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二少此生杀伐果断,而这些孽报将来都会报应在他最爱的人身上。

大师批言,霍家二少此生杀伐果断,戾气太重,而这些孽报将来都会报应在他最爱的人身上。他冷笑,我从不信命。直到那日看见爱他如命的她被逼入绝境嘶吼,你知道什么是丧子之痛吗?他才知道,世上真的有孽报……,沈卿卿爱霍霆萧十年,为他甘愿赴死,她以为凭借年少情深,一定会和他白头偕老。新婚当天,他亲手将她送入监狱,毁了她,还害死了襁褓中的儿子,那一刻,沈卿卿的心死了……涅槃重生,她记得所有人,却唯独忘记了他,与亿万总裁暧昧不清,有当红导演,小鲜肉对她嘘寒问暖,面对前夫的穷追不舍,她说,前夫,滚远点,想追我?请排队!
霍家二少此生杀伐果断,而这些孽报将来都会报应在他最爱的人身上。

第1章 沈卿卿,我为什么要信你?

手术室外。

“不是我,霍霆萧,不是我,我没有推霍妈妈,是许悠然,是她推的……她……”满脸是血的沈卿卿抬头对上了霍霆萧森冷的黑眸,声音颤抖得厉害。

还没等沈卿卿的话说完,霍霆萧就已经伸出手钳制住了她纤细的脖子,黑眸中尽显浓浓的杀意,“是悠然推我母亲?还顺带把自己一起摔死来诬陷你?”

沈卿卿被他掐着脖子,她伸手去掰霍霆萧的手,却毫无用处。

她面色通红,却是笑了,“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本来就是她推的霍妈妈,她若她真摔死了,那也是她的报应!”

“那是不是我掐死你,也是你的报应?”霍霆萧冷酷的说道。

“霆霆萧,你为什么不信我——”沈卿卿嘶吼道。

闻言,霍霆萧犹如来自炼狱的恶魔,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沈卿卿,我为什么要信你?”

我为什么要信你?

就这样短短的几个字,就能将她打入地狱。

霍霆萧,我爱你爱了十年,那个时候,是你说你要娶我的,是你说你要娶我的!

可为什么,为什么仅仅只是三年的时间,你就爱上了别人?!

而这个别人为什么偏偏是许悠然,为什么偏偏是那个野种?

沈卿卿咬着唇,呼吸的空气也越来越少了!

就在沈卿卿以为自己要被霍霆萧掐死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

这才让霍霆萧放过了她,随手将她扔在了地上,脑袋撞在墙壁上,额间瞬间一片血红。

而她站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医生沉重的对大家说,“对不起,霍太太从高楼滚下,摔到了脑袋,颅内大出血,已经过世了,至于许小姐她手术很成功,但尚未脱离危险!”

听到这句话,沈卿卿整个世界都坍塌了,只有无尽的黑暗。

随后医生将在霍母萧静姝死死捏在手里的一张照片交给了霍霆萧,“这是霍太太死死握在手里的东西!”

霍霆萧接过了被揉成一团的照片,然后打开来——

照片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眼底闪过滔天的恨意,忽而转头看向了一边的沈卿卿,“沈卿卿,你还真是下贱得可以!”

沈卿卿脸色惨白,随后一张褶皱的照片从霍霆萧的手中扔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沈卿卿低头看着那张照片,一瞬间僵硬,浑身冷得叫她发颤。

上面的人正是她和他的大哥霍霆延!

可这照片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一点儿都不知道?!

还没等沈卿卿反应过来,那男人却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低声冷笑,“沈卿卿,就因为这个,你才害死我妈?”

“不是的,我没有,我没有推霍妈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照片,我不知道——”沈卿卿一听这话,嘶吼着说道,“你知道的,从始至终,我只爱你一个人!”

“爱?”霍霆萧微微冷笑,眸色间全是厌恶,“爱我爱到在我生死未卜的时候,和霍霆延上床?”

“我没有——”沈卿卿脸色惨白,却极力的忍住了自己的泪水,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软弱,“三年前是我救你的,你忘了吗?在山村的那个小屋里,我们……”


第2章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霍霆萧忽而冷笑道,“看来你从悠然口中套出的话,还真不少啊?只是谎话说多了,是不是自己也信了?”

“我没有撒谎,撒谎的是许悠然!怎么会是她救了你,怎么会是她?”沈卿卿倔强仰头说道,“霍霆萧,救你的人明明是我——”

“死不悔改!”还未等她说完话,霍霆萧墨黑的眸子里燃起怒气,声音森寒,“沈卿卿,像你这样恶毒的人就合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沈卿卿仰头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十年,以命相护的男人,忽而笑了起来,唇边的笑意满是讥诮。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头皮传来一阵撕扯的疼痛——

霍霆萧扯着她的头发,硬生生将她拖着去了手术室门口,一脚就将沈卿卿踢得跪在了地上!

因为强烈的撞击,她的膝盖仿佛被敲碎了一般,可她却倔强的不吭声。

而霍霆萧站在她面前,携着死亡的气息,“沈卿卿,你欠我母亲的,欠悠然的,我要你千百万倍的还回来!”

沈卿卿跪在地上,忽然觉得很冷,那种冷,仿佛要将她的心,都冰冻了般。

“我要你生不如死,一辈子活在地狱!”

随后霍霆萧让人送来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地上,让沈卿卿签字。

“你要和我离婚?”沈卿卿一脸的惨白,新婚当天被离婚的,大概只有她了。

“签字!”霍霆萧冷声道。

沈卿卿跪着,仰头看他,声音中带了一股子的执拗,“霍霆萧,这十年来,你爱过我吗?”

霍霆萧一听这话,唇边的冷笑更甚,“从未!”

这时沈卿卿才知道,这世上最伤人的利器竟会是这样淡漠的两个字。

十年爱恋,以命相护,换来的却是从未!

沈卿卿跪在地上,握住笔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而后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这样笑声,在空旷的手术室前显得格外的突兀,却偏偏笑得比谁都张狂和骄傲!

“霍霆萧,我爱你爱了十年,现在我才看清,我这十年活得还真是一个笑话。从今以后,沈卿卿与霍霆萧桥归桥,路归路!”

霍霆萧冷笑着,却没说话,只是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警察就已经走了进来,“谁是沈卿卿?”

跪着的沈卿卿仰头,看着警察过来将冰冷的手铐,拷在了她的手上,而警察身后,还有一群记者,他们拿着相机不停的拍摄着,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是惊动了整个医院的人。

“听说,沈家大小姐杀了自己的婆婆和霍先生的爱人!”

“不是听说,是真的,霍太太的遗体现在都还在手术室内呢!”

“还真是丧尽天良,毒妇!”

耳边尽是这种辱骂声,可沈卿卿却没有说话。

可她却看着仰头看着霍霆萧,淡声道,“你就恨我到这地步了?”

霍霆萧却笑了笑,“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没有,我没有杀人——”沈卿卿嘶吼着,用力挣扎,却怎么都挣脱不了警察的钳制。

霍霆萧看着被警察抓住的沈卿卿,“沈卿卿,你所造的孽,你这一辈子都赎不清!”

一听这话,沈卿卿忽而仰头大笑,冲着霍霆萧怒吼道,“我没有杀人,为什么要赎罪?该赎罪下地狱的人是许悠然,是那个野种——”

霍霆萧一听这话,抬手就狠狠的给了沈卿卿一巴掌,怒吼道,“沈卿卿,你去死——”

“就算我死,我也要拉许悠然当垫背的!”沈卿卿忽然大笑了起来,“霍霆萧,我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哪天你知道了,你会知道,是你对不起我,是你负了我,负了我——”

沈卿卿被警察按着,跟霍霆萧点了点头,就准备要带沈卿卿就走,无数闪光灯在她的眼前,拍下她此刻狼狈至极的画面。

站在原地的霍霆萧,想说些什么,可抬头看见的是沈卿卿那张双染血的眸,却又说不出话。

可她笑了,笑得很美,轻声道,“霍霆萧,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了你,可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十年痴恋原来都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就连信任都不曾给过她一丝一毫,所以才会连查证都懒得去查,直接就给她定了死罪。

那些年她为他所有的付出,感动的只是她自己!

霍霆萧,你这辈子,你亏欠我的太多了!

沈卿卿最后这一带血的笑容,可谓风华绝代,仿佛将她一生的芳华都燃烧殆尽,留在了所有人心中。

人潮褪却,凉风吹过,霍霆萧走到了窗边,看着沈卿卿被押着上了警车,眸色晦暗,带了一抹复杂的情绪。

明明知道这是沈卿卿应得的,这是她的报应!

可听到沈卿卿那句话时,他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再也回不来了!


第3章 五年后,物是人非!

五年后。

桐城监狱的门缓缓打开了,一名瘦小如骨的女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干枯乌黑的短发及至耳边,若仔细看,她白皙的额间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很是难看。

久违的阳光照在她脸上,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

于是伸手去挡住了在眼前的阳光,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沈卿卿了,这样的阳光对她来说还真是太过于刺眼了。

“沈小姐,恭喜你出狱,记住教训,重新做人!”叶依兰上前去轻声说道,然后将她的东西还给了沈卿卿,还给了她一百块钱。

“谢谢叶警官!”沈卿卿接过东西,淡淡一笑,随后转身就已经离开了。

叶依兰看着沈卿卿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叹息一声,这个女人坐了五年牢,已经再也不是当年明丽耀眼的桐城第一名媛了,她的手废了,脚也废了。

听说她弹了一手的好钢琴,舞跳得也很好,可惜只怕以后她再也没有办法跳舞和弹琴了。

接触的这五年下来,她觉得她并不像报纸上写的那么不堪啊?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依兰很是疑惑!

沈卿卿用叶依兰给她的一百块,坐四个小时的车,去了桐城的白岩镇,找到了秦安妮的老家,她隔壁的大婶儿将东西交给了沈卿卿,还有一个约莫四岁的女娃。

孩子很可爱,圆乎乎的脸蛋,长得很漂亮,乌黑的眸倒和她有几分相似。

沈卿卿道谢后,牵着孩子回了市区,直接去了墓地。

看着墓碑上,爷爷的照片,沈卿卿艰难的跪在了地上,一瞬间泪流满面,“爷爷,卿卿不孝!”

当年爷爷在知道她被判入狱五年的时候,一时气不过来,心脏病发去世了,而她连爷爷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成为她此生最大的遗憾。

而她的父亲更是将她逐出了沈家,剥夺了她的继承权。

然后磕了三个头,在沈老爷子的墓地旁边挖了一个洞,将大婶交给她的东西埋了进去,又将地面复原了。

拜别了爷爷,她本来想要去看看萧静姝,但是却没看见她的墓地,想来应该是葬入了霍家祖坟吧!

“妈妈,我们去哪里?”她牵着的小女孩怯怯的问道。

沈卿卿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说,“夏夏,妈妈带你去一个没有伤心的地方,好吗?”

“夏夏?这是我的名字吗?”小女孩笑嘻嘻的说道,“王奶奶都叫我傻妞妞的!”

沈卿卿无语了,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以后你就叫夏夏,沈盛夏!”

希望你的人生如盛夏一样,没有一丝的阴霾。

“哦,好耶,我有名字了,王奶奶果然没骗我,说妈妈肯定会给我取个好听的名字的!”

沈卿卿看着孩子天真的笑靥,不由得唇角也弯起了一抹极淡的笑靥。

现在她只想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离开桐城,这样,那些往事就能都忘记了。

可沈卿卿没有钱,当初被抓进去的时候,她只有戴在手上的戒指和随身带着的身份证,那是她和霍霆萧的结婚戒指,她看着手心中偌大的钻戒,眸色却毫无波澜——


第4章 她和他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夏夏,我们走吧!”

沈卿卿带着沈盛夏离开了墓地,然后去了市中心,找了一家回收钻戒的店铺,直接将那钻戒,只是她没想到这枚戒指竟然这么值钱。

可以卖二十万这么多!

“小姐,你这颗钻石成色,切工都是一流的,你真的要卖掉吗?”

沈卿卿微微蹙眉,面对店员的问题,她却淡漠笑了笑,“嗯,麻烦您了!”

心都死了,守着一个冰冷的东西,又做什么?

卖掉戒指以后,她和霍霆萧之间,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拿了钱,沈卿卿给自己买了衣服,也给沈盛夏买了衣服,然后牵着孩子走出了商场。

而就在这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从路边开过,却因为突然闯出来的人,司机来了个急刹车——

“对不起,霍先生,是突然有人闯出来,我没注意!”

坐在后座,原本抱着电脑的男人抬头,一双凤眸凌厉,吓得司机头一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霍霆萧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好像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等他放下电脑,准备再寻的时候,那身影却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开车!”

司机得到命令以后,就赶紧开车了,一点都不敢耽误。

可坐在后面的霍霆萧却平静不下来了,心里莫名的开始烦躁起来,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他如刀刻般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了,一双凤眸漆黑如墨。

五年了,为什么五年了,他还是会想起那个女人的身影?

他支着脑袋,沉思着什么,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原本抿紧的薄唇,露出了些许的笑意,“悠然,怎么了?”

“霆萧,我的脚已经好很多了,下个月就能回来了,顺便可以举办我个人的大提琴演奏会!”

“嗯,好!”霍霆萧淡淡的说道,“本来应该陪着你的,但是霍氏突然有事!”

“没事儿,我懂的,霆萧,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你不必担心我,只是记得,到时候来接我哦!”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是温柔。

“嗯!”

霍霆萧仍旧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仰头,将头靠在了后座,微微闭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一闭眼,就看见那个女人,满身是血,哭着喊说,她没有害他母亲,没有害许悠然!

魔怔了,一定是魔怔了!

沈卿卿带着沈盛夏来到了云城,这里是一座海滨城市,很美丽。

她租了靠海边的一套房子,房间虽然只有五十多个平米,但是却足够她和夏夏两个人住了,况且离家不远处还有幼儿园,也正好让夏夏去上幼儿园。

虽然她现在卡里有卖戒指的二十万,但是根本不足以支撑以后的开支,所以她必须去上班。

可因为她坐过牢,有案底,她找工作也是四处碰壁,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录用她,就在她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幼儿园打电话来,说夏夏昏倒了。


第5章 沈卿卿沦落风尘,做了歌女

沈卿卿急忙赶到医院,医生告诉她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果然第三天的时候,结果出来了,沈盛夏有先天性复杂型心脏病,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而她必须尽快换心,不然年纪越大,她的生命就越危险。

那二十万根本就不够给沈盛夏治病!

儿童病房内。

“妈妈,夏夏是不是生病了?”沈盛夏看着沈卿卿,糯糯的问道。

沈卿卿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容,笑了笑,“没事儿,夏夏肯定会好起来的,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沈盛夏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沈卿卿。

“嗯!”沈卿卿将沈盛夏拥在怀中,唇边泛起了一丝苦笑。

怀中这个孩子是她唯一能够拥有的东西了,是她仅剩的东西了,她不能让她有事,绝对不可以!

第二天,沈卿卿就找到了住在楼下,在皇朝夜场卖酒的曹素云,让她引荐自己去皇朝夜场唱歌!

这里是云城最大最奢侈的夜场,纸醉金迷,一掷千金。

沈卿卿在这里唱歌,一晚三场,收入也很是极好,她也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夏夏,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所有人,包括老板,都不问前尘过往。

在这里她有了一个新名字:如陌。

如陌,如陌,相见如陌,和从前说再见!

“如陌姐,老板说让你今天再加一场!”曹素云急匆匆的进来说道,她没想到沈卿卿唱歌竟然这么受欢迎!

“今天不行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照顾我女儿了,她还在等我!”沈卿卿一边说,一边卸妆,但曹素云却是挡住了她卸妆的手。

“如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要想想,你要靠着这个养活你女儿!”

沈卿卿一听这话,脸色忽然煞白,她说的一点都没有,现在的沈卿卿已经是不沈家大小姐了,她早就零落成泥了,现在活着,不过是为了盛夏而已。

“嗯,好,我知道了!”

最终沈卿卿没有办法,只能再登台唱了一首《我们的纪念》!

而就在沈卿卿在台上唱歌的时候,坐在下面角落处,却有一个男人一直看着她,眸色里满是讥诮的笑意,没想到这次出差竟然会遇到了沈卿卿。

更没想到的是,昔日桐城第一名媛沈氏继承人,骄傲得像只孔雀一样的沈卿卿竟然会沦落风尘。

不知道霆萧那家伙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着,男人笑了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沈卿卿站在夜场中央唱歌的照片,用微信发给了霍霆萧,还附赠一句,曾经高贵纯洁的百合,如今已经烂在了泥里,不知霍少心中是否开心?

而远在桐城的霍霆萧此刻正坐在别墅的书房内处理文件,电话忽然震动了一下,他微微蹙眉,看了一下微信上的名字,是萧逸尘。

他打开微信,看到萧逸尘发的图片,还有下面的那句,曾经高贵纯洁的百合,如今已经烂在了泥里,不知霍少心中是否开心?

霍霆萧看着图片里面的沈卿卿,眸色忽然变得凌厉且森寒起来,指骨捏紧了手中的手机,微微泛白——


第6章 沈卿卿是霍霆萧的禁忌

她变了很多,瘦得几乎只剩皮包骨了,记忆里的她不是这样的。

沈卿卿很爱笑,眼睛像月牙一样,也总爱笑着叫他阿萧,阿萧……

外面忽然下起了雨,霍霆萧走到了窗前,看着淅淅沥沥的雨,然后拨通了乔伊的电话,声音仍旧冷漠之极,“查查沈卿卿是不是出狱了,现在又在哪里?”

又是一天艳阳天。

沈卿卿在医院陪了一会儿盛夏,看着盛夏的笑脸,她觉得,她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只要盛夏能好好的活下去,能开心过好每一天,那样就好了。

盛夏是沈卿卿唯一活下去的动力,是她漆黑生命里唯一的光。

“妈妈,我昨天看了容奶奶给我讲了美人鱼的故事哦!”沈盛夏躺在沈卿卿的怀里,轻声说道。

“哦?是吗?”沈盛夏笑着说。

“可是美人鱼太可怜了,最后都化成泡沫了!”

听着沈盛夏惋惜的语气,沈卿卿不由得微微苦笑,所有的执念都来自于贪恋,就如曾经的她。

“妈妈,我看别人都有爸爸,为什么夏夏没有爸爸?”沈盛夏有些委屈,可怜巴巴的看着沈卿卿。

而沈卿卿一听这话,微微愣了愣,却将沈盛夏抱在了怀里,轻轻亲吻着她的额头,“夏夏的爸爸是盖世英雄,是最了不起的人,就算爸爸不在了,他也会守护着夏夏的!”

“真的吗?”

“嗯,真的!”

……

桐城,霍氏集团顶楼。

霍霆萧站在高处,看着下面的来来往往的人,倒映在落地窗上的那张脸,五年的时间,居然没有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一点儿的痕迹,反而将那妖孽似的脸打磨得更加俊美无双了。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声音仍旧冷漠。

乔伊走了进来,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霍霆萧,忽然间有些惧怕,毕竟沈卿卿这三个字一直都是霍霆萧的禁忌,现在他让他去查沈卿卿的事,这到底又算什么?

五年的时间,沈卿卿失去的太多,若说惩罚这也太过于重了!

还没等乔伊开口,霍霆萧就已经转身,一双凤眸淡漠的看着乔伊,淡漠的开口道,“说!”

“沈小姐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出狱了,她出狱之后去了云城,现在在皇朝当歌女!”

霍霆萧忽然一笑,绝美却冰冷,“她倒是出息了!”顿了顿,随后看向乔伊,“准备去一趟云城!”

乔伊听到这话,不由得暗自叹惋,看来即便沈小姐在监狱受尽磨难,手脚尽废,落魄至此,霍霆萧也不愿意放过她啊!

云城的夜晚总是格外的冷,饶是因为挨着海边的缘故,一到晚上海风拂面,还是有些凉。

沈卿卿坐在化妆镜前看着自己这副妆容,一袭白色的旗袍衬得她越发有些悲凉,头发还好长了些,不然额间那道难看的疤痕就遮不住了。

“如陌姐,秦爷说今晚有大客户要来,想要你多唱一场!”曹素云抱着一大束玫瑰花走了进来,放在了她的化妆台前,“这是那位天天捧你场的刘老板送的,说想请你去喝一杯!”


第7章 属于沈卿卿的底线和骄傲

“我不陪酒!”沈卿卿淡漠的回了一句。

而在一边的露露一听这话,自然是有些不满的,“还真当自己是根葱啊,连刘老板的台都敢拆?”

沈卿卿懒得去回应这些酸溜溜的话,只是自顾的画着妆,再唱一场,她就得回家了,夏夏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就算有保姆看着,她也是不放心的!

午夜的皇朝总是格外的热闹。

沈卿卿画好妆去了台上唱了一首《你一定要幸福》,才下了台,曹素云就来说,VIP包厢里面刘老板非要点她去陪酒。

沈卿卿自然是不去的,但没想到的是她才下台,喝得醉醺醺的刘老板就已经朝着她走过来了,一把就抓住了沈卿卿纤细的手腕,说,“老子看上你,是给你面子,你还敢给老子抬轿?老子今晚就要睡你,开个价!”

沈卿卿因为手废了,只能日常活动,根本没有办法用力,只能用力挣扎,眸色却带了几分倔强,“刘老板,如陌在这里只唱歌,从不出台!你若有兴致,可以在皇朝中挑别的女人,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刘老板一听这话,顿时火大,“你TM别给脸不要脸,当了表子还立什么贞洁牌坊?你不就陪男人睡觉的吗?”

说着,他就拖着沈卿卿的手往外拖,嘴里还嘟囔着,“你再给老子不识趣,老子就在这里办了你!”

沈卿卿有些惧怕了,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沈卿卿了,也知道什么叫审时度势。

就在这时,刘老板顺手就将沈卿卿按在了冰冷的墙壁,伸手就要去撕烂她身上的旗袍,感受到凉意的沈卿卿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抓刘老板的手,就咬了上去,一瞬间满嘴的血腥味。

“臭婊子,竟敢咬老子,活腻歪了,是不是?”刘老板一巴掌就狠狠打在了沈卿卿脸上,力道很大,一瞬间沈卿卿就被打蒙了,鲜血顺着她的唇角流出。

她唇边,却带着一抹极淡的冷笑,一双乌眸深不见底,如同一汪死水。

这边动静很大,自然也惊动了皇朝的保安和经理,经理赶了过来,连忙赔礼道歉,“刘老板,如陌确实只唱歌,不陪客人出场!我帮您找几个漂亮,保证让你满意,就当是我们皇朝孝敬您的……”

“少TM废话,老子缺你那几个钱?今天老子还就非要睡了这女人,我看你们谁能挡得住!”刘老板被咬出血了,也就较劲儿了起来。

经理没有办法,只能同情的看着满嘴是血的沈卿卿。

却见沈卿卿缓缓抬头,唇角还有血迹,苍白的容颜上仍旧是淡漠的笑意,她看着刘老板说,“听说刘老板是靠着刘太太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您的公司也即将上市,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岔子,只怕对您不太好!如陌不过是一个歌女,刘老板的厚爱,如陌很感激,但您着实没有必要为了我,而自毁前程!”

沈卿卿这话正切中刘老板的要害,面目显得狰狞起来,而她自己则是捏紧了手,站在了原地,一身的冷汗。


第8章 沈卿卿,许久不见,不打声招呼?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淡淡的男声,“刘骏,你一个大男人何必强求人家一个女人,不嫌丢人?”

众人回头,只见萧逸尘站在后面,萧氏总裁,可比刘老板身份尊贵多了,刘老板一看,立马就转了脸色,恭敬的叫了一声,“萧总!”

而沈卿卿却越过萧逸尘的身影,看到了他身后的男人,眼底满是震惊和恐惧——

在看到霍霆萧的瞬间,沈卿卿想到的只有一个字,逃!

五年的牢狱,一千八百二十五个日夜,每一天她都度日如年,活在地狱,她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可眼前的男人,却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变,依旧还是那样耀眼,他只是站在那里,浑身散发出摄人心魄的魅力,令人不敢直视。

而对这个男人所有的痴恋,早就随那两个字‘从未’,消磨殆尽。

她也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狼狈的方式和霍霆萧再次相遇,她以为会很恨他,可再次见面,沈卿卿忽然觉得,她对霍霆萧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今的她只想和沈盛夏好好的活下去,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沈卿卿就这样看了一眼霍霆萧,随后转身就要离去——

而这个时候,霍霆萧冷漠的声音却在她身后响起,那声音冷得让人彻骨,“沈卿卿,许久不见,不打声招呼?”

听到这样的声音,沈卿卿原本凌乱的步伐,忽然停住了,整个人都在颤抖,她甚至听到了脚步声,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直到那个男人站在了面前。

“抬起头来!”霍霆萧冷声命令道。

沈卿卿捏紧了指骨,随后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柔媚一笑,神情极淡漠,仿佛从没见过这个人,“先生,可是认错人了?我不是先生口中所叫的沈卿卿,我是皇朝的歌女如陌!若没有旁的事,如陌就先离开了,祝先生有个愉快的夜晚!”

一听这话,霍霆萧忽然冷笑一声,凛冽的凤眸微微眯了眯,薄唇弯了一个弧度,“认错人?沈卿卿,看来五年的牢狱并没让你学乖啊!”

一听到五年的牢狱,沈卿卿的脸忽然变得煞白。

时隔那么多年,他却还是不肯放过她,即便她已经一无所有,活在地狱了,他却还是不肯放过她!

“对不起,如陌不知道先生在说什么!”沈卿卿依旧淡漠的说道。

可她颤抖着的身体却已经出卖了她。

霍霆萧危险的眯起眼,眸光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眼前这个一脸淡漠,一双杏眸漆黑如一滩死水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曾经跟在他身后,十年如一日的纠缠着他,就算他给她冷脸,她仍旧在他面前笑着,骄傲地向全世界宣布此生非她不嫁的沈卿卿?!

怎么可能会是她?

他微微冷笑,倒是想看看她玩什么把戏?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样的沈卿卿,霍霆萧竟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怒意。

而一旁的萧逸尘看到霍霆萧这样,不由得微微一笑,难得能看到霍霆萧这么丰富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沈卿卿,他都快觉得霍霆萧得了面瘫病,不会生气,不会发怒了!

忽然,霍霆萧几步上前,伸手就钳制住了沈卿卿的手,眸中冰冷至极,“哦?如陌小姐是吗?那行,多少钱一晚,今晚我包了你!”

他以为沈卿卿一定会破口大骂,甚至会骂一句,霍霆萧,你混蛋!

然而却让他大失所望,沈卿卿抬眸,看着他,唇色嫣然,“对不起,先生,如陌只唱歌,不出场!”


小说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都说给你钱了,你就不能让开吗?”

2021-1-3 19:49:43

小说

将门之女林苑雪,上一世为了至信之人的皇位,落得身死家灭!

2021-1-3 19:52: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