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说,施比受更有福。 苏桥身体力行的奉行这句话。

《圣经》里说,施比受更有福。,苏桥身体力行的奉行这句话。,满腔爱意却换来霁安的复仇背叛,以及他情人的逼迫暗算。,当这条施与之路走到尽头之时,苏桥发誓,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爱霁安!
《圣经》里说,施比受更有福。 苏桥身体力行的奉行这句话。

第1章 你不配

“转过去!”

男人罩在女人上方,声线暗哑,沉声命令着身下不着寸缕的女人。

感觉到男人快要释放离开她的时候,女人及时转头,语气带着一丝卑微恳求:“哥哥,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男人冷笑一声,“苏桥,你配生我的孩子?”

随后潇洒地从她身上抽离,转身进了浴室。

“哥哥!我们结婚三年了,我很想要个孩子。”

苏桥憋红着一张脸,还在乞求。

霁安是她老公,也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十岁的时候被她父母收养。

苏桥父母逼霁安娶苏桥以报答养育之恩,并承诺他,只要和苏桥结婚,就将公司10%的股权转让给他。

霁安是男人,他有雄心壮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是以一个女人作为跳板他倒是不介意。

只是苏桥是个70多公斤的女胖子,除了一对D罩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女人该有的特性。

霁安看在她胸前两团的份上,从浴室出来后又将苏桥弄了一次,不过这次他没有从后面进入。

两人面对面的时候,霁安不想看到苏桥那张脸,顺手拿起床头边的枕头盖在苏桥的脸上。

苏桥整张脸被捂在枕头底下险些喘不过气来,胸前的钝痛叫她不敢开口喊停,更不想破坏了他的兴致,这点儿痛她能忍住,为了让他愉悦她心甘情愿。

一番折腾之后,霁安浑身清爽。

苏桥感觉身上一轻,顿时又带着些许失落,其实她挺喜欢他和她这样零距离的靠近接触的。

霁安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看到旁边杵着的苏桥,心情即刻变得糟糕透顶。

“你是猪吗!不拿开枕头是想憋死吗!”

这个时候面对霁安的怒吼,苏桥内心竟有几分窃喜觉得他是关心她的。

霁安虽是这样说的,可他并没有打算帮苏桥拿下来,最后还是苏桥自己拿下来的。

“哥哥!你是在关心我,对不对!”

苏桥说这话的语气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

只是她脸上的肥肉太多,五官挤在一起,霁安强忍不爽匆匆瞥了一眼,便不再拿正眼看她。

“苏桥!你可真会自作多情!”

“滚回你的房间!下次不到时间不要进我的房间!”

霁安当年答应和苏桥结婚,但他提出了一个诡异的条件,一周只能同房一次。

每周周一,苏桥就像个等待皇帝宠幸的妃嫔,翘首祈盼和他的鱼水之欢。

像今晚上,是苏桥自己记错了日子,违反了约定。

苏桥悻悻笑着,“哥哥!不好意思,今天是我记错了日子,下次不会再犯了。”

“滚!”

霁安闭着双眼不愿再听她多说一个字。

苏桥最后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自己单独的房子。

自从苏桥的爸妈死后,这栋别墅越显凄凉了。

第二天早晨,苏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一大碗苦涩中药。

她身子弱,全靠这药吊着命。

第2章 让她等着

霁安去公司上班了,别墅里除了几个佣人,就剩苏桥一人无聊至极。

“王妈,你熬一些乌鸡汤,我中午去哥哥公司送给他。”

苏桥十指不沾阳春水,生来就是锦衣玉食,家务活什么的都没有干过,被父母从小宠到大,殊不知,这种溺爱环境成长的她将来是要吃大亏的。

“好的!小姐对先生真好呢!我这就去做。”

王妈是看着苏桥长大的,把她当作自己亲闺女来疼,纵使苏桥父母不在,她对她的疼爱也不减万分。

临近中午时分,苏桥站在公司大厅里,手里拿着一个保温饭盒。最新款的高定套裙套在她壮硕的身上,很是惹眼,来来往往的人员不禁多看了两眼,那三三两两的眼神仿佛都在呐喊,这么好看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娇美年轻的前台拦着她不让进,苏桥急红了眼。

“我是苏桥,霁安是我丈夫,我来给他送吃的。”

那前台上下打量着苏桥,眼里是遮不住的鄙夷,说话的态度也十分恶劣,“大姐,你在搞笑吧?我们霁总就是结婚了,他的妻子也不可能是你这样子的!何况他还没有结婚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儿……”

这样的话语不是苏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眼光也不是第一次见到。

苏桥按压住心里的酸涩,咧开嘴角苦涩笑道,她告诉自己,习惯就好了。

苏桥和霁安结婚是很隐秘的,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很少。

霁安不管外貌还是能力都是出色的,自己实在是配不上他……想到这里,苏桥心里发酸,眼眶湿润。

“苏桥!”

身后传来一声略带惊喜的呼喊。

是梁嫚,霁安十岁以前生活在孤儿院里的朋友,大学毕业之后跟着霁安做事,满打满算快四个年头了。

苏桥闻声转头,见到是她熟悉的梁嫚,心里不禁燃起一股希望。

“梁嫚,我来给我哥送饭,他电话我打不通,你能带我上去吗?”

梁嫚红唇扬起,两颊的梨涡甚是好看,姿态优雅的说道:“跟我来。”

梁嫚是霁安的贴身助理,在公司里的地位极高,前台自是不敢怠慢,只是在她们两人走后,两位前台又在窃窃私语。

“霁总结婚了?没听说啊!”

“就是!就是!如果真是这样,那……霁总的口味太重了吧……”

“原来霁总喜欢那种肥婆!她那模样连给梁嫚提鞋都不配……”

……

此时的苏桥和梁嫚一同乘坐专属电梯,并不知道她的这一出现,顿时在公司内部微信群里闹出了多大的新闻。

“霁总,苏小姐到了。”

梁嫚敲敲霁安的办公室,注意听,她说的是“苏小姐”,而不是“霁夫人”,虽然她知道苏桥早已嫁给了霁安。

“让她等着!”

里面传来清冽低沉的男音。

梁嫚不好意思的笑笑,“苏桥,霁总在忙,你先坐下来等一会儿。”

苏桥抬手抚了抚垂在胸前两侧的发丝,慌张得像个要被主考官面试的应聘者。

她坐在候客室,老老实实的等着,这一等,两小时过去了。

苏桥心想,时间长了,这乌鸡汤就该失了味道。

第3章 狼狈不堪

苏桥想赶快见到霁安,又害怕直接进去打扰到他的工作,苏桥挺紧张的,她一紧张就内急。

苏桥一路摸索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总是女人八卦的聚集地,这一趟,苏桥获益匪浅。

“我今天早上又看到梁嫚从霁总的车子下来,奸情啊奸情……”

“他俩关系暧昧不清好几年了,公司里的老人都知道,听保洁阿姨说,霁总办公室垃圾桶里经常出现用过的套……”

“啧啧!霁总真是威猛!梁嫚那骚货真是好命!”

……

苏桥只觉得一道惊雷劈在她的头顶上,站都站不稳了。

苏桥在两位员工离开后,浑浑噩噩地逃出洗手间。

回到候客室的时候,霁安还没有派人传达让她进去的命令。

苏桥不知心底从哪里窜出来的勇气,她直接走进霁安的办公室门口,抬起的手还没有触碰到门上,便听见里面传出的说话声音。

“那胖子还在外面等着,要不要她进来?嗯?”

女人的声音柔媚挑逗,那是梁嫚的声音,苏桥能听得出来。

“不想看到她,打发她走。”

“那你说我和那胖子比,谁好看?”

梁嫚此时跨坐在霁安双腿上,前后扭腰。

霁安被她勾地全身气血上涌,欲望喷薄欲出。

“说不说~”

梁嫚天生是个会勾人的,滋味销魂,霁安恨不得把她狠狠按在身下。

“你!你最美!”

……

之后,便是让人面红耳赤的喘叫声。

苏桥从来不知道霁安在情事上面这么凶狠,不然梁嫚怎么叫的那么痛苦却又那么欢愉?

苏桥双腿发软,踉踉跄跄站立不住,眼中的悲伤哀痛如同潮水向她汹涌袭来。百闻不如一见,事实如铁就在她的眼前呈现,她原本还抱着的一点儿侥幸心理此时荡然无存。

苏桥死死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儿动静,颤抖不息的身躯只能依靠着门板顺着滑下去蹲坐地上狼狈不堪,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

眼泪更是抑制不住,心口钝痛仿若是有人拿着大刀在一块块、一点点地割她的肉。连呼吸也变得困难无比,脖颈之处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扼住她的命脉,每一次呼吸都好比垂死之人弥留人间的无力挣扎,苏桥感觉她快要死掉,这种背叛欺骗的感觉快要让她窒息。

和所有目睹自己丈夫出轨的女人一样,苏桥只觉海啸突袭天崩地裂,一时之间,愤怒、伤心、痛恨、委屈、不甘……所有难过的情绪如同无边无际的海水瞬间包围她湮灭她。

和所有怒不可遏失去理智的女人一样,她多么想手提大刀不顾一切冲进去,狠狠暴打那个勾.引自己男人的贱女人!

骂她打她揪她的头发抓花她的脸!

拍她的照片发到网上!让她身败名裂!

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看看她这个不要脸的小三!这个狐狸精!

然而,这仅仅是想想而已。

第4章 他们是仇人

她做了这些让自己痛快泄愤的事情之后,霁安又会怎么对待她呢?

不用抱任何希望,也不用存在任何幻想,他一定会选择梁嫚保护梁嫚。

她拿什么和梁嫚比?

她又怎么斗得过梁嫚?

她和她的丈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是他的贴身助理得力帮手,她的相貌她的能力更是远远胜过自己……

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她和梁嫚的比较。

苏桥更怕自己冲进去了,霁安没有一丝被抓奸的慌乱,反而会嘲笑她的丑态,淡定说一句,“苏桥,如你所见,我出轨了,离婚吧。”

那么,她以后还能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接近他和他生活在一起?

可怜又可笑的女人!

装聋作哑的女人!

自欺欺人的女人!

苏桥最终没有冲进去,她不能打破这一切,她只能用这种卑微作践的方式去继续维护这段千疮百孔岌岌可危的婚姻。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激战的男女终于停歇。

“讨厌死了~衣服都让你给撕烂了,等会儿还要怎么上班啊~”

“乖,刚刚累坏你了,今天奖励你不用工作,一会儿我让秘书去给你买一身新衣服。”

……

苏桥从来不知道霁安会这么体贴女人,原来他也知道一场体力运动后,女人肯定是很累的。可为什么他们每一次后,他只让她拖着疲累的身子滚回自己的房间?

他也从来没有给她买过衣服,他也从来没有用这种疼爱宠溺的语气跟她说话……

原来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差距。

原来这就是他对她和他对梁嫚的本质区别。

原来这就是爱而不得的悲哀和痛苦。

苏桥的在门外蹲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可是伤心欲绝的低泣哀鸣还是从指缝间悄悄泄露了出来。

门内的梁嫚觉得身上太黏糊,起身去了办公室内隔间的独立浴室。

霁安坐在椅子上抽事后烟,烟雾缭绕,他闭眼沉思逐渐冷静下来。忽然听到门外不时传来阵阵低微的哭泣声,刚才梁嫚叫的太大声,这会儿门外抽泣哽咽的声音如同蜜蜂嗡嗡声,直接插入他的心头。

霁安从椅子上起身,一步步走向门板,抽泣之声越来越清晰,他没猜错的话,门外在哭的女人是苏桥。

此时此刻,苏桥不知道自己和霁安只有一门之隔。

霁安两指间夹着一根烟,听着门口女人的哭声,心间觉得莫名愧疚。

愧疚?

呵!

霁安两指一捻,掐灭烟火,手指的灼烧痛感让他很快恢复理智,他摇摇头淹没心中唯一那点儿少得可怜的异常情绪。

他怎么可能会对那样的女人感到愧疚?他不予许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他的生意伙伴哪个不是左拥右抱女人多的数不过来,他只不过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梁嫚,一个是她苏桥,她还有什么觉得不满足的?

对比起来,梁嫚就知情知趣的多了。

他只觉得苏桥太贪心,只想独占他一人,却不知道爱情是自私的。如果女人压根儿不爱你,又怎会在意你有多少个女人?

第5章 自我怀疑

女人爱你,才不会愿意和其他女人共享你。

女人爱你,才会委曲求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看,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

这时从浴室出来的梁嫚见霁安站在门板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根木头,不禁好奇出问,“亲爱的,你在那边面壁思过么?”

梁嫚说话的声音比较大,不仅让霁安猛然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也让门外的苏桥听到了。

苏桥仓皇起身,擦干眼泪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地快步离开,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霁安听到门口的哭声突然消失,再加上地上咚咚的跑步声渐渐远去,他心想是苏桥跑走了,不禁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也不想让苏桥知道自己知道她在门外,因为他还没有做好跟她摊牌的准备。

霁安笑着转身,看向梁嫚。

“洗好了?”

丝毫不提他为什么站在门口。

梁嫚捏着腰走到他的身边,魅惑笑道:“人家等你好久了~以为你会一起洗,哼!”

漂亮的女人佯装生气撒起娇来也是动人诱惑的。

霁安心中的不悦霎时消失殆尽,他的大拇指捏着梁嫚的红唇,眉鬓飞扬,笑得邪恶。

“骚货!”

通常男人说女人是骚货,其实是在夸赞这女人技术好魅力大。

这边落荒而逃的苏桥步履不停大步逃离公司大楼,手里抱着保温饭盒,边走边哭,像只可怜的小胖猫,不知背后原因的人,还以为她是被人抢了心爱的东西。

苏桥让司机先开车回去,自己徒步走回别墅已是深夜,她的双睛红肿的像核桃,两条腿累得没有知觉似得快要废掉。

一进门,王妈就看出苏桥的异样,顿时心疼不已。

“小姐,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姑爷呢?”

苏桥浑身累得酸痛,脚都是不是自己的脚了,整个人像是行走在刀尖之上。

她恹恹地说道:“王妈,别问了,我有些累,想睡觉。”

苏桥走上楼梯的时候,王妈还在身后惋惜,“小姐,不吃晚饭会瘦的,你的身子老爷和夫人交代的要好好养着……”

双眼红肿看不出原形的苏桥听闻王妈口中的“瘦”字,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不少。

她刚刚走了四个小时,一路上都在想霁安为什么不喜欢她。不自觉间又将自己和梁嫚做了一番对比,梁嫚腰细腿长,一看就是女人中的美人,她想,自己一定是输在身材上。

“王妈,我是不是很胖?”

苏桥看着王妈,手指着自己的体型,她这是在自我否定,也是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形象问题。

王妈冲她大笑,纵容说道:“小姐,你不胖,一点儿都不胖!这样多好,旺夫!还能给姑爷多生几个胖小子呢!”

王妈说完,又捂住嘴巴掩饰住嘴角的笑意。她是传统的女人在她的认知里,女人越是胖越是有福气,所以她的审美就是,女人越胖越美。

苏桥心想,是么?

可为什么她低头看不到自己的脚呢?

自己真的好么?

又为什么霁安不喜欢自己呢?

第6章 你除了吃还会干什么?

苏桥回到房间直接躺倒在床上,连澡都没有洗,不用拖鞋,她也能想到自己的脚下是多么惨烈的画面。

苏桥闭着眼睛努力不去想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可她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从眼角里流落下来。

苏桥想爸爸妈妈了,她想如果爸爸妈妈在的话就好了,她也不会孤苦伶仃哭泣到天明无人察觉无人过来安慰她。

这一晚上,苏桥无眠。

这一晚上,霁安没有回家。

第二天,不出意外,苏桥双脚下起的全是水泡,脚一沾地就疼得钻心。

王妈一边拿针给她挑水泡,一边数落司机不会办事,怎么让她走回来,又说老爷夫人走了,家里的佣人们都不把她这位小姐放在眼里了,不好好伺候小姐……

苏桥一般神经线条粗,没有王妈那么敏感。

“王妈,是我让司机先回来的。”

“小姐,你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说道这里,王妈还抹了抹眼泪。

“王妈,你别生气,下回我不这这样了。”

苏桥对王妈很惭愧,她对自己不爱惜,让自己受了苦头也让疼爱自己的长辈伤心。

“姑爷昨晚上没有回家,你们昨天相处得不愉快吗?”

“没……没有,他工作忙,在加班。”苏桥对着王妈的询问撒了一个慌。

王妈自然没有多想,因为霁安一向伪装的像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姑爷一人管理着那么大的公司,确实很辛苦。”

苏桥附和着点点头,霁安现在是公司里的一把手,职位高任务重。

“小姐,中午想吃什么?”

“不吃了。”

苏桥摇摇头,昨晚上她脑子想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瘦下来,让霁安多看她两眼。

“傻话!昨晚上没吃饭,今天早上也没吃饭,不吃饭怎么行呢?”王妈不知苏桥哪根筋不对,以往的她对吃饭这件事不抗拒的。

“王妈,我要减肥,不能吃饭。”

苏桥坚决地摇摇头。

王妈又生气了,“小姐,要减肥也不能不吃饭。”

苏桥是个好孩子,最受不了自己的亲人生气,最后她无奈妥协。

就这样,日子不咸不淡地往前走着,苏桥努力控制自己的食量,同时她又在网上购买了各种减肥药,一日三顿认真吃药。

这周周一,霁安终于回来,例行公事。

霁安望着苏桥那圆滚滚的肚皮,嘴角一抽。

“苏桥,你怀孕了?”

苏桥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道:“我……我没有。”

她这么多天吃了很多减肥药,她以为自己能蜕变,能在自己身上发生小丑鸭变成天鹅的童话故事……不料,事与愿违,她不但没有瘦下来,反倒胖了十斤。

问了那边的客服,客服说这药的效果因人而异,只要坚持一定会有效果的。

苏桥还在坚持对方的建议,却不知上当受骗了。

霁安嘴角一勾,就是看着苏桥难堪的神思纠结。

“苏桥,你除了会吃还会干什么?”

苏桥眼眶发酸,她很想解释她长这么胖真的不是因为贪吃。

第7章 我没病,我只是爱你

其实,她真的吃得不多,和常人的饭量一样,可惜她和霁安坐在一起用餐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压根儿不知道她的饭量。

有的人的体质就是那种喝凉水也能长胖的,苏桥不幸,恰恰是那种人其中之一。

“别生气,我以后会瘦下来的。”

苏桥胆怯地拉起霁安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了,就是想变成同梁嫚那种致命诱惑的女人。

苏桥的眼里是直接大胆的邀请,霁安想忽略都没办法。

之后的事情水到渠成,苏桥想着梁嫚那天的叫声,心里的伤口又被狠狠撕裂开来,她尽力把自己幻想成梁嫚,模仿她的大声喊叫和说过的话语。

“啊~好棒!快点儿!再快一点儿!”

“嗯……不行了……慢一点儿……”

……

苏桥闭着眼睛抓着床单,卖力尽情叫着,浑然不知此时的她就像个东施效颦的小丑。

更不知道的是,霁安早已停了下来。

男人冷漠的看着女人如同神经病一般自导自演,沉溺于自己的世界,可惜演技拙劣,男人根本看不下去。

霁安从床上起身,“苏桥,你有病!”

闻言的苏桥突然睁开了双眸,一下子挺立起来双膝半跪从背后搂住了霁安的腰身,贴着她的后背。

“哥哥,我没有病,我只是爱你。”

温热的泪水流淌在霁安的脊背上,如同带着硫酸的化学毒药,所过之处,皆留下溃烂发痒的伤口。

霁安听到她的话,不禁觉得好笑,他们是仇人,这个傻女人怎么能说她爱他呢?

“苏桥,撒手!”霁安冷冷呵斥。

“哥哥,我是你的妻子,你就不能多看我一眼么?”

苏桥姿态卑微到泥土里,也没见开出一朵花来。

有的人天生是没有心的。就好比霁安这样的男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苏桥,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说好了的,除了妻子这个身份我能给你,其他的你想都不要想。”

霁安用力掰开她的手指,也不回头看她一样,径直走进浴室。

苏桥呆愣在原地,手里还有他的余温,提醒着她的痴人说梦。

霁安从浴室出来的后,床上已经没有人影了,床单被子整整齐齐地铺展开来,干净的像是苏桥没有来过一样。

失落心酸压在心间快要喘不过气,苏桥含着泪替霁安收拾完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床就睡。

第二天早上,霁安一早去了公司,他虽然对苏桥不好,但在事业上却是极认真的。

王妈见苏桥还没有下楼,以为她是昨晚累坏了,就一时没有上楼喊她。

等到了中午饭点,王妈在楼下叫了几下,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上楼推开苏桥的房门。

“小姐,刚起床了。”

王妈走近苏桥床边,轻声喊她。

苏桥还是闭着眼睛,面色苍白,没有一点儿反应,像是睡死了过去。

王妈心里一惊,伸手触摸苏桥的体温,手下是毫无体温的触感,冰冷的如同一具尸体。

第8章 住院

王妈顿时惊慌失措,她用力去摇晃苏桥的身子,想要把她叫醒过来。

可是,许久还是不见苏桥醒过来的迹象。

慌里慌张的王妈第一时间想到了霁安,她急忙拨打霁安的电话,此刻的霁安正在开会,手机处于静音状态,就算是王妈打破了电话霁安也不知道。

无奈之下,王妈又紧张地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一通折腾,苏桥终于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紧急救护室外,王妈双手绞在一起,来来回回不停走着,心里祈求老天让苏桥醒过来。

门终于打开了,王妈冲上前,哽咽发问:“医生,我家小姐怎么样了?”

“病人肠胃里吃了太多激素,导致消化系统代谢紊乱,我们刚刚给她洗了胃,需要一段时间修养调理身子。”

之后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王妈一边眼泪不住地往下落,一边不停点头。

苏桥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还有立在床边哭着抹眼泪的王妈。

“王妈,我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了?”

“我的小姐,你总算醒过来了,我这一问三不知的婆子,听不懂医生说的话。”

“没事儿的,王妈,别哭了,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苏桥强颜欢笑,这世上除了王妈是真心真意关心她,还会有谁知道她生病了呢?

寻常女人若是生病了,丈夫恋人一定会守在病床前不离不弃,可是她生病了,她的丈夫又在哪里?恐怕他还不知道吧,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他不会来看她一眼的。

王妈忍不住心疼,上前抱住苏桥。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死了以后怎么还有脸去见老爷夫人?”

“王妈,我不会做傻事的,你别伤心了……”

两个相依为命的人紧紧抱在一起,也不知究竟是谁在安慰谁。

散会后的霁安揉着疲惫的双眼,手机屏幕上的十几通未接来电均是来自于苏宅。

他看到了也权当没有看到,完全置之不理,通常来说,十几通电话想必是非常紧急的事了。

霁安继续手头的工作,一直拖到第二天才给那边回了一个电话。

“喂,哥哥!”

病床上的苏桥看到霁安百年难遇的电话,不禁喜笑颜开,昨日里的委屈心酸在他的这个电话面前统统烟消云散。

“有事?”

霁安听到她口中的“哥哥”儿字,神色有些松动,或许是想到了关于两人小时候的某些记忆画面。

一时之间,电话两端的人都没有率先开口,霁安是在想事情,而苏桥是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住院的事情告诉他,可转眼一想,又怕知道事情原委的他又骂她没有脑子……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苏桥发现自己最近撒谎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听闻此言的霁安又是火冒三丈,这个女人真是有病!

“呵!苏桥,以后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我没那么多闲功夫陪你玩!”

小说

韩景初,我们的爱情,宜迟不宜早。这是一场阴谋与报复

2021-1-3 21:07:28

小说

接近她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任务,他渐渐的开始在乎

2021-1-3 21:13: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