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一个大坑,师傅坑了二十年当牛做马,好容易弄个肤白貌美的媳妇还不让碰。

生活就是一个大坑,师傅坑了二十年当牛做马,好容易弄个肤白貌美的媳妇还不让碰。钟宝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从一个大坑跳进另一个。,老子一身的本事能被生活逼死?来吧!
生活就是一个大坑,师傅坑了二十年当牛做马,好容易弄个肤白貌美的媳妇还不让碰。

第1章 合约老公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今天晚上就是钟宝的洞房花烛夜,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谁家洞房不是两个人的活儿?他这里可好,多了一个。

钟宝从小被一个老道收养,本来在山里学学医练练功,打打猎摸摸鱼,顺带着看看山下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的,逍遥快活。

可是当面前的苏蓉蓉去了趟他们那里,钟宝的魂儿就被勾走了,老道提出让他跟苏蓉蓉结婚时,钟宝二话没说,一口就应下了。

终于不用挨老道虐待还白捡一漂亮媳妇,这谁不干?

来南明市当天两人就登了记,可是没想到,自己啥还没干呢!这就要当爹了。

“那个……蓉蓉!俏俏是你亲生的?”

这个俏俏看起来六、七岁的样子,标准的美人坯子,就是这表情不咋地,一脸嫌弃地看着钟宝。

苏蓉蓉拿着笔正写东西,头都没抬:“这个不是你该关心的。”

这叫什么话?要是亲生的,自己可是正经八百的黄花大小伙儿,吃着亏呢!

“妈妈!我不想让他当我爸爸,又黑又瘦,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个小丫头片子,自己还没嫌她碍事,她倒嫌弃起自己来了。

“看看这个吧!”苏蓉蓉写完了东西,把纸推到钟宝面前。

别看苏蓉蓉对钟宝冷冰冰的,她转向俏俏时,立即展露出母性的光辉:“俏俏乖!先将就一下,以后遇到好的,妈妈给你换一个。”

啥玩意儿?感情自己是临时工啊?钟宝刚看完上面的标题——同居条例,就忍不住抬起头:“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俏俏要上小学了,我们结婚就是不想俏俏填表格时,父亲那栏是空的,免得班里的同学会笑话。纸上写的东西你必须遵守,如果不行,你可以立即走人。”

感情是这么回事,果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退堂鼓是打不了了,自己当初答应的痛快,老道可是说了,要是半途而废,他就废了自己。

老道的恐怖钟宝心里有数,已经落下心里阴影了。

还是看看都有啥规定吧!想到这里,钟宝认真看起来,越看眼珠子瞪得越大。“不是……你这是找老公还是找佣人呢?活儿都归我了,还要离你最少一米?那我……”

钟宝的话还没说完,苏蓉蓉直接把一沓钱放到了茶几上。“先预付你一个月的工资。以后生活费另算,如果我另有新欢,会付给你五百万青春损失费。”

“嘿嘿!你早这么说我不就心里有底了?”钟宝此时脸上都快开花了,把茶几上的钱拿到手里。“呸”在指缝吐了点口水,开始数起钱来,他得知道自己一个月工资多少不是?

“财迷!”俏俏一脸还是嫌弃,不过苏蓉蓉倒很高兴,在她看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遇到像钟宝这么见钱眼开的,就是没问题了。

钟宝终于数完了,整整两万,不过他拿着钱发了会呆。俏俏给了她一个白眼:“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懵了?”

“去去去!蓉蓉!你跟我那肯定是不可能了,要是哪天有美女看上我,我可不可以提前解约啊?”

虽然苏蓉蓉美的跟天仙一样,可是这光看不能碰的,自己太吃亏了。再说了,虽然自己是个孤儿,自己可不想钟家绝后了。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瞎子都不会看上你。”

这小丫头片子嘴怎么这么毒呢?“大人说话小孩儿少插嘴。”

“哼!”

苏蓉蓉好像早知道他会这么问,淡淡地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青春损失费是没有的。”

“额……”那可是五百万啊!

想象一下,从小到大都没有零花钱的人,一下子得不到那么多钱会是什么感觉?“那我也不能一直跟你们这么耗着吧?”

“三年!只要你跟我们在一起待够三年,我们的合同就解除,钱照样给你。”

这下钟宝的心算是放到肚子里了,这就等于给苏蓉蓉打工了,每个月2万不说,散了伙儿自己一下拿到五百万,那回到村里是啥?首富!到时候也弄个村花什么的,生他一大堆孩子……“哈……”

钟宝没有忍住,直接笑了出来。苏蓉蓉和俏俏一阵无语,在他们看来钟宝已经财迷到限制级了。

“神经病!”

“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明天我会拟一份合同给你,除了做饭做家务,你的任务还有接送俏俏上学。你会开车吗?”

“我开过拖拉机,应该差不多吧?”

苏蓉蓉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不过也没办法,时间紧任务重,只好托自己的外公找了这么个人过来。钟宝一直生活在山里,也不能对他要求太多。

“妈妈!你不会让他带我挤公交吧?”

有车坐就不错了,现在城里的小孩都这么贪享受吗?

“那让他骑自行车带你,这样也安全一些。”

“自行车我会,我骑的可好了。”

俏俏看样子还是不太愿意,可能在她看来坐自行车也比挤公交强,嘟着小嘴一副认命的样子。

钟宝被安排在一楼,二楼成了他的禁区,这一宿他是抱着钱睡的,还做了个美梦——跟苏蓉蓉这个亲热,可惜还没等进入正题,俏俏拿大剪子跑出来,把他给吓醒了。

第二天一早,苏蓉蓉睁开眼睛,突然看到窗外阵阵浓烟,她一激灵爬起来,冲到窗前一看,烟是从别墅的院子里冒出来的,钟宝正在往一个土灶下面填柴火。

因为苏蓉蓉起来惊动了俏俏,小家伙抱着布娃娃也到了窗前,“妈妈!他是野人吗?”

苏蓉蓉有一种抓狂的感觉,应该是钟宝不会用电子灶台,这才在外面生火,关键是锅是家里的锅,他那灶台怎么看着眼熟呢?

苏蓉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洗漱都来不及地跑下楼,果然跟她想的一样,自己刚买回来的一大盘发财树不见了。

第2章 人丑还白痴

“钟宝!”苏蓉蓉冲到院子握紧着粉拳,真想捶死钟宝。

可钟宝抬起头,正好可以看到苏蓉蓉白皙的小腿。还有这么白的腿?咋跟白面馒头一样?钟宝已经看得痴了。

“你跟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才买了几天的发财树……”

“放心!树没事的,那不在那儿了吗?”钟宝已经把发财树移植到了院子里。

“你……你这柴火哪来的?”

“后山弄的,就是干树枝少了点,不过早上这顿饭是做好了。”

苏蓉蓉已经快被气死了,这些可都是用来绿化的松树,就算死了,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拿回来的。

苏蓉蓉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要爆发的怒火:“你赶紧把这些东西给我灭了,要是让物业看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苏蓉蓉的话还没有说,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便带着几个保安来到。

“还真的是你们家呀苏院长!今天早上有居民反映有人在绿化带里砍树,说是你们家的人。”

苏蓉蓉使劲瞪了钟宝一眼,然后勉强挤出一笑容:“对不起经理!这是我农村刚来的亲戚,不懂城里的规矩,让你们见笑了。那树值多少钱我们认罚。”

物业经理看了眼地上,也不知道弄回来多少,反正已经快烧完了。钟宝蹲在那里还怨苏蓉蓉,干嘛就一口承认了?反正都成了灰,怎么知道烧的就是他们的树?

“苏院长你也知道,咱们后山的都是进口的树苗,这一棵可就是几千块。我们统计了一下,一共少了三棵,您就给五千块钱吧!”

“多少?”钟宝一听不愿意了,几颗破树这么贵?何况还都是干死的,不然那些长得好好的也烧不着。

“你给我闭嘴!”苏蓉蓉现在已经后悔让钟宝过来了。在大城市里,还是在别墅区。拿个花盆做了土灶然后去砍绿化的树当柴火,这得是什么脑袋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钟宝来之前苏蓉蓉外公倒是跟她说过,钟宝在山里久了,不懂外面的规矩,要她好好教教钟宝。好嘛!这还不等教呢,就给自己捅这么大娄子。花钱事小,这也太丢人了。

“经理!我这就把钱给你转过去。”苏蓉蓉没有多余的话,当时就转了五千过去,打发走了物业就对钟宝吼道:“跟我进来!”

钟宝还没忘了自己做的东西,别看锅烫,他就那么端进了别墅。

“钟宝!我决定了,你回去吧!我实在没法跟一个白痴一起生活。”

“对!白痴的不配当我爸爸。”

就弄破她一花盆至于吗?关键是好不容易要奔小康当首富了,这机会不能白白浪费了。“别啊?今天就填表了,你一时之间去哪给小丫头弄爸去?那可是得用户口本的。”

”你!”

“妈妈!别听他的,就他这样的,我受的嘲笑会更多。”

苏蓉蓉脸上阴晴不定的,钟宝好像放弃了,端着锅直接来到餐桌跟前:“行!要走也得让我吃饱了再走吧?”

钟宝把锅盖一打开,一阵让人垂涎的香气弥漫开来。“刚刚好!还以为会过火呢!”钟宝一边把一大碗鸡蛋羹端出来,一边斜睨着俏俏。

钟宝已经看出来了,苏蓉蓉是冰山美人,是大医院的院长,女强人,说一不二。想留下,就得打俏俏这个毒舌小丫头的主意。

果然,俏俏闻着香味儿早就流口水了,再看见那嫩嫩的卖相,忍不住吧嗒下嘴:“妈妈!他蒸的这个鸡蛋羹好像比买的香。”

“买的?买的鸡蛋羹里会放野香菇吗?还有松子粉,还有什么就不说了,反正你们吃了就知道。”

钟宝用小勺挖了一块,颤颤巍巍的,的确能看到香菇丝。

“妈妈!要不就先原谅他这一回吧?你看你们都登记了,这么快离婚也不好。”

“那好吧!我们赶紧吃饭,然后钟宝你送俏俏上学去。”

俏俏早等不及了,抢了钟宝的勺子先挖了一碗:“嗯……嗯……虽然你长的像只猴子,不过这鸡蛋羹做的真不错。”

不单是俏俏,连苏蓉蓉也同意这一点。不过吃了两口,苏蓉蓉突然开口问道:“我记得我们家没有松子粉和香菇,哪来的?”

苏蓉蓉已经准备好了,要真是在后山弄的,她就把剩下的鸡蛋羹都扣钟宝脑袋上。

后山经常撒杀虫剂不说,也是猫狗的乐土,随地大小便的,想想苏蓉蓉就反胃。

“我带的啊?这些香菇都是我们那里纯野生的,就你们这里,哪有这好东西?”

苏蓉蓉总算松了口气,吃完了早餐,苏蓉蓉教会钟宝用灶台才去上班。

俏俏不是没坐过自行车,看着人家父母都是开车送的,俏俏就有些不高兴。

一到学校,她连再见都不说就往里走。

“妈!她就是苏俏俏。”

钟宝也要走,旁边一个小女孩儿突然喊道。

小女孩儿的母亲又矮又胖,还一脸横肉,一步就挡在了俏俏面前:“小丫头,敢打我闺女?”

俏俏先是退了一步,接着有些逞强地嚷道:“她骂我是没爹的孩子。”

“骂你两句也少不了块肉,你看你把我闺女打的。”

钟宝一皱眉,原来大城市也不缺泼妇啊!“照你这么说,我可以随便骂你也没事了?”钟宝边说边站到俏俏一旁,还伸手搭着俏俏的肩膀。

“我教训不懂事的小崽子关你什么事?”

“你要是教训自己家崽子,花钱请我我都懒得掺合,可现在你管的是我家丫头。”

“你是她爸?”

钟宝一看就是二十出头,有个俏俏这么大的闺女,不禁让这泼妇一阵大笑:“我说这小崽子怎么这么野,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跟她妈是不是十几岁就……哈……”

旁边看热闹的人不少,泼妇这么一说,吃瓜群众的反应就耐人寻味了。

俏俏不是十分懂她的话,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就在她以为钟宝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时,钟宝笑的更大声,“大婶!您都一把年纪了,孩子才这么大点儿,是不是长得太丑嫁不出去啊?”

第3章 猴子爸爸就是我一个人的

“哈哈……”四周一片笑声。

俏俏在一旁偷偷竖起大拇指。苏蓉蓉遇到这样的事只会说对不起,哪有钟宝这样骂回去的?

“你敢骂我?你给我等着。”那女人一边说一边拿出电话,这让俏俏心里有些发虚。

“猴子爸!我同学她爸好像是混黑的。”

什么混黑混白的?“打架我就没怕过,知道我外号叫什么吗?打通村!只要我出来,狗都不敢叫。”

“吹牛!”先不管钟宝是不是吹牛,不过钟宝这不怕事的硬气劲儿倒让俏俏一阵兴奋。

“谁敢骂我老婆?”也不知那女人的老公是不是刚好在附近,没一会儿功夫,一个光着膀子,浑身纹身的大汉带了四个小混混赶到。

那些小混混手里都拿着纸筒,里面也不知道包了什么东西。俏俏一看,不禁退到钟宝身后,可惜钟宝太瘦小,从心理上给不了她多少安全感。

“就是他!”女人对钟宝一指,接着一脸嚣张地说道:“你再逼逼个我听听?”

钟宝活动了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这世上除了老道,自己就没怕的人,几个烂柿子敢在我面前装?

“嘿嘿!这位大哥怎么称呼?这纹身真多。”

完了!俏俏的心跌到了谷底,果然是吹牛。

“把大哥整的跟坨屎一样。”

嗯?俏俏的头本已经底下去了,闻言又抬了起来,还真想打?

四周的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怪就怪钟宝的卖相实在差了点,看看那大汉的胳膊,都快赶上钟宝的腿了,何况他后面还有好几个人。

“找死!”大汉一拳就怼了上来。

“啊!”俏俏惊叫一声,躲开一步还不忘捂上眼睛。她等着钟宝被打飞出去,然后四周一片混乱的情况。

“哇……”

四周一片惊呼,俏俏的手指叉开一条缝一看,钟宝那只小黑手抓着大汉的拳头,那大汉还一脸痛苦的样子。

“纹了几条虫在身上就是老大啦!”钟宝一脚上去,大汉直接被踹飞了出去,幸好他的人接住了他。

大汉的手被抓了五个红印,还在抖个不停,“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揍他!”

四个人一抖手里的纸筒,露出里面的钢管。

“额……”四周的人吓了一跳,赶紧退开,钟宝一抹嘴,“俏俏!今天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吹牛。”

不等那四个人上来,钟宝先冲了上去。一棍砸上来,钟宝稍微一错身,伸手就抓住对方手腕,顺势一抖一拉。“分筋错骨!”

“咔嚓……啊!”那小混混的手登时垂了下去。

另一根砸向钟宝的后脑,“咻”钟宝一个回旋鞭腿,既躲过了棍子,还把人鞭倒在地。

接着钟宝大展神威,嘴里一边发出“咻咻”的声音,一边把那些小混混打的哭爹喊娘。

俏俏开始看得双眼放光,接着还拍起了小手:“好!好!”

“住手!”警察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只不过当警察喊出这句的时候,四个小混混已经被打趴在地。

“敢在学校门口闹事,都带回去。”

在山里时,钟宝就三天两头跟警察打交道。只不过那里的警察对他不错,带进去还管饭。

从来都是苦口婆心的教导,不像老道,就会动拳头,所以他看到穿警服的就特别亲切。

钟宝留了手,几个小混混没什么大伤,几人都被带回了警察局。

大汉他们也是警局里的常客,关在监室里也不老实。“警察叔叔!我渴了,给点水喝呗?”

这些小混混就是二皮脸,打又打不得,骂又没什么用,看守憋了一肚子气还没办法。

“闭嘴!叫唤什么?”钟宝被关在他们对面,一嗓子他们登时安静下来。

“你以为能打就行了是吧?等我出去了,让你看看我大奎哥的势力。”

钟宝嬉皮笑脸地来到门口:“吓唬我啊?你们不就是会点堵大门泼油漆的损招吗?你说对了,我就是能打,明着有警察叔叔管着,暗里我陪你们玩到底。我钟宝就是烂命一条,耗的起!”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钟宝这么一说,大奎哥果然一皱眉。

“钟宝!有人来保释你了。”

他刚才说的连警察都觉得解恨,钟宝出来的时候,警察还拍了拍钟宝的肩膀。

来保释钟宝的是苏蓉蓉,是俏俏打电话通知她的。俏俏也跟来了,站在苏蓉蓉身旁还对钟宝做鬼脸。

苏蓉蓉沉着脸把钟宝带了出来,一上车就吼道:“你要怎么样?小孩子闹矛盾竟然闹到了警察局?”

“那个猪八戒想打俏俏,我这当爹的能看着吗?”

“那你可以讲道理啊?”

“跟泼妇有什么道理讲?还有那个什么大奎哥,他是能讲道理的人吗?反正我是不会,他们动拳头我就不能站在那挨着。”

苏蓉蓉气得发抖,俏俏伸出小手拉了下她的衣襟:“妈妈!别生气了。”

“算了!先回学校填表格,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你这成天游手好闲的不行,就先在医院打杂吧!”

不管怎么说,苏蓉蓉没把自己赶走这让钟宝很高兴。俏俏偷偷转过头,又对钟宝做了个鬼脸。

父亲:钟宝!母亲:苏蓉蓉!教室里,苏蓉蓉正在填表格,一旁一个小男孩说道:“俏俏!你爸爸好厉害啊!可不可以让他也给我当爸爸?”

苏蓉蓉忍不住转过头,俏俏脸上竟然挂着自豪:“那可不行!猴子爸爸就是我的。”

苏蓉蓉有些好奇,在同学面前俏俏从来都是很沉默,从来没有现在的样子。钟宝这么糟糕,俏俏怎么会接受他呢?

钟宝等在操场上,很多出去的家长不时看着他在小声议论着。

苏蓉蓉终于出来了,态度有些缓和。“到了医院只能叫我院长,不许叫蓉蓉!”

“哦!”

南明市中医院,光是这气派的大楼就可以让钟宝看出苏蓉蓉的不凡。这么大一个医院,来回这么多医生护士全听苏蓉蓉的,只要看到她的,都对苏蓉蓉打招呼。

苏蓉蓉把钟宝带到了骨外科住院部:“唐护士长!这个人叫钟宝,他……算个学徒吧!他在的时候有什么活儿就让他帮忙。不过他需要接孩子,不用规定他的时间。”

第4章 冒牌男朋友专业户

要当学徒自己也跟医生学啊?再说了,除了没本儿,自己已经是个合格的医生了。想是这么想,不过只要不断了当村里首富的活儿,让自己干什么都行啊!

唐护士长有些意外,苏蓉蓉还从来没有利用身份塞人进来。“那用不用带他去人事部?”

“不用!他的工资我给,你给他找套护工的衣服就行。”

钟宝去换衣服,等他再出来,他算是在这层出名了。院长亲自塞进来的不在编人员,很多人就在猜测钟宝的身份。

虽然苏蓉蓉交代过随便使唤钟宝,可是这没搞清楚他的身份之前谁敢造次?所以钟宝只能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最后竟然睡着了。

“喂!”

钟宝睡的正香,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踢了他一脚。钟宝睁开眼睛,我去!好漂亮的妞儿。

“推我去厕所。”

“啥?”

“听不懂啊?去厕所。”

“我是男的。”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女厕所呢。

“在医院分什么男女?”

额……还有这么一说吗?钟宝看向不远的厕所,的确有男人推着人进去。呵呵!到里面可别怪自己乱看。

钟宝站起身来到那女孩身后,推着她一直走向厕所。“看你穿的不错,没有护工吗?”

“你怎么这么三八啊?用你管?”

这么冲!看样子是心情不美丽。

“喂!你叫什么名字?敢在走廊里睡觉,知不知道医院里很多领导都看着你呢?”

门儿清啊?那她把自己叫醒是在帮自己了?“你是这个医院的人?”

“我爸是骨外科主任医师,你呢?这么睡觉我爸看见都没管,是不是有什么靠山?”

自己老婆是院长,尽管是假的。“你也别那么三八了。”

“切!”

正好到了厕所,钟宝把她推进去。

“你就在外面等着,等会儿再推我到院子里透透气。”女孩儿一蹦一跳地进了厕间关了门。

“哗……”听着这声音,钟宝没来由地一阵小腹发热。可别怪钟宝有些猥琐,毕竟这样的事情他可没有经历过。

“喂!我叫李畅!你叫什么?”

这时候还说话:“我叫钟宝!”

门开,李畅重新坐到轮椅上。只不过两人一出来,一个强壮的小伙子就迎了上来,一看是女厕所,瞪着钟宝就吼道:“你是什么人?”

这咋了?难道女厕所是他们家的,自己进去不行?

“他是我男朋友!”李畅抢先说道。

什么情况?城里的妞儿都喜欢胡乱认男朋友?

“畅畅!我承认是我不对,那次是因为我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宋子乔!你以为我是傻瓜吗?她可是我的闺蜜,你知道看到你们俩的丑态我是什么感觉吗?钟宝!推我走!”

“哦!”钟宝刚一使劲儿,宋子乔一把抓住轮椅。

“你给我滚!畅畅!你就算要找个人气我,也找个像样的吧?就这个非洲猴子?”

“说谁呢?”钟宝说完来到一侧,宋子乔要是接着说,钟宝不介意把他打成猪头。

李畅这时突然伸出手,拽着钟宝的衣服让他弯下腰,接着李畅搂住钟宝的脖子,两人的唇印到了一起。

宋子乔怔怔地看了两秒,然后就爆发了,“我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噗!”一拳命中,可是宋子乔感觉这一拳根本不是打在人身上,跟捶在墙上差不多。

钟宝闭着眼睛继续享受着,挨了一拳连表情都没变。这可是他的初吻啊!给李畅这样的妞儿值了。

不过李畅却吃了一惊,因为她看到一道寒光。她一离开钟宝,钟宝也灵魂归位,寒光刚一过来,他伸出两指,毫无偏差将刀夹住。

李畅和宋子乔都愣在那里,陆小凤附体吗?

“钟宝一脚踹在宋子乔的肚子上,宋子乔飞出一米直接跪在地上:“挨你一拳你还没完了是吧?”

宋子乔捂着肚子脸憋得通红,根本说不了话。

“啪”一声,钟宝掰断了刀,“当啷”一声扔到地上。钟宝是真火了,还没享受够呢!

就在李畅地惊呆下,钟宝饶到她身后,推起轮椅离开。

上午的阳光暖暖的,大院儿一侧有个小花园,不少病人都在这里。

“钟宝!你到底是什么人?”

钟宝把她推到椅子跟前,自己坐到长椅上。“嘿嘿!你不说我是你男朋友吗?还是别说我了,你跟刚才那家伙怎么回事?你这腿不是因为他吧?”

李畅有些黯然,可能她也想对人倾诉下心事,将他们的事说了出来。

李畅的腿的确是因为看到宋子乔跟她的闺蜜那样才出了车祸,弄成这样的。

“哎?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在宾馆的?”

“是宋子乔给我发的定位。”

哪个男人偷.腥还告诉自己女朋友?“你就没觉得奇怪?”

李畅是当局者迷,被钟宝这么一说,她才醒悟过来。“你是说……”

“你遇到狐狸精了!”

李畅低着头沉思了一阵,定位是自己闺蜜发的。“刚才你都跟他打起来了,还帮他说话?”

“我这是就事论事。”

想不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黑小子心胸还挺宽广。“你就不怕我跟宋子乔复合了,你这冒牌男朋友下岗?”

“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追求不到的东西我才懒的费那个劲。”

还多了点洒脱,钟宝那种不着调的样子,配合这话简直就是绝配。

“李畅!”声音响自李畅身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汉子急匆匆地来到。

“爸!”

“我问你!刚才是谁打了子乔?”

“我!”好汉做事好汉当,钟宝直接站了起来。

“爸!是子乔先动手的。”

“别说了!你们跟我走。”

一个病房里,苏蓉蓉和一个男子站在那里,宋子乔捂着肚子躺在病床上。

“院长、副院长!打人的是这个人。”李畅爸说完,苏蓉蓉和副院长都看了过来。

“是你打人?”苏蓉蓉两条黛眉都快挤一快儿了,刚从派出所出来半天,这又打人,苏蓉蓉甚至怀疑钟宝有暴力倾向。

第5章 我不干了

“是他先动的手。”

“我儿子动手怎么了?那你就把他打成这样?苏院长!他是你带来的,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副院长说完还不解气,冲着李畅爸吼道:“还有你女儿,要不是她我儿子也不会动手,你们也得赔偿我儿子的损失。”

“爸!不怪李畅,都是这个钟宝,不能放过他。”

“怎么不怪李畅?你看上她是她的运气,竟然不懂的珍惜,她的责任也要追究。还有!你再不许跟她来往,水性杨花的东西。”

嚣张、跋扈,副院长就像一条疯狗,谁都想咬一口,偏偏比他官儿大的苏蓉蓉还不阻止他,看苏蓉蓉的表情,好像还很忌惮他一般。

“副院长!我承认是钟宝不对,你看需要多少赔偿,我们照付就是。”

“看在你的面子,就十万好了。”

“啥玩意儿?十万?你想钱想疯了吧?”

“钟宝!”苏蓉蓉力喝一声,接着就掏出了手机。

又要转账,钟宝一把将她的手机夺了过来。

“钟宝!你想干什么?”

“先动手的是他,拿刀捅人的也是他。这事说破大天也不是我的错。再说了,就是岔个气,凭什么要十万?”

“放屁!我儿子已经做了全面检查,还进行了会诊,病因不明。要你们十万都是少的,你再给我胡搅蛮缠,少一百万不好用。”

苏蓉蓉害怕事情闹僵,脸上一沉:“钟宝!你再这样,我们就解除合同。”

又是这招儿是吧?“好!我还不干了。”钟宝一摸后腰,拿出苏蓉蓉给的两万块,加上手机一起拍在苏蓉蓉手上。

接着钟宝凑近副院长:“不用在我面前嘚瑟,有你求我的时候。”

其实苏蓉蓉就是吓唬吓唬钟宝,没想到钟宝竟然撂挑子了。关键是俏俏已经接受了钟宝,要是他走了,俏俏会什么反应?

苏蓉蓉赶紧给副院长转了账,等她追出去的时候,钟宝已经不见了踪影。

其实钟宝也后悔,不为别的,都快中午了,他兜里毛都没有。尽管他吊儿郎当的,还有点脸皮厚,但是那分什么情况,现在可是关系到自尊问题,他可不会回去。

南明市钟宝不熟,溜达着一直到天黑,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前边一阵阵烧烤的香味儿传来,本来就空着肚子的钟宝更饿了。

“老板!这个月的份子钱是不是该交了。”

钟宝正闻味止饿呢,四个小混混来到了烧烤摊。

嗯?冤家路窄啊!那四个就是大奎带的四人。

摊主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一脸为难地说道:“各位老大!现在买卖实在不好,要不今晚我请客,吃喝都免了。”

“打发要饭的呐!少废话,拿钱!”见老板还是没动,带头的小混混接着说道:“信不信我把你这里砸了?”

钟宝一个坏笑,几步来到一桌坐下:“老板!来把大串儿。”

“你瞎了,没看到哥几个在办事吗?”

钟宝把脑袋一拧,看清了钟宝的脸,四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刚才谁说我眼瞎?”

“不是,小弟不知道是宝哥你啊!”

钟宝对他们勾了勾手指头,四人不敢不从,哆哆嗦嗦地来到钟宝跟前。“我找大奎一天了,他跑哪儿去了?”

“宝哥!我们大奎哥已经知道您的厉害了,让我们以后见了您就躲远点。”

“放屁!我现在还没进食儿呢!你们跑了我吃什么去?”

他们就是专门吃票的,怎么会不懂钟宝的意思?“宝哥在这里尽管吃,都算我们的。”

“打发要饭的呐?”

得!带头的小混混心想,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么快,钟宝原封不动的又把话还了回来。“那个……宝哥!兄弟几个今晚就这些,宝哥别嫌少。”

带头的小混混说着把身上的包递了过来。鼓鼓囊囊的,看着钱不少。不过钟宝还是拉开了拉链,要是里面装的都是毛票,在这里喝一顿都不够。

看到一片红,钟宝才点点头。“听清楚了!这里是我罩的,你们都给我滚远点知道吗?”

“是是!那小弟就不打扰宝哥了。”

钟宝对他们摆摆手,几人如获大赦,点头哈腰地跟钟宝告别,然后跑了。

钟宝说这里是他罩的,其实就是看老板是个女人,又是服务员又是烤师的不容易。没想到一个小男孩笑嘻嘻地凑过来:“叔叔!我知道你是俏俏的爸爸!”

嗯?小男孩身上的校徽果然跟俏俏的一样。

老板娘已经烤好了好几样东西,放到了钟宝桌上。“谢谢你帮我赶走那几个人,以后你想吃烧烤,我都请客。”

“大姐别这样!我要是白吃,跟那几个王八蛋不一样了吗?”钟宝拿过来一瓶酒:“这个算是请我的,剩下的该多少钱多少钱。”

“这个……”这也算感谢了,老板娘只好点点头。

“嗯!那个我一个人吃没意思,你把你儿子放这里,陪我吃点行不?”

正好又来了桌客人,老板娘不同意也不行了。她赶紧去招呼别的客人。

钟宝把一条大鱿鱼给了小男孩儿:“吃!吃完了跟叔叔说说,俏俏第一天上学怎么样了?”

尽管给俏俏当爹的时间不长,俏俏还嫌弃他,不过钟宝还真舍不得她。

小男孩一边吃一边说道:“我跟俏俏就是同桌,今天我还想让她同意你也给我当爸爸,她说你就是她的。”

“是吗?”小丫头片子嘴上硬的很,暗里其实早认了自己了。“吃吃!想吃什么就吃,叔叔请客。”

两人是边吃边聊,一直到了深夜。钟宝心里不痛快,喝多了些,最后在桌上睡着了。

“嘭嘭嘭!”钟宝正睡的迷迷糊糊的,一阵敲门声把钟宝吵醒。

他起来一看,不是自己的房间。对对,自己昨晚喝多了,这里是……钟宝一看身边,竟然是那个小男孩儿。

“钟宝!”是苏蓉蓉的声音。

还真是苏蓉蓉,这时她牵着俏俏的手,就站在门口。俏俏小嘴嘟的老高:“才结婚几天就出轨。”

第6章 除了我没人能治

摊主就站在他们身后,闻言脸一红:“昨天他喝多了,我就把他带回来了。不过他跟我儿子睡的,多亏我们有家长群,不然还通知不到你们。”

“那你应该昨晚就告诉我们。”俏俏好像被抢了玩具,话说的酸溜溜的。

“俏俏!”苏蓉蓉不想俏俏再说下去,她转向钟宝:“跟我回家吧!”

投降了?人不能总端着,有坡就赶紧下吧!五百万呢!钟宝爬起来,就在摊主家的平房里简单洗漱一下,然后上了车。

“对了!我昨天吃东西还没给人家钱呢!”钟宝说完拿出五百塞给俏俏:“给你同学。”

“我不!你自己给。你跑到别人家里我生气了。”俏俏说着把钱又扔了回来。

这小丫头,“我自己给还得再来一次。”

“哼!”俏俏伸手又把钱抢了回来。

苏蓉蓉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面,她知道就算俏俏生气也不想钟宝离开。看来以后不能动不动就解除合同,钟宝看着呆儿郎当的,但是触到了他的底线,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钟宝!昨天我们请了很多专家,他们也查不出宋子乔的病。你是不是有办法?不然你走的时候不会说那样的话。”

“没办法!”

苏蓉蓉一脚刹车定在路旁:“你真的有办法治对吗?”

钟宝坏笑着答道:“那得看你们那个副院长上不上道了。十万,我要他十倍吐出来。”

外公说钟宝是他师兄从小领养的孤儿,能打这不奇怪,因为自己外公就会功夫。可是看钟宝的样子好像会医呢?

“我们老院长其实是副院长的父亲,退休前,所有人都以为副院长会扶正,没想到老院长选中了我。”苏蓉蓉一边说一边把车子又开了起来。

“不忿啊!那他找他家老头子啊?跟咱们这撒什么气。再说你看他那样子,医院给了他还不尾巴都翘上天?医院不定被整成什么样子。”

这次是两人一起送俏俏上学,父母都在,俏俏昂首挺胸地往里走。

送了俏俏,两人到了医院。车子停下后苏蓉蓉就说道:“想要副院长拿钱估计够呛,你要是有办法,还是把宋子乔治好吧?”

“不拿钱就想治病?反正死不了,那就等到他愿意拿钱再说。”

苏蓉蓉还不敢肯定钟宝有办法,既然钟宝不愿动手,这事就先拖着吧!

进了医院,钟宝照样坐在走廊上。没一会儿功夫,李畅就自己轱辘着轮椅凑了过来。“昨天……对不起啊!”

“没关系!你不还亲了我吗?就当补偿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李畅昨天一股火顶着强吻了钟宝,没想到他还拿这个说事,羞得满脸通红。不过接着她就瞪向前面。

钟宝也看了过去,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向护士站:“请问宋子乔在哪个病房?”

不用问,这个就是李畅的闺蜜了。“你还放不下?”

“我是气不过。从高中时我们就是同学,在医科大学更是一个寝室的。这么多年的闺蜜,她竟然……”

钟宝站起身,推着李畅就走。

“喂!你干嘛?”

“干嘛?当然是看看她怎么跟陈世美亲热。”

李畅转头怔怔地看着钟宝,这个男人难道能看穿自己的心事?

内科的住院部就在骨科的隔壁,穿过一条走廊就到。

宋子乔的病房,李畅的闺蜜前脚进去,钟宝推着李畅后脚就到了。

“子乔!你怎么弄成这样?呜……”

“哎哎哎!在病房里就这样合适吗?”

李畅那个闺蜜已经趴到了宋子乔身上,被钟宝一说,她赶紧爬了起来,看到轮椅上的李畅还有些心虚。

“畅畅!是她自己扑上来的。”宋子乔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解释。

“不用说那么多!要不是钟宝强推我过来,我才懒的看你们。”

钟宝嘿嘿一笑,凑近了宋子乔:“啧啧啧!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啊!这肚子鼓的。”

“你!”

“告诉你!最好别生气,不然越鼓越大。要是爆掉了,神仙都救不了你。”

“滚!你个臭护工在这里逼逼什么?好像你很懂的样子。”

“哈哈……我跟你说吧!你这个病除了我,还真没人能治。”

“好大的口气!”副院长的声音响自门口,包括苏蓉蓉,五六个人进了病房。其中有个戴眼镜的老者,被几个人簇拥着,看来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你们两个又来干什么?还嫌害的我儿子不够吗?”

尽管苏蓉蓉不停给他使眼色让他离开,可是钟宝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又不是来看你儿子的,我是来看狐狸精的。”

“让开!我现在没心思跟你扯皮。王老!您快给我儿子看看。”

那老者点点头,来到宋子乔身边搭上了他的手腕。

苏蓉蓉悄悄把钟宝拉到一旁:“你怎么还来招惹他?”

“赚外快啊?怎么说昨天的钱也应该我出。”

苏蓉蓉一阵无语,真是那样直接说多好?“还是等王老看完吧!我们费力请来的。”

“这个老头儿很厉害吗?”

“王老可是南明中医界的泰斗,要不是老院长的关系,老人家不会来。”

来个这么厉害的人,苏蓉蓉以为钟宝会担心,因为王老要是给治好了,钟宝就赚不到钱了。

可是钟宝听完还一阵高兴。“嘿嘿!要是这个老头治不好,我要多少钱他都给。”

这么自信吗?苏蓉蓉一阵奇怪,难道宋子乔的病是钟宝做的手脚?

这时候,王老放开了手,他眉头紧锁:“这个患者应该是急火攻心,但是很奇怪,他伤的不是心经,反而是气脉。”

这老头厉害啊!他说的完全正确,钟宝开始有点担心了。狠话都说出去了,要是老头给治好了,不是打自己脸吗?

就算自己这脸不要了,早上自己可是很硬气地说过,那十万应该自己出。钟宝可不想苏蓉蓉看不起自己。

“可是!这股气淤积在气脉,根本没法放出来。”

钟宝总算松了口气。

“王老!就没人能治吗?”

第7章 瞎猫碰上死耗子

“有!不过那个人已经隐居多年。当时他可是被看作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就为了一个女人销声匿迹,除了他估计没人可以了。”

副院长一听,一个隐居多年的人去哪找?再说王老都这么大年纪了,那个神医在不在世还两说。

不过他很快看向钟宝:“臭小子!你刚才把话说的那么满,你真有办法?”

“有啊?不给我的诊费可是很贵的。没有一百万我不动手。”

“你!”

王老一听,在一旁直摇头。“年轻人不要那么狂。”

在这里不管老少可都是医生,他们也觉得钟宝是在吹牛,连王老都治不好的病他有办法?

“哼!你要是能治好,我就给你一百万。你要治不好呢?”

“治不好你儿子就在床上装一辈子大肚婆好了。”

别人都一阵鄙夷,不过王老却“嘶”一声:“病症倒是说对了。”

“什么?”

“瞎蒙的吧?”

他们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钟宝一个护工的话他们自然不信。

“王老!他真的说对了?”苏蓉蓉半信半疑。

“嗯!气脉受损但是没有损伤肺经,如果不把那股气放出去,它只会让人发胀。他现在的腹部还不算大,以后会越来越大,特别是在生气的时候。”

“爸、爸!刚才他也不让我生气,他一定能治,快让他给我治吧!”宋子乔一直指着钟宝,好像钟宝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副院长有些郁闷,一百万!放了谁都会肉疼。“你治吧!治好了诊费我会付的。”

“嘿嘿!你和你儿子,我是信不着。先把钱转了,然后再弄十根老山参当药引子。”

“十根?你以为那是萝卜吗?”

“弄不来啊?那你儿子就这么躺着吧。”

“你!”副院长看看痛苦的宋子乔,最后一咬牙:“好!那药呢?需要什么药?”

“别的药嘛……你们药局就有,我自己去弄。”

副院长拿出了电话,钟宝也把手机拿了出来——诺基亚8250。

“你这手机能转账?”

现在这手机都成古董了,功能还比不上老人机。

“谁说不能了,我把账号给你,你转账后有短信提示。”

大家一阵无语,等到副院长转了账,苏蓉蓉还瞅了眼钟宝的短信,感情这卡里以前就八块四。

“我自己去药局,你们都别跟着啊!老山参给我准备好。”

监控室!这是在场的医生都想到的地方。钟宝自己去拿药一定是怕他们知道药方。所以钟宝走了没一会儿,几个大夫包括王老,都到了监控室。

就见钟宝也不知跟里面抓药的说了什么,接着那人就到了里面。

苏蓉蓉也动了心思,这时代,就算是中医院也多用的西药和仪器,药方越来越少,她也想知道钟宝用了什么药。

她拿出电话给抓药的发了条信息,等到钟宝抓完了药,药单也发了过来。

苏蓉蓉先把电话给了王老:“您看看他抓的药。”

王老早急着知道,只是接过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其他人也把脑袋凑了过去,王老却一阵苦笑:“都不用看了,这小家伙多抓了好多,包括人参在内,都是补气的药。我实在不明白哪种药有用。”

大家相互看看,药方是看不到了。

副院长家是医道世家,一个电话,十根老山参就送了过来。

钟宝拎着那些药回来,副院长把一个精美的盒子递了过去,“希望你不是在吹牛。”

钟宝一笑,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嘿嘿!副院长有些不地道啊?我说的是人参,咱们国家土生土长的,不是这破玩意儿。”

一个护工能一眼看清人参和高丽参?大家都看向苏蓉蓉,见她也是惊奇的模样,大家才知道她也不清楚钟宝的底。

“看来你会中医。”副院长说完把那根高丽参换了出来。

“嘿嘿!我们山里孩子成天跟草药打交道,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至于医术嘛!就给大牲口看了几天,算不上什么医术。”

“你!”

“别废话了!给我准备一个房间,一壶热水一个碗。”

难道药只用开水烫?大家越来越猜不透钟宝的办法了。

钟宝进去的时间不长,出来时手里就拿了一碗,里面黑漆漆的就像盛了碗墨水。

大家一路跟着他到了宋子乔的房间,钟宝抓着宋子乔的脖子就把人给拽了起来:“喝了!”

“这是什么啊?唔……”

不喝就灌,咕咚咕咚的。四周的人看着一阵不舒服,这是治病还是上刑啊?

接着钟宝在宋子乔身上点了几下,顺着他的后背使劲一推,就听“噗”一声,在场的人没熏晕过去,实在是太臭了。

“啊!太舒服了。”宋子乔无比满足,“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完活了!”钟宝说完就走。

王老第一个抓住宋子乔的手,过了没一会儿,王老就惊叹道:“真是奇迹,竟然真的好了。那个……看来是老朽门缝里看人了。”

其他人倒是没有王老的觉悟,他们认为,钟宝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可能农村有得这种病的,然后碰巧让他看到别人治疗的过程,不然一个土得掉渣的护工,能比他们这些医科大毕业,名师教导出的人厉害?

钟宝火急火燎的出来,那是因为很多东西被他藏到了那个房间。除了人参,他是什么贵的要什么。

即使他不在编,也分了个装衣服的小柜子。钟宝把那些东西都锁在了里面。

只是他刚从更衣室出来,一个小护士直接把他堵住:“你叫钟宝是吧?这个是我微信,加我!晚上给你看点好东西。”小护士说完还给了钟宝一个飞眼儿。

我拿的砖头怎么加?别说!是不是该买个智能机了?现在又不是在山上,吃根冰棍都得自己偷着弄点山货卖了。

账户里现在可是有一百万,买什么样的智能机不行?

“钟宝!”

他身后传来苏蓉蓉的喊声。

“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还没去过苏蓉蓉的办公室,跟在苏蓉蓉身后,钟宝一直朝下。

一进办公室,苏蓉蓉就问道:“你是怎么把宋子乔治好的?”

第8章 勾心斗角

“宋子乔那个根本不是病,就是岔气了。这小子气性挺大,正好又撞到我手里,我干脆把那股气给逼气脉里了。本来就是稍稍惩罚一下他动刀,没想到他爹也不是东西,干脆就敲他们一笔了。”

“那你给宋子乔喝的药里有什么东西?”

“那个啊!就是墨水和巴豆粉,就是给他清清肠胃。气顶在气脉用推拿就行,正好我会点。”

不知为什么,苏蓉蓉竟然有些失望。她很想在钟宝身上找出点优点,她倒不是对钟宝有意,毕竟生活在一起,看到他的优点在一起心情也会好点不是?

可是现在,钟宝除了财迷、吊儿郎当还多加了条腹黑。

“那你先出去吧!”

钟宝在这里反正也没人管,他干脆出了医院。昨天胡乱溜达的,在附近发现一个商场,先弄个手机再说。

手机柜台里各种手机看得钟宝眼花缭乱的,只不过他穿着护工的衣服,服务员对他有点冷淡。

“钟宝?”

他正挑呢,一个女孩惊奇地喊道。

钟宝转头一看,这不是山下村里的江娅吗?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姑娘,只要她去洗衣服,钟宝总会躲在一旁偷看。

江娅身边还有两个姑娘,穿的都很时髦,一看就是城里姑娘。

“还真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

钟宝一扯自己的衣服:“我在中医院上班,你呢?”

“我考上了南明大学你忘了?”

江娅考上大学还请客了,可惜没有钟宝的份儿。也怪钟宝平时太作,村里就没人待见他的。

“嘿嘿!你也知道我一天啥也不想的,记不住啊!你来……”

“噢!我跟我同学来买手机。”

“太巧了!我也是,正不知道买哪个呢!”

一个女孩儿有些不耐烦:“江娅!这里的手机都不好,我们去里面看看。你没用过智能机不知道,太便宜的能卡死,走!”

江娅一听有些为难,“我就是打个电话上上微信,不用那么好的。”

江娅看不出来,钟宝可发现了。这两个女生根本看不起江娅,连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

“哎呀!好的手机也用不了多少钱,走吧!”两个女孩硬架着江娅到了里面。

钟宝也没在意,继续选他的手机。最后挑了款两千的手机买了。

就在钟宝要走的时候,江娅他们也出来了。明明买了新手机,可是江娅也没见高兴。

“钟宝!你也买好了?”

“嗯!”钟宝晃了晃自己的新手机。

“我加下你微信吧?”江娅说着把钟宝拉到一旁。

村里的孩子没几个玩儿过智能机,哪来的微信?何况江娅家的条件也不好,更别提了。“钟宝!你还有钱吗?我……”

一定是买手机超出预算了,不然江娅的脸皮薄,才不会跟自己开口。

“有!你要多少?”

“五百有吗?我就是冲饭卡,月底我爸把钱打来我就还你。”

还是在小混混那里弄的钱,他抽了五张递给了江娅:“够吗?”

“够了!那个我记下你电话,到时还你钱。”

“不用了!这钱就当我恭喜你考上大学了。”钟宝说完就走,江娅叫了几声都没用。

买回了新手机这下他可有了营生,坐在走廊上先开通了流量套餐,然后申请了个微信号。里面当然是一个人没有,他想到了护士给他的小纸条。

摆弄了半天终于知道怎么加好友了,把那小纸条的号码输入进去,备注写上“钟宝”。刚发送了请求,那边便通过了。

“是不是等不及看好东西了?”

这声音听的钟宝骨头都酥了,“嘿嘿!要不你先发给我看看?”

钟宝本以为是小护士的私房照什么的,可是却是一段视频。也不是什么限制级的,里面是副院长跟人在一个房间,说的什么听不清。

“这是什么?”

这次护士没有说话,而是发了段文字:给院长看看,就说副院长他们正暗里搞小动作,企图把院长挤走。

真奇怪!她为什么不直接找苏蓉蓉,偏偏要自己转达?不管怎么样,钟宝感觉这件事最好告诉苏蓉蓉。

钟宝来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正听到副院长在里面说话。

“院长!尽管李主任是元老,可是医疗事故是敏感事件,稍微处理不好,那后果不用我说吧?”

李主任?难道是李畅的爸爸?

“我会尽快处理的,副院长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吃饭就免了,我等院长的消息。”副院长说完就出了办公室,看到门外的钟宝还冷哼一声。

看来是整的不够,还跟自己嘚瑟。

想到这里,钟宝进了办公室:“给你看点东西。”

钟宝说完把手机放到苏蓉蓉跟前。

苏蓉蓉看完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这个我早知道了。院里一共四个元老主任医师,我们各有两个。可是李主任刚出了点事情,副院长正抓着不放,如果李主任出事,要是有什么重大决策,我这边一定吃亏。”

要是苏蓉蓉倒台,自己那五百万也得泡汤,所以钟宝一定不能让苏蓉蓉有事。“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

“市里一个退休的老领导骨折来了我们医院,是李主任做的手术。本来患者的骨质就疏松,打钉的时候李主任又……算了!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管的,你还是去吃饭吧!”

看到苏蓉蓉意兴阑珊的,钟宝也不好再追着问,出了办公室,他干脆找到李畅,“听说咱们医院里住了一个老领导,他在哪个病房?”

“你都知道了?”

额……这妞儿的反应也太快了,“我不过是想帮帮忙,你爸和院长是一伙的,怎么说也得把你爸先保住。”

“我知道院长关心我爸,可是这件事如果老领导不松口,我爸的事情就完不了。他就住在骨23床,就那个病房。”

顺着李畅手指的方向,钟宝直接凑了过去。这是个单人病房,里面的设施可以用豪华形容。

钟宝蹑手蹑脚的走进去,正好看到床上的老头要拿杯子,他赶紧跑过去,把杯子送到老头儿手里。

“谢谢了小伙子!”

“爷爷别客气!”

“嗯!嗯?你好像不是我的护工,你是?”

小说

我命贱,被你们陷害入狱十年。 我父母,兄弟,被你们迫害致死。

2021-1-3 19:30:24

小说

净身出户当晚喝多了,被陌生男人带上了豪车。

2021-1-3 19:33: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