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父母双亡,弟弟重度烧伤性命垂危。,为了救他,宋乔夏替人入狱,诞下死胎。,出狱后,她只想忘掉过去过平凡的生活,却不想有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强势进入她的生活,还带着个小豆苗要叫她妈咪!,“不不不,这不是真的。”,无法接受的她抬脚就想跑,结果被拦腰抱回:“生了我的孩子还想跑?没门!”见爹地如此粗鲁,小豆苗赶紧出谋划策:“爹地,妈咪要宠呀!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

1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1章 窒息的过去

南城。

大火。

漫天的火光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宋乔夏奋力朝着房子跑去,她的爸妈,她的弟弟都在那一场大火里!

倏地,她的身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被推到了床上,她的身上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带着陌生霸道的气息,不断向她索求着,她被迫的跟着男人的节奏喘着粗气。

她想喊救命,可声音被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喊不出来。

“砰砰砰——”

清脆的声音响起。

宋乔夏猛地睁开眼睛,她的脸上满是汗水,惊醒之后才发现,那不过就是一场梦。

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体内的雌激素增加了,才一遍又一遍的做梦梦到八个月前的那一夜,像是梦魇似的,挥之不去。

“1132号,还愣着干什么!你是来参加改造的,不是来安胎的,别在这里给我装死人,赶紧起来干活了!”

肥胖的狱警凶神恶煞的对着宋乔夏咒骂着,手中的警棍不断的敲打着监狱的大门“哐哐”作响,“肇事逃逸还撞死了人,像你们这种垃圾就应该要在这里好好尝尝苦头!”

“我马上出来。”宋乔夏低头小声应道。

在这里,狱警就是绝对的权威,她自然是不敢顶撞她的,现在只能听从她的安排才不会让自己吃苦。

她从床上下来,拖着自己沉重的身子缓缓的朝着监狱门外走去。

肥胖的狱警显得十分不耐烦,骂骂咧咧道:“磨磨蹭蹭走那么慢,整个监狱最懒的就是你,给我快点!”

“好的。”

宋乔夏尽力让自己加快步伐,可她身子太重,腿部都有些浮肿了,根本走不快。

眼看着终于走到了门口,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身后突然有一只脚恶狠狠的踹在了她的腰上:“慢吞吞的就想拖延时间是不是!”

宋乔夏的身体由于惯性挡不住的往前摔去,肚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强烈的疼痛感瞬间席卷了她的身体。

她不断的颤抖着,满眼哀求:“救命……好痛……救救我……”

“装什么装?不就是怀个孕嘛,你以为自己怀了天王老子了,摔一下能有什么事情!”

肥胖的女狱警一脚踹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快点站起来,别逼我动手!”

“求求你……救我……”

“还装?真当我那么好骗……”狱警骂骂咧咧的声音在看到宋乔夏身上的血后终于噎了回去。

真的出事了。

“来人,有犯人不小心摔倒了!”

她尖叫着迅速从监狱里跑出去叫人,如果犯人真出了什么问题,她也逃不掉这个责任。

宋乔夏躺在监狱冰冷的地板上,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有些扭曲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笑着笑着却哭了。

她这可笑的人生,也许到这里就结束了。

*

四年后,冬日。

“吱嘎——”

监狱的大铁门被人推开,宋乔夏看着眼前的那许久未见的蓝天。

满眼茫然。

她自由了。

她却感觉失去了灵魂一样。

一个月后。

宋乔夏失魂落魄的从医院跑了出来。

“四年了,病人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即使用机器支撑着他的性命也无济于事。”

“介于维持病人生命迹象医药费昂贵,我还是建议撤掉氧气罩,让其自行死亡。”

医生的话在她的耳边不断响起,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扎进了她的胸膛。

四年了,她将自己四年的青春都浪费在了监狱里,甚至在那个可怕的地方生下了一个死胎,就为了换回弟弟的一条命。

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还是不能开开眼,给她一个机会,给弟弟一条活路。

不过,宋乔夏是不会放弃的。

四年的时间她都花了,现在她一样会坚持下去的。

宋乔夏收拾好心情去往医院的停车场。

却无意间看见有一抹小小的身影就蹲在她的车边。

小女孩扎着可爱的哪吒头,五官精致小巧,小脸蛋粉嫩嫩的,穿着一身粉色的公主裙,活像是一个小公主。

只不过她的眼眶红红的,应该是哭过了。

这可怜的小模样看的宋乔夏心口一疼。

2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2章 小小姐找到了

她来到小女孩的身边。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在这里?是不是跟家人走丢了?”

小女孩抬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随后摇头。

“那你知道你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不管宋乔夏怎么询问,小女孩都不肯开口,只是用摇头和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她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小女孩的情况,发现小女孩的手掌和膝盖上红红的破了皮。猜想她大概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玩结果不小心摔倒了。

伤口还很脏,需要尽快处理。

“小朋友,阿姨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好不好?”

宋乔夏问。

小家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

得到了小女孩的同意,宋乔夏便抱起她朝着医院走去。

落入宋乔夏的怀抱,小家伙竟然主动的伸手抱住了她的脖子。

模样亲昵。

宋乔夏心里瞬间暖洋洋的。

如果当年她的孩子没有死的话,也许也已经有那么大了吧。

但是,那也只是如果……

*

医院院长办公室内。

气压极低。

一排排的保镖瑟瑟发抖的站着。

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面容冷峻,薄唇紧抿着,静静的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眼神带着寒光的从这群保镖身上扫过。

现场的气氛瞬间结冰。

“人呢?”

清冷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死寂。

保镖们的额头都是细汗,都在极力的忍耐着,笔挺的站立着,没有人敢开口。

“咚——”

直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跪在了殷厉霆面前,哭天抢地。

“哥,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看住念念,我该死。我,我……”

话音刚落,殷厉霆一脚便将他踹翻在地。

即便已经倒地,殷凡还捂着自己的肩膀继续嚎啕。

“哥,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今天一定会帮你把人找回来的,要是找不回来的话,我肯定也不活了!”

“人找不回来,你还想活?”

冰冷的反问让所有人后背不禁一凉,他说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殷凡的额上更是一阵冷汗。

“我去找,马上去找!”

殷凡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却又因为腿软跌坐在了地上。

他真的吓坏了。

要知道,念念是殷家的命根子呀。

不说自己的大哥,要是孩子真丢了,家里那两个老佛爷也会劈了他的。

呜呜呜,他好怕怕。

“把整个医院掀开找。”

殷厉霆开口。

如同王者。

“是!”

保镖齐声答应着,蓄势待发。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里一群医生鱼贯而入,。

医院的院长满是激动。

“殷先生,小小姐找到了!就在儿童科,我们已经派人安抚看住了!”

说完他颤抖的拿着一条白色的手帕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偷偷的松了口气。

孩子找到了,医院可以不用掀了。

真好。

瘫坐在地上的殷凡瞬间来了精神,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

差点喜极而泣。

“哥,找到了,找到了呀。”

殷厉霆神色缓和了一些,终于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去看看。”

3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3章 只依赖她一个人

殷厉霆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站在原地的保镖们迅速跟上,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往儿童科。

院长在前面为殷厉霆带路。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儿童外科门诊部。

门诊室里,小女孩躺在宋乔夏的怀里睡着了。

宋乔夏听见门外的动静,一抬头便看见有一群人走了过来。

好像是这个女孩儿的家长们。

宋乔夏知道自身背景特殊,不想再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就赶紧将孩子交给匆护士。

“好。”护士受宠若惊。

这可是君临集团殷总的女儿,谁要是跟他们攀上关系……

简直是常人想又不敢想的荣光了。

然而,护士还没把小家伙接过,小家伙一直舒展的眉头突然紧蹙了起来,像是要被吵醒了。

只是迷迷糊糊中她的一只小手却还紧紧的拽着宋乔夏的衣服不放,小嘴里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

护士见此,赶紧收回手。

跟殷家攀上关系是好,但是听说殷家这个小心肝儿脾气不好,惹她不高兴的人下场皆是非常的惨,眼见着小家伙不高兴要醒了,护士立刻退缩了。

还是小命重要。

“别别别,现在孩子睡的正香,弄醒就不好了,所以请您继续帮忙抱着她行吗?拜托了!”

而这个时候,一道身影跑过来,拦住了宋乔夏要递孩子的动作。

是殷凡。

要知道,为了让这个小祖宗安分一些,他希望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以多照顾她一会。

毕竟这个小家伙的起床气他是见识过的,那简直……

……阔怕。

不过,殷凡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有情感障碍疾病的小侄女竟然会如此乖巧安静的接受一个陌生的女人的怀抱。

还睡着了。

“那接下来呢?”宋乔夏有些懵。

此刻,她感觉到很多人的注视。

这让她很有压力。

并且,很不舒服。

“去楼上的休息室。”

突然,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开口了。

声音沉沉。

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

宋乔夏抬眼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视线落在眼前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身上的时候,她的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了起来。

这个男人很好看,应该就是她怀里这个小家伙的爸爸了,因为两人的容貌神似,特别是那双看弧度性感的嘴唇。

一模一样。

宋乔夏一下子回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鬼使神差的,那样灼热的画面闯进脑海,让她的脸瞬间爆红。

“哦,好。”

宋乔夏慌乱的答应了。

她现在只想要赶紧逃离这些人的注视。

殷凡让院长将宋乔夏带上楼去,一转头发现殷厉霆的深邃的眼神还死锁在那个女人身上。

“真是神奇,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竟然还有人能让小祖宗睡的那么安稳迹!”殷凡也跟着注视着宋乔夏的背影,不禁发出感叹。

“去联系纪医生。”

殷厉霆打断他,丢下一个命令后单手插兜抬脚往楼上走去。

留下情绪激昂还想要发表演讲的殷凡在风中凌乱。

他又被无视了!!

他又双叒被无视了!!

4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4章 那是久违的悸动

休息室里。

宋乔夏轻柔的将怀里的小家伙放在床上。

放好之后,她正准备抽手离开,忽然,小女孩儿肉乎乎的手指猛地抓住了她的一根手指。

小家伙的眉头再一次紧紧皱紧。

奇了怪了,她都没有醒来,就能感觉到自己要离开了吗?

无奈之下,宋乔夏只能跟着躺在床上。

她抽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拍着小女孩的后背,低声哼唱着儿歌哄她睡觉。

就好像当年她在监狱里怀着宝宝,感受着孩子在肚子里的胎动,她一遍遍的抚摸肚皮安抚孩子的情绪一样。

一晃已经数年,她甚至都有些忘了当年的感觉了。

想到那些画面,那个悲惨的结局,宋乔夏勾唇苦笑了,轻轻摇头把那些记忆甩出脑袋。

怀里的小家伙再一次沉沉睡去。

捏着她手指的小手指也缓缓松开。

休息室门口,一道身影笔直的站立着,目光定定的看着床上的两道身影。

“老大……”

助理安排妥当一些事儿之后走到他的身边,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殷厉霆一个抬手打住了话茬。

房间里。

窗外的阳光柔和洒在宋乔夏的身上,看着她如此温柔深情的模样,殷厉霆的目光不自觉的深邃了许多。

“叮铃铃——”

突然,一道急促的铃声响起。

是宋乔夏的手机。

宋乔夏赶紧抓过手机将铃声关掉,再看向怀中的小女孩,还好并没有惊醒她。

只是这一动,她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认真看,男人比刚才乍一眼看过去更加英俊了。

高挺的鼻梁,乌黑深邃的瞳孔,利刃一般的目光,薄唇向上挑起,正看着自己似笑非笑。

宋乔夏愣了。

“不接电话?”

殷厉霆出声,将宋乔夏的思绪拉了回来。

“孩子交给我就好了。”

说着,男人在床边坐下。

休息室的床很小,男人一坐下,宋乔夏就感觉整张床都往下沉了,床边的铁架子还在咯吱作响。

这样一张小床应该无法承受三个人的重量的。

她赶紧跳下床。

“嗯,那拜托你了。”

说着,她转身去外面接电话。

不一会儿,宋乔夏接完电话走回休息室,一踏进来就看到男人正在小心翼翼的用湿巾替小家伙擦着脸上的泪痕。

动作温柔缓慢。

到是跟他的强势气场颇为不一样。

宋乔夏不忍心打破这样一幅完美和谐的画面,等到他替孩子擦完了脸才又走到了床前。

“先生,我有点急事需要先走。”

“去哪?我派人送你。”

“不用不用。”

宋乔夏迅速摆手拒绝了殷厉霆的好意,“我是自己骑车到医院的,我骑车去就好了。”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意外,她其实是一点都不想跟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既然宋乔夏拒绝,殷厉霆也没有坚持。

简单的道别之后,宋乔夏将自己的手帕放在了床头上。

“刚刚她睡着的时候就一直拽着这条手帕,我想她应该很喜欢,所以就当成礼物送给她吧。”

她放下手帕以后才发现手帕的一角有些脏。

殷厉霆垂眸,估计也看到了。

宋乔夏尴尬。

“那个……是刚刚帮她擦伤口的时候不小心弄脏的,我之前一次都没有用过,是全新的,我……要不还是还给我吧。”

面前的这个男人矜贵优雅,一定会嫌弃她的破手帕吧。

她真的是一时脑热就想着要将手帕送给小女孩,却忘了这一茬。

“没事,留下吧。”

殷厉霆说了一句。

声音寡淡听不出情绪。

“哦,哦,那好,那就好。”

这样就说明自己没有被嫌弃吧。

宋乔夏长松了一口气。

“那我先走了,再见。”

“嗯。”

等宋乔夏离开了以后,殷厉霆起身,将那张手帕拿了起来。

手帕上有专属于宋乔夏的味道。

不算是浓郁的一种清香像是长了脚一样往他的呼吸里钻。

殷厉霆感觉着,竟然涌出了一种久违的悸动。

5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5章 一份新工作

宋乔夏赶到了一家咖啡厅。

刚进门就看见叶芊芊在朝着她挥手。

“夏夏,这里这里!”

“来了!”

宋乔夏赶紧回应着朝着她走过去。

“所以你这么着急让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好消息?”

宋乔夏坐下之后看着叶芊芊,发问。

她当时接到的是叶芊芊的电话。

这家伙在电话里说有很重要的好消息要告诉她,但又说是秘密非是要见面再给她说。

宋乔夏这才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当然是有非常重磅的消息才叫你的。”叶芊芊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面试报名表递给她,“我给你挑了个,面试,你看看,工资很高呢。”

宋乔夏扫了一眼面试表,看到上面的薪资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再看到面试地点,更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工作地点在景天云端吗?这么高端的小区,能住在那里的人……肯定不会接受我的过去的。”

她坐过牢。

档案上还有“车祸杀人逃逸”的污点。

在那种地方住的人哪个不是眼手通天的,家里的佣人的底细肯定会查得明明白白的,她的这点事儿,根本就不经查。

一瞬间的,宋乔夏觉得这个面试不适合自己。

“小夏,你忘了我之前已经让人帮你把那些事儿都抹掉了吗?再说,你不是替你堂姐坐牢的吗?你堂姐也不会让你的事儿再被查到的,万一翻个案啥的,她这个大明星比你更害怕呢!

所以,小夏,你现在是一个崭新的人,你应该拥有新的生活,你要振作起来,你是最棒的!”

叶芊芊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摇晃着宋乔夏的手,想要让她跟自己一起嗨起来。

她其实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忘记那些痛苦。

只是,那样的记忆,是刻进了骨子里融入了血液里的,哪里是说忘就能忘的呢。

为了不让叶芊芊担心,宋乔夏只能跟着一起喊了几句加油。

最后,宋乔夏还是填写了报名表。

不过,她终究还是心事重重的。

很是担心。

*

医院。

休息室内。

纪哲宇赶到了。

他为念念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

“念念现在情况很好呀,睡眠质量也非常的好。”

说到这里,纪哲宇自己都觉得奇怪,“小家伙的病情明明因为两天前的那场事故而更加严重了,现在怎么突然就好了?”

“嗯,有个女人把她哄睡着了。”

“女人?”

纪哲宇大惊。

不敢相信。

“嗯。”

殷厉霆淡淡。

手指在床头的手帕上点了点。

“这是那个女人留下的?”纪哲宇会意赶紧拿起手帕仔细检查。

只是看来看去,没看出个啥。

“这手帕很平常,香味也寻常的味道,并没有添加什么助眠的药物。

也就是说,跟手帕没关系而是跟那个女人本身有关,如果我没有推断错,念念应该是完全接纳她了。”

“天哪,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说了半天,纪哲宇也只能用“不可思议”这个词语来结尾了。

“她对念念的病情有帮助?”

“当然有,如果能有人不依靠药物就能安抚住念念的情绪,那对于她来说绝对是良药,对于她的身体也是将伤害减轻到了最小。”纪哲宇说着,却突然来了一个转折,“但是……”

“前两天的那个事故,念念虽然没有受伤却加重了她的病情,而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有这个一个人接近她,未免也太巧了吧?”

纪哲宇的担心,殷厉霆明白。

他想了想,最后只是丢下命令。

“找人盯着她。”

6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6章 面试

夜晚,书房。

殷厉霆一身白色衬衫,前两颗钮扣未扣,露出白皙结实的胸膛,是他放松时的穿着。

灯光下,他下颚的线条收的凌厉,眼眸微眯透着让人猜不透的危险气息,翻阅着手中的资料。

这是宋乔夏的资料,上面除了她四年前的历史都是空白的,只有十八岁以后的经历。

并且经历都是规规矩矩的,戏剧学院毕业的,毕业之后学习了一年的护理,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

经历很平淡,像是一张白纸一般的过去。

却又给人一种特意隐蔽了什么的感觉。

“就这些?”

“哥,我真的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这些的,已经很努力了,真的就只有这些。”

殷凡的脸上透着无奈,一抬眸,看到的是殷厉霆阴沉的神色。

他才被迫又补上一句,“要么她就是这么单纯的经历,要么就是有神秘人帮她处理隐瞒过,不过怎么会中间缺了一段,还是很可疑的,对不对?”

他说的好像都是废话,但要让他说出个什么,他真的办不到。

“出去。”

“好嘞。”殷凡顿时放松了不少,终于完成了一件事情,压在心里的石头也就放下了。

眼看着就要走出房门,殷凡却突然回头问道,“哥,晚上我准备去吃个夜宵,要帮你带点啥吗?”

“……”

沉默。

殷凡感觉自己莫名的变成了空气。

“算了,你不要的话我给小侄女买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你要是敢给她吃这种垃圾,我打断你的腿。”殷厉霆抬眸,狭长的眸子里透着比窗外的夜色还冷的凉意。

“我就开个玩笑别当真,哈哈哈哈……”殷凡知道自家老哥可是说到做到的,怕了,赶紧点头哈腰的立刻开门就溜。

出了房门却不忘嫌弃着殷厉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怪不得找不到老婆,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可爱的小侄女。

第二天,清晨。

宋乔夏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态来到了面试地点。

那是在景天云端中央区的巨大城堡里,宽大的休息室里,单调奢华,巨大的落地窗有着非常良好的采光。

房间内,前来面试的人很多,她们都是花了心思打扮准备的,不管是脸蛋,身材还是穿着都很精致,活像是后宫选妃似的。

反观宋乔夏,她穿的是许多年前的一套正装西装,颜色有些发旧,款式也已经过时。

如此朴素保守,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53号,任小青进来面试,54号,宋乔夏请准备。”面试室门外的助手喊道。

“好。”宋乔夏小声应道。

她的手指纠缠在一起,低着头,神色紧张充满了担忧。

她有些后悔自己出现在这里,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入选。

当然,她更担心那四年的事情被曝光。

别墅二楼书房。

殷厉霆正坐在监视器前看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桌面,在看到画面中出现的女人以后,眼神变得凌厉了些。

画面中的主角是宋乔夏。

这个女人……

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殷厉霆收在了眼底。

其中,也包括了她那充满慌张担心的神情。

站在旁边的助理也发现了宋乔夏,昨天殷厉霆还派人盯着她,没想到才第二天竟然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要说真没花心思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凑巧的事情。

难道她真的是故意接近小小姐的。

于是助理小心翼翼的出声询问:“老大,要不要去把她处理?”

“再看看。”

殷厉霆将后背靠在了沙发上,依旧还是那般慵懒的神色,像是等待着欣赏一场好戏。

反正无论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在殷家的地盘,她也休想捅个窟窿。

面试来到最后一轮。

宋乔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最后两竞选者之一,和她一起的是一个长相甜美漂亮的女人,她身上透露出的高贵气质就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你好,我叫秦思恬,恭喜你进入了最后一轮,看来你的能力很不错呢。”

秦思恬微笑着跟她问好。

甜美的微笑,眼神里是与生俱来的自信。

“谢谢。”宋乔夏的回答就显得有些慌张了。

她没想到如此完美漂亮的女人竟然会跟她主动问好,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这不是秦小姐吗?您怎么来了!”

一转身,宋乔夏就看到殷家的管家正快步朝着她们这边走来。

7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7章 粘上她了

宋乔夏不可思议的又回头看向秦思恬,看管家那恭敬的样子,应该是认识她的。

“刚刚听人说您来了我还不信,这才赶过来看看。”

管家的语气带着殷勤,“只是秦小姐,您是殷先生的未婚妻,还是秦家唯一的千金,您来这里当小小姐的护理,这样不合适吧。”

“秦家?那她岂不是房产大亨的女儿?”

“这还怎么比啊?怪不得能留到最后。”

“另外那个寒酸的女人,应该也只是陪跑吧。”

有几个落选的女人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因为听到了管家刚刚的那番话得出的结论,都匆匆离开了。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很喜欢念念,听说要给念念找护理我就来了,就是希望可以通过这一次机会跟念念多接触接触,多陪陪她。”

宋乔夏站在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此刻她的心情也和其他的落选者一样。

秦思恬的条件那么优秀,她拿什么跟人家比?

而且,她好像还是小孩爸爸的未婚妻……

可好不容易都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她也不甘心就这样算了,至少也要试一试。

突然,她被秦思恬一把拉到了管家的面前:“而且,管家伯伯,这个小姑娘也很优秀哦,所以你不能因为我的身份就对我特别对待,还是要公平的。”

秦思恬的这番话让宋乔夏心里暖暖的。

即使知道自己入选可能没什么机会,但还是很感谢秦思恬愿意帮她说话。

管家连连点头应着:“是是是,我们自然是会公平对待的。”

说完这话,管家朝着身后的佣人看了一眼,只见佣人立刻过来在秦思恬的位置旁边递上了茶果,将她当客人一般招待着。

“你一起过来坐吧。”

秦思恬招了招手,示意宋乔夏跟自己一起过来。

那神色姿态就像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

“谢谢。”

宋乔夏有些拘束,并没有过去坐下。

她始终记得自己来这里是为了面试,不是来做客的。

她也没有这个身份来这种尊贵人家家里做客。

“你也别太紧张了,就算你最后没有留下来我也会帮你介绍一份不错的护理工作,工资一定也不会低的。”

秦思恬安慰着她。

宋乔夏并不清楚秦思恬跟自己说这事是什么意思。

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

她转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还没有看清楚就见一个小身影迅速的朝着自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来,她的身后跟着一群浩浩荡荡的佣人。

突然,她的怀里被撞了一下。

一个小小的人儿扑到了她的怀里。

宋乔夏懵了。

她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家伙。

此刻小家伙也正看着她,她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透亮清澈的眸子里透着喜悦。

小脑袋往她的怀里钻着,轻轻的蹭了蹭,无端的透着依赖和亲昵。

是那个医院里的小姑娘。

真是太有缘了!

宋乔夏怎么都没想到,原来今天自己要面试照顾的人就是她。

“小小姐,先生说了您不能到处乱跑,您跟我们回去好不好?”

“小小姐,我们去楼上玩玩具好不好?”

她身后的几个女佣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着,面对殷家的这个小祖宗,她们向来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然而她们的话对小家伙来说毫无用处,她只是紧紧的抱着宋乔夏不松手,看上去是黏定她了。

8

四年前,一场大火毁了宋乔夏的人生。插图1

第8章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面试还在进行。

周围的佣人们全部都在绕着念念转着,想让她放开宋乔夏,又不敢直接对她动手。

“念念,你看阿姨给你带了什么好玩的,想不想要?”

突然,秦思恬从手中的名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这是她找花了重金在国外定制的。

都说洋娃娃是小女孩最喜欢的东西,她坚信念念也会喜欢。

她拿着洋娃娃在念念的面前晃了晃,试图吸引她的注意。

念念对她的动作根本就一看都不看,她抱着宋乔夏的大腿一路往上爬着,她有自己的目的地。

要到宋乔夏的怀里去。

看到她的努力,宋乔夏怕她摔倒便伸手拖住了她的后背。

结果就被小家伙顺势而上,直接跳进了宋乔夏的怀里,像是八爪鱼似的抱着她。

“念念,这个洋娃娃可漂亮了,全世界只有这么一个哦,而且她的脖子上戴着的项链也是真的,是非常名贵的宝石,很闪亮哦,还可以换很多漂亮的小衣服,你不喜欢吗?”

秦思恬不放弃的换了个方向,重新让洋娃娃进入到念念的视线中。

她就不相信一个小女孩还能抵挡的了这样的诱惑。

结果念念换了一个方向趴在宋乔夏的怀中,干脆利落的无视掉秦思恬的讨好。

“念念。”

宋乔夏喊了一声念念的名字。

她之前是不知道小女孩叫什么的,刚刚才从秦思恬的口中得知。

念念。

这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宋乔夏觉得每一次念出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就暖了一下。

噌的,念念立刻抬头,用双乌黑透亮的眸子看向宋乔夏,虽然没说话,但是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仿佛很喜欢她这么喊她。

“这个洋娃娃多漂亮啊,你不喜欢吗?”

宋乔夏想要带着念念看一眼洋娃娃。

如此漂亮的洋娃娃的确很少见,每一个女孩都会想要拥有吧。

她也是因为之前秦思恬在管家面前帮她说了话,所以不想让秦思恬太过于难堪。

结果,念念还是只是将脑袋埋进她的怀里,压根不看。

小嘴巴微微嘟了起来仿佛在不高兴宋乔夏一直让她看别的女人。

小孩子的心思,真是猜不透呀。

“郑管家,这……我看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吧。”

面试的人在里面等了许久却始终没人进来,便出了门,没想到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震惊之余,他们觉得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都说殷家的小公主有情感缺陷的疾病,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她,但是现在都有人能这么顺利的抱着她了,还要面试做什么。

管家也明白面试官的意思,眼下的情况,的确是宋乔夏更适合当念念的看护,也只有她能看的住念念。

眼看着他们就要将结果定下来了,秦思恬却仍旧不死心,竟是尝试着伸手去抱念念。

“念念,秦阿姨抱你去旁边玩好不好?”

既然连一个陌生的女人都能抱,她为何不行?

她伸手刚碰到念念,就听见了孩子尖锐的尖叫声。

“啊!啊!”

那是情绪失控的尖叫,刺耳,带着恐惧。

宋乔夏看着怀中的小家伙落泪的尖叫着,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她的心脏就像是有一只手狠狠捏紧了似的,有些透不过气。

她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到小家伙。

不等秦思恬收回手,宋乔夏就立刻抱着念念转身去了一边细心安慰着,希望可以平复她的情绪。

只留下秦思恬抬起的手尴尬的留在半空中,连带着她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

这时,管家上前一步,左右为难着开口:“秦小姐,要不要我帮您备车,让司机送您回去?”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除了宋乔夏可以安抚小小姐的情绪之外,其他人的接触只会让小小姐的情绪变得更糟。

宋乔夏是最好的选择。

小说

一场阴谋,叶青青被迫替姐姐嫁给了一个植物人老公

2021-1-3 20:24:36

小说

夏初怀孕了,孩子生父不详,一夜声名狼藉。

2021-1-3 20:28: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