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秦安歌的一朝任性,惨遭简穆青的无情抛弃。

因为秦安歌的一朝任性,惨遭简穆青的无情抛弃。再次相见时,她已换了一副冷漠态度。没关系,这次,他再也不会放手。秦安歌,偷走了我的心,还想跑?
因为秦安歌的一朝任性,惨遭简穆青的无情抛弃。

第1章 杯具的一夜

“今天来我家,我等你。——简穆青”

手机提示有一条新来的信息,秦安歌将手机拿起,屏幕上出现那个男人发来的短信。

简穆青,一个在秦安歌生活中出现已经三年的男人,只不过二人各取所需,从不谈情。

这三年来,记不清多少个孤单的日日夜夜,在彼此身体上索取温暖,相拥到天明。天亮后则各自分开,开始自己的生活。

虽然两人并未明说,却有着相同的默契,只在对方有需求时出现,其余的时间里从来不见面。

秦安歌很满意这样的相处模式。

只是,最近简穆青似乎有些反常,最近一个多月都未与她联系,甚至连她主动召唤也并未有回应。

因此,当秦安歌收到阔别一个月后简穆青发来的约见面的消息,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喊你几次你都不来,你喊我我就得去吗?”

她嘴里这样念叨着,手上也没停,打了一句:“姑奶奶我有事”发了回去。

很快,简穆青的消息便回复了过来,只是简短的一个字:“好”。

秦安歌怔了怔,简穆青的反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像他那种男人,向来都是在床上征服女人,确实也不像会说甜言蜜语的样子。

想到简穆青健硕的肌肉,完美的身材,秦安歌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不得不说,安分了这些日子,她确实有些想念和他在床上负距离的运动了。

这个傲娇的男人,既然他不肯哄自己,那自己直接过去吧,没有什么问题是在床上不能解决的。

秦安歌打定主意,精心打扮一番便出了门。

“叮咚——”

秦安歌在简穆青家门口站定,趁等门开的空隙,将胸口的衬衣扣解开一颗,衣领往两侧用力拉开,还不忘将扎在脑后的头发放下来一缕,随意的垂下来,黑白分明中更衬的秦安歌肤白胜雪,惹人垂涎。

秦安歌对自己的身材是极有自信的,只要是她看中的男人,略加勾引,没有一个不是她的裙下之臣。

秦安歌在门口造型凹了半晌,门并没有应声而开。

她将手指压在门铃上,任由门铃声疯狂的在屋里响起,只要简穆青在家,不信他不会出来。只要他肯出门,自己便有信心将他一举拿下。

秦安歌正想着,门突然被从里打开,简穆青出现在门口。

他赤身着上身,仅在腰部围着一块毛巾。古铜色的肌肤下肌肉发达,筋肉突出隆起,使人感到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

看到站在门外的秦安歌,简穆青高挑眉毛,似乎有些讶异。

“我来了,惊不惊喜?”秦安歌上前一步,踮起脚尖,柔软的双臂环住简穆青的脖子,迫使他低下头来。

按照以往,这个时候,他都会控制不住,回抱住她,狠狠吻上来。

于是,秦安歌仰起头,准备好迎接简穆青的热情,可迟迟未见他动作。

秦安歌索性直径吻上他的唇,这许久不见,她心里像有一只蠢蠢欲动的猫,不停的在她心头摸着尖爪,让她全身痒痒的。


第2章 就这样结束

秦安歌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表现的有些急不可耐,可两人的关系本就是肉体间的联系,并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然而简穆青并没有似以往那般热情,对于秦安歌的主动,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的动作,骨子里透出一股冷漠。

“穆青,你抱抱我,来嘛……”秦安歌眼神迷离,身子紧紧贴在简穆青赤身的肌肤上,声音魅惑。

“以后不要再过来了,我们也不用再联系了。”简穆青丝毫不为所动,狠狠的将缠在他身上的秦安歌推开,语气冰冷。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安歌猝不及防的被他大力一推,险些跌落在地上。原本还意乱情迷的她瞬间清醒,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质问着面前的简穆青。

“穆青,你怎么这么久~”卧室里突出传来一个娇媚的女声,秦安歌向屋内看去,散落一地的衣服,有男式的,更有女式的。显然在房内还有一位佳人正在床上等候。

“现在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了吧,”简穆青朝着屋内的方向微微侧头:“你不来,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送上门来。”

“你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结束了?”秦安歌再次确认了一遍。简穆青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的高傲与不屑,秦安歌有些气闷,向来都是她玩腻了将别人甩在一边,这还是第一次她被人如此对待。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简穆青微微额首,随后“砰”的一声关上大门,转身回屋了。只留下难以置信怔在门口的秦安歌。

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虽然秦安歌与他只是肉体关系,可在一起不知道多少个“一夜”了,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这样的绝情。秦安歌心中气恼,胸中一口气闷在心头。

不能就这样算了,她秦安歌从小到大可是有仇必报。

秦安歌这样想着,再一次上前将门铃按响。

“叮咚……叮咚……叮咚……”

屋里的门铃声肆意的响起,似乎在帮秦安歌发泄着心头的怒意。

然而许久门后也并没有任何的动静,显然简穆青并没有想要开门的意思。秦安歌毫不在意,依然执着的按着门铃等待着。这就像一场博弈,看谁先坚持不住放弃。

“你到底想干什么?”简穆青满脸怒色的将门打开:“我刚才说的不够明白吗,你以后不用再来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

歇了口气,他面带鄙夷的继续说道:“你不会是想缠着我让我对你负责吧?都是出来玩的,你不会搞那些纠缠不休的事情出来吧。”

秦安歌原本恼怒的心情,在他说出质疑的话后顿时风吹云散。

她从包里拿出一沓人民币,一只手将简穆青缠在腰间的毛巾微微拉开,另一只手将钱在毛巾的空隙中塞好。她微微一笑风情万种的冲简穆青说道:“这是这些日子你的过夜费,辛苦了。”

说完,没等简穆青反应过来,秦安歌一个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第3章 莫名被打

简穆青怒气冲冲地转身回屋,看到床上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忽然就没了任何兴致。脑海中莫名浮现出秦安歌那因为愤怒而瞪圆的眼睛以及离去时那不屑的笑容。

“穆青~~~”女人哑着嗓子,叫的千娇百媚。能有机会接近简穆青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眼看成功在即,她可不愿意功亏一篑。

“穿上衣服滚!”简穆青抓起衣服随意地向女人扔去。抓起一根烟,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神情晦暗不明。

折腾了这一会儿,秦安歌从楼里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

路上行人皆是行色匆匆,忙碌了一天急于回家感受家庭的温暖。空气中飘散着不知道谁家做饭的香味,让人闻起来便食指大动。

滚滚人流中,秦安歌便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了,她自小便无父无母,借宿亲戚家长大。亲戚家本也不富裕,对于她的存在自然没有多好的脸色。好在是秦安歌自己努力,靠着自己努力获得的奖学金和做各种兼职读完了大学四年。

然而就在她大学毕业,拥有了一份好工作,以为过往的苦难都已过去时,她被闺蜜算计,就这样失去了女人宝贵的第一次。

在那之后的秦安歌绷断了心里最后一根向往美好生活的那根弦,开始了放荡又堕落的人生。

闺蜜的事情让她失去了对身边人的信任,所以她也不需要男朋友不需要爱情,有生理需要时,找床友就够了。

只是可悲,连这两年来她唯一相处的床友都在此刻抛弃了她。

秦安歌有些迷茫,难道自己命中注定就只能是独自一人吗?

“啪!”陷在自己思绪中的秦安歌,毫无防备之下猝不及防的被人打了一巴掌。

“你们……”秦安歌捂着脸,看着对面一群来势汹汹的女人。为首的人扎着一个发髻,眉眼上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你个狐狸精,又跑街上来勾搭男人嘛,看我不打死你,免得你又祸害人!”她不由分说冲着秦安歌一脚踢去,秦安歌险险的避开去,却失去了重心。脚下穿着的细高跟鞋让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你还挺会演戏,真是贱人,装出这幅娇滴滴的样子给谁看?你们给我打!”

秦安歌来不及呼救便是一阵密集的拳脚交加,让她毫无反抗之力,直到她奄奄一息时那群人才停止了动作。

“今天是给你一个教训,”为首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中满是鄙夷:“你最好赶快给我滚出A市,不然下次再被我撞见,可就不只是打你一顿这么简单了。”

女人顿了顿,用脚尖挑起了秦安歌的下巴:“你不就是占着这张狐狸精的脸么,下一次再再见,你恐怕就保不住这张脸了。”

女人说完这番话,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们的这番动静惹来过往不少人驻足围观,可直到那群人走后,也并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帮秦安歌一把,反而凑在一起对着她指指点点。


第4章 医院

秦安歌强忍着内心的屈辱感,用尽力气将摔落在一旁的手机捡起,给唯一一个朋友林小琪打过去,说清了地址后终于放心的昏厥过去。

“安歌,你醒了。”秦安歌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安歌你醒了!”林小琪高兴的呼声在秦安歌的耳畔响起:“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天两夜,都快急死我了!”

“小琪……”秦安歌的声音有些虚弱嘶哑:“谢谢你……这两天辛苦你了……”

“安歌,你别这么说,”林小琪安慰她道:“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跟周围的目击人调查过,应该不用多久就能查出来是谁害你的了。这几天你在医院好好休息,医生说内脏受到重力压迫,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卧床三个月。”

“知道了小琪,真的很谢谢你,”秦安歌道谢道,对于身边举目无亲的她来说,林小琪是她生命中的一道温暖:“这两天你也累了,现在我醒了你快点回去休息吧。”

在秦安歌的催促中,林小琪颇有些不放心的离开了病房。

待她走出门后,秦安歌立马从病床上爬起,整理整理衣服,也跟着走了出去。

秦安歌并不是在外人看来的绣花枕头,在建筑业,她可是业内有名的设计师。就A市最新的商业广场就来自于秦安歌的设计。

在她昏迷之前,正是她参加招标后中标的关键时期,和对方约定好的交图纸时间就在下周末了,现在她的设计基本上构思完善,就差最终的定稿了。若是这个设计完成,那么她毫不夸张的说就是设计业的标杆人物了,以后更是不缺订单。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哪有空在医院浪费时间。

秦安歌很小的时候便知道万事只能靠自己,上天给了她美丽的外表,只能为自己的能力锦上添花。若是只做一个观赏用的花瓶,最终也只能仰仗别人的鼻息而活着。

因此,当她全心全意投入工作时,无论是简穆青的无情,还是那段莫名其妙的毒打,都被丢之脑后,满脑子只有眼前的各种线段,角度。

当林小琪找到她家来时,秦安歌已经连吃了3天的泡面了。

“秦安歌!跟你说过要卧床休息的,你是根本就没有听到吗!”林小琪一边抱怨着,一边帮她清理起家里的卫生,秦安歌只要一开启工作模式,便无暇顾及其他,林小琪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了。

“我哪有这时间,”秦安歌头也不抬:“下周就要给对方看方案了,这个设计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秦安歌站直了身子,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好在熬了这几天,总算是弄的差不多了,只要最后再稍加润色,就大功告成了。”

“安歌,你这工作起来就不要命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改?”林小琪两手端着方便面的碗,嘴里嘟囔着:“我再晚几天来,你这泡面都要堆成山了,谁能想得到,美艳动人的秦大美女背地里是这副模样……”


第5章 所谓闺蜜

“我的林大小姐……”秦安歌面对这林小琪的碎碎念立马缴械投降:“我知道错了,不过今天你来有什么事吗?我猜猜,是打我的人有线索了?”

“你还记得这个事啊。”林小琪翻了个白眼:“哪有你这样的受害人,不管不问的,警察局那边已经调查出来了,那天的那帮人是被人指使的,雇她们的人,是白淼淼。”

白淼淼?!

原本一副并不在意的秦安歌在听到这个名字以后,猛然站起身,瞳孔骤然放大,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白淼淼,曾经的闺蜜,秦安歌连做梦都想着要报复她。

当年秦安歌就是错信了她,才害得她早早的失去了清白。不仅如此,白淼淼还到处宣扬的人尽皆知,秦安歌被传成别人嘴里的荡妇。就连她相恋多年的男友,也因为白淼淼的设计,和秦安歌提了分手。

自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秦安歌常在梦里惊醒。梦中的她无数次被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而她的男友则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那冰冷的眼神让她无数次有轻生的念头。

自那以后,秦安歌便变成了现在这般纸醉金迷放荡的模样。

“安歌,有件事情我觉得应该告诉你,听说明天是白淼淼的婚礼,新郎是一个富二代,据说那个富二代曾经也是夜场的常客,为了白淼淼收心结婚了。”

听了林小琪的话,秦安歌眯起了眼睛:“婚礼是吗,刚好我手上的工作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去我这个好闺蜜的婚礼上给她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

第二天,秦安歌很早便开始准备,掐着时间在婚礼快要开始不久前出现在婚礼的大厅里。

只见秦安歌穿着一袭红色抹胸鱼尾裙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将她引以为傲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顾盼间她抚上自己的唇角,划出抿住的发丝,指尖的轻灵仿佛精灵的活泼。发丝划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淡淡的余香。

她的目光仿佛秋日横波,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

没有额外的装饰,她盘着青丝,大气的水晶发卡一挽,清秀典雅,发丝自然的垂落下来,划过耳际。白皙红嫩的左耳,隐约可以看见带着小小的耳钉,光线忽明忽暗,她的脸庞却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做明眸皓齿。

来参加婚礼的人立马将视线集中在了秦安歌的身上,她美的炫目而具有攻击性,让人挪不开眼睛。

“这个一身红衣的女人是谁?今天的新娘吗?怪不得流连花丛的简大少爷都乖乖收了心,这新娘也太美了吧。”

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引起一片赞同声,纷纷夸简大少有眼光。

“秦安歌!”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秦安歌顺着声音看去,一身红衣的白淼淼正满脸怒意的朝她走来。

“怎么又来了一个新娘子,不过这个可比刚才那个差了一点。”


第6章 参加婚礼

人群中引起一阵哄笑声,秦安歌挺了挺傲人的山峰,朝着说话的方向微微一笑,倾国倾城。更是引起一阵骚动。

既然当年白淼淼嫉妒她的美貌而算计她,那么,她秦安歌就要利用自己的美貌,让白淼淼在这样重要的日子里一败涂地。

“谁让你来的,你这个荡妇,不滚回家里躲着怎么还有脸在外面抛头露面。”白淼淼颇有些气急败坏。

“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啊,我的好“闺蜜”。”秦安歌眯着眼,笑的一脸理所当然。

“这是你的朋友吗?”白淼淼身后传来一个男声,今日的主角,新郎简南思从人群中走过来。“淼淼你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个姑娘怎么没见过呢。”

简南思的眼神从秦安歌出现的那一刻便没有离开过她,原本还有几分姿色的白淼淼,在盛装出现的秦安歌面前立马逊色不少。那一身的新娘红妆,如同山寨版一般黯然无光。

“你好,我是秦安歌。”秦安歌冲简南思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我是白淼淼曾经的闺蜜,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联系。”秦安歌主动伸出手,做出一个握手的姿势。

“很高兴认识你,等会婚礼结束你有空吗,我会请淼淼的好友一起吃饭。”简南握住秦安歌的手,颇有些舍不得放开。

“秦安歌,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白淼淼冲着秦安歌吼道,显然她并不欢迎这个曾经的“闺蜜”。

“欢不欢迎我都来了,更何况,这婚礼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想新郎应该是会欢迎我的。’秦安歌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在虚空中转了一圈,最终落在简南思的胸膛前:“嗯?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来了都是客,淼淼你不要闹。”简南思忙不迭的回答道,眼睛始终牢牢地黏在安歌的身上。

“对嘛,闺蜜的老公,那就是我老公。要知道我之前和淼淼可是同吃同住,密不可分呢。”秦安歌风情万种的扭着凹凸有致的身体,朝简南思眨了眨眼道,简南思一双眼睛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

“秦安歌!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你给我滚!滚出这里!”看着自己的新郎和秦安歌当众眉来眼去的样子,白淼淼从脚底窜起一把火,烧的她失去了理智,和秦安歌厮打起来。

没料到白淼淼如此不顾仪态的动手,秦安歌被抓了个正着。新仇旧恨积累在一起的秦安歌也顾不上自己卓越风姿,憋足了劲反撕回去。

现场一片混战,很快,反应过来的白淼淼亲朋好友也加入了战团,秦安歌双拳难敌四手,被群起而攻之。

她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不同的人拉扯着,头发被人紧紧拽在手中,让她动弹不得。慌乱中她看到有个人伸手试图拉扯她的衣服,秦安歌吓的惊声尖叫,努力扭动着身体想要保住自己的衣服。

“住手!”

“都住手!”

两个男声同时响起,一个是今晚的新郎简南思,另一个则是陪伴了秦安歌三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简穆青。

他怎么会在这里?

秦安歌下意识的想到,还没等她想明白过来,简穆青已经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将她从白淼淼的亲友团中解救出来。


第7章 大闹婚礼

“今天是我弟简南思的婚礼,容不得你们在这里胡闹!”简穆青沉下脸来,声音中包含着浓浓的怒意。

原来简穆青是今天新郎的哥哥,怪不得他会出现在婚礼上,秦安歌顿悟。

“南思,你看她,不知道发什么疯。”白淼淼一脸无辜的双手抓在简南思的胳膊上,满脸的委屈:“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她就人尽可夫,现在还想在婚礼上跟你勾勾搭搭,你叫人家怎么能忍嘛。”

白淼淼自从害的秦安歌失去清白以后便以进修为名去了国外,虽一别多年没见,她这幅无辜的白莲花模样一样扮演的如火纯青。

正是因为她惯在人前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秦安歌脾气一贯有些火爆,因此每当她陷害秦安歌时,大多人都选择了相信白淼淼。

看来她依然想继续扮演无辜的角色,所以当她知道秦安歌和简穆青的关系以后才会叫人去揍她,她就是不想让秦安歌跟她的生活有任何的交集!

“谢谢你来替我解围,”秦安歌冲简穆青眨了眨眼,她就是要让白淼淼知道,她不可能永远避开自己。

“不用谢,不过这位女士,新娘好像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简穆青并没有对秦安歌的示好给予任何回应,反而语气冷淡的下了逐客令。

“穆青……”

“保安!”简穆青并没有多看秦安歌一眼,而且加大音量朝四周的保安招呼道:“请这位女士出去。”

事情的变化超出了秦安歌的计划之内,她有些茫然无措的看向四周,希望有人来替她说些什么。目光四周搜寻中,她看到白淼淼鄙夷又得意的表情。

看到秦安歌朝自己看来,白淼淼微抬起下巴,轻蔑一笑。

秦安歌心中满是恨意,她后悔刚才的撕扯中她应该直接用长长的指甲划花这个贱人的脸,看她还怎么得意!

保安很快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起秦安歌,将她往门口拉去。秦安歌试图挣扎,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又怎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壮汉能比的。就这样,秦安歌带着满腹的不甘渐行渐远。

“白淼淼你个贱女人,你以为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吗!你这个什么男人都能睡的公交车,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死了几个了。你以为今日你嫁入豪门就可以安心的做你的阔太太?总有一天你做的坏事会有报应的……”

秦安歌不管不顾的放声怒吼出来,直到保安将她扔在酒店外,在她面前关上酒店的大门。

摔倒在地的秦安歌此刻狼狈不堪,鲜红的礼服裙染成了灰色,精心打理后的头发也在刚才的撕扯中变的凌乱不堪,和一个女疯子相差无几。

过往的路人向她投去异样的眼光,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秦安歌似乎又回到之前被白淼淼宣扬她失身那件事时,被同学们不怀好意的眼光重重包围。

秦安歌连忙挥手拦下一辆过路的出租车,迅速的坐了进去将自己和外界那些指指点点隔离开来,过去的记忆差点让她再一次濒临崩溃。

“到华亿小区,谢谢。”


第8章 你一直没变

秦安歌给司机报出林小琪家的地址,然后便将头靠在后座的椅子上,不发一言。

当她以这幅狼狈的样子敲响在林小琪家门时,前来开门的林小琪似乎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似乎秦安歌这种状态就是理所当然。

“进来吧,我给你准备了酒,这里还有些吃的,你要不要先填点肚子。”林小琪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着处于失魂落魄状态的秦安歌,贴心的她还特意为她准备了买醉的红酒。

“你知道我会这样,是吗?”秦安歌狼狈的露出一个苦笑:“你知道我会吃亏,你知道我注定输给她。”

“是啊,我早就有心理准备,”林小琪在秦安歌对面坐下,打开面对的红酒,各自倒了一杯:“这么些年来虽然在外人眼里你有些放浪形骸,但是我知道在内心你还是那个狠不下心的秦安歌。”

林小琪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红酒在杯子里晃出一个美丽的波纹:“这样的你怎么跟小小年纪便会勾心斗角爬男人床的白淼淼比?”

林小琪有些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你忘了当初吗?那时候白淼淼名声那样不堪,被全班的人排挤。只有你一个人傻呵呵的跟她做朋友,秦安歌,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没变。”

秦安歌垂下眼,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或许你说的对,我的确斗不过她。”

说完,安歌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还觉得不够,索性直径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嘴灌下去。

“喝吧喝吧,喝多了睡一觉,明天依然是精神抖擞的女妖精。”林小琪无奈地笑笑,一边陪着秦安歌大口灌酒。

第二日,秦安歌是被照在脸上的太阳光唤醒的。

醒来时,她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搭着一条毛毯,秦安歌撇撇嘴,算林小琪那丫头还有良心。

秦安歌在屋里环视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林小琪的身影,可能是出去了。手机上有一条她发来的短信:“车钥匙在桌上,你开我的车回去吧,别去路上吓人了。”

秦安歌抬起头朝镜子照了照,原本精心打理的头发此刻散了一半,混合着不知是眼泪还是红酒已经变成一缕一缕的。红色的礼服上也沾染了干涸后红酒的深紫色痕迹,确实如林小琪说的那般有些吓人。

她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从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开着林小琪的车驱车回到自己家。

到家关上门的第一件事,便是脱下身上已经束缚她一天一夜的“装备”。当秦安歌赤条条的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湿透全身时,她才终于觉得自己活转过来了。

这个澡洗了很久,直到她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散发出热量才依依不舍的随意裹了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

经过客厅的镜子时,秦安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由于热水的关系此刻从里透着一种迷人的粉色。

她索性将裹身上的浴袍松开。

前凸后翘的身材,盈盈一握的腰肢。还有笔直修长的双腿。


小说

重生到一贫如洗的家里,底下还有一堆的小萝卜头

2021-1-3 21:04:53

小说

韩景初,我们的爱情,宜迟不宜早。这是一场阴谋与报复

2021-1-3 21:07: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