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成为冰山总裁的丈夫,还得管理整家航空公司的空姐。

入赘成为冰山总裁的丈夫,还得管理整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我是狂霸地下世界的王者,可以潇洒自如地处理任何冲突,唯独遇到美女事情,头疼,只能好好安抚她们。
入赘成为冰山总裁的丈夫,还得管理整家航空公司的空姐。

第1章 娇妻的怒火

“我让你把董事会章程带过来,为什么你连这点事情都不会。”

“你是存心要气死我吗?知不知道这家酒店会议室里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就算入赘吃软饭也得有些能力,可是看看你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要你有什么用。”

长宁市国际大酒店门口附近,一个有着高挑曼妙身材,盈盈一握小蛮腰,雪白柔滑肌肤,超凡脱俗脸蛋,穿着白衬衫、黑色包臀裙的绝美女神,正表情冰冷,双眼凌厉地盯着面前一个穿着花衬衫、七分裤和大拖鞋的青年。

女神是长宁市最大的集团公司,汉空集团总裁,也是长宁市第一大美女,徐若瑶,青年是她入赘的丈夫,项少恒。

徐若瑶是典型的商界女强人,高傲、强悍、霸道,且对男人非常高冷,完全是一座可以冻死人的千年冰山。

尤其是男人没几个能入她那双高傲、清澈、深邃的眼睛。

项少恒是个孤儿,父母过世得早,从小孤苦无依,徐家资助过他,帮他度过难关。也正因为如此,一个多月前他主动向自己父亲提出以入赘的方式报答徐家的恩情。她自然是竭力反对,更觉到荒谬可笑,别说长宁市,就是整个国内被徐家资助过的人难道还少吗?

可是自己的父亲居然同意了,无论自己怎么求也没办法改变他的决定,徐若瑶心中的愤怒和不满可想而知。

越是看着眼前这个废物男人,徐若瑶心中的怒火就燃烧得越厉害。

自从他入赘以后,徐若瑶就几乎断绝了所有的社交,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入赘了废物丈夫的事情。

如果不是今天下午在这里召开汉空集团旗下分公司,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董事会,自己把开会所需的董事会章程忘在家里,怎么可能让项少恒出现在这里。

结果这个男人比什么还没用,带来了别的文件。

“哗啦啦!”

徐若瑶气得狠狠将手中的文件扔向项少恒的脸,纸张犹如片片雪花一样飞舞着。

“对……对不起,徐总,我走得太着急了。”项少恒低着头好似一个犯错的下人。

“对不起、对不起。”徐若瑶葱白的手高高举起,重重一巴掌就要挥下去,“你整天除了会说对不起外,还会什么?”

快要打中项少恒的脸时,徐若瑶的手忽然停住了,打人不符合她的风格,气得手臂微微颤抖着,慢慢放了下来。

又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回家拿董事会章程也已经来不及了,余光瞄了一下旁边的酒店大楼,想到即将召开的会议,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脸面尽失,被人笑话?

“哎!”徐若瑶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得感到了一丝悲凉和孤独。

她其实刚刚大学毕业,在家族企业内部斗争激烈的情况下掌管汉空集团没多久。想当初多少人就是等着想看她出丑,看她一个女人如何把偌大的汉空集团一步步败光,成为长宁市商界史上最大的笑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曾幻想过能够在商界找到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是精英中的精英,商业奇才中的奇才,和自己共同对付敌人,管理好家族企业。

偏偏老天爷和她开了一个偌大的玩笑,自己的丈夫既不是精英、更不是商业奇才,而是一个一事无成,连个文件都会拿错,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原来是徐若瑶啊,你怎么在这里呀。”

后面几个穿着妖娆,浓妆艳抹,一身浓烈香水味,富婆一般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有人直接喊着徐若瑶的名字。

徐若瑶瞄了一眼走来的女人,暗暗直呼不妙,对这些人有些印象,在最近的一次商务晚宴上见到过她们,是一些私企老板的老婆。

这些女人完全就是一副暴发户富婆的样子,素质低下,狗眼看人低,嘴巴比什么还毒,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认准了徐若瑶就是花瓶,直呼她的名字。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走……”徐若瑶连忙想让项少恒离开。

可惜太迟了,几个富婆一走来就将他们围了起来。

“好巧啊,徐若瑶,你怎么也来这里开会?是不是汉空集团要倒闭了?准备在这里宣布破产啊。”

“这个男人是谁啊?穿得邋里邋遢的也太丢脸了吧,是你们家的下人吗?”

“好歹你是长宁市有头有脸的人,带这样的下人出来就不怕被笑话?”

徐若瑶面无表情,冰冷地看着几个富婆,没有回答,早已经习惯了长宁市商界对她的种种质疑声。

富婆们也知道徐若瑶十分冰冷,不会回应,见好就收,一边嘲笑着一边离开了。

“现在你看到了吧?我被人笑话,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比什么还高兴。”徐若瑶转而将怒火喷向项少恒。

倘若他准确无误地把董事会章程带来,自己也不会被几个富婆笑话。

“徐总,我不会让你再被笑话的。”项少恒继续低着头,缓缓道,声音有些小“而且董事会章程带不带来都没用……”

“不会再被笑话?就因为你带错了文件,我今天不仅会被笑话,更是会丢掉一家公司。”徐若瑶心中的悲凉孤独感来得更加强烈,葱白的手指着酒店外面大门,“给我滚回家去,看到你我就烦。”

说完之后,徐若瑶气呼呼地转身朝酒店大楼走了过去,深感自己真是要被废物男人一头气晕过去,带错文件也就罢了,还敢说章程没有用,根本就不知道章程上的内容对她今天的会有多重要。

“是的,老婆,我绝对不会让你再被笑话。”项少恒慢慢抬起头,望着徐若瑶高挑曼妙的背影,一头流瀑般的长发,嘴角慢慢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正当徐若瑶转身走进酒店大楼时,从项少恒身后的转角处走出来一个穿着休闲装,带着墨镜的平头青年。

“老大,你说天上掉下了一个绝世娇妻,怎么会是这样可怕的母老虎啊。”平头青年笑嘻嘻地走过来。

“她就是我从天而降的娇妻。”项少恒继续盯着酒店大楼,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入赘到徐家让他深感徐若瑶有如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是老天爷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

“别开玩笑了,老大,你是堂堂地下世界的五大兵王,刚才你看着母老虎的脸色,传出去的话兄弟们会怎么想?”

如果不是刚才一直在转角处偷看,平头青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狂霸地下世界,傲视群雄,掌控着数万人兵团和庞大商业帝国的老大,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低三下气,任凭数落,还抬不起头。

“没别的事情回去吧,我要进去处理垃圾了。”项少恒淡淡笑道,朝酒店大楼走了过去。

他绝对会信守承诺,不会让自己从天而降的娇妻被笑话,


第2章 谁敢笑话她

“站住、站住……老大,你还真的要进去啊。”

看项少恒要走向酒店大楼,平头青年连忙快步冲到他面前。

“老大,你是狂霸地下世界的兵王,怎么能进去看那只母老虎的脸色,就算她是你喜欢的女人,也得有点男人尊严啊。”

平头青年强调道,要知道自己消失了一个多月的老大,是绝对顶级的王者,在地下世界独霸一方、不可一世,傲视群雄,将多少军阀、武装组织、极端组织、基地组织、神秘组织、杀手组织等等踩踏在脚下。

或许他是因为太喜欢徐若瑶,想要得到她的欢心才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

只是一想到老大如此看女人脸色,平头青年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滚开,别妨碍老子帮老婆处理垃圾。”项少恒低沉喝道。

“老大,别管那只母老虎了。”平头青年脸色变得凝重,眉头紧锁,语气急促道,“知不知道你不在的一个月里地下世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其他四大兵王还以为你躲起来准备发动地下世界大战,一统地下世界,正惶惶不安呢。”

项少恒有些顿住地看着平头青年,地下世界大战?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自己还没有回长宁市的事情,如今的地下世界虽然形成了以五大兵王为格局的局面,不过项少恒所在的兵团由于有着庞大的商业帝国支撑,实力要远远强于其他兵王,也让其他兵王十分顾虑,担心他会发动一统地下世界的大战。

他也确实这样想过,想当地下世界唯一的王者。只不过自从决定回来报恩遇到心爱的女人以后,发现娇妻才是一切,王者不过是过眼浮云罢了。

“滚。”项少恒好似没有听到平头青年的话,绕过他继续走向酒店大楼。

“老大……”平头青年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项少恒冷峻的脸,老大为了女人连和兄弟们的梦想都不要了?

“对了,我在长宁市的事情要保密,知不知道,尤其是不能告诉……”项少恒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吩咐道。

平头青年迟疑地转过身,犹如木头人一样,为了女人放弃梦想,他真的是老大?会不会自己认错人了?

酒店一楼会议室,快要走到门口时徐若瑶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一对秀眉微微拧在了一起。

“看来徐家真的是要日落西山了,偌大的家族企业什么人不传,传给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人?”

“听说徐老爷子临死前指名让自己儿子把总裁位置让出来,由徐若瑶来继承,真不知道徐老爷子想的是什么。”

“徐若瑶就是一个花瓶,长得漂亮是漂亮,根本没什么能力,别说把汉空集团管理好,就是分公司汉空国际航空公司都快保不住了。”

“什么长宁市女强人、第一女神,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徐若瑶清澈的双眸紧紧盯着会议室,思绪快速翻转着,确实如她所料,来参加董事会的人就是想看她的笑话。

汉空集团早年与其他企业共同投资航空公司起家,是航空公司的控股方。不过航空公司的股权斗争一向很激烈,并以吴氏集团、孙氏集团和冯氏集团三大股东的野心最为明显,一直觊觎想要扩大股权,取代汉空集团成为控股方。

而这三大股东中,又以冯氏集团的总裁冯立阳手段最为狠辣,最近冯立阳暗中偷偷说服吴氏集团和孙氏集团将持有的股权卖给他,打算一举拥有与徐家抗衡的股权。

今天这场董事会正是冯立阳发起的,目的就是想要宣布成为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实际掌控人。

徐若瑶轻轻叹了口气,又想到董事会在章程上,倘若现在自己手里有这份资料,或许还知道怎么面对。

“气死我了,没用的废物。”

徐若瑶心中怒声骂道,只能慢慢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已经坐着吴氏集团、孙氏集团以及其他一些小股东代表,看到徐若瑶走进来,众人条件反射地安静下来。

徐若瑶快速扫了一眼会议室的人,奇怪,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怎么不见冯立阳和冯氏集团的人?

一些与冯立阳关系好的人看着徐若瑶的身影,又继续低声嘲笑着。

“确实是女神啊,可惜就是太花瓶,今天汉空国际航空公司是保不住了。”

“才接管家族企业没多久就丢了一家分公司,她老子这回还不被活活气死。”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根本就没什么经营能力。”

徐若瑶葱白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和冯立阳的关系并不好,这些人确实会毫不犹豫地嘲笑她。

会议室里的人也低声议论着,纷纷说徐若瑶今天要丢了一家公司,听得她心里不是滋味,只能尴尬地低着头走向自己位置。

“砰!”徐若瑶正往前移步,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项少恒低沉着头站在了门口。

“他……”徐若瑶心头一怔,不是让他快滚回家,怎么出现在会议室?不好,难道是刚才自己用那么狠的口气数落他,引起他的不满,想过来继续看她的笑话?

徐若瑶葱白的手又紧紧握成拳头,好啊,这个入赘的废物,今天是想造反了,回去以后绝对饶不了他。

会议室里的人并不知道项少恒是谁,看都没有看,继续嘲笑调侃着徐若瑶,听得她感到越来越难堪。

忽然,项少恒怒气冲冲地抬起头,快步冲到会议桌地正中间,粗大的拳头高高举起,猛地对着桌子狠狠一拳下去。

“劈啪!”

一阵沉闷巨响响起,宽厚的会议桌直接被项少恒一拳打出了一个窟窿。

这一声犹如落雷,令会议室里的人顿时都怔住了,脸色惊愕地看着项少恒。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谁敢再笑我就和谁急。”

项少恒好似怒吼的猛兽,大声咆哮着,满脸杀气腾腾地扫视着会议室里的人,瞬间迸发出一股强烈的霸气。

众人吓得纷纷从位置上站起来,一言不发地看着项少恒。

徐若瑶大吃一惊,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不是来看自己被人笑话,而是为自己出头,堵住这些人的嘴?


第3章 娇妻是一切

“你……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徐若瑶,难道他是你的人?我们今天是来这里开会的,不是来打架的。”

“那么暴力干什么,你以为我们是被吓大的吗?”

会议室里的人反应过来,纷纷问项少恒是什么人,不过还是显得迟疑,不敢往前移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突然,一阵沉闷的声音又在会议室里猛烈地响起,好似战鼓一般。

“啪啪啪!”

项少恒粗大的拳头连续猛砸着会议桌,几拳快速下去,几米长的会议桌硬是被他直接砸成了两段。

“叫什么,谁要是敢在笑他,别怪我不客气。”

项少恒满脸杀气腾腾地扫视着会议室的人,再次迸发出一股强烈的霸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到的人无不感到心惊胆寒。

有些人站在会议室的后门附近,又看着徐若瑶,心里嘀咕着难道是她今天想和冯立阳来硬的,才带这么厉害的人过来?担心受到波及,连忙转身离开。

其他人一看纷纷跟在了后面,一转眼的功夫会议室就剩下项少恒和徐若瑶两人。

项少恒凌厉的双眼扫视着会议室,猛然间眼前浮现起了一幅画面,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脸色发白,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少恒,妈妈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徐家对我们有天大的恩情,等你长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要你答应我,报答徐家的恩情……”

“知道,妈妈……”

项少恒依稀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一天跟着母亲来到了长宁市,正当他们母子二人走投无路不知所措时,是徐若瑶的父亲徐业出现了,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可惜没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母亲的性命,临终前母亲再三嘱咐,一定要报答徐家的恩情。

现在他入赘到徐家报恩,徐若瑶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的全部,谁敢冒犯徐若瑶,谁就是在找死。

徐若瑶难以置信地看着项少恒和空荡荡的会议室,自己入赘的丈夫平日里颓里颓废的,什么时候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不过暴力是暴力,倒是来得十分简单、直接和有效,把这些来参会开她笑话的人全部都赶走了。

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

不,或许不应该说他暴力,而是霸气外露。

“你……你干什么?”反应过来,徐若瑶连忙收起心中的惊讶,自己是来开会的,他把人都赶走了,还开什么会。

“徐总,冯立阳的目的应该不是开会才是。”项少恒说。

徐若瑶心头一怔,回想起刚刚会议室的情景,没错啊,他说得对,冯立阳的目的确实不是来开会的,否则应该早就来会议室。

又恍然大悟,难怪他刚才会说应该用不到董事会章程。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徐若瑶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是冯立阳打来的。

“徐若瑶,我听说你叫人把会议室砸了。”冯立阳的声音很大,显得很得意,“反正参会的人都被你赶走了,干脆来我家谈谈股权的事,否则我就宣布汉空国际航空公司是我的了。”

冯立阳一说完就挂了电话,徐若瑶看着手机屏幕,迟疑地缓缓抬起头,冯立阳说去她家?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去他家?

好,既然如此,去就去,绝对不能让他实现夺取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阴谋。

“你……你回家吧。”徐若瑶扫了一眼项少恒,急匆匆地离开了会议室。

冯立阳?项少恒冷冷一笑,也跟在徐若瑶的后面。

来到酒店门口,徐若瑶已经和一个气质非凡的美女站在一辆宾利添越越野车旁。

美女是徐若瑶的好闺蜜,也是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总经理,李潇,同样是一个典型的职场女强人,性格非常的强势、凌厉和霸道。

尤其是对男人的态度,完全和徐若瑶同出一个模子,难以入她的眼也就罢了,一不小心,被骂个狗血淋头还是小事。

私底下,徐若瑶和李潇的关系非常亲密,两人完全没有上下级关系,无所不说,无所不谈,如同姐妹一般,直呼对方小名。

项少恒知道徐若瑶不想让好闺蜜看到他,转身躲在酒店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人,惊讶李潇怎么会出现。

“瑶瑶,真的没必要理会那个混蛋,我们大可以先劝说其他股东不要把股权卖给他。”李潇粉嫩的脸蛋,一双弯弯的秀眉拧在了一起,“再说了,这个混蛋一开始说召开董事会,结果人又没来,还让你去他家,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其他股东已经都被他说服,现在劝说太迟,我们只能看看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徐若瑶打开车门,“走,阴谋又怎样,现在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

“可是瑶瑶,这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你在怕什么。”徐若瑶坐上副驾驶位。

李潇也显得迟疑地打开车门,坐上驾驶位,启动汽车,离开了酒店。

“我知道你在附近,一分钟之内给我滚出来……”看宾利添越驶向马路,项少恒拿起手机淡淡道,打通了刚才平头青年的号码。

“老大,不用一分钟,三十秒,不,二十秒、十秒……”

“呼!”平头青年的话刚刚落下,汽车刺耳的轰鸣声出现在酒店门口。

一辆犹如来自科幻世界的兰博基尼黑色超跑停在了路边。

“在这种小城市开这车?太高调了吧。”项少恒随意扫了一眼。

超跑是兰博基尼叫维诺,全球量产七辆,仅车灯就镶嵌超过一千颗宝石,属于有钱也买不到的绝对顶级超跑。

“老大,这已经是你车库里最差的车。”平头青年笑呵呵道,以为项少恒突然改变心意,准备跟他回去。

“给你二十分钟,不,十五分钟,带我去这个地方。”项少恒拿出手机,打开地图。

“可是老大,你不是要跟我回去?”

“废话少说,快走。”项少恒催道,必须赶在徐若瑶、李潇之前到达目的地。

“是,老大。”平头青年的口气失望道。

不到一分钟,兰博基尼超跑维诺就超过徐若瑶和李潇,也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瑶瑶,快看,是兰博基尼维诺,全球仅有七辆啊。”李潇两眼放光,她也喜欢超跑,一眼就认出来。

“真的是兰博基尼维诺?不可能,长宁市商界应该没人买得到它。”徐若瑶秀眉一皱。

在维诺面前,宾利添越显得相当羞涩。

“快点,瑶瑶,让我们靠近看看主人是谁。”李潇兴奋催道,期待超跑的主人。

“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厉害买到维诺。”徐若瑶的用力踩着油门,宾利添越快速追了上去。

维诺似乎故意在跟她们开玩笑,待宾利添越快要靠近,猛地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声,犹如一道闪电一下子远远将她们甩开,消失在了车流之中。

永鸿海岸高级别墅小区,位于长宁市以南的海边,别墅群沿海岸线而建,每座别墅都有独立庭院、游泳池等,十分奢华。

从冯立阳的别墅传出了一阵阵热闹的欢声笑语,一群穿着火辣辣泳装的美女正在游泳池里互相嬉戏着。

“被老子玩烂了的庸脂俗粉。”

冯立阳穿着浴袍,仰面躺在长椅上,余光不屑地扫了一眼游泳池,又转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是一张徐若瑶的照片。


第4章 能低调就低调

“想让老子放弃收购汉空国际航空公司?除非今天让老子好好玩一玩,否则汉空国际航空公司以后就是老子的。”

“真不愧是长宁市商界第一女神啊,以前她读大学的时候就美得毫无死角,现在看真是更加韵味非凡,迷死人了。”

冯立阳的手指轻轻拨动着手机屏幕,放大徐若瑶的照片,定格在了那双均匀迷人的黑丝大长腿上。

对徐若瑶的觊觎之心由来已久,当徐若瑶执掌汉空集团开始,便决定利用汉空国际航空公司得到她的身体。

而这也是他真正的目的。

“呵呵呵……”冯立阳意洋洋地笑了。

“轰隆!”

正当冯立阳色眯眯地盯着徐若瑶的照片,舌头都快舔到手机屏幕,一阵轰天巨响从大门口传来,吓得他条件反射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手机啪一声掉在地上。

周围的人也都着实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寻声看去。

院子门口,整扇厚重的铁门不知道被什么撞到,直接倒在地上,激起一股猛烈的尘土。

“该死的,还不快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冯立阳破口大骂,几个穿着西装的保镖连忙大步跑向大门口。

“呼!”

猛然间,一个黑色身影快速从保镖身边经过,保镖们感到迎面一股强烈的气浪袭来,衣服都被吹起,回头一看,黑色身影已经站在冯立阳面前。

“早你妈的,你是什么人。”冯立阳脸色惊恐,完全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吓到。

“来送你上路。”项少恒低沉着头,满脸杀气腾腾,直接抓住冯立阳的脖子,就像拎狗一样,狠狠甩了出去。

“霹雳吧啦。”

冯立阳重重撞在泳池旁边的一张玻璃桌上,口吐鲜血仰面躺在地上,不断低声惨叫着,吓得周围的泳装美女大声尖叫着四散而逃。

突如其来的袭击也让别墅里的保镖都惊呆了,一动不动地看着项少恒,被他瞬间迸发出来的强烈气场镇住。

“想活命的话,马上放弃收购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股权。”项少恒脸色阴沉沉地转过身,刚刚已经是用最小的力气扔冯立阳。

“你妈的,原来你是徐若瑶派来的,想让老子放弃汉空国际,门都没有,看她徐若瑶能怎样。”冯立阳手捂着胸口,恶狠狠地呸一口。

“徐若瑶给你多少钱,老子现在出双倍,不,五倍的钱给你。”冯立阳觉得项少恒不过是一个眼里只有钱的打手。

“不放弃?”项少恒气势凌人喝道。

“早你妈的,嚣张的什么,老子让你后悔当徐若瑶的狗。”冯立阳大声吼道,叫院子里的保镖直接动手将项少恒打死。

一个靠近项少恒的保镖怒吼着冲了过去,但还没有靠近,就被一脚踢飞,重重撞在墙上,头一歪晕了过去。

周围的保镖立即怔住,简简单单的一脚,就已经告诉他们,今天遇到高手了。

“还不快点给我上。”冯立阳大声吼道。

保镖们反应过来,纷纷怒吼着朝项少恒冲了过去。

不到半分钟,保镖们已经被撂倒一大片,躺在地上起不来,看得周围的保镖再次被怔住,一步步惶恐后退。

冯立阳同样目瞪口呆,表情僵硬,久久说不出话,这些保镖都是重金聘请的,个个人高马大、身材结实不说,有几个还是市里散打队退役下来,格斗实力经过自己亲自审核。

如今在这个男人面前,别说打了,就是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彻底成了一群没用的废物。

“你是不打算放弃了?”项少恒慢慢往前移步,强烈的霸气从眉宇间迸发出来。

“你妈的,想让老子放弃?门都没有。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抄家伙,谁打死他,马上奖励两百万。”冯立阳厉声命令道。

“人啊,健健康康活着有什么不好,为了几个臭钱被我打成残疾人,值得吗。”项少恒微微抬头仰望着深邃的天空,轻轻叹气道。

同样不过短短半分钟,剩下的保镖大部分被打趴在地上,剩下几个慌不择路、连滚带爬地逃出来院子。

冯立阳彻底惊呆了,头脑一片空白,今天栽了,徐若瑶竟然找了如此厉害的人对付他,连忙拿出手机,快速发出一条信息。

“看来你是真的想死。”打完剩下的保镖,项少恒眼睛一横道。

“小子,你很厉害,确实本事惊人,不过再厉害的人都会被打死的时候,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不用三分钟,我保证死的人绝对是你。”惊恐过后,冯立阳又傲慢道。

“是吗?”项少恒嘴角扬起,轻轻冷哼道。

直接灭了冯立阳,乃至整个冯家,对项少恒来说轻而易举,犹如轻轻碾死一只蝼蚁。

只是冯家多少也算有些势力,这么做势必会在平静的长宁市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浪,不是他的本意,能暗中帮老婆低调处理事情,他还是会选择尽量低调。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等会儿除非你跪下来吃屎,老子才考虑要不要饶你一条狗命。”

一看项少恒没有立即冲过来,冯立阳马上又恢复到狂妄嚣张的一面。

心中毫无畏惧,现在的有钱人谁不养着一帮人,自己养的人更不少,明着是保镖,实则就是打手,他还特意给自己的人取了一个名字,冯家帮。

冯家帮就在附近,自己信息一发,用不了三分钟就可以全部赶来。关键是,冯家帮的手里还有几把真家伙。

格斗实力再强悍的人,遇到了真家伙,还不马上变成狗怂样。

“放弃收购汉空国际的股权,活下来,这个交易对你非常公平。”还有充足的时间,项少恒根据计划坐在了一旁长椅上,闲散地翘起了二郎腿,仰望着深邃的天空。

刚才的武力解决已经够了,是时候让冯立阳见识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恐惧!


第5章 神秘的商界大佬

“你害怕过吗?”

望着深邃的天空,项少恒余光不屑地扫了一眼冯立阳,深感像他这类有点钱就自以为是的人其实挺可怜的。

那点破钱?真的以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根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真正的强。

“早你妈的,少他妈的给我装,老子改变主意了,就算你吃屎,也绝对饶不了你。”

冯立阳嚣张骂道,更是深深鄙视,徐若瑶叫来的杀手厉害是厉害,就是脑子不灵光,没有直接杀了他,让他充足的反击时间。

转头朝院子外面看去,远处,一排商务车、轿车正急速朝别墅而来。

哗啦啦,外面的车一停住,快速冲进来一群穿着黑西装,手持各种长刀的男子,其中冲在前面的几个人手里还拿着微型冲锋枪和手枪。

这也是冯立阳最引以为傲,费了不少劲才搞到的装备。

“人挺多的嘛,还有枪啊。”项少恒随意扫了一眼,拿起手机点开浏览器,继续寻找美味早餐的做法。

“小子,老子还是可以大发慈悲,让你自己选择死法。”冯立阳满脸笑容,洋洋得意地走向冲进来的人。

他冯家帮的人终于来了,想让项少恒怎么死就让他怎么死。

“看到没有,这个狗东西闯进老子的家,想要老子的命,你们说该怎么办?”冯立阳厉声喝道,手往后一指。

脑海中立即浮现起项少恒被射成马蜂窝的样子,是在有够爽的。

“大哥……”猛然间,一阵犹如浪涛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气势十分惊人,打断了冯立阳的幻想。

冯立阳有些吃惊,回头一看,立即被眼前的画面怔住了。

自己花大钱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冯家帮,竟然一个个跪在项少恒的面前,直呼他为大哥。

“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打手们给项少恒磕了三个响头。

“冯立阳,你把我的人叫过来干什么?”项少恒继续翻动手机屏幕,抖动穿着拖鞋的脚,显得轻松而惬意。

“这……这……他们是你的人……”冯立阳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这些人明明是他养的打手,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他的人了?

不可能、不可能,前几天他才带着打手去教训人,可现在?

这时,冯立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他父亲打过来的。

“混账东西,你怎么经营公司的,老子突然接到董事会的电话,说我们破产了,还负债三百多个亿。”

“什么?爸爸,你乱说什么?”冯立阳一脸茫然。

“你还不知道?现在我们的合作伙伴就在外面,我要是不把事情解释清楚,分分钟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冯立阳的父亲大声叫道。

冯立阳紧张地挂掉手机,准备查看公司银行账户,才发现上面有好几条短信通知,显示着自己的公司确实已经破产,且负债三百多个亿。

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是同样持有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吴氏集团的吴总打来的:“冯立阳,你发什么疯,自己的公司都破产了,还让我把股权卖给你?”

吴总的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个持有股权的孙氏集团孙总也来电:“冯立阳,我们的股权交易就此结束……”

屏幕上还在显示着不断有人打电话进来,都是自己的合作商、合作伙伴、供应商、客户等等。

冯立阳脸色僵硬,动作迟缓地转头看向躺在长椅上的项少恒。难道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男人做的?

可是……怎么可能?突然收买自己的打手不说,还让自己的家族企业直接破产,负债三百多个亿?

“大……大哥……”冯立阳彻底慌了,手脚发抖地走向项少恒,想到了一个传闻。

商界之中存在着几个绝对的大佬,轻轻打个响指,就可以毫不费力地碾碎一家具有一定规模的集团企业。

眼前这个一身休闲衣服的男人,就算不是大佬,也绝对和大佬有关系。

大佬竟然出现在长宁市,自己真的惹错人,徐家有大佬帮忙,他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纯粹找死。

“大哥,我知道错了。”冯立阳哭丧着脸,也啪一声直接跪在项少恒面前。

“知道错了?”项少恒淡淡笑着,大拖鞋踩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

“饶了我吧,就算让我吃屎,我也愿意,只求大哥手下留情。”冯立阳把头磕得很响亮。

“还敢不敢对徐若瑶无礼?”

“不敢了,大哥,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

“等会儿徐若瑶来了,怎么做知道吧?”项少恒玩味一笑,轻轻拍着冯立阳的脸。

“知道、知道、大哥……。”冯立阳不断求道,额头已经磕出一道红印。

“明天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不过你对徐若瑶无礼,还是要小以惩戒,就让你的资产损失五十个亿。”

“谢谢大哥。”冯立阳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感激还来不及。

“不许跟任何人说我来过这里,更不能让徐若瑶知道,明不明白?还有,把手机、电脑里有关徐若瑶的照片,全部删掉。”该离开,项少恒悠哉悠哉地走出别墅院子。

“是是是……”冯立阳俨然变成了一条哈巴狗,看着项少恒的背影,继续不断磕头。

回到兰博基尼维诺超跑,平头青年收起手机,正是他刚才在背后操控一切:“老大,你变了,凭你以前的作风,这条狗敢对嫂子无礼,岂有活命的机会。”

“废话少说,快回去。”

项少恒目光深邃地看着远处的路。

五分钟以后,宾利添越驶进了冯立阳的别墅,徐若瑶和李潇刚下车,冯立阳和一大群冯家帮的人就冲过来。

“不好,瑶瑶,我们快走,冯立阳竟然叫了这么多人。”李潇脸色惊恐。

“可恶。”徐若瑶也惊讶冯立阳的胆子有够大的,转身要返回车里。

“徐总,您好……”冯立阳一脸赔笑,点头弯腰地走过来,周围冯家帮的人也跟着向徐若瑶问好,那态度和笑容,绝对是最真诚的。

徐若瑶和李潇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怎么可能?


第6章 对他产生懊悔

如果不是看到冯立阳那张令人厌恶的脸,有那么一刹那,徐若瑶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

他对自己笑也就罢了,还点头弯腰,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令人难以相信。

“徐总,你好,不好意思,百忙之中还麻烦你来我家,里面请……”冯立阳身上的嚣张狂妄已经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一个下人。

徐若瑶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怎么回事?冯立阳突然变了个人?

环视着凌乱的院子,倒在地上的桌子,散落一地的食物、瓶瓶罐罐,好似这里刚刚才发生异常激烈的打斗。

难不成冯立阳今天晚上被人修理了,才会让他发生改变?

“徐总。”李潇也疑惑地走过来,惊异地扫视着周围,轻轻拉动徐若瑶的衣角,暗示她冯立阳在玩什么把戏,赶紧趁机先离开。

“冯立阳……”徐若瑶绝美的脸蛋毫无表情,语气微微高声。

“徐总,股权的事情您放心,我对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绝无半点觊觎之心,不仅不会收购别的股东的股权,还会将自己持有的股权全部送给您。”

冯立阳犹如惊弓之鸟,连忙又低头弯腰道。

若是让别人看了,绝对会认为他是疯了。

“什么?把你的股权送给我?”徐若瑶又被惊讶道,重复着冯立阳的话,转头与李潇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无疑了,冯立阳确实是被教训,到底是谁教训他?让他拱手将自己持有的股权送给自己。

“冯立阳,你想耍什么阴谋?”李潇强势喝道。

“我没阴谋,李总,就是简单的想把股权给徐总而已。”冯立阳保持着笑容。

“是谁让你把股权给我的?”徐若瑶直接问,倒要看看谁教训了冯立阳。

“没人啊,徐总,我真的觉得自己持有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股权就是一种浪费,给您最合适。”冯立阳的态度非常诚恳。

徐若瑶暗暗惊叹,冯立阳的狂妄嚣张在长宁市商界也是出了名的,能够将他教训得服服帖帖,比狗还乖,令他不敢说出来,对方势力绝对相当惊人。

反正航空国际航空的股权危机也解除了,多看冯立阳一眼就觉得厌恶,徐若瑶示意李潇准备离开。

“徐总,汉空国际航空的股权……”冯立阳快步追上去。

“你的股权我不会要的,就算要,也是正常收购。”徐若瑶头也不会道。

“可是徐总,您就收下吧,否则……”冯立阳低声下气,苦苦哀求道。

徐若瑶没有理会,砰一声关上了车门,与李潇一起离开了。

宾利添越快速飞驰在公路上,徐若瑶和李潇两人脑海中疑云缭绕,久久挥之不去,到底是谁在幕后帮他们。

“瑶瑶,你说会是谁修理冯立阳?”李潇调整着副驾驶位座椅,一双雪白柔滑的大长腿往前轻松一横,深深感兴趣道。

“应该跟我们关系不大,对方只是教训冯立阳好好做人而已。”徐若瑶纤细葱白的手放在方向盘上。

想想汉空国际航空这些天令自己头疼不已的危机,就这样子解除了,还真是梦幻。

“怎么会关系不大,刚刚冯立阳还想把股权送给你。”李潇强调道。

“算了,不管了,故弄玄虚。对了,潇潇,我最近想整一个人,能不能帮我个忙?”徐若瑶决定转移话题。

刚刚就一直在想,无论自己怎么做,始终奈何不了家里那个入赘的没用男人,自己这辈子的大好青春就这样子白白浪费了?

绝对不行,定要让那个男人离开。

李潇是非常厉害的职场女强人,修理男人有着绝对狠辣的手段,有时候连她都佩服,何不让李潇帮忙。

“修理一个人?是哪个没长眼睛的惹你不高兴?我定饶不了他。”李潇爽快答应。

徐若瑶编了个借口,说自己前几天在酒吧喝酒,项少恒对她出言不逊,还说想当她的秘书好好伺候她。

她没有当场教训项少恒,假装答应,决定安排他进入汉空国际航空,再好好修理他。

“明天我就带他到公司,到时候你给我往死里整。”

“瑶瑶,像这样好色的酒吧小混混,你没有当场教训她?若是我在,绝对让他在轮椅上安度余生。”李潇略微惊讶道。

她和徐若瑶在酒吧遇到寻欢猎艳的小混混也不是一两次,每次哪一个不是被教训得哭爹喊娘,服服帖帖的。

“因为我想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徐若瑶低声发狠道。

“男人修理男人,永远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打,女人就不同了,我有几千种修理手段,绝对让他后悔得罪瑶瑶。”

两个女强人深邃清澈的双眸投向对方,嘴角扬起一抹阴险狠辣的笑容。

忽然,徐若瑶脑海中浮现起在会议室里项少恒帮她堵住那些人嘲笑的嘴脸的画面,隐约产生了丝丝懊悔,自己有必要这么做吗?

“算了,先整看看,如果他能在李潇的手段中存活下来,或许……”徐若瑶心中自道,明显懊悔感变得强烈,产生了别的想法,但又随后停住思绪。

云顶山庄农贸市场。

次日一大早,天还没亮,一片灰蒙蒙的,项少恒穿着衬衫、沙滩裤和大拖鞋,手里提着菜篮子行走在农贸市场,认真寻找最新鲜的食材。

一想到昨天暗中偷偷帮老婆修理冯立阳,晚上回去的时候看到她一脸惊讶的表情,项少恒心里美滋滋的,不禁低声哼着歌。

买了快一个月的菜,连他都喜欢上在清晨来农贸市场的感觉,熙熙冉冉、热热闹闹的农贸市场,充满了强烈的人情味,散发出一股温馨和祥和的氛围。

“轰隆!”

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突然从菜市场路口传来,随后又是一阵破口大骂声:“老不死的,会不会看路,想死啊。”

项少恒循声看去,一辆面包车撞在柱子上,一个老婆婆倒在了地上。

“老不死的,会不会走路,要死就到别的地方去死,别挡着老子的车。”司机是一个中年男子,脸上有一块明显的刀疤,满脸横肉,下了车就指着地上的老人开口大骂。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指着刀疤司机,根本就是他自己开车不小心差点撞到老婆婆,还态度如此恶劣嚣张。

“你妈的,看什么看,就是老子故意撞的,你们想怎样。”刀疤司机说着,从车头抽出一根两指粗的钢管,怒声吼道,吓得周围的人连忙后退。

项少恒穿过人群,先快速检查着老婆婆的身体,再扶起她,幸好只是轻微的皮外伤而已。

“撞到人还这么嚣张?快向老婆婆道歉。”项少恒站了起来。

“让老子道歉,开什么玩笑?这样的老废物活着也是浪费,还不如早早进棺材烧了。”司机冷哼一声,见老人没事,转身要离开。

猛然间,看着刀疤司机脸上的疤痕,项少恒心头一怔,难道是他?


第7章 守在她身边

“今天,你不仅仅要向老婆婆道歉,还得跟我去一个地方向令一个人道歉。”

项少恒想起来了,那道令他印象深刻的疤痕,不会有错的,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忘记,他就是当年撞到自己母亲逃逸的司机。

刀疤司机往后斜扫一眼,没有理会,打开车门准备离开吗,低声骂道:“真倒霉,一大早遇到个老不死的。”

“听到没有,道歉。”项少恒脸色陡然变得阴沉,手臂青筋暴涨,手指深深陷进肉里,传出了一阵清脆的喀嚓声。

“算了,小伙子,我没事,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老婆婆也劝道,觉得刀疤司机不好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道歉。”项少恒又喝道,毕竟当年的事情是交通事故,否则刀疤司机绝对不会安安稳稳还站在面前。

“早你妈的,别给你脸不要脸的,道歉、道歉,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道歉。”刀疤司机怒了,抄起钢管,恶狠狠呸一口道。

周围的人一看刀疤司机发狠,连忙跟着劝道,让项少恒和老婆婆快离开。

“老子现在就道歉。”刀疤司机怒目而视,手中的钢管狠狠挥下。

“砰!”一击沉重的声音响起,周围的人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直呼惨了,这一钢管下去,就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也得直接趴下。

但等他们转过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钢管打在项少恒的手臂上,已经呈现弓状的弯曲,连刀疤司机也直接愣住。

“这是你自找的。”项少恒对着刀疤司机的腹部就是一脚。

刀疤司机哗啦啦撞在一堆纸箱上,一看项少恒是个狠角色,吓得忍着疼痛从地上拍起来,转身跑向旁边的一条小巷子。

“站住。”项少恒追来过去。

刀疤司机跑得很快,对周围很熟悉,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上给我找一个人。”项少恒拿起手机,拨通了昨天平头青年的电话。

“是,老大。”手机传来了平头青年的声音。

回到云顶山庄别墅小区,徐若瑶还在睡梦之中,项少恒以最快的速度开始给她准备早餐。

全麦面包三明治、香煎培根、荷包蛋、坚果、小西红柿……

做好以后,项少恒擦了擦手,信心满满地看着精心准备的美食:“今天的早餐绝对可以让老婆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哒哒哒!”

徐若瑶下楼梯的声音清脆传来。

“徐总,早上好。”项少恒连忙接下围巾,以最快的速度走到楼梯口,面带微笑地将准备好的热毛巾递上。

这是徐若瑶的习惯,早上下楼以后,第一时间躺在沙发上用热毛巾敷眼睛。

也是项少恒可以默默站在徐若瑶身边的机会之一。

今天早上徐若瑶穿着粉色的睡裙,仰面躺在沙发上,葱白纤细的手将热毛巾在眼睛上放好,表情舒缓,尽情让双眸享受着热毛巾的温度。

一双白如凝脂的大长腿交差伸展开,肌肤光滑,水嫩十足,就是纯牛奶都难以散发出如此完美的白嫩光泽,连最苛刻的人也挑不出一点点的瑕疵。

黄金比例的身段,慢慢修长的曲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超凡脱俗的脸蛋,淡淡香艳的红唇,怦然心动的气质。

越是看,项少恒越是只想将她捧在手心里,好好地保护她、呵护她。为了她,不管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此时此刻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停止,让自己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过了十分钟,徐若瑶敷好眼睛,随手将热毛巾扔在桌上,还是没有看项少恒一眼,转身回到了楼上,梳洗打扮。

项少恒站在楼梯口等候着,楼上是这座豪华别墅的禁区,严禁他踏进半步。

又过了一会儿,徐若瑶穿着一身黑色短裙职业装,提着香奈儿限量包,穿着黑色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下来。

黑色职业短裙装将她婀娜多姿的的身段完美地衬托出来,每一个步伐、动作都散发着强烈的霸道中

“徐总,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项少恒又走向前。

“今天我没心情吃饭。”徐若瑶冷冷道,一大早她就被父亲的电话吵醒,让她防备着长宁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周家,有可能会因为前段时间汉空集团竞拍的土地对她不利。

还有令她更不想听到的话,父亲又跟她唠叨了一番,既然她和项少恒已经是夫妻,就应该接受他,好好和他相处。

“看到你那张没用的脸,我就吃不下饭。”一气之下,徐若瑶又翻了翻白眼,低声骂道。

项少恒继续赔笑着,余光投向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早餐。

“对了,今天早上我和爸爸说了,从下个月开始取消他给你的一个月三万块零用钱,你必须靠工作养活自己。”徐若瑶决定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不信逼不走他。

“跟我去汉空国际航空,我已经给你安排一个职务,你愿意不愿意?”徐若瑶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

“愿意,当然愿意!”项少恒劲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心中有一丝兴奋,看来自己这一个月的努力没白费,老婆主动给他安排工作,说明正在逐渐认可他,乐意还来不及。

“当然,就算你是我的丈夫,也得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还有,你我之间的关系绝对不能说出去,知不知道。”徐若瑶说着转身就走。

“知道、知道。”项少恒直笑着,屁颠屁颠地跟了出去。

两个小时以后,徐若瑶带着项少恒来到了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给了他总经理李潇的办公室地址,让他自己去找,随后便离开了。

“徐总,慢走。”项少恒目送徐若瑶离开,高兴地看着手中的小纸条,老婆给了他工作的机会,一定要努力工作。

根据地址,项少恒顺利找到了李潇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面没有人,对面的秘书办公室也空空的。

项少恒决定再外面等等,猛然间,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从李潇的办公室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呼呼声。

那声音?不会有错的,项少恒是地下世界兵王,熟悉各种武器装备,又怎么会发觉不了,正是无人机的声音。

余光一扫,一架小型无人机正朝李潇的办公室快速飞了过来。


第8章 狠辣女闺蜜

美女总经理的办公室里有小型无人机入侵?

项少恒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或许也正常,毕竟李潇和自己娇妻一样是商界女强人,平日里得罪不少人,想要整她的对手大有人在。

只是不管小型无人机的操控者是谁,遇到他只能自认倒霉了。

倒要看看是谁想对李潇不利。

项少恒身体微微一侧,望着李潇办公室打开的落地窗,想要看看小型无人机会不会飞进来,再将其打下。

“呼!”小型无人机的声音越来越大,逐渐靠近落地窗,停了一会儿之后,朝落地窗继续前进。

“等进来你就出不去了。”

项少恒心中自道,双眼紧盯着无人机,手伸进口袋里,摸到了一个硬币。

“呼!”小型无人机如项少恒所愿,快速飞进办公室。

项少恒拿出硬币,不快不慢地走了进去,对着无人机挥手一笑,准备将其打下来。

“你是什么人,在我办公室干什么?”

突然,一个凌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项少恒的动作,正是李潇。

小型无人机猛地呼一声,快速从另一窗户飞了出去,一下子消失了。

“李总。”项少恒转身道,李潇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让无人机趁机逃掉了。

李潇是空姐出身,也是标准的职场女强人,严肃、强势和凌厉,尤其是强势起来,令人望而生畏,也因此令她能够从汉空国际航空几千人的空姐之中脱颖而出,一步步成为总经理。

她更是标准的超级大美女,今天穿着严肃的职业短裙装,身材曲线显得十分婀娜多姿,一双黑色大长腿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超凡脱俗的脸蛋迸发出强烈的美感。

简简单单站在门口,犹如一个举世罕见的美人雕像,让人不管怎么看,双眼都足以牢牢被吸引锁住。

“李总,我是项少恒,徐总介绍的。”项少恒笑着自我介绍道,只能可惜地扫了一眼窗外,将硬币塞回口袋。

“原来你就是徐总介绍的。”李潇显得很不高兴,黑丝大长腿迈开,高跟鞋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直接走到总经理位置上,“难道你没看到我不在办公室,就直接走进来,是不是太没规矩了?”

不屑地快速扫了一眼项少恒,报到第一天穿着衬衫、七分裤和大拖鞋,也太邋遢了,完全没有一点职场该有的严肃。

真不知道他这么邋遢,在酒吧里是有怎样的自信和胆量敢搭讪徐若瑶。

“没,李总。”毕竟是老婆的好闺蜜,项少恒完全没有狂妄兵王的一面,俨然变成了刚刚找工作的愣头青。

无人机入侵的事情只能先不说了,再者这个时候和她说有无人机入侵办公室,她肯定不会相信。

李潇脑海中开始盘算着徐若瑶的命令,往死里整项少恒,不过要怎么整?

其实单单从面容五官看,她第一眼对项少恒的印象倒是不错,人长得又高大又帅,就算是公司的空少,恐怕也没几个有他帅。

只是长得帅又怎样,骨子里又猥琐又好色,还敢得罪徐若瑶,完全就是找死。自己也讨厌这种表里不一、还邋遢的男人,绝对要整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项少恒观察着李潇的脸色,忽然感到有些失望,那种脸色根本就不是欢迎他的脸色,难道老婆让自己来汉空国际航空公司上班,只不过是想变法子整他而已?而不是对他开始产生好感,想给他机会。

“你的简历呢?什么学历?”李潇的口气显得高傲,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简历和学历都没有,是徐总让我来了。”项少恒淡淡笑道。

“也就是说,你是个文盲了。难道你不知道进入汉空国际航空公司,至少也得985或者211的大学本科毕业生。”李潇轻轻冷哼一声,心中更是鄙视,什么徐总让你来,徐总是让你过来被往死里整的。

“就算你是徐总介绍进来的又如何,文盲一个,我怎么给你安排工作,那些重点大学毕业的员工会怎么说?这样吧,你干脆先去空中乘务一部打杂。”

李潇手一挥,示意项少恒直接去空中乘务一部报到。

“李总,能不能换个别的工作,让我打杂……”在家里给老婆打杂,来公司上班给空姐打杂?项少恒申请道。

“我是这里的总经理,我说的算,要做就做,不做现在就出去。”李潇不耐烦举起手。

“是,李总。”看在自己老婆的面子上,项少恒妥协,不管李潇给他安排什么工作,都要做,而且要做得让她瞠目结舌,惊讶不已。

李潇余光看着项少恒的背影,阴险地笑了。整个航空公司最难管的就是空姐,而更令她无时无刻感到头疼的,无疑就是空中乘务一部那群女人。让他去空中乘务一部打杂,绝对是将他往火堆里推。

项少恒刚刚走出办公室,平头青年就打来电话。

“老大,接到消息,有一伙人鬼鬼祟祟地走进嫂子的公司,企图绑架嫂子。”

“我知道了,事情我会解决的,你不要插手。”

项少恒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人啊,活着好好享受人生有什么不好,自己又不是死神,为什么总有人主动送命上门呢。

收起手机,项少恒走进了电梯,猛然间,一阵强烈的幽香扑鼻而来,十分迷人。

随意抬头看起,电梯里站着一个五官精致,肌肤犹如婴儿般柔滑雪白,身材曼妙高挑,黑丝大长腿修长均匀,穿着紫色条纹制服的漂亮空姐。

香味正是空姐散发出来的,电梯里只有她一人。

和如此漂亮迷人的空姐单独在电梯里面,项少恒忍不住余光秒了一眼,心中暗暗赞叹,有够漂亮的。

“帅哥,哪个班的?我怎么没见过你?”空姐把项少恒当成了空少,主动靠了过来,一块丰硕挺拔的绵软区域直接顶在了他的手肘上。

强烈的女人香顿时扑鼻而来,令人似要窒息。


小说

叶晨:“离家十年王者归来,失去的东西我要一件件夺回来!”

2021-1-3 18:24:00

小说

兵神回归都市,各路美女投怀送抱,怎可拒绝,拳打富二代,脚踢恶霸,我的都市我做主!

2021-1-3 18:27: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