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她厌恶至极,她却不顾一切,飞蛾扑火。

他对她厌恶至极,她却不顾一切,飞蛾扑火。她以为总有一天她会将他这款玄铁捂热!但是却在命运的齿轮下低了头,一场大病,夺走她的生命,她与他之间,再无瓜葛。三年后,一名酷似她的女人在他面前出现,他只看了她一眼便知道,她不是她!
他对她厌恶至极,她却不顾一切,飞蛾扑火。

第1章 能不能借我五十万

“时烟,你弟弟的病情又加重了,刚刚送进手术室,你记得打五十万给我。”

接到电话的时候莫时烟的鼻子正在流血,大把大把鲜红的血液从鼻子里汩汩的流了出来。

她一边抽着纸巾一边擦,很快地上便满满的纸巾。

鲜红一片,触目惊心。

“好,妈,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给你打过去。”

鼻血不停的往外冒,莫时烟仰起头,门外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门把手转动,莫时烟心一紧,立刻将地上的纸巾抓了起来,一股脑的塞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男人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深沉而又分明的棱角沐在光影里,俊美而又妖治。

莫时烟抬眸看去,动作顿住。

这是她的丈夫,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可惜,从他眼底的鄙夷与嫌弃就能看出,他不爱自己。

或者说,从未爱过。

她在三年前用尽手段爬上他的床,逼迫他娶了自己。

三年了,原本以为他对她会有哪怕一丝的感情,可惜没有。

陆云霆抬脚进入房间,看了梳妆台边的女人一眼,深邃的眸子里透着阴冷。

“莫时烟,你在磨蹭什么?”

“我在化妆!”

莫时烟回过神来,慌乱的用手捂住鼻子,生怕自己流鼻血的模样给陆云霆看见。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还没好,你就不用去了。”

莫时烟狼狈的点头,却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拽住他的胳膊。

“能不能借我五十万?”

“一开口就是钱,莫时烟,你知道自己嫁给我这三年,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男人锁着眉上下打量他,深邃的眸子里晦暗一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越发的憎恶眼前这个女人,恨不得立刻跟她离婚。

莫时烟点点头,十分诚实的回答他。

“我知道,问你借钱。”

“每次看见你要钱的嘴脸我都觉得恶心!”他抬头看她,深邃的眼眸里袭卷着深深的寒意。

她挺直身躯,嘴角的笑容保持不变。

“我是很恶心。”

她承认,她是恶心的,她每次问他要钱的时候,自己都会恶心的要吐。

可是,她别无选择。

见她恬不知耻的承认,陆云霆心里一阵愠怒,他迅速签好手中的支票扔给她。

“这里有一百万,我希望你在三个月内不会再问我要钱!”

轻飘飘的支票狠狠地摔在她的脸上,很痛,但是莫时烟顾不得其他,连连向他道谢。

“谢谢你,云霆。”

她一向都如此诚恳,连说谢谢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单纯真挚。

可惜陆云霆知道,这张脸庞下面隐藏的是一颗如同蛇蝎一般的心肠。

厌恶的看了她一眼,陆云霆转身出门。

房门被他“砰”的一声合上,鼻尖的鲜血也突然喷了出来,弄得满地都是。

她狼狈的抽出纸巾擦地,也不忘用另一只手给自己的弟弟打去手术费。

一百万,她一个子也没有给自己留。

三分钟,她准时下了楼,但是却并没有时间很好的收拾自己。

看见她依旧寒酸的模样,陆云霆的脸色立刻阴霾起来。

“你花了这么长时间在房间里干什么?”

“我——”

“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你却连买几件衣服的钱都舍不得花?拿去哪里了?养别的小白脸?”

陆云霆鹰隼般的眸子死死攫住眼前的女人,看着她身上穿的皱巴巴的衣服,他越发的烦躁。

“今天你别去了,我会找别人陪我去。”

第2章 没钱治病

“不,云霆,我陪你去吧,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婆婆了。”

看见陆云霆生气了,莫时烟立刻跑过去抓住他的手,低声央求。

“我妈看见你这副模样应该会气的连生日都不想过了!”

不耐烦的甩开她的胳膊,陆云霆薄凉的双唇微启,“霜霜,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你要带霍云霜去陆家?”

莫时烟垂在身侧的十指立刻紧了紧,她抿唇,那张无辜且干净的脸庞上带着忧伤,声音也逐渐哽咽。

“我去好好收拾一下行不行,你不要带霍云霜去。”

“等你收拾好,我妈的生日宴会已经结束了。莫时烟,反正我们也快离婚了,我提前带云霜回去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你知道,我妈根本就不想看见你!”

无视掉女人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庞,陆云霆径直离开别墅。

黑色悍马瞬间消失不见,莫时烟看着空荡荡的别墅,缓缓瘫坐在地上。

三个月前,她查出和弟弟一样的病。

白血病,病情严重,时日无多。

她去医院检测自己的骨髓是否与弟弟匹配,得到的结果是否。

那一刻,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

但是这一切,都被她埋在了自己心里。

她很穷,即使嫁给了陆云霆也并没有什么钱。

反倒是因为弟弟的病,她前前后后问陆云霆大概要了三百万。

也是因为这笔钱,他对自己的印象越来越差。

她没钱给自己治病了,也不想麻烦任何人。反正陆云霆不爱自己,倒不如死了好。

可是即使死了,她也不希望陆云霆跟霍云霜在一起,那个女人,很可怕。

夏末秋初,地板冰冰凉凉的,莫时烟在地上坐了很久都没有起身。

空荡荡的别墅一片漆黑,她没有开灯,就这样愣愣的坐在那里,直到手机震动,她才回过神来。

看见手机来电闪烁着“云霆”两个字,她那双晦暗的双眸立刻亮了起来。

“云霆。”

“云霆,你说要和时烟离婚?”

电话接通,传来的却不是陆云霆的声音,而是霍云霜的声音。

听见“离婚”两个字,莫时烟的心颤了颤,神情却无多少变化。

反正她也很快就死了,她本来就打算和陆云霆离婚。

“放心,她答应过,再过三个月就会跟我离婚,到时候,我一定会娶你。”

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莫时烟盯着电话苦笑,在陆云霆的心里,一定盼着跟她离婚吧。

“不用那么着急的云霆,我可以慢慢等。”

“你真是个好女人。”

呵,好女人?

莫时烟心底冷笑连连,霍云霜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最清楚不过,能找人轮奸别人的女人,怎么配称之为好?

她从冰冷的地板上起身,湛亮的眸子里闪过无声的倔强。

时间是晚上八点,此刻的陆家大宅正热闹至极。

陆云霆挽着霍云霜的手在人群中穿梭,所有宾客看见两人都不免夸赞一番。

即使发现陆云霆身边站着的不是他的发妻,也没有一个人带着疑问上前询问。

“伯母,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霍云霜站在大厅中央,今日的她穿着一袭红色及膝长裙,衬托着姣好的身材。波浪长发微卷着搭在肩头,她那张艳丽的脸庞浮着高贵典雅的笑容。

如此美艳的她,迅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难为你了,还给我带了礼物。”

林芸一向不喜欢莫时烟,知道儿子有了新的对象开心的不得了。

她满意的接过礼物,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对金佛,瞬间笑的合不拢嘴。

第3章 她才是正主

“好礼物啊!”

“是啊,这个心意可是足足的啊!”

“陆夫人,我可真羡慕你啊,有这么一个美丽还孝顺的儿媳妇。”

周围的宾客纷纷附和起来,林芸笑的更加开怀。

“有心了有心了,我真的很喜欢啊。”

林芸拍了拍霍云霜的手掌,又拉过陆云霆的手,让两人的手掌交叠在一起。

“你们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妈,您开心就好。”

看见林芸如此开心,陆云霆的心情也好了许多,看向霍云霜的眸子里满是深情与爱意。

一时间,大厅里的人纷纷鼓起掌来,都在为这对佳人祝福着。

“妈!”

人群外,女人清脆的声音响起,霍云霜的脸色立刻变了变。

众人让出一条路来,却看见一身形消瘦的女人从不远处走来。

她很瘦,瘦的有些可怜,穿着宽大的白色连衣裙,极其不合身。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看起来像朵失了色的栀子花,憔悴不堪。

“是你?你来干什么?”

看见莫时烟来了,林芸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她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女人,自从她害的自己儿子郁郁寡欢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讨厌。

“妈,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作为儿媳妇,怎么也得过来祝福一番。”

莫时烟没有理会众人错愕的眼神,拿出一副刺绣递给林芸。

看见刺绣的那一刻,林芸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这是一副八仙贺寿图,绣的精致的很,看出来是下足了心思。

“嗯。”

虽然心里高兴,但是脸上却还是风平浪静的模样。命人接下礼物,林芸便不打算再理会莫时烟,和其他的客人聊天去了。

“莫时烟,你来干什么?”

陆云霆的反应很大,蛮横且粗鲁的将莫时烟拽到了院子里,跟在他身后的,是落落大方并无丝毫不适的霍云霜。

“今日是妈的生日,我准备了那么久的礼物,应该送过来。”

她很少这么有底气的跟陆云霆说话,莫时烟的目光落在他身后的霍云霜身上,冷声道:“反而是她,她不该来。”

“够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特别愚蠢?”

陆云霆拽住她的胳膊,力道大的吓人。

是的,在他的眼里,她这样落魄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就是愚蠢的表现。她越是愚蠢,他越是懊悔为什么曾经娶这个女人。

“云霆,你别这样说时烟,她也只是单纯的想要给伯母祝福罢了。”

霍云霜的演技见长,她柔柔的拉住陆云霆,在他身畔低声求饶。

但是她越是这样,越让莫时烟觉得可怕!

“你闭嘴!”

她怒喝一声,硬生生的将霍云霜吓住,陆云霆也愣住,他还从哪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有如此气势。

“时烟,你别生气,你穿成这样来这里的确不太好,你知不知道,别人会以为云霆对你不好,陆家对你不好。”

霍云霜躲在陆云霆身后,一副柔弱模样。

“陆家对我好不好我想今天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用不着你来假好心。”莫时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凶猛的靠近霍云霜,一把拽住她的长发,“倒是你,霍云霜,你想嫁给陆云霆,你想做陆家的儿媳妇,你做梦!”

“啊!”

没想到莫时烟会如此粗鲁,霍云霜的头发被她硬生生的扯了几撮下来,她疼的泪水都挤了出来。

“你疯了,住手!”

陆云霆不可思议的扯掉莫时烟的手,看向她的目光如同看一个野人。

第4章 我对你已经是极限

他大概没想到一向瘦小的女人会做出如此粗鲁的事情。

“痛,云霆,我好痛啊!”

自己的头发硬生生被她扯掉,霍云霜心里气的要死却并不好发作,只好跌进陆云霆的怀里寻求安慰。

“莫时烟!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欺负人,你给她道歉!”

“我不,我给谁道歉都可以,但是她没有资格!”

她倔强的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看向霍云霜。

被她的眼神吓到,霍云霜连忙拉住陆云霆的胳膊,“云霆,算了,我们走吧。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的头好痛。”

“莫时烟,你胆子大了是不是?如果你不道歉,我明天就跟你离婚。”

心骤然一痛,看着眼前恨不得将自己撕裂的陆云霆,莫时烟连呼吸都觉得痛。

她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最爱的女人就是霍云霜害死的呀,她要怎么跟他开口,怎么跟他开口他才会信她。

“好,我道歉。”十指刺进掌心传来痛意,她最终还是认输了,拖着病痛的身子,一步步走到霍云霜面前,弯腰,“对不起。”

“没事。”

霍云霜摇头,却松了一口气。

她生怕莫时烟说出那件事,还好她不够自信,所以没有说。

“怎么?你要死了?”

陆云霆发觉她不对劲,看了她一眼,看见她额上豆大的汗珠和惨白的脸色,他面不改色的问她,“要死也别选今天,晦气。”

“我没事。”

莫时烟勉强扯出一丝笑,冲他伸出手,柔声道:“云霆,我们回家吧。”

“回家?”陆云霆冷笑一声,“莫时烟,你忘了吗?我的家早就已经被你给毁了。”

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但是他的声音却比冷水还要冰凉。

他的未婚妻死了,在他的心里,害死宁静的一直都是她,她在他颓废迷离之际在他酒里下药和她发生关系,又大肆宣扬毁他名声逼他娶她。

是的,他的家毁了,可是毁他家的人却不是她!

“云霆,我——”

她看着那张冰冷无比的脸庞,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大颗的汗珠往下掉,她疼到无力开口。

“莫时烟,你知道我每天面对着你这张脸心里有多恶心吗?”

恶心。

这两个字让她彻底开不了口,只能哆嗦着身躯看着他。

“三个月后,我们准时离婚,你好自为之。”

他的眼神似冰,落在她身上却是刀子。

“云霆。”

她伸手,想要拉住他的手,却被他冷漠拂开。

“云霆,你这样对时烟是不是不太好?”

“我忍了她这么多年,已经是极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害死宁静的女人!”

男人深邃的瞳孔里迸发出危险的气息,霍云霜看着男人的脸,心虚到手心发汗。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莫时烟站在原地,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关节都要散架。

随后,她的腹部一阵绞痛。

除了白血病,她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病痛。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有准时吃过饭,所以胃病也很严重。

脸上的血色被抽离,莫时烟捂着肚子一步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十月初,天气温凉,陆云霆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回家,也不再多和她说一句话。

渐渐地,莫时烟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

她借着去医院看望弟弟的借口去了医院一趟,顺便看看自己的身体。

“陆太太,你的病情很严重,我建议你及时进行化疗。”

医生的话让莫时烟的心凉了凉,半晌之后她鼓起勇气,“找到骨髓的几率大吗?之后要花多少钱?”

第5章 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

“几率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陆太太,你最起码应该试一试啊,毕竟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只要找到配对的骨髓就行了。”

莫时烟摇摇头起身离开了,医生怎么会懂?她没钱,她所有的钱都给了弟弟治病,她已经没钱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弟弟病房的方向走去,迎面走来的两人让莫时烟停下脚步。

“时烟?你怎么会来医院?”

陆云霆扶着霍云霜朝她走来,看见她时,他的神情冷漠的如同看见一个陌生人。

“我来看我弟弟。”

垂下苍白的脸庞,莫时烟隐忍着身体里四处迸发的疼痛,她不想被人看出她生病了。

可是其实只要用心看是能看出来的,她病的很严重了,身形越发的瘦削,所以衣服变得宽大的有些夸张。

那张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庞看起来竟然有些骇人,哪怕是个过路人都应该能看出来她病了。

可惜,陆云霆看不出来。

“没想到这么巧,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怀孕了。”

霍云霜巧笑嫣然的歪进陆云霆的怀里,看着莫时烟的眼眸湛亮到毫无一丝杂质。

瞬间,浑身的空气被抽离,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崩塌,莫时烟毫无预兆的倒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

看着女人猝不及防的倒在地上,陆云霆的第一反应就是护在霍云霜前面,护住她的身体。

莫时烟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陆云霆的动作,居然有些想笑。

她快死了,他却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她因为疼痛支撑不住而倒在地上,他却以为她要伤害霍云霜?

看见他这样,她是不是该笑?一门心思扑上去的男人却视她如同蛇蝎。

“云霆你干什么,快扶时烟起来啊。”

霍云霜从始至终都在扮演一个善良柔弱的女人,她弯腰,想要扶起莫时烟却被陆云霆拉住。

“你别碰她,小心她赖上你!”

他扶住她的身子,漠然的后退了一步。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其实也差不多,云霜怀孕了,我希望你能尽快签字跟我离婚。我要尽快跟云霜结婚,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尽快?是多快?”

顾不得身心的疼痛,她扶着一旁的墙壁,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

“最好明天,明天我回别墅一趟,我会给你五百万当赡养费,你该满足了。”

提到钱的时候,陆云霆特意观察了莫时烟的神情,原本以为她会高兴,但是她居然面无表情。

那双晶亮的眸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所有光芒,他看着这双眼睛,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时烟的长相开始变了。

她原本倨傲任性的模样变的这般冷淡平静,他看见她这副模样,心里竟有一丝难过。

“五百万?”

嗤笑一声,莫时烟笑出眼泪。

他当真以为她爱的是他的钱吗?当初宁静死的时候他一蹶不振,她自作主张的嫁给他,想要抚平他心中的伤痛。

可是三年过去了,他不但没有爱上她,还爱上了害死宁静的凶手。

看着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陆云霆的脸上再次闪过一抹厌恶。

看吧,为了钱,她还是会笑的这么开心。

“你答不答应?”

见他不耐烦的催促,莫时烟点点头,“好啊,明天你来,我答应跟你离婚。”

第6章 飞蛾扑火

似乎没想到她答应的这么容易,不止是陆云霆,就连霍云霜也惊愕起来。

她怎么会这么容易放手?三年前她作死做活要弄死自己的时候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让自己跟陆云霆在一起,她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手呢?

“怎么?你们不开心?”

看见两人一脸错愕的模样,莫时烟冷笑,“我怎么舍得让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出生就成为私生子呢?”

看见莫时烟笑,霍云霜的身子抖了抖,她总觉得莫时烟没有那么简单,她居然有些害怕。

“好,我明天去找你。”

扶着霍云霜离开,陆云霆不再看莫时烟一眼。

她扶墙而立,双唇颤抖着蠕动,“云霆。”

只是叫了声他的名字,再无其他。

远去的男人却似乎听见了她的声音一般,身形微顿后还是毫不犹豫的离开。

病房里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莫时烟低着头在给莫十陵削苹果。

“姐,你的脸色好差,你是不是生病了?”

莫十陵接过她递过来的苹果,看见她如此消瘦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心。

“我没事,你好好的治病就行了。”

看了戴着帽子的莫十陵一眼,莫时烟起身,“我得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姐,你真的没事吗?”

“你姐怎么会有事?你今天说的话够多了,快别说了,躺下来。”

从门外走进来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顾柔,她爱弟弟远胜过爱自己。

看见莫时烟苍白的毫无人气的模样,她连忙拍了她一巴掌,“你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化个妆吗?你知道男人有多喜新厌旧的,你这副模样,怎么能留得住云霆的心?你要是跟云霆离婚了,以后咱们家哪里还有钱?”

顾柔的态度冷漠,好似,她并不是她亲生的一般。

莫时烟看了女人刻薄的眉眼一眼,顾柔从来都不喜欢她,她对自己的母亲而言唯一的价值,就是嫁给了一个有钱人。

“我先走了,妈,你好好照顾弟弟。”

“走吧走吧。”

顾柔细心的照顾起莫十陵来,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莫时烟一眼。

“姐,你照顾好自己。”

莫十陵看见姐姐这样,总觉得不放心,只能低低的唤了她一声。

站在门边的莫时烟笑了笑,转身离开病房。

晚上十点,陆云霆没有回来。莫时烟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双手环膝。

房间没有开灯,借着青白色的月光可以看见床边的婚纱照。

她笑颜如花,他神情阴霾。

其实她早就应该知道,他们认识了那么多年,以前他没有爱上她,以后更不会爱上她。

只是她愚蠢,所以才一味的飞蛾扑火。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照,证件照的色泽泛黄,应该是多年前的照片了。

照片上的女人笑容灿烂,那双澄澈的眸子里仿佛盛满了星辰。

她是宁静,是陆云霆的初恋。可惜,三年前她被霍云霜给害死了。

霍云霜找人轮奸宁静,害的宁静从几十层高的楼上跳了下去。

她们三人是朋友,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霍云霜给钱给那些人,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相处了那么多年的朋友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第7章 我替你报仇

手中的照片逐渐被她捏紧,莫时烟仰起头,看向窗外的星空。

宁静,我替你报仇好不好?

“喂,思远,我上次让你帮我弄的东西弄好了吗?”

顾思远是她的好朋友,自己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

她最后,只能走这一步。

她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九点,楼下便传来动静。

莫时烟知道,是陆云霆来了。

她收拾好自己下楼,郑重其事的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

走到楼下时,男人坐在沙发上,眼角透着疏离与漠然。

“云霆,你来了。”

她说话的语气依旧温柔,面对陆云霆,她始终狠不下心来。

“这是离婚协议书,这是五百万支票,你签字之后,这个钱就是你的。”

陆云霆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女人,狭长的眼眸眯起,见她憔悴的如同制片人一般的身躯,眉头拧成“川”字。

不过几日不见,她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这么着急想跟我离婚吗?”

她的模样安静至极,好似结束这场关系对她来说,并没什么所谓。

只是她的手里抱着一个木盒子,抱着的盒子的手攥的死死的,眼底还带着股拼命的架势。

“是,这段婚姻开始就是个错误,今天必须要结束。”

冰冷的视线从她瘦削的身影上移开,陆云霆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

“好,我同意签字离婚,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莫时烟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晦暗,她垂下头去看那张写满字的离婚协议书,抬手拿起一旁的钢笔。

“什么要求,只要合情合理,我会满足你。”

抬眸看了她一眼,陆云霆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认真的。

即使他不爱眼前这个女人,也怀疑宁静是她害的。可是人非草木,这三年来她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他清楚的很,这一刻,他有些犹豫。

“和我离婚后的三年里,你都不可以娶霍云霜为妻!”

莫时烟扬起视线,语气决绝。

“你说什么??”

没想到她会开出这样的条件,陆云霆的脸色骤变。

“我只有这一个要求,你答应,我就签字,不答应,我就不签。”

莫时烟开口,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她抬手,笔尖落在离婚协议书的签名处。

视线落在陆云霆的脸上,等待他的答案。

“不可能!”陆云霆愤怒的起身,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怒道:“莫时烟,我倒是不知道你还会这一招,你对云霜到底有多怨恨,为什么处处抓着她不放?她也是你的朋友!”

“朋友?”莫时烟突然冷笑,手中的钢笔也被她气愤的扔掉。“她如果是我的朋友,当初就不会对宁静做出那些事来!陆云霆,你知道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傻子!”

她激动的低吼出声,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她恨,恨用了三年的时间都不能让陆云霆看清霍云霜的真面目。

到了现在还要用自己离婚为筹码阻止他们在一起!

是她没用,可是就算死,也不会这么轻易地便宜霍云霜!

“你在胡说些什么?莫时烟,事到如今,你还在污蔑霜霜,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陆云霆的眼底突然迸发出凶狠的怒意,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可是这一次为了霍云霜,他做到了!

“我安的是什么心?”莫时烟心里一阵揪痛,她忍着痛意,喘息着抱在怀里的木盒放在桌上。“这里面有你最想看的东西,无论当年是我害了宁静还是她,这里都有证据,你打开,一看便知。”

陆云霆眯着眼睛去看放在桌上的木盒,那双冷厉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犹豫。

第8章 她失败了

他不敢打开,到了此刻,他居然有些害怕面对寻找了那么多年的事实。

“你不敢打开?那我来开。”

莫时烟没等陆云霆反应过来,已经“砰”的一声打开了那个装满文件和照片的木盒。

而木盒刚打开,陆云霆的脸色咻的沉了下去。

“这是什么?”

照片上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霍云霜,她的手里拿着一叠钱,而她的面前,是陆云霆永远都忘不掉的几张脸。

那几个强暴宁静的男人,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看不出来?这里还有,这些,这些全都是!”

莫时烟激动到浑身颤抖,她将盒子里的照片用力扔在他面前,想要让陆云霆看清楚霍云霜的真面目。

那些丑陋的照片就这样暴露在陆云霆的面前,他看着那些照片,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云霆,那些都不是真的!”

霍云霜突然闯了进来,瞥见散落一地的照片,眼底惊愕一片。

她虽然心虚,但是她却清楚的很,莫时烟不可能有这些照片,都是假的,一定都是假的。

那些人犯过多少次案都没出事,莫时烟哪里来的能力能查到他们?还拍下照片?

“霍云霜,你居然还敢来,你以为这么多年我不把这些给云霆看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我以为你会悔改,可是你不但没有,居然还变本加厉!”

看见闯进来的霍云霜,莫时烟显得有些激动。

“时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诬陷我?这些照片根本就不是真的,宁静出事那天,我在国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照片里的地方!”

霍云霜拽住莫时烟的胳膊,乌黑的眼眸闪着泪光,但是眼底的目光锐利。

她一眼就看出莫时烟的不对劲,如果不是自己钱是汇款打过去的,她大概真的以为照片里的人是自己!

没想到莫时烟居然为了不让自己嫁给陆云霆,铤而走险去造假?

“你撒谎!照片上的就是你!宁静死之前跟我打过电话,她说是你,是你害了她!”

莫时烟似乎是疯了,冲上去就拽住霍云霜的头发,她只会这一招,用的也算得心应手。

她的动作太快,霍云霜躲不及,只能反手也拽住莫时烟的头发。

“云霆,你快救救我啊,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

霍云霜向陆云霆求救,但是陆云霆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扭打在一起,他无动于衷。

“云霆,你相信我,你可以去查,那天我有出境记录!你也可以找人来看这些照片,照片都是假的!”

霍云霜一边躲闪着莫时烟发了疯似的动作,一边冲陆云霆哭喊。

“你还在撒谎,你这个杀人凶手!”

“够了,松开!”

莫时烟的身子被人猛地扯开,因为惯性,她没有站稳,狠狠地跌倒在地上。但是她也没有那么轻易放过霍云霜,她用力一扯,将霍云霜头顶的头发又扯掉一大块。

“啊!”

霍云霜看见莫时烟手里的头发,低声惊叫起来。

“莫时烟,你这个疯子!”

“我是疯了,那又怎么样?”莫时烟坐在地上冷笑,嘴角的笑容阴冷而又嗜血。“霍云霜,你知道吗?就算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

这场打斗,霍云霜吓得不轻,看见莫时烟嘴角森冷的笑容,她直接晕了过去。

陆云霆带走了霍云霜,也带走了所有的照片。

而莫时烟,则被他禁锢在这个房子里。

小说

21世纪金牌整容师竟然穿越成古代村妞?

2021-1-3 21:19:26

小说

白菱以为自己很幸运。避开了一年纸婚,躲过了七年之痒

2021-1-3 21:22: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