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思瞳带着药妆的金手指穿越了,没想到还免费赠送了个娃。

余思瞳带着药妆的金手指穿越了,没想到还免费赠送了个娃。可谁是孩子爹?
余思瞳带着药妆的金手指穿越了,没想到还免费赠送了个娃。

第1章 死亡穿越

余思瞳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类似于古代婚房的地方,身上穿着一件红肚兜。

光是胸前的春光乍泄,看得她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却发现这双手有问题。

这双手上满是老茧,上面纵横交错的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疤。

她明明是余家的大小姐,从来没有干过粗活,原本的小手也是娇嫩,不可能短短的睡一觉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头费解的余思瞳忽然想到了什么,浑身猛地一僵。

她记起来了,昨天是她的订婚宴,结果有人在她去订婚的路上告诉她,未婚夫失踪了。

当时她只是下车打算打算问个究竟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刷的一下撞到了她的面前。

鲜血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出,那种无力和疼痛感还清晰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居然死了?

余思瞳一个踉跄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抬眼便看见镜子里印出了自己的容貌。

这根本就不是她看了21年的脸,还有着满屋子古色古香的模样,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也没有电灯!

这究竟是哪里?

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门外便响起了一阵嘲讽的声音。

“哟,刚刚那大夫不是说少夫人已经随时要断气了吗?这怎么又醒过来了?”

话音落下,便看见一个身穿宝蓝色留仙裙容貌上乘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那眼中满满的嫉恨有些令人恶心。

“你是谁?”余思瞳开口,却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厉害,犹如一个六十岁老朽一般的难听。

这一开口便让她拧眉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不记得我了?”铃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一步步的逼近了余思瞳,一字一顿的说:“我是你的亲妹妹啊!”

说话的时间,只见铃兰掩嘴一笑,使了个眼色,很快便有丫鬟冲上前来按住余思瞳,拿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就要往余思瞳的嘴里灌进去。

余思瞳可不是傻子,这一醒过来什么都没做,别人就给她灌药,只怕是毒药。

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一动手直接将丫鬟推开了老远。

“为什么要害我?”一步步的逼近了这个女人,余思瞳大致知道了怎么回事。

她在现代死了,可是却鬼使神差的穿越到了古代,而身体的原主恐怕就是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给害死的!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她到了古代,现在的她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看见院子外有一双男靴,铃兰猛地变了脸色,不断的跪地求饶说:“求少夫人饶命,妾身只是求了一副偏方想要让少夫人早日康复,并无半分谋害之意。”

这前后转变的态度,令人咋舌的演技,余思瞳知道标准穿越之中的渣男要登场了!

还没等她这个念头落下,只看见一个容貌冷峻,五官分明的男人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余思瞳,你以为你还是余家的大小姐吗?”

余思瞳?

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余思瞳?

这么巧合的吗?

余思瞳心里微微一惊,很快便平复了下来指着一边黑漆漆的汤药说:“是不是大小姐我不知道,可有人想要害我,你该怎么说?”

这暴走的神态,不知为何像极了受到冤屈。

可是冷乔峰转眼看见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女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余思瞳不过是一个说话难听还不识抬举的女人,那里会有铃兰善解人意。

“铃兰一向体贴,你以为那碗是毒药?我正好请了京城最有名的林大夫。”冷乔峰话音落下。

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院子里身着一袭白衣的男子身上。

只见满园的落英缤纷,竟衬得他冰肌玉骨。

大约是听见有人提到了他,林初润嘴角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一步步的走向了余思瞳。

他前脚刚进了屋子,便说了药物的名字。

“枸杞,三七……还有鹿血,确实不是毒药,都是一些补血补气的好东西。”他的眼中含着笑,看向余思瞳的时候有那么一瞬的停顿。

反倒是余思瞳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刚刚这女人明明来者不善,怎么可能给她送一些好药来?

难不成这个看起来温润如玉,容貌上乘的男人是被她给收买了的?

“这件事绝对不会这样简单,这药一定有问题。”余思瞳举起了自己的手,指向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冷乔峰怀里的铃兰,“她一定在里面动了什么手脚!”

只可惜,她的话音一落下,便有一个人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手上。

“放肆,你无非就是不满我同一天将你与铃兰迎入了门,从昨夜开始便不得安生,今日还质疑医圣林初润先生。”

这一巴掌打的极响,余思瞳的心中无疑多了一丝怒火!

这个男人竟然敢对她动手?她暗中捏紧了自己拳头,很想反手一巴掌拍在这个渣男的脸上。

忽然,一阵清风拂过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铃兰看见余思瞳被打了一巴掌,心里不免多了一丝小小的得意,她就算是下毒也不会下的明显。

“将军我们走吧!”她扬起了嘴角,推搡着冷乔峰说:“今日您说了要陪妾身去游湖的。”

原本怒火滔天的冷乔峰是记得还有这事,当即冷哼了一声,挥袖离去。

“姐姐,您还是好生养病吧!”铃兰轻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便有人将药放在了桌上跟着她一同离开。

这下偌大的屋子竟只剩下了余思瞳。

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

一个正妻还不如一个妾,余思瞳不由自主的为原主默哀了一秒钟,这未免也太可怜了。

不过这屋子也不是一个其余的人也没有了。

“你怎么还不走?”余思瞳看向身边这个号称医圣的男人,左右在她的心里早就认定了这个男人就是坏人。

“余小姐似乎对于在下有什么误解。”林初润不经意的一笑,对于余思瞳的警惕不同,他反倒坦然了不少,“我等是旧相识,为何你连我也不信了?”

旧相识?

第2章 身孕

这厮和原主认识?

余思瞳脑中顿时闪过了各种可能,如果这人与原主认识,为什么要帮着刚刚的那个小妾呢?

“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说出真相。”林初润伸手端过了一边还带着余温的药碗,不经意的拨弄了一番,“这药无论是哪种确实都是补药。”

“可若是众多补药放在了一起,那就能让我毙命是吗?”余思瞳不是傻子,这话里话外明显有一定的玄机,说白了,不就是想要告诉她这事有蹊跷。

之前在前世看宫斗剧的时候,余思瞳记得有过这么一个桥段。

当时只觉得可笑,现在看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了。

“听闻昨夜余小姐脑部受了伤,虽说不认得在下了,可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林初润满意的点了点头。

进门时候,他便察觉到了这余思瞳的不同之处。

之前的余小姐看向冷将军的眼中可算是满满的爱意,可现在却是漠视。

“我只是不记得很多事情了。”余思瞳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做出一副头疼的模样。

这人是敌是友暂时还分不清,可余思瞳知道现在的她必定和之前的原主大有不同,若是被人看出了端倪,说她是被什么妖怪附体了,到时候才叫难办了!

想道了这里,余思瞳便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是不记得了,否则刚刚小姐便不会想要与将军动手了。”林初润原本平坦的眉头忍不住一皱,“他可是战神,小姐弱柳之姿怎可能在他的手下讨得了便宜?”

所以刚刚阻止她动手的就是这个男人?

余思瞳心里不免稍微放下了一些戒心,她只是太生气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样不尊重的打手。

不过经过这林初润的警告之后,余思瞳知道自己日后必定要小心一些。

“多谢。”不管怎么样,这人帮自己免去了一顿皮肉之苦,余思瞳还是要道谢的。

“不必客气。”林初润拱手作辑,顺手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一瓶瓷白色的小瓶子,“这……是那个人让我拿给你的!”

那个人?那个人又是谁啊!

余思瞳忽然觉得这事变得古怪了起来,原主不会在外面有男人吧!

大约是看出了余思瞳对于那个人丝毫没有印象,林初润轻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连他也忘了。”

话音落下,他便开始往外走去,末了还不忘了嘱咐道:“日后若是有事,便差人去同仁医馆寻我。”

随着他的身影走远,原本偏僻的院落便安静了下来。

余思瞳看着手中这精美的小瓶子心念一动。

待她打开了一看,里面放着一张极小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吾思安好,药碎外服,伤疤定除。

短短十二个字,简单明了。

余思瞳的眼前鬼使神差的模糊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擦拭自己眼角的时候,竟发现了一滴泪水。

这是原主对于这个纸条主人的感情吗?

她心里对于这个人越发的好奇了起来,原主与他究竟又是什么关系呢?

夏日里的天炎热的很。

余思瞳一个人在这偏远的院落待了有两天了,每天的饭菜都是有人送来,基本上养养还算得上精致,也没有所谓的冷菜馊菜。

虽说这冷乔峰是个渣男,不过这手下也不是偷奸耍滑之辈,还不算苛待主母。

可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了,即便是回不去以前的时代,她也想要自由。

与其这样相互折磨还不如离婚了好!

而且余思瞳注意到一个问题,原主手上的伤疤很明显是以前留下的,有些伤口已经是疤痕了。

由此,她可以理解为原主原来生活的不好,这离婚是必须得离,可这以后的去处也得想好了。

最好能讹上冷渣男一笔,凭借她的脑袋瓜必定能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人!

打定了主意,余思瞳便换了衣物,不过这古代的衣物着实难穿了一些,尤其这鬼天气又热。

真像古人那样里三层外三层的,只怕她还没出院子就要被热死了。

随便在衣柜里找了找,余思瞳大致排了一下衣物的顺序,穿了一个肚兜,再穿了一件外衫,搭了一条粉色褶皱裙便出了院子。

这样也不算暴露,也不会太热。

“夫……夫人?”巡逻的侍卫只见一名女子披散着头发迎面走来,等她走近了一看,不由得吓得浑身一个颤抖。

“将军呢?”

“在前面左拐的偏房里与二夫人准备三朝回门。”

“谢谢哦。”

一阵暗香涌过,等侍卫回过神来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怎么能连将军在哪都说的这般清楚明白呢?

……

古代的三朝回门远比现代的要隆重的多,加上冷乔峰是娶了余家两个女儿,这回门的礼仪自然会备的厚实很多。

余思瞳进入这偏殿之前,所有的人丫鬟奴役看见她就跟看见了鬼一样,个个四散逃开。

直到她进入了偏殿。

“不梳洗也敢出来,成何体统?”冷乔峰一抬眼便看见了余思瞳披散着头发从外面进来。

梳洗?不好意思,不会扎头发!余思瞳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无辜的模样说,“钗环首饰一概没有,我怎么梳洗?”

一概没有?冷乔峰记得自己是备足了这些东西放在了院子里,为的就是避免有一天外人说他苛待了这位余家大小姐。

怎么会一件都没有了?

铃兰根本没想到余思瞳这个时候会出现,那些钗环首饰她看着都挺好看的,拿来了又怎么了?

这贱人还敢到将军面前告状?

“将军,是妾身没有为姐姐打点好,是妾身的错,可是妾身最近茶不思饭不想,大夫说……说……”

铃兰故意欲言又止,对自己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大夫说什么了?”冷乔峰脸色严峻了起来,莫不是生病了?

“大夫说,夫人是有喜三个月有余了!”丫鬟低声说出这话,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谁料铃兰却一巴掌扇在了丫鬟的脸上,“本夫人与将军不过成婚几日便有喜三个月有余了?这不是平白玷污了本夫人的闺名吗?”

第3章 想要合离

“是我不好没能早些将你迎娶进门。”冷乔峰连忙疼惜的握住了铃兰的手,眼神充满了愧疚。

没想到自己过来会看见这么一出好戏,余思瞳颇有意思的坐在一旁嗑起了瓜子,这铃兰的手腕还真的不简单。

如果不是她早早的看见了这厮对自己的丫鬟使眼色,余思瞳都以为她是真的觉得没有脸面了。

“今日回门,我定会向岳父与岳母大人好好赔罪的。”冷乔峰说着,完全无视了余思瞳。

“等等!”被无视的某人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不得不出声了。

原本一腔愧疚的某人忽然被余思瞳这么一打断,不悦的眼神不免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今日不用回门,这般不成体统,可别脏了我将军府的门楣。”冷乔峰说这话的时候毫不客气。

“不回门可以,但是我要求得一份和离书。”余思瞳伸出了自己手毫不觉得羞耻的说出了这句话。

要离婚书在她的眼中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对于冷乔峰来说可谓是打脸了。

正妻入门三日便要和离,传出去就是一个莫大的笑话。

“若我不应允呢?”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怎么样!

“那我就出去宣扬一下某些人的光辉战绩了,比如暗通款曲未婚先孕?”余思瞳可谓是将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

这种花心,对她不好,还动不动家暴的男人,不要也罢。

“你敢!”冷乔峰现在恨不得撕烂了余思瞳的嘴。

但是余思瞳可不傻,伸手做了喇叭状便要开口喊出声来。

还是铃兰担心自己的闺名受损,连忙拦住了冷乔峰说:“将军,您还是答应了姐姐吧!姐姐本就心仪他人,这婚事若不是皇上赐婚,想必她……”

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却也成功的让冷乔峰的脸色变得奇差。

自己的妻子心里装着别人,这对于冷乔峰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耻辱。

“你想要和离,我偏不如你意。”冷乔峰大手一挥,便有人送上了银票前来,只见他不屑的扔在了余思瞳的面前说:“好好买些东西回来梳洗打扮,别让人觉得我亏待了你!”

这话音落下,冷乔峰搂着铃兰便出了门。

至于余思瞳……有钱拿着为什么会不拿呢?

拿了钱正好还可以做一些小本生意呢!

得了便宜,余思瞳觉得这和离的事情恐怕还另有玄机。

这冷乔峰明显对她不待见,但他们的婚姻是御赐的,所以即便是想要离婚也得看皇上的意思?

又或者这个男人碍于自己的脸面不想放她走?

无论是哪种,余思瞳都大致知道了自己的情况。

至于原主心仪的人,难道是林初润口中的那个人?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余思瞳的脑海中,让她只能先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至于这钱怎么去发扬光大,余思瞳觉得自己也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盛京最繁华的街道,只见一位容貌俊俏头戴玉冠的公子哥从容不迫的进了同仁医馆。

这一进门,余思瞳便觉得自己恐怕是疯了,怎么会想到来找林初润呢?

“余……公子留步!”眼看余思瞳转身便要离开,林初润连忙叫住了她。

被发现了!余思瞳有些认命的转过了身看向了林初润,“林大夫。”

“请内屋坐。”林初润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既来之则安之,余思瞳当即没有犹豫的进入了内屋。

从外面看这只是一个药馆,不过这里面倒是别有春天。

各种花果树木,还有小楼亭台应有尽有,倒也算是雅致。

林初润引着余思瞳穿过了这片前院,一直到屋子里这才开口询问余思瞳的来意,“余小姐可是身子不舒服?”

身子不舒服?余思瞳觉得自己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太容易饱了,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

“我来找你是有其他的事情的。”余思瞳觉得在现代的时候,药妆比较火。

可现在的古代根本就不存在这所谓的药妆,她觉得这药妆研发或许只有这个医圣林初润能做到了。

“可否让我先为你把脉一番。”林初润对于其他的事情倒不是很在乎,唯一在意的便是这余思瞳的身子了。

余思瞳拗不过他,便只能乖乖的伸出手,但是嘴上还不忘了说自己的想法。

她前世的家里就是做化妆品品牌的,所以各种香水化妆品的比例在她的脑海里都有一个大概。

可是林初润的神色就变得凝重了不少。

“余小姐,您可知你有了半月有余的身孕了?”

“我跟你说那个七子白……你说什么?”原本正打算说祛斑面膜的余思瞳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她的肚子里竟然也有了?

假的吧!铃兰有了身孕,她就得有身孕吗?

“余小姐,我可以断定你已经有了半月有余的身孕了。”林初润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胎像很稳,只是略微有些血虚。”

“稳?”余思瞳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接受一下眼前的情况,“能给我一副落胎药把它打掉吗?”

无论这个孩子是谁的,对于现在的余思瞳来说都是一个累赘。

她还想和离之后做一个富商,再养群面首呢!有了孩子怎么可以呢?

听见余思瞳要打掉这个孩子,林初润的眉头不免挑了挑,这有身孕的时间似乎正好是之前皇上下旨让余思瞳嫁给冷乔峰的日子。

那个时候……

“你切记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千万不能让他被伤到了。”林初润打断了余思瞳的话,郑重其事的说:“这个孩子很重要,至少对于你来说很重要。”

很重要吗?余思瞳迟疑了。

如果这孩子对于原主来说很重要的话,她似乎真的不能除去了他,再说原主多半是被人害死了,才会有让她魂穿过来。

这孩子在母亲去世了的情况下还顽强的活着。

余思瞳的心里平白多了几分悲悯。

“那我说的东西?”她有些迟疑了。

“只要你不放弃这个孩子,你说什么,我都能答应你!”林初润明显极其的紧张这个孩子。

第4章 绿了将军

看他这模样,余思瞳心里竟出现了一种错觉,他倒像是这孩子的父亲。

“那我回府了。”余思瞳起身正准备离去。

忽然,林初润叫住了余思瞳。

“我这里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原本还打算等些时候,可现在多半也是到了那个时候了!说话的时间,只听见林初润拍了拍手。

很快便有两个梳着双马尾的丫头从一边的帷幔里走了出来。

“小姐,奴婢总算是再次看见您了!”其中一个稍微活泼一些,另一个倒是文静一些。

余思瞳被这忽如其来的丫鬟给弄蒙了圈,还没开口便听见这活泼的丫鬟说:“林公子说小姐撞了脑子忘了过去的一切,奴婢还不以为然,可您怎么能将奴婢也给忘了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另一个稍微文静些的丫鬟连忙上前来安抚说:“过去的事也算不得愉快,忘了好。”

“过去究竟是什么事情?”看着这两丫鬟一个个难受的模样,余思瞳心里觉得总归有些难以言喻。

熟料这个时候,两个丫鬟便住了嘴说:“无事。”这倒是像约好了一样。

接下来回去府中的路上,余思瞳在两个丫鬟的陪同下,买了一些平日里用得上的东西。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进门便撞上了冷乔峰。

“打扮成这模样去了哪里?”冷乔峰对于这个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样子,像极了一个出来捉自己老婆通奸的男人。

“不是你让我出去买些东西好好梳洗自己吗?”余思瞳回了一句表现的漫不经心。

“可你这东西买到了同仁医馆里去了?”冷乔峰一下暴起了。

若余思瞳如实说他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前几日余思瞳伤了身子,去医馆里看看也没有什么。

但她越是隐瞒,他就越发的觉得有猫腻在里面。

“我身子不舒服不行吗?”懒得跟这个疯子废话,余思瞳跟干脆的朝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了过去。

就在要与冷乔峰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一阵大力从一旁袭来。

余思瞳根本没想到这冷乔峰会忽然推自己,这下被推的毫无防备。

疼痛从她的腹部蔓延开来,汗水一下遍席了她的全身。

完了,这孩子怕是要保不住了!余思瞳当时脑海里就只有这个念头,平白无故的竟生出了几分不舍的情绪。

……

将军府内院,此时倒是灯火通明。

原因不为其他,就是将军夫人跌倒几乎流产闹得沸沸扬扬的。

铃兰得知这消息的时候摔碎了屋子里好几个值钱的玩意儿。

她在大婚的前一天便得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想着在大婚之夜除去了余思瞳,这样一来,她肚里的孩子也会神不住鬼不觉的没有了。

可是这几日她特意派人送去的那些寒凉的食物,还有前几日那些惊吓竟然都没办法除了这个孩子!

而另一边余思瞳醒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竟然静悄悄的,只有冷乔峰坐在一边的桌子前。

“孩子是谁的?”他清楚的知道那个夜里他没有和余思瞳接触,只是醉酒倒在了一个地方,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我的丈夫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我又如何得知呢?难道不是你的吗?”余思瞳反嘴问了回去,不知为何看见冷乔峰一脸阴沉的模样,她的心里就暗爽。

这个死渣男,迟早有天,她余思瞳一定会报复回去的!

“再给我装糊涂,我便打死你与你腹中的孽种!”冷乔峰恼怒之下掀了桌子,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外面是候着的人。

其中有一个嬷嬷可是从小看着将军长大的,她第一时间冲进了屋子里。

“将军,无论您如何的不待见夫人都无事,可您绝对不能亏待了您的子嗣!”嬷嬷自认苦口婆心的说了这番话。

可是这些话无疑是在割冷乔峰的心窝子。

他堂堂大将军,结果自己的正妻给他戴了绿帽子,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搁?

“劳烦你们两个出去说,我要休息了!”余思瞳看那架势便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好地,不免松了口气。

次日清晨外面的阳光尚好,早早的春华和秋实便进了屋子。

“小姐,你没看见昨天夜里姑爷的那个神色,活生生像是要吃了您。”春华喧闹些,说起话来也遮不住自己的嘴。

“吃?只怕是想把我大卸八块喂狗吧!”余思瞳不屑的一笑,昨天夜里的事情她又不是没有看见。

堂堂将军府,这双喜临门的太不是时候了,不知道的说是冷将军好福气,知道的指不定笑话谁呢!

秋实在门外守着,深怕自家主子说错了话,徒惹别人抓住了把柄。

余思瞳进门的时候就不太受宠,这会子有了身孕也不见得能风光起来。

反倒是昨天晚上那位帮余思瞳说话的李嬷嬷打早便来了余思瞳的院子里,隔着老远便跪在地上请安,“老奴斗胆前来伺候,还请夫人不要嫌弃老奴笨手笨脚的。”

听见这话,余思瞳的眉头不免挑了挑,看这情形,她想要走估摸着是不大可能的了。

眼下便只有在这府中扎根。

“去扶嬷嬷起来,日后我在这府中还得仰仗嬷嬷呢!”心念一动,余思瞳便定了决心。

别说她现在是正妻,哪怕她在这府里是个妾,也得有自己的名堂。

其实原主余思瞳的性格偏为懦弱,向来都是逆来顺受,在原来的余府就经常受到了铃兰的欺负,如果不是那个人帮衬着她,只怕她早就在余府死了千八百回了。

冷乔峰厌倦余思瞳的也是她那见到他就懦弱的神色,他堂堂一个将军,正妻即便不会舞刀弄枪,那也不能太小家子气了。

加上有铃兰在中间挑唆,和那一夜的错事,冷乔峰对于余思瞳就是真的很厌恶了。

李嬷嬷昨日夜里听着这位主儿的话,总觉得与外面所言不切实际。

可今儿个进来,看见余思瞳正襟危坐,倒是别有一番气派在其中。

“李嬷嬷,我身边需要的是忠心的奴才,而不是吃里扒外的畜生,知道了吗?”聪明人一点就透,余思瞳也没打算多说什么,只是说明了一下自己的立场。

第5章 送药

李嬷嬷是府中的老人了,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夫人放心,老奴必定好好看护小少爷和夫人。”

先是小少爷,后才是她这个夫人。

不管怎么说,在孩子落地之前,这李嬷嬷对自己一定是不会有二心的,那这短短的十个月时间,对于她来说足够了。

“对了,昨日二夫人身边那个说错话的奴婢呢?”余思瞳觉得铃兰既然能舍出这个丫鬟,说明这主仆两个人的关系也不是很密切。

至少铃兰不喜欢这个丫头。

“听说将军下令掌了嘴,这会子估计在丫鬟房里休息吧!”李嬷嬷如实回答道。

“铃兰没为她求情?”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心中所想,余思瞳免不了又问了一句。

“没有。”

这对于余思瞳来说算是好事了。

原主的死八成是和这个女人脱不了关系,加上余思瞳穿越来的时候,差点儿被灌下了一碗虚不受补的大补药。

就凭这个心思,余思瞳为了自己以后日子的安稳,也必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莲荷喝了我吩咐送去的药了吗?”铃兰并不知自己被记挂上,反倒是询问起了这件事。

莲荷便是那受了掌嘴的丫鬟!

“喝了,还很感谢主子还记挂着她呢!”英红掩嘴一笑,眼中多了几分狡猾。

这莲荷的性子要强,仗着自己伺候了铃兰总是打压她,现在也有她够受的了。

“不用管她,你自己去将她的房间收拾好了,即日起你就是我身边唯一的大丫鬟了!”

……

三日后——

“你确定那丫头在这里?”余思瞳在身边春华的带领下来了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屋子里,周围还时不时传来了一阵恶臭。

“确定!我还听说莲荷脸上的伤口不仅没好,最近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春华跟倒豆子似得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这铃兰下手果然与她预想的差不多!

余思瞳知道,自己下手的机会到了。

这个莲荷是铃兰的贴身丫鬟,原主的死这丫头多半也是知道内幕的。

与其自己费心思去对付铃兰,还不如让她身边的一条狗咬她,狗咬狗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最好的存在。

“同仁医馆的药送来了吗?”

这同仁医馆的药便是按照余思瞳所说的药妆,能修复受损的皮肤,还能让人变得漂亮。

“送来了!”秋实将怀里的药连忙拿了出来递给了余思瞳,自家主子想要的东西,她是绝对不敢含糊的!

外面主仆三人已经准备好了如何进入这屋子里,可不过才刚刚靠近了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东西破碎的声音。

莲荷远远不会想到自己的脸居然会烂了,这些天她除了饭菜就只用了自己主子送来的药。

“哟,这脾气发的真巧。”余思瞳看着碎了的镜子,毫不在意的从镜子上踏过一步步的走入了屋内。

“你是来杀我的吗?我当初怎么就没有确认你死没死呢?”莲荷将自己的今天全部都归咎到了余思瞳的身上。

大婚那天夜里,她奉命去对付余思瞳,听手下的人说已经断气了才离开的。

可是这第二天这么快便生龙活虎了。

在莲荷的眼里,这便是她为何会被铃兰厌弃的原因。

果然与她有关!余思瞳垂下眼眸不在意的说,“我是来治你的脸的!”

说话的时间,她将自己特意带来的药膏放在了莲荷的面前,“我听说你是丫鬟中长得最好看的,饶是你家主子也不过是比你稍微略胜了一筹。”

“这脸要真的毁了,怪可惜的!”

特意提了一下莲荷的容貌,余思瞳便没有多话离开了。

这药用与不用是看莲荷的,至于这芥蒂是一定会种下了。

能在自己敌人的身边埋下一颗钉子,也不会浪费她的药了,至于效果,她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毕竟古代提纯技术没有现代好,这表达出来的效果自然也说不准了。

反倒是春华有些闷闷不乐的说:“这厮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以前主子也没少受她欺负,为什么要把那么珍贵的药给她呢?”

余思瞳听了春华的抱怨,也只是浅浅一笑,并没有回应。

倒是秋实在春华的身边轻声提醒道:“春华,小姐做什么事情,自然有她的道理,你就别操心了。”

她虽然也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这么做,可自从上次在同仁医馆,再次回到小姐的身边之后。

秋实就能明显的感觉到,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是说话做事,都不再是以前那个性子懦弱的小姐了。

面对余思瞳这样的改变,秋实只感到欣慰,她只希望自家主子平安。

春华听了秋实的提醒,似乎还想说什么,想了想却又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在心里嘀咕着:小姐就是太善良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欺负!

春华此时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小姐,不会再让她遭受到以前的那些苦难了。

想到以前那些事,春华再次叹了一口气。

余思瞳走了之后,莲荷看着她送来的药膏陷入沉思当中。

她想不明白,自己在二夫人身边侍候的时候,可没少算计大夫人。现在自己落难了,她余思瞳怎么会这么好心,还给自己送药?莫非她是想害自己?

可是,余思瞳刚才所说的话,还是让她有点动心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容颜,要是真的这么毁了,自己以后该怎么过啊。

想到这里,莲荷用呆滞的目光看着药膏,手慢慢附上了自己已经烂了的脸。那坑坑洼洼的触感,哪像是自己以前光滑细腻的脸蛋?

想到自己以后如果要顶着这样一张脸活着,还不如死了!

莲荷咬了咬牙,还有什么比毁容更可怕?若是余思瞳送来的药真的能治好自己的脸,那她甘愿被害死也愿意试一试!

余思瞳从莲荷被关之处出来之后,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她敢断定,莲荷一定会用自己的药。就凭一句古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莲荷肯定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毁容了,所以必定会不顾一切的去尝试!

第二天,余思瞳一大早便又带着春华和秋实来到了同仁医馆。

林初润似乎早预料到她会过来,一早就在门口等候。

第6章 药妆

看到余思瞳带着两个丫鬟走了过来,他却打趣般对她说道:“余小姐今日倒是没有再乔装打扮了。”

余思瞳听了林初润的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上次自己女扮男装也是情非得已啊!要不是自己什么杈环首饰都没有,在府里随意一下也就算了,这披头散发上街,自己还真丢不起那个人!

余思瞳假装深沉地模样扶额说道:“林大夫,生活所迫,这些事就不要再提了。”

林初润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这余小姐还真的大不同了啊,竟会开玩笑了。

林初润带着她们再次来到屋子里,才向她问道:“余小姐,这次登临小馆,想必又是来给我说药方的?”

一提到药妆,余思瞳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坐下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各种各样的药妆配方。

林初润见余思瞳这作势,连忙叫来伙计把她的话一一记了下来。

这林初润虽然是圣医,自然熟悉各种药名和配方。可这余思瞳说的配方,却总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药材他也大都认识,可这配方却是自己从未尝试过的。所以光凭听,恐怕连他这个圣医都记不住。

半个时辰之后,余思瞳终于说完了最后一个药名。

她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然后如释重负般说道:“好啦,就这些,林大夫不会太为难你吧。”

周围的人都听呆了,春华和秋实也对自家小姐突然懂这么多配方感到惊奇!

最累的恐怕就是那个帮忙记药方的伙计,只见他现在满额汗水,微微有些颤抖地手下,是一张张写的满满的宣纸。

林初润看着那个累的半死的伙计抿嘴偷笑,然后对余思瞳说道:“余小姐你放心,你所说的这些药妆,我必会一一做出来。”

余思瞳听到了他的许诺,自是非常高兴地说道:“林大夫做事,我自然放心。对了,上次托你帮我做的祛疤之药做好了吗?”

林初润听罢,立刻派伙计将其取来,递到了余思瞳的手上。

余思瞳开心地和林初润告了别,便带着两个丫鬟回到了府内。

不过,春华自从看到小姐取回祛疤之药后,眼神就没离开了那个药。

她很小就因穷困而被卖给余家做了丫鬟,从小到大重活都没少干,身上自然留下了些伤疤。

所以在春华听到那药可以祛除疤痕的时候,自然是动心了。

回到府里之后,春华呆在余思瞳身边扭扭妮妮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小姐,那个祛疤之药真的有那么神奇吗?什么疤痕都能除去?”

余思瞳听了,自信地说道:“当然啦!”

春华听罢更是心动,于是笑嘻嘻地探问道:“小姐,这药这么神奇,可不可以给奴婢试试呀。”

小姐向来对她们二人不错,而且之前那么珍贵的药她都愿意送给荷莲。春华本以为小姐一定会同意自己恳求,没想到她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春华在小姐这儿受了堵,心里自然非常委屈,又不想让自己主子为难,便没有再要求试用了。

但她这心里还是有些委屈,便忍不住在秋实面前倾诉了一番。

秋实听完春华的话,却依然冷静地安慰春华说道:“你就别多想了,小姐对我们怎么样,你我心里自然有数,怎会甘愿把药给荷莲都不愿意给我们呢,她这么做,一定自有打算。”

“好吧。”春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十几日之后,莲荷在用了余思瞳送给她的药之后,脸竟然真的神奇般的好了!

莲荷看着自己那比以前还要光滑白皙的脸蛋,心里尽是对余思瞳的感激。但是感激之余,还有对她为何帮自己的疑惑。

不过,她的脸虽然痊愈了,可是却多多少少地留了一些疤痕,这让荷莲苦恼不已。

可是这时她想到,既然余思瞳连她脸上的伤口都能治愈好,那祛除这些疤痕岂非更容易?

想到这里,莲荷便更加动心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余思瞳为何会帮自己,但既然她愿意帮,自己又怎会推辞,更何况之前的药也看得出效果,荷莲对她也就更加信任了。

而另一边的铃兰,在得知莲荷的脸竟然痊愈之后,脸色就没好过。

红英颤颤巍巍地跪在铃兰面前,带着哭腔做着无用地解释道:“二夫人,奴婢真的是亲眼看着莲荷喝了您给她的药,绝对不敢有半点谎言。至于她的脸为何好了……这个奴婢是真的不知啊!”

红英在铃兰身边呆的时间也不短,自然知道她那阴狠毒辣的脾性。

毕竟铃兰对待呆在自己身边多年的莲荷,都是毫无情意说害就害,更别说她这个刚刚上位的奴婢了。

眼下事情办砸了,二夫人自然要向自己出气。想到二夫人之前对莲荷的狠毒,红英生怕自己会有比她更惨的下场。

于是她只好努力向二夫人解释,希望她可以放自己一马。

果然,铃兰听完红英的解释之后,依旧是气的把桌子上的茶具一甩在地。

茶壶里滚烫的水也毫不留情的撒在了红英的身上,一时间,她的一只手臂就全红了。可她的胳膊虽然被热水烧灼疼痛,却也丝毫不敢动弹。

铃兰看着红英那强忍痛苦的样子,却觉得心里舒坦多了,可是一想到莲荷那个小贱人就这么逃过一劫,她依然感到来气。

而且自己刚把红英提上大丫鬟的位置,她就把事情办砸了,铃兰自然也开始看她不顺眼。

但是眼下红英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不如利用完再做处置。

铃兰想着,便假装开恩对红英说道:“行吧,看你这么可怜,那我这次就放你一马。但是,如果你再把事情办砸了,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记住了吗?”

红英听罢,立刻破涕而笑说道:“是,红英记住了,谢二夫人开恩。”

但她心里却暗自嘀咕,觉得都怪莲荷,自己才落得如此境界,心里对莲荷的仇恨便又增添了几分。

却见二夫人向她摆手,让自己来到她的跟前。红英见状,赶紧爬了过去。

第7章 伤口愈合

只见她伏在红英的耳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红英听着,不住地点头。末了,她说道:“二夫人你放心,奴婢保证不会再辜负二夫人的信任。”

而另一边,莲荷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满心欢喜来找余思瞳道谢,顺便想着向她讨要可以祛除疤痕的药物。

莲荷走到大夫人的院邸处,看到春华正在里面打扫院子。

莲荷立刻走到了春华的旁边,向她问道:“大夫人在吗?奴婢找她有要事。”

春华闻声抬头,看到竟然是莲荷,又注意到她脸上的伤口竟然全都好了。

春华在感叹小姐医术真好的同时,又想起自己对莲荷的怨气,便自顾自地低下头不理她。还故意将扫把扫到莲荷的脚上,没好气的对她说道:“不知道不知道,让让,别挡着我扫地。”

莲荷看到春华这般态度,强忍住自己的脾气,毕竟现在自己求人办事,惹到大夫人的奴婢可不好。

她刚想再向春华询问一遍的时候,秋实从屋内走了出来,然后对莲荷说道:“大夫人让你进来。”

莲荷听罢,赶紧欢喜的走了过去。

春华在莲荷的背后做了个鬼脸,秋实来到春华的面前,看到她一脸不服的模样,取笑她道:“你跟她置什么气,快进去吧,看看她找小姐又要干什么。”

春华非常不情愿的被秋实拉了过去。

而余思瞳听闻莲荷要见她,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容,便让秋实引她进来了。

只见莲荷款款走了进来,她虽然穿着朴素却不寡淡,皮肤的白皙更给她增加了几分清丽脱俗的气质,但是脸上那深深浅浅的疤痕却给她减分不少。

还未等莲荷说话,余思瞳便笑着看着她说道:“你这伤口愈合的挺快啊,怎么样,药膏可还好用?”

莲荷听罢,自是满脸笑容地说道:“大夫人,真是多亏了您送给奴婢的药膏,奴婢的脸才有幸康复。奴婢心怀感激,却不知该如何报答大夫人,所以便来登门道谢。”

余思瞳看着她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不必多谢,不过你这伤口虽然好了,可是却留下疤痕,真是可惜了这美丽的容颜……唉。”

莲荷一听,便急了,她立刻带着委屈地模样说道:“大夫人,你也看到了,我的脸上留下了这些丑陋的疤痕,怕是后半生都要受人取笑,连嫁人都困难。但是大夫人如此神通广大,奴婢之前脸都烂成了那个样子都可以被治好,想来这些小小的疤痕,大夫人也必有方法治好吧。”

说完,她抬起头,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余思瞳,希望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余思瞳则故意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祛疤之药药材珍贵,我也没有存货……”

莲荷听罢,立刻从自己的衣袖当中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都是之前侍候二夫人时赏给她的钗环首饰。

只见莲荷满脸笑容地把那些东西都放到了余思瞳的面前,然后对她说道:“大夫人,你看这些东西够吗?不够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余思瞳眼神一撇,不得不说,这铃兰出手到也阔绰,竟然给丫鬟赏赐了不少好东西。

想想自己,竟然过得比丫鬟都差!

但是她自然不愿意在莲荷面前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莲荷说道:“没事,这些够了,你三日之后再来找我取药吧。”

莲荷听闻,立刻笑着向大夫人行礼告别,欢欢喜喜地走了。

而在屋外一个非常隐秘的角落,红英偷偷的蹲在那里,监视着莲荷的动静。看到她进了大夫人的院邸之后,不一会儿又欢欢喜喜的出来了。

红英便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莲荷的脸,说不定就是大夫人治好的!

可是,这莲荷以前侍候二夫人的时候,可没少陷害大夫人,这大夫人怎会来帮助她?难道……对,一定是的!

红英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立刻离开了藏匿自己的灌木丛,来到了二夫人的身边对她说道:“二夫人,都调查清楚了,莲荷的脸是大夫人治好的,奴婢亲眼看到莲荷来到大夫人的院邸之后,大夫人给了莲荷一个药膏。”红英其实并没有看到,她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二夫人相信。

铃兰听闻,甚是惊讶,她忍不住疑惑的问道:“怎么会,她怎么会如此好心,竟会帮莲荷治愈伤口?”

红英见状,更是添油加醋,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当做事实说了出来。

“二夫人,莲荷一定是投靠了大夫人,为大夫人做了什么事,所以大夫人才会这样帮助她的。”

“什么?!这个大胆的奴婢,竟敢背叛主子!”果然,铃兰听到红英这么说,立刻震怒了。

这正是红英想看到的效果,她低下头,没有让铃兰看到自己嘴角的一抹笑容。

谁让莲荷害得自己被二夫人处罚,这就是她应得的报应!

而余思瞳这边,春华看到莲荷走了之后,便露出了不解地表情,她来到余思瞳身边问道:“小姐,她以前可没少害你,就因为这些钗环首饰,你就要把那祛疤之药给她吗?之前奴婢问小姐讨要,小姐一下子就回绝了奴婢,可是对莲荷竟然如此……”

余思瞳知道春华的意思,无非是因为自己之前拒绝把祛疤之药给她试用,而感到委屈。

她笑了笑,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两盒药膏赐给了春华和秋实。

看着春华惊愕地表情,她笑着说道:“这是可以修复受损皮肤之药,若是你们以后干活受了伤,便可擦这个药膏,会好的更快一些。”

秋实接过药膏,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春华,又看着余思瞳说道:“小姐,这便是之前你给莲荷治愈脸上伤的药膏吧。”

余思瞳点了点头。

秋实一瞬间便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她看着依旧一脸懵的春华,向她解释道:“小姐啊,这是在拿莲荷作试验呢。要是药膏真的有效且效果佳,小姐才会放心让我们使用。”

第8章 愈伤膏

春华听罢,立刻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小姐了。

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向余思瞳说道:“小姐,对不住啊,奴婢之前误会你了。没想到小姐竟如此聪慧,奴婢怕是这辈子都比不上小姐。”

秋实在一旁取笑她道:“你呀,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余思瞳看着这其乐融融的场面,倒也心中愉悦。

她将莲荷刚才给她的那些钗环首饰递到了秋实手中,然后对她说道:“这些钗环首饰,你拿去当铺里给当了吧。然后把当来的银两送到同仁医馆去,交给陈大夫,让他以此做为经费。等那药做好之后,取名愈伤膏,让他放到医馆里面卖,卖出去所赚来的利润,我们五五分。”

秋实听完余思瞳的打算,忍不住在心中感叹着小姐的经济头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到一个可以赚钱的法子。

她连忙接过那些钗环首饰,并向小姐道了别。

秋实来到当铺当完了那些钗环首饰,没想到还当了不少钱。

随后她便立刻来到了同仁医馆,找到了林初润,将自己的来意和小姐的话全都转告给了他。

林初润听罢,温和的笑了笑,调侃般说道:“你们家小姐倒挺有经商头脑的,不过这利润五五分恐怕不行。”

秋实听到林初润这么说,愣住了,她心里想着,这林大夫看上去也不像是贪慕钱财之人,难不成他嫌小姐分给他的利润少。

林初润看着秋实疑惑不解的样子,便知道她肯定是误会自己了,于是急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利润我一分也不要,都给余小姐吧。”

秋实听完林大夫的话,自然是非常高兴,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她便赶紧回府向小姐通报这个喜讯。

秋实回来了之后,她满脸笑容的模样便让余思瞳知道她一定是办成了。

但她还是急切地向秋实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陈大夫答应了吗?”

只见秋实笑看着她说道:“小姐,陈大夫他答应的很爽快,并且还提出自己一分利润都不要,全都给小姐。”

“真的吗?太好了!”余思瞳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了,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用自己的技术来赚钱了,她就兴奋不已。而且有了钱之后,以后自己想做什么事情也就更加方便了。

这一高兴,食量自然也变大了,晚饭的时候,余思瞳忍不住便多吃了两块肉。

可是没想到,这才多吃了两块肉,余思瞳便觉得自己撑的不行。

她不禁在心里嘀咕着,这要是在现代,按自己的食量,别说是多吃两块肉了,就算是多吃十多块都不会撑成这样。看来这古代人吃的也太少了,把胃都饿小了。

秋实看着小姐这郁闷的表情和她那圆鼓鼓的肚子,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抿嘴偷笑,然后对余思瞳说道:“小姐,你这恐怕是吃多了有些积食,不如奴婢陪你到庭院当中散散步吧,既锻炼身体,也好消食。”

一旁的春华听了,立刻站起来说道:“好啊,小姐,奴婢正好也觉得自己撑的不行,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余思瞳看着春华那和自己同款的圆鼓鼓的肚子,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她便起身,带着春华和秋实一起来到庭院当中散步。

余思瞳来到庭院当中一处幽静的小路,这里散布的许多灌木丛,还有假山、溪水,环境很是优美。

前方不远处还有一棵大树,郁郁葱葱,很是茁壮。

听着溪水缓缓流过的声音,余思瞳感觉自己的思绪也慢慢漂浮起来,整个人的身心都得到了舒缓。

虽然冷乔峰并不喜欢她,但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别人知道他对自己的区别对待,在住食上给原主倒是没有和铃兰差多少。

春华和秋实默默跟在余思瞳的身后,也正享受着这清静的环境。

这时,余思瞳却突然开口问道:“春华,秋实,自从我失去记忆之后,听到你们不止一次提到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并且还不愿意让我知道。

虽然我失去了记忆,从你们的话语当中也知道以前都是一些不美好的回忆。但我还是想了解自己的过去,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春华和秋实听到小姐的话,都愣住了,她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余思瞳看到她们不出声,便又说道:“你们放心吧,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余思瞳,即使是过去发生了什么再沉痛的打击,我也有能力去处理好它。所以我觉得,我有权知道那些事情。”

春华看到小姐这副模样,有些动容了,她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秋实见状,赶紧用手掐了一下春华的胳膊,示意她不要说出口。

春华委屈巴巴的看了秋实一眼,便只好闭口不谈。

秋实看着余思瞳,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眼神中竟是悲怆。

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对余思瞳说道:“小姐,以前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姐你现在是否开心,是否平安。只要小姐过得好,我们当奴婢的就开心。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小姐请您勿必挂念。”

余思瞳见自己如何劝说,她们都不愿意告诉自己,只好作罢。

不过她是真的非常好奇,原主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而原主肚子里的孩子,又到底是谁的?

正想着,一阵秋风吹过,自从她怀了身孕之后,这身子也是越来越孱弱了。

本就穿着单薄,这秋风又带着几丝凉意,余思瞳忍不住便打了几个喷嚏。

春华和秋实见状,赶紧拿出准备好的斗篷,披在了她的身上。

余思瞳披上斗篷之后,便感觉好多了。

可是这时,她却听见前方的那棵大树的树底下,竟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

“我只知道你是一个性子懦弱胆小之人,却不知竟然连身子也如此孱弱,不过是一些寒风而已,这就经受不住了?”

余思瞳定睛一看,竟然是冷乔峰!

小说

即将生产,老公却带着小三登门入室挑衅…

2021-1-3 18:13:14

小说

她为他看玉导致双目失明,他却攀上了上海的富家千金

2021-1-3 18:16: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