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九歌为了自保,给四皇子下了毒,顺手牵走了他的腰牌

夏九歌为了自保,给四皇子下了毒,顺手牵走了他的腰牌,便被四皇子盯上了,不但处处针对,更是设局娶回了四王府,不为宠着,只为慢慢报仇!
夏九歌为了自保,给四皇子下了毒,顺手牵走了他的腰牌

第1章 反派死于话多

一辆质朴的马车缓慢的行在山间,马车里,看着一身华服的莲俏,夏九歌脸上笑容无懈可击,眼底却带着讽刺!

她穿越到这里有一些日子了。

这身体的正主是被丫鬟莲俏毒死的,好在她上一世是医学界的大国手,医术毒术非凡,自己动手清了余毒,才保住小命活到今天。

这正主是护国候的嫡女,当初国师说她的八字与夏府相冲,送去深山养了十五年。

下个月太子选妃,所有待字闺中的王候贵女都会参选。

夏家不得不将她接回候府。

而皇帝也属意夏九歌,主要原因,她的外祖父是天元门的门主,握着整个江湖的势力!

也是因为这一点,让夏九歌心里多了几分防备。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夏九歌看过去,发现四周已经被劫匪围了。

这夏家来的还真是快。

看着周围劫匪装扮,却掩藏不了血腥气息的‘劫匪’,这护国夫人还真舍得下血本,只为了要她夏九歌的命!

“我们可是天元门的人,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劫夏大小姐的马车!”莲俏掀开车帘子大声骂道,趾高气扬。

那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夏府的马车,车上是夏府的千金。

车夫也一副吓坏的样子,举着双手,全身颤抖。

趁着莲俏叫骂的时间,夏九歌把长裙脱了,露出里面的粗布衣衫,伸手在马车的角落里蹭了两下,手上毫不客气的涂抹了自己的脸上,顿时粉白的笑脸花得不忍直视。

夏九歌做好一切,一用力,拉着莲俏跳下马车,用力将莲俏推向了土匪头子方向:“大小姐,你快跑,只要离开这里,就安全了!我来拦着这些人。”

一时间莲俏有些怔愣,被推得趴在了地上,反应不过来。

“当!”的一声,土匪头子拔刀就砍向了莲俏。

莲俏甚至没来得及辩解,已经身首异处。

断了气,眼睛还睁着,死不瞑目。

“不能留活口!”土匪头子又哼了一声,对手下吩咐道。

夏九歌看了一眼死的不能再死的莲俏,听着劫匪的命令,心里对护国侯夫人的心狠手辣,更多了一层认知。

可以将忠心耿耿的奴仆直接灭口,这手段和心性,恐怕非常人所能及。

随即打量了一眼周围,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本来不想一回来就大动干戈,才跟莲俏换了身份……既然你们主子如此‘盛情’,我就不客气‘笑纳’了……你们的命!

快速闪身绕到了车夫身后,一脚将他踢向了土匪方向。

不曾想刚才还瑟瑟发抖的车夫却身形一闪,在即将跌倒在地上的时候直接跳跃到了一旁,狞笑的看着夏九歌:“大小姐果然聪明,居然懂得舍卒保帅,可惜……大小姐,要怪就怪您投错了胎……”

夏九歌后退了一下,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其实你比莲俏更蠢!”

车夫咬牙,举剑冲向夏九歌:“贱丫头,受死吧……”下一秒,倒地不起了。

整张脸都是黑的,一看就是中毒身亡。

夏九歌摇了摇头,一脚将人踢开:“蠢货,话太多!”

“兄弟们,这小丫头有点邪门,别让她近身,杀死她,另赏金!!”土匪头子眼见夏九歌踢了车夫一脚,车夫便中毒身亡了,此时也怕了。

不过,他们人多,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还不在话下。

站在上方离他们有几步距离的夏九歌随意的抖了抖袖子:“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我一个小姑娘,也不害臊!”

“少废话!宰了!”土匪头子现在看着夏九歌,就是金子,因为杀了她,就能拿到大批的赏金了。

夏九歌忙摆了摆手:“等等,我给你们双倍佣金,你去杀了让你们杀我的那个人,如何?”

几个土匪都停了动作,双倍佣金,当然有诱惑力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个贱丫头狡猾的很,别上当,杀了她。”土匪头子厉声喝道。

看到莲俏和车夫的死,土匪头子心里发凉。

“可惜,晚了!”夏九歌一身粗布衣衫,小脸丑的不成样子,此时嘻嘻笑着,怎么看都像小丑,说出来的话很淡定,嘴角带着一抹邪肆!

围过来的土匪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拿眼瞪着她。

然后,突然都倒了下去,中毒身亡。

一直站在后方的土匪头子也感觉情形不妙,正要拔刀,却猛的跪在地上,抬手捂了心口:“贱丫头,用的什么妖法?”

他的脸上带着震惊,他完全没看到她是如何动作的。

夏九歌走到他身前,面色冷了下来:“无知,不过是无色无味的毒罢了,免费赏你们了!”

土匪头子一脸的不甘心,恨恨瞪着她:“夏家大小姐明明是调香师,怎么可能会用毒,这不可能……”

“是啊,我也以为不可能,一个杀手,怎么可能死在弱女子的手里呢?真是……不可能的可能呀……!”夏九歌笑得一脸无害,就那样看着土匪头子颤抖着用手指着她,气的眼睛暴睁,狂吐血,毒发了,也气死了。

这时她却听到了一抹嘲讽的笑声,不大,很轻。

面色一凛,猛的看向的林子深处:“什么人?”

她刚刚太大意了,林子里,居然还有人。

直接向林子深处扬手掷出一把闪着绿光的柳叶刀。

“好狠毒的女人!”楚墨笙抬手将柳叶刀一一接住,拿在手里把玩,一身白衣,不染纤尘,五官俊秀的没有半点瑕疵。

此时倚在一棵树身上,上下打量夏九歌。

眼里全是惊艳。

“好阴险的男人。”夏九歌被他那张脸惊艳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情绪,语气里满是嘲讽。

一个杀人,一个看着杀人,谁也不比谁高尚。

楚墨笙眸色寒了几分,他见识到了夏九歌的阴险狡猾,此时,倒也没有生气。

“牙尖嘴利!”楚墨笙冷哼。

“彼此彼此!”夏九歌也眯着眸子。

楚墨笙面色一冷,甩手将刚刚夏九歌甩出来被他接在手里的柳叶刀扬向她。

他扬飞镖的动作刁钻的狠,而且夹着内力,带着劲风。

十几把柳叶刀夹着腥甜的味道,转眼就飞到了夏九歌面前。


第2章 杀人不眨眼

眉眼间带着一抹玩味,夏九歌抖了抖衣袖,却也不敢大意,扬手纷纷接住了柳叶刀,好在她有随身空间,此时顺手收了。

看着她的动作,楚墨笙的眉头狠狠挑了一下。

“怎么?恼羞成怒了?这么快就要动手杀人了!”夏九歌淡淡笑着,直视着楚墨笙:“你站了这么久,腿是不是很疼?真是难为你了。”

看得出来,对面的楚墨笙双腿受了重创,此时应该无法行走。

这里平时都帘无人迹,此时他出现在这里,十之有九是冲着她夏九歌来的。

楚墨笙眸色一瞬间暗了下来,面色阴沉的可怕,那一瞬间,夏九歌感觉到了一阵杀气,排山倒海一般袭来,根本无法忽略。

正要用毒,脖子上传来一阵凉意。

刚刚还倚在树身上的楚墨笙,已经站到了她面前,手里提着一把剑,剑尖就横在她的脖子上:“还真是找死的性格!”

夏九歌出了一身冷汗,这个人的身手太过强悍!

出手比她更狠更快更准!

“夏候夫人给了你多少银子?”夏九歌没敢乱动,看了一眼楚墨笙握着剑的手,她甚至没看到他是如何动作的,明明她看出他的双腿有问题,却完全不影响他杀人。

她觉得,此人不像是护国候夫人派来的。

能知道她要离开天元门的人,除了夏家的人就是皇室了。

楚墨笙冷着脸,哼了一声,不答反问:“听说,夏家的女儿养在深山里,是调香高手,怎么调个女人的香料,也玩起毒药暗器了?”

他听说皇上要将夏九歌许配给太子,以壮大太子的势力。

所以,出征燕南凯旋而归的他就改变了路线,特地来除掉夏九歌。

“毒药和香料本就是一家,能调香就能调毒,这有什么稀奇的!”夏九歌说的理所当然,调香和制毒,玩的都是草药!

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一步。

“据我所知,夏九歌,手无缚鸡之力,半年前摔落马,腿微跛……”楚墨笙怀疑夏九歌的身份了,一边说着上下打量她,他不是嗜杀成性之人,他要杀的只是夏九歌,而眼前的小丫头,与他得到的消息中,出入太大了。

所以,他一再试探。

夏九歌心中凛然,本想着莲俏已经死了,这件事无人知道才对。

连天元门主蓝世雄都不知道这件事。

记忆中,莲俏是想要她的命,将她从马背上推了下去。

夏九歌命大,没有死。

而莲俏更是想尽办法压了下来。

她穿越来之后,自己动手把腿医好了,之前也一直都在伪装,现在莲俏死了,她觉得,世人都不知此事,不必那么辛苦装跛子!

这个人却一语道破,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这个人,都不能留!

想到此,手指翻飞,弹出的指尖的药粉!

楚墨笙冷笑,看到夏九歌眼底聚集的杀意时,便有了防备,摒了呼吸,眼底闪过一抹冷芒,剑尖极快的挑了一下夏九歌的长发。

她的耳后有一颗红色的朱砂!

楚墨笙看的真切,眉眼一厉!

面前的小丫头就是他要找的人。

“主子!”一抹黑色人影闪身前来,立到了楚墨笙身侧,五官有些冷硬,眼底带着失落,极小声的说道:“主子,这附近方圆千里,都是天元门的人,根本没有郎中。”

夏九歌看着主仆二人,再看看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大脑飞速运转,手里瞬间多了一把柳叶刀,出其不意的挡上了脖子上的剑,发出“当”的一声,声音清脆极了,然后抬腿猛的扫向楚墨笙的双腿,对敌人,绝对不能手软!

虽然对面的人不是护国候夫人派来的,却也是来杀自己的。

她觉得很无奈。

一个两个都要杀她。

楚墨笙的动作没有滞一下,身形一晃,就避开了夏九歌的攻击,手腕翻动,剑如影子一样紧缠着夏九歌,手上用力,剑尖已经划破了夏九歌的脖子,而眨眼的时间,本来弹开的剑再次横到了她的脖子上。

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楚墨笙面色一沉如水,双眸如鹰隼一般,带着戾气和重重的杀气:“你以为你这点小技两,能奈我何?”

他之前就看到她下毒杀人,自然是有防备的。

痛意让夏九歌十分的清醒,冷声说道:“殿下,我以为你的腿,非我不可!”

她明白面前的男人为什么停了动作。

他知道的夏九歌是个瘸子,而现在的夏九歌完好无损,要么她自己医术不凡,要么她身边有这样的高人。

伤了腿的楚墨笙自然想到了这一点。

而她点出他的身份,更是为了制衡他,毕竟这里是天元门的地盘。

楚墨笙的面上看不出情绪来,只是低头看着夏九歌,声音薄凉,语气薄凉:“太聪明的人死的快!”

整个人都散发着冷意。

夏九歌扬着头,气场十足,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傻子才不长寿。”

气势很强势。

下一秒,楚墨笙手腕扭动,横在她脖子上的剑就压在了她的肩膀上,与此同时,他也坐到了地面上,剑身的力道压得夏九歌也蹲了下来。

“医治我的腿,不能,就不必活着了。”楚墨笙是在命令,没有多余的话。

此时有些被动,夏九歌紧紧抿了唇瓣,她的暗器,毒药对方都有防备,所以,要脱身,有难度了。

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有条件!”

换来楚墨笙凉凉一笑:“让你活着!”

他给条件就够了,他没有习惯让对方开条件。

夏九歌没有讨价还价,这也是眼下的转机,不过,她的生死,由不得别人作主。

此时心底也计议了一下,才点头,然后正了正脸色,看着楚墨笙握剑的手:“我这个人胆子小,不禁吓,万一手抖,不小心切断了你的脚筋,害你以后成了跛子,可就实在抱歉了……”其实夏九歌根本不想医治楚墨笙的双腿,只想着如何摆脱他们,残了双腿还能这样彪悍,如果医好了,要杀她夏九歌,那不是小菜一碟嘛!

楚墨笙只是眯了眸子:“残了双腿,至少活着!”

言外之意,夏九歌再敢磨叽,就只有死路一条。

夏九歌心下嘲讽,想要我的命就拿你的命来换。

更是心下腹诽,长的一副清高儒雅仙人面孔,却如此心肠歹毒,杀人不眨眼。


第3章 敢招惹他的人都得死

四下看了看,夏九歌在心底算计了一番,想着扬一把毒药,再溜走的机会有多大。

见她大眼睛不停的转动着,楚墨笙忍不住鄙视的哼了一声。

这个小丫头倒是精明的很,只可惜,她是夏家的女儿。

注定与自己不共戴天。

一旁肖策也盯着夏九歌,全身防备。

随时准备动手。

这一对主仆根本就是狼一样的存在,夏九歌还是收回了心思。

小心翼翼的挑开楚墨笙的长袍,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双腿时,还是拧了一下眉头。

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楚墨笙,五官清俊,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他低垂着眉眼的时候,还是温润如玉,儒雅端方的。

不知什么原因,双腿都被卸了膝盖骨,更有严重的剑伤。

此时,坐在地上,后背倚着身后的树干,手中握着剑,面色有些青,因为痛意,脸色没有半点血色。

也不禁让夏九歌心里疑惑,如此强势的人,如何才能被伤到?

“我需要把你的膝盖骨推回原位。”夏九歌是医生,此时倒是十分的严肃认真,一本正经,既然要动手医治,自然要全力以赴。

说着话,动手敲了一下他的膝盖骨,根本没有一点膝跳反映。

又抬手在摸上了他的膝盖股。

楚墨笙闷哼一声,一瞬间额头的冷汗便落了下来。

下一秒,夏九歌的脖子上却多了一把剑,楚墨笙的跟班一身黑衣的肖策声音冰冷的警告道:“敢耍花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左右两把剑,夏九歌收回了手,从里衣扯下一块手帕大小的衣料,擦了擦手,动作从容不迫,带着冷笑:“动手吧!”

再怎么说,她也是天元门门主的外孙女,天元门唯一的权柄继承人。

从前的夏九歌懦弱无能,只知道窝在山里饲花弄草,最后死在了最信任之人的手中。

她夏九歌既然替她活了下来,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而此时,她更要给自己争取最有利的条件。

绝对不能太被动。

肖策进退两难,瞪着小丑一样的夏九歌。

“收了剑吧。”楚墨笙倒是领教了这个小丫头的能耐,此时他也需要她来给自己医治双腿,而且她的动作很专业,当然也知道,她是有意让他吃些苦头。

说着话,楚墨笙也自顾自的收了剑,倚在树身上半闭了眸子。

凭他的能力,倒不怕夏九歌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肖策犹豫了一下,才收回剑。

这时夏九歌的情绪才好转一些,倒也很佩服楚墨笙的忍耐力,她刚刚可是有意动了他的伤骨,这痛比被卸掉膝盖骨的时候更多十几倍吧。

从随身空里取出一瓶止痛药,这些都是必备的药物,她这空间是突然有一天多出来的,没什么用,倒是可以放置东西,而且有保鲜功能。

她放的最多的就是零食了,当然,还可以代替冰箱……

来了这里之后,倒是派上了用场。

不但可以放置吃食,还可以放置暗器,毒药。

之前的夏九歌是调香的,她的住处不乏名贵草药,都被她用来调制毒药了,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莲俏对她所做的一切,让她不得不防。

这些天所做的一切,今天倒是派上了大用场。

拿着止痛药对着楚墨笙的伤痛处喷了几下,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这是什么?”肖策又举剑过来,沉声问了一句。

楚九歌从容不迫的用手指推开他的剑,顺手将止痛喷剂丢给了他:“你看看就知道了!”

然后毫不犹豫的动手扣住楚墨笙的膝盖处,微一借力,将他断开的腿接了回去!

闭着眸子的楚墨笙没有等来预期的疼痛,愣了一下。

接骨之痛,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尤其他伤的是膝盖骨。

睁开眸子,就看到夏九歌动作利落的替他的伤腿止血,上药,缠纱布,一气呵成,然后拍了拍手:“好了,你真幸运,你的敌人只卸掉了你的膝盖骨。”

“找死!”肖策怒喝一声,长剑已经甩向了夏九歌。

夏九歌没理会肖策的剑,继续说道:“如果是挖掉或者敲碎……你也少了很多麻烦。”

直接就成了残废,自然没了恢复的机会,又怎么还需要上蹿下跳找什么大夫,可不就少了麻烦么。

“果然是毒妇!”肖策本来还很佩服她的医术,更想问问她给自己主子喷的是什么,可她的话,却让他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样一个狠辣的女子?

夏九歌耸了耸肩膀,看着主仆二人笑了笑。

肖策拿捏不准夏九歌,见楚墨笙没有说什么,便收回了剑,却冷哼一声:“笑什么?”

“我可以拿到诊金了,自然是高兴。”夏九歌袖子里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

“杀了她。”楚墨笙突然开口,面色大变,而夏九歌只是冷笑了一下,侧了侧身,眼看着主仆二人都倒了下去。

她还是很相信自己的毒药的。

现在的楚墨笙就算是神仙,也只能吊着一口气了。

肖策早就人事不省了。

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墨笙,夏九歌扯着嘴角笑颜如花,抬手拍了拍楚墨笙的脸颊:“可惜了这张如花似玉的脸!没关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楚墨笙恶狠狠的瞪着她。

紧接着,夏九歌又在他的身上搜了一遍,将银子玉佩都一一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更是随手在他的腰间扯下一块金灿灿的腰牌:“这个不错,拿到当铺能换很多银子吧,这些就算是我医治你的诊金了。”

她不会嫁给太子,也不会回去夏家,更不打算回到天元门,要独闯江湖,总要有银子傍身的。

也只能怪楚墨笙倒霉了。

谁让他招惹到了夏九歌。

说着,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走的十分潇洒。

只留给楚墨笙一个纤细的背影。

“夏九歌!”楚墨笙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敢招惹他的人,都得死!

夏九歌刚走没多久,楚墨竹便坐起身来,打了个响指,林子深处,便有四个人围了过来:“爷!你没事吧!太子的人已经动手了。”

“拿百毒散来!”楚墨笙沉声说着,这夏九歌用的可是剧毒,要人命的剧毒,他的意识有些混乱了,强行撑到夏九歌离开,此时吩咐暗卫:“盯紧她!”

“不把东西拿回来?”暗卫犹疑。

楚墨笙扫了他一眼,没有开口,眼底却闪过一抹异样目光。

敢拿爷的东西?怎么拿走的,怎么给爷拿回来!

不多时,四个人才抬着楚墨笙和肖策离开了林子。

山路崎岖,夏九歌没什么方向感,随意走着,一出林子,与一辆马车正对面碰上,她正要避开,马车却停了下来。

“大小姐!”马车里,一位白发妇人颤巍巍的走了下来,双眼有些红:“大小姐,老奴来接你回府了,夫人她……很想念你!”

让夏九歌的心底有些酸。

这不是她的感受,而是这具身体的感受。

她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这位是她母亲的贴身婢女秋妈妈。

这一次,是用她母亲来压制她了。

看来,这护国候夫人是不弄死她夏九歌不罢休了。

竟然让秋妈妈亲自来接她回去。

她倒也能理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要想绝了皇上的念头,就得除掉她夏九歌。

此时夏九歌很想转身就走,眉头都皱成了一条麻绳般,回去,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可却不受控制的走向了秋妈妈。

看来,这身体的正主很想回去夏府,或者是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秋妈妈,我娘近来可好?”夏九歌无奈的上前扶了秋妈妈,心口泛疼。

秋妈妈眼睛红红的,点了点头:“好好好,小姐听说你要回府,一连几日都兴奋的不睡觉了,日盼夜盼。”

这话,让夏九歌心口一软,也是一阵酸楚涌上来,忙扶了秋妈妈一同上了马车:“我这就去见母亲!”

马车绝尘而去。

“爷,按照您的吩咐,已经让夏家的人接到了夏家大小姐!”肖策已经清醒过来了,就是面色有些苍白。

楚墨笙坐在马车里,点了点头,他的手里还拿着夏九歌用来给他止痛的喷剂,一脸邪肆的笑了笑:“夏九歌,希望你能活到太子选妃!”

然后扬了扬手:“回城。”


第4章 定是龙潭虎穴

四皇子与蛮人一仗大胜,凯旋而归,百姓夹道欢迎。

当朝太子楚墨箫奉皇命亲自相迎。

不过,他的面色并不好看,带着隐隐的杀气,冷着脸看着骑着高头大马的楚墨笙,一边握了拳头:“一群废物,连一个废人都杀不了!”

直到楚墨笙走近,才掩了情绪,一脸笑意的说着:“四弟辛苦了,这一仗打的漂亮,真不愧是我大楚国最年轻的战神,本宫定然向父皇为你请功!”

楚墨箫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大楚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永远都会踩在楚墨笙的头上,这一次,他派了人想在途中除掉楚墨笙,却没能得手,只能改变策略。

若是能让楚墨笙收为己用,绝对如虎添翼了。

马背上的楚墨笙不为所动,只是“嗯”了一声。

多一个字都不想说,更没有下马,自顾自的带着众将士向城中行去。

气得楚墨箫脸色铁青,却又不能做什么,周围的人看他的视线更让他恼火,只能恨恨握了拳头:“楚墨笙,别得意的太早!”

百姓的欢呼声极高。

蛮人扰了他们多年,这一次,终于彻底的铲除掉了。

“这什么人啊,排场这么大!”马车行至城中,无法前行,夏九歌只能愤愤下了马车,扶着奶娘在人群中行走。

她这一路上都不怎么痛快,可这是正主唯一的心愿,她不能违背。

一旦她有中途离开的想法和行动,就会心痛不已。

她的小脸已经清洗过了,一身粗布衣衫,难掩秀骨神清,抬眸就看到了不远处,马背上风光无限风华绝代的楚墨笙,也是一愣:“竟然没死!”

这时楚墨笙也抬眸看向她,嘴角扯了一下。

满是挑衅。

夏九歌的行踪,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不是太子的人一路刺杀,他早就腾出手整死她了,不过,他也不急,慢慢来,更有意思。

见鬼一样的夏九歌狠狠拧眉,她的毒药可是天下无双,这一次似乎遇到对手了。

她也猜到了他是皇室的人,可却没想到,竟是传说中智计无双的战神四皇子——楚墨笙。

这个人的能力远超几位皇子,却出身低微。

没有强势的母族,无法得到皇上的青睐。

在朝中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他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在军中一步一步拼到今天的。

他是太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太子更是他的冤家对头。

“大小姐,小心!”这时奶娘喊了一声,用力推了夏九歌一下,人群拥挤,一把长剑已经贯穿了奶娘的腹部。

血在她的衣襟上绽放。

那人一脚踢开秋妈妈,拔剑狠狠刺向了夏九歌。

“秋妈妈……”夏九歌大惊,不顾一切扶了秋妈妈,反手掷出一把柳叶刀,直直刺进了刺客的眉心!

那刺客倒地不起的时候,还直直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看着吐血不止,一脸焦急的奶娘,夏九歌心口大恸,眼角竟然有泪水滴落下来。

这不是她的泪水,她却控制不住。

其实她很想一个人离开,不去管什么夏家,什么天元门,却无法控制这具体身,只能一手按住心口,一手扶了奶娘:“秋妈妈,你坚持住,我,我们去找郎中!”

这一幕,都落在了楚墨笙的眼里,冷哼了一声:“还算有点人情味。”

他之所以会引夏家的人找到夏九歌,就是不想她回去天元门,那样,他要杀她,就难了。

只有随时知道她的行踪,才能报仇!

夏九歌扶着奶娘只走出两步,便被几个人围了。

今天是四王爷凯旋而归的日子,军队混着百姓,街上有些混乱。

所以,是刺杀的好时机。

这夏候夫人也是算计的十分到位。

“这不是夏家的大小姐吗?出什么事了?”在楚墨笙的授意下,肖策有意带人凑到了夏九歌和奶娘身旁:“天子脚下,竟然有人刺杀王侯贵女,快来人,把人拿下,送去大理寺。”

肖策的人把刺客拿下,又一脸皮笑又不笑的看向夏九歌:“夏大小姐,刚刚回到皇城就受到了惊吓,四王爷与护国候有些交情,便由属下送姑娘回府吧。”

声音很大,有意让所有人都知道,护国候府的大小姐回来了。

连行在前面的太子楚墨箫都听得一清二楚。

下意识的回身看了一眼。

他知道皇上有意让他选夏九歌为太子妃,这样就能稳住他的太子之位了。

不过他早就心有所属了,心下也是矛盾重重。

这太子之位和心上人,他都不想丢了。

其实他觉得夏九歌若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局面。

楚墨笙也注意到了楚墨箫的表情,冷笑了一下,一夹马腹,向前疾驰而去。

夏九歌看着走在前面的肖策,眯了一双眸子,几个刺客而已,还难不倒她,她知道楚墨笙是有意的,为了给她添堵罢了。

有些后悔当时没有看着楚墨笙断了气再离开了。

她险些要了他的命,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多时,夏家的人便到了,在这些人面前,夏九歌还是收了锋芒和凌厉,装出一副胆小怕事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更是一路哭着。

似乎被奶娘的死吓到了。

肖策看着夏九歌,再看看前来接她的夏家人,突然觉得,夏家接下来要有好戏看了。

“九歌,你终于回来了!”大夫人早就等在了候府门前,夏九歌一下马车,便一脸笑意的迎了过去:“让母亲好好看看。”

一边上下打量着夏九歌。

面上带着笑意,眼底却闪着恶毒的光。

她做了那么多,还是让这个贱种活着回来了。

“母亲!”夏九歌怯怯的喊了一声,一边向后面看了看。

这位夏候大夫人其实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明珠公主。

当初,她对夏战一见钟情,不顾他已经有了家室,说什么也要嫁给夏战,皇帝一向宠这个妹妹,便下了一道圣旨,让她成为平妻,与之前的夏候夫人身份对等。

只是自这位明珠公主进了候府,夏夫人蓝若语便处处犯错,甚至夏九歌这个嫡长女也经常惹事,最后国师一句话,夏九歌被送去了千里之外的天元门,蓝若语在后院理佛,终日不得出院门。

而这夏候府,自此只有一个夏候夫人。

“这不是大姐姐吗!”夏雨歌这时也凑了过来,倒是很礼貌的上前挽了夏九歌的手:“我听说娘派人去接大姐姐回来了,早就盼着了。”

夏九歌倒也顺手挽住了夏雨歌:“二妹妹!”初来乍到,还不了解这对母女的路数,不过她知道,这夏候府,定是龙潭虎穴了,等着她的也一定是刀光剑影。


第5章 鸡飞狗跳一桌蝎子

“大姐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见面礼。”夏雨歌顺手递给她一个四四方方手帕包裹的盒子,对着她眨了眨眼睛,笑意盈盈,那张小脸,倒是倾国倾城之色,更是被明珠公主仔细养着,气质端庄,秀雅大方。

“多谢二妹妹!”夏九歌接到手里,表现出几分拘谨来。

“一起去见祖母吧!”夏雨歌拉着她向正堂走去,嘴角的笑意始终不变。

在夏九歌看来,定不是真心实意,而是伪装的太好。

她顺手将东西放进了随身空间,因为她能看到空间里的一切,所以这才看到,夏雨歌给她的是一只指甲大小的夜明珠,而盒子里还有一堆毒蝎子的幼虫,用帕子包着,不翻开根本看不到!

盒子并没有封住,这些毒蝎子不多时就会跑出来。

她常年养在天元门,恨上这夏家人也是正常。

到时候,就成了她放毒蝎子伤人了。

还真是高明,让她回府第一天,就冠上恶毒的名声,还会因此送去大理寺,永无翻身之日,别说太子选妃,怕是命都保不住。

这一招,比夏候夫人这一路上的算计阴险多了。

果真是养了个好女儿。

此时一行人向正堂走去。

夏雨歌给夏候夫人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嘴角笑意依旧,怎么看都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千金大小姐,没有一点破绽。

夏老夫人坐在上首,看着夏雨歌与夏九歌手挽着手走进来,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侧目看了一眼夏候夫人,脸上的笑意有些深。

夏九歌一进大堂,便嗅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心下明了,这是夏雨歌有意为她准备的,若是那盒子被她放在袖子里,这香味已经将蝎子引出来了。

只可惜,夏雨歌算计不到她有一个随身空间。

当然,眼下她来了夏候府,短时间内是无法离开了,即来之则安之,见招拆招好了,更是规规矩矩的给夏老夫人见了礼,问了安。

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

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

倒是与传闻中一样。

夏家大小姐,胆小如鼠,只知道伺花弄草,根本挑不起天元门。

这些年来,蓝世雄也是恨铁不成钢,因为气愤,夏九歌离开元门,都没有相送,更没有派人护着。

在蓝世雄看来,这夏九歌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好了,你那间院子已经收拾出来了,一会儿……去见了你母亲,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再来见祖母吧。”夏老夫人看着夏九歌不言不语,唯唯诺诺的样子,也觉得没意思,便由着身边的嬤嬤扶着离开了。

“母亲,前面备了饭,给大姑娘接风,一起用些吧。”夏候夫人眼见着风平浪静的,狠狠拧了眉头,更是抬眸看向夏雨歌。

后者也一脸不解,轻轻摇了摇头。

夏老夫人一副恹恹的样子,摆了摆手。

夏九歌知道这对母女迫不及待的等着自己犯错了,很是配合的一起去了前厅。

更是表现的很温顺。

看着十年不见的女儿,夏战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夏九歌喊了声爹爹,他也只是点了点头:“回来就好。”

若不是皇上惦记着天元门,他怕都会忘记这个女儿了。

不过,即使现在接回了候府,也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坐下吃饭吧!”见夏九歌老实木纳的样子,夏战倒也放心几分,太过伶俐,他就无法拿捏利用了。

“是!”夏九歌应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坐了,坐下前,抬手扶了夏雨歌的椅子一下:“二妹妹也坐。”

倒是一团和气。

“九歌,国师说你的生辰与候府相冲,这次回来,我特地去玉清观求了符,你收着,别好惹出什么乱子来!”夏候夫人拧着眉头瞪了一眼夏雨歌,才将红纸包的符递向了夏九歌,这些种种,也都是在做铺垫。

她绝不允许夏九歌抢了夏雨歌的一切。

“谢谢母亲!”夏九歌恭敬的双手接过,随意的抖了一下袖子。

下一秒,夏九歌尖叫一声:“蝎子,有蝎子……”

快速后退,带翻了身下的椅子。

而这时夏雨歌也尖叫着站了起来,一边用力甩着袖子一边哭叫。

随着她的动作,不断的有蝎子被甩出来。

落的到处都是。

夏候夫人也尖叫起来,再是运筹帷幄,阴谋百出,此时也被吓懵了,不断的往夏战怀里钻:“怎么会有这么多蝎子?”

这本就是夏雨歌安排好的棋,此时却坑了他们自己。

翻到后面的夏九歌只是面色苍白的退缩在角落里,她的身上一只蝎子也没有,都不用辩解。

而夏候夫人就是想栽赃,也无力。

一时间大厅里,鸡飞狗跳。

“来人,快来人!”夏战大声喝道,眉眼间全是戾气。

侍卫进来将蝎子捉了,夏雨歌被扶回了房间,更是第一时间传了太医。

夏九歌也被送回了院子里,却无人问津。

她有意在接符的时候,将留下的一只蝎子抖在了餐桌上,引出了她之前扶椅子时放在夏雨歌身上的蝎子,让夏候府上演了一出好戏。

当然,这出戏,是夏雨歌一手导演的呢。

她只是帮了她一下而已。

“大小姐,房间收拾好了,快歇下吧!”刘婆子语气不怎么好,甚至没有正眼看一眼夏九歌,粗声粗气的说着。

看着简陋到四处透风的房间,夏九歌笑了笑,她不知道正主的亲爹对她是啥态度,这夏侯夫人定是不会让她活到太子选妃的。

以夏战在朝中的地位,太子妃人选不是她夏九歌就是夏雨歌。

夏侯夫人如此,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夏雨歌谋太子妃之位了。

刚刚夏雨歌吃了大亏,夏侯夫人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这屋子里也一定有问题,特别刘婆子喊了一声后,迟迟不肯离开,应该是在等一个结果。

“多谢刘妈妈了。”夏九歌始终低着头,一副没见过世面胆小怕事的样子,一边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

刘婆子冷哼了一声,虽然这位是嫡出的大小姐,整个侯府都当她不存在。

自然也不会有半分尊敬。

“这床好大啊!”夏九歌完全不在意刘婆子的态度,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拿起烛台照了一下,一脸惊喜的样子。

刘婆子就嘲讽的笑了一下:“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下一秒,夏九歌手里的烛台抖了一下,掉落到了大床上!

“刘妈妈,我,我……这可怎么办啊?”夏九歌没有抬手去拾烛台,而是一脸慌乱的快速后退,退到门边时,反手夺下刘婆子手里对上自己的匕首,再一脚将刘婆子踢了进去,快速关门,直接反锁!


第6章 心头不甘意难平

“救命啊!救命啊……”刘婆子反映过来冲到门边的时候,门已经从外面落了锁。

这一切都是夏候夫人为夏九歌准备好的。

此时夏九歌给赏给了刘婆子。

而且夏九歌还提前放火,这样,惨剧更真实一些。

她才回府第一天,这手段就层出不穷了,而且都是狠招儿,直接要人命。

这边的动静很大,刘婆子的惨叫声更大,不多时就火光冲天了。

夏候夫人自然是听到了动静,管家来报时,只是摆了摆手:“不要打扰候爷休息,明日还要早朝,你去看着解决就行了。”

管家得了这话,自然不用太上心了。

而且这府里上下都心知肚明这大夫人不待见大小姐,若是意外死了,倒也省得惹人烦了。

偏院一角的蓝若语,曾经候府的大夫人,此时的二夫人听到惨叫时却怎么坐不住了:“秋奶奶,不是说今天九歌回来吗?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门边根本没有婆子侍候。

此时二夫人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秋妈妈一直没有回来。

心口发痛,看了一眼前面的火光冲天。

不顾一切的推门冲了出去,当年发生的一切,她心里都是一清二楚的,之所以,夏九歌被送去天元门时她没有让蓝世雄出面,是因为她知道,这候府没有他们母女的立足之地,送去山里,或者还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

只是没想到,太子选妃会要求候府的两个嫡女都出现。

秋妈妈之死,也让蓝若语明白,夏九歌不会那么容易回到候府的。

现在人回来了,也不会平安活下去。

偏她无法与蓝家联络,当时就不该让蓝世雄把人放出来。

不过,皇上有旨,蓝家不放人也不行。

大火中,房子一点点倒塌,夏九歌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想要她命的人,她都会先送他们去见阎罗王的。

只是远远看到一个冲过来的人影时,愣了一下。

一边自言自语:“现在来,似乎早了些!”

蓝若语一路过来,已经打听到这边是夏九歌的院子了,此时一边哭一边喊:“九歌,九歌你在哪里?九歌……”

夏九歌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却没有蓝若语的记忆,因为正主刚满一岁便被送走了,对自己的亲娘根本没有印像。

她会识得秋妈妈,是因为秋妈妈先后去天元门看望过她几次。

所以才会识得。

不过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哭声,夏九歌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忙上前一步,拦下了蓝若语:“娘,你怎么来了?”

“九歌,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蓝若语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九歌,脸上还挂着泪珠:“你,你没事太好了!”

一边抱着夏九歌大哭了起来。

“娘,你不该来这里,你快回去。”夏九歌又觉得心口隐隐发疼了,酸涩不已,明明是天元门的大小姐,低嫁给了当时的夏战,不想夏战立了战功封了护国候娶了当朝公主,却让蓝若语独守空房十几年,骨肉分离不得见。

这些,让夏九歌觉得太过份了。

加之正主那散不去的情结,让她更是觉得心疼,意难平。

“九歌,娘想你了,这些年,娘真的太想你了!”蓝若语却不肯松开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她只想好好抱一抱,看一看。

根本不想松开。

“娘,一会儿大夫人来了见你在这里,一定会为难你的。”夏九歌能感觉到蓝若语对自己的在意,那种割舍不掉的亲情也让她感动不已。

只是眼下,她得时刻保持清醒才行,否则便会被大夫人抓了把柄。

听到大夫人三个字,蓝若语的身形僵了一下。

感觉到搂着自己的女子身形变化,夏九歌又是一阵心酸,心头压了一块千斤重的石头一般,她知道,蓝若语怕大夫人。

很怕。

可此时蓝若语却坚持着不肯离开:“九歌,你快离开这里吧,这里……到处都是魔鬼,都是吸血的魔鬼。”

一边说着,胡乱的伸手去推夏九歌。

看到她眼底的惧意,夏九歌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训教训大夫人。

绝对不能白白吃亏。

她可是有仇必报的。

不过,她来到这个世界有一些日子了,除了秋妈妈细心呵护,以死相护,今天终于感受到来自蓝若语的关心和爱护,心底软软的,有什么东西在渐渐融化。

虽然她心狠手辣,可一向受不得别人待自己好。

仇,会千倍百倍的报回去,滴水之恩也会涌泉相报。

夏九歌借着火光看着蓝若语眼底的悲怆,握了一下拳头,才去推蓝若语:“娘,你快回去,这里没事了,大不了我今天宿在院子里。”

“明珠公主不会善罢甘休的,九歌,你不该回来。”蓝若语却低声哭着,这里根本就是虎穴狼窝,她怕自己的女儿会吃大亏。

“娘,你放心,爹爹不会让我有事的。”夏九歌笑了笑,说的肯定:“太子还没选妃呢。”

“为什么?”蓝若语拧了一下眉头。

夏九歌眨了眨眼睛:“娘,你其实心里清楚的,当年爹爹为什么会求娶你。”

然后正了正脸色:“娘,你回去吧,只当今天没有见过我,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一句话让蓝若语如醍醐灌顶一般,她糊涂了这些年,此刻也被夏九歌点醒了。

一边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明白了……”

带着深深的绝望,更多的是无奈。

大火没有停,前面也没有来人,仿佛这护国候府没有人一般,冲天大火,竟是无人知晓。

看着蓝若语离开,夏九歌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她占了这个身体,就要替她了了生前身后事,一定不能让这个明珠公主阴谋得逞。

“啊……”四更天,前院传来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

暗夜里,可能清晰的听到:“奴婢冤枉,奴婢冤枉……”

一声声在大夫人的耳边回荡,更有一抹黑色的人影贴在窗子,一动不动,暗夜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清楚,可声音却极清晰,一听便是黑色影子发出来的。

那声音在暗夜里格外的瘆人!


第7章 半夜闹鬼惹怀疑

夏候夫人的惨叫声惊醒了候府的所有人,更让夏战一下子惊醒了:“出什么事了?”

他本来是被白天的一桌蝎子给气到了,此时再被明珠公主的惊叫吓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都落了下来。

“老爷,老爷……”夏候夫人吓的全身僵硬,颤抖着手指,指着窗上贴着的黑色影子:“有,有鬼!”

暗夜里,夏战猛的抽出床头的剑,掷向了窗子上的黑影。

其实此时夏战也听到了那一声声的“奴婢冤枉”。

一声接着一声,十分凄惨,听着心里发紧。

不过,随着剑掷了出去,声音嘎然而止,黑影却没有动,还定在窗子上。

“来人,来人……”夏战暴躁的喊着。

他驰骋沙场多年,这点小把戏,根本吓不到他。

不过扰了他睡觉,他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管家忙带着人来了主院,都拿了火把,一下子主院里如同白昼。

可以清楚的看到,被剑透穿的是一具黑乎乎的尸体,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

“什么人敢戏耍本将!”夏战已经披着衣衫走了出来,铁青着脸,一张俊脸上全是戾气,他的功勋都是战场上杀出来的,自带着一兵跋扈的戾气。

加之一个夫人是公主,一个夫人是天元门的大小姐,这些都是他的资本。

近年来,皇上都对他多了几分忌惮。

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属意夏九歌为太子妃。

因为夏九歌是天元门唯一的权柄继承人,将来,便是太子的势力了。

院子里很安静,只有噼啪的火声。

管家则对着左右挥了挥手,便有人上前将窗子上钉着的尸体抬了下来,一时间也分不清楚是什么人。

“奴才这就去清点院子里的人。”管家也吓坏了,他自然知道后院着火了。

而且大火已经着了一个晚上了。

看样子,这位就是大火里的那位了。

怎么会跑到这里?

一时间管家只觉得额头的冷汗不断的滴落下来,顺着下巴滴落在泥土里,一滴两滴……

夏候夫人根本不敢出房间,本就做贼心虚,现在一闹,更有几分惧意。

“查,快去查。”夏战大声喝道,一抬头就看到了后院的冲天大火,面色一紧:“后院怎么回事?着了这么大的火,竟然没人通报,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快去救火,救火……”

他知道那边是夏九歌的院子,此时声音都颤抖了。

一边说着,抬腿狠狠的踢了一脚管家。

管家本就不断的滴着冷汗,此时吓得魂都飞了,跪在那里不断的磕头:“是是是,候爷,奴才这就去,这就去……”

与此同时,夏战也看得清楚,面前被他一剑刺穿的尸体应该就是后院这场大火里的!

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夏战又看了一眼大火的方向,自顾自的向后院走去:“这是哪个院子着火了?”

“嘉,嘉盛院!”管家小声通报着:“奴才,奴才刚刚安排人去救火了,可惜火太大了,候爷明日要早朝,小的,小的,不敢打扰!”

听到嘉盛院三个字,夏战只觉得一阵火涌上了心头,猛的将身旁侍卫的剑拔了出来,刺进了管家的腹部:“要是九歌有个三长两短,你死一万次都难赎其罪。”

他虽然是武将,却也心细如发,他何偿不知皇上忌惮自己,这一次,他不仅要将夏九歌送进太子府,更要将夏雨歌也送过去,表示自己的忠心。

明珠公主此时也镇定了许多,推门出来就看到管家被一剑刺死,也狠狠拧了一下眉头,脸色瞬间苍白:“候,候爷!”

夏战没接话,自顾自的向后院方向走去。

夏九歌的院子里也已经烧了起来,此时此刻,她正站在院外,淡定的看着不断燃烧的火舌。

脸上带了几分森冷。

如果这个时候让夏战看到这个女儿的表情,一定会脊背生寒。

不过,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夏九歌立即缩成一团,似乎被吓到了。

“九歌,是九歌吗?”夏战也不喜欢这个女儿,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如果不是太子选妃,他这辈都不会记起这个女儿的。

可眼下,他必须得过了皇上这一关。

夏九歌扑向了夏战,全身颤抖,一副被吓傻的样子:“爹爹,有鬼,有鬼啊……”

看着这个自小就被送走的女儿,夏战并没有一点感情,此时却不得不拍着她的后背:“九歌,没事了,没事了。”

追过来的明珠公主见夏九歌还活着,心也咯噔一下。

却很迅速的调整了面上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一院子的人都是吃白饭的吗,竟然让大小姐的院子起火了,还好大小姐没事,否则扒了你们的皮!”

一边说着,也上前拍了拍夏九歌的肩膀:“九歌被吓到了吧!母亲再安排一个院子,重新选一批下人。”

她说话的时候还是四处看了看,眸子里的失望那么明显。

如果一切顺利,死的人应该是夏九歌。

当然她也希望张婆子死在大火里,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眼下倒是死无对证了,可惜,不是她要的效果。

“让九歌住到望月居,挑几个机灵点的下人,吩咐下去,要是再有差池,管家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夏战不想毁了半世荣华,所以就算不喜欢夏九歌这个女儿,也要保证她的安全,至少太子选妃前,不能有事。

说着话,深深看了一眼明珠公主。

他自然也知道,今天这场大火一定与自己这个夫人脱不了关系。

可这个夫人他也惹不起。

也不能说什么,做什么。

“侯爷,雨歌人在望月居,九歌再过去,是不是不太方便!”明珠公主不太愿意,脸色变了几变,狠狠拧着眉头。

如果夏九歌和夏雨歌住到一起,她要动手,就受限制了。

更是增加了难度。

“有什么不方便的,姐妹两个人这么多年没见面了,住一个院子还能联络感情,毕竟,他们以后也要一起嫁入太子府的。”夏战此时很坚持,不容质疑的说到。

从始至终,夏九歌都不说话。

她可以感觉到夏战的疏离。

不过此时此刻,夏战确实在为她着想。

当然她清醒的知道,夏战会如此待自己,绝对有目的。

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明珠公主还想说什么,见夏战脸色不好看,也只能忍了,却还是对夏九歌多了几分怀疑,别说从天元门一路过来毫发无损,今天一来侯府,就让夏雨歌吃了大亏,这场大火仍然没有殃及她,反而活的好好的。


第8章 放蛇伤人毁名声

“爹爹,我可以去看看我娘吗?”夏九歌住进了望月居,一连几日倒是安然无恙,夏雨歌更是对她虚寒问暖,姐姐长姐姐短的喊着。

更是每日都会送一些新鲜帘见的吃食。

夏老夫人喜欢清静,从来让明珠公主和夏雨歌定省,夏九歌的便也免了。

这日用餐时,夏九歌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她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安静。

“去吧。”夏战犹豫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夏九歌,他其实也很想知道那日大火里,自己这个大女儿是怎么活着出来的?

若是平时,夏战一定会推给明珠公主。

可他最近不能让夏九歌有事。

所以,也是小心翼翼。

“谢谢爹爹!”夏九歌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那样子,真的是人畜无害,一脸的温和。

连明珠公主都有几分错觉。

“还有一个月,太子就要选妃了,九歌一直在天元门,根本不懂得礼仪规矩,我想请宫里的教习嬤嬤来教一教,顺便也教教雨歌。”明珠公主语气也算温和,倒像是与夏战商量的语气,实则,早就已经将教习嬤嬤请好了。

夏战倒不觉得如何,点了点头:“挺好的。”

他这一生驰骋沙场,杀敌无数,却膝下无子,只有这两个女儿,有时候想想也是无趣。

不过,他却不舍得这一生的荣华和权势。

所以,这两个女儿,也是上好的棋子。

只要利用好了,便能保后半生无忧。

夏九歌低垂了眉眼,以掩饰情绪,心下却是冷哼,就知道这明珠公主不会善罢甘休的,怎么会让她好好活过这一个月!

用过早饭,不等夏九歌去看蓝若语,明珠公主便拦了她:“九歌,李嬤嬤已经从宫里来了,你和你妹妹去与李嬤嬤见一见,相互认识认识。”

她可不想让夏九歌与蓝若语见面,不想成全他们。

她觉得,如果没有蓝若语,夏战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所以,她很反感蓝若语。

不想让蓝若语过的顺心。

想到蓝若语是天元门的大小姐,就更是心情不爽。

夏九歌明知道这明珠公主是有意的,可又不能逆着她的意,毕竟她现在“胆小如鼠。”

只能乖乖的去见李嬤嬤了。

李嬤嬤是宫里来的,对明珠公主是毕恭毕敬,可对其它人却是趾高气扬。

特别对夏九歌,直接用鼻孔看人了。

夏九歌也不在意,依然唯唯诺诺,逆来顺受。

倒是与传说中没什么区别。

“见到皇上,要行大礼。”李嬤嬤说着,一边吩咐下人送进两个蒲团来:“上身端直,前倾,双手伏地,以头碰地!”

随着李嬤嬤的话,夏九歌和夏雨歌纷纷跪了下去,不过,一跪在蒲团上,夏九歌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眉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来。

虽然说是学习礼仪,却十分严格。

根本不能有其它动作,否则便会落手尺。

此时此刻,夏九歌却动了,即使要被落手尺,还是直起腰身,推了一下蒲团!

将蒲团下面的一条毒蛇猛的扣住七寸,丢进了随身空间。

动作之快,眼前的李嬤嬤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看到夏九歌又跪了回去。

“大小姐,在皇上面前,如此大不敬,可是要拉出去杖毙的。”李嬤嬤沉声说着,十分不快,一边走过来:“伸出手来!”

随即“啪啪啪”的尺子就打在了夏九歌的手心。

夏九歌低着头一声不哼。

“李嬤嬤,大姐姐在山中长大,自是不懂得这些规矩的,还请李嬤嬤宽待大姐姐。”夏雨歌适时开口说着。

一边走过来,拦在了夏九歌面前。

拦过来的同时,袖子里甩出了一些粉沫。

看着那些粉沫,夏九歌冷笑,她知道,夏雨歌比明珠公主更难对付,动作温和,却是一击至命,而且伪装的极好。

“二小姐,犯了错就要受罚,你拦着,便只能由你替代大小姐了。”李嬤嬤倒是真的来教规矩的,说着话,手尺就落到了夏雨歌的手心。

绝不含糊。

在夏雨歌挨手尺的时候,夏九歌则悄悄的把药粉擦干净,嘴角带了一抹冷笑,顺手将空间里的毒蛇取出来,拔了牙!

悄悄送进了夏雨歌宽大的衣袖里。

“啊……”正在替夏九歌受罚的夏雨歌突然尖叫一声,猛的甩了一下袖子。

一条花色小蛇,甩向了跪在后面的夏九歌!

“怎么回事!”李嬤嬤看得真切,也是大惊失色。

与此同时,夏九歌也失声尖叫:“二妹妹,你的身上怎么会有毒蛇!”

一副惧怕不已的样子,双手抱头,缩在那里。

毒蛇在夏九歌的手背上咬了一口,便弹开了。

随即护院冲进来,将毒蛇打作了两断。

连见多识广的李嬤嬤都被惊动了。

而夏雨歌在尖叫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情绪,她亲眼看着夏九歌被毒蛇咬伤,心下痛快,面上却伪装的极好:“娘,蛇伤了大姐姐,快点传太医!”

只是她不知道,李嬤嬤看她的眼神,带了几分惊悚。

更是快速后退几步,对着冲进来的明珠公主福了福:“夏候夫人,夏府出事了,老奴不便多留,告退。”

“李嬤嬤慢走。”明珠公主还不知道事情的过程,只知道夏九歌这一次一定活不成了,她可是买了一条毒性最大的毒蛇。

“娘,不能让李嬤嬤走……”这时夏雨歌才低声说道:“她若出去乱传,我的名声就毁了!这蛇是我的袖子里甩出去的!”

此时此刻,夏雨歌格外的镇定,清醒。

一旦传出去,她就成了毒杀亲姐的恶小姐,即使有公主娘亲和候爷亲爹也怕无人敢娶了,更别说太子还对她心心念念不忘了。

这盘棋已经成功大半,不能毁在这一节上。

明珠公主一僵:“怎么会这样……”

“母亲,救我!”夏九歌适时的喊了一声,声音有些虚弱。

一只手已经肿了,大眼睛里全是泪水,楚楚可怜。

这样的夏九歌真的没有半点危险。

可她却拦了夏雨歌的路,所以,在明珠公主看来,她必须得死!


小说

白烬欢!你清醒一点! 她可是太后啊!

2021-1-3 19:22:04

小说

人前,他是淡漠城府的燕先生,人后他无休无止,让她为错误买单

2021-1-3 19:25: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