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浪,成王败寇的王,浪子回头的浪!!!

我叫王浪,成王败寇的王,浪子回头的浪!!!
我叫王浪,成王败寇的王,浪子回头的浪!!!

第1章 王浪

七月的凌河市燥热难当,烫脚的路上行人稀疏,生活优越的人们都躲在空调房中享受着清凉。

工地。

未建成的高楼在灼热空气后变得扭曲。

正直中午,工棚中,一帮工人光裸着上身围在一起,都在咧嘴嘿嘿笑,目光均是盯着最中间一个青年的手机上。

青年顶着一头脏辫儿,在众多工人之中也算是鹤立鸡群,长得不算太帅,但是很耐看,光裸的上身腱子肉条纹清晰,似乎每一块都充斥着爆炸性力量。

手中的手机正播放着某部艺术片,大概讲述的是一个师,足,少女偶遇大汉的故事。

众人看的正嗨,工棚外传来一声刺耳的鸣笛声,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回头怒视。

工棚门口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车门打开,先出来的是红色高,跟鞋和一条被裹着的圆润,小腿,一帮工友眼睛都直了。

紧跟着出来的美,腿主人让一众工人血脉,喷张。

看来今天营养又要跟不上了。

车上下来的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身职业装,鹅蛋脸,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皮肤白皙,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

一头脏辫儿的青年看到女人的时候就缩着脑袋往后退。

不料,女子还是精确的找到了青年,眉头微微一皱,轻喝一声,“王浪!”

所有工人齐刷刷的回头看青年。

王浪一看逃不掉了,索性抬头,盯着那女人,“有事?”

女人转身上了车,车窗缓缓降下,女人开口道,“上车。”

“狗怂,你怂什么?你平常满嘴骚,话,这会儿咋还怂了呢?”一个中年工友急得不行。推了一把王浪。

其他也是急得不行的工友附和道,“就是就是。”

王浪没准备动,一众工友急的受不了,你推一把,他搡一把。愣是给王浪推到了车边。

上车之后,女人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众工友都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进了工棚。

车上。

“很喜欢这种脏乱差的地方?”女人只是盯着眼前的路况,根本不去看旁边懒懒的躺在座椅上的王浪。

“有话直说,来找我干什么?”王浪伸手揉着眉心。

女人猛踩刹车,惯性作用下王浪往前冲去,快要碰到车窗的时候,王浪伸手在车窗一点,整个人又稳稳当当的躺在了座椅上。

“给你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你不要,非要去那种地方?找你干什么?你说找你干什么?”女人寒声道。

王浪嬉皮笑脸道,“那找我去偷电瓶?偷电瓶是不可能偷电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偷电瓶的,工地上多好,大家荤,段子又好听,工地的……”

话没说完,女人含怒回头,眼镜后的杏眼圆睁,“王浪!”

王浪坐起身,收起了玩笑态度,“我不过是救过你一命,你没必要把一辈子都搭在我身上,不值。我就是一个只热衷于吃喝拉撒的小人物,配不上你这种社会上层的精英人士。”

女人盯着慵懒的王浪,杏眼之中已经涌出水雾,“可你我还有婚约。”

“打住打住!那婚约的事儿我压根儿不知道,我当时人还在国外,命都守不住,哪还有心思管这些,我师娘没经过我同意就订了婚约,我也没办法。”王浪依旧闭眼揉着眉心。

“父母之言,媒妁之约。”女人盯着王浪侧脸。

“我说林雅琪大小姐,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咋还信这一套?”王浪睁眼,没好气的去看旁边的女人。

却撞上一双泪眼。

“别别别,你别哭啊,大小姐,大阿姨,大,奶奶,我管您叫奶奶了,你别哭了好不好。”王浪想给林雅琪擦眼泪,手停到半空又缩了回来。

林雅琪转头,抹了眼泪,情绪稳定后从自己小包里摸出一张黑颜色卡片递给王浪。

“冯姨让我给你的。”

“黑卡?”王浪接过黑色卡片,摩挲着黑卡上面的细小纹路。

卡片一角有一个凹下去的痕迹,仔细去看会发现刻着个人名。

黑洪。

一个要死的人名。

卡片一边印着一只猩红的眼睛,一边印着一头龙。

将卡片塞进裤兜,“我师娘还说了什么?”

“明天晚上,东城东盛国际,你要找的人在那里。”林雅琪望着车外开口道。

王浪点点头,随后嬉皮笑脸道,“麻烦林大小姐把我拉回工地呗,我刚走的着急,手机没拿,我手机里面秘密比较多。”

“那是你的事,你下车吧。”林雅琪只留给王浪一个侧脸。

王浪忽的起身,望着车窗外面,这会儿下去能让热死。这娘们儿摆明了就是针对王浪之前的态度要给王浪一点教训。

“不下。”王浪舒舒服服的躺着。

林雅琪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喜色,“确定不下去?”

王浪没回话,但是懒洋洋的动作已经说明了意思。

林雅琪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十几分钟后,车子缓缓停下。

“下车。”林雅琪轻声开口。

王浪起身往外一看。

民政局?

回头又看了眼从包里掏出两个户口本的林雅琪,王浪就知道被套路了。

“林大小姐你等等,你们城里人都这么套路吗?”王浪哭笑不得。

紧握着户口本的林雅琪看了眼王浪,“我给过你下车的机会。”

“林大小姐,饶了我吧,其实,我不和你结婚是另有隐情。”王浪开口道。

“你已经结婚了?”林雅琪盯着王浪。

王浪瞬间就感受到车里的气温降了一个度。

“不是。我身体不好。”王浪嘿嘿笑。

林雅琪打量着王浪还在光裸的上身。

一身的腱子肉这也叫身体不好?

王浪难为情的看了眼林雅琪,“其实我那方面不行,结婚后对你对我肯定不好。你肯定不会幸福的。”

反应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的林雅琪俏脸升霞,破天荒的出现了女儿娇羞态。

低头低了很长时间,林雅琪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盯着王浪,“没事的,我听说这种病可以治的,更何况…..

王浪的一张脸当时就黑了。

想都没想王浪开门就跑。

第2章 大哥

一路狂奔,足足跑了四十分钟王浪才跑回了工地,但是没有一点儿体力透支的样子,脸不红气不喘,还吹着小口哨溜溜达达的往工棚走。

从去年回国后,因为一点事情在号子里面待了大半年,出来之后王浪就四处颠簸流离,最终来到了这个工地打工挣钱,反正有的是力气。

这里的生活虽然简单,但对王浪而言很幸福,最起码不用每天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过着那种睡觉都不踏实的日子。

王浪有的是力气,压根儿不怕多辛苦。

刚一进工棚,王浪抽了抽鼻子,除了汗臭味以外还有许多腥味儿,王浪咧嘴笑笑,一众大老爷们儿都苍蝇见了翔一样的围了上来。

“爽吗?”之前的中年工友问王浪,说话的时候咧着一嘴大黄牙。

王浪嘿嘿贱笑,“那你想。”

旁边立马就有工友问,“具体啥感觉啊。”

王浪闭着眼,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自己去想吧。”

众人纷纷笑骂这鳖孙儿不知道分享。

正嬉笑的时候,工棚外来了个带金链子的胖子。

胖子肥胳膊下还夹着一个鼓囊囊的黑皮小包,头戴安全帽,在工棚门口晃了一下就捂着鼻子出去了。

“你们都是猪吗?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里和猪圈有什么区别?一帮该死不死的乡巴佬!”胖子站在工棚外破口大骂。

王浪穿了件背心就朝工棚外走去,见到是胖子,王浪咧嘴一笑,“金工头来了。”

金工头嫌弃的看了眼王浪,又往后退了退,“离我远点!和猪一样脏!”

王浪只是笑笑。

“你们看看时间,都几点了,还不干活都干嘛呢?指望你们这样什么时候能干完活?”金工头指着手表大声道。

年纪最大的工友望了眼天,又看了眼时间,“金工头,这才一点多,离上工还早呢,天气这么热,这会儿干活容易中暑。”

“你们一群打工的跟我说这个?日期到了活干不完怎么办?”金工头极为不耐烦道。

“可前段时间不是材料都没有过来才拖延了工期吗?”老工友开口道。

“让你干活就干活,哪来那么多废话?都还想不想要工钱了?”

众多工友虽然心里憋着火,但还是收拾东西去干活。

王浪嬉皮笑脸的凑近金工头,“金工头,和你说点事儿呗。”

金工头嫌弃的往后退了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离我远点。”

“金工头。能不能把我上个月和上上个月的工钱结一下,我有用。”王浪笑道。

金工头哦了一声,“明天,明天就给你。今天没带钱。”

王浪看了眼金工头鼓囊囊的小包,只是笑笑,“金工头,我要钱有用。”

“去干什么?”

“去东盛国际见个朋友。”王浪笑了笑。

金工头冷笑一声,“就你个乡巴佬,你还去东盛国际?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样儿,我说了,没带钱,工钱下个月会结给你。”

王浪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

“金工头,我不干了,能不能把钱给我结了。”

“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什么时候把活干完什么时候再走。活干完了再给工钱。”金工头说完就走。

王浪还是那副笑容。

“不给了?”

金工头回身看了眼王浪,冷哼一声,冲着王浪脚下吐了一口痰,“威胁我?什么玩意儿?”

王浪咧嘴一笑,一个闪身到了金工头身前,没想到这胖子也是个练家子,想要格挡,却没想到王浪力气更大。出手角度也更刁钻,直接抬手抓住金工头脖子往上一提往再地上一砸。

两百斤的胖子就那么被王浪提起来又砸到了地上。

王浪不做停留,抬腿就是一脚。

胖子身子受力折叠被王浪踢的向远处滑去。

缓步走近金工头,王浪抬脚踩在金工头脸上,“工钱给我。”

金工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王浪直接就是一脚把金工头半个脑袋踏进了软土地面之中。

王浪抬腿。金工头坐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王浪,“小子,今天有种就把我弄死。不然我让你在凌河市待不下去!”

“最后再说一次,工钱给我。”王浪面无表情。

金工头从小包里面掏出一沓红票子砸到了王浪胸膛,起身冲着王浪冷笑一声,“小子。后会有期,最好别跑。”

王浪数了数钱,没事儿人一样回工棚收拾东西。

年级最大的工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你快走吧,这金胖子是这一片的地头蛇。你惹了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王浪微微一笑,“张叔,后会有期。我的这些东西都送你们了。走了。”

话罢。王浪转身就走。

夜幕降临。

在地摊上买了一套新衣服的王浪站在东城东盛国际门口。

进进出出的不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就是财大气粗的男人。

东盛国际夜总会,凌河市有钱人的游乐园。

眯眼望着灯红酒绿的高耸楼层,王浪摸了摸兜里的黑卡,径直向着里面走去。

可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先生,请出示您的会员卡,没会员卡的可以去旁边办理,首充最低额度八万八。”门口的服务生文质彬彬道。从王浪的穿着上已经认定王浪是进不去这种地方的。

“穷叼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与王浪擦肩而过的一个女人掏出一张精致卡片递给服务生又瞥了眼王浪。

“金姐。”服务生冲着那女人礼貌弯腰。

王浪无视那女人的嘴脸,掏了掏耳朵。又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摸出一张紫金色卡片。

“你说的会员卡是这个吧。我有个朋友送过我一张,一直没用过。”王浪晃了晃手中卡片。

那女人突然就瞪圆了眼睛,指着王浪手中卡片满脸的难以置信,“至尊卡?你个穷叼丝怎么会有至尊卡?这是你偷的吧?还是这是一张假卡,你们验证一下,我感觉这肯定是一张假卡。”

服务生目光一凝,喉结上下滚动,“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把您的卡交给我验证一下。”

王浪无所谓的把卡递到了服务生手中。

“老公!”旁边的金姐对着王浪突然娇嗲嗲来了这么一声,叫的王浪差点腿都软了。

王浪颇为不好意思道,“别介,叫的我怪不好意的的。”

金姐张开怀抱向着王浪跑来,但是擦着王浪肩膀就过去了。

王浪不由得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模样,花衬衫,花裤子,大晚上还带着大墨镜。

金姐就在那人怀里撒娇。

年轻人突然把墨镜往下一拉,瞪着王浪,惊喜难当,“大哥?”

第3章 龙门

那年轻人一把推开愣在怀里的金姐,张开怀抱兴奋的扑向王浪,还没到王浪跟前就停了下来。

小肚子上顶着一只脚,王浪的脚。

年轻人咧嘴嘿嘿笑,“大哥,你啥时候来的凌河市,你来怎么不提前给我说一声?我找你找了很久。”

王浪微微一笑,“四处瞎溜达就到了这里,回来一年多了,之前出了点事,吃了半年牢饭,你是这家的至尊会员?”

年轻人摆摆手,刚要说什么,旁边的金姐却噘着嘴委屈撒娇道,“老公。”

“滚!谁是你老公。”年轻人一把打开金姐抓上来的手。

王浪乐了,算是看明白了一些什么。

“雷总。”之前的服务生跑了过来,毕恭毕敬冲着旁边的年轻人弯腰。

王浪看了眼年轻人,“这东盛国际是你家的?”

年轻人咧嘴笑,“我爸交给我让我打理的,大哥你也知道,我哪里会干这些,纯粹就是来这里玩的。”

王浪点点头,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至尊卡。

“大哥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玩?大哥你也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我给你说,大哥,里面的妞儿都挺好看,还挺嫩,很多都是大学生。要不要我给你……”

王浪无语笑了笑,“我来这里有别的事。”

年轻人嘿嘿笑,随手把手中的跑车钥匙扔给了服务生,“大哥走,我们进去说。”

进去之后,一楼音乐声震耳欲聋,是个巨大的舞池………..。

“大哥,我们去二楼。”年轻人在前面带路。

王浪跟在后面往上走。

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王浪掏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是一条消息。

1018。

“雷花儿。”王浪突然喊了一声。

年轻人回头,笑嘻嘻道,“有事吗大哥?”

“1018在哪?”王浪问道。

“十楼,咋了大哥?”雷花儿问道。

王浪笑笑,“过去找个朋友办点事,你房间在哪里,我办完事就过去找你。”

雷花儿愣了一下,“什么事啊大哥,我替你去办。”

“家里面交代的小事,自己去就行了。”王浪笑笑。

雷花儿哦了一声,随即笑嘻嘻道,“大哥,那我在二十楼楼顶等你。”

王浪点点头,二人乘坐电梯最终在十楼分开。

王浪出了电梯之后就朝着雷花儿说的1018房间方向走去,好巧不巧的是被刚从另一个包间出来的金工头正好看到。

金工头嘿嘿狞笑,盯着王浪进入哪间包间后打了个电话。

找到1018王浪直接就推门而入。

门口一个黑衣大高个刚要有所动作,王浪抬手就在大高个脖颈上一记手刀,大高个软软倒下。

其他包间喧闹刺耳,而这间却是安安静静的。

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巨大屏幕闪烁,灯光明亮却不刺眼,一圈儿的真皮沙发。

沙发正中间围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两个密码箱。密码箱之后有两波人。

每波五个人。

突然闯进来的王浪让两波人都是变了面色。

王浪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坐在两波人正中间,冲着两波人领头人开口笑道,“我来找个人。”

一个脑袋上纹着忠义的光头偏头看了眼旁边的小弟,那小弟把手放在了腰间。

“小兄弟,你是不是找人找错了地方,我们这里没有你找的人的。”光头对面的山羊胡老头儿带着一口地方口音盯着王浪。

王浪微微一笑,伸手从兜里摸出一张黑卡放在桌上。

黑卡上的龙纹狰狞难当。

“龙门黑卡!”山羊胡忽的瞪大了眼睛,大惊失色。

王浪咧嘴一笑,“老哥,我来找黑洪。可没想到你在我前面找他,我能插个队吗?”

山羊胡老头慌张起身,“能能能,我们这就走,小兄弟,回去之后替我向三娘问好。”

山羊胡带着一帮人就就要走。

“老哥。”王浪突然喊了声。

山羊胡老头浑身一个哆嗦,缓缓停了下来,“还有什么事啊小兄弟?”

王浪拍了拍桌上的密码箱,“你东西没带。”

山羊胡松了口气,点头哈腰的抱起密码箱带着一众人急匆匆的就走了。

王浪拿起黑卡,旁边的光头把手缓缓放到了别在后腰的手枪之上,盯着王浪,喉结上下滚动,光头之上满是细小汗珠。

“黑洪?挺拽啊,黑吃黑竟然吃到了龙门头上,龙门发出黑卡要让我亲自动手杀你,你说你是不是面子贼足。”王浪摩挲着手中的黑卡。

“你是……龙门七……七大……龙王之一的黑……黑龙王?”光头的黑洪吞着口水结结巴巴问。

王浪咧嘴一笑,“竟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号。”

“我……我用一千万买我的命行不行?”黑洪把身前的密码箱往王浪这里推了推,又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

王浪接过银行卡,“钱嘛,我也想要,可是黑卡都已经出来的,要是不沾血的话你说是不是说不过去?”

黑洪眼中狠色一闪,直接拔出手枪就要爆王浪的头,身后那个小弟同时拔枪。

王浪微微抬手一拧黑洪手腕,嘭的一声,那个拔枪的小弟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王浪手腕又一压一抹,黑洪手中的枪就像是变戏法儿一样到了王浪手中。

黑洞洞的枪口顶着黑洪脑门。

“就这手速也想杀人?”王浪戏谑一笑。

黑洪浑身颤抖,缓缓跪在王浪身前,但身后的一只手冲着另三个小弟做了个手势。黑洪双眼死死的盯着王浪,“龙王,龙王,能不能放我一马?求你了?我知道错了。”

嘭!嘭!嘭!

接连三声枪响。

三个刚刚从沙发缝儿里掏出手枪的小弟均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王浪把手枪放到了桌上,伸手拿起黑卡盯着黑洪。

“我本来是可以放他们几个走的,是你不给他们机会的。”

黑洪见机夺枪就要杀王浪。

王浪一手压枪,一手抓着黑卡在黑洪眉心轻轻一拍,半张黑卡就被王浪拍进了黑洪眉心。鲜血涓涓流下。黑洪无力倒下。

伸手抽了张湿巾,擦了擦手,王浪抓起手枪,刚要起身。

从外面气势汹汹的就冲进来一大群人。

第4章 花儿

第一个冲进来的是手里提着开山刀的金工头。后面还跟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之前的金姐。

本来是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想要干王浪,可是看到一地的尸体之后,金工头瞳孔骤缩站在原地不动了。

正对面的王浪就背对着金工头坐在那里,桌上还放着一把枪。

金工头是地头蛇不假,也见过死人不假,可是终归没有杀过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土里土气成天就知道吹牛还爱看岛国艺术片的打工仔竟然敢杀人。

而且坐在一堆尸体之中淡定异常。

王浪放下枪从桌上烟盒里面抽了一根烟,自个儿给自个儿点上,猛吸一口又缓缓吐出,烟雾从嘴里喷出一条灰白色雾气。

金工头吞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就要偷偷后退。

王浪咧嘴一笑,扭头去看,“来了还想走?”

金工头两条肥腿开始打摆子。盯着王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我……”金工头舌头就像是打了结一样,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王浪的那双眼睛,那双漠视世间一切眼睛。可他的唇角还带着笑。

此时此刻,王浪在金工头心中无异于一个随时会取他性命的阎罗王。

“你这是带人来砍我?”王浪扫了眼金工头后面还没有全部进来的一众人喷了口烟雾笑道。

金工头摇摇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舌头又开始打结。

就在这时,金工头身后一个丸子头身高一米九的彪形大汉走到最前面,“兄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这个兄弟性子比较直,之前可能是和你有一些小误会,我替我兄弟跟你陪个不是。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样?”

王浪翘着二郎腿,嘴上斜叼着烟。

“你等一下,你让我捋一下,你的意思就是,你在和我道歉?”王浪慢悠悠的吐了一口烟。

丸子头大汉点点头,“我替我兄弟向你道歉。”

王浪嘴里一根烟已经到头了,手指夹着烟头,屈指一弹,烟头画出一条直线砸在了金工头脸上。

金工头啊呀一声,痛苦的捂住了半张脸。

丸子头大汉眉头皱了皱,“兄弟,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

王浪咧嘴一笑,“来给我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要枪干什么?”

“兄弟,这家夜总会的幕后老板是凌河市东盛集团的雷少爷,雷少爷在道上的名号想必你也听过,我和雷少爷是八拜之交的好兄弟,在这里为难我们,恐怕对谁都不好。”丸子头皱着眉头。

旁边的金姐拉了把丸子头大汉的胳膊想说什么,却被丸子头大汉反手打开。

王浪搓了搓脸,从桌上果盘里面插了个火龙果咂吧咂吧嘴边吃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死胖子今儿是来找我寻仇的,我就这么放了他说出去我也没面子,他拿刀砍他自己一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没得商量?”丸子头大汉眉头拧成一疙瘩。微不可察的把手背在身后打了个手势,一个小弟偷偷跑了出去。

王浪伸手拿起手边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金工头。金工头裤裆一点湿印逐渐晕开。本来就挺白的肥脸这会儿面无血色。

“丢命还是丢手,你选一个。”王浪不去看那帮人,自顾自的吃着果盘。

“兄弟,大家出来混,逼得太绝对谁都不好。”丸子头还是皱着眉头盯着王浪,再度打开金姐拉他胳膊的手。

“三!”王浪数了一个数。

“兄弟,在凌河……”

丸子头要说什么却被王浪开口打断。

“二!”

丸子头正要说什么,就听到门外面传来一道声音,“谁敢在我的地盘欺负我的兄弟?你是不想混了吗?”

人未到,声先到。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浪手枪都懒得架了,直接扔到了桌上。

丸子头就像是碰到了救星一样,亲切的唤了声“雷哥。”

金工头两腿总算站稳了些。但是金姐的腿站不稳了,紧张巴巴的盯着从外面进来的人。

“老八,谁欺负你?”雷少爷大嗓门儿咋咋呼呼道。

丸子头点头哈腰的跑到雷花儿旁边,“雷哥,看样子是个过江龙,刚才在这里还杀了几个人。还大放厥词,不把您放在眼里。”

雷花儿径直走到最前面,却看到沙发上坐着个扎着脏辫儿正吃果盘的年轻人。

“雷哥,就是他!”丸子头指着王浪。

王浪头都没抬一下。

啪!

雷花儿反手就是一耳光。

结结实实的甩在了丸子头脸上。

突如其来的一下甩的丸子头一脸懵。

啪!

又是一耳光。

丸子头委屈的盯着雷花儿,“雷哥,我……”

“你什么你!我的大哥你也敢动!”

雷花儿一脚踹翻了丸子头,顺手抄起旁边的酒瓶就给丸子头开了瓢。鲜血当即就在丸子头的脸上肆意弥漫。

啪!

雷花儿反手又给同样一脸懵的金工头一耳光。

“你敢提刀砍我大哥?”

又是啪的一声。

金工头也被开了瓢。

雷花儿目光刚刚盯向金姐,金姐噗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雷哥,我来之前真不知道是您大哥。”

“贱人!”

雷花儿一脚就给金姐踹翻在地。

感觉气不过来,雷花儿夺过旁边一人的开山刀就要动手。

吃完果盘的王浪打了个嗝儿,“花儿,算了吧。”

刀已经贴到了金姐皮肤上,紧张过度的金姐两眼一翻就地晕了过去。

还清醒的金工头和丸子头都是如丧考妣一般。

雷花儿的名字一直是他的逆鳞。

整个凌河市,敢把雷大少称呼为雷花儿的就只有他我雷连虎,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也敢,而且雷花儿还一点也不生气。

王浪起身,蹲在了金工头身前,手枪拍了拍金工头肥脸。“记得给我工友发工钱。”

“一定一定。”金工头频频点头。

王浪微微一笑。

嘭!

枪突然响了。

金工头看着涓涓流血的手臂,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王浪一脸懵圈的看着还在冒烟的枪口。

半晌后,王浪才骂了声。

“哎!走火了!”

第5章 救我

随手扔了枪的王浪站起身,抹了把嘴,冲着旁边雷花儿咧嘴笑笑,“尸体你帮我收拾一下,这几人都是通缉犯。尸体还值点钱。”

雷花儿点点头,又笑嘻嘻的凑近王浪,“大哥,你下一次啥时候出国,出国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我在家里憋坏了。”

王浪瞥了眼雷花儿,顺手从黑洪眉心拔出黑卡,“不出去了,就在国内待着。过几年,存点钱,回乡下老家,娶个媳妇儿生一堆娃过日子。”

雷花儿目光在王浪手中的黑卡上面停留片刻,又苦着脸看着王浪,“大哥,咱都还年轻,怎么能够过这种日子呢。”

王浪笑笑,“累了,不想动了。”

雷花儿要说什么,王浪抬手打断,“走,去你的顶楼看看,听说你们这儿的顶楼不错。”

“走走走,大哥,我给你说,我们凌河市所有建筑里头,也就只有我的顶楼布置首屈一指。”雷花儿屁颠屁颠的在前面带路,临出门的时候拍了拍门口一个皮肤偏黑的年轻人肩膀,“把里面收拾一下。”

王浪出门的时候,那年轻人冲着王浪微微一笑。

坐电梯到了顶楼,想要进去还需要雷花儿的指纹解锁。

进去之后豁然开朗,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游泳池。泳池一边竟然还造了一个人工沙滩,几个条儿挺正的姑娘穿着比基,尼正在打排球。

光线恰到好处,四周墙壁都是特制的玻璃,能从这里看到整个凌河市的夜景。

雷花儿大大咧咧的躺在一条躺椅上,打排球的几个姑娘立马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给雷花儿按摩。雷花儿在躺椅旁边一个按钮摁了一下,旁边地面一块瓷砖旋转,缓缓推动凸起一个小圆台,圆台上面放着个微型冰箱,打开一看是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大哥,坐。”雷花儿笑嘻嘻道。

旁边几个姑娘打量着一身地摊儿货的王浪。

整个凌河市有几个不知道雷大少的脾气,逼急了连他爹的马子都敢打的人物,道儿上都管这位称作雷阎王。

道上还有句话,宁惹真阎王,莫惹雷阎王。

让这么个人物客客气气的对待,来人肯定身份非凡。

王浪自顾坐了下来。

雷花儿笑嘻嘻的在旁边一个姑娘屁股,拍了一把,“有没有眼力价,去给我大哥按摩。”

那姑娘娇嗔一声就过来给王浪按摩,王浪躺在躺椅上。任由那姑娘抱着王浪脑袋按摩,那个感觉。

美滋滋。

“大哥,真的再不出国了?”雷花儿递给王浪一杯酒。

王浪眯着眼嗯了一声。

“为啥啊?”雷花儿还是不解问道。

王浪沉默很久,苦笑一声,“暗刺原来几百人现在就剩下我们几十个了,真累了。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兄弟再去死了,钱嘛,够花就行了,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命去挣。不值得。”

“可我很怀念当年的岁月啊。”雷花儿抿了一口酒轻声说。

王浪微微一笑,抿了口酒没有说话。

“大哥,我听说狂蟒的人并没有死绝。”雷花儿突然开口道。

听闻这话,王浪霍然睁眼,杀机无限。

抱着王浪脑袋按摩的姑娘当即就被吓得惊叫了出来,连带着汹涌跳动。

缓下来的王浪突然咧嘴一笑,和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盯着那姑娘的,“哎吆喂,看给我妹妹吓得这来回晃,晃着挺累吧,来,哥给你扶着。”

那姑娘娇嗲嗲的嘤咛一声,“大哥你真坏。”

王浪重新躺倒,“继续给哥按摩。”

雷花儿注意着王浪的一切变化,随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哥,我雷花儿这辈子只敬重两个人,一个人是我家那老王八蛋,还有一个就是你。

那么多兄弟都死在了狂蟒成员手中,只要狂蟒成员还活着一个,我就一定要把他杀干净,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他。

哥,大家都在等你发话,你当初一声不吭解散了暗刺从此人间蒸发,我们找的很辛苦。

这次你出现了,你就带着我们杀回去!为那些兄弟报仇!”

雷花儿说到最后已经红了眼。

王浪晃了晃手中酒杯,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王浪紧皱眉头,闭着眼睛。

往昔历历在目,却又如过眼云烟随风飘散。

过了很久,王浪睁眼,打了个嗝儿,“花儿,好好过日子吧,你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这么大也不容易,老虎再凶,也有老的时候,有时间,多陪陪你爹。你兄弟是你亲人,你爹更是你亲人,报仇的事情不要再想了。当初我解散暗刺自有其中原因,为了大家好。

至于狂蟒余孽,已经无所谓了,狂蟒大势已去,留下的也就那几个残渣,不足为虑。”

雷花儿想要说什么,却被王浪打断,“就这样吧。”

盯着王浪侧脸,雷花儿红着眼又低着头。

气氛一度压抑,过了很久,雷花儿抬头,“大哥,我知道叶子姐的死对你……”

“给我再倒杯酒。”

雷花儿话没说完王浪就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空荡荡的酒杯。

手中的酒杯被拿走,直接被塞进来一个酒瓶。

王浪灌了一口红酒,脑袋枕着柔软的,“累了,睡会儿,天亮了我还要找个工地去搬砖挣钱呢。”

雷花儿抱着脑袋,随后起身朝着泳池走去,扑通一声就跳了进去。

过了三分钟,那帮姑娘急了,都趴在泳池边上呼唤雷花儿,池底的雷花儿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十分钟后,雷花儿从游泳池中窜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王浪翻了个身,乐呵呵一笑,“看来回国之后还挺有进步的。”

雷花儿接过毛巾擦着身子,“身手可不能落下。”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昨天已往!风干了忧伤……”

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传出。

除了王浪其余人都懵了一下,王浪摸索了半天从口袋里掏出安卓系统的iPhone9Plus。

上面显示着一个未知号码,王浪随手接通。

没想到是林雅琪的声音。

“救我。”

第6章 逼婚

王浪懵了一下。又忽的坐了起来。

“在哪?”

“颐景花园。”

王浪还想问什么,没想到那边直接挂了电话。

懵了片刻,王浪收了手机起身,“花儿,我走了。”

“你去哪儿啊大哥?我陪你去!”雷花儿推开旁边的姑娘紧忙起身。

“有点事,需要出去一下。”王浪说着就往外走,走了一半又折了回来,从兜里掏出一沓红票子。

“用这钱给黑洪买一口棺材。”王浪说了声转身就走。

雷花儿想要追却又忍住了,“大哥,那我以后去哪里找你?”

王浪顿了顿,“别找我了。”

话罢,王浪出门就走。

在门口的服务生恭敬送别下王浪出了东盛国际。

路边打了辆车,“颐景花园。”

司机看了眼王浪,“听这口音,小兄弟不是本地人吧?”

王浪嗯了一声。

司机诡异的笑了一声。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司机停下,指着计费器,“小兄弟,到了,拢共一百八。”

王浪当时差点没跳起来。

我搬一天砖才多少钱,你他妈这么一会儿就讹我一百八。

看到王浪的表情,司机嘿嘿一笑,“兄弟,你都是能来颐景花园的人,还差这一百八?我看你也挺着急的,别让等你的人等急了。”

哎吆我这暴脾气!

王浪在裤兜里摸索了半天,只摸索出来皱巴巴的一百二。把钱重新往裤兜里一塞。

“师傅,没钱,赊着。”

司机看了一眼,“小兄弟,我见过吃霸王餐的,还没见过坐霸王车的。”

王浪掏着耳朵,“师傅,人生嘛,总会碰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有些事情你以前没见过,不代表你以后不会见,就比如现在,我就要坐霸王车。”

刚要起身,腰眼里一麻,王浪回头,发现司机手里拿着个冒蓝光的电棍噼里啪啦的顶着王浪腰间。

“电我干嘛?”王浪看着司机。

司机低头看着电棍,又看了眼王浪。从冒蓝光的程度来看,这玩意儿没坏啊,可是为啥就是没作用啊。

司机眼中狠光一冒,滋啦啦又是一下。

“师傅,你听说过盖逼神掌吗?”王浪笑嘻嘻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司机。

司机下意识的摇摇头。

王浪抬手一掌,对着司机嘴巴就是一下。

司机两眼一翻就没了后话。

“妈的!”王浪骂了一声开门要走。腰间麻酥酥的同时还有一些舒服。

揉着弯腰抬头看着颐景花园,门口整整齐齐的是一排排豪车,最次的都是奥迪。

凌河市有个不是笑话的笑话。

给颐景花园当门卫的比在大公司里上班的都有钱。

王浪掏了掏耳朵,之所以不是特别着急原因只有一个,林雅琪说的那句救我淡定的就像是在说我要吃饭一样,没有一点儿紧迫感。

但是王浪还是来了。

晃晃悠悠往里面走,在门口的时候,一身制度的门卫挡住了王浪,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王浪。

小门卫长得还行,穿一身制度也挺板正,伸手看似礼貌的拦住了王浪,“不好意思,请出示您的证件。”

“什么证件不证件的,我来找个朋友。”王浪就要往里面走。

小门卫魁梧的身板儿立马一挡,“不好意思,我要为里面的居民财产安全负责,谁知道你是不是来行窃的。”

王浪乐了,“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来这里偷东西的?”

“一身衣服加起来还没我一只鞋贵,你这种土鳖来这里能干什么?快点走吧,局子里的茶不好喝。”小门卫开口道,说话的同时,朝着一辆豪车上下来的夫妇礼貌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笑容灿烂的不像话,一嘴大白牙差点没全部露出来。

“刚才那是你爸妈?”王浪看着那对夫妇的背影好奇的问门卫。

“要是我爸妈就好了。”小门卫下意识道眼里全是憧憬幻想。

王浪呵呵一声。

“你怎么还不走?”小门卫厌恶的看着王浪。

“我来找我朋友。”

“就你个土鳖在这里能有什么朋友?”

“我来找林雅琪。”

门卫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王浪,直接笑了出来,“就你个土鳖还和亿隆集团董事是朋友?”

正说着话,从里面急匆匆的跑出来一个女人,一身职业装,黑斯袜,个头一米六,身材却是前秃后翘好的没话说,手里拿着电话,焦急的四处看着。

门卫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程姐,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刺耳的手机铃声传来。

小门卫鄙视的看了眼王浪。

王浪掏出电话一看是之前的号,随手接通。

“你在哪?”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声音。

而说话的女人就在王浪眼前。

“我就在你眼巴前儿啊。”王浪笑嘻嘻的走近那女人。

“你是王浪?”女人皱着眉头。

王浪点点头,还没说什么就被女人拉着往里面走。

王浪懵了,更懵的还是小门卫。

“程姐!”小门卫喊了声。

“怎么了?”程姐皱着眉头。

“这种人进去需要登记的。”小门卫气势怂了很多。

“他是林董的朋友,需要登记吗?”程姐留下一句话之后拉着王浪就走了。

路上程姐给王浪大致讲了一下事情经过。

亿隆集团马上就要上市,但是卡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其中最大的一家投资方黄氏集团却要撤资,原因无他,黄家的公子哥黄辉宏垂涎林雅琪已久,想要趁这个机会让林雅琪嫁给他。

然而黄家这位公子哥什么品性商圈的人都知道,说这位是花花公子都是玷污花花二字,上到六十下到十六,就没有他没有碰过的女人。

也是个奇葩。

这次在颐景花园设宴,明面上是说商讨上市的事情,其实无非就是跑来逼婚的。

可大家都心里明白,等到时候林雅琪要是嫁给黄辉宏,亿隆集团最终走向很难去说。

“那找我来干什么?”王浪听完本名程晓晓的女人讲述事情经过结果后一脸懵逼。

程晓晓看着王浪,也是想不明白自家董事怎么会找这么个土锤来。

“可能是死马当活马医。”程晓晓道。

“那需要多少钱?”王浪又问。

“十亿。”

“十亿?”

王浪掏了掏耳朵。

“我不信亿隆这么大的集团公司拿不出十个亿。”王浪开口道。

第7章 未婚夫

“美金。”程晓晓叹了声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王浪哦了一声。

跟着程晓晓左拐右拐终于到了正地儿,是一座大别墅,别墅外还有个宽阔的庭院,院子里布置着彩灯,来来往往的都是凌河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带着王浪进了院子。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林董说一声你来了。”程晓晓说了一声就走了。

王浪四处去看,终于找到了大别墅门口站着的林雅琪。

林雅琪今天穿的很漂亮,一身连体束身黑色长裙,将玲珑身材完美勾勒,晶莹剔透的耳钉挂在粉嫩耳垂之上,雪白脖颈之上带着宝石项链。

整个人还是散发着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气质。

林雅琪旁边站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浑身上下的名牌打扮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富婆。

妇人身侧还有个年轻人,一身阿尼玛西装。站在那里文质彬彬,带着金边眼镜,嘴角一直带着笑。

除了黄辉宏还能是谁。

王浪摸了摸脸,自言自语道,“这也没老子帅啊。”

感觉站着无聊,王浪走到最近的餐桌旁找了个空盘子扒拉了一盘子东西就开始吃。一头脏辫儿以及一身地摊货再加上这让人不敢恭维的吃相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程晓晓远远的冲着林雅琪比了个OK收拾,又指了指王浪。

林雅琪冰封眼眸之中终于有了声色,就像是春风入境,化了隆冬寒冰一般。

看了眼大快朵颐的王浪,林雅琪唇角不由勾起一抹笑容。

这让盯着林雅琪看的黄辉宏一阵吞口水,心中暗道好一个尤物,已经开始幻想那些场景了。

程晓晓看着王浪的吃相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不由担忧的看着林雅琪,找这么个土锤来能行吗。

宴会举行到一半,从别墅里面走出来两个中年人。

一个富态胖子,双手扶着大肚子,旁边是一个儒雅男人,看样貌和林雅琪还有几分相似。

胖子是黄辉宏老子黄腾,而那个儒雅男人就是林雅琪的父亲林青云。

看到林青云的时候王浪愣了一下,但是转即一想。

黄家是要逼婚,但也要把林青云请来,表面工作做一做,让人以为是订婚而非逼婚,不然吃相不好看也不好。

二人一出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安静的看着那二人。

王浪自顾吃自己的,嘴里塞的满满的,明儿还得找地方去搬砖,今儿怎么也得吃饱了不是。

看到一只螃蟹,王浪伸手去拿,没想到又伸过来一直大手和王浪抓住了同一只螃蟹。

王浪抬头去看,发现是个虎背熊腰的中年人,头发花白,一圈极短的络腮胡也是灰白色,中年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久居人上的气质。站在那里犹如一头慵懒猛虎。但是若是动起来就是吃人的猛虎。

中年人是这里除了王浪以外唯一一个没有穿西装的男人。

王浪松了螃蟹,咧嘴一笑,“你吃。”

中年人也松了螃蟹,抬手示意,“还是你吃吧,年轻人正长身体。得多吃一些,我没有多饿。但是看你的吃相把我看饿了。”

王浪咧嘴一笑,抓起螃蟹就吃。

中年人盯着王浪,眼中颇为欣赏。

“很开心各位来这里捧场子,今天,对我,对林兄都是极为重要的日子,经过我和林兄商讨,我代表黄氏集团向亿隆集团注入资金,助亿隆上市。”

下面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好,剩下的人就啪啪鼓掌。

“真他妈不要脸!”

“真他妈不要脸!”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说了出来,说话的王浪和旁边的中年人对视一眼,二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

中年人对王浪的欣赏上了一个等级。

黄腾抬手压了压,清了清嗓子,“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今天过后,我和林兄就是亲家了,今天可真当的上是双喜临门。”

林青云眉头一皱,“黄老板,什么亲家?我怎么不知道?”

黄腾扶着大肚子嘿嘿笑,“林兄,我们老了,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去做,我们当父母的支持就行了你说是不是?”

林青云正要说什么,那边的黄辉宏直接单膝跪地。

手里捧着一个钻戒盒子,真挚的望着林雅琪,含情脉脉,“雅琪,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M国,那次之后,我就在想,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姑娘。

雅琪,从那之后,我就中了毒,中了叫做相思的毒。

后来我打听到你回国了,而且也在凌河市,我直接推掉了M国的一切事务回国了,我千寻万找,终于找到了你。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而过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我不想擦肩而过,我只想和你共度余生。

雅琪,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这话说完,已经开始有人起哄,嫁给他嫁给他的各种声音满天飞。

“真他妈恶心!”

“真他妈恶心!”

两道声音有人异口同声的传出。

王浪和旁边的中年人咧嘴笑笑。

这缘分。

中年人对王浪的欣赏更多了。

林雅琪不为所动。

林青云皱着眉头,旁边的黄腾笑眯眯的扶着大肚子。

黄辉宏母亲微笑着抓住林雅琪的手,“雅琪,听伯母的,嫁给我家辉宏,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而且,只要你嫁给我家辉宏,我们黄氏集团就立马向亿隆集团注入资金,助你们上市。”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在逼婚,说白了就是肮脏的商业联姻,而林雅琪就像是个可怜的货物一样就在其中被交易。

林青云要说什么,旁边的黄腾笑眯眯道,“林兄,我记得林老的遗愿就是让亿隆上市吧。”

两腮肌肉鼓动,林青云开口道,“雅琪,跟着心走。”

林雅琪点点头,轻轻推开黄辉宏母亲的手,“伯母,对不起,我不能答应,实不相瞒,我已经订婚了。而且我未婚夫今天也来了这里。”

说着话,林雅琪把目光投向嘴里还叼着半个螃蟹腿的王浪。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盯了过来看向林雅琪的未婚夫。

吃的正嗨皮的王浪突然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乎并不是怎么对,扭头去看,发现所有人目光都盯着自己。

林青云看到王浪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会心的笑容。

旁边的大胖子黄腾面色就不是很好了。

“保安!保安呢?这里是什么场合?怎么能让一个臭要饭的来这里?保安还想不想干了?”黄辉宏母亲大声呵斥道。

第8章 多少钱

王浪吐了嘴里的螃蟹腿。

说谁是要饭的呢!

“伯母,他是我未婚夫,不是你口中的要饭的。”林雅琪面色不悦,全然一副护夫模样。

黄辉宏缓缓站起身,面容阴鸷,死死的盯着王浪。又扭头看向林雅琪,一手指着林雅琪,大声质问道,“雅琪!难道你就因为这么个不三不四的人而放弃了我的一片真情?

我哪里不如他?长相?家境?还是其他?”

面对黄辉宏的大声质问,林雅琪无动于衷,只是平静的走向王浪,最终伸手挽住王浪胳膊,“我选择跟他,是因为跟他在一起,我能感受到快乐,我能感受到心安。”

黄辉宏面色更差,指着王浪,“就他?他能给你什么快乐?只要我愿意!我能让他见不到明天太阳!林雅琪!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嫁不嫁给我?”

所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刚才还装的有模有样玩了一手求婚,现在直接露出獠牙,光明正大的威胁逼婚。

黄腾收了笑眯眯的态度,偏头看了眼胜券在握的林青云,冷哼一声,“林兄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女婿,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这女儿的眼光还真是让我不敢恭维。”

林青云微微一笑,“黄老板,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招惹这个年轻人,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的。”

黄腾哈哈大笑,“我黄腾活了五十多岁,是被人威胁过,但是你也不打听打听,威胁我的后果都是什么?让我想后果?呵呵。”

林雅琪平静的看了眼已经彻底失态的黄辉宏,“黄辉宏,无论怎样,我林雅琪此生只嫁给他。”

王浪苦着脸,今儿算是被林雅琪坑了。

回国前莫名其妙的被订了婚,今天又成了未婚夫。

不过眼下这个情况,王浪也做不出来一把推开林雅琪这种事情。

伸张正义嘛,以及收拾杂碎之类的活计,老子最爱干了。

黄辉宏直接把手中的钻戒盒子砸在了地上,“你是不想让你们家的亿隆上市了吧?”

听到黄辉宏的称呼林雅琪明显动了怒,王浪低头四下找寻。

林雅琪按捺下心中怒气,盯着黄辉宏,“上市与否,没有你们黄家我们照样能办。”

黄辉宏怒容满面,指着林雅琪,“你个贱……”

话没说完,一个黑影一闪而来,稳稳当当的砸在的黄辉宏嘴上。

黄辉宏一声闷哼痛苦的捂着嘴,鲜血从嘴里面流淌出来,疼的眼泪花直打转。

王浪手里还掂着一个苹果,“亏你他妈的还受过高等教育,张嘴闭嘴就是脏话,你爹妈老师都是这么教你跟女人说话的吗?”

“保安!保安!”黄辉宏母亲大声嘶吼。

一众保安从外面冲了进来,黄辉宏母亲指着王浪,“给我把他抓住,送到警察局去!”

保安纷纷而来。

王浪五指活动,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这是我未婚夫!谁敢动他?”林雅琪寒声开口。

保安们迟疑了。

“你们要是不想继续在这里当保安就别动手!”黄辉宏母亲愤怒嘶吼。

“给我把他往死了打!谁要是打掉他一颗牙齿我就给他十万!连那个贱人一起给我打!”黄辉宏指着王浪大声吼道。

这颐景花园是黄家的产业,一帮保安权衡了一下利弊,都缓缓围向王浪。

王浪拍了拍指甲都已经陷进王浪皮肉中的林雅琪手背。示意没事。

林雅琪破天荒的给了王浪一个笑容。

眼看一众保安就要冲上来的时候。

之前和王浪一起吃东西的中年人开口了。

“这年轻人是我朋友,我看谁敢动他。”

说的语气很缓,但是就像是一句咒语一样,一众保安不敢动了。

在场的都清楚这中年人是谁。

整个凌河市敢和这位叫板的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很巧又很不巧的是。这一手之数的人都不在场。

“雷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黄腾盯着王浪旁边的中年人。

王浪也逐渐猜到了旁边的中年人是谁了。

“什么意思不够明显吗?谁要是动这年轻人,就是和我雷连虎过不去。”雷连虎依旧不急不缓的语气。

雷连虎,雷花儿亲爹。

凌河市赫赫有名的老虎,年轻的时候就凭借狠辣果决在凌河市崭露头角,后来金盆洗手,做了正经生意,虽然从了良,但是还真不是有人敢惹的存在。

毕竟,东盛国际的那帮骨干都是雷连虎以前的亲随。个顶个儿的狠人。

“好!这事我们认栽!就卖雷老板一个面子。”黄腾痛快道。

可是还有后话,黄腾话锋一转,“既然做不了亲家,我们就无法彻底放心给亿隆注入资金,那这给亿隆集团注入资金的事情就需要重新商榷了。不知道其他几家是什么想法。”

林青云眉头皱了起来。

没想到,这还不算完,人群中一个戴眼镜,三十出头的人突然开口道,“林总,我公司最近出了点状况,我想,能不能把之前注入贵公司的拿一笔资金撤回来?”

林青云眉头皱的更甚了。

“刘总,那笔资金已经投放出去了,亿隆现如今拿不出那么多流动资金,能不能缓半个月?”林青云缓声道。

那眼镜男叹了声气,“林总,事情发生的突然,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张的嘴,就想一天之内拿到钱。”

“一周行不行?”林青云开口道。

眼镜男摇头,“林总,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

屋漏偏逢连夜雨,林青云话还没说,一个瘦瘦高高梳着大背头的高个子开口道,“林总,我最近沾上了点官司,我也在想能不能把我的那笔资金撤回来。我短时间不着急,但是一周之内我想见到钱。”

林青云偏头怒视黄腾,黄腾笑眯眯的扶着肚子,“林兄,大家都有难处嘛,理解一下。”

王浪疼的直吸气,挽着王浪胳膊的手指甲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鲜血都流了出来。

“多少钱!老子掏了!”

王浪毫无例外的又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就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土鳖能掏出来这么多钱来。

“年轻人,话可以说,但不能乱说。”黄腾捧着肚子笑眯眯道。

王浪拍了拍林雅琪,林雅琪这时候才注意到王浪的胳膊被抠破了,满脸歉意的揉着王浪胳膊。

“别跟我扯那没用的,多少钱,直说,我掏了。”

小说

上一世,江沫输的一败涂地,却仍旧没能守护住心爱的白月光。

2021-1-3 19:11:30

小说

身上流着龙血,家有娇妻美颜,替她坐牢三年,家人越来越疏远。

2021-1-3 19:14: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