回答,盛云景便低头堵住了苏云希的唇。

如同凌迟般的欢爱一直持续到苏云希承受不住昏厥过去为止都还没有停下来。

盛云景抽身站了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昏睡着的苏云希,无力的一拳砸到了墙壁上,鲜血顺着伤口滑落,触目惊心。

即使过了四年,他引以为傲的冷静理智在面对苏云希时,还是变得那样溃不成军。

苏云希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和煦的阳光洒进来,带着希望和温暖,可这些早已经不属于她,她能拥抱的,只有黑暗和羞辱。

动了动手指,苏云希只觉得浑身上下酸疼得厉害,昨晚的种种记忆倾泻而来,苏云希忍不住泛起一丝苦笑,没想到兜兜转转四年,她跟盛云景又纠缠在一起了。

第6章 拿这些钱滚

“醒了?”盛云景特有的清冷声调响起,苏云希寻声发望去,只见盛云景提着手提箱直接往床边走了过来。

不等苏云希答话,盛云景先一步面无表情的打开了手提箱,一沓一沓的钞票全部砸到了苏云希的身上。

“拿着这些钱,滚。”

看着盛云景面无表情的模样,苏云希很快就反应过来,盛云景故意想要用这些钱来羞辱她。

只可惜盛云景怎么会明白,在这四年里,她经受过比这样还要屈辱百倍的事情,又怎么会在乎这一次?

“如此,那就多谢盛先生了。”苏云希起身,任由被子滑落,露出胸前大片肌肤,可苏云希像是根本不在意般,自顾自将昨晚撕破的衣服穿上:“只是下一次盛先生如果想要发泄欲望,千万不要在我输血之后,以免像昨天一样,坏了盛先生的性致。”

苏云希神色平静的钞票撞进手提箱正准备离开时,却被盛云景拽住了纤细的手臂。

“苏云希我劝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聪明,你不过是我花钱睡的女人,我想睡就睡,没有你说话的资格。”盛云景漂亮的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字眼却像利刃般凌迟着苏云希。

苏云希只觉得眼睛酸涩异常,但还是故作淡定道:“盛先生说完了吗?”

“……”

见盛云景不说话,苏云希只是面无表情的挣开了盛云景的钳制,径直往门边走去。

她怕,再继续待下去,她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

只是刚走到门口,盛云景再次响起。

“以后每个星期的今天,必须到这里给孟月输血,这是你欠她的。”

苏云希脚步微顿,但却没有停下。

她欠苏孟月?

这恐怕是苏云希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谁这么不长眼!没看到……”叫嚣声忽然停下,孟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转而眼底的惊讶又变成了愤怒:“苏云希,你这个贱人怎么会在这里?”

“苏夫人请你注意场合,这里是医院。”苏云希风轻云淡的笑道:“大家都看着呢。”

看着苏云希那张无可挑剔的脸,孟琴恨不得将她彻底撕碎:“看来你又忘了当年我是怎么警告你的是吗?”

“苏夫人说笑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脑子里,怎么敢忘记呢?”苏云希靠近孟琴,过往的种种不停的在脑海中闪过,最后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不过几年不见,苏夫人看起来似乎又老了些。”

“你!”孟琴还没有说完,忽然看到了苏云希脖颈间那些暧昧的痕迹,很快便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过了四年还不忘用你那些狐媚手段勾引男人,啧啧,看看这些痕迹,不知道玩得有多激烈。”

孟琴忽然拔高的音调很快便引起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

“当年要不是我们苏家看你可怜,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不知道你还在什么地方苟且偷生。”孟琴换上了一贯的故作可怜的模样:“谁知道你不但不知道感恩,居然行为不检点,小小年纪都到处勾引男人!”

果然,孟琴刚一说完,围观的人落在苏云希身上的目光变得鄙夷和厌弃起来。

第7章 教训

苏云希只是静静的看着孟琴的表演,对于她这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本领,苏云希四年前都见识过了。

当初,苏家收养她,不过是看在她和苏孟月的稀有血型相同,想让她做苏孟月的活体供血机器,如果没有发生后面的事情,苏云希或许还傻乎乎的苏家控制着。

这边,孟琴继续口若悬河的说着,苏云希却没有心情再听她废话,转身作势就要走,孟琴见此,粗鲁的拽住了苏云希。

“怎么?被我戳穿就心虚了?你个小贱人,今天就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孟琴一边说着,一边扬起手就要往苏云希脸上招呼。

可不等孟琴的手落下,便被苏云希一把握住了。

“苏夫人,你以为我还是几年前那个任你操控的玩具吗?”苏云希面无表情的看着孟琴,凌冽的眼神让孟琴浑身一震。

这个小贱人居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瞪她!

“我欠你们苏家的已经还清,如果不想当年那些事情闹大,你尽管闹。”苏云希的声音很冷,眼底迸发出的寒意让孟琴怔愣住。

孟琴语噎,看向苏云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惧意。

苏云希看着孟琴震惊的神色,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收起视线就要离开,孟琴却突然猛地一推。

不等苏云希反应过来,便猝不及防的撞到一旁扶手的棱角上,剧烈的疼痛瞬间蔓延开来,苏云希手一松,手提箱摔到地上,一沓一沓的钞票散落出来。

孟琴先是一愣,很快便幸灾乐祸起来:“这么多钱,不知道是陪多少男人睡来的,啧啧……”

嗤笑声在苏云希耳边不断的回荡着。

苏云希狼狈的跪坐在地上,慌乱的将钞票塞进手提箱。

就在苏云希准备将最后一沓钞票捡起时,孟琴的高跟鞋却先一步踩了上去。

“怎么不说话?刚刚不是还口齿伶俐嘛?”孟琴看着苏云希纤细的手,居高临下嘲讽道。

苏云希紧咬着下唇,眼底渐渐散发出森冷的寒意,四年前的种种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着。

见苏云希不说话,孟琴不耐烦起来,重新抬起脚,用高跟鞋的鞋跟重重的踩到了苏云希的手背上。

钻心刺痛的疼痛终是让苏云希忍不住痛呼出声,却始终强忍着的泛红的眼眶不肯落下一滴泪。

“啊……”

许是苏云希的叫声太过凄厉,周围看热闹的人渐渐停下了声音,同情的看着苏云希,却也没有人站出来。

孟琴看着苏云希狼狈的模样,满意收起脚:“以后最好不让我见到你,否则你有你好受的。”

苏云希捧着受伤的手,缓缓站起,冷冷的看着孟琴。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苏云希,你想干嘛……”

孟琴被苏云希的眼神吓到,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你……”孟琴还未说完,只见苏云希重重一推,下一秒,孟琴已经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现场一片混乱。

鲜血顺着苏云希的指尖滑落,滴落到红色的钞票上,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可眼底却是无限的悲凉。

楼梯转角,盛云景看着眼前发生的闹剧,神色变得灰暗不明。

“总裁,孟月小姐醒了,想要见您。”助理走近,看到盛云景阴郁的神色,小心翼翼道。

盛云景回过神,深深看了一眼楼下的苏云希,转身往走廊另一侧走去。

第8章 为什么要救?

审讯室。

“苏小姐,你已经涉嫌故意伤害罪,最好还是配合我们工作,否则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隔着铁窗,警察语气冰冷的审问着。

苏云希动了动被铐着的手,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疼痛。

“苏小姐,沉默并没有用,你……”警察语气越发不耐烦,正要发火时,苏云希忽然抬头双眸无神的看着警察:“她死了吗?”

警察没有想到苏云希会这样问,愤怒的站了起来:“疯子。”

语毕,转身离开了审讯室,顺便关上了唯一的昏暗的灯。

一切归于平静,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绝望,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让人绝望的因子。

四年前的种种,不断的凌迟着苏云希,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时,苏云希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直到铁门被推开发出声响,苏云希才从梦中惊醒,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白纸一般。

“你可以走了。”警察打着哈欠走了进来,给苏云希解开了手铐,冷声说道,但语气却也缓和了许多。

苏云希对警察的变化感到意外,更多的是奇怪,孟琴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带着疑虑,苏云希走了出来,却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

“还不走?”警察见苏云希呆愣的站在大厅,有些不耐烦道。

苏云希回过神,喃喃开头:“我真的可以走了?”

“不然呢,算你运气好,有人帮你,赶紧走吧。”警察不耐烦的催促着。

苏云希揪了揪衣角,缓缓的走出了警局。

刺眼的光线晃得苏云希睁不开眼,下意识抬起手挡在眼前。

“苏小姐。”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苏云希身后响起。

苏云希一愣,转身看着狐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许是看出苏云希的疑虑,男人主动开口解释:“我是盛先生的助理,盛先生请苏小姐一叙,苏小姐请吧。“

助理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挡在苏云希面前的车门。

苏云希怔愣了片刻,很快便回过神:“是他救了我?”

助理不可置否:“苏小姐何不亲自去问先生。”

看着助理不容拒绝的眼神,苏云希攥紧手心,只好选择了上车。

再次来到盛云景的别墅,苏云希脑海有些混沌。

为什么、为什么盛云景会救她……

种种疑问围绕着苏云希,直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这才打断了苏云希的所有遐思。

“总裁,苏小姐已经到了。”助理恭谨的打着招呼。

苏云希转身,看着眼前宛如神邸的男人,竟觉得又陌生了几分。

昨天被孟琴羞辱,又被带到了警察局,经过一晚上,苏云希不用想也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有多狼狈。

盛云景一脸闲适的走了过来,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苏云希,半响才转头清冷的对助理道:“你先回去。”

助理应了声便离开了别墅,一时间,偌大的别墅便恢复了安静,安静到苏云希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什么话想说?”盛云景单手插进裤袋,似笑非笑的看着苏云希。

苏云希平静的抬眸迎上了盛云景的目光,呼吸渐渐变得迟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大概连苏云希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丝丝的希冀和幻想。

或许、或许盛云景还对她有一丝丝的眷恋。

小说

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女王”,一朝穿越成乱世小国的女帝

2021-1-3 21:28:48

小说

萧沐晴做梦也没想到,精心照料植物人老公三年

2021-1-3 21:31: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