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少年苏叶,一场灾难,改变了他的人生……

山村少年苏叶,一场灾难,改变了他的人生……五年之后,携神秘医术回归山村,专治疑难杂症,吊打各种不服。
山村少年苏叶,一场灾难,改变了他的人生……

第1章 回家

“我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泥泞的毛路,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村落,苏叶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离家不知不觉已经五年了啊!

五年前,父母修路遭逢山体滑坡……

那年他刚高中毕业,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前途一片光明。完全没想到,家里突然遭逢噩耗……

苏叶摇了摇头,不愿意回忆这些过往。

“呀,这不是在外面打工的小叶么?”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人。

苏叶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村的王大婶。

“是我,王婶。”苏叶笑着答道。

王大婶看到苏叶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

现在苏叶的打扮,实在不光鲜,身上穿着都像些地摊货,一点也不像在外打工回来的人,反而像是从农村土里爬出来的人一样。

“哎,你拎着这东西是什么?”王大婶稀奇的看着苏叶。

“哦……路上随手买的高考练习册,晓晓也快高考了。”苏叶笑道。

“你小妹不是三年前就辍学了么?你不知道?”王大婶顿时惊讶的看着苏叶。

轰!

苏叶脑子里一炸,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叶当年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离开家乡的出去打工,将小妹寄宿在了二叔家,就是为了让小妹上学,而且这些年,每年苏叶都会打两三万块钱回来给小妹上学用。

说实在话,农村出身的苏叶非常清楚,小妹上学一年一万都绰绰有余了。

“王大婶,你说什么?”苏叶拧着眉头问了一句。

“你小妹没有读书了啊,你又没有寄钱回来。”

王大婶这时候却笑了,道:“按照我说啊,你二叔家做的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想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把你爸妈的所有积蓄都带走了一分没有留下,你二叔家能让你妹妹读完初中已经仁至义尽了。”

“看你现在的样子,风尘仆仆的,不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吧?”

“你二叔家那个苏龙还不错,不但上大学了,而且勤工俭学,每年都能送回一两万回来,你二叔家可是烧了高香咯!”

“你也别怪你二叔家,是你不争气啊!”

怎么会这样?

苏叶气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父母丧葬费当时自己出去的时候才拿了八百块,剩下四五千全放在了二叔家里,这些年每年两万多块钱,自己的小妹竟然因为没钱而没有上高中?

苏叶怒了!

小妹上学是苏叶出去打工的唯一希望,这些年在外地,苏叶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就是为了让小妹上学……若不是遇上了师父,现如今怕已经饿死街头了。

这些年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经常出入国内外没时间回来,钱一分不少的打了回来,没想到自己这个二叔家,竟然编了这么大的谎言?

按时间来算,现在小妹应该今年高考的,苏叶却完全没想到竟然三年前就已经辍学了。

王大婶看苏叶脸色难看,顿时嘲讽的道:“小叶,你也别怪婶说你,你从小脾气就暴躁,现在回来,还是早点找个媳妇安个家,把你爸妈留下来的土地耕种了,也好有个安身之地。就你这样混下去,怕是媳妇都没着落咯。”

“谢谢婶告诉我这些,我走了!”

苏叶拎起了手中的口袋,脸色阴沉的离开。

“呸,还真当自己是高中生了?越来越没礼貌了!”王大婶吐了一口唾沫。

而这时候,在苏家院子里。

苏叶的妹妹苏晓晓正跪在地上,台阶上是苏叶的二婶。只见苏叶的二婶手中拿着一节大拇指粗的竹棍,颐指气使的指着苏晓晓:“苏晓晓,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婶,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苏晓晓身体非常瘦弱,看着粗壮的竹棍,身躯不断的颤抖,眼泪不断线的滚了下来。

“老娘给你吃,给你穿,你给老娘的是什么?挑担水都能把老娘的桶给打破了,要你还有什么用?”

苏叶二婶边说,边将棍子抽打在了苏晓晓的身上。

那娇柔的身躯,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身躯,在这时候正楚楚可怜的祈求着……

苏叶这时候也走到了二叔家的大门口。

曾经的土胚房已经成了高大的小红砖房,里里外外打扮的非常亮堂。

苏叶瞅了一眼曾经自己家那破败的土胚房,屋子里面传来了猪和鸡叫,显然,这二叔家当自己家是猪圈了,放眼望去,曾经的土胚房在这时候更显风雨飘摇。

而回头看着眼前的小红砖房,苏叶顿时明白,为什么没钱给小妹上学了。

啊!

“二婶,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

就在这时,苏叶陡然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了一声惨叫。

苏叶透过大门缝隙,顿时看到了一幕让苏叶目眦欲裂的画面,苏叶一脚踹了过去。

嘭!

大铁门哐啷传来一声巨响,被苏叶一脚给踹开。

院子里狗一下子狂吠了起来。

苏叶回头横了一眼狗,狗顿时打了一个哆嗦,身子一下子缩了回去。这些年苏叶跟着师父主学医术,但见惯了奇人异士,其他东西,学的可不少。

这时候因为刚是清晨,干活的人都还没下地干活,听到了这巨响,都将头窜了过来,看到苏叶之后,所有人都神色古怪。

“这不是那离家五六年的小混蛋么?”

“就是,这小子还真是无法无天了,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他爸妈的所有丧葬费还要让人帮忙养他妹妹。”

“以前还以为这小子会有点出息,现在……呵!”

四周的人看着苏叶的打扮,议论纷纷。

有人教育自家孩子:“记着点,学谁都不能学这白眼狼!”

院子里,苏叶二婶看到自家大门被踢开,顿时火气一下子上来,拿着竹棒就走了过来。

“哪儿来的臭小子,敢踹我家大门,是不是不想活了?”

想着刚才自己所看到的,还有王大婶所说的一切,苏叶怒火顿时腾的一下上来了,重重的哼了一声,怒道:“二婶,我每年两万多块钱打回来,难道还不够买你一只桶钱么?”

第2章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

苏叶冷冷的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二婶,心在滴血!

“哥……”

苏晓晓顿时一下子爬了起来,跑了过来,抱着苏叶嚎啕大哭。

“乖,没事了……没事了!”苏叶心疼的抱着苏晓晓。

“是苏叶啊,快回家来,你看啊,玉不琢不成器,这苏晓晓你是不知道她有多懒……”苏叶二婶张翠枝看到苏叶之后,竟还理所当然的这么说了一句。

轰!

苏叶瞬间怒火冲天,一巴掌拍在了大门上,大门顿时轰隆一下,直接倒下了……

啊!

张翠枝顿时惊叫了一声:“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畜生,你作死啊!”

“你再说一遍!”

苏叶在这瞬间,仿佛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近乎咆哮的道。

“你这有娘生……”

苏叶顿时身子一下子窜了过来,还没等苏叶动手,张翠枝竟然一把丢了棍子,直接躺在了地上。

“打人了,这天杀的打人了!哎哟,要死人了!”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苏叶的拳头顿时死死的凝在了一起。

“小畜生,你动你二婶一指头试试!”

就在这时候,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苏叶回头,只见自己二叔正带着一群人过来,这群人苏叶都算认识,都是亲戚,穿着都还不错,非常光鲜。

“苏叶,翅膀毛硬了?”苏叶二叔苏长勇走了过来,大手一挥,冷冷的喊了一声,接着道:“你父亲没有把你教育好,我来替你父亲好好教育教育你,免得出去丢我苏家的脸。”

苏叶转身,看着眼前的二叔,怒极反笑,道:“教育我?谁给你的权利?”

“你去世的爹!”

“我去你麻痹!”

苏叶一脚踹了过去!

嘭!

苏叶二叔直接砸了出去。

“苏叶,你怎么打人呢?他好歹是你二叔……”张翠枝顿时着急了,翻身爬了起来,看着苏叶,大声的喊道。

苏叶擦了擦手,嗤笑道:“我二叔?这猪狗不如的东西是我二叔?”

张翠枝听到这话,顿时一下子跳了起来:“嘿,你个有娘……的小畜生,你个白眼狼,你是被这小狐狸精给赖上了是吧,你爸妈咋死的?就是被你后面那个狐狸精给克死的……”

啪!

张翠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都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在了远处的地上,脸上肿了一大块,门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说我可以,说我爸妈,说我小妹,老子跟他玩命!”苏叶踩着张翠枝。

哒哒哒!

就在这时无数爆竹声音忽然从村口传来,苏叶回头,透过门缝看到,村口有人开着辆五菱宏光过来。

在车子身旁是吹吹打打的声音,此起彼伏。

五菱宏光开的速度非常缓慢,仿佛是故意炫耀一样……车头扎着大红花。

苏叶目光微微一凝,知道这是农村老家人娶妻的习俗。在村子里面,一般有钱人家娶妻都要带着喇叭吹吹打打等仪仗,专门迎亲,在老家这几十年没有变过。

靠山村很穷,有辆五菱宏光的人家,现如今都是名副其实的大款了。

而看着四周已经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的亲戚,苏叶似乎明白什么了。

“苏长勇,苏长勇!”

很快,车子停下来了,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带着一个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直奔苏叶二叔家。

苏长勇却面色如土。

该死的,苏叶这小混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他娘的这时候回来了……早知道当初就答应张家将这苏晓晓生米煮成熟饭的话就好办了。

苏长勇脸色铁青,心里思考着。

“早听说苏长勇想将苏晓晓嫁出去了……”

“据说彩礼都收了。”

“彩礼多少啊?”

“听说两三万呢……谁知道呢。”

“人家好像就是今天来迎亲的,只是这苏长勇应该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吧?”

四周村民看着苏长勇家里,幸灾乐祸的道。

这时候苏长勇看着苏叶,许久之后,带着一丝狰狞的笑了笑,转身走下台阶,道:“老张,你怎么来了?”

“嘿,我儿子娶妻,难道我还不能来了?”

“苏晓晓呢?我要看看我这未来儿媳妇!”

苏叶抬头看着苏长勇,还有自己二婶,脸上仿若寒霜。

张翠枝嘴角哆嗦,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周村民都不唠叨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了过来,看热闹不嫌事大。

“谁要娶我小妹啊?”

苏叶这时候却抬头笑了笑。

“我!”

这时候一个年过三十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苏叶,嘿嘿笑道:“苏叶啊,没想到你回来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

苏叶冷冷的道!

而这时候,苏晓晓却死死的往苏叶身上靠了靠,用蚊子大小的声音在苏叶耳边道:“哥,我不想嫁人,他们要逼我嫁人,不给我吃的……呜呜……”

“放心,哥在这里,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动不了你一根头发。”

苏叶怜爱的抚摸着苏晓晓的头发。

“嗯嗯……”苏晓晓凄然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畜生,我告诉你,苏晓晓今天非嫁不可。”

“我现在是你们监护人,我有这个权利!”

这时候苏长勇看着苏叶,顿时着急了,大声喊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彩礼都收了,不能让这小子给搅黄了。

苏叶一回头,苏长勇顿时吓得蹬蹬后退了几步,直接栽倒在了背后的狗圈里,对苏叶的恐惧在这时候已经刻入骨子里了。

把这小畜生惹急了,这小畜生可是什么都敢做!

“苏长勇,这苏晓晓,你们还嫁不嫁了?”

这时候旁边那老张看着苏叶,疑惑的问了一句。

“小叶,我以为你是回来参加我婚礼的,你如果是回来捣乱的话,那我告诉你,我这个人,也还是有点手段的……不想受什么皮肉之苦的话,最好好是听你二叔的,把这苏晓晓嫁给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就凭你?”苏叶嗤笑道,接着冷哼了一声,道:“最好在三分钟内卷着你的东西给老子滚。”

第3章 和我作对也没有好下场

这时候以前和苏叶家好的一个亲戚一下子跑了过来,拉着苏叶的手,道:“小叶,这事情,你还真不能阻拦,这老张家是镇上的人,你这孩子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犟了。而且老张家非常有钱,你小妹嫁出去也不亏。”

而这时候,迎亲的人也缓缓的走出了几个,将苏叶团团围住。

苏叶回头看着众人,再看一眼自己那二叔,这时候自己二叔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站了起来,看着苏叶道:“小畜生我告诉你,得罪我没关系,得罪了老张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彩礼我已经替你收下了,今日,苏晓晓一定要出嫁。”

“放开苏晓晓,否则你小子可能就要进几天医院了。”

这时候老张的儿子也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丝狰狞。

苏叶看着眼前的老张,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晓晓,你在这里等哥哥会儿!”

“不……”苏晓晓一把抓住了苏叶,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好,你看着,哥哥帮你教训这帮恶人!”苏叶拉着苏晓晓。

“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苏叶!”

这时候一个男子快速靠近了苏叶,对准苏叶就是一棒。

苏叶回头,一巴掌打了出去,那靠近苏叶的男子瞬间被苏叶一掌打了飞出去。

“操,你他妈找死!”

那男子一呆,爬了起来,看向了苏叶。

“上!”

四五个壮汉齐齐走向了苏叶。

嘭!

苏叶一脚踢了过去,那靠近苏叶的男子被苏叶一脚踢飞了出去。眨眼之间,被苏叶一拳头一个,全部放倒在了地上。

“嘶!”

众人齐齐骇然的看着苏叶……

而这时候,苏叶背后一个男子正捏着一根铁棒从苏叶背后敲了下来。

他隐藏的很好,这时候苏叶又刚刚将那人打了出去,所以他在这时候出手,无比刁钻,平时打架他也是这样,往往出其不意,很多人都栽在了他的手上。而这时,他认为这苏叶也不例外!

小子,算你倒霉,惹谁不好,惹张哥!

张哥看上的人哪有跑掉的理由?

这家伙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狞笑,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远处的那张哥这时候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朗声开口道:“小子,和我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上一个,现如今在监狱里面,好像被宣判了十二年。”

嘭!

响声传来,众人顿时一呆!

啊!

下一刻,那家伙爆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和我作对的,也没有好下场!”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脚将那拿着铁棒的小子直接踹了出去。

咕嘟!

这时候那姓张的一下子吞了吞口水,艰难的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大,人的力量,怎么可能……

“滚!”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不是……叶,叶哥……是这样的,这苏长勇收了我的彩礼……你看……这个……”这时候姓张的看着苏叶,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还娶这小娘们?

谁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至少,现在这时候他不敢。

“彩礼不是我收的,关我屁事?”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这时候苏长勇也惊呆了,他愣愣的看着苏叶,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震撼,这小子就像变魔术一样施展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打败了这群恶霸,这实在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这苏叶这些年在外面都做的什么啊……”

“就是,这小子还挺能打的!”

四周众人对着苏叶指指点点。

“苏长勇!”

这时候老张走向了苏长勇,脸色带着一丝阴沉。

“你今天是成心给我难堪是不?”

苏长勇脸上霎时间变成了猪肝色,颤抖的看着眼前的老张,哆嗦道:“不,不是……”

看着老张阴沉的脸,苏长勇顿时道:“张哥,你放心,晓晓一定会嫁给张少的……你给我几天时间。”

“我娶你祖宗!”那张少顿时怒吼了一声。

“不是,这个事情是……”苏长勇霎时间浑身一颤,惊惶的看着远处的姓张的。又回头看向了苏叶,只是看到了苏叶之后,浑身又是一颤。一时间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苏长勇,三天之内,不把彩礼还回来,别怪我不客气!”

老张脸上火辣辣的,在这了多呆一会儿都觉得丢人,这时候看着苏长勇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恼怒,重重哼了一声。

“哎,哎……”苏长勇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憋了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家人缓缓退走。

“吹什么吹,吹丧啊?”

张家人走了下去,老张一耳光打在了一个吹喇叭的人的脸上。

苏长勇顿时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尴尬随后看着苏叶,道:“那个,小叶,二叔给你商量……”

苏叶顿时凝神看着眼前的苏长勇,道:“苏长勇,我们之间还有商量的余地?”

想起了小妹这么多年受到的委屈,苏叶就不觉怒火中烧。

若非国内律法严厉,在国外,这样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时候苏长勇却豁然怒了,看着苏叶,大声的喊了一声:“苏叶,你娃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今天就告诉你,今日,你若是不把晓晓放在这里,我就跟你没完!”

“你想怎么跟我没完?”

苏叶豁然转身。

苏长勇顿时蹬蹬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苏叶,道:“我告诉你,你别过来……”

“欺负我小妹五年!”

“害我小妹没法读书!”

“还想将我小妹小小年纪就嫁出去!”

“你算人么?二叔,二婶!”

“你们就是一群畜生,不……就算是畜生,丢块骨头给他他还会摇尾巴,丢给你们,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心疼我的十多万块钱,我心疼的是我小妹……”苏叶喉咙哽咽。

苏叶轻轻拉着苏晓晓的手,闭上了双目,转身离开。

“好自为之!”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

然而,苏叶有一颗宽容的心,但是苏长勇却没有。

这时候苏长勇眼看着苏叶要拉着苏晓晓离开了,顿时着急了,那彩礼他可没有……这时候顿时一把抄起手边上的铁铲向着苏叶就冲了过来。

苏晓晓必须要嫁出去,不然就完了!

苏长勇的想法就是这样!

“苏叶,小心!”

第4章 寄宿大婶家

这时候有人看到了苏长勇,顿时心知要糟,不知道是同情苏叶,还是同情苏长勇,大声的提醒了苏叶一声。

苏叶转身,铁铲已经了下来。

嘭!

一声巨大的响声,铁铲被苏叶死死的抓在了手中,没有落下,但是,苏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在这瞬间,苏叶仿佛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

苏叶怒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宽容,换来的是苏长勇的变本加厉。

苏叶一把接过了铁铲,苏长勇吞了吞口水,想要跑,但是却发现,在这时候竟一步也无法退走……

“苏,苏叶……你可别乱来!”

苏叶二婶看着苏叶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一下子吓到了,惊慌的看着苏叶。

“苏叶,你要是打伤了你二叔,苏龙回来,要你好看!”

这时候自己这个二婶还不知趣的说了一句,这一句话瞬间惹怒了苏叶,苏叶一巴掌拍了下来,手中的铁铲瞬间被苏叶凝成了废铁。

“我到是想看看,我的那个好弟弟如何要我好看。”

苏叶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脚将苏长勇踢了回去。

苏长勇哎哟的喊了一声,脸上扭曲到了极致……没想到今日接连被一个小辈给教训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但是,这苏叶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所有人都看着苏叶手中的铁铲,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苏叶拉着小妹走到了自家的土胚房附近,只是苏叶和苏晓晓刚走入到了土胚房的时候,土胚房忽然发出了轰隆一声炸响,下一刻,整个土胚房直接垮塌了下来。

“哥……”苏晓晓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叶,眼神之上带着一丝颤抖。

苏叶顿时轻轻一笑,道:“好了,没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苏晓晓微微颔首。

只是看着苏晓晓手上的老茧,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心疼。

哎!

苏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是哥的不对,哥该早点回来看看你的。”

“没,没事……这些年其实过的也还好!”苏晓晓顿时咧嘴一笑,眼中的不知道多少委屈都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哥,我们出去打工吧,我会做好多活,到时候我帮你。”苏晓晓看着苏叶,认真的说道。

苏叶顿时摇了摇头,道:“不用!”

只是回头,苏叶一时却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苏叶,来我家住吧!”

就在这时候,隔壁的大婶喊了一声。

苏叶的爷爷是四兄弟,苏叶父亲和苏长勇是一个爷爷膝下的孩子,而眼前这个大婶家是苏叶二爷爷的后人。

“大婶,这样好么?”

“没事,你不远万里的回来,总不能没个住处吧,放心在我家住着。”

这时候苏叶大婶和蔼的喊了一声。

苏叶大婶名为谭春云,在苏叶的记忆之中,这个大婶为人非常和蔼,对任何人都非常客气,在村子里面人缘非常不错。

“哥,大婶平日经常给我吃的!”

旁边苏晓晓轻轻的喊了苏叶一声。

苏叶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大婶了!”

“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来来来,屋里坐。”

谭春云顿时过来拉着苏叶的手,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

苏叶顿时带着苏晓晓一起走入到了屋子里面。

“小叶有什么打算没有?我记得你父亲以前到是给你说了一门亲事,那姑娘现在也还没有嫁人……只不过你也知道哈,现在的时代是这样,都是自由婚姻,在好十多年前,你二奶奶还是村里有名的媒婆,当时你二奶奶还传了不少媒婆的经验给我,但是没想到我这却根本没有开始,就已经不兴媒婆了。”

谭春云开口笑了笑。

苏叶顿时微微一笑,脑海之中确实想起几年前的荒唐事来,当时好像因为那姑娘得了什么病一直医不好,后面找了村子里面的那些念经的先生‘算命’,那老先生就翻书,最后说需要给她找个如意郎君,这样那姑娘的病就好了。

当时村子里面实在没有合适的人,到是当时苏叶成为村子里面第一个考上高中的孩子,一下子入了那女方家的眼……

稀里糊涂的那姑娘成了苏叶的未婚妻,说来也怪,那姑娘刚刚成了苏叶的未婚妻,那病就一下子好了,第二年那姑娘也一起考上了高中,一时间还沦为村子的美谈。

那时候,苏叶是第一个从村子里考上高中的人,那姑娘是第二个……只不过这些年来,国家教育越来越好,上高中已经没什么稀奇的了。

苏叶想到了这里,顿时开口,笑道:“这样的话怕是耽误人家姑娘了,我现在暂时是没有什么结婚的愿望。何况,人家怕是也看不上我了……”

谭春云听后点了点头,道:“这个也是,这些年那姑娘的父亲时来运转,做生意做的很大,早从村子里搬出去了,现在家里很有钱,那姑娘今年好像是大学刚毕业。”

众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到了谭春云的家里,谭春云的家还是以前的土胚房,只不过因为有人修缮,所以并没有那么破损。

“奶奶,这谁啊?”

苏叶刚刚带着苏晓晓走入到了院子里,就有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

“这是你大伯苏叶,苏叶,这是我孙子苏牧云,你以前见过的。”

苏叶看着苏牧云,顿时心底微微一颤……

苏牧云父亲也就是苏叶的大哥,当年也是修路山体垮塌一起埋了。

“那我大嫂呢?”

谭春云的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好似不在意的道:“你大嫂人家还年轻,也不能耽误人家不是?”

苏叶顿时脸上微微一暗,不过毕竟也是人家的选择,苏叶没有权利去批判什么。

摸了摸小牧云的头,苏叶的脸上顿时带着一丝微笑,随后从包里抓出了一把糖果递给了苏牧云。

“快谢谢大伯!”

苏牧云顿时甜甜的喊了一声谢谢大伯,脸上带着一丝甜蜜。

“好了,别想这些糟心事了,快回来,屋子里来,牧云,给你大伯拿凳子。”谭春云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哎,大婶我大叔呢?”

苏叶忽然奇怪的问了一句。

“哎……”

谭春云顿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大叔一年前生了病,去外面也医了,可惜都没有办法治好,家里也没钱再治,现在躺在家里等死呢!”

啊!

苏叶惊呼了一声。

“还不是那点老毛病,早些年就告诉他别喝酒,别喝酒,他不听,现在好了,一病不起了……现在到也清静。”谭春云笑了笑,脸上虽然藏着一丝落寞,但是还是非常和蔼。

“现在就盼着这小家伙长大了,这小家伙也懂事……”谭春云摸着小牧云的头,咧嘴一笑。

看得出来,现在小牧云已经成了谭春云唯一的希望了。

第5章 出手治病

走进了屋里,苏叶看了看四周,随后看向了谭春云,笑道:“大婶,我大叔在哪儿?我去看看吧!”

“你去看看?”

谭春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后才意识到,苏叶是想到屋子里面去看看做个礼数,顿时指了指屋子里面,道:“在屋子里呢!”

苏叶点了点头,而此时苏晓晓正坐在了屋子里逗苏牧云。

看得出来,苏晓晓在看到了苏叶之后,整个人已经变得颇为自然了很多。和之前瑟瑟发抖的她有着天差地别。

推开门走进里屋,苏叶顿时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还有一些臭味。

“小,小叶啊……”

苏叶刚刚进入到了屋子里,屋子里面就传来了苏叶大叔的声音。

“是我,大叔!”苏叶大叔名为苏长荣,在很久以前,苏叶的记忆之中,苏长荣都是山里的健将。

一到了开春,苏长荣就会向山里面跑,每年苏叶都要吃到不少苏长荣从山上采集的野菜,到了蘑菇出的那段时间更是一连在头山里几天以上,不少蘑菇如松茸等珍品他还会带着去城里卖钱。

在苏叶的记忆之中,苏长荣常年都带着一丝笑容的,脸上没有苍老的痕迹,总之给人的一种样子就是非常俊朗。

但是在现在,苏叶却差点认不出苏长荣了。

现在的苏长荣满头花白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仿佛一个耄耋老人一样褶皱,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手臂干瘦,整个人给苏叶的感觉就是形如枯槁。

苏叶站了起来,将窗户拉开。

刚刚坐到了床边,苏长荣就伸着起了老茧的手拉着苏叶,道:“孩子,来我看看,这些年你在外面也受苦了,大叔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你了。”

苏长荣说着,双目就倏然泪下。

“大叔,我回来了!”苏叶顿时心底触动。

“晓晓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回来的话就带着一起去外面打工吧,多的事我大叔也不乱嚼舌根,你知道就行了。这人啊,是多变的……人啊,是会变的!”

“放心,我都知道了。”苏叶自然知道苏长荣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就好了,大叔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只是耽误了你大婶,哎……”

苏长荣说着,脸上又带着一丝惆怅。

苏叶非常清楚苏长荣的心情,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后,自己又害了谭春云,恐怕这些年苏长荣都是在内疚之中度过的……

“其实,大叔你的病可以治!”

苏叶这时候却开口说了一句。

“还说什么治不治啊?就算能治,你看看这个家……”苏长荣摇了摇头,显然对自己并不抱有任何希望。

谭春云也站在门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苏叶笑了笑,柔和的道:“我是说,我能治。”

“你能治?”

苏长荣惊讶的看了苏叶一眼,随后笑道:“你这孩子,还来打趣你大叔我了,我知道你一片好心,算了吧……”

苏长荣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苏叶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道:“大叔,我是认真的!”

苏长荣顿时凝视着眼前的苏叶,在他的记忆之中,苏叶这孩子自小就听话,而且没有撒过谎,这时候顿时皱了皱眉头,道:“你哪儿学的医术?”

“我这几年都在学习医术!”

“你的病刚才我也看了一下,并不是绝症,是可以治的!”

苏长荣顿时凝视着苏叶,半响之后,笑道:“那,要不你试试?”

显然,苏长荣并不相信苏叶能治病。

随后苏叶看向了谭春云,了解苏长荣的具体生病的情况,到了现在多久了,这些都了解了之后,苏叶几乎可以确诊了。

经过刚才短暂的把脉,苏叶确定,苏长荣这不是什么疑难杂症,真正让苏长荣病倒的,还是因为这病拖的太久了。还有就是在医院的用药上,似乎用超了。

现在苏叶要做的最基础的,就是利用针灸帮助苏长荣排毒!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的总称。针法是指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把针具(通常指毫针)按照一定的角度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捻转与提插等针刺手法来对人体特定部位进行刺激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刺入点称为人体腧穴,简称穴位,在医学界上研究表明,人体共有361个正经穴位。

灸法是以预制的灸炷或灸草在体表一定的穴位上烧灼、熏熨,利用热的刺激来预防和治疗疾病。通常以艾草最为常用,故而称为艾灸。

不过,苏叶在外面跟着老师傅修炼许久之后,已经可以脱离艾草的帮助,直接施展针法了。

和普通的针灸自然有着非常巨大的区别。

“大婶,你给我准备一下这些药材,有多少准备多少,最好是已经干燥的药材。”

苏叶想了想,又写了一份单子递给了谭春云。

“这些药材……”谭春云拿到了单子,顿时为难的看着苏叶,这她一个字都不认识啊。

苏叶顿时看向了旁边带着苏牧云玩的苏晓晓,道:“你把这个单子给晓晓,晓晓知道是什么!”

“哦……哦……”

谭春云拿着单子回头疑惑的看着苏叶,却发现苏叶已经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只见在背包之中正摆放着一排银针。

苏叶仔细看了一下,随后将苏长荣身上的衣服拉开,看着苏长荣,道:“大叔,你身上最痛的地方是什么你告诉我,还有就是没有任何一点感觉的地方在哪儿,你也和我说说……”

“这痛的地方,就是下半身完全没有感觉,还有就是后背,经常是一阵阵的疼痛,这一只手还可以动一下,这一只手却完全没有力量……”

苏叶点了点头,道:“好的,你放心,我一定能将你治好的。”

不过正当苏叶要拉苏长荣的衣服的时候,苏长荣却一把拉住了苏叶,道:“小叶,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大叔真的没必要医治了……以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就差点断气,连医院的人都不敢再医,你这娃娃还这么小,大叔不想害你。”

“放心吧大叔,我这些年在外地每年都要治疗上百人,不会出错的!”苏叶给了苏长荣一个放心的眼神。

第6章 起死回生

随着苏叶的手起针落,在针尖总带着一丝温热,这是苏叶以内力催动的灸法。

针灸疗法的特点是治病不靠吃药,只是在病人身体的一定部位用针刺入,达到刺潋神经并引起局部反应,或用火的温热刺激烧灼局部,以达到治病的目的。前一种称作针法,后一种称作灸法,统称针灸疗法,一般也都是分这样的步骤。

但是对于苏叶来说却完全不需要两步走,而是直接一步走下去。

在病患的身上的深浅苏叶的手法之中也有着一定的深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眼前苏长荣身上的病实在有些病入膏肓,想要拔除身体之内的毒,必须要更为深入。

如若不然,就只能如同古代所言的刮骨疗毒了,但是苏长荣现在这样,一个不好,就很可能让苏长荣彻底的无药可救,那时候就是真正的等死了。

但是苏叶这样,想要更为深入也有着一定的危险。

现代医学上针灸对于针有着很深的研究,很多医学都已经不是用真正的银针了,因为银针非常容易断裂在病患身体之内,所以都用很多铝合金代替了银针。

而现在,苏叶所用的却是纯正的银针,所以苏叶在每一步上都非常小心。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苏长荣的身上已经被苏叶打入了一百多枚银针。

其实很多银针并不是真正的起到治疗的作用,相反,很多银针其实是对苏长荣的身体机能作恢复的这么一个作用。这一点在电影黑客帝国之中描述的非常好。

真正能起到作用的,是少数的几枚。

半个小时之后,苏长荣忽然啊的惊叫了一声。

“别动,别动!”

苏叶看到了这里,顿时喊了一声。

“有感觉了,我脚有感觉了小叶……”

苏长荣激动的看着苏叶。

而这时候,谭春云刚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听到这话,顿时惊讶的跑到了屋子里面。

“你说什么?”

“我的脚,我的脚有感觉了……”

苏长荣惊喜万分的说道。

“大婶,打一盆热水来!”

苏叶看苏长荣没有再动,手指认真的捻着银针,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

苏晓晓这时候也走了进来。

“找了多少药材?”

苏叶看着苏晓晓,问了一句。

苏晓晓拿出了一把干枯的药材,不算很多,但是也不少,苏叶顿时点了点头,道:“全倒在锅里煮出来,等下凉了给大叔洗脚。”

足浴这也是恢复身体机能的一部分,毕竟苏长荣躺在床上太久了,想要起来走动,基本上已经变得非常的困难,现在就要利用药物的刺激,让苏长荣重新能站起来走路,这就足够了。

一折腾就是一下午,谭春云从屋子里面弄了一些饭菜出来。

“尝尝,老腊肉了,好几年没有吃了吧?”

谭春云很高兴,完全没有想到,苏长荣这临死的人了,竟然也还能起死回生。

“小叶啊,你这些年在外地都做的什么?”

苏叶顿时笑了笑,道:“刚出去的时候,人家也不要我……就在街上捡垃圾什么的,后面遇到了我师父,师父教我医术,就跟着师父一起四处行医治病什么的。”

“那你师父呢?”

“师父……去世了!”

苏叶带着一丝黯然。

“哥哥,我长大了苦钱养你!”

这时候苏晓晓看着苏叶,认真的道。

苏叶顿时笑了笑,道:“嗯!”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早上,苏叶看了看外面,道:“大婶,我上山去看看我爸妈,顺便去采药,下午回来去收拾一下那破屋子,看看找人帮忙修个小屋。”

“你不打算出去了?”

谭春云诧异的看着苏叶。

苏叶笑了笑,道:“师父告诉我,学习医术,就是为了济世救人,我在山村也是一样济世救人,在哪儿都一样。”

其实苏叶还有一个非常深沉的思考,一方面是想要让小妹重新读书,有时候读书不是万能的,但是不读书却是万万不能的。而另外一方面,自己年龄确实也大了,回来娶个妻子,安个家这也不是小事,说起来,人生百年,不就是这样么?

像师父那样,从小就四处流浪,那不是苏叶所想要的生活。

另外还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父母当年的死,到底是不是意外。

如果不是意外,那么,谁是凶手?

午夜梦回,苏叶脑海之中都会出现父母当初被捞出土的样子。

浑身的鲜血,身上模糊不清!

本来苏叶也没有那么多怀疑,但是这些年苏叶在国外看到了太多生死,看到了太多超乎了平常的东西,再加上脑海之中回忆的东西,让苏叶越发的觉得当年的垮塌有点不简单。

而且,更让苏叶惊讶的是,当初苏叶母亲手中有着一块祖传戒指,这戒指是苏叶奶奶传承下来,当初苏叶也见过,如果说起历史的话,要追溯到了明清时候,是真正的古董。

但是当时村子里面将土翻遍了也没有找到那戒指,后面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也是,你看你大叔这?”谭春云看着苏长荣,心底寻思着他能不能恢复起来。

“放心吧大婶,刚才我看了一下,大叔恢复的很好,大概只需要一个星期应该就能下床了,只要吃点东西滋补一下,大概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干活了!”苏叶打断了谭春云的话。

“真的?”

谭春云惊讶的看着苏叶,脸上仿佛吃了蜜一样,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我和你一起去!”

苏晓晓看着苏叶,低头说道。

苏叶点了点头。

上山祭拜了父母之后,苏叶就让苏晓晓提前回去了,而苏叶采了一些药材之后,就走到当年滑坡的地方,从山顶往下看去,现如今已经一片郁郁葱葱,杂草丛生。

“嗯?”

苏叶忽然皱了皱眉头,一步步往后退了回去。

站在远处,苏叶的目光一凝,眼中闪烁了一道凶狠到了极致的目光,胸口剧烈起伏,仿佛溺水的人一样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第7章 美女支教

“救命,救命啊……”

思绪万千的苏叶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还有嘈杂的步伐,很是急促。

“救命……救命……有没人啊?谁来救救我,唔,呜呜!”女人的声音是从山路旁边的山沟里传来的,声音清脆还带着哭腔。

“小姑娘,你叫吧,你就算叫破喉咙,在这鬼地方还会有人应你?即便有人见了我几兄弟也得夹着尾巴逃跑,你就乖乖从了我们吧,哈哈哈!”

苏叶离开了山路,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山沟边沿。他附身一看,只见一个女的正被一个壮汉给死死的拽住,旁边还有几人上下其手,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几个壮汉的对手?

眼前这女孩急得泪眼婆娑,想要叫救命又被捂住了嘴巴,泪水在眼珠里打转!

“咳咳!”

就在这时候,一声咳嗽打断了几人的动作,几人回头,顿时看到了站在上面的苏叶。

“臭小子,干什么?滚远点,想学英雄救美?”一个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放开那女孩!”

苏叶回应了一句。

几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伙子,就你这小身板?还想学人家英雄救美?电视看多了吧!”

“小家伙,看你这样子没玩过女人吧?这样吧,哥几个吃肉,给你小子喝点汤,你看怎么样?”一个光头说道。

眼前的美女顿时一下子急了,泪水从眼珠子里落了下来。

这个男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股子土味,如果这男子屈服在这几个彪形大汉之下,那自己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眼前的美女顿时用祈求的目光看向了苏叶。

“可以!”

苏叶干净利落的道。

眼前的美女一瞬间只觉得如堕冰窟。

“哈哈哈!”几个大汉顿时齐齐大笑了起来。

苏叶走了下来,几人齐齐看向了苏叶,光头顿时一巴掌向着苏叶头上砸了下来。

“窝囊废一个,还特么想英雄救美?还想喝汤?干你特么叼样!”

苏叶一让,光头巴掌落空。

“你再说一遍!”

“你特么没听明白?别在老子面前装大爷,小心搞死你!”那光头一口唾沫过来。

苏叶直接纵身一跳,脚对着光头猛的踹了下去,只听嘭的一声,光头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居然敢搞光头哥,真不想活了!给我上!”几人围上来。

苏叶直接一拳打过去,最近一个人直接退了七八步撞在树上,捂着肚子。

“这小子,力气太大了。”那人痛苦的说道。

苏叶冷笑了一声,简单粗暴点,直接对准最近一个猛揍。

苏叶揍的是真的狠,只听砰砰砰的仿佛揍沙包一样,居然没有一个敢上。

“你是苏叶,叶……叶,叶哥!”这时候光头爬起来看着苏叶,忽然吓得连连后退。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黄毛一把将光头拉了过来,道:“哥,我们有六七人他只有一个,怂什么?干他娘的!”

对啊,我带着六七个人,他只有一个,我怂什么?

光头看了看四周的人,势壮怂人胆:“苏叶,草泥马的,我告诉你,你今天给老子跪下磕三个响头,刚才的事情我当没发生过!”

苏叶笑了笑,一脚将脚下这小子踹了出去,看着眼前的光头,竖起了中指。

“操,给老子上!”光头吼道。

打头阵的黄毛轻轻的哼了一声,身子一下子冲了上来,手上的拳头向着苏叶的头就砸了下来!

“小心!”

眼前的美女没想到苏叶根本就没有避让,相反还好像根本就是让对方打一样,顿时一下子吓得心惊胆颤!

苏叶冷笑了一声,黄毛还没冲上来已经被苏叶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操!”

四周几人看着苏叶。

“抄家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苏叶随手捡起旁边的一节木棒,一棒抬起拍在了一家伙的肩膀上,直接把这家伙给拍了跪下。

四周几人刚冲上来也被苏叶一人一棒,全部揍了回去,下手狠辣,不留余地。眨眼之间,所有冲上来的人全被苏叶给揍趴下了。

苏叶走向了光头,光头在一边没上,可是这一下完全给吓蒙了。

这他妈的还是人么?

苏叶将棒子指向了光头。

扑通!

“叶,叶哥……我,我错了!”

光头看着在自己头上的大棒子,吓得直哆嗦。

“滚!”

“是是是!”不等光头说完,其他几人已经不要命的逃了。

苏叶将心惊胆战的女孩从树旁放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看你样子像是城里人,怎么跑我们这穷山沟了?”

女子柔弱无骨,这一下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我叫安雨桐,打算来靠山村做支教的,因为之前来过一次,这次是我一个人,没想到……”

“我就说嘛,我们这穷山沟可长不出你这样有气质的美女。”

苏叶这时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女子,身高一米六左右,纤腰丰臀。那淡绿色的摆裙将她那呈S型的娇躯包裹起来,纤腰上的束带将她小蛮腰给释放出来更是凸显出诱人身姿。

再加上吹可破皮的肌肤,在农村宛如仙女下凡,也难怪引得几人犯罪了。

女为悦己者容,听了苏叶的话,安雨桐顿时轻微的低头,道:“谢谢你!”

苏叶指着前面道:“那边有小溪,我带你过去整理一下。”

“嗯!”

“路上还有我的包!”安雨桐提醒苏叶说道。

苏叶带着安雨桐上到了路上,这时候才看到,散落在路边有一个不小的包。

苏叶看了一下,包里全是书,苏叶拎了一下,发现大概有四十多斤,也难为一个女孩子,跋山涉水,还带着这么大一个包。

苏叶顺手把包拎起来,安雨桐想说什么,小嘴微张,最后还是忍住了。

到了小溪边,安雨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将长发扎起,洗干了脸上的泪痕,回头看了一眼苏叶。

苏叶看着不由微微一呆!

这个安雨桐,好有气质。

“看什么看,傻小子!”安雨桐脸色一红,怒瞪了苏叶一眼。

第8章 又起风波

拉着安雨桐上了毛路,这条路就是当年苏叶父母修建的,只是这么多年了,也没有打什么水泥板,路面一下雨就泥泞不堪。

带着安雨桐站在了当年垮塌的位置,苏叶变得无比沉重。

半响,苏叶扑通的跪了下来。

“爸、妈、大哥,不管当年到底是谁,我都一定找到凶手,为你们报仇!”苏叶心底燃烧着复仇的焰火。

旁边的安雨桐顿时诧异的看着苏叶,道:“哎,你怎么跪下了……”

不过刚回头,安雨桐顿时不说话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

安雨桐的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看着苏叶,随后又看了看山上垮塌的地方,顿时不说话了。这里,应该有些故事,只是这些故事,自己完全不知道……

祭拜了后,苏叶站了起来将安雨桐的书小心放在了背后的箩筐里,随后背着带着安雨桐走向了村里。

“喂,刚才……你是?”

“五年前,为了修这条路,我爸妈都留在了这里。”苏叶心情沉重。

“对,对不起……”安雨桐顿时微微一惊,有些怜惜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好像也是靠山村的,你这些年是在外面打工么?”

苏叶点了点头。

一路上,安雨桐少了束缚,再加上苏叶的保护,她也终于可以欣赏这山村的美景,安雨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蹦蹦跳跳的,仿佛一只起舞的精灵一样。

“你真美!”苏叶顿时由衷的赞叹道。

安雨桐脸上闪过了一丝羞红,女为悦己者容,没有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漂亮。

“你嘴巴这么甜,有女朋友了?”

安雨桐忽然回头。

苏叶顿时笑着摇了摇头。

“呼!”

站在村口,苏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后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你是我送你去学校,还是?”

“学校没有宿舍……我去我以前住的那地方!”安雨桐说道。

“你住在村子里?”苏叶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安雨桐。

“嗯!”

“这个我来吧!”安雨桐看着苏叶手中的书,柔柔的问道。

苏叶道:“你住哪儿?我帮你,你带路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你已经帮我够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安雨桐歉意的道。

“你以前住哪儿?也许我认识!”苏叶道。

“我住在苏家,他们家有个小弟弟,挺可爱的,他爸爸也是山体……”安雨桐想到了这,忽然惊讶的看着苏叶。

“那是我大叔家。”苏叶无语。

“啊?”安雨桐顿时惊呼了一声。

安雨桐说着,轻轻的敲了敲门。

屋子里传来了谭春云的声音。

“是雨桐啊,又来我们这儿支教啊?”

“哟,还跟着一个呢?是你男朋友……”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却一下子顿住了:“苏叶,你们认识?”

苏叶顿时摇了摇头,道:“在路上遇上的。”

“快回来,屋里坐。”

谭春云看着安雨桐,顿时挤出了一丝微笑。

只是苏叶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谭春云撩起的衣裤的脚上有好几块淤青,脸上也有不少,头发沾满了泥土。

“大婶,你不是去山里看地么?”苏叶记得早上谭春云早上要去山里看地。

苏叶话音刚落,安雨桐也注意到了,顿时也开口道:“阿姨怎么了?”

“东山上哪儿有块荒地,你也知道,你爷爷去世之后也没人要,我今年合计着把那开出来种点荞麦,没想到我们把荞麦种下,已经发芽了,你二叔一家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所有荞麦全铲了,我气不过,去和人家吵了一架……”

谭春云说着,眼角泪珠就吧嗒的滚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摩托声。

“谭春云,你这个狗娘养的,有本事出来!”

紧接着只听嘭的一声,大门被人给踹开,苏叶回头,顿时看到,一个男子领着三四个男子冲了进来。

手指指着谭春云,就破口大骂道:“狗娘们,打了我爸,这事就这么算了?”

“你找死!”

苏叶冷冷的扫了一眼这男子,随后一把握住了这家伙的手腕抬起一脚揣在了他的腋下。

嘭!

这男子身子一下子踉跄着退了回去,往后退了三四步直接撞在了墙上。

“妈的,苏叶,你他妈不是死在外面了吗?”

这时候那男子顿时惊讶的看着苏叶。

苏叶也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不就是二叔家的那苏龙么?

“操,昨晚上老子没有在家,否则老子昨晚就卸了这小子的皮。给我上,妈的,全他妈的给我打,出了事我兜着!”

苏叶顿时一个冷眼扫了过来,四周几人顿时齐齐吓得一颤。

这几人竟就是那光头的人,这几人在刚才已经见识到了苏叶的能耐,这时候顿时一个个吓得往后退了回去。

“你们他妈的怂什么?他只有一个人!”

“苏龙,别怪哥几个不帮你,哥几个先走了!”几人转身直接溜了。

这几人显然都知道苏叶能耐的人,这时候哪儿还敢停留。

苏叶顿时冷冷的扫了一眼苏龙,道:“刚才的话,你给我再说一句!你骂谁狗东西呢?”

“苏叶,有本事你他娘的弄死我,打了我爸……”

啪!

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打你爸怎么了?”

“苏叶,你给老子住手……”

这时候苏叶二叔等人都冲了过来,不过还在老远就不敢过来了。

苏龙骑摩托太快了,他们追不上,这时候才追了上来,看到苏叶打苏龙,老两口顿时一下子冲了上来吼了起来。

“苏叶,有种今日弄死我,否则老子和你没完!”苏龙看着苏叶,恶狠狠的道。

苏龙刚说完,可是却陡然发现,自己已经被苏叶掐着脖子一只手提了起来。

苏龙顿时翻着白眼,手四处乱抓,看着苏叶……

他怕了!

这小子是真的要弄死自己啊……

恐惧,绝望,一瞬间覆盖在了苏龙心底……

而旁边的苏长勇也急了,自己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这要是被苏叶给掐死了的话,那自己后半辈子可就没着落了。

苏长勇顿时颤抖的看着苏叶,大声的道:“小叶,小叶,有话好说,有话好好说!”

四周看戏的人虽然围拢的越来越多,可是看着苏叶的身手也吓了一跳。

已经见识过苏叶的能耐的人,这时自然见怪不怪,但是没有见识过苏叶的强大的,这时候都吓得说不出话来。苏龙少说也有一百二十多斤,却被苏叶像拎着小鸡一样拎了起来,他妈的这还是人么?

小说

一代武神叶修,灵魂重归故乡, 归来时,重生日,两世仇人,以牙还牙!

2021-1-3 18:05:21

小说

特种兵王叶天,竟因一个莫名的命令而被军队除名, 潇洒自由的他,竟谢绝特警职位而当起了私家侦探

2021-1-3 18:09: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