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情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过是给战霆深爱的女人换骨髓的工具。

夏情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过是给战霆深爱的女人换骨髓的工具。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嫉恨他们竟然想活生生要了她的命!再度过来,她带着满腔仇恨,无论如何,她都要战霆深付出代价!
夏情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过是给战霆深爱的女人换骨髓的工具。

第1章 要什么

战家别墅。

夏情用屈辱的姿势趴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

“嗯——”

“闭嘴。”

战霆深声音很冷,带着几分暧昧的低哑。

夏情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再发出一点动静。

直到男人一句低声长叹,终于结束这份难耐的房事。

浴室里响起水声,夏情连睡衣都懒得搭一下,翻身下床,把房间收拾干净。

这是她和战霆深结婚的第二年,自她嫁给他,便是这样。

与其说是他喜欢这个姿势,不如说他并不想看见自己。

若不是时间长到难耐,她真觉得他在房事上不过敷衍而已。

说起这个丈夫,夏情其实并不了解。

在她嫁给他之前,就知道战家跺一跺脚,国内都要抖一抖。战霆深年及二十,海归国内,以雷厉风行的作风火速接管了战家及旗下企业,没人敢有异议。

夏情觉得,也许有异议的人大抵都不在世上了。

可就是这样冷峻的人,却有软肋。

战霆深有个传闻中十分疼爱的女友,谁都没见过。夏情第一次见战霆深的时候,有幸见过那个女人,的确肤白貌美、大家闺秀。

只可惜,她有病。

而她夏情十分幸运,和那个女人骨髓匹配。

于是,她就被战霆深圈养了起来,还领了证,让她能名正言顺的在他身边。

夏情如今都还记得,战霆深带她去见战家人的时候,战家有多暴怒,老老少少没有一个同意这份婚姻的。可他只一句话,他要娶,便没人再敢说什么。

那一瞬,她打从心底里生出种感动。可也只那一瞬,之后,她清醒的知道,那份决绝下的柔情,不是给她的。

夏情倚着窗想,那女人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才能拥有战霆深的心。

浴室的水声渐停。

男人赤着精壮的上身,拿着浴巾擦着头发。

夏情放下那些思绪,努力扮演一个知趣的人,“床我收拾好了,早点睡。”

从地上捡起真丝睡衣,随意披在身上,她走到了门口。

这是他的规矩,他不爱她在主卧留宿。

“夏情。”他随意坐在床上,从床头拿出一份文件来,“过来看看。”

夏情转过头看他,心底忽的空了一片。那份薄薄的文件,她似乎预感到了里面的内容。

当她走到他身边,探头去看时,眼底一片荒凉。

果然,这偷来一样的两年衣食无忧,终究要还回去了。

“离婚协议书。”夏情喃喃出声。

战霆深的目光落在她胸前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上,小腹猛地窜上一股热流。

在她之前,他不是没有女人,只是夏情格外对他胃口。

“想要什么,可以写在上面。”

他忽抬手,揉上她腰间的嫩肉。

夏情有几分失神,她对战霆深算不上了解,也算明白一些他的喜好。他这个人极克制,做过之后从没什么温情,也绝不会挽留。

房间很凉,她刚刚在窗口站了很久,肌肤透着凉意,他温热的掌心落在她的腰迹,让她这副被他调教良好的身体有些反应。

第2章 家人

潮水一样思绪冲刷着夏情的理智,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战霆深轻皱了皱眉头,“夏情,懂事些。”

他清冷的声音终是把她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换上驾轻就熟的谄媚笑容:“战先生待我已经很好了,我不要什么。”

战霆深收回了手,周遭气氛明显清冷了许多,仿佛刚刚暧昧从没发生过。

夏情拿不准他的脾气,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他,于是赶紧解释:“婚前,我答应把骨髓捐给慕小姐的时候,曾和战先生签过协议了。”

“嗯,那就直接签了吧。”战霆深捏着笔的指节因用力微微泛白,在协议上停了几秒,随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夏情没半点犹豫,拿过笔也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干净透亮的窗子,映着两人的模样。

夏情抬头时,就看见赤着上身的男人,和半露勾人的女人认真签署离婚协议书,不由轻生失笑。

每次从这里出去都狼狈至极,想来不会有以后了。

第一次,她拉开衣帽间的门,换了一身得体干净的衣裳,离开了战霆深的卧室。

*

战霆深的动作很利落,第二天夏情就被送去了医院。

她没再见过战霆深,也没见到那位慕小姐。

好在,骨髓移植很顺利,战霆深也很仗义,她后续在医院将养的费用,都付清了。

“夏小姐,我是战总的代理律师,这份文件请您签字。”

是财产转移,战霆深比她想的大方很多,市区地段不错的一套公寓,闹区步行街上两个商铺,还有一份足够她这辈子用现金。

脑中浮现起那张冷峻的脸,夏情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待律师离开,她伸出手指摩挲着脊背,一段骨髓,换两年安稳日子,和这些东西,也算值得了吧。

“夏情!小蹄子,给老子出来!”

还不得她陷入回忆,伴着一段粗鲁的叫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中年男人身后跟着几个人满脸凶相,护士跟着进来担心的看着她,“夏小姐……”

夏情勾起嘴角,摆了摆手,“没事,你先出去吧,自己解决。”

护士到底不好说什么,离开了病房,但敞开着门。

“小蹄子,谁让你和战总离婚的,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耍贱,赶紧去求战总复婚!”男人手里扬着棒子,横肉威胁。

“战霆深要是肯听我的,我第一件事儿就是让他杀了你们。”她说的轻描淡写,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

“老子是你亲爹,你竟然还想杀了我!我告诉你夏情,你不去复婚也行,战总给你多少钱,都给老子拿出来,不然我跟你没完!”夏春华无赖似的坐在地上,身后的那些跟着来闹事的重复了遍他的话,也跟着坐在了地上。

夏情瞥了一眼床头刚签好的协议,来的还真是时候,“这是战霆深律师刚送来的卡,里面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应该都在里面了,密码是六个八。”

夏春华闻言,飞扑过去想要抢。

可夏情先一步把卡拿在了自己手里。

“小赔钱货你什么意思!这钱是老子养你应得的!给我,赶紧给我!”夏春华眼睛滴溜溜乱转,心里盘算好了,这里面的钱还是热乎的。战总一向大方,里面的钱不会少,更何况夏情还没在里面做手脚。

第3章 烟火

夏情眯着丹凤眼,冷冷看着所谓的父亲,“夏春华,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钱,你拿了它,从今以后我们再不是父女。”

夏春华抢卡的动作顿了顿,似乎在思考这笔交易是否划算。半晌,他抬起来黑黢黢的手指,指着夏情,“行,我也是痛快人。老子拿了这个钱,你再也不是夏家人!”

“呵……”夏情抬手把那张卡扔到了地上。

她无力的看着自己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毫无尊严的扣起来那张卡,宝贝似的揣在了口袋,然后扬长而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问过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在医院,为什么脸色苍白的像是病入膏肓,为什么连和她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是她卑微到泥土养在战霆深身边,当个暗无天日的情妇换来的。是她卖了自己的骨髓,赔上自己半条性命换来的。

她本以为这二十几年的无情对待,已经能让她不疼了。可看着夏春华欢天喜地的离开,她竟掉了眼泪,胸口闷的喘不过气。

也许是心凉如水,没什么牵挂了,她后续的恢复很快。

她的东西不多,收拾好了也只有一个背包。

“夏小姐。”正要离开病房,护士忽叫住了她。

“什么事?”夏情还有些虚荣,声音很低。

护士手里拿着一只蔷薇花,开的火红,“夏小姐,战先生的助理刚刚送来了这个。”

蔷薇无刺,开的再红也不是玫瑰……

夏情接过了花,自嘲的笑了笑。

何必呢?

她都已经要出院了,战霆深何必再来送一朵似是而非的花。

这段时间抑制住自己不敢去想的人,一下子溢满心怀。她毕竟距离他曾那么近,和那样优秀的人在一起过,怎么可能不动心。

可她太清楚自己在战霆深心里的地位,所以从无什么期待。

夏情待了几分钟,终是拿着花离开了医院。

既然以后都不会见了,何必再怀念。

战霆深送她的公寓地段很好,物业也很好,但她怕自己会喜欢那么奢侈的生活,并没去住。托管给了中介,租了出去,算上另外的两个商铺,她下半辈子不用工作也能活的很好。

夏情找了老城区的房子,条件不算好,胜在保护的不错。

跟着战霆深的这两年,她基本不和人接触,如今能自由了,她想见见烟火气。

房子被她布置的很温馨,不过住了几天,就能和邻里街坊说上几句了。

“小夏出门啊?”

“嗯,去买菜。”

……

“小夏回来了,晚上吃的什么?”

“赵大爷啊,刚回来,还没吃呢。”

夏情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

到月亮高悬,小区里渐渐沉静下来。她给自己开上一瓶酒,随意放点什么曲子,就是一天。

可这天,她刚打开红酒,房门就被人敲响。

透过猫眼只能看见一片黑,夏情犹疑着打开了门,“谁……”

尾音被直接按在嘴里,一个男人扭住她,把她从家里拖了上了车。

不等她问什么,嘴上就被人贴上了胶带!

第4章 嫉恨

车子开了很久,像是绕着城区转了几圈的样子,一直开到了一间别墅门前才停下。

绑走她的人并没迷晕她,夏情能看见别墅区很大,她觉得似乎有些熟悉。直她被带进了一间别墅里,直到进去她看见那些熟悉的陈设才想起来,这是战霆深的家!

那些人架着她,把她带到了地下室。

狭小逼仄的地方,能看见中间站着几个人。

她的手脚被人重新绑到了椅子上,被推到了那几个人面前。

“慕小姐,人带来了。”

逆着光,夏情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只能勉强看到应该是女人,长腿细腰,长直的头发。

那女人伸手,撕下了夏情嘴上的胶带,“你就是夏情?”

夏情听的分明,她声音清甜,但显然十分厌恶自己,“你是谁?为什么抓我?”

“我?”女人的声音忽的尖锐起来,“说起来,我该谢谢你的,如果没有你的骨髓,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你是……慕小姐?”夏情皱起眉头,不觉得她现在的做法是在感谢自己。

女人又叹了口气,似乎十分忧虑的样子,自顾自的接着说:“可我又实在恨你。捐骨髓就捐骨髓,为什么要爬上战哥哥的床呢?你这种女人,不就是想要钱吗?把骨髓给我,我一样会给你钱的,可你竟然在我之前和战哥哥结婚了!我妒忌,我好想杀了你。”

夏情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曾听战霆深家的佣人、助理提起过这位慕小姐,无一不说她善良温婉、可爱大方,如今看来,这些人怕是都瞎了!

“你想杀了我?”

“是啊,你有没有体会过血液一点点从身体里流走的感觉?我好讨厌那种感觉啊,除了躺在床上,看着你们这些贱人在战哥哥身边乱晃,什么都做不了!”慕寒夏的声音渐冷,从骨子里散出寒意来。

深秋的夜晚本就寒冷,夏情打了个寒颤,“他不爱我,他心里只有你。养着我,也不过是为了给你输血,给你骨髓。”

慕寒夏桀桀笑了起来,“当然,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她拿起一条手帕,蒙上了夏情的眼睛。

粗布的质感迫使她闭上了眼睛,本就是黑天,如今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第一次生命受到威胁,夏情汗毛倒竖,脊背渗出冷汗,“慕小姐,没人能对你构成威胁,如今你康复了,可以和他好好在一起,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

回答她的是手腕上的一片冰凉,大概是刀子。

夏情只感觉到到一丝疼,手腕似乎被人割出了一道口子。

周围太过寂静,她似乎能听见若有似乎的滴答声!

心头终于有了几分火气,她咬着后槽牙大叫:“慕寒夏!你这是恩将仇报,你以为出卖自己有多舒服!如果没有我给你骨髓,你早就死了!”

没有人回应她,可夏情也没有听到有人离开的声音,她确信慕寒夏还在旁边。

“你以为在我之前战霆深就没有其他女人了吗!他那种权势的男人,你以为被他看上的女人能逃的了吗!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该去找战霆深!”

第5章 逃出生天

夏情心头委屈,当初她也不情愿出卖自己。可战霆深拿着检验报告,站在她面前告诉她,她和慕寒夏骨髓匹配,她必须给他走,否则就把她丢回给她父亲。她那时候也别无选择。

如果有选择,谁不愿意当个快乐的小天使,每天无忧无虑的。

本以为跟战霆深两年,就能换回自己的自由,如今不但自由没了,命还要搭上!

她怎么能不委屈。

“慕寒夏,你被战霆深捧在手心的时候,就没想过自己的欢乐是踩在多少人命上建立起来的吗!是我救了你,你凭什么恨我!”夏情把这些年积攒的怨气,都喊了出来。

“你拥有和我能匹配上的骨髓,只要你提出要求,只捐献骨髓,不和他发生关系,战哥哥不会为难你的。夏情,你敢说自己没有贪心?”慕寒夏声音森冷,像是毒蛇滑进骨子里一样。

夏情哑然,她不敢。

高跟鞋落在水泥地上,发出了哒哒的声音。

那些人走了。

慕寒夏虽然偏执,但她看得很清楚。

接下来几天,慕寒夏都没再来过,这间地下室里也没人再进来过。

她像是被遗忘了,被关在这里。

不知道是脱水还是失血,夏情的脑子渐渐开始不清楚,滴答滴答的声音慢慢变大,宛如响在耳边,时刻在体型她,她的手腕被人放了血。

“战霆深……”

熟悉的冷峻面容浮现在眼前,他似乎从没对她笑过,甚至温柔都算不上。

如今能想起的仅有的温柔画面,就是那天他拿着离婚协议让她签的时候,温热的掌心落在她腰间冰凉的皮肤上,轻声的让她提要求。

“战霆深,我就在你别墅的地下室里,你救救我,好不好?”

“啪嗒——”

她的身体支撑不住脱了力,连带着被绑着的椅子都歪到在了地上。

夏情似乎摸到了什么黏腻温热的东西,“大概是血吧……”

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让她期盼,她多希望战霆深能出现,只要他肯救她,她什么都不求了,这辈子可以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来打扰他。

“战霆深……”

“夏情!”

恍惚间,她好像听见了有人叫她的名字,是熟悉的清冷声音。

她的脸被人盖住了,随后整个身体腾空……

救护车尖锐的声音,一下子蹿进了耳膜,夏情的意识有片刻的恢复。

蒙着脸的白布落下一角,她看见了战霆深,捏着他衣角正撒娇的女人是——慕寒夏。

“战……”她想叫他,可她的声音太小,小的连自己都听不到就被人覆盖掉了。

“我不喜欢她嘛。”撒娇的声音甜腻。

“那交给我处理,别自己动手。”清冷的声音宠溺。

夏情那点还未及发出的尾音终是止在了口中,原来,她的生死还不及她的撒娇来的重要。

身侧的拳头克制的攥了起来,可是,慕寒夏的命是她救的,凭什么她被战霆深玩弄之后,还要被恩将仇报!

她做错了什么!

就因为条件不好,家庭不好就活该被他们这些人这么作践吗!

再不及多想什么,她被抬上了救护车。

最后一眼,战霆深都不曾看过她一眼。

第6章 回归

三年后。

雄业大厦地下停车场。

红色奥迪R8一个漂亮转身,停在了战诚阳面前。

驾驶室的门打开,一个标准OL职业装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墨镜很大遮住了她半张脸,可这不耽误她的英姿飒爽。

战诚阳作为如今顶流家族战家的人,见过不少女人,可还是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眼前这女人,半身裙衬得她双腿修长,裙子开衩处正好在大腿中段,不由让人对上面有些期待。而上身的小西装领口微微开着,事业线若隐若现勾人眼球,巴掌大的小脸下是精致的脖颈线条。

即便脸被墨镜挡着,也能看出是个绝色。

“你好,启英集团夏情。”

战诚阳握住她伸来的手,“你好,战氏集团战诚阳。”

半点看不出三年前的模样,夏情如今蜕变的十分干练,她把手上的文件递给战诚阳,“这是战氏集团想挖角的几个中层的资料,对方的开价和条件都在里面了,有觉得可以的战总尽管开口。”

战诚阳此刻不仅觉得眼前的女人养眼了,既有工作能力,又漂亮的女人,实在让人喜欢,“实在没想到,猎头业内传闻的女魔头竟然这么优秀。不知道夏小姐晚上有没有时间?”

“好啊。”夏情把文件袋翻了个面,点了点上面自己的名片。

随后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副驾驶上,还有一只文件袋,里面的文件露出一角:战诚阳,战康泽私生子,两年前被认回战家……

电话忽然响起,夏情按下接听键,“老板,你找我?”

电话那头的男人十分暴躁,“夏情,你非要招惹战家干什么!战霆深不是好惹的,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明知故问。”夏情声音森冷,“我这次回来,就不会轻易放过战霆深和慕寒夏!”

“行,行,我管不了你,我定了明天回国的机票,等我回去你再动手。”电话被挂断。

夏情在路边找了个地方,踩下了刹车。

落下车窗,她点了根烟。

这三年,她总是能回忆起在地下室时,她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她心心念念着战霆深,想着那是他的别墅,或许他会来救她,她以为战霆深和她之间两年的露水夫妻总归有些感情的,毕竟她离开医院的时候,他还曾送来那只蔷薇。

可他却从没把自己性命当一回事。

到底是她好骗,给一巴掌再给颗甜枣就哄得好,就让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使劲儿的作践自己。她这三年总是想,把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一个一个打落,让慕寒夏和战霆深也跌落世俗,也尝尝生活不易、被人作践的滋味。

越是这么想,她就越想亲眼看看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美女,留个电话号码?”

倚在跑车上抽烟的她不想成了路边的小风景,一连几个男人都朝她看个不停。终于有个人走过来搭讪了。

夏情抽回自己的思绪,勾起嘴角笑笑,扬长而去。

路边另一侧,一辆停着的黑色宾利缓缓落下车窗,目光停在刚刚夏情离开的地方。

“战先生……”

“走吧。”

第7章 红庄

夏情还没到家,就收到了战诚阳的短息,问她想吃点什么。她扫了一眼房间墙上贴着密密麻麻的资料,回了:红庄。

入夜。

红庄在近郊处,看起来人流稀少。

夏情把车停好,就看见战诚阳等在了门口,“夏小姐好兴致,竟然喜欢红庄。”

红庄的老板很别致,买下了近郊的一块地皮,建了这个餐饮娱乐于一体的地方。前边餐饮区中西餐都有,味道很不错,如果不了解这里的人,只会以为这里个雅静的用餐地方。

但若是了解就会知道,前边雅静的餐厅的后面还有包厢似的茶室,然后是娱乐区,最后是以供私密娱乐的院子。

不像一般娱乐会所,建成几层楼高。这里都是错综复杂的小院子,除了这里的服务人员,一般客人是走不明白这里的路线的,所以也不会有人擅闯你的院子。

夏情笑了笑,“只听说过,还没来见识过。”

两人相携走进餐厅,男帅女靓着实吸引目光。

战诚阳在战家过的并不顺意,这样仰视的目光让他很享受。

夏情看他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情报没错,于是配合的露出笑容。

服务生拿来菜单,夏情也礼让的让战诚阳点菜。

“夏小姐有些心不在焉?”战诚阳个性敏感,也看得出她在捧着自己。

“有些累了。”夏情依旧有意无意的看向其他座位。

战诚阳点好菜,把菜单还给服务生,待周围没人了才开口,“战氏集团今晚有个活动,听说是在这里办。”

被戳穿了心思,夏情盯着战诚阳,“战总知道还这么纵容我?”

战诚阳笑了笑,颇有点宠溺的意思,“夏小姐这么可人,只要男人就会想纵容。”

“那战总知道战氏集团的会议在哪个院子吗?”夏情一点不遮掩,反而大大方方的问。

“喏,夏小姐等的人来了。”战诚阳目光瞥向她身后。

夏情转过头,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形。

三年的时间,似乎在他身上没留下什么痕迹,依旧是冷峻挺拔的样子。身上带着成熟男人的味道,让人实难移开目光。

战霆深似乎没看见她,大步流星的朝着餐厅后方走,身后跟着不少人。

战诚阳忽的起身,走到她身边弯起了胳膊。

夏情看着他,勾起嘴角,笑的很灿烂,抬手勾上的他的臂弯,任由他带着自己跟上了战霆深的队伍。

“战总这么纵容我,是想要点什么?”她压低声音,附在他耳边问。

战诚阳有一瞬的失神,女人呵气如兰,温热吐在他耳边,扫的人心里有点痒,“请夏小姐别忘帮我挖角,价格低一些,人,听话些。”

夏情了然,想来战诚阳在战氏集团的时间短,脚跟还不稳,需要培养点心腹。于是点了点头,模样略有娇俏,“战总放心。”

几个转弯后,有服务生打开了院子大门。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四方小院,内里挂着许多小灯,院子的两侧摆了自助的点心和酒水,各色的男女在院子里面正相互攀谈。

有人见他们进来,和战诚阳打招呼,“战总来了,这位小姐看起来眼熟的很啊!”

第8章 重逢

许是有夏情在侧的缘故,拦着他们打招呼的人很多。战诚阳耐下心,一一介绍起来。

夏情客套的一一应着,直到两人走到甜品台前才算休息了一会儿。

“夏小姐太惹眼了些。”战诚阳都有些无奈。

“食色性也。”夏情撇嘴笑笑,拿起一块蛋糕。

从进门到现在,她还没吃东西。

可她垫好了肚子,转眼去看战霆深就发现已经找不到了。

看她皱起眉头,战诚阳调笑:“找战霆深?”

“嗯……”夏情承认。

“那儿。”战诚阳用下巴指了指南边的屋子,“这院子是他长期包下来的,他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场合,但今天算是战氏高管的例行活动,没次这种活动,他都会住在那里。”

“住在那里?”夏情斟酌他的话。

战诚阳点头,“是,他今晚会住在那里,不离开。”

夏情咬着下唇,这是个好机会。

她起身想走,却被战诚阳拉住了,“那院子被看管的很严,你进不去,更别说投怀送抱了。”

夏情诧异的看着他,“谁要投怀送抱!”

“那你……”不等他说完,夏情拿着香槟转身进了人群。

战霆深不在,但战氏集团的高管都在,她可是猎头啊!这么好认识人脉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战诚阳看着她一张张名片发了下去,摇头失笑,他似乎会错意了。

其实,夏情怀着一腔仇恨回来,也知道自己力薄不能硬碰硬。她做了三年的猎头,积攒了些职场经验,想着战氏这种集团公司,不会干干净净。

利用职业之便,接触战氏的高层,一方面方便工作,另一方面可以查查看战氏不干净的线索。她不能做那个扳倒战霆深的人,也要活着看别人如何扳倒他!

暖色台灯下,战霆深看着窗外长袖善舞的女人,发呆了半晌。

助理很少见他发呆,把水杯放到桌上,“战总。”

战霆深合上手里的钢笔,揉了揉额头,“说。”

“白天路边的女人的身份查到了,叫夏情,启英公司的一个猎头,刚刚回国,目前在帮战诚阳挖角。”助理把查到的整理成了文件,也放到了桌上。

“呵——”战霆深嘲讽的笑了一声,“你出去吧。”

“好。”助理转身刚要离开。

却又被他叫住了,“等等,把她……带过来吧。”

战霆深的目光落在窗外夏情的身上,他也很惊讶,这么久的时间对她的记忆竟一点没有模糊。他还记得她身段很不错,能忍着不出声不撒娇,从后面做腰身很好看,她似乎每次事后不爱穿衣裳。

上一次……上一次,他洗好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她那么倚在窗口,清清冷冷,媚眼勾人。他的公寓地处那区最高的位置,不拉上窗帘也不会有人看见。她不像其他女人那么做作,她敢就那样站在窗口,窗子里映出来她的模样也很好。

那些记忆,竟然那么细致的涌现在脑中,战霆深觉得身上有些燥,不自觉的伸手扯下了领带。

小说

将门之女林苑雪,上一世为了至信之人的皇位,落得身死家灭!

2021-1-3 19:52:13

小说

不是说总裁大人都是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吗?

2021-1-3 19:56: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