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门世家传人凤霓裳穿越成了赤炎国第一美人兼废物。

药门世家传人凤霓裳穿越成了赤炎国第一美人兼废物。,算计,退婚,嘲笑,废物?,很好,老娘会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是天才!,炼神丹,驭万兽,通幻术,布阵法,一手银针更是生死人,肉白骨。,身边桃花不断,各种美男环绕,直到身边的桃花被一朵一朵的掐断。,“九哥,你干嘛老掐我的桃花?”,“碍眼。”,“他们哪得罪你了?”,“长得丑。”,“你这是想让我嫁不出去吗?”,“我钱财雄厚,可以养你一辈子!”,“我要找美男!”,帝九冥潋滟的凤眼微挑,“你看我如何?”,凤霓裳:……!!!
药门世家传人凤霓裳穿越成了赤炎国第一美人兼废物。

第1章 是谁活得不耐烦了

热……

凤霓裳的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好像身体被烧着了一般,令她难受无比。

心中一惊,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缕慑人的精芒在黝黑的瞳仁中闪过,冰冷无情。

古色古香的屋内,燃着一对红烛,昏淡的烛光跳跃着。

晚风透窗而入,烛火摇曳,透着一股旖旎。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嗯?

居然有人敢设计她?

难道不知道她是医毒双绝人称再世阎王的鬼医?

简直找死!

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她的主意,都被她整得生不如死!

正当凤霓裳疑惑间,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一道鬼鬼崇崇的身影偷偷走了进来。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霓裳小姐,我来了。”男子发出一道低沉而兴奋的冷笑声,一边激动的解着身上的衣袍,一边快步朝床榻上走去,走到近前,不由疑惑一声,“人呢?”

突然,身后掌风袭来,男子感觉到危险,立刻回头。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你……”男人心中一惊,丑恶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阴鸷的冷笑,他伸手抹去额角的血,唇边溢着嗜血之色:“霓裳小姐,难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声音一落,他便朝凤霓裳扑了过来。

“我叫个屁!”

凤霓裳爆了句粗口,右脚弯曲,膝盖一顶,瞬间顶上男人的致命处,只听‘嗷’的一声惨叫,男人立刻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

“啊啊啊……”

凤霓裳那一顶可不轻,足够让他以后都不能再做坏事!

想设计她?

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蹬蹬蹬……”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想来也是,她的仇家并不少。

恨恨的看了贱男一眼,即使现在她想将这贱男千刀万剐,但此刻不是机会!

努力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清明,凤霓裳站起身来,跃窗而出,朝院墙外快速跑去,正好院墙边有一个石台,凤霓裳毫不犹豫的爬了上去,动作利落快速的翻过了院墙,眨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在凤霓裳离开之后,一队人匆匆进入了院子中。

“子煜哥哥,裳儿妹妹说身体不舒服,我就让裳儿妹妹先回来休息了,我是担心裳儿妹妹的身体,所以才私自派人去请了太医,还望太子哥哥不要怪罪雪儿……”说话的是一名年约十七的少女,一身艳丽的玫红色衣裙,娇俏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此时她眉头轻轻皱着,眼里脸上无不是透露着担忧,朝身旁一身锦绣暗紫龙纹袍的男子说道。

第2章 这到底是什么……

“雪儿,你如此通情达理,我又怎会怪罪你呢。”太子陆子煜目光温柔的望向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个凤霓裳,好好的百花宴都被她搅和了!她一定是故意的,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她是想用这招来获得本太子的好感吗?呵……真是幼稚至极!本太子根本不吃这套,也永远不会喜欢她,尤其还是她这样的废物!”

若不是忌惮她身后的南王府,他才不会去管凤霓裳的死活!

“子煜哥哥,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未婚妻,将来你还是要娶她为太子妃的……”魏如雪目光深情又悲伤的望着她,黑亮的双眸中盈着一层水意,看起来楚楚可怜,令人心疼。

“雪儿,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一个人,至于凤霓裳那个是废物是不配得到本太子的爱的!”陆子煜不屑冷哼。

魏如雪闻言,微垂的眼眸里迅速的闪过一抹喜意,脸上却故作为难之色,“这话要是被裳儿妹妹听到了,她该多伤心……”

不过凤霓裳这会是听不到的!

呵,她中了相思引,这会正和一个男人在屋内颠鸾倒凤呢!

相信子煜哥哥看到这一幕后绝对不会再多看她一眼,而且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皇上定会雷霆大怒,必定会解除了她与子煜哥哥的婚约!

只是当她踏进屋里后才发现根本没有凤霓裳的身影,只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嗷嗷大叫着……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便僵在了那里。

陆子煜眉头紧皱,“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眼里寒光闪现,“凤霓裳呢?你又是谁?又何会衣衫不整的出现在这里?”

男人看见了陆子煜,再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惨白着一张脸跪倒在陆子煜的面前,“太、太子殿下……”

……

凤霓裳一路跌跌撞撞逃出了院子后,只觉身体的火热越来越厉害,有些扛不住的节奏。

四周一片漆黑昏暗,也不知道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了,斑驳陆离的月光洒下,清风轻拂,影影绰绰,好像来到了山林间?

他大爷的!

等她的毒解了,她一定会让那个贱男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冰冷的山风吹来,凤霓裳觉得模糊的意志又清醒了一分,她摇了摇头,继续朝前方而去,得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才是,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追来,总之跑得远远的没错。

跑了没一会,凤霓裳觉得身体中的躁热越来越厉害,好像就要压制不住了一般……

心中暗自思忖,这到底是什么药?药性居然这么强!

她自诩为在华夏医术第一,无人能及,居然有人的制药技术在她之上!

此刻身体中的药性越来越烈,她竟是一时分辩不出来,此时此刻也找不到解毒之法,唯今之计只能先想个办法压制一下。

月色下,凤霓裳一双漂亮如星辰般的大眼睛渐渐变得赤红,烦躁与火热齐齐涌来,几乎吞没她的理智,她死死的咬住唇瓣,娇嫩的粉唇被咬出了血,犹似不知。

第3章 情况不对

前方波光粼粼,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莹光。

凤霓裳眼睛一亮,水!

前方是个水潭!

她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了水潭中,冰冷的潭水瞬间淹没头顶,冰冷彻骨,让凤霓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也惊喜的发现体内的躁热压下去了一分,模糊的意志也慢慢回笼了一些。

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在潭水中泡一个晚上,一般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刚开始的时候,凤霓裳发现这冰冷的潭水还能压制住她体内的躁热,可渐渐的又觉得意识有些模糊起来。

意识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凤霓裳再一次死死的咬住唇瓣,将整个身体都泡在水潭中,连着脑袋都浸泡在冰冷的潭水。

憋气了近半个小时,凤霓裳这才从水里钻出来。

突然——

“哗啦……”

水花四溅,一道身影从对面的水中钻了出来。

一张俊美精致无可挑剔的脸庞,剑眉似沉沉月色里的青峰,狭长的丹凤眼比这浓郁的黑夜还要深,还要沉。

挺俏的鼻子,性感的薄唇,墨色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身后,一滴晶莹的水珠在月色的照耀下折射出莹润的光。

“咕噜……”

凤霓裳使劲的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意识模糊之下还能幻想出绝世美男!

“轰……”

凤霓裳再只觉脑海中最后一根弦都断了,最后残存的一点理智瞬间崩塌!

漆黑的双眸渐渐染上了赤红。

“主……主子……”守在水潭边的秦风一脸僵硬呆滞,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出声唤道。

声音中不觉带上了一丝颤抖。

王爷的性格冷酷狠辣,残忍无情,更是不喜女人触碰。

以往那些试图接近王爷的女人不是残了,就是死了……

这一次他和王爷匆匆从南疆回来,风尘仆仆,经过这里的时候,王爷见这里有个水潭,便想着在这里沐浴一番再回城的,于是让他守在水潭边。

谁知道有个女人从水潭对面跳了下去,还扒着王爷不放!

奇怪的是王爷怎么没一掌劈死她?

正在秦风疑惑间,只见帝九冥已经抱起了凤霓裳的身体,纵身一跃,跳上了水潭。

“主子。”秦风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走上前,在看到他怀中的少女时,不由一惊,双眼不可思议的瞪得老大,“二、二二小姐?!”

他发现自己都被震惊得结巴了!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缠住王爷的人是二小姐啊?!

这感觉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里外焦黑!

见到帝九冥睇来的那冰冷阴沉得近乎杀人的目光,他连忙转移了视线,背对着凤霓裳,朝帝九冥问道,“主子,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裳儿的情况有些不对,你快点去找君墨允,找到后径直回南王府。”帝九冥脸色阴沉得吓人,捡起岩石上的外袍将凤霓裳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哦哦……”秦风恍回神,连忙跟着翻身上马,去找神医君墨允去了。

凤霓裳本就身体躁热无比,此刻被裹得严实,更加不安的挣扎着,意识涣散。早已分不清楚谁是谁。

第4章 一只小野猫

柔软的双手紧紧揪着帝九冥的衣领,一双雾朦朦的眼睛委屈的看着帝九冥,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可怜至极。

帝九冥感觉到了她身上那股火热的气息,他眸色不由沉了几分,目光紧盯着凤霓裳的脸,眉头紧凝,恐怕裳儿等不了回去南王府了!

裳儿中的似乎是相思引,这不是一般的药!

据说中了相思引的人必须在一个时辰内解毒,否则就会毒气攻心而亡!看小裳儿的样子至少中了相思引有半个时辰了!

回南王府至少要一个时辰,再找到君墨允……

那时候裳儿恐怕都……

黑夜中冷风呼啸,本来两人的衣服都是湿的,被风一吹,应该很冷才是,现在才是三月天。

但是凤霓裳感觉不到冷,只感觉到热,好热!

凤霓裳不满的哼着,可爱的小眉头紧紧皱着,几乎都能夹死一只苍蝇。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如画,白里透红,却是不正常的红晕。

黑暗中,帝九冥俊脸铁青,剑眉紧皱,整个人如一尊雕塑,站得笔直,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卷翘的睫羽遮住了他眼底的光芒,忽明忽暗。

他微微低首,复杂的目光落在了凤霓裳苍白的小脸上,矛盾而深幽。

相思引是毒王谷的谷主亲手调配出来,世间无解。

唯一的解药就是男人。

相思引在一个时辰之内必须解毒,否则便会毒发身亡,就算不死,相思引的后遗症也会令小裳儿变成嗜色成瘾的疯子!

这是想让裳儿身败名裂的死!

是何人如此卑鄙,如此狠毒?

裳儿素来乖巧,并无仇家。

难道那人是冲着他来的?

如果真的是那些人所为,他一定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帝九冥深幽的如潭的目光落在她娇嫩水润的脸庞上,往日里那双薄情冷淡的眼眸中不再藏匿着杀气,而是如一池春水般,藏着温柔与疼惜。

良久,他才低低浅叹一声,“就算你以后会恨我,我也不得不如此做……”

……

山洞内一片漆黑,隔绝了那清冷的月光。

“真是一只小野猫……”

帝九冥瞅了眼自己胸前被指甲划出的血痕,唇角扬起一抹无奈的弧度。

昏暗的山洞内一片静谧,静得只剩下凤霓裳沉而平稳的呼吸声。

看了眼熟睡中的少女,帝九冥披了件外袍走出山洞,不多时便抱了一捆干树枝回来。

一缕火焰从他修长白皙的指间射出,落在架好的干柴上,炙热的火光驱散了浓郁的黑暗,带着点点暖意。

红色的光晕洒在凤霓裳那青涩俏丽的脸庞上,更显迷人。

长而卷翘的睫羽遮住了那双如星辰般的眸子,此刻的她乖巧的像是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儿。

帝九冥有些不自然的转了目光,这才重新走到洞口坐下,从指间的纳戒中拿出了一坛酒,拍开泥封,仰头猛灌了一口。

烈酒入喉,灼烧着他的心。

裳儿知道后会如何呢?恨他还是杀了他?

若是以前……若是她还记得以前的那些事……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缓缓从东方升起,洒照在院落内,一片祥和。

第5章 难怪这么疼!

凤霓裳只觉浑身酸痛无比,像是被车碾过一般,又酸又痛,她整个人都缩在锦被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奇怪,怎么会这么疼?

突然,凤霓裳想起了一些零星的片段……

在水潭中她好像看见了一个绝世如仙的美男,然后……然后她的意识彻底崩了!

然后就忘了!

该死,怎么记不起来后面的事情了?!

“唰!”

凤霓裳蓦地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惊喜稚嫩的脸庞,以及那激动的惊呼声,简直要震破凤霓裳的耳膜,“二小姐醒了!二小姐醒了!!”

凤霓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袭是上好粉色棉布衫,梳着双环髻,只见她红着眼眶,四周是古色古香的房间,上好的紫檀木打造成的桌椅,雕花木窗,低调而奢华,房间中飘着淡淡的香气,这怎么看都似一个古代女子的闺房……

“呜呜……太好了,二小姐您终于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来,奴婢就准备下去陪您了……”小丫头激动的哭了起来。

突然,一股陌生的记忆冲入了脑海中,一幅幅画面在她脑海中闪过,让凤霓裳渐渐的明白了过来,她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名叫九州大陆的异界,这里崇尚武力,以强者为尊。

而她现在所寄居的这个身体也叫霓裳,不过不姓凤,姓帝,叫帝霓裳,今年只有十五岁,却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受尽众人的嘲笑和讥讽。

唔……

她不是在家中修炼吗,怎么一睁眼就穿越了?

穿越也就算了,居然穿越成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等等……

她穿越了……也就是说梦里的事情是真的,她的清白之身丢了!

难怪这么疼!

艾玛,关键是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凤霓裳只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黑沉着一张脸,周身散发着冰冷嗜血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煞神般。

小丫环见凤霓裳身上气息骤然一变,眼里不由露出一丝害怕之色,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二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凤霓裳抬头,对上那双盛满了关切和担忧的眼眸,敛了思绪,摇头道:“我没事。”

“二小姐,我这就去禀报王爷和君神医。”小丫环转身快步走了出去,没时多便听到一道惊喜的声音在院外响起,“小裳儿,你醒了!快让我再检查检查!”

男子一身淡青色的衣袍,玉冠束发,温润的脸庞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如同四月里的春风,似乎能令冰雪消融,温暖人心。

他一边说着便快速走到了床边,径直的握住了凤霓裳的手腕,认真的把起了脉来。

凤霓裳搜索了下记忆,眼前之人叫君墨允,很是精通医术,年方二十,在医术界颇有小成。

下巴轻扬,忽然她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在了门口那缓步行来的白色身影上,再也无法移开半分。

男子一身白色云纹锦袍,洁白无瑕,纤尘不染。

如墨般的长发用一根白色的丝带束着,剩下的披在脑后,随着晨风微微飞扬着。

第6章 可怜的小姐

金淡的晨光洒照在他身后,仿佛为他笼上了一层金纱,将他邪魅冷酷倾城绝色俊逸张扬的脸庞添了一分柔和。

双眉斜飞如剑锋般凌厉肆意,鼻子高挺,薄唇轻勾,尤其是那一双狭长黑亮如星辰般的眼眸,清澈如泉,却又深幽似海,仿佛有无限的魔力,令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但一不小心却又会陷入那双眼眸中,无法自拔……

白色的袖袍随着他行走间肆意翻飞,他步伐优雅,好似闲庭信步,初升的朝阳都掩盖不了他那一身的光芒,风光霁月,恍如天上的神祇!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凤霓裳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迸出这句话,世上竟然有如此绝色的男人!

“墨允,她的身体如何了?”声音醇厚,清冽如甘泉,撩拨着凤霓裳的心。

靠!

还有没有天理了!

长得这么帅也就罢了,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可惜啊,眼前的男子是这具身体的大哥,名叫帝九冥。

唔,不然还真想把他给扑倒了!

“脉象正常,应该没事了。”君墨允松开手,目光落在凤霓裳的脸上,“小裳儿,你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比如脑袋……”

传言中了相思引的人,即便及时解了毒,也有九成九的变成一个嗜色成瘾的疯子,看见男人就会把控不住。

顺着凤霓裳的目光,看到了门口缓步而来的帝九冥,又见凤霓裳傻傻愣愣的盯着他看,那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艳,肆意而大胆。

君墨允心中警铃大震,小裳儿该不会真的产生了这样的后遗症吧?

之前大陆上有九个人中过相思引,而且皆是女子,其中有四个死了,剩下的五个则是嗜色成瘾,看见男人就无法自控,甚至当街上就……特别的辣眼睛!最后被一些看不过去的正派人士当场杀了。

他不敢想像要是小裳儿变成了这样的人,帝九冥会不会当场疯掉!

毕竟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啊!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耳边传来凝霜的声音,成功将凤霓裳的思绪拉了回来,有些呆呆的问道,“啊?怎么了?”

“小姐,君神医在问您话呢,问您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凝霜一脸担忧,二小姐虽然无法修炼,但文采斐然,惊艳世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容貌更是这赤炎城中最美之人,如今莫名的失了清白……

呜呜呜……她可怜的小姐!

到现在她还清楚的记得王爷抱着小姐回来时候的模样,小姐脸色苍白虚弱完全陷入了昏迷,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

虽然她还年纪小,没有经历过这些,但却听过一些,这些症状明显就是……

二小姐以后还要怎么嫁人啊!若是太子殿下知道小姐丢失了清白,肯定是要退婚的,到时候……

那后果她都不敢想!

凤霓裳抬起头,注意到帝九冥、君墨允几人的目光都紧张的望着她,于是清了清喉咙道,“除了身上有些酸痛,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声音冷淡如水,有些嘶哑,显然是昏迷太久刚睡醒的缘故。

第7章 有一个傻丫环

听到凤霓裳说身体酸痛,凝霜眼睛又是一红,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一边咬牙切齿的怒骂,“哼!也不知道是哪个禽兽,竟然、竟然这么……这么……!要是让奴婢知道是谁,一定要阄了他!该死的混蛋!”

禽兽……

阄了……

帝九冥的眉头几不可寻的抽了抽。

跟在帝九冥身边的秦风却是一脸惊奇,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帝九冥,只见帝九冥俊美冷酷的脸庞上一片淡漠冷傲。

昨天晚上他奉主子的命令回来找君墨允,可是当他带着君墨允回到府中后却并没有看到主子和二小姐,他又连忙带着人和君墨允一起去了城外水潭,依然也没有看到主子和二小姐。

他们找了整整一个晚上,还是没有看到主子和二小姐的人影,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然而今天一大早,就见到主子驾着一辆普通的马车匆匆进府,送二小姐回了凤栖阁。

二小姐虽然脸色苍白,却呼吸平稳,很明显二小姐身上的毒解了,唔,真的不知道主子是怎么帮二小姐解的毒呢!

是找的谁呢?

“禽兽!畜生!混蛋!”凝霜仍旧在那里低声咒骂道。

凤霓裳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个白痴,这么大声嚷嚷是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吗?

唔,可是为什么对于那事那男人,她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了?

记不得就算了,就当是一场梦吧,反正对方还是个绝世美男,不亏。

只是那男人的容貌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觉得对方长得很帅就是了。

“小姐,你放心,这件事只有王爷、君神医、秦风还有我知道,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只是可惜没有抓到那个畜生,不然非得将他碎尸万段不可!”凝霜见凤霓裳又是抚头又是皱眉又是叹气的,不由心中一痛,连忙朝凤霓裳安慰道。

君墨允也道,“是的,小裳儿,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会守口如瓶的。”

“……”凤霓裳脸上挂着两根面条泪。

有一个傻丫环是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裳儿,以后我不会再任何人伤害到你!”帝九冥站在床边,深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声音是少有的温柔。

但见一缕黑发从她耳鬓滑落,落在她的脸颊上,帝九冥伸手神情温柔宠溺的将那缕调皮的黑发别到她耳后,但又似想起什么,深幽的瞳仁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慌乱,他忙去看她的神色,但见她脸色如常,这才不由微微送了口气,心中却是略微疑惑了起来,她不抗拒他的接触了?

“谢谢大哥,以后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我。”凤霓裳扬唇浅笑,清美的脸庞上绽放出如花般的笑容。

帝九冥神情微愣,深幽的丹凤眼中漫上了一丝欣喜。

“秦风,你去命人做些吃的,清淡点的,送过来。”帝九冥朝秦风吩咐道,秦风点头应声,转身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凝霜,给我大哥搬个椅子。”凤霓裳吩咐道,又看向帝九冥咧嘴一笑,“大哥,我们坐着慢慢聊天。”

第8章 一世英名啊!

凝霜却似愣住了一般,脸上的神情傻傻愣愣的,凤霓裳不由再说了一遍:“凝霜,给我大哥搬个椅子。”

“啊?哦哦哦……”凝霜反应过来,掩下眼底的惊讶,以前小姐可是不喜欢王爷来她院子的,故此帝九冥也很少进来,现在小姐居然让她特意搬个椅子给王爷坐,还是第一次。

“好。”帝九冥眼底噙着柔和的光,在凝霜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陪着凤霓裳聊天。

哎呀,这大哥的容颜还真是养眼呢。

“裳儿好像有些变了。”帝九冥狭长深邃的凤眸看向床榻上的少女,笑着说道。

“是吗?”凤霓裳心下微讶,面色不显,依旧神情如常。

“是的,我也觉得小裳儿变了。”君墨允道,眼里划过思索的光芒,“小裳儿好像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也大胆了很多……”

“人总会变的,尤其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凤霓裳眯眼道。

看来做人不能太高调,万一让帝九冥和君墨允发现她不是真正的帝霓裳会不会杀了她?

于是她假装打了一个哈欠,“大哥,我有点累了,想要再休息一会。”

帝九冥叮嘱凤霓裳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凤栖阁。

随后君墨允也嘱付了两句跟着离去,顿时整个房间便只剩下了凤霓裳和凝霜二人。

凝霜听凤霓裳说累了,还以为她是哪里又不舒服了,不由问道,“小姐,你的身体……真的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当时王爷唤自己来为小姐擦洗的时候,当她看到小姐那满身的於青时,她都惊呆了!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她可怜的小姐,还没有及笄啊!

一想到此,凝霜就双眸通红泪眼婆娑的。

凤霓裳抬眸望向眼前的凝霜,略微思忖了片刻,问出声,“你们是在哪里发现我的?”

这句话应该不会引起她的怀疑。

“奴婢也不清楚,王爷喊我来照顾小姐的时候,奴婢才发现小姐你……”后面的话凝霜不敢说,怕凤霓裳会伤心难过会想不开,但是看到凤霓裳一脸淡定沉稳的神情,紧绷的心略微放松了下来,顿了顿继续说道,“据秦风说是王爷在外面的时候发现了小姐……所以立刻将你带了回来,找来了君神医……”

“哦。”凤霓裳淡淡的点头,那这样说来就连帝九冥他们也没有见过那个被自己扑倒的美男了……

不过此事也不能怪那个水潭美男,记得当时他好像有将自己推开过,然后她又‘恬不知耻’的扑了上去,后面就断片了……

哎,她的一世英名啊!

哼,不过那暗中设计她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她凤霓裳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所有欺负了她的人,她都会统统毫不留情的还回去!

没过一会秦风就提着食盒来了,放在桌上,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

凤霓裳的肚子很配合的‘咕咕’叫了起来,直接掀开被子下地,鞋也没穿就坐到了桌前,“饿死宝宝了!”

桌上摆放的是一盅红枣莲子粥,养颜补气,还有几碟香喷喷的糕点。

小说

爱了六年的男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

2021-1-3 20:14:27

小说

前世女配被人算计得太厉害,死后阴魂不散终不成事。

2021-1-3 20:17: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