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当血染苍天!—凌天

我是魔,当血染苍天!—凌天
我是魔,当血染苍天!—凌天

第1章 魔君凌天

南星大学,空手道社。

“杀!!!”

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凌天猛然睁开凌厉的双眼,杀意涌现。

同时,又本能性的向前一抓,翻身而起。

“啊~”

一声女人的惊叫传入凌天耳中,让凌天动作一顿。

“我擦!凌天这家伙好特么无耻!居然装死!”

“震惊!韩学姐居然被凌天骑在了身下!”

“震惊!凌天的手往按在了韩学姐**上!”

“这废物居然玷污女神的胸脯?”

“都别拦我!我要剁了这废物的手!”

“……”

伴随着四周愤怒的议论声,凌天看到一张娇美的面孔。

粉腮玉颈,柳眉杏目,朱唇不点而赤,瑶鼻秀丽高挺。

关键是,此刻他正骑在这美女身上,左手所按之处,柔软而富有弹性。

“莫非是幻境?”

凌天皱眉间,左手下意识捏了捏,似乎想以此找到幻境破绽。

然而这一举动,让身下的美女彻底炸锅了。

“啊~下流!”

那美女一把推开凌天,快速起身,俏脸红晕,美眸含怒道:“卑鄙!无耻!我~我杀了你!”

说着,美女玉手紧握,向凌天发起进攻。

拳势迅猛,显然不是那种娇弱的女生。

只是……

“聒噪!”

凌天大喝一声,夹杂着无形的威压,覆盖在了美女身上。

那美女心中一颤,攻势瞬间顿住。

四周围观的空手道社员也感受到了凌天那惊人的气势。

唯独凌天站在原地,神情冷峻,但眼中却透出一丝恍惚。

“这不是我的身体!我的法力呢?”凌天暗暗想道。

他乃魔教之主,星空第一魔君,却遭到三宗六院九宫十二殿的联合围杀!

最终虽伏尸百万,却也被打入幽冥深渊。

可是现在……

究竟怎么回事?

就在凌天不解间,忽然一股陌生的记忆自脑海中涌现开来。

凌天面色古怪,直到将脑海中那些陌生的记忆全部融合后,嘴角渐渐勾起一抹邪笑。

森然!

嗜血!

“三宗六院九宫十二殿,我凌天道不该陨,命不该消!今日重生,他日必将尔等抽魂炼魄!”

是的,他重生了。

虽说这具身体很废,但魔魂仍在,假以时日,魔意定能再染苍穹!

“混蛋!你~你还笑!”

一声娇喝,打破了凌天的思绪。

凌天抬眼看向身前的美女,对方俏眸中充斥着愤怒,眼眶却有些红润,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那噘嘴娇嗔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

融合了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凌天得知对方是他的未婚妻,韩雨琪。

南星大学三大校花之一。

而他……

本是凌家的纨绔大少,整日吃喝嫖赌,不学无术。

但两个月前,凌家事业一落千丈,之后更是被人一夜之间血洗。

临州第一豪门就此陨落。

若非他那晚趴在几个女人肚皮上喝的酩酊大醉被警察抓进局子,怕是也难逃一劫。

不过命虽保住,可自此没了纨绔的资本,渐渐开始颓废,甚至软弱无能,经常被人欺辱。

“韩学姐和那废物对立好久了,什么情况?”

“我怎么忽然觉得那废物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是刚才那气势……”

“韩学姐别怕!打他,打的他同意和你退婚为止。”

“……”

“闭嘴!”

韩雨琪瞪了一眼围观的众人,然后冲凌天娇喝道:“混蛋!识相点赶紧去向我爷爷提出退婚,否则今天有你好果子吃。”

“好果子吃?呵~你大可试试。”

凌天心里清楚,韩雨琪虽然和他订有娃娃亲,但却一直想找机会退婚,只是韩家老爷子坚决不同意,说是等他和韩雨琪大学一毕业就结婚!

只是韩雨琪从未妥协,经常想方设法让他主动去找韩家退婚,就像今天,韩雨琪提出和他比武,如果韩雨琪赢了,他就得去向韩雨琪的爷爷说一下,取消婚姻;如果输了,就任他摆布。

不过,韩雨琪的空手道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准,如果是前凌天那半吊子的话,显然是被要韩雨琪虐的,但他是魔君凌天,可不是前凌天那废物。

“废物,你真欠收拾!”

韩雨琪也不磨叽,伸出修长笔直的美腿便向凌天踢去。

她今天好不容易才让凌天答应和她比试的,这可是退婚的好机会,而且这可恶的家伙刚才居然装死偷袭她酥胸,一定要好好收拾一顿。

只是……

眼看她的美腿就要踢到凌天的脸颊时,凌天一把将她美腿抓住!

韩雨琪心头一惊,想要抽回,却发现凌天的大手犹如铁钳一般。

“你有病!”

凌天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混蛋去死!”

韩雨琪急了,另一条美腿也踢向凌天。

这一踢劲风十足,极为迅猛,可见韩雨琪动了真格。

然而……

凌天脚下生风,以一种奇妙的步伐游到韩雨琪身后,又巧妙的将韩雨琪抱住。

姿势暧昧!

看似轻薄,实则将韩雨琪的娇躯牢牢锁在了怀中。

“我艹!什么情况?”

“剧情不对啊!我们要看韩学姐暴揍凌天!”

“尼玛!凌天这废物又占韩学姐便宜,不能忍,不能忍啊!”

“……”

“你~你放开我!”

韩雨琪被凌天锁在怀中,俏脸又羞又怒,试图挣扎了两下,不仅没挣脱开,反而还不断和凌天的身体产生摩擦。

“你内分泌失调,月经不调,排尿不畅!”凌天啧啧道:“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放屁!我~”

韩雨琪本想爆粗口大骂,但忽然愣住了,因为凌天说的症状,她最近都具备!

可恶,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见韩雨琪愣住,凌天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其实他这个未婚妻的病还不止这些。

不过这都跟他无关,反正他也不打算让韩雨琪做他的魔妃。

只是……

就在凌天准备放开韩雨琪时,忽然神色一凝,将目光汇聚在了韩雨琪那饱满的胸脯上。

很快,凌天的嘴角又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换换抬起手,用食指挑起了韩雨琪雪白的下巴,道:“今天比武你说过,只要我赢了就任我摆布,对吗?”

“你~你想干什么?”

韩雨琪忽然很慌,膨胀的小胸脯也一起一伏。

“嘿!”

凌天没有回答韩雨琪,而是笑了笑,用那根食指顺着韩雨琪雪白的下巴缓缓往下移。

玉颈……

香肩……

穿过了衣襟,还在往下移……

第2章 要么跪,要么废

“凌天你混蛋无耻!你~你别这样,呜呜呜~”

韩雨琪能深深感受到凌天的手指穿过了她衣襟内的每一缕肌肤,任由她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慌乱之下,竟然哭了。

“都特么还愣着干什么,快救韩学姐啊!”

空手道社的一众社员纷纷上前,就要出手阻止凌天的yin乱行为。

只是还没迈两步,便有一道厉喝回荡开来。

“退下!”

声音犹如天雷,回荡在空手道社的整座练习室。

所有人都大脑轰鸣,双眼空荡荡的。

此乃魔威!

也是这时,凌天的手从韩雨琪的衣襟内抽出,手中多了一条紫色玉坠。

“比武你输了,此物归我!”

说完,凌天松开韩雨琪,径直朝外面走去。

如今当务之急是赶快修炼,否则身体太废,跟韩雨琪这样的小姑娘玩玩都有些气喘,而且没有修为,魔魂之力也无法很好的动用。

凌天刚离开,韩雨琪等一众空手道社员便纷纷从魔威中惊醒。

一个个目露惊恐,气喘吁吁,身上的衣服也被冷汗浸透。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太可怕了!”

“……”

韩雨琪也是俏脸苍白,她的震惊不输于任何人。

本来今天是想通过比武让凌天去韩家退婚的,结果不仅没赢凌天,反而还被那家伙占了不少便宜。

最关键的是,凌天怎么忽然变得……好强!

心想间,韩雨琪忍不住摸了摸胸口,到现在她都感觉有一只大手在她衣襟内搞事。

只是刚一摸,却陡然面色一变:“我的玉坠!”

“混蛋!你回来!”

韩雨琪一跺脚,快速追了出去。

……

凌天离开空手道社后,便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修炼一番。

只是走在校园内,不少学生都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诶,看到没,那就是凌家的纨绔少爷。”

“什么狗屁少爷!凌家早就不复存在了,他现在就是一软弱无能的废物。”

“你说我们学校一共有三位校花,其中有两个都跟那废物有关系!凌依就不说了,是那废物的妹妹,可韩学姐怎么就是那废物的未婚妻了?”

“好像是那废物跟韩学姐订有娃娃亲!不过我听说今天那废物跟韩学姐在空手道社比武,如果那废物输了,就得同意取消婚姻!看那废物的样子,应该是输了,嘿嘿~”

“……”

听到那些议论声,凌天不为所动,他堂堂魔君,何以跟一群蝼蚁较真?

不过他倒确实还有一个妹妹,也在南星大学念书。

凌家被灭那晚,他妹妹就是去派出所找他,才逃过一劫的。

“妹妹~凌依?”

凌天一边走,一边思绪,记得他刚开始修真时,也有一个妹妹,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只可惜……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之修所害!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踏上魔途……

回首往事,凌天惆怅的闭上双眼。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他耳中。

“凌依,你不就有几分姿色嘛,装什么清高?你以为你还是凌家千金?呵呵,如今你们凌家已经不存在了,至于你那废物哥哥,颓废、软弱、无能,根本给不了你依靠!所以,你只能选择跟我,懂吗?”

这个声音,让凌天脚步一顿,缓缓睁开双眼,其内有一抹紫光一闪而逝。

扭头向不远处望去,只见操场边,一名清纯靓丽的女生正被一个油头粉面的男生堵着。

刚才那番话,就是那男生说的。

只是,当凌天的目光落在那清纯女生身上时,身体竟微微颤了一下,旋即眼眶红润起来。

一代魔君,身体微颤?眼眶红润?

这若是传到苍穹之上,恐怕那些修士都不会相信。

“依~依依~”

凌天站在原地喃喃哽咽,神情激动。

然而片刻后,他的脸色又渐渐被冷峻所代替。

那清纯女生,太像他前世的妹妹了!

但他知道,那不是,而是今生的妹妹!

“如此之像,是命运还是轮回?”

前世他叫凌天,他妹妹叫凌依,兄妹二人相依为命。

今日他得以重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凌天,有个妹妹也叫凌依,并且两个月前凌家被血洗,兄妹二人也开始了相依为命。

难道这就是天道宿命?

凌天思绪间,操场边……

“尹志康,我哥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你!”

凌依板着清纯的俏脸对尹志康说道。

“凌依,你也别不识好歹,如果你不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每天折磨你哥一次,直到你答应为止!我倒要看看,你哥能承受多少天,哈哈哈~”

“你!”

凌依咬了咬粉唇,生气,懊恼,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出现。

“你想折磨我?”

凌天盯着尹志康,走到了凌依身前。

“哥~”

凌依叫了凌天一声,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她觉得哥哥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呦,我以为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凌大废废,哈哈哈~”

尹志康却是赤果果的嘲讽,让一些围观的学生也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

“啧啧啧~看你这样,是想保护你妹妹?”

“两个选择,要么跪,要么废!”

凌天一脸肃然,尹志康是尹家大少,极为好色,平时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这种人渣也妄想追求他妹妹?

虽然凌依并非他前世的妹妹,但却和他前世的妹妹很像,他不允许这张面孔受半点伤害!

“擦,我没听错吧,凌天这废物居然让康少要么跪,要么废?”

“哈哈哈~笑死我了!康少可是柔道社的高手,凌天这废物居然敢在康少面前放肆,简直找死!”

“我猜凌天这次得住院半个月,嘿嘿~”

“……”

尹志康也被凌天的话逗乐了,讽刺道:“凌废废,听说今天韩雨琪和你比武取消婚约,该不会被韩雨琪虐了一顿,受刺激了吧?呵呵,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废我,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废不了我,可别怪我废了你,哈哈哈~”

肆意嘲讽,态度,无比嚣张!

第3章 子午虱魔劲

“哥,我们走。”

凌依赶紧挽住了凌天的胳膊,虽然她这个哥哥曾经纨绔,如今又软弱无能,但如今凌家只剩下她和哥哥,她不能不管。

至于尹志康的嚣张,她和哥哥真的只能忍!

只是,她想走,但尹志康却直接挡在她和凌天身前,仰着下巴道:“别,你这废物不是说要废了我嘛,来,赶紧的,今天你不废我,我跟你没完!”

“说实话,我纵横寰宇千年,从没见过你这么贱的要求,既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凌天说着,周身气势陡然攀升。

这一刻,周围空气似乎都冷了下来。

全场瞬间寂静。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回荡。

紧接着,尹志康像断了线的风筝,狠狠摔在地上。

“这……这什么情况?”

“凌天……居然真敢打康少?”

“不对!这特么剧本不对!”

“……”

全场皆惊!

但,这还没完!

凌天又缓缓朝尹志康走去。

每走一步,气势便会攀升一分。

“你……你……你想干什么?”

尹志康坐在地上,本想破口大骂,然后起身狠狠教训凌天一顿的,但看着凌天一步步朝他走来,似有一股威压令他喘不过气来,冷汗直流,心中惊恐不已,全很瘫痪,难以起身。

“我说过,要么跪,要么废!既然你选择后者,那我只能成全你。”

凌天走到尹志康身前,一把抓住尹志康的手臂,狠狠一扭。

“啊……”

尹志康发出凄厉的惨叫,旋即昏厥过去。

然而凌天还没停手,再次抓住尹志康的另一手,狠狠一扭。

本来昏厥的尹志康,又一次发出惨叫。

被疼醒了!

紧接着,是左腿,右腿……

所有人都以为尹志康四肢皆被废掉,但下一刻,尹志康忽然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并且快速站起身,发着凄厉的惨叫,不停在身上挠来挠去!

似乎身上生了很多虱子。

这一幕,看的众人心惊胆战!

凌天却是露出一抹森然邪笑:“想折磨我,得想清后果!”

刚才他看似扭断了尹志康的四肢,但其实,是用魔魂之力,在尹志康体内打入了一种令人痛不欲生的秘法——子午虱魔劲。

种此秘法者,每到子时和午时,体内就会生出千万只魔虱,噬其骨,啃其髓,令其痛不欲生,直到七七四十九天后,若不解除,必死无疑。

这两个月内,尹志康没少找人欺辱他,如今又逼迫他妹妹,还想折磨他,给其种下虱魔劲,很合适。

“啊啊啊……”

尹志康滚在地上,不断摩擦,双手更在身上挠出了道道血痕,脸上青筋暴起,那痛不欲生的模样,令人为之惊恐。

“这凌天不是软弱无能嘛,怎么如此可怕!”

“魔鬼!这凌天简直是魔鬼!”

“恐怖如斯!”

“……”

所有人的衣衫都被冷汗打透,看向凌天的目光,不再嘲讽,不再不屑,而是~惊恐!

“哥,你!”

凌依看着凌天的身影,突然觉得很陌生。

虽然她和凌天不是亲兄妹,但小时候凌天经常和她一起玩,逗她开心,保护她!所以即便长大后,凌天变得纨绔成性,不学无术,她也一直鼓励凌天,支持凌天!但两个月前凌家被灭,让她彻底看清了凌天的软弱无能!

只是今天……

凌天的气势,手段,心狠,让她感觉今天的凌天和以前的凌天是两个极端!

“依依,我们走。”

凌天摸了摸妹妹的秀发,轻轻一笑,牵起了凌依的手。

而此时的尹志康,痛苦似乎退去,瘫软在地一动不动。

凌天并不意外,子午虱魔劲会持续七七四十九天,一天比一天痛苦,一天比一天持续的时间长,所以很多种术者,根本坚持不到四十九天,便会选择自尽!

“哥,你是不是~变了?”

被凌天牵着手,凌依忽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是变了!这样的我,你喜欢吗?”

“嗯嗯,喜欢。”

凌依眼眶红润,一把抱住凌天,将头埋在凌天怀中,也不知是感动还是发泄这两个月来的无奈与委屈。

兄妹二人正相拥间,忽然几个身影向操场处跑来。

“快看,是梁家几位少爷。”

“看梁家几位大少那气势汹汹的样,似乎是要收拾人啊!”

“好像是冲着凌天去的!”

“……”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凌天也扭头望去,果然看到梁斌正带着几名梁家大少朝他这里赶来。

面色不善!

“哥,我们快走吧。”

凌依也发现情况不动,拽着凌天就要离去。

“为什么要走?”

凌天却盯着梁斌几人,没有丝毫走开的意思。

梁斌,梁家大少,空手道社的社长,梁家几名大少都以梁斌为首。

换句话说,空手道社是梁家在南星大学的天下。

而梁斌等人,在这两个月内也没有欺辱他。

魔君一怒,伏尸百万!

如今他凌天没有伏尸百万的能力,但有怨可以抱怨,有仇必要报仇。

“让开,都让开。”

梁斌带着几名梁家大少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凌天身前。

“小子,我听说今天你和我们大嫂比武,故意装死占我们大嫂便宜了?”梁斌阴沉着脸说道。

梁斌口中的大嫂,是韩雨琪。

在这临州,两个月前有凌家、梁家、韩家、尹家等豪门,其中以凌家为第一豪门。

然而凌家被灭后,临州第一豪门,就是梁家了。

他和韩雨琪订有婚约,但梁家继承人梁明宇也一直在追求韩雨琪,以前凌家是临州第一豪门,梁明宇还不敢公然追求他未婚妻,但自从凌家被灭后,梁明宇便开始猖狂起来。

虽然梁明宇早已大学毕业,但其表弟梁斌等一众梁家大少在。

这就是梁斌等人经常欺辱他的原因,目的就是想逼迫他和韩雨琪取消婚约。

“梁斌,韩雨琪是我哥的未婚妻,就算我哥占她便宜,也没什么不合适!”

凌依噘着粉润的小嘴儿说道。

“呵呵,未婚妻?”

梁斌乐了,梁家几名大少都乐了:“一个被灭家的废物少爷,也妄想娶我们大嫂?呸!看我们今天不废了你!”

凌天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第4章 你们都是凌天

“梁斌,我劝你们赶紧走,否则我哥会让你们痛不欲生的。”

凌依看到凌天的脸色,仿佛看到了梁斌等人的下场,于是一指瘫软在地的尹志康,“喏,你看看他,就是得罪我哥的下场。”

“嗯?”

梁斌等人扭头一看,这才注意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竟是尹志康。

“呦,康少,你别告诉我,你真被这废物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吧?”

梁斌等人哈哈大笑,他们绝逼不相信凌天一个废物能收拾得了尹志康。

只是,围观的一众学生看到梁斌等人的笑容后,纷纷在心中送了他们俩字:傻逼!

尹志康一脸虚弱的抬起头,目中仍有对凌天的恐惧,但梁斌的嘲笑让他极其不爽,于是缓缓站起身,勉强挤出一丝苦笑,“汗,这两天倒霉,走路都能摔一跤。”

“哈哈哈~凌依,听到没,人康少是走路不小心摔的!”

梁斌等人继续嚣张。

主要是尹志康此刻看起来确实没什么事,凌天虽然在他体内种下了子午虱魔劲,但并没有废其四肢,所以除了子时和午时会受到虱魔痛苦外,其他时间都跟正常人一样。

只是尹志康的表现,让所有人都惊掉一地下巴,尹志康这是要坑梁斌等人的节奏啊!康少好演技,不去拿奥斯卡简直可惜!

“哼!废物,如果你现在跪下给我们嗑十个响头,并且和我们大嫂取消婚约的话,我们以后绝不为难你!否则,我们见你一次,废你一次,治好后继续废!”

梁斌给出了凌天选择。

“你们的废话太多了!如果想废我,就放马来!”

凌天冷冷的瞥了梁斌等人一眼。

这一瞥,彻底点燃了梁斌等人心中的怒火,一个被灭家的废物,凭什么对他们冷眼不屑?

“打,给我打!打到他废,打到他认怂!”梁斌怒道。

然而这时,一声娇喝传来。

“住手。”

众人看去,只见韩雨琪快速跑了过来。

“大嫂。”

梁斌等人赶忙打招呼。

“谁是你们大嫂!”

韩雨琪没好气的瞪了梁斌等人一眼,她想和凌天取消婚约,那是因为凌天之前是个纨绔,如今又软弱无能,但并不代表她对梁家有好感!

“大嫂,你迟早是要嫁给我表哥梁明宇的,所以叫你大嫂理所应当,呵呵~对了,大嫂,今天我们哥儿几个就亲自动手,让凌天这废物同意取消婚约,另外我听说他刚才和大嫂比武时故意装死占大嫂便宜,这件事绝不能忍,我们至少得废他两只手才能向我表哥交代!大嫂放心,你在一旁看着就行,保证把这废物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呵呵呵~”梁斌笑呵呵的对韩雨琪说道。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韩雨琪只想通过自己让凌天同意取消婚约,不想外人插手,尤其是梁家。

说完,韩雨琪又忽然想起今天凌天的表现,不禁对梁斌等人说道:“我劝你们最好别惹凌天,否则很有可能要后悔。”

“什么意思?”

梁斌等人有些纳闷,这是他们今天第二次听到别惹凌天了!妈的,以梁家现在的实力,不说在临州横着走,但把凌天这个废物废掉还是绰绰有余的,甚至暗地里把凌天做掉也丝毫不成问题。

韩雨琪没再搭理梁斌等人,而是走到凌天身前,俏脸微微泛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你是不是把我的玉坠拿走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一愣!

韩雨琪怎么会对凌天这么温柔?好像在面对凌天时还脸红了!

有问题,不,是有奸情,一定有奸情!

“你的玉坠?在哪放着来着?”凌天一本正经的问道。

“对呀,我的玉坠紫色的,就在我胸口挂着,今天只有你摸~”

话还没说完,韩雨琪就意识到自己被凌天给逗了,脸上的红晕不禁更浓,气的一跺脚,娇声道:“你~你快还给我,那玉坠对我很重要。”

“你比武输了,玉坠给我,很公平。”凌天说道。

“可是~”韩雨琪急道:“那玉坠你真不能要!要不你再换个条件,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把玉坠还我就行。”

“什么条件都行?”

“嗯嗯。”

“那先和我圆一次房吧,圆了房,玉坠就还给你。”

“你~混蛋!”

韩雨琪气的娇躯颤抖。

俩人像是在打情骂俏,无意间让众人吃了一波狗粮,一旁的凌依更是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完全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韩雨琪以前可不对哥哥这样的啊!

最气的就是梁斌等人了,韩雨琪居然都开始公然和凌天打情骂俏撒狗粮了,这怎么让他们跟他表哥交代?不行,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凌天了!

“大嫂,让我们哥儿几个把凌天这废物废掉,然后把玉坠还给你。”

梁斌阴沉着脸喝道:“给我打!”

骤然,梁斌等人向凌天冲去。

只是……

“幻!”

凌天一字出口,声音不大,却如闷雷,回荡不已。

同时,谁都没发现,凌天的眼中,有一抹紫光射出,快速钻入梁斌等人的眉心之中。

骤然,梁斌等人的攻势一顿,双目空洞,迷离。

“嘿嘿~”

凌天邪魅一笑,走到梁斌等人跟前,问道:“你们想废掉凌天是吗?”

“对,凌天必须废!”

“好,很好。”

凌天一指梁斌:“你就是凌天!”

接着又一指另一名梁家大少:“你也是凌天。”

“还有你,也是凌天。”

“你们都是凌天。”

凌天说完,又忽然瞥到了一旁的尹志康,不禁又指向尹志康,补充道:“对了,他也是凌天。”

“嗯?”尹志康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下一刻,他明白了!

只见梁斌等人赫然出手,竟跟发了似的,互相打了起来。

紧接着,梁斌一拳打在他身上!

尹志康彻底被按在了梁斌等人的互相殴打中。

这一幕,诡异,惊恐!

凌依的嘴巴成了O型。

韩雨琪也震惊的胸脯欺负。

所有人的被梁斌等人互相疯狂殴打的一幕给吓到了,只感觉背后凉飕飕阴森森的。

凌天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恐怖?

第5章 魔侍

凌天没理会众人惊骇的目光,而是牵着凌依的手,迎着日落,走出了学校。

韩雨琪许久之后才从震惊总清醒,看了看此刻躺在地上的梁斌等人,膨胀的胸脯起伏了一下,心中无比复杂。

凌天怎么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不再颓废,不再软弱无能,而是~自信,邪魅,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残忍!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得要回我的玉坠!”

韩雨琪望着凌天的背影,不断咬着娇嫩的嘴唇。

离开学校,凌天和凌依便回到了凌家老宅,是一座四合院。

这是凌家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了。

夜幕降临时,凌依做了一桌好吃的。

“哥,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你尝尝。”

凌依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凌天笑了笑,吃了起来。

“哥,你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呀?”

凌依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

“我说我是苍穹魔君,你信吗?”

“切!哥哥如果是苍穹魔君,妹妹我还是狠人大帝呢!”

“呵呵~”

凌天笑了笑,没多解释。

片刻后,凌天又忽然问道:“哥,你不会最近遇到什么贵人了吧?比如一位高手让你拜他为师,有没有?”

“聪明。”凌天向凌依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嘻嘻~”

凌依笑道:“不管怎么样,只要哥你能振作,我就很开心。”

看着妹妹欣喜的模样,凌天微微叹了口气,以前凌依虽然总是让他振作,但却很少露出这么开心的笑容,尤其是凌家被灭的这两个月,更是很少和他说话,几乎每天都是愁眉苦脸。

“哥,一会儿我要去打零工,你自己早点睡吧。”凌依又在凌天耳边说道。

凌天一愣,这才想起这两个月来,凌依一直都在一家酒吧打零工!

没办法,凌家被灭后,除了老宅什么都没留下,而凌依又舍不得将老宅卖掉,所以只能出去打零工,挣生活费。

至于前凌天,整天颓废,别说打零工了,即便吃饭都得靠凌依照顾。

别人骂其废物,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依依,以后你就别去打零工了,生活费交给我来赚就行。”凌天不忍的说道。

闻言,凌依娇躯微微颤了一下,旋即眼眶红润。

“哥,依依很开心,你真的振作起来了!”

凌依喜极而泣道:“放心吧,哥,我在的那个玫瑰酒吧是个清吧,而且玫瑰姐对我很好,给我的工资也很高,我很满意这份工作。对了,如果哥你想去的话,我可以跟玫瑰姐说说,让他也给你安排份工作,好不好?”

看到妹妹期盼的样子,凌天不忍拒绝,只好点了点头,“好。”

“耶!”

凌依开心的拍了拍手,然后给凌天夹了个鸡腿:“来,奖励哥哥一个大鸡腿。”

凌天笑了笑,仿佛有什么东西触到了他心中柔软的地方。

吃过饭,凌依收拾好碗筷,便去了玫瑰酒吧。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他可能也会去。

对此,凌天倒是无所谓,但在此之前,他得先修炼一番。

今日动用了不少魔魂之力,明显能感受到身体很虚,所以如果不修炼的话,哪怕他身具魔魂,也无法长久使用魔魂之力。

“得找个灵气充足的地方修炼才行。”

凌天看了看夜空,旋即走出了凌家老宅。

一个小时后。

凌天来到临州郊区的明月湖边。

明月湖四面环山,但却能倒映出明月的影子,因此得名。

此外明月的湖面时常有白雾飘散,令人闻之心旷神怡。

“就这里了。”

凌天盘膝坐在湖边,同时手中多了一条紫色玉坠。

正是从韩雨琪胸口摘下来的那条。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凌天很清楚,这紫色玉坠,乃是紫星陨石。

其内蕴含大量的星源,对修炼帮助很大。

此外,哪怕里面的星源被吸收完,紫星陨石也有独立的空间储存物品。

而且修士佩戴在身,能清心明身,降低产生心魔的概率。

如此物品,凌天自然得收,毕竟地球灵气匮乏,凡是修炼资源,甭管大肉小肉,他都吃。

“呼~”

收起思绪,凌天舒了口气,旋即闭目,双手掐诀。

很快,一丝丝紫色的星光从紫色玉坠内飘散而出,向凌天体内汇聚而去。

“混沌天魔诀!”

随着紫色星光的汇入,凌天大喝一声,身前骤然出现一片黑雾。

黑雾凝聚,形成一个漩涡,仿佛黑洞。

混沌天魔诀,乃凌天前世从混沌魔石上参悟的一部功法,可谓至高无上。

也是凭借此功法,他才能在千年内成为苍穹魔君,纵横寰宇。

此功法的第一层就可吞噬万物之源,于体内形成混沌魔气,极为霸道。

现在他身前的黑色漩涡,就是混沌天魔诀的第一层。

随着黑色漩涡的运转,凌天周身的花草树木,包括明月湖中的水雾,纷纷被黑色漩涡吞噬,并且还在不断扩散。

黑色漩涡越来越大,渐渐将凌天包裹在其中。

夜半时分。

黑色漩涡没入凌天体内。

凌天缓缓睁开双眼。

那双眼,深邃,诡异,阴森!

浑身气势,也变得更加邪魅。

“借助紫星陨石,才修炼到练气三层!”

凌天喃喃自语,多少有些不满。

这要是被其他修士听到,肯定会喷血三丈,大骂凌天装逼!

尼玛一夜都不到,就修炼到了练气三层,你特么还想怎样?

即便有紫星陨石,臣妾也做不到啊!

“看来还得更多的修炼资源才行。”

凌天想了一阵后,便收起思绪,旋即脱光衣服,跳进了明月湖。

突破了练气三层,身体排出了不少杂质,得洗干净。

只是,当凌天洗完跳上岸后,忽然一声惊叫传来。

“啊~流氓!”

凌天闻声看去,只见两道身影正站在不远处。

其中一个是名高挑少女,身姿曼妙,容颜绝美,只是身上的衣服破了很多处,漂亮的脸蛋儿上也脏兮兮的。

少女搀扶着一名唐装老者,双鬓发白,但目光灼灼,凌天一眼就看出,对方是名武者,只是唐装上血迹斑驳,显然受了伤。

不过凌天对这些都不在意,而是将目光落在高挑少女身上,嘴角勾起一抹意外深长的笑意。

“这体质不错,可以做我魔侍。”

凌天一眼就看出了高挑少女的体质——玄寒之体。

而他魔侍,就需要这种极致的体质。

前世他就有十二魔侍,届时融十二魔侍之力,可瞬间凌驾于天道之上。

第6章 我会杀了你!

“啊!流氓……你别过来!”慕容嫣见到面前这流氓不仅毫无廉耻之心,反而还从岸上走了上前来,不禁用手捂住了眼睛。

慕容嫣虽然不是那种软弱的小女孩,想轻薄她的男子也不可能从她身上占到便宜,只是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突然面对着一个赤.裸的流氓,也还是羞红了脸。

“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凌天不为所动,依旧走了上前去说道,这玄寒之体可谓之世间极其难得,也是助他提升魔力十分难能可贵的体质,今日见到了自然不愿意错过。

“你别不识好歹,你再呆在这,信不信你等会就会死得很难看。”慕容嫣听后秀眉一横,冷眼看着凌天。

她好心要救这人一命,想不到他竟然只是个登徒浪子,还有心思在这出言轻薄。

要不是现在情况危急,遇到这样出言不逊的人,她早就几拳过去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了。

“你还不走?你是不是真的想死。”

凌天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唐装老者的身上,这老人伤势不轻,而且身体恐染有疾,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那你自己在这等死吧,别挡道!”

慕容嫣没空再与他纠缠下去,凌天愿意找死,自己也拦不住,虽然她也好奇从凌天的眼神中并没有寻常好.色之徒流露出来的yin光,但此时她又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老头,你身上伤势很重,如果被对方追到了,你们都得死。”

看着即将离开的二人,凌天嘴中淡淡地吐出一句话,却是将这两人震惊地满脸骇色。

他怎么知道有人在追杀自己?他怎么知道爷爷身上伤势很重?

虽说爷爷身上受了伤,但只是从外表看的话,是完全没有什么大碍的。

这人知道的这么清楚,难不成也是那边的杀手?

想到这,慕容嫣赶忙后退,与凌天拉开距离,眼中充满了警惕之色。

“小伙子,多谢关心,你快走吧。”老者看得出来凌天并没有恶意,也不希望他被卷进事端,轻咳着说道。

“走吗?恐怕我现在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啊。”凌天咧嘴一笑,他对这两人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不仅是因为少女的玄寒之体,也还有老者不愿意牵连别人的仁慈之心。

他虽然是魔君,但也懂的心存仁义,不像某些东西,是为人,却不是人。

凌天在与他们交涉的过程中,早就察觉出来他们身后有股杀气不断地逼近,所以也就判断出来他们是被人追杀至此。

话未落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从远处踢踏而至,三名身穿紧身夜行服的杀手从黑暗中现身出来。

“老东西,我就说你走不远吧?吃满我一掌还能走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只不过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没用,我以为还得追上一段时间,哈哈哈哈……”

为首的黑衣人停了下来大笑道,脑袋上只露出的一双眼睛难掩得意之色。

“这又是什么东西,大半夜的玩裸奔?”一名杀手猛然发现距离慕容嫣几米开外的凌天,皎洁月光的照射下,浑身赤.裸的他是此时最耀眼的那个人,月光从他身上被反射出来,全身上下被看的一清二楚。

“他只是个路人罢了,你们想杀我,老夫会会你们就是了,无耻宵小若不是偷袭,你们怎得如此猖狂!”

老者也明白今天怕是难逃一劫了,将慕容嫣的手放了开,对她使了个眼色后说道。

今天被仇家偷袭追杀至此,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能保下孙女一命,他虽然伤势在身,不过也还是能争取到让慕容嫣逃命的时间的。

“哈哈哈,成王败寇的世界偷不偷袭又如何?如果你今天以杀了我,怎么说都随你!可惜的是,你们不能!”

为首的黑衣人笑着说道。

下一刻,他直接下令,身后三个杀手便呈包围之势将凌天他们三人围了起来。

今天这两个人一个也不能放跑!

“那个,如果我说我能呢?”忽然间,凌天开口说道。

“噗哧!”为首那黑衣人忽然笑了,随即目光落在凌天那赤果的身躯上,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小子,你不会是个傻子吧?你说你能?你是说你可以杀了我?你是哪来的自信呢?就因为你是个流氓?”

说着,那黑衣人无视了凌天,看向身旁的二人:“你们俩缠住那老东西,我先去把那女的收拾了。”

黑衣人没再管凌天,一声喝令后三道黑影便往慕容嫣方向冲了过来,为首那黑衣人抽出短匕冲向慕容嫣,途径凌天时手臂一抬将匕首刀锋对着凌天的脖子抹去。

这匕首会在空中划过,然后顺手将凌天的颈动脉割断再继续冲向慕容嫣方向……

只是这一流畅动作的在一瞬间就被定格在空中,匕首没有在空中划过,相反,那黑衣人的手臂却是被凌天紧紧地握在手中,让其难以撼动!

“我说我能,难道你忘记了?”凌天看着黑衣人轻蔑地笑道。

“你!”

黑衣人眼神中满是恐惧,他的手臂像是被凝固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而凌天这蔑视众生的眼神更是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

“我?我会杀了你!”

凌天本为苍穹魔君,本就是有嗜血暴.动的因子在血液里,随着这几个黑衣人体外涌现的杀气,凌天体内的嗜血因子也是随着这杀气释放了出来……

第7章 死

魔力在凌天的体内暗流涌动,像是蓄势待发等待着指令的长蛇一般,只等一声令下便可汹涌而至。

为首的黑衣人离凌天最近,能最真切地感受到凌天给他带来的压力,他看着凌天冷峻黑幽的眼神,像是一个根本看不到尽头的黑洞一般,犹如深渊正在凝视着自己,嘴中喃喃地不知在细语着什么,却早就已经说不出话来。

“大哥?你在做什么?我们两个快坚持不住了!”

另外两个黑衣人低声吼道。

面对唐装老者的临死反扑,二人完全处于下风,很难再坚持住,故此他们才会开口。

然而,当他们看到首领落在凌天手里却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二人的动作明显顿了顿,目光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凌天脸色冰冷,手掌发力,握着黑衣人的手腕,将那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对方的眉心!

鲜红的血顷刻间流满了黑衣人的头罩,黑色与红色混杂在一起形成的深红看起来格外地瘆人,尤其是当它滴答滴答地滴落下来的时候。

一旁的慕容嫣差点惊叫了出来,不仅仅是以为因为惊叹于凌天的实力,也还以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从她的面前就这样死去,血还一滴滴地流淌着。

唐装老者与那两个黑衣人的缠斗早就已经停了下来,没有黑衣人首领的帮助,他们两个很难从唐装老者身上占到什么便宜,而唐装老者因为自身伤势的原因,不到关键时刻,他自然也不会拼命。

在月光的微弱照射下,那个浑身光洁的裸男还活生生地站着,笔挺着身子,而他们的首领却是一副极其怪异的姿势,扭曲着身体像是某种行为艺术一般。

这一刻,一股莫名的情绪笼罩在二人心头,隐约间他们心中升起了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

“大大大大……大哥?”其中一人试探着问了一句。

“怎么?你想去找他?”凌天回头笑着问道。

同时松开了手掌,黑衣人首领重重地倒向地面。

“大哥!”两个喽啰同时惊呼,他们中最厉害的首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一个路人手中,这种反差让人难以接受!

“走!”

两人的步伐此时惊人地一致,话也不说,转身,朝着林子最深处狂奔而去。

“停下!”

凌天轻声说道,声音并不大,但在其他人听来却犹如古钟般浑厚,震荡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他动用了魔力!

那两个落荒而逃的喽啰停了下来,呆滞地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了?”慕容嫣被眼前的一切惊住了,倒是唐装老者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率先反应了过来。

他本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现实状况却又在短短几十秒内被扭转了过来,而导致这一切的,竟然是因为眼前这个古怪的,连衣服都不穿的年轻人。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们比较听我的话吧。”凌天没多解释什么,反正和他们也说不清楚,将黑衣人眉心的匕首拔了出来走向唐装老者的身旁。

“老头,你还挺能撑的,不过半分钟内一定会倒下去。”

“呵呵,好眼力,我的确快不行了,只是嫣嫣我的孙女,能劳烦您照顾一晚上吗?”

唐装老者又重重得咳了两下,坚持到现在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之前被偷袭的那一掌伤势非常重,这也是那个黑衣人首领骄傲的资本,却没想到被凌天轻松秒杀。

“这个没问题,你放心的去吧。”凌天随口答道,不用别人多说,他也不会让这副玄寒之体被伤害到的。

“爷爷,爷爷,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家。”慕容嫣在唐装老者晕倒之际,也及时从刚刚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凌天虽然没有对她使用魔力,但也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一点。

“你刚刚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放心地去?

我告诉你,要是爷爷有什么事的话,我和你没完。”慕容嫣搀扶着唐装老者,恨恨地瞪了一眼凌天,刚才凌天的意思分明就是爷爷要不行了,她也知道爷爷伤势很重,所以还真怕被凌天这乌鸦嘴说中了。

不过话才说完,她就突然有些后怕了起来,这里荒郊野岭地,唯一的亲人还昏迷了过去,她又不了解凌天是怎么样的人,而且显然不是什么善茬子,杀人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且大半夜地在这玩裸体,应该还是个变态,慕容嫣的实力对付一些小流氓也就还可以,要是真遇上这种有实力的流氓,她还真没有抵抗的份。

“姑娘,你要知道,我可刚刚才救了你们一命,你确定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凌天一笑,也不计较这些,他知道这老头没事。还有能救回来的余地,现在也只不过是晕过去了而已。

第8章 待我重生归来

“那,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慕容嫣也放低了姿态,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

她一直都生活在爷爷的保护之下,现在爷爷伤重不醒,难不成她要依靠这个第一次见的陌生男子吗?

“那你先告诉我那两个人要怎么办吧?”凌天指了指林子处的两人。

“我也不知道,如果爷爷没事就好了,你……你能救救我爷爷吗?”慕容嫣小声地问道。

“你爷爷没事,我会帮你的,你先把你爷爷放平躺下来。”

凌天开口,同时将手中的那把匕首用手折断成两片。

“转过头去,小孩子别看。”凌天淡淡地提醒了慕容嫣一句,随后将手中的两把刀片甩了出去,远处的那两个人只发出一道闷哼,便瘫软地躺在了地上。

这种畜生一般的蝼蚁,凌天并不介意动手多消灭两个。

“那个,你能先去把衣服给穿上吗?”

处理完那两个人后,凌天蹲下身子准备看看老者情况,就听到慕容嫣极其小声地说道,一张俏脸犹如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

“嗯。”凌天淡淡的点了点头,将河边的衣服捡了起来,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随后,他迈步来到老者身旁,一只手按住老者的脉搏,仔细地检查对方的伤势。

背部经脉大面积断开,长时间的高强度运动加大了伤口的撕裂,而且这老头本来就有血管问题,血液流通不畅的情况下,要是不及时治疗的话,还真有生命危险。

“问题不大,几分钟。”凌天说着,同时将唐装老者翻了个身,将他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整个后背。

凌天将魔力注入到手上后,便一点一点往唐装老者的后背传输过去,这样的伤势并不需要多少魔力,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控制魔力的量而已。

在魔力的作用下,唐装老者后背的伤势恢复地非常明显,后背断裂经脉开始一一连接起来,血液也开始流通,因为血液流通迅速的原因,所以老者身上开始发热,后背也变得红通通的一片。

血液在魔力的催动下,以惊人的速度循环着,心跳更是砰砰的加速跳动着,若不是凌天及时用魔力护住老者的心脏,估计心脏早就承受不住,直接挂了。

只是即使是这样,老者也还是有些难以承受,随着凌天手中魔力的加持,也重重地开始咳嗽起来,后背也呈现出通红一片。

“你干嘛!你对爷爷做了什么!”慕容嫣连忙拉住凌天的手,慌张地问道。

“嗯,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凌天站起身来,接下来好好休养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你要走?我爷爷要是有事怎么办?你暂时不许走!”看着凌天站起来要来开,慕容嫣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现在爷爷身上依旧是通红一片,但是这个人却说已经没事了,这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的好吗?

“这几天注意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凌天淡淡的说着,说完便转身离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的树林中,慕容嫣气的直跺脚,但却毫无办法。

从明月湖回来已是深夜,凌天回到家里的老宅子后看到凌依已经入睡,便也没有再打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膝而坐,开始修行。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今晚修炼的进展如果放在任何一个修道之人身上的话,那绝对算的上是火箭般的速度,但这对于凌天来说却远远不够,因为他要复仇!

只是现在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今天要不是有韩雨琪的紫星陨石,他恐怕都无法恢复到筑基期!

毕竟如今地球的灵气太多稀薄了,想要恢复还要高一点辅助之物才行。

凌天闭目思索着,渐渐的便进入了修炼状态中。

翌日一大早凌天醒了过来,这要是放在前世的废物凌天身上的话,是断然不可能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凌天醒来后发现凌依不仅已经出门了,还给他做了些简单的早餐。

这一刻瞬间温暖了凌天了内心,他已经失去自己的妹妹太久了,而这个与他妹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凌依简直就上天还给他的惊喜。

凌天暗自握紧了拳头,上一世的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失去了妹妹,这也是他遁入魔道,成为万魔主宰的原因,但这一世,他同样要重返魔界,却不会让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上一世他是因为凌依被所谓的正道所害才坠入魔道,而这一次却是因为被魔道所叛而打入深渊,呵,正邪两道皆弃我,待我重生归来之日,必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小说

阮默对墨湛十年的爱,却抵不过他前女友的一滴泪……

2021-1-3 17:56:48

小说

许东河本是落魄的富家公子,却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双能够看破一切的神奇金瞳

2021-1-3 18:00: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