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她遭遇背叛,离婚后远走他乡

四年前,她遭遇背叛,离婚后远走他乡,四年后,她归来,身边追求者无数还多了一个软萌小奶包。,高冷许某准备追回前妻,却被小奶包主动缠上。,“蜀黍,我缺一个爹地,你当我爹地好吗?”小奶包目光闪亮。,“可你妈咪不喜欢我,还总说我是坏蛋。”许某欲擒故纵。,小奶包眉头一皱:“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呀!”,“那你帮我追到手,我当你爹地附赠二胎小伙伴?”,小奶包喜笑颜开:“成交!”,穆如笙万万想不到,一向精明的她,居然被三岁的女儿卖了!
四年前,她遭遇背叛,离婚后远走他乡

第1章 老公,我们离婚吧

电梯门打开,一个身着浅色连衣裙的女人含笑走出电梯。

“恭喜你,你已经怀孕将近两月了,宝宝一切正常,只要按期到医院做检查就好!”

耳畔回响着刚才在医生那儿得到的好消息,穆如笙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只希望早点见到自己的丈夫,然后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结婚一年多以来,他们一直过着例行公事般的生活,现在终于有孕了,他应该会对她稍微好一点,不会那么再那么冷淡了吧?

匆匆走向最美的未来,穆如笙信心满满。

然而当她来到丈夫的办公室前,却碰见了一脸惶然的秘书。

“夫人,您怎么忽然来了?总裁他不在!他……他有事儿出去了……”

秘书拎着包俨然已经准备下班了,可看见穆如笙到来却像是看见了鬼,甚至还只身挡在了总裁办的大门前。

穆如笙不傻,秘书的表现让她顿生怀疑。

“他不在啊?”穆如笙按捺着破门而入的心,巧笑倩兮:“我还说过来等他一起下班呢,既然不在,那我先回去好了。”

她转身,打道回府。

见她离去,秘书总算放下心来,快步跟上说一起下楼。

十几分钟后,穆如笙再一次站在了总裁办门前。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她。

抬手敲门,穆如笙绷着神经,等待着开门。

不依不饶的敲门声总算是得到了回应,办公室的门被人一把拉开。

穆如笙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震惊之余,心痛无声袭来……

相敬如宾的相处,尽管她对这样的婚姻始终还抱有希望,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彻底破灭了。

男人抬手,同时不耐烦的对她说:“穆如笙,我说过我今天很忙要加班的,你忽然跑过来做什么?”

她绝望的目光越过了男人高大的身形,看着身后沙发上一脸得意笑容的女人。

这个女人很眼熟,眼熟得让她难堪。

仰头,穆如笙问:“她是谁?”

“她?”男人回头,给出了一个敷衍的解释:“她是我同学,刚从国外回来,有工作方面的事情聊一下所以见了个面,好了,赶紧给我滚回去,我说过,我不喜欢女人妨碍我工作!”

“滚回去”三个字,男人说得很重。

那不耐烦的眼神中,更是充斥着冷漠。

结婚至今,虽然他始终冷若冰霜,可还是第一次这么不给面子,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穆如笙双唇颤抖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忽然感觉反胃极了,机械般的转身离开,想找个地方一吐痛快。

一步两步,她像是踩在了玻璃渣上,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

办公室的大门,重重的在她身后甩上。

这一夜,穆如笙无法入睡。

这个男人清早七点时才带着一身酒气推门而入,直接向衣柜走去。

“老公。”穆如笙一下子从柔软的大床上坐起身来,叫住了他。

清晨的微光中,男人微醺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有事快说,我要换衣服去公司了。”

穆如笙咬咬唇,与他冷冰冰的眸子对视,那些想说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了。

罢了,留住这个男人在身边,也永远留不住他的心,与其继续互相折磨下去,不如早点放手。

为了爱,她付出了一切,为了爱,她也该放彼此自由了。

“我们离婚吧。”穆如笙笑了,冷静地说:“既然她回国了,那我成全你们好了。”

“穆如笙,你终于同意离婚了?”男人表现得并不意外。

“是啊……当初嫁给你,是因为爱你,现在想离开你,也是因为爱你,因为我知道,你要的,我永远给不了。”

很多事情穆如笙已经看破,她决定放手。

只是她想走得体面一点,不要做一个撒泼的泼妇或是纠缠不休的怨妇。

她那故作坚潇洒的言语,听得男人不住蹙眉,内心痛成了一片。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换好衣服,我们就去办离婚。”穆如笙掀开了被子,从冰冷的床上下来。

第2章 再也不见后的再见

她走向了这个自己放在心上很多年的男人,最后一次帮他挑选衣物搭配领带,最后一次当着她曾经憧憬过多年的好妻子。

一个多小时后,穆如笙走出了婚姻登记处。

曾经无比珍视的结婚证,就这么换成了手中离婚证。

穆如笙把离婚证塞进了包里,走向路边准备伸手打个车。

一伸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疼得穆如笙双眼难受,瞬间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匆匆的擦去了眼泪,转身,依旧是笑容满面。

“钻戒要还给你吧?还挺贵的呢。”穆如笙抬手,准备褪下小小的银色指环还给他。

“不用,这个你也留着吧,做个纪念。”他已经将他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第一次主动的拉起了穆如笙的手,却是为了将戒指塞进了她的手中:“穆如笙,谢谢你爱过我,从今往后,祝你幸福。”

说罢,他转身离开,一如穆如笙预料得那般潇洒,没有半点留恋。

看着他离开,泪水再次模糊了穆如笙的视线。

多年的爱恋被她亲手划上了句号,从今往后,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幸福,但她希望这个男人往后余生都可以幸福。

微凉的手,轻轻抚着已经孕育了新生命的小腹:“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本事留住爸爸给你一个幸福的家,从今往后,妈妈会努力的,会像爱生命那样爱你……”

穆如笙擦去了满脸泪痕,攥着那枚男戒转身。

再见,我的最爱,我们再也不见。

四年后,机场内。

当穆如笙一手牵着自家小奶包一手拖着沉甸甸的行李箱在机场等人来接机时,她猝不及防的看见了那个男人。

他身着体面的商务西装,高大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好看的薄唇总是会下意识的抿着,迷人得无可救药,而出行时,他的身后总是习惯跟着四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保镖,这样意气风发的一个男人真是想让人不注意都难,所以她一眼就注意到了。

穆如笙眨了眨双眼,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做梦。

在梦中,他们已经重逢了很多次了,可每次睁眼,只有枕上的泪是真实的,此时,她依然觉得这是在做梦。

确认过自己没有在做梦后,穆如笙不自在的收敛起了目光,就怕自己多看一眼就会不可遏制的想要上前多看他几眼,只为了将这几眼铭记一辈子。

“妈妈,果果饿了……”身边的小丫头适时晃了晃穆如笙的手,仰着可怜巴巴的小脸说:“等下我们可以去吃小笼包吗?”

“好啊,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们走。”

穆如笙心虚的拉着女儿果果想要走远一点,很怕和那个她决心一辈子躲着的男人遇见,更不想让果果的存在暴露。

一转身,穆如笙撞进了一个热情的怀抱中。

她惊慌抬眼,正准备说句对不起,这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正是来接机的老同学赵子赫。

“赵子赫,你来了?”穆如笙眉开眼笑。

因为路上堵车,赵子赫来晚了一点,感觉很不好意思的他言语激动,声调都不自觉的高了起来:“如笙,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忽然下起了雨,堵车实在是太厉害了!”

“呃,你小声点,不要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啦!”

穆如笙从赵子赫的怀中钻了出来,慌乱的目光立即掠过不远处经过的男人,就怕赵子赫叫了她的名字会被那个男人听见。

很显然,男人并没有注意到她这个渺小的存在,因为男人的目光凝视着的是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衣着时尚的女人。

女人看起来才下飞机,风尘仆仆的也拖着一个行李箱,眼熟得令人尴尬。

穆如笙瞬间感觉自己实在太自作多情了,她拼命的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以避免和前夫来个尴尬的偶遇,殊不知人家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她这个小人物,因为人家的眼里只有那个堪称完美的初恋。

“如笙,你该不是晕机了吧?脸色很难看!”赵子赫问。

作为老同学,赵子赫感觉穆如笙神情奇怪,脸色也难看。

就连果果也奇怪着妈妈这是怎么了,歪着脑袋看着她。

“赶紧走吧。”穆如笙压低声音,避开了赵子赫的触碰,慌乱道:“果果饿了,想吃小笼包,我们看看附近有没有哪里有小笼包卖。”

赵子赫点点头,伸手把果果抱了起来。

穆如笙正准备拉着他们离开,身后,有人忽然叫住了她。

“穆如笙!”那熟悉的声音无比好听,带着无比的在意:“是你吗?”

第3章 你,结婚了吗

穆如笙死死咬着嘴唇,抑制住心中一切澎湃的情绪。

她努力让自己表情麻木一切,希望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仿佛这些年她过得很幸福,从来没有一天有过落寞绝望的时刻。

小声让赵子赫和果果等一下后,穆如笙悠悠转身,笑得很甜。

她望着自己这位高不可攀的前夫,日昇集团的总裁秦云飞,笑容里没有半点重逢的喜悦,有的只是无尽的尴尬。

“好巧呢,我们居然在这里碰到。”她说。

是啊,好巧啊。

她自知惹不起他,便只能躲着他了,一千多个日夜都躲过来了,却在一回来就这么倒霉遇见了他。

而他身边的女人依然还是程汐月,果然是真爱啊,四年了,他们还没有分开。

许经年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穆如笙那双不甚在意的眸子,心中充斥着重逢的喜悦。

可很快,他眼中的喜悦一点一点黯淡下去。

因为,他看见了穆如笙的身后还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穿着粉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眉眼与穆如笙十分相似,俨然就是一个Q版的穆如笙。

嘴角扬起的笑意迅速收敛了起来,许经年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冷,略显客套的问了一句:“你结婚了?”

“嗯!”穆如笙点点头,幸福的笑了:“这几年过得很开心呢,终于找到了爱的男人了,还有了可爱的孩子!”

她拼命的想要在这个男人面前争取回一些面子,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

就算一颗心已经在滴血了,她依然也要笑着说她真的很幸福。

说着,穆如笙回头,冲赵子赫和果果眨眨眼。

赵子赫心领神会,立即礼貌的向许经年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果果搞不清楚状况,还是礼貌的叫了许经年一句:“叔叔好!”

果果的声音软萌可爱,天使般的小脸上满是笑容,那好奇打量着许经年的目光让许经年一阵心慌。

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撞在了身后女人的身上。

他顾不上回头去看此刻程汐月是什么表情,只是追问了果果一句:“小丫头很懂事啊,几岁了?”

果果正要开口,穆如笙立即抢话,对许经年说:“孩子两岁多了,还不到三岁!”

许经年的脸色再一次难看起来,但还是主动对穆如笙伸出了手,似有示好之意:“如笙,很高兴再次遇见你。”

“嗯,我也是,很高兴遇见你。”穆如笙没有与他握手,而是一把挽住了赵子赫的胳膊,对许经年笑笑:“孩子饿了,我们带孩子去吃小笼包了,再见。”

“好的,再见。”许经年点点头。

那始终没有等到人握的手,自然而然的扬了起来,僵硬的摆了摆算是再见。

穆如笙再次转身,听到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如笙,祝你幸福。”他说。

穆如笙没有理会,她拉着赵子赫大步离开。

她知道自己没有勇气理会,她正在努力的把眼底的泪都憋回去,只怕再次看见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她会再也无法假装坚强。

已经为了他丢掉了所有的自尊了啊,她不想多年后再丢一次……

走出一段距离后,果果忽然奇怪的问穆如笙:“妈妈,我都已经过了三岁生日呀,你为什么告诉那个叔叔我才两岁多呢?”

大人的世界果果不懂,所以她要问为什么。

每天果果都要问许多个为什么,每一次穆如笙都会耐心回答,可这一次,穆如笙没有回答。

此时,看着穆如笙携家带口远远离去的身影,许经年怅然若失。

他伫立在原地,哪怕穆如笙的身影消失在了人流中,他依然久久不肯离去。

他恨不能用一双眼睛把有关穆如笙的一切影像牢牢记在脑海中,一辈子都不要忘,因为这一别,他们不知何时还能再相遇。

一直守在他身旁的程汐月叹了一口气,轻轻开口:“你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第4章 我只要她幸福

许经年沉默着,整个心口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着,不得不抬手按着那绞痛的位置。

寻找了穆如笙好几年,他没有一天放弃过,蓦然回首,原来穆如笙就在眼前。

只可惜如程汐月所言,他和穆如笙终究是错过了。

“没关系。”许经年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变得释然一些,甚至还扯起了嘴角,做出了牵强的笑容:“我是许经年,不是她一直深爱着的秦云飞,我只能给她虚伪的婚姻,却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既然如此,那就放她走,我很庆幸做出了当初的决定,没有我,她真的很幸福呢,有了喜欢的男人,有了温暖的家和可爱的孩子,她再也不会痛苦了。”

“你放她自由让她幸福了,可你自己呢?”程汐月忍不住反驳他的话,“谁来给你幸福?”

“我只要她幸福就好,其他的,我无所谓。”

许经年转身,脸上的不舍全都不着痕迹的收敛了起来,没有人能看出此刻的他会有多难过。

纵使相识多年对他了若指掌的程汐月,也只能从那习惯假装淡漠的眸子中读出一丝心碎。

他让保镖帮程汐月拿行李,同时招手让不远处助理过来,吩咐道:“通知下去,从现在开始,停止寻找穆如笙。”

“是,秦总。”助理立即应下。

离开机场时,车窗外是倾盆大雨,车窗内则是一片欢腾。

赵子赫在车内放起了欢快的儿歌,气氛欢乐极了。

穆如笙不想掺和其中,她头很疼,靠坐在副驾驶座上,死死的闭着眼睛装睡。

耳畔传来的活泼的曲调和她心底的痛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久违的心痛再一次袭来……

这一次回来,穆如笙真的没有想到会重遇前夫,而且还这么快遇见。

这场相遇,也勾出了她心底拼命想要平静面对的那些往事。

四年前,她的身份和如今截然不同,那时候的她,是日昇集团的总裁夫人,虽然名头响亮,人前光鲜,但她明白,她只是秦家的机器罢了。

她和前夫秦云飞举办了一场没有任何感情的婚礼,秦云飞对她冷若冰霜,甚至连一个字都不愿和她多说,他们也只是为了尽快怀孕为秦家生下继承人而已,可错就错在她是爱着秦云飞的,正因为深深的爱着,她忍下了她自以为忍不了的一切,吃了这一辈最不想吃的苦。

查出怀孕的那一天,她真的好开心,满心希望孩子的到来能让这个冷漠的男人对她好一点,她要的爱不多,只要一点点就好,至少能让她在这充满绝望的婚姻生活中找到一点温暖,足以让她继续咬着牙忍耐一辈子,可当她开开心心去找正在加班的秦云飞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她得到的只是离婚。

时间线回到了现在,穆如笙长长叹了一口气,她睁眼看着健康长大的女儿,想了想自己如今平凡但平静的生活,觉得这样就很好。

这世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既然已经分开了,彼此过得都不错,那就不要再想了。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整个城市的交通都陷入瘫痪,大家还堵在路上,果果已然到了午睡的时间了,直接在车里睡着了。

意识到她睡了,赵子赫立即把车内的音乐声关掉。

一改先前陪小朋友玩耍的欢脱,他神情严肃的看了穆如笙一眼,问:“刚才那位,是你前夫?”

“嗯。”穆如笙没有逃避这一点。

“看起来很年轻帅气啊,是做什么的?”

这几年,赵子赫一直很关心穆如笙的生活,但他知道穆如笙为情所伤,所以从来不会提及任何和穆如笙前夫有关的事情,没想到今天居然遇见了,他真的快要好奇死了,好想知道穆如笙和前夫之间到底发生了。

穆如笙显然是不想说,还回头看了一眼在后座睡觉的果果,担心果果会听到这种话题。

“放心吧,果果今天累坏了,刚吃了点零食就睡着了,小孩子睡得沉,不会听到的。”赵子赫说,随即又劝穆如笙:“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你也该放下了吧?从前我都没有问过你这些事情,今天遇见了你就说说呗。”

穆如笙沉默了几秒钟,似是在思考。

很快,她便觉得有些很多心痛都已经过去了,是时候笑着面对了。

“你看了我去年写的那本书吧?就是被颜真抄袭了的那本?里面写的,其实就是我和前夫的故事。”穆如笙说。

第5章 他们的确很般配

“看了……”赵子赫面色一黯,“还差点看哭了来着。”

在那本书中,女主角和男主角一同长大,青梅竹马,后来女主角的母亲遭遇了车祸伤及头部人也变得疯疯癫癫了,女主角一家只能卖了房子给母亲治病,然后一家人搬去了乡下生活。

身处陌生的环境中,女主角很孤独,和男主角写信,便是唯一的精神寄托。

这一写,就是十年。

从十岁,写到二十岁。

在这时间里,女主角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男主角,一心希望这辈子能够机会和男主角在一起。

后来,机会来了,女主角的外婆去世了,葬礼时,女主角遇见了男主角的父亲,并且在男主角父亲的安排下回到了城市,和男主角结了婚。

这本该是故事最美的结局,怎料男主角其实有个大学时代的初恋,只可惜初恋出国了,所以两个人被迫分开,没想到才结婚一年,初恋从国外回来了,还私下走到了一起。

因为初恋归来,这段婚姻无疾而终,女主角带着身孕远走他乡。

这是穆如笙第一次和赵子赫说起自己的婚姻,赵子赫立即回想起了机场遇到的女人,问:“你前夫的初恋,就是刚才在机场遇见的那个女人?”

“嗯,郎才女貌,很般配吧?”

赵子赫点点头,不得不承认这件事:“他们两个看起来的确很般配!”

“是啊,秦云飞那么优秀,平凡如我,怎么配得上他?只有足够完美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所以他们在一起才是正确的。况且他也根本就不喜欢我,那十年间给我写信,不过是看我可怜罢了,我明白的,所以在知道他们在一起后我主动选择了离婚。我不想做他们之间的绊脚石,也不想没有自尊的纠缠下去,弄得自己像个怨妇,分开没什么不好,你看我现在不是过得挺不错的吗?”

尽管穆如笙说得很释然,当初也的确做得很洒脱,但时隔几年后听着穆如笙说起这件往事,赵子赫一颗心依然是揪着的。

他能想象到穆如笙当初会有多难过,放手,远比纠缠更难。

穆如笙做到了,不是因为穆如笙是个足够洒脱的女人,而是因为穆如笙足够爱这个男人。

赵子赫叹一口气,感慨道:“怪不得那本书写得这么催人泪下,连我一个大男人都快看哭了,原来写的是你和他的真实故事,我还以为‘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句话只是个噱头呢。”

“艺术来源于生活嘛!”穆如笙苦笑,“我写这本书,就是为了纪念我和秦云飞之间的故事,我年轻过,也曾经爱过,如今只留下了遗憾,我只想写出来做个纪念而已,只是没想到连这本书也被颜真抄袭了,所以我一定要找到颜真,拿回这个属于我的故事!”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我陪你去找她!”赵子赫说着,抬手指了指窗外路边的广告牌,“颜真这个女人真是可恶,这几年靠着抄袭你的作品摇身一变成了什么美女作家,还上综艺混得名利双收风生水起,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才行!”

隔着漫天的雨水,穆如笙望向路边公交车站台上张贴的大幅广告。

作为节目宣传的噱头,颜真的美照印在上面,还真是如赵子赫所说那般名利双收风声水起。

“我不指望自己这辈子当什么名作家,也没想过要得到多少名利。”穆如笙望着广告,轻声说:“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拿回属于我的故事,我已经失去秦云飞了,我不想连我和他之间的回忆都失去。”

她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一股愤怒在心头萦绕。

作为她最好的朋友,颜真靠着抄袭她的作品得到了如今的一切,这让她感到无比愤怒,颜真可谓是用拙劣的行径摧毁了她的爱情,所以她一定要找到颜真。

这次归来,便是为了这件事。

只是,颜真现在有意躲着她,要对付颜真,恐怕不容易。

穆如笙暗自在心中打气,她一定会维权成功的,因为她必须成功。

米色的病房内,环境优雅安静。

一个男人仰面躺在病床上,似乎睡得很安详。

作为一个在病床上躺了十五年的植物人,除了还有自主呼吸,男人什么知觉都没有。

他的身上连接着各项仪器,随时监控着他的身体情况,此时,仪器上数值一切正常,证明他的身体状况还不错。

病房门被人悄然推开,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来到了病床前。

拍了拍肩头的雨水,许经年屈膝坐在了病床边,查看着植物人的状况。

很快,病房门被再一次推开。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人拄着拐杖走了进来,见许经年在病房内,男人十分意外。

第6章 同意相亲

“爸,我过来看看云飞。”许经年主动开口。

秦德凯点点头,神色凝重:“既然在这里碰到,那好,我有件事儿要跟你谈谈。”

养父要说什么,许经年很清楚,因为他们已经因为这个问题争吵过无数次。

这一次,他淡定道:“爸,您要谈什么我明白,您物色的女人一定各方面完美,让秘书安排好时间我直接赴约就好。”

许经年态度忽然转变,这让秦德凯万分欣慰,笑容满面:“你怎么忽然想开了?”

脑海中浮现着那一抹再也无法挽回的美好身影,许经年面无表情:“忽然间就想开了。”

“想开了就好!这几年你操持生意忙得不可开交,也是时候成个家了,身边要有个照顾你的女人,也要为我们秦家留个后,不然的话,唉……”秦德凯说着,悲伤的目光掠过病床,“云飞这辈子怕是醒不来了。”

“爸,放心吧,您要安排的话,我会去见面的。”

“那明天晚上就去相亲吧,有个老朋友的女儿我看着挺合适的,还是个有文采的作家来着,就是咱们公司旗下的作家,我让秘书安排你们在公司附近的那家餐厅见面好了,新开的,叫什么月意轩的,环境挺好的,适合小年轻好好聊聊搞搞气氛。”

“嗯,好,爸,我已经看过云飞了,差不多要回公司开会了。”

“去吧,记得的啊,明天,一定要准时赴约!”

许经年点点头,迈着沉稳的步子离开。

离婚后这几年,秦德凯处心积虑的往他身边塞各种各样的女人,他从来都不为所动,但今天,他想开了。

穆如笙已经有了家庭,过得还很幸福,他,是时候向前走了。

一间LOFT公寓的门口,堆着大大的行李箱,一对男女正在开门。

穆如笙抱着还在睡觉的果果,看着赵子赫刷了房卡。

“嘀”的一声,房门打开。

赵子赫拉着行李箱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打开了所有的灯,和穆如笙介绍起来房子的状况。

“这房子是我朋友的,他常年在国外,委托我找个靠谱的人出租,价钱他无所谓,主要是有人帮忙照看房子就好,如笙,你真是太幸运了,恰好可以住进来。”

“哇,这么好的房子,每个月得好几千吧?”

“不会啦,你是我同学,肯定便宜啦,我会商量个好价格给你的,你放心,两千块都不要!”

赵子赫脸部红心不跳,硬是“无中生友”的把自己闲置的房子推销给了穆如笙。

他想用自己的方式帮助自己喜欢的女人,但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是个很固执的女人,绝对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所以他只能用婉转一点的方式帮她了。

穆如笙沉浸在喜悦中,没有注意到赵子赫的小心思。

她打量着房子的环境,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这次回来,她还担心住处呢,没想到赵子赫还真厉害,直接帮了个大忙。

“那就好,那我可以省一点了。”穆如笙笑呵呵的表示感谢:“赵子赫,谢谢你了,等下可得请你吃个饭才行!”

“得了,还是我请你们吃饭吧,刚路上不是还说好我要带你们去吃好吃的么?”

“那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明天晚上咱们有饭局,同学们都多少年没有见过你了,都说好了明天晚上到月意轩吃饭,大家一起聚个会呢!最近这家餐厅特别火,想预约都难,好不容易预约到了一个大包厢,就等着你回来了!”

“那明天晚上一起去聚会,但今天的话,不论如何都让我请你吃饭吧?今天真的麻烦你了,你来接我和果果,还帮忙找了这么好的房子,我真的感觉很不好意思呢,你就不要和我争了,咱们两个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谁跟谁呀!”穆如笙乐呵呵的安排了起来。

赵子赫原本还想还想婉拒的,在他的眼里,他是男人就该请女人吃饭,而不是被女人请吃饭,但想到穆如笙这女人从小就很固执,而且是那种绝对绝对不会欠别人任何人情的人,赵子赫决定还是答应下来,不要再跟穆如笙客气了。

不管谁请谁吃饭,能多一个相处的机会就好。

第7章 我想找个爸爸

“那好吧。”赵子赫答应下来。

“好!趁这个时间,我刚好可以收拾一下行李。”

穆如笙赶紧去把果果放在沙发上睡一会儿,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赵子赫一看就是不会做家务的人,但也手忙脚乱的帮忙起来。

看着穆如笙忙碌的身影和那个在沙发上安睡的小小身影,赵子赫心中暖暖的。

隔日,因为旅途的疲惫,穆如笙一早便感觉浑身酸痛,简直爬都爬不起来。

睁眼后,她只想好好的赖一会儿床,但果果就精神抖擞了,一骨碌就爬起来下了床,屁颠屁颠的去拉开了窗帘。

“唰”的一声,窗帘被一把拉开,雨后耀眼的阳光透了进来。

穆如笙感觉双眼一酸,忙抬手捂住了眼睛。

果果靠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风景,对这陌生的环境无比激动。

“妈妈,到点起床啦,快起来!我看外面好漂亮呀,你带我去吃早点然后散步好不好?”果果兴奋询问。

穆如笙揉揉被阳光刺疼的双眼,支起身子来,望着一旁被拉开了窗帘的落地窗。

窗外的景色的确很美,她离开这座城市已经很多年了,窗外的风景看在她的眼中十分陌生,但因为这里埋葬着她的过往,她几乎是本能般的对这座城市的一切都感到抗拒的,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出门,就怕哪个熟悉的街角哪个熟悉的站台会勾起什么心酸的回忆。

但果果却不同,果果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因为这里可比她们从前居住的小渔村要繁华得多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琳琅满目的商铺,大清早已经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看看。

果果拉长着欢快的声音,开始在床边蹦哒起来:“妈妈你快带我去街上嘛!现在外面已经好多人了耶,没准还能在路上找到一个爸爸呢!”

穆如笙现在不是眼睛疼了,她开始头疼了。

前段时间她将果果送到了幼儿园上学,果果就学会了爸爸这个词,大概是看别的小朋友经常有爸爸来接吧,果果也很羡慕,所以每天都把找爸爸这件事挂在嘴边。

如果可以,穆如笙也想给果果找个爸爸,她明白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真的不能缺少父亲这个角色,但她明白自己可能永远都放不下那个男人,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接受任何人的好,也不可能跟任何人凑合过下去,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这辈子与孤独和谐共处就好。

不过,这种残忍的话不应该对这么小的孩子说的,更不应该让这么小的孩子承担自己婚姻失败带来的心酸后果,一直以来穆如笙已经觉得很愧对果果了,面对果果的积极,她也只能暂时应下,然后装作自己也很期待。

“好呀,等下我们先去吃早点,然后出去走走,没准真的就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爸爸呢。”穆如笙笑笑。

“耶!我太开心了,妈妈,你快点去洗脸吧,我们马上出发!”

看着果果开怀的模样,穆如笙心中不是滋味。

半小时后,穆如笙收拾妥当,换上了轻松的T恤和牛仔裤准备出发。

她扎了个利落的马尾,拎了个双肩包背上,双肩包里塞满了小孩子出门时常要用到的东西,果果则是换上可爱小裙子,斜挎着一个超萌的小兔子包包,包包里塞了她喜欢的酸奶和玩具。

母女二人各怀心事,就这么出发了。

才刚下楼走出一楼的大厅,穆如笙就看见一辆豪车正在花坛边倒车。

第8章 妈妈,赵叔叔喜欢你

那辆玛莎拉蒂是赵子赫的,穆如笙一眼就认出来了。

此时,赵子赫正在驾驶座上准备停车。

穆如笙看见了赵子赫,果果也看见了。

果果立即仰头,笑嘻嘻的对穆如笙说:“妈妈,赵叔叔这么早就来了耶,他肯定是喜欢你,我看得出来!”

还真是童言无忌,果果就觉得赵子赫喜欢自己的妈妈,所以就这么说出了口。

穆如笙火速按住了准备冲向赵子赫的小丫头,低声叮嘱:“果果,在外面不可以乱说话哦,赵叔叔只是我的老同学而已,不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千万不能乱说,要被别人听到了产生误会就麻烦了。”

果果一努小嘴,歪着头看了看认真的穆如笙,又看了看含笑准备下车的赵子赫。

她真的觉得赵叔叔喜欢妈妈呀,怎么会是乱说呢?

喜欢一个人,才总是会想见到这个人的嘛!

比如她就很喜欢赵叔叔,所以就一直盼着赵叔叔快点出现带她去玩呢!

“唉,大人的世界真复杂。”果果胖嘟嘟的小手一托腮,也满脸认真:“妈妈,你放心啦,我不会乱说话的,我现在是个大孩子了,不再是一两岁的孩子啦。”

“很好。”穆如笙拍拍她的小脑袋,一脸欣慰。

她们正说着,赵子赫来到了她们面前。

赵子赫今天穿着清爽利落的白T恤和深色的牛仔裤,短发被他用定型喷雾稍作打理,年轻英俊的面容满是笑意,整个人青春阳光。

这还真是够巧的,恰好穆如笙今天也是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两个人衣物的款式出奇得一致,不知道的人大概都会以为是情侣装。

发现这点,穆如笙一下子脸红了。

赵子赫一向大大咧咧,指着她的衣物笑了起来。

“穆如笙,你这是要跟我穿情侣装吗?要么也给果果换一身好了,那我们三个出门,简直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嘛!”赵子赫乐不可支,半开玩笑半认真。

穆如笙更加头疼了,立即解释:“夏天这样的装扮比较轻松嘛,满大街都是这么穿的人,你可别笑了。”

“好吧,我不笑了,我就觉得我们真的特有默契。”赵子赫耸耸肩。

果果等他们一聊完,果断适时的拉着赵子赫的手插嘴道:“赵叔叔,今天你好帅呀,就像是电视上的小鲜肉!”

小丫头诚挚的恭维和崇拜的眼神让赵子赫心情大好,他眉飞色舞的自夸了几句后笑呵呵的把果果抱了起来,在她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大口。

“果果,我真的超喜欢你诶,早上一醒来我就特别想你,想带你去吃好吃的!”

“谢谢叔叔,我好饿,刚好也很想跟你一起吃好吃的呢!”

“那,看在赵叔叔这么疼你的份上,你喜不喜欢赵叔叔啊?”

“喜欢!”

“有多喜欢?”

“超喜欢!”

果果毫不吝啬的表达自己的喜欢,在她的生命中还没有哪个叔叔这么又帅又体贴呢,她真的超喜欢赵子赫。

看着这一大一小在这一唱一和,穆如笙感觉自己怕是要去买头疼药了,真是头疼得不行。

气氛这么好,赵子赫半开玩笑似得问了果果一句:“既然果果这么喜欢赵叔叔,那赵叔叔给你当爸爸好不好?这样的话,赵叔叔就和你一辈子不分开了,每天陪你玩带你去吃好吃的!”

此言一出,穆如笙整个人都一激灵。

这些年,她知道赵子赫对她有意思,但她却对赵子赫没有感觉,时隔多年,她觉得一切应该淡了的,没想到赵子赫还是旁敲侧击的表达起了他的心意。

穆如笙正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怎料果果先开口了。

小说

B城。她每天穿梭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家里,和公司。

2021-1-3 19:35:22

小说

一场意外,令简忆茹的记忆丧失,醒来后面对的就是众亲属对她的谴责

2021-1-3 19:37: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