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女王”,一朝穿越成乱世小国的女帝

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女王”,一朝穿越成乱世小国的女帝,内忧外患,危机四伏,她为了生存和责任,必须强大,敢阴谋祸国的,杀而后快;敢对她动手的,砍手砍脚;敢给她脸色看的,直接打脸;至于敢娶她的,糟糕……身为女皇帝,到底是该嫁,还是该娶?
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女王”,一朝穿越成乱世小国的女帝

第1章 重刑折磨

黎国全国上下一片缟素。

先帝驾崩不过百日,只留下一个女儿,先帝也是极有魄力之人,临终前传位于唯一的女儿,芊荀公主。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黎国国运衰竭,芊荀公主刚刚登基竟然又病倒了,如今闭门不出,除了蔺太妃和先帝临终托孤的池阳侯孙英,谁都不见。

天刚蒙蒙亮,紧闭宫殿内,却传来一阵阵令人恐惧的呜呜咽咽声,走过的宫人都头皮发麻,忍不住加快脚步,生怕遇到什么脏东西。

人人都以为芊荀公主得了怪病,这清养殿中才会有这样的声音,谁知道,在宫殿紧闭的门后,竟是这样一幅骇人的画面。

芊荀公主黎芊荀被绑在木架上,布团堵了嘴,而那位人前温柔贤惠的蔺太妃,此时却拿着一根寸许长的银针,脸上露出可怖的笑容,道:“公主,你还是不肯答应么?这已经是第五日了,你若是还不松口,哀家可救不了你了!”

黎芊荀满头的汗,眼神也有些涣散了,可是却依旧不肯看一眼蔺太妃。

“很好,看你能挺多久!”蔺太妃发出一声刺耳的笑声,狠狠一下刺入了黎芊荀的身上。

这是宫中最恶毒的刑罚,银针泡上盐水,扎进人的肉里,骨头里,疼得撕心裂肺,可是却半分伤痕都不会露出来。

蔺太妃缓缓地,一针一针扎下去,每一下都问一声:“答应还是不答应?”

摇头,坚定不移地摇头。

蔺太妃咬着牙,骂道:“真是个贱骨头,你说你一个姑娘家,何必受这样的苦,乖乖把皇位让出来,让侯爷当皇帝,你还继续做你的公主,不好么?”

黎芊荀闭上眼睛,连看也不看一下蔺太妃。

“看来不给你点儿狠的,你不知道哀家的手段!”蔺太妃失了耐心,招招手,让自己的亲信上来。

“上夹板!”蔺太妃吩咐道。

那两个太监从一旁取出竹排变质的夹板,捆在了黎芊荀的腰上,然后两人各执一头,用力地拉扯!

“呜呜……”黎芊荀发出痛苦地声音,可是嘴被堵住了,连喊叫都不行,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被夹断了!

“用点儿力,没吃饭啊?”蔺太妃似乎还嫌不够,斥责了两个太监。

那两个太监一声不吭,咬咬牙,更加用力地拉扯,黎芊荀抵挡不住,一口气没过来,晕了过去。

“太妃,晕了!”太监紧张地道。

“弄醒了继续,真糟心……又白忙活了一夜!”蔺太妃烦躁地道。

冰凉的水泼到了黎芊荀的身上,冻得她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

蔺太妃拔掉了她嘴里的布团,厌烦地问道:“怎么样?公主,肯写退位诏书了么?”

“呸……”黎芊荀吐了一口口水,含着腥甜的血水。

蔺太妃一个巴掌扇过去,打得黎芊荀脑袋都歪了,骂道:“你这个小蹄子,竟然敢对哀家这样,你现在命都在我手里,还不学乖,找死不成?”

“蔺氏,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黎芊荀发出声嘶力竭地骂声,可是她的嗓子哑了,即便这样用力地骂,声音也传不出去。

蔺太妃气的发抖,道:“还有力气骂人,看来你受的罪还不够,继续夹,我就不信你这个娇滴滴的丫头,能撑得住!”

“蔺氏,我就算死了,这黎国的江山也不会落到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手里,我只恨自己有眼无珠,错信了你和孙英那个狗贼,我就算做了厉鬼,也会找你们报仇的!!”

黎芊荀真的好恨!!恨自己错信贼人,恨自己无能为力,落在了他们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2章 狼狈为奸

“哈哈哈……哀家和侯爷连你和你父亲活着的时候都不怕,还怕你们变作鬼么?你就跟你那个死鬼父亲一样,愚不可及,你们都是蠢死的!”蔺太妃笑的十分张狂。

黎芊荀赤红着双目,此刻恨不得自己能生食其肉,渴饮其血,将这对狗男女生吞活剥了。

“看着哀家也没用,哀家在宫中隐忍了十几年,为的就是替侯爷拿下黎国的江山,跟着他一起开创万世基业,所以……你和你父皇都该死!”

蔺太妃的眼神阴鸷极了,若不是黎芊荀还有用,她早就死了。可恨这丫头骨头太硬,折磨了五日,都还不肯就范。

黎芊荀道:“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你们就得意吧,张狂吧,总有人会收拾你们的,我等着……我等着……”

她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就连夹板之下的身体,都快感觉不到疼痛了。

她不想死,不想死……她不想将黎国的山河,拱手让给这对畜生。他们才该死!

“池阳侯来了!”宫人近前禀报,蔺太妃瞅了一眼黎芊荀,道:“让她缓口气,别真的弄死了!”

蔺太妃走了出去,对着刚刚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欠了欠身,堆满笑容,道:“侯爷,您来了?”

“嗯,怎么样了?可有进展?”此人正是池阳侯孙英,先帝临终托孤之臣。

谁能想到,这个道貌岸然,深得先帝倚重,又得芊荀公主信赖的重臣,竟是狼子野心。

蔺太妃提到这事儿,又露出了烦躁的表情,道:“这丫头冥顽不灵,始终不肯松口,我真是什么法子都想了,又不敢用那些能看得出伤的刑具!”

池阳侯皱眉,眼里露出不悦,道:“她的武功都被你用毒废了,你还对付不了她?”

“侯爷,我比你还着急呢,哎……说起来也真是不凑巧,若不是当日她在华阳宫撞破你我的事儿,咱们从长计议,肯定能骗得诏书!”蔺太妃懊恼地道。

孙英拍了拍蔺太妃的肩膀,道:“罢了,禁军你都安排好了吧,为防不测,可要早作准备!”

蔺太妃点点头,道:“放心吧,后宫都在我的掌握中了,这事儿我也做的隐蔽,连霍氏那贱.人都完全被蒙在鼓里!”

“嗯,你办事我放心,我进去看看她!”孙英道,然后转身进了内殿,看到耷拉着脑袋的黎芊荀,上前探了一下她的气。

“放心,死不了,我掌握着分寸!”蔺太妃道。

孙英却感觉到有些不对,虽然还有些气,但是已经很弱了,而且黎芊荀还发着高烧。

“把她放下来吧,别真的弄死了,咱们的事儿还没准呢!”孙英吩咐道。

蔺太妃这才叫人把黎芊荀松绑了,抬到了床上。

“这丫头真是个硬骨头,侯爷,怎么办?”蔺太妃有些不耐烦了,如此下去,可就麻烦了。

孙英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道:“看来,得来点儿狠的了,去把那两个人带来,本侯就不信,她不服软!”

蔺太妃招招手,很快就有一男一女被五花大绑地抬了上来。

两个人都被堵了嘴,蔺太妃命人将他们口中的布团取下,年轻的姑娘性子很烈,一开口就骂道:“贱妇,佞臣,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蔺太妃冷哼了一声,道:“金铃,不得好死的恐怕是你们俩,在你们死前,哀家还有一件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那就是让你们的芊荀公主,答应哀家的要求!”

“休想,我和苏公公宁可死,也不会帮你们的,你们这两个丧尽天良的狗男女,你们会遭天谴的!”金铃怒骂,若她还能自由活动,定会亲手宰了他们。

苏公公就是一旁老态龙钟,头发花白的老人,此时已是老泪纵横,只因为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的芊荀,她这几日所受的折磨,实在是太可怕了。

“太妃,侯爷,弄不醒她,她……她好像快死了!”蔺太妃的侍女一脸惶恐地过来禀报。

第3章 女王驾到!

蔺太妃眉头一皱,孙英也赶紧上前去看,黎芊荀果然已经气若游丝,看起来随时都会死的样子。

“怎么办?”蔺太妃六神无主地问,大事未成,这丫头若是死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孙英自然也明白,他略作沉思,目光便投到了苏公公身上,然后露出伪善的笑脸,道:“苏公公,你伺候了三朝皇帝,想来写遗诏,你不会陌生吧?”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苏公公露出愤怒的神情。

孙英道:“女帝不行了,该写遗诏,传位于本侯!”

“你休想,孙英,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怎么对得起先帝的情义,对得起女皇的信任,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写的!”苏公公虽然年迈,但不是个软骨头,正是因为忠心耿耿才能历经三代皇帝而不倒。

孙英露出恶毒的笑容,道:“你不写,你以为我就没办法了么?你若不听话,本侯就一刀刀地活剐了女皇,她现在还有一口气,我用续命丹吊着她,想来应该可以多撑几十刀吧?”

“你敢!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奸臣,弑君夺位,你必遭天谴!”苏公公浑身都在发抖,他可怜的女皇陛下,已经受尽屈辱,上天,怎么不开眼啊?

金铃大哭道:“苍天啊,你睁睁眼,用雷劈死这两个恶贼吧,陛下……陛下你醒醒啊,你不要死!”

两个人的怒骂声,和痛哭声,让床上紧闭双目的人微微皱了眉。

“苏公公,考虑好了没有?若是不写,本侯可就不客气了!”说着还真拿出匕首,准备对黎芊荀动刀子。

苏公公微微低下头,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点头,道:“给咱家松绑!”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孙英让人给苏公公松了绑。

苏公公走到书桌前,手不住地颤抖,口中一直念念有词,笔却迟迟不落。

“再不快点儿,哀家打算在女皇的脸上划几道!”蔺太妃拔下自己的金簪,笑眯眯地道。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床上的女帝动了动,发出一声细微的低吟。

黎芊荀皱了皱眉头,她已经醒来好久了,也听到了屋子里的人说的话。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怎么了。明明她刚刚还在和宋楚瑜这个叛徒对峙。

身为特工榜上排名第一的“女王”,黎芊荀执行任务从未失手过,可是这一次,她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只因为她被自己最好的姐妹,代号“青蛇”的宋楚瑜背叛了,她满心以为做完了这一单,她就可以退出江湖,过普通人的生活,她还买了一栋海景别墅,给宋楚瑜留了一间特别漂亮的房间,有她最喜欢的落地窗和大阳台,一睁眼就能看到碧海蓝天。

心疼地一抽一抽的,她的眼前还不断地回闪着那幅画面,宋楚瑜拿枪从背后指着她,敌人就在她十米开外的地方得意地笑着。

她问宋楚瑜,为什么要选择被叛她!

而她只回答了一声,“既生瑜,何生亮!”

青蛇也是无比出色的特工,可是身价却永远都排在“女王”之下,她以为这不重要。

因为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决定要一辈子互相扶持的好姐妹。

她无数次救过宋楚瑜的命,无数次把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可是最后……她却是最希望她死的人。

第4章 以死报国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这是世上,还有什么人,值得相信?

黎芊荀又听到了耳边传来人的说话声,她竟然没死,明明宋楚瑜开枪前,她引爆了自己身上捆绑的炸弹,拉着她和敌人一起下地狱了啊?

这是什么地方,她又是谁?黎芊荀知道,自己没有生存的任何可能性,如果她还活着,那不是有鬼,就是借尸还阳了!

并没有急着睁开眼,她从这些人的对话里,迅速提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原来……她刚刚一来,就碰到了另一出背叛的戏码。

女帝?倒是很对她的胃口,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她是不会白白浪费上天给她的第二次生命!

很好……那就把她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出来吧,让这两个“古人”承担来自“女王”的雷霆之怒!

蔺太妃还拿着簪子,在黎芊荀的脸上轻轻划着,阴笑着道:“侯爷,我们隐忍了十几年,终于盼到今天了,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的,你当了皇上,要封我为后!”

孙英笑着道:“那是当然,没有你在宫中为我谋划,哪有我的今天,大事将成,我不会亏待你的!”

两人正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却没发现,床上的女子,陡然睁开一双黑眸,利芒如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夺下了蔺太妃手中的簪子。

“咔哒”一声,蔺太妃的手腕被拧断了,呈现极为扭曲的姿态。

“啊……”蔺太妃发出一声惨叫,门外守着的人立刻冲了进来,黎芊荀却已经用簪子抵住了蔺太妃的咽喉。

黎芊荀道:“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对我下手?”

蔺太妃哆哆嗦嗦,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道:“你……你……你的武功不是已经废了么?”

“杀你还需要武功?笑话,让这些人退出去,还有……放了金铃和苏公公!”黎芊荀命令道。

她从之前的对话中,就已经判断出敌我来了。

“休想!”蔺太妃没有开口,孙英却一口拒绝了,然后用剑指着苏公公,道:“放了太妃,否则本侯就杀了这个老奴才!”

苏公公见黎芊荀已经醒了,忙不跌地扔掉了笔,惊喜交加地看着她。

“陛下,不用管老奴,老奴活够了,能死!”

“闭嘴,黎芊荀,你听好了……放了太妃,否则我就宰了金铃和这个老奴才,还有……你的那位年迈的外祖母,如今也在我们手里,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孙英冷冷地看着黎芊荀,他笃定黎芊荀会妥协,毕竟这个女皇陛下,可是比她的父皇还要重感情。

可是黎芊荀却只是冷笑,道:“随便你,朕乃一国之君,不能只顾个人感情,苏公公,金铃,你们可愿意为国捐躯?”

金铃点头,眼里闪着泪光,嘴角却露出欣悦的笑容,道:“陛下,金铃愿以死报国!”

“老奴愿死!”苏公公也跟着道,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无惧生死。

“你们……你们都疯了吧?”蔺太妃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更加难以相信黎芊荀真的不在乎这两个人的生死了。

第5章 挑拨离间1

黎芊荀手中的簪子刺破了蔺太妃的脖子,换来她一声惨叫,黎芊荀笑着道:“还不让人退下,朕这手可有点儿抖,一不小心就扎进去了,到时候想救就救不回来了!”

蔺太妃看着黎芊荀的眼睛,第一次觉得黎芊荀这个丫头这么可怕,那眼里半分感情也不带,就像个女杀神。

“你……你不会不顾你外祖母的性命吧?还有……还有后宫那些太妃太嫔,他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怎么会舍得那么多人为你死!”

蔺太妃在赌,赌黎芊荀只是在假装狠心。

黎芊荀却轻松地道:“舍不得也要舍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国家将要被奸臣所窃,她们难道还想苟活么?”

“你……”蔺太妃难以置信,眼睛瞪得大大的,想要把黎芊荀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懂,她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冷血的?

黎芊荀不耐烦地催促道:“还不让人退下,你要知道,你就一条命,死了就没了!”

“你们……退下,退下去!”蔺太妃终于是妥协了,因为她怕死,她不敢用自己的命去赌。

孙英却喊道:“不可,小茹,你听我的,咱们已经到了这一步,无路可退了,若不是她死,就是我们死啊!”

“侯爷,难道你要看着我先死么?”蔺太妃吼道,她可舍不得死,她已经享受惯了荣华富贵,好死不如赖活着。

孙英眯起眼睛道:“小茹,你不是一向都说你很爱我么,你就再为本侯牺牲一下吧?”

“你……你……好你个孙英,你竟然这么狠毒,可是这是后宫,容不得你做主,你们都给哀家退下!”蔺太妃算是看明白了,孙英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

“我看谁敢退?”孙英怒喝道,那些人愣了,一时间不知该听谁的话。

黎芊荀对苏公公使了个眼色,让他退到安全的地方,顺便帮金铃解围。

苏公公暗暗点头,表示明白。

黎芊荀则在蔺太妃的耳边道:“你看到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你何必为他赴死?你已经是太妃了,如果安分守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你为他背叛朕,背叛先帝,你得到什么好处了?”

黎芊荀知道,在这里做主的还是这位蔺太妃,所以她必须要挑拨离间。

蔺太妃怨毒地看着孙英,道:“你还不让开,难道真要看着她杀了我?”

“她不敢,她杀了你,她也逃不掉,后宫已经被我们掌握了,你别被她蛊惑了!”孙英真是气得跳脚,女人就是成不了大事。

黎芊荀却笑着道:“以朕的能力,你们以为谁能困得住朕,更何况……蔺太妃,其实朕听闻池阳侯早就另结新欢了,他之所以还和你虚与委蛇,不过是为了利用你,达到他谋朝篡位的目的!”

“你胡说八道!”孙英立刻反驳。

苏公公却适时开口,补充道:“这一点陛下到没有乱说,据咱家所闻,池阳侯和夫人伉俪情深,侯爷几乎每天都要为夫人画眉呢!”

蔺太妃听了,怒不可遏地骂道:“你这个负心薄幸的狗东西,我为了你委身先帝,受尽委屈,你竟然……好好好,哀家绝不会再相信你!”

“小茹,你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啊!”孙英吼道。

蔺太妃却已经被嫉妒冲昏了脑袋,她问道:“若非你被那个女人迷惑了,为何每次进宫见我,都来去匆匆,从来不肯留宿,你根本就是背叛了我们的感情!”

“我真的没有,天地良心!”孙英举手发誓,这个时候了,这女人还在想着争风吃醋,他都要疯了!

黎芊荀见状,又道:“蔺太妃,他不肯让人退出去,就已经很好地说明了问题,他不在乎你的死活,真的爱你,怎么舍得你受伤,你看看你的手都断了哎,疼不疼?”

蔺太妃看着自己被拧断的手腕,刚刚还不觉得,被黎芊荀一提,就钻心地疼。

“孙英,你给我滚出去,外面的人听着,退下!”蔺太妃再也无法忍受了,发出了命令。

孙英怒吼一声,利剑一挥,砍杀了几个太监,道:“谁敢乱动,杀无赦!”

“孙英,你……你竟然敢杀我的人!”蔺太妃震惊地看着孙英。

孙英冷冷地道:“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死不足惜,你们给本侯听着,今日之事,不成功便成仁,谁也逃不掉了,黎芊荀不死,你们都得死!”

外面手持兵刃的禁卫军都是蔺太妃安排的,也已经知道里面的情形了,听到孙英这样说,他们也犹豫了起来。

第6章 挑不离间2

他们原本听命于蔺太妃,可是现在蔺太妃又被人挟持了,到底听命于谁,他们一时也没有主意。

蔺太妃喊道:“你们不要听他的,哀家命你们退出去!”

黎芊荀见禁军要被孙英说服了,才喊道:“外面的禁军听好了,朕现在命令你们退下去,朕对你们既往不咎,若是执意要听孙英这个逆贼的蛊惑,朕决不轻饶,你和你们的亲人,都要背上犯上作乱的罪名,满门抄斩!”

禁军们听到这话,又犹豫地往后退了几步。

孙英见状,慌忙道:“不要退,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你们已经犯上作乱了,她不能放过你们,只有跟着本侯,你们不仅不用死,还可以建功立业。堂堂黎国,竟然让一个女人做皇帝,难道不可耻么?”

“牝鸡司晨,违背天道,如今天下群雄逐鹿,黎芊荀能带给黎国什么?她迟早会把黎国败掉,被其他强国吞并,只有本侯才能带黎国,争雄天下!”

孙英一番慷慨陈词,又将禁军的心思动摇了,一个个色凝重,手中的兵器举起来,似乎更倾向于孙英了。

黎芊荀冷笑着道:“乱臣贼子,也敢口出狂言!你若真的有心报国,为何要与蔺太妃狼狈为奸,你身为池阳侯,深受君恩,不思回报,先皇尸骨未寒,你就与蔺太妃谋朝篡位,这是忠臣良将能做的事儿么?”

“你这样的人,就不要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先皇待你如同手足,你背着他与蔺太妃私通,这是不仁不义,你享受国家俸禄,却不思忠君报国,这是不忠,你意图谋反,不顾家中老小,这是不孝!”

“危难之际,又不顾蔺太妃性命,一意孤行,这是无情,你这样的人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禁军听着,他今日若是得逞,篡位成功,你们这群见证他如何窃国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他根本就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他对先皇,对蔺太妃都能如此,怎么会对你们讲信用,他篡位成功之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黎芊荀一番话,终于让禁军们顿时又生了悔意。

孙英手中的剑抖了抖,呵斥道:“不要被她骗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你们不杀她,她一旦得以喘息就会杀你们!”

“朕以黎国皇帝的名义发誓,今日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听命于朕,朕绝不追究,君无戏言,你们掂量掂量,是听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的话,还是听朕的?”

“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们都是朕的子民,而不是孙英的,他给过你们半分好处没有?”

黎芊荀高声责问,蔺太妃的眼神转了转,似乎打算趁机逃跑,可是黎芊荀早一步洞察先机,拧断了她的令一只手,道:“蔺太妃,你最好安分一点,现在你才是最可悲的,你已经无路可退了!”

金铃已经悄悄地用苏公公给她的利器,割开了绳子,但是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找机会。

孙英见禁军的心已经乱了,根本不能帮他什么,也顾不得许多,剑锋一指,朝着黎芊荀攻过去,只要弄死了黎芊荀,今日之事就成了。

第7章 力挽狂澜

黎芊荀直接将蔺太妃一推,孙英一剑贯穿了蔺太妃的心口,蔺太妃惊恐地看着孙英,道:“你……你好……”

孙英却没有理会她,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剑,又继续朝黎芊荀刺过去。

金铃此时才从地上窜起来,一脚飞踢,正中孙英的胸口。

黎芊荀也抓住机会,几个转身,就到了孙英的身后,金簪抵住了孙英的脑后,冷冷地道:“孙英,束手就擒吧!”

“啊……”孙英朝天怒吼,还不打算放弃,黎芊荀也毫不犹豫地一簪子刺了下去。

后脑是人头部最软的部分,这里刺下去,必死无疑。

孙英转过头,摸了一把自己的后脑,难以置信地看着黎芊荀,她……真的下了杀手!

“荀儿,我是……你的仲父!”孙英艰难地道,他以为他足够了解黎芊荀,即便逼到这个份儿上,以她忠厚的性子,也不会狠下心的。

可是,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姑娘,竟然真的对他出手了!

黎芊荀冷冷地看着他,道:“在朕眼里,你只是乱臣贼子!”

孙英倒了下去,再没有机会开口,只是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极不甘心的样子。

黎芊荀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旁边还在抽搐吐血的蔺太妃。

黎芊荀看着外面的禁军,眼神一扫,所有人立刻丢下兵器,俯首跪地:“属下罪该万死,请女皇陛下恕罪!”

为首的人喊了一句,后面的请罪声便此起彼伏,黎芊荀只是微微露出凉凉的笑容。

这帮人跟着蔺太妃作乱,直到孙英死,他们都还摇摆不定。

这样的人留在宫中,迟早是祸害,但是她现在却不能下令诛杀。

金铃上前,跪地道:“陛下,金铃护驾不力,请陛下降罪!”

“老奴请罪!”苏公公也跟着跪下来。

黎芊荀抬手,扶起了金铃和苏公公,道:“你二人忠心,朕是知道的,此次宫变,你们也是始料未及,何罪之有?”

说完,又转而道:“禁军听令,今日上阳宫之事,若有人敢泄露半句,杀无赦!”

“是!”下面一片应声。

“很好,你们没有来过上阳宫,这里也没发生任何事情,记住了么?”黎芊荀问。

“记住了!”

禁军见黎芊荀真的没有打算降罪于他们,都松了一口气,整齐列队,离开了上阳宫。

一场变乱化解与无形,却没有人注意到,上阳宫不远处的一颗千年古木上,有二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主子,这位女皇陛下,似乎还挺有几分能耐的?”

被称为主子的男人,微微勾起嘴角,狭长的凤目里,尽是兴味,道:“有意思,前几日还是傻呆呆的,究竟是什么让她变化这么大?阿默,你说呢?”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经历这种背叛,佛都有火了!”阿默理所当然地道。

男人摇摇头,手指习惯性地弹了弹,道:“没那么简单,看来……咱们黎国之行,要延长了!”

“主子,您打算做什么?”阿默露出了惊悚的表情,每当主子开始弹手指,他就知道,他一定又有了什么可怕的主意。

男人勾了勾嘴角,笑容里有几分邪魅的味道,懒洋洋地道:“阿默,听说女皇陛下要选妃了!”

阿默哆嗦了一下,主子为什么笑得如此“阴险”,阿默身子往后倾斜了一下,问:“主子,你……到底想干嘛?”

第8章 统统殉葬

“嘘……有人来了,走!”男人一闪身,足下轻点,借由树木的掩饰,消失在了禁宫之内。

黎芊荀总觉得哪里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待朝那看时,又什么也没有发现,天生敏锐的嗅觉,让她觉得不远处的高树上定有猫腻。

便悄悄地吩咐金铃去一探究竟,金铃从暗巷绕过去,抬头看时,树上什么都没有,以为是黎芊荀太多疑了。

于是摇摇头,叹息一声,就返回了上阳宫,道:“陛下,什么都没有,想来是这几日,您受了惊吓,还没缓过来!”

黎芊荀微微皱眉,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可是刚刚那被人盯着的感觉,实在是太明显了,她一直没言明,只是因为情势紧张,怕节外生枝。

不过既然金铃没有发现,那说明人已经走了,这皇宫内院还真是不安全,得想法子把这些便于藏人的大树给砍了。

“既然没人,那就算了!”黎芊荀道。

金铃让人把两具尸体抬下去之后,才问道:“蔺太妃和孙英怎么办?”

“人都死了,将尸体交给池阳侯府,就说朕遇刺,池阳侯英勇护驾,惨遭刺客毒手,追封护国公,按国公仪制发丧!”黎芊荀命令道。

金铃不解地问:“陛下,孙英可是乱臣贼子啊,怎么还……”

苏公公对金铃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言。

黎芊荀知道金铃的疑惑,屏退了其他人之后,才道:“朕登基不久,就发生内乱,若传扬出去,不是等于告诉别国,黎国正是虚空之时,可以进犯么?”

金铃恍然,道:“陛下英明!”

黎芊荀道:“对外宣称蔺太妃暴毙,该怎么安葬就怎么安葬,对了……苏公公,这宫里人多口杂,这件事……”

“陛下放心,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们行事很隐秘,至于那些已经知道的,想必也不会多言!”苏公公道。

黎芊荀想了想,也觉得苏公公说的有理,早先知道却按兵不动的人,怎么敢说?

后来得知的人,既然知道她的意思,也就不会多言了。

金铃又问:“那些禁军怎么办?”

“先不用办,分批慢慢地把他们调出宫去!”黎芊荀道,人数太多,杀不能杀,留不能留,只能慢慢分化瓦解。

金铃点头,道:“是!”

“蔺太妃在后宫有不少亲信,陛下应当妥善处置才是!”苏公公建议道。

黎芊荀叹息一声,道:“所有参与谋反之人,统统去为太妃殉葬吧!”

一来就杀了不少人,黎芊荀也有些疲累,她并不是嗜血之人,却一直都在行杀戮之事。

前世如此,今生恐怕只会多不会少!

黎芊荀刚想转身,却忽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只听耳边传来两声焦急的呼唤,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柔软的床榻上,睁眼就是明黄色的帐幔,以及来来往往的古装仕女。

“陛下,您醒了啊?”苏公公看到黎芊荀已经睁开了眼睛,终于松了一口气。

黎芊荀问道:“我……朕怎么了?”

“你高烧不止,已经昏睡了三日了,可把老奴和金铃急坏了!”苏公公道。

黎芊荀挣扎着要起来,苏公公忙为她送上枕头,让她靠着舒服写些。

黎芊荀问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您放心,已经处理妥当了,只是……”苏公公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为难之处。

黎芊荀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苏公公道:“池阳侯夫人,对池阳侯之死,颇有微词,似乎是不信他是被刺客所杀!”

“那又如何?朕没有追究他池阳侯府的罪过,就已经是对他们法外开恩了!”黎芊荀冷冷地道,她最恨地就是被自己信赖的人背叛。

原主含恨而终,她若不是为了顾全大局,早就痛快地大开杀戒,将这些背叛者屠戮干净。

苏公公点头,道:“陛下所言极是,只是怕那池阳侯夫人在外面乱说话,影响陛下的圣明啊!”

“她爱乱说话?”黎芊荀问。

“那位侯夫人不是个省油的灯,否则也不会备受孙英的宠信!”苏公公意有所指地道。

黎芊荀点点头,道:“对孙英谋反之事,恐怕她也是知情的,她之所以敢说,怕是为了自保吧?”

“陛下所料不错,她怕陛下事后追究,所以想先开口,堵住陛下的嘴,拿准了陛下不想声张的心思,想要陛下投鼠忌器!”苏公公分析道。

黎芊荀微微哂笑,道:“愚蠢,这时候安分守己,朕或许还会放她一马,若是不懂收敛,那就是自寻死路!”

她要杀人,可是有很多法子的,比如说……让那位侯夫人,为夫君殉情!

“池阳侯夫人,原是北齐宗室之女,不能轻易动,也不能让她离开黎国,否则怕又引来外敌!”苏公公提醒道。

黎芊荀微微蹙眉,事情还真是复杂,内有奸臣,外有强敌,这个黎国还真是多灾多难,接手了这么个国家,她以后可有的受了!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小太监的通报:“陛下,霍太妃求见!”

死了一个蔺太妃,又来一个霍太妃,黎芊荀真是不甚其烦,本不打算见,可是苏公公却道:“霍太妃在陛下昏迷这几日,天天都来!”

黎芊荀微微蹙眉,这么殷勤,她不见岂不是辜负了她的一片好心?

黎芊荀这才道:“宣!”

小说

天之骄女盛安安被害身亡,重生为江城首富陆行厉的新婚妻子沈安安

2021-1-3 21:27:29

小说

她错过他们的婚礼,原以为此生不会再见。

2021-1-3 21:30: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