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夺去母亲的生命,父亲重伤,未婚夫被堂妹抢走。

一场车祸夺去母亲的生命,父亲重伤,公司落在黑心二叔叔,未婚夫被堂妹抢走,反咬她不要脸。,在她最狼狈时,他犹如天神抵达,为她虐打渣男渣女,为她遮风挡雨,给予她一切犹如美梦中的一切。,当他心中的白月光回来,她才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一场车祸夺去母亲的生命,父亲重伤,未婚夫被堂妹抢走。

第1章 心寒,不遗余力抹黑她

夏知沁的母亲去世了。

她搭最近航班从米、国赶回A市,从机场来到殡仪馆。快步走进,迎面看到一对男女亲昵地手牵手,像在花园里谈恋爱,没有一丝在殡仪馆的自觉。

这对男女正是夏知沁的未婚夫和堂妹。

看到夏知沁时,夏思妮赶紧将手从苏承谦的手抽出,一脸内疚地看着夏知沁。

苏承谦也看到夏知沁,他主动牵起宁思妮的手,向她走近,“你先去给伯母上香,其他的事等会再说。”

夏思妮一脸内疚,声音委屈地说着,“知沁,我和承谦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他们都这样了,还敢说不是她所想的哪样,她是脑子进水了才这么好骗?

夏知沁不想和他们吵,直接无视他们,大步往前面走。

父亲和母亲出了车祸,母亲当场死亡,等到赶人来时,整个车着火了,母亲被烧的面无全非,所以直接送过来火化。

走到灵堂前,一个骨灰盒后面摆着母亲的遗照,看到这里夏知沁眼泪刷一下落下。

夏知沁上了香,跪下重重地磕了头。

“母亲,我、我回来晚了。”夏知沁声音哽咽地说着。

夏思妮和苏承谦也过来,看到跪在地上的夏知沁,夏思妮走近她的身边,假意地安慰着,“知沁,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不要哭,你这样让大伯娘看到她会走的不安心的。”

“我的心情你能理解,你母亲也死了?”夏知沁声音冰冷地反问着。

“夏知沁,思妮的母亲是你婶婶,你怎么能诅咒自己的亲人死的。”苏承谦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夏思妮,声音冰冷地说着,“出差三个月,你变得简直不可理喻。”

“这么急着就将所有错推到我的身上,想要抹去你们背着我在偷…情这种龌龊的事情吗?”夏知沁依然跪着,可是气势却压过他们,冷笑地说,“在殡仪馆里你们还要秀恩爱,小心招到恶鬼缠死你们。”

夏知沁这话一出,他们再看她母亲的遗照,突然觉得十分瘆人。

苏承谦对上夏知沁鄙夷的眼神,瞬间恼羞成怒,正想冲去甩她一耳光。

“承谦,你不要生气,你帮我去招呼一下客人,让我和知沁好好说一会话。”夏思妮温柔地劝着苏承谦。

“那你要小心。”

夏知沁冷眼看到他们十指相握,痴情至极,心里直冷笑。

苏承谦最后冷冷扫她一眼,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等苏承谦一离开,夏思妮则是俯身靠近她的耳边说着,“夏知沁,我说过,但凡你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好,不过现在我们位置调换了,我会慢慢折磨你的。”

夏知沁冷眼瞪着她,她更得意地说着,“我告诉大伯母,我和承谦在一起的。当时她气到心脏病都快要发作,还在担心会影响到你比赛,现在……她也没有机会和你说了”

“夏思妮。”夏知沁气到站起来。

母亲心脏一直不好,他们居然故意气母亲。

“我怀孕了。”夏思妮双手轻轻放在肚子里,眼神充满挑衅地看向夏知沁说着,“承谦对我才是真爱,我想要什么,还没有说出来,他马上就给我做了。我很快就是苏少夫人,你哄我开心,我还会赏一口饭给你吃。”

夏知沁冷冷地看着小人得志的夏思妮。

“承谦已经向你父母提出,与你解除婚约的事。没想到这才一提出,他们就出意外了……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应该早告诉他们。”

“夏思妮,你们会得到报应的。”她咬牙切齿地说着。

“得到报应的是你们。”夏思妮冷笑地说着,“现在这些仅是刚刚开始。”

夏思妮的笑容很刺眼,夏知沁却不想在这时与她起冲突,“今天是我母亲的葬礼,我不和你计较,以后我们再慢慢算。”

夏思妮眼里闪烁着恨,想扑上去撕掉夏知沁直到现在都一副清高的面具。可这时苏承谦走进来,她马上露出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知沁,你要是恨就打我骂我,不要和自己过不去。”

说完,夏思妮做势要向夏知沁跪下,苏承谦及时将她拉起,拥入怀里,担忧地问着,“思妮,你没错。”

直接无视他们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的样子,夏知沁忍着心痛,冷静地处理着葬礼所有事。

夏知沁从殡仪馆走出来,夏思妮坐的车在她的面前停下,摇下车窗看着她说着,“知沁,该去医院看你爸,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你们不是说,父亲伤的不重,很快就醒来……”正是这样,她想着先处理母亲的后事,再去医院看看父亲。

“我们也是善意骗你的。”夏思妮神情里清楚说明她是故意的。

夏知沁担心父亲的情况,原本不想坐进对方的车,可是想到这里很难打车,最后还是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在去医院的路上,车后面不断地传来夏思妮和苏承谦打情骂俏的声音,旁边的司机频频回头看向夏知沁,一副担心她会受不了刺激的样子。

夏知沁出乎的冷漠,只是在没有人看到她双手紧紧握成拳。

很快到了医院,夏知沁一下车,快步走进医院,突然一群记者冲出来,对着她乱拍,不断地问着刁难夏知沁的问题。

面对大批涌上来的记者,夏知沁吓了一跳,下秒夏思妮冲到夏知沁的面前,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模样,一边流泪一边说着,“知沁,一年前是我救了承谦,是你骗了承谦,让他一直以为你是他的救命恩人,我只希望承谦幸福就好,所以我从没有说过这件事。可三个月前你抛弃承谦,飞到米、国找别的男人。现在那男人不要你,你又回来抢走承谦……我求你了,请你不要再来伤害承谦。”

夏思妮简单的一句话,指出夏知沁抢走了当年夏知妮救苏承谦的功劳,顺理成章和苏承谦在一起后又见异思迁跟别人跑了,现在被人抛弃又跑回来抢苏承谦。

这样一来在大家眼里夏知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女,这样的信息砸得夏知沁一愣一愣的。

这全都是夏思妮的阴谋,要让她身败名裂,而她夏思妮和苏承谦见不得光的关系就被包装成唯美感动的爱情。

夏知沁想到这个事情,气到心脏都要爆炸了。

“事情不是这样的,夏思妮你冤枉我……”夏知沁正气愤地说着,可是有人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在她背后用力推她一把。

夏知沁没有想到会有人对她下黑手,狼狈地往前倒,眼看着就要扑成狗啃泥的样子,她只来得及双手护着脸。她做好摔下疼痛的准备,下一秒却倒进一个温暖的怀里,鼻间闻到好味的味道。

第2章 A市叱咤风云的南少

夏知沁抬头一看,对方的相俊美让人过目不忘,天生的王者气质让人无法忽略。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身材让欧美T台男模特自叹不如,剪裁合身的西装,修长笔直的大长腿,身上每一处都透露出他的出色。

一直在看戏的夏思妮和苏承谦看到来的人,神情一变,他们快步走过来,恭敬地叫着,“南少,您来了。”

南赫宸。

A市叱咤风云的帝王,人人都对他忌惮不已。

他将夏知沁扶好,看向她淡声地问着,“你还好吗?”

“我没事,谢谢。”夏知沁赶紧往后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礼貌地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一大批黑衣保镖将所有记者都挡到旁边,不许记者靠近夏知沁。保镖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记者们好像被人用力架到脖子了上,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加不敢问出故意刁难夏知沁的问题。

“南少,你好。”苏承谦再次向南赫宸的面前打招呼,脸露出讨好的笑容说着。

“你好。”南赫宸冷淡地对苏承谦点了点头,不再理会他们,而是转头看向夏知沁,用着大家都听到的声音说着,“你父亲帮过我,现在过来探望他。”

他这话是向大家说明,现在夏知沁由他来保护。

南赫宸是京市的赫赫有名的南家少爷。

他一年前来到A市,他的果断与独到眼光,这让A市这三、四线城市为之震惊,并且连篇报道的商业传奇,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站在苏承谦身后的夏思妮,在南赫宸眼神冷冷扫过去,她则是娇憨地向南赫宸眨了眨双眼,这个电眼多一分就显的刻意,少一分就失去韵味,不多不少好像在心里轻轻挠了一下痒。

夏知沁看到夏思妮一副全世界的男人都爱她的样子,冷笑地直接翻了个白眼。

她翻白眼的样子,正好被旁边的南赫宸看到,她来不及收起,只能带着些许尴尬对他笑了笑说着,“南少,谢谢你。”

面对她的尴尬,南赫宸仿佛没有看到,依然淡淡问着她,“你想先解决这些记者,还是进去看你父亲?”

“我要进去看看我父亲。”夏知沁现在只想去看看父亲的情况。

南赫宸马上向旁边的管家看去一眼,对方马上会意微微点了点头,留下来将面前这些记者的事处理发,南赫宸也跟着夏知沁的脚步走进医院。

“赶紧跟上。”夏思妮看出南赫宸对夏知沁不一样的关心,马上拉着苏承谦一起追上去。

夏知沁问着护士得知父亲正在6楼的普通病房里,她很快赶到6楼,找到父亲所住的病房,却看到有人要搬正在晕迷的父亲。

“你们在干嘛?”夏知沁快步冲过去,急急地问着。

“夏文涛他迟迟没有交医疗费,通知他的家人又没有过来,所以现在就要赶他出院的。”

“我是他的女儿,我现在就去交钱?”夏知沁急急地说着。

“来不及了,这个床位已经有人要住进来,你交钱也没床位了。”

“我父亲伤了头,现在搬动的话会让他的伤加重的,你们医院怎么可以不顾病人的安全。”夏知沁越说越气愤,“你们院长在哪里,我要找他谈。”

“我就是这里的院长。”院长马上挺直腰看着夏知沁说着,“是他弟弟让他搬出医院的,你不服就去找你叔叔,别在这里吵到别的病人。”

叔叔一家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父亲伤的这么重,让父亲搬出医院就是不想让父亲活着。

没等夏知沁想出办法,看到旁边的两位男护工开始要搬父亲下来,她吓到赶紧跑去阻止,“不许动我父亲。”

夏知沁冲过去还没有拉开护工,反而被一位男护工用力推开,她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姐姐,你怎么摔倒了,快来我持你起来。”夏思妮这时也赶过来,一看到夏知沁跌坐在地上,她嘴上说着要帮夏知沁,可是她却快步冲到夏知沁的面前,高跟鞋尖尖的鞋跟用力踩在夏知沁的右手心上。

“啊……”

夏知沁的手心一痛,她身为设计师双手可是伤不的了,不然到时拿画笔也难画出自己心中的作品。夏思妮明知她的手最很重要的,现在却瞄准她的手下狠手,其中的用意是多么的歹毒。

夏知沁也不是任由被人拿捏的包子子,火气一上来用力将夏思妮推开。

夏思妮尖叫着,下秒苏承谦马上接住夏思妮,双眼满是怒火地瞪着夏知沁。

看到这情况,夏思妮更是火上淋油,靠在苏承谦的怀中,一脸惊魂未定地说着,“承谦,我好心去扶她的,可是她却要推倒我,她明知道我怀了你的小孩的。她这么大力推倒我,是不是要害我流掉肚子里的孩子吗?呜呜呜……我好怕。”

“不怕不怕,有我在。”苏承谦温柔地安慰着夏思妮,看向夏知沁的目光马上变的凶残,咬牙切齿地说着,“你这个阴毒小人,你敢伤思妮。”

“是夏思妮故意用高跟鞋踩到我的手。”夏知沁这时也站起来,抬起被夏思妮踩伤的手背。她瞪着之前当她是宝贝一样呵护,现在却当她是仇人的苏承谦,说不伤心是假的,但苏承谦这样更是让她心寒。

“承谦,我没有踩到她,是她刚才摔倒时有人不小心踩到的,现在她却将这事赖到我的头上。”夏思妮一副弱小无辜地白莲花模样看着苏承谦委屈地说着。

苏承谦原本看到夏知沁手背的伤,心里却升起一丝的心疼,下秒听到夏思妮这么一说,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差点被夏知沁骗了,更是凶神恶煞地叫着身边两位保镖命令着,“他们去收拾她,给我狠狠地打,将她打到进医院为止。”

夏知沁这时好像才认识苏承谦似的,对上他这么狠心的眼神,再看到靠在他怀中的夏思妮得意地向夏知沁挑了挑眉。

看到这一幕,夏知沁十分生气,可是目前她更重要的是看到正慢慢向她走近的两位保镖,对方是真的要对她下狠手。

正当夏知沁双手紧握着,准备和对方拼一拼时。

下秒两位保镖被冲进来的十几位黑衣保镖一脚踢倒在旁边,撞到墙上又掉下来,紧接着将两位保镖双手反转在身后用力一压,双腿被身后的黑衣保镖一踢,就这样苏承谦的保镖在夏知沁的面前下跪。

第3章 得到南少的青睐

眼前的事情发生的很快,只不过是短短的五秒而已,局面就来个大反转。

紧接着,南赫宸走近,一双温柔有力的大手扶着她的肩,好听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刚才没有找到病房,所以耽误了些时间……你没有被伤到吧?”

“我没事。”夏知沁很感激地对南赫宸说着,“谢谢你。”

这是南赫宸第二次救了她。

这位陌生俊美的男人,这样帮着她是有什么目的?!

夏思妮看到夏知沁又被南赫宸救了,再看到他们“抱”成一团,心里更是又气又恨,这时也不忘给苏承谦上眼药,“我这个妹妹本事果然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勾上了南少。”

苏承谦因为自己的保镖被南赫宸的人打压着,他脸色已经很不好看的,现在再看到夏知沁和南赫宸站在一起的画面,他更是恨恨地暗骂着一句,“水性杨花的溅人。”

夏思妮看到苏承谦这么恨着夏知沁,内心暗松了一口气。

夏知沁向南赫宸道了谢,再看到那些护工趁着刚才那么乱时,已经将她父亲身上的氧气罩拿掉,正要搬下病床。

“住手。”夏知沁中气十足地吼着,马上对着他们严肃地说着,“你们再碰我父亲一下,让他的伤势加重的话,我一定报警,并且告你们故意伤害罪。到时我和你们死磕到底,不让你们坐牢绝不罢休。”

站在她身边的南赫宸看到她能如此快速调整好自己,并且想到这个办法,而且保护父亲的她犹如一个小狮子一样挺直背,所说出的话倒也是能唬得了人几分的。

南赫宸此时看向夏知沁的眼神微微变了变。

只是这里并没有人注意到南赫宸看向夏知沁的眼神的变化,护工因为听到夏知沁说要告他们坐牢的话,吓到不敢出去搬动夏文涛。

院长冷笑地转头看向夏知沁,正好看到她身后高大的男子,见到对方的气度不凡,微微愣了愣,很快他努力镇定下来说着,“你报啊!我们背后有人,你想死磕的话,那也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你的背后是谁,本事能大过我?”南赫宸冷笑地说着。

院长得意地说着,“我们背后的人就是……”

“南少,你不要听这院长乱说,在京市所有人都要给你面子,何况在A市,没有人比你更大。”夏思妮急急地打断院长拖累她家人的话,马上向院长使了个眼色。

不用夏思妮使眼神,院长看到夏思妮这么巴结南赫宸的样子,也猜到对方就是赫赫有名的南少,他的脸色一变,要不是旁边护工眼明手快扶着他的话,他双腿发软要跪下了。

“我有眼不认泰山,刚才那句我是……我只是和她说的,绝对没有得罪南少的意思。”院长赶紧巴结地说道。

“知沁小姐是我很重要的人,你刚才那样说她,比打我的脸更严重。”南赫宸声音平静,但威严十足。

院长更是吓到差点咬到了舌头,脸色苍白地正想开口求饶,可是在南赫宸的冰冷的目光下,他却说不出话来。

夏知沁听到他说出,她是他很重要的人,惊讶地转头看向他。

今天他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从哪里说了起她就是他很重要的人了?!

面对她错愕的眼神,南赫宸对她露出一个微笑,原本他长的就很好看,这个微笑让柔化了他脸上的冷漠,变的更加夺目耀眼。

站在的旁边的夏思妮了看到这一幕,则是气到暗自咬牙。

外界人人都传言南赫宸为人冰冷无情,别说主动和别人示好,就算面对熟人都是一副万年冰山的架势。以前在一次宴会上,夏思妮远远看过他一次,那可是生人勿近的样子,和现在他对夏知沁的样子完全不同。

夏知沁,凭什么能得到南少的青睐?!

南赫宸看向院长时,眼神恢复冰冷的样子说着,“这间医院在这种人管理下可不行,看来是时候换院长了。”

他的话一说完,管家马上让人将院长带下去,对方连开口求饶都没有机会。

所有事仅是南赫宸几句话全都安排妥当,夏知沁的父亲不仅不会被赶出医院,并且安排到了VIP单人病房,有着24小时看护,专业的医生也将从京市调过来……

看到了南赫宸将所有事全是最快最好地安排妥当,速度快到让人惊讶。

夏思妮想阻止也没办法,只能恨恨地看着南赫宸帮着夏知沁做着这一切,这让一向喜欢抢夏知沁东西的她极度不舒服,也更是见缝插针地找机会和南赫宸攀关系。

“谢谢南少的帮忙,不然这次大伯真的就危险了。”夏思妮马上走到南赫宸的面前轻声地说着,看着他不知想什么,脸慢慢通红着。

夏知沁看到夏思妮这样,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这个夏思妮还真的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她的,不过夏思妮也有这个本钱,长的十分漂亮,是难提一见的大美人。

她出差三个月,未婚夫就被夏思妮勾走了,就是不知道南赫宸会不会吃这一套……

“知沁,我有话想和你说。”南赫宸无视夏思妮不断地给他放电,神情平淡地看着夏知沁说着。

“是关于大伯的事吗?知沁刚出差回国,她不知道了情况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夏思妮不想离开,反而急急地表示着自己要留下来才行的。

南赫宸微皱着眉,好在嫌弃夏思妮的声音太吵。

管家马上站出来,阻绝夏思妮靠近,微笑地请着夏思妮和苏承谦离开。

看到这架势,夏思妮和苏承谦只好暂时离开VIP病房,站在走廊里等着他们出来。

“南少居然帮夏知沁这么多,难道夏知沁真的成了南少的女人?”苏承谦这时才回过神来,一脸不敢相信地说着。

“承谦,你选择和我在一起,该不会是后悔了吧?”夏思妮听到苏承谦若有所思的话,吓到马上放轻声音问着。

苏承谦对上夏思妮的眼神,赶紧将她将拥到怀中,轻声安慰着,“和你在一起,我这一生都不会后悔。”

“这可是你说的。”夏思妮因为他的话马上笑了起来,俩人又开始腻歪地在一起。

第4章 对夏知沁赶尽杀绝

病房里,随着管家请夏思妮他们离开后,这里就着她和南赫宸,还有晕迷不醒的父亲。

“刚才的事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的话,我父亲他……”夏知沁都不敢想像这事情。

“这是我应该做的。”南赫宸轻声地说着。

夏知沁听到他的话,抬眼看向他轻声问着,“你为什么这样帮助我父亲?”

“以前我刚到A市时,你父亲帮了我许多,和他帮我的相比,我所做的都是小事。而且……我欠你父亲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找我。”南赫宸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到她的面前。

夏知沁接过烫金的名片,上面只有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这是我私人号码,24小时为你开机。”南赫宸声音低沉好听,眼神深邃带着神奇的魔力。

夏知沁对上他的眼神,有些不自在地赶紧低下头,再次向他道谢。

“记得找我,不管什么事。”南赫宸再次说着。

“我记得了。”夏知沁轻轻点了点头说着。

南赫宸看着她的头顶,半晌后他淡淡地与她说了声再见,转身他迈步离开。

夏知沁看到他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等她回过神来,以为夏思妮会冲进来问东问西的,没想到等了半天没有见夏思妮过来,她觉得奇怪,“可能他们俩迫不及待地跑去约会了吧!”

夏知沁以为夏思妮和苏承谦早就离开去约会的,其实她不知道,是南赫宸走出病房门口,夏思妮和苏承谦马上跑到他的面前,没等他们开口讨好,南赫宸就让保镖请他们离开,不许他们这时去打扰夏知沁,同时将医院门口的记者全清掉,并且按下所有不利于夏知沁所有消息。

南赫宸为夏知沁所做的这些,夏知沁并不知情,反而夏思妮知道气到半死,要不是看着苏承谦呆在旁边,她肯定发飚了。

看到南赫宸这么护着夏知沁,夏思妮嫉妒到发狂。虽然她现在和苏承谦在一起,但也不阻碍她攀上南赫宸的。

……

夏知沁在医院里和医生了解父亲的情况,因为头部受伤,医生只能和夏知沁说醒来的机率很高。只要父亲有一线希望,夏知沁是不会放弃的,又打电话到警方了解车祸的事情,说是车出了故障,刹车失灵了才会发现撞车的事情。

“先生,我父亲几乎每个月都去检查一次车的,刹车失灵不太可能的。”夏知沁和警方说了这些,对方也做她记录,并且让她到时提供她父亲每隔一个月都去检查的资料。

办好一切后,夏知沁再陪着父亲聊了一会天,天已经黑下,她对着父亲说着,“我先回家看看有什么警方需要的资料,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夏知沁离开不还特意麻烦看护多注意。

夏家别墅。

夏知沁经过花园,回到别墅门口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庆祝碰酒杯的声音。

“恭喜爸爸终于成为公司董事长,以后带‘夏氏’再创辉煌。”夏思妮声音清脆甜美地说着。

“伯父,恭喜你,以后我们合作愉快。”苏承谦微笑地说着。

“有你们的支持,我很开心。”叔叔夏杰豪兴奋地说着。

“承谦你赶紧想办法让夏知沁别再缠着你,尽快和思妮结婚,我们可以等,但是思妮肚子里的宝宝可等不了的。”婶婶鲍芳催促着。

“我会的……”

紧接着屋里又是一阵碰杯和祝福,仅听声音就知道里面的人是多么的春风得意的。

今天是她死亡的葬礼,父亲还躺在医院里晕迷不醒,他们这四个人居然就跑来她家里开香槟庆祝了……

夏知沁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她迈开步向屋里走去。她一出现在屋里,里面的人马上变得鸦雀无声。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鲍芳,她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眯眯地向夏知沁说着,“知沁,你来的正好,和我们一起吃餐饭吧!你房间里的东西,佣人都帮你打包好了,你就拿着你的行李离开我们的家。”

鲍芳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行李箱,得意地和夏知沁说着。

他们不仅占了她的家,现在还要赶她走。

看到他们赶尽杀绝的做法,夏知沁气到一肚子火,声音极度忍耐地说着,“这是我家,要走也是你们走。”

看到夏知沁这么生气,夏思妮就越发得意,站起双手抱前,看着她说道,“你出国三个月不知道现在公司的情况,那我现在就告诉你都发生了什么事。你父亲利用公司洗黑钱被举报,经过公司高层考虑,辞去你父亲董事长,现在夏记的董事长是我父亲。我父亲继承夏氏,自然这个别墅也是属于我们的。”

“我父亲为人正直,多年一心为公司,他不可能洗黑钱……”夏知沁急急地说着,下秒她突然想明白了,抬眼错愕地看着他们,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着,“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圈套,你们早就设计好的。”

父母出的车祸,父亲重伤还要将他赶出医院,完全就是不顾父亲的死活,接着又冤枉父亲洗黑钱将他拉下位置……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他们的阴谋,为的就是让夏杰豪能顺理成章接管夏记公司。

“夏知沁,你要是乱说的话,我们可要告你诽谤。”鲍芳大声地吼着夏知沁。

“要告也是我告你们。”夏知沁想通他们背后所做出的事,气到脸色发黑地吼着。

“你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来告我们。”夏思妮好像嫌夏知沁受的刺激不够,这时走到苏承谦的身边,双手挽着他,故意抬起右手的大钻戒在夏知沁的面前晃了晃,接着炫耀地说着,“下个月我和承谦结婚,你可要过来参来噢!”

大钻戒在灯光下折射的光点,让夏知沁觉得刺眼极。

想到三个月前,她和苏承谦在一起,没想到这次回来他却和夏思妮在一起。

“为什么?”夏知沁看着苏承谦问着。

“因为我看清你的真面目了。”苏承谦好像对她充满仇恨地说着,“思妮在你那里受委屈这么久,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慢慢折磨死你。”

第5章 要夏知沁身败名裂

听到苏承谦如此诛心的话,夏知沁还是被伤到心口一痛的。

她和苏承谦恋爱一年,虽然和他之间没有所谓轰轰烈烈的感情,但在之前她是有想过和他一起结婚的。然而他现在用着这样的目光看她,还说出这些话,如何叫她不心寒。

“我什么真面目,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夏知沁气愤地问着,“你说清楚啊!”

“承谦,我们不要因为她被影响心情了。”夏思妮抢先说着,然后瞪向夏知沁骂着,“是你做了对不起承谦的事,现在你还有脸过来问,真是不要脸。”

“不要和她废话,我已经叫保安进来赶她走。”鲍芳刚说完,屋里就走进两位高大的保安。

“快把这个女人拖走,别让她在这里碍眼。”鲍芳马上指挥着保安去拖夏知沁离开。

他们人多势众,她再争吵下去对自己不利。暂时忍下,以后找机会再和他们算账。

“我自己会走。”夏知沁看了一眼角落的行李,她的东西绝对没有这么少的,她再说着,“我还有东西在卧室……”

“没有了,赶紧滚。”鲍芳打断夏知沁的话,马上叫保安将夏知沁的行李拖出大门口,紧接被砸到地上。

行李箱的东西散落在一地,夏知沁看到她和父母一起拍的相片摔落在地上,赶紧跑去捡。

夏知沁捡起相片,心疼地看了看,还好没有破损,正松一口气时,身后响起夏思妮的声音,“夏知沁,你现在就像一条丧家犬,我看的好开心。”

夏知沁小心翼翼将相片放好后,转身看到一脸得意的夏思妮。

对上夏知沁的目光,夏思妮越发嚣张地仰起下巴,挑衅地看着夏知沁,一副就等夏知沁发疯骂她的架势。

对方摆明就是过来找架吵的,夏知沁没有理会她,拖着行李准备离开。

“夏知沁,你给我站住。”夏思妮没想到夏知沁居然会不理会她,踩着高跟鞋走到夏知沁的面前拦下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太过掉价,深呼吸一口气,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夏知沁,得意地说着。

“夏知沁,从小我就羡慕又忌妒你,总想不明白凭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拥有所有美好的一切,你读书好,做点心又有天赋,长的又好看,我跟在你的身边却只能当绿叶。”

夏知沁没有搭话,冷静地看着夏思妮,直到这时才知道对方是多么怨恨她的。

夏思妮等这一天太久了,现在只恨不得将夏知沁踩到脚底下,看到夏知沁露出痛苦的样子,她越发嚣张得意地说着,“有你出现所有赞美都是给你的,我不甘心一直只是你的陪衬。这么多年来,我就是要将你所有东西抢过来。现在我的梦想实现了,夏记董事长是我父亲,就连你的男人现在也是我的……我现在是夏家真正的千金,而你已经一无所有了。”

“你说完了吧!说完请让开。”夏知沁冷漠地说着。

“面对这些事,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夏思妮气愤地追问着。

看到如此疯狂的夏思妮,夏知沁知道但凡她表现的稍微激动,或者难过,对方就会越发得意的,所以她冷漠地看着夏思妮。

夏思妮最痛的就是夏知沁这样子,下秒她想到如何激怒夏知沁的办法。她靠近夏知沁,故意用着暧昧的声音说着,“知沁,你知道我和承谦第一次是在哪里发生的吗?”

夏知沁皱起眉头,一点出不了想回答对方这样的问题。

不用夏知沁说,夏思妮就接着说道,“我和承谦第一次是在你的卧室里做的,我们在哪里整整……做了一晚上,你可不知承谦有多爱我。”

“你们……”夏知沁只觉得一阵恶心,没想到他们背着她在她的卧室里做这些事,她错愕地说着,“你们简直没底线。”

“你和承谦谈恋爱一年,你和他在一起除了牵手就是牵手,他是男人有正常的需求,这一年来他的需要是我帮他解决的,说起来你还和感谢我的无私奉献。”夏思妮没有一丝不好意思,反而一直炫耀着。

“不要脸。”夏知沁三观被他们震碎了。

“随你怎么说,现在胜利者是我们。”夏思妮得意地说着,“现在苏承谦是我的,你不要想从我这里抢走他。”

“这种渣男送给我都不要。”夏知沁看到疯狗一样的夏思妮,冷笑地说着,“渣男配贱女,你们全绝配了。”

一说完,不等夏思妮反应过来,夏知沁拖着行李箱,大步离开。

“夏知沁,你给我回来。”夏思妮反应过来,夏知沁已经走完了,她气到直跳脚,紧接着她拿出手机拨打一通电话,向电话那头的人说着,“夏知沁往中心广场走去,替我好好招呼她。”

电话那头马上传来声音,“思妮小姐,介绍这么好的妞给我们……嘿嘿!是我们感谢你才对。”

“那又怎么样,今晚还不是被你们几个人的。”夏思妮说到这里冷笑地说着,“记得到时多拍相片,我可要让她好好上新闻头条。”

夏思妮站在路边说了好一会儿电话,随后才满意地挂上电话离开了。

夏知沁拖着行李箱,正想着这一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走到转弯处,旁边冲出一辆黑色面包车,在她面前突然急刹车,车门被拉开,两个壮汉从车里跳下来,这一幕用时不到两秒。

面对来势汹汹的人,夏知沁看出问题,马上转身跑开。她才一转身,整个人就被人从后背抓起,行李箱掉落在地上,大叫着,“救命……呜……”

一人捂住她的嘴巴,直接将她扛到车里,车也快速开走,有人拿着东西架在她的脖子上,声音阴森地说着,“再叫的话,一刀抹断你的脖子。”

整件事下来仅仅用了几秒,加上现在又是晚上,路边行人很少,几乎是没有人发现刚才发生了街上抢人的事情。

感觉到脖子那里传来冰凉的金属,夏知沁整个人僵住,低眼看到,轻声地说着,“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夏知沁找的就是你,等会陪我们好好玩玩。”拿着刀子架在夏知沁脖子的中年男子说着,而他的话引起面包车其他男子得意的大笑。

第6章 绝望,谁来救救她

他们的笑声让夏知沁惊出一身冷汗,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办法怎么应付他们。

“你们绑我为的是钱吧!对方给你多少,我双倍给你们。”夏知沁和他们商量着。

“我们出来混的可是很讲信用的。”中年男子随后又轻笑地说着,“你现在不是夏家千金,没有钱了。”

听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夏知沁已经猜到是夏思妮叫人过来绑她的。

没等她开口说,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有你这个美人在,多少钱都不要,就是要你陪我们吃个饭,哈哈哈!”

对方的意思很清楚了,主要的事情就是要让她身败名裂,让所有人都唾骂的女人……

还没等夏知沁想到解决的办法,面包车在一处空旷的仓库停下,他们拖着夏知沁进去,用力掐开她的脸,往里塞灌着一瓶酒,她酒量很差的,几乎是一杯就倒,夏知沁想吐也吐不掉。看到她把半瓶酒喝下后,他们将她甩到仓库里,这里的灯光晕暗,周围都是堆放着各种垃圾,空气弥漫着恶臭。

其他三人拿出手机找出角度,有人说着,“各就各位,他开直播让所有网友看看昔日的千金变成尘埃。”

他们的话让夏知沁脸色更是难看,中年男子一边逼近夏知沁,一边得意洋洋。

夏知沁看到他们这样,心里中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她颤声地说着,“求你们放过我吧!”

然而她的求饶反而引起他们更加放肆的大笑,中年男子这时马上向夏知沁扑过去。

看到对方扑过来,一直害怕故意缩成一团的夏知沁,看准时机,一咬牙站起来直接给对方重点部位来一脚。

“啊……”

传来杀猪的尖叫声。

中年男子气到双眼通红,大手甩到夏知沁的脸上,将她整个人打到墙上,她撞到墙上,痛到整张脸都皱在一起,痛苦地滑落在地上。

被她踢到的中年男子气红了双眼向夏知沁冲过来,接着连甩她脸上好几个耳光,打的她双眼冒金星,脸颊瞬间肿成馒头一样,痛到没有知觉,两边耳朵嗡嗡直响。

夏知沁极力挣扎,双手拍开男子凑近的脸。中年男子被夏知沁打到了脸,觉得十分没有面子,下秒用力甩她一耳光,觉得不解气更是往她的肚子用力一踢,呸了一声恨恨地骂着,“现在假清高,等会你会跪着求我们的。”

夏知沁痛到整个人缩成一团,整个人昏昏沉沉,好像下秒就要晕过去。要是现在她晕倒过去的话,那她真的是任由他们宰割了。

她用力咬着嘴唇,疼痛让她有一丝清醒,声音带着哭腔,“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另一位男子揪着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对上中年男子让人不舒服的眼神,对方眼里闪烁着阴笑和不怀好意。

中年男子笑眯眯地说着,“你起身,在我们面前跳一场舞,要是你跳的好,我们可以考虑放你走。”

在他们面前跳舞?!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将她的尊严踩到地上。

看看周围架着的手机在拍视频,要是她真的跳了,他们肯定会将视频发上网,说她主动……

再对上他们不怀好意的眼神,她更加清楚,她要是真的当着他们的面跳的话,他们只会她将折磨的更狠的。

“不愿意,那我们来帮你。”中年男子冲到夏知沁的面前,夏知沁赶紧跑,可是却被对方抓回来,紧接着被对方拳打脚踢。

夏知沁双手抱着头,整个心更是往下沉,她现在就像一只老鼠,他们就是要看她垂死挣扎的丑态。

要是真的让他们得逞的话,旁边那些录像将是她这辈子洗不掉的污点。

夏思妮一定会将她踩到泥里,让她的父母蒙羞,而她将成为全市最大的笑话。

夏知沁忍着痛,开口说着,“我要见夏思妮……”

中年男子马上讽刺地说着,“等到完事后,她就会过来见你的。现在是我们的时间,刚才你敢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夏知沁根本来不及开口,对方拿起旁边小弟递过来的木棍打到她的脚上,紧接着又是一棍,她痛到下意识闭上双眼。

然而木棍这次却没有落下,夏知沁奇怪地张开双眼抬头看,视线模糊隐约看到一位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一手抓住木棍,其他三个人也已经被控制。

门口有十几个西装笔挺男人站成两排,分出一条路来,站在首位的正是高大的男人。

南赫宸?!

居然是他过来救她了。

夏知沁倒在地上看到眼前高大的南赫宸,仓库里那晕暗的灯光照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犹如天神。

她内心很激动,想挣扎起来,不让自己看起来这么狼狈。

南赫宸这时迈步走近她身边,动作温柔地将她抱在怀中,大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微冷的声音在她听来无比安心,“现在没事了。”

夏知沁靠在南赫宸的怀中,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慢慢安抚她的神经,他大手轻轻拍在她的身上。

夏知沁一直强硬苦撑着,这时一放松下来不由晕了过去。

在晕倒之前,她听到南赫宸有些担忧地叫了叫她的名字,紧接着他直接将她整个人公主抱,大步地往门口走去。

她给他添麻烦了。

……

夏知沁好像胸口被压着重物连呼吸都喘不过来,在一阵闷热中醒来。

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在车里,而旁边是南赫宸美俊的脸,他看到她醒业,眼里闪过一丝欢喜,下秒开口问着,“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知沁想开口说她没事的,然而她一张嘴却发出一声。

反应过来自己叫出这样的事情,夏知沁吓了一惊,南赫宸不会觉得她是故意在引他注意的吧?

第7章 她不能死,强烈求生

“对不起,我……我现在感觉好闷……”夏知沁赶紧开口解释着,可是声音沙哑,口干舌燥到让她说话都很困难。

南赫宸看到她满脸通红,紧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这让他不由自主地抬手碰了碰她的额头,温度高到让他担忧地说着,“你发烧了?”

夏知沁在他手伸过来碰到额头时,她差点又叫出声,整个人更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他的手好像要离开,她动作比大脑更快,伸出双手抓住他要离开的手,他手中的冰凉让她心中不由一颤,自然而然地将整张脸都埋进他的手,贪婪着他身上冰凉的触感。

想要更多的凉意,夏知沁身体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主动地爬到南赫宸的身上。

“我好难受……”

夏知沁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紧紧贴在南赫宸的身上,脸不由凑近他微凉的脖上,这让南赫宸身体不由一僵,一时忘记将她推开。

眼前脸红着像一个红苹果的女人,让他感觉到不一样的心痛,目光这时落在她的身上一时移不开。

夏知沁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算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去细想。现在她大脑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更多的凉意……

南赫宸声音微微沙哑地警告着,“知沁,你在做什么。”

他的话不仅没让夏知沁停下来,动作反而更加放肆。

他用了最大的自制力双手紧握着她的手臂,将她推开,他们面对面看着。

“我……”夏知沁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就是乱叫着。

南赫宸看到眼前的夏知沁双眼迷离,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自己在做什么,“你该不会是?”

南赫宸赶紧将夏知沁按回原来的位置,不小心扯到她脸上的伤,他没有注意,而是对司机说着,“去医院。”

此时他很生气。

一看到她这样就能猜测到,一定是那些男人没有做好事,所以她才会变成这样的。他此时正在想着,应该要怎么让那几个男人生不如死。

夏知沁脸上的伤痛勉强将她的理智拉回几分,她感觉到身边的他很生气,是对她这么主动地抱上去感到生气吧!

不能让自己再做出这样的事,夏知沁赶紧将自己缩到车门这边,尽量与南赫宸拉开距离,想到刚才自己对南赫宸做的事,她更是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双手紧掐着手臂,疼痛让她稍清醒一些地说着,“他们给我灌了酒了,我喝醉了就会发疯的,等会我对你做什么,你直接把我打醒,或者敲晕我……”

夏知沁尽量让自己缩成一团,就怕自己又会化身为狼扑向南赫宸,低着头的她并没有发现他眼里快速闪过的心疼。

司机正开车向医院赶去,她心里不断地鼓劲自己再撑一会。

体内不舒服感不断地吞噬着夏知沁的理智,就在头脑快要迷糊时,她又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疼痛眼泪直飚,疼痛让她保持冷静。

“还、还要多久?”夏知沁的舌都被自己咬到麻木了,再这样下去肯定撑不住的。

“前面好像出车祸了,有点塞车。”司机很抱歉地说着。

他们的车正开在高宽的江桥上,前面出有事故,也只能慢慢等通车,想改走另一条路也无路可走的。

她现在连十秒都忍不住了,一听到塞车简直就像判她死刑一样,心里苦,但身体里的不愉快,更是折磨她的身心。

头脑一沉,夏知沁马上抬手狠狠打自己一耳光。

“啪!”

这巴掌响透整个车里,下手可真的很重,就连旁边的南赫宸听到都微微皱起眉头,伸手想让她不要这样自虐下去。

“不要碰我……”夏知沁尖叫着,担心自己叫的太过没礼貌,赶紧解释着,“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等会我又对你做出强迫你的事……这样你会吃亏的。”

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吃亏的。

南赫宸看到她都这样了,还在担心他。

“停车!”

夏知沁突然大叫了一声。

司机吓到赶紧停下来,下秒,夏知沁推开车门向路边跑去。

“南少,夏小姐不知一时想不开去跳桥吧?”司机声音有些惊恐地问着。

南赫宸没有理会司机,马上打开车门,正看到夏知沁爬到护栏,想也没想地直接跳下去。

“夏知沁,不要。”南赫宸看到夏知沁没有半分犹豫就跳下去,吓到大叫着,但却迟了半步,看到她犹如一只蝴蝶一样跳落下去。

“有人跳江了,快来人啊!”

“居然有人跳江,赶紧拿手机拍下来发朋友圈。”

“……”

因为塞车,周围有不少人看到夏知沁跳江的,只是她动作太快,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她人已经跳了。

现在是深秋,晚上温度很低的,夏知沁跳进江里四面的冷水让她身体的热得到了缓解,在冷水里多呆一会,等到她全身冰冷后,夏知沁她再往上流。

然而被打伤的左腿突然然抽筋,痛得她一张嘴,水从嘴鼻灌进去,整个胸腔被灌进水,痛到她不断地挥着手臂要往上游,可是左腿却使不上力,整个人不断地往下沉着。

她体内的热压下了,却要死于溺水吗?!

夏知沁暗骂着自己倒霉,下秒她想到还在医院里等她回去照顾的父亲,还有母亲的死亡没有查清,叔叔一家抢走她的一切,苏承谦和夏思妮这对渣男渣女……

不行,她绝对不能就这样死的,她还有这么多事没做。

她瞬间有着强烈的求生意识,吃力往上挣扎时,水上面有人向她游来,慢慢地看清是南赫宸的脸。

南赫宸游过来,双手张开将她抱在怀中,下秒抬起她的下巴,低头渡给她气……

第8章 南少不是有洁癖的吗

夏知沁感觉快要痛死的肺有气渡进来,痛苦的感觉马上减轻了许多,她这才糊糊涂涂张开双眼,看到南赫宸英俊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这冲击力可是巨大的。

她想抬头推开他,然而她手臂上根本无力举起,更别说推开他了。

南赫宸感觉到她醒来,长手将她捞紧她的腰,他有力的手臂让她感到安全,无力靠在他身上。

夏知沁被他带着快速地往上游,冲出水面时,她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不由地咳嗽起来。

南赫宸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这时开口劝着,“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

“我、我要活着。”夏知沁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她以为她说的很大声,可是说出来的却犹如蚊子叫的声音一样。

不过身边的南赫宸清楚听到她所说出的这句话,转头看到她双眼里闪烁出对生命有强烈的想法,这让他眉头不由微微一挑。

此时管家忠叔让人过帮助南赫宸,很快他抱着夏知沁上岸。

看到南赫宸抱着夏知沁上来时,围在桥上看热闹的热心观众们都纷纷松了一口气,并且还鼓掌着。

“还好救起来了,今天降温,跳进水里可冷了。”群众A好像自己跳进水里似的,冷到双手抱紧自己。

“那女生为什么要跳江啊?该不会是和男朋友吵架,一时想不开就这么做的吧?不过那男生长的可真帅,比明星还要好看……”路人B紧盯着南赫宸开始发花痴地说着。

“为了男朋友去跳江,哼!也不知道现在这些女生是怎么想的,谈一个恋爱就要死要活的,真心瞧不起这种懦弱的人。”路人C已经开始自行脑补所有事情,开始气愤地骂起来。

“……”

对于桥上那些人的看法,夏知沁没有听到,她现在整个人又晕晕沉沉地想睡觉,全身又发冷又热难受极了。

南赫宸根本不关心外人怎么看,抱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夏知沁快步走上岸。

“少爷,请上车,从这里有小路可以快点回到别墅里。”忠叔迎上来,快速地说着自己的安排。

因为桥上的路太塞车了,南赫宸现在又全身湿,忠叔担心他会惹上风寒,也马上安排另一辆车过来,并且抄小路赶回别墅里。

“这里离别墅近,还是医院近?”南赫宸看到怀中的她冷到瑟瑟发抖,可记得刚才她是喝酒才跳进水里的。虽然现在她暂时压住身内的不舒服,但也不能保证等会她不会发作的。

“别墅更近一些。”忠叔轻声回答着。

忠叔也是第一时间拿着大毛巾披到南赫宸身上,但下秒南赫宸将大毛巾给夏知沁披着,哪怕是上了岸,他也依然抱起夏知沁并没有交给旁人。

忠叔看到南赫宸不经意的表现内心是感到惊讶的,但很快他恢复了下平时的冷静。走过去打开停在岸边小路的车门,让南赫宸抱着夏知沁坐进去,车里有着温气。

司机开车向别墅里快速进行,南赫宸看到夏知沁很痛苦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叫忠叔,“打电话叫彭子行过来看看。”

彭子行是少爷最好的朋友,年纪轻轻在医学上已经取的很重要成就,可以说是医学界的大师也不为过了。

只是别墅里也有家庭医生在,像少爷和夏小姐掉进水里受了风寒其实是很小的事,既然要请彭子行过来,看来少爷是很重视夏小姐。

忠叔内心更是提醒着自己,往后一定一定要尊重夏知沁。

“好。”忠叔这边打电话给彭子行,并且通知对方尽快赶到。

南赫宸转头看到旁边的夏知沁,见到她痛苦紧皱着眉头,嘴巴正喃喃自语着。这让他有些好奇她在说什么,不由微微往她那边靠近。

“我一定要活着……”

南赫宸听到夏知沁说出这样的话,转头看到缩成一团的夏知沁,现在的她就像一只小奶猫一样脆弱又可怜。

夏知沁并不知道自己被南赫宸看着,此时她半梦半醒着,脑海里不断地闪过许多的事。

她出国三个月回来,母亲去世,父亲晕迷在医院里,父亲一生的心血的公司就这样被二叔一家抢走,未婚夫和亲堂姐搞在一起。而今晚绑了她过去的几个男的,就是夏思妮派过来要毁掉她的……

这时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几个恶心男人,夏知沁感到十分恐惧。当时那生不如死的感觉又重现,她害怕地想将那些靠近她的男人挥走。

“不要过来,走开……”夏知沁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地叫着。

南赫宸也听到了,转头看到她紧皱着眉头,一脸恐惧的样子就猜到她可能梦到刚才被那些人围上的画面。

这时他也不由想到,自己走进那仓库里看到她被打的样子,心脏莫名地一抽。

“救救我……”夏知沁眼泪流出来。

南赫宸看到她的眼神,这时也没有多想,伸手要去握着她的手。而他才伸去,下秒她不安的小手一把将他的手紧紧抓住。

慢慢地,夏知沁安静了下来。

她看到闯进来救她的人正是南赫宸,当时的他在她看来就是上天派下来救她的天使……

夏知沁慢慢冷静下来,这时心里也更加肯定着。

他们给她带来这样的伤害,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被打败的,她要活的好好的,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一拿回来。

夏思妮,苏承谦,二叔……

她一定会向他们讨回公道。

……

司机将车开进别墅里,忠叔马上下车给南赫宸打开车门,看到夏知沁紧紧抓着少爷的手。

“赫宸,你发生什么事了吗?”彭子行比他们早一些赶到,现在看到南赫宸的车蜀回来了,他也马上凑近来关心地问着。

下秒,南赫宸抱着夏知沁走下车,彭子行瞬间惊讶地瞪大双眼,好像不认识眼前的南赫宸似的,惊讶到连名带姓地叫着,“南赫宸,你怀里抱着的是女人?!”

南赫宸扫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对方这么白痴的问题,直接丢下一句话说着,“赶紧跟上。”

彭子行站在原地眨了眨双眼,下秒又是一惊地尖叫着,“南赫宸你不是有洁癖,不许别人碰你的吗?”

小说

伍月上辈子被故意错抱,从豪门千金成了农村小土妞。

2021-1-3 18:53:04

小说

为了替出国的妹妹续约,许芷月认识了传媒公司总裁韦卓

2021-1-3 18:56: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