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杨心程一嫁进唐家就心领神会。

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杨心程一嫁进唐家就心领神会,她目睹阴谋与陷害,本以为只要自己视而不见就可以躲避所有,但还是避免不了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明争暗斗,幸好还有他。,他足智多谋,运筹帷幄,还特别爱她,这样的男人可以考虑过一辈子。,唐柏斳:一辈子怎么够!我要下辈子,下下辈子,下……都要和你一起过。
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杨心程一嫁进唐家就心领神会。

第1章 知道话多的下场吗

“心程,快跑!”刚推开包厢门,杨心程就听到丈夫熟悉的喊声,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捂住口鼻,拖进了包厢。

她被两个黑衣男人架到凳子上,用麻绳绑住,嘴被贴上胶布,整个人牢牢固定在凳子上。

透过两人的缝隙,她看到几个黑衣男围住她的丈夫唐晓桀,并抬脚毫不留情踹向他!

唐晓桀闷哼一声,身上的白衬衫瞬间多了上几个脚印,更是露出结实的上身,原本白皙的肌肤如今青一块紫一块,让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一向眉眼含笑的他,此刻剑眉紧蹙眸含痛苦,往日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如今凌乱不堪,视线触及她的眼神,立即扯开微笑,向她投去安抚的眼神,示意自己没事。

杨心程一阵心疼,饶是他们只是表面夫妻,并无实质感情,这一刻也有几分动容,继而是滔天愤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在半个小时前,他语气欢愉地让她来这里,如今却是这糟糕的局面!

“咯吱——”杨心程试图解开麻绳,不料大幅度动作带动椅子,在地面上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一异样立马吸引了黑衣人,一个黑衣人上前,抬手就往她的头扇去,恶狠狠道:“老实点!”

他的力度极大,打得杨心程耳鸣,晕头转向。

“别动她!唐思哲,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唐晓桀怒吼道,白净的脸因愤怒而通红。

“呵呵,还真是感人,我的好哥哥,从你身上我才知道家族联姻,也是会有真感情的?”

顺着这道阴阳怪气的男声,杨心程才看到坐在角落沙发上的唐思哲。

杨心程震惊道:“唐思哲,你这么做,就不怕父亲责怪吗?”  

明明是兄弟,相煎何太急?

不料这句话像是激怒了唐思哲,他紧紧捏着座椅扶手,面色铁青,抄起身旁的玻璃杯,狠狠摔向地面。

玻璃四分五裂,空气几乎要冻结。

他看向杨心程的眼神,仿佛淬了毒,语气阴冷:“知道话多的下场吗?”

饶是房内开了暖气,杨心程却是后背冷汗淋漓,有些懊悔自己的话多,惹怒了他。  

“唐思哲,放过心程,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唐晓桀的喊声,打破了死寂。

唐思哲微挑眉毛,眸露精光:“包括将你手上的项目拱手相让?”

杨心程心头大惊,脱口而出道:“晓桀!不……”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有一只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唐思哲冷笑看着她,又用示威的眼神看向唐晓桀。

“你先放了心程。”唐晓桀面色苍白,死死盯着唐思哲,脖颈上的大动脉清晰可见,下颌绷得紧紧的。

“OK。”唐思哲打了个响指,保镖便解开了杨心程的绳子。

手腕上的轻松带着疼痛,杨心程向唐晓桀摇头道:“我要你和我一起走!”

“想得美。”唐思哲冷哼一声,下一刻杨心程便被保镖大力拖出门,像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

“砰——”门被大力关上,尘土袭向杨心程,使她剧烈咳嗽起来,想起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唐晓桀,她立马爬了起来,跑向大门。

她得回去找人来救他!

不料大门旁还守着两个保镖,虎视眈眈盯着她,杨心程心中警铃大作,只见保镖面带不善,气势汹汹走向她。

唐思哲骗了他们!说是会放她走,只不过打算在唐晓桀看不见的地方,软禁她!

杨心程拔腿就跑,身后立马响起追赶的脚步声。

没过几秒,她便被狠狠揪住头发:“跑啊,你这个臭丫头!”

疼得她眼泪直掉,然而下一秒身后传来一道闷响,头发一松,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

杨心程缓缓转过身,第一时间看到躺在地上瞪着眼睛,后脑勺流血的保镖。

“啊!”她猛地倒退几步,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后摔去。

她立马捂住后脑勺,微弓身躯,不料腰部被一个劲中带柔的力量控住,倒的方向瞬间变了。

整个人跌向一个结实的胸膛,淡淡烟草混着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

杨心程猛然抬头看去,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黝黑的瞳孔里倒映出她的样子。

但他的眼神如化不开的冰,冷得她瞬间回过了神,立马从他怀里挣脱,连忙道歉:“大哥,对、对不起。”

唐家有三个儿子,唐柏斳排行老大,是唐氏跨国集团的总裁,手握极大权力,传言做事雷厉风行,不言苟笑。

唐柏斳面色淡淡将手放在身旁,饶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她都觉得有些坐如针毡。

脑海里闪现出唐晓桀备受折磨的样子,她脸一白声音发颤:“大哥,快去救晓桀!”

“他在哪。”唐柏斳话音刚落,杨心程便转身指向身后的房门。

原本守在那里的黑衣男却不见了,杨心程顿时反应过来:“不好,唐思哲要跑路了!”

唐柏斳带领一群黑衣保镖快步赶去,她紧随其后。

房门被踹开,只有唐晓桀脸色惨白浑身打痕,虚弱地坐在椅子上。

听到响动,他微微抬眸,似看出来人是谁,嘴角刚扯出一丝笑意,却如紧绷的弦一下子松了下来,闭眼昏厥过去。

“晓桀!”杨心程急忙奔了过去,半跪在地上为他解开麻绳,但她再大力也解不开,小手疼得发红。

一双大手牢牢握住她的肩头,半强制性将她扶了起来,身后传来一道男声:“我会解决。”

等杨心程站稳,身后的黑衣保镖上前,快速将唐晓桀救下,几个人扛着他出门。

一直撑着杨心程的紧张感松懈了下来,一直被忽视的痛觉被唤醒。

她低头一看,摊开手掌,是被磨破的掌心,膝盖也传来阵阵刺痛。

“你也去医院。”男声响起,杨心程抬头看他,点了点头。

因疼痛,她走路极慢,接着一双手将她腾空抱起,吓得她瞪大杏眸:“大哥,你快放我下来!”

唐柏斳面色不改,牢牢将她抱在怀里:“你速度太慢。”话落,迈大步伐出门。

第2章 从不挑拨离间

车狂飙到医院,唐晓桀被送进急诊室,而杨心程则被安排进了一个单人病房,在医生的要求下换了套病服坐在病床上。

唐柏斳姿势慵懒坐在一旁,护士毕恭毕敬为他倒了杯水后,才开始为杨心程上药。

杨心程的裤腿被高高挽起,露出白皙匀称的小腿,顺上看去是被磨破皮翻出血红皮肉的膝盖,周圈一片青紫十分刺眼。

护士动作轻柔,但杨心程的伤口如同有数百只蚂蚁在啃咬。

杨心程使劲忍着不发声,小脸却白了一圈。

“疼就叫出来。”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杨心程一怔,看向声源处,对上他漆黑如墨的双眸。

她扯开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没说话,怕一张口就忍不住呼痛,那多丢人。

等护士离开后,她快速将裤腿扯下,遮住小腿。她的脚背白皙脚趾圆润,微微蜷起让人心生怜惜。

唐柏斳注视两秒后生生挪开了目光。

感受到他的目光,杨心程有些尴尬,干咳几声后开口道:“大哥,谢谢你送我和晓桀进医院。”

四目相对,杨心程看不懂他眸中情绪,只觉眸色深深,便听他开口道:“应该的。”

“……”她一时无言,本就和他很少接触,加上平日里他就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让她心底里对他其实挺畏惧的。

想起躺在急诊室里的唐晓桀,她便翻身下床:“我去看看晓桀。”

不料还没站稳,就感受到膝盖传来的剧痛,疼得她“啊”地叫了一声,整个人倒向地面。

完了。杨心程闭紧双眼捂住脸,呼吸急促,吸进大量有着消毒水味的空气。

她重重撞在一个结实的接触面,没有想象中的刺痛,不禁疑惑睁眼,入目一片灰色高级面料。

她仰头看去,对上他低头的眸,不禁愣了下。

他双眸微眯,纤长浓密的睫毛如同一柄小扇子,缓缓扇在下眼脸,倒映出扇形的阴影,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砰!”门被大力打开,惊醒了杨心程。

她猛地推开唐柏斳:“谢、谢谢大哥。”话落,就看向门口,看到站在门口一脸错愕的贵妇。

杨心程简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这场景给谁看到也别给她的婆婆看到啊!

她的婆婆,刘萱——唐晓桀的生母,唐柏斳的继母。

刘萱的神情,在几秒之间,从错愕化为愤怒又全部收敛隐匿在淡笑中。

“心程,晓桀呢?”刘萱面上带笑,眸色却冷如冰看着杨心程。

杨心程不禁后背一凉:“晓桀在急诊室,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她顿了顿,又添上句:“妈,刚刚我没站稳,大哥刚好扶了我一下。”

刘萱面色不改点头没说话。

看她这神情,杨心程就知道她误会了,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越描越黑,干脆不说了。

刘萱走向唐柏斳,在还有一米左右停下,面带感激道:“唐少,谢谢你肯出手相救。”

杨心程一脸懵地来回看向两人,这又是哪一出?

唐柏斳脊背挺拔站姿如松,却有种骨子里散发的矜贵慵懒,淡淡瞥了一眼刘萱:“都是一家人。”

刘萱微怔继而笑得更开心。

杨心程算是明白几分了,极有可能就是刘萱求助唐柏斳,唐柏斳才会赶到现场救出她和唐晓桀。

她犹豫几秒,说出心中所想:“唐思哲能做一次这种事情,就能做第二次,我们告诉父亲吧。”、

“不行!”刘萱分贝拔高几分,吓了杨心程一跳,就连唐柏斳也侧目看向她。

刘萱发觉自己的失态,讪笑几声:“你父亲本就生意繁忙,怎么好再给他添加麻烦?”

“……”杨心程乍一听觉得有点道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儿子都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父亲也是理应知道这些事情不是吗?

她看向唐柏斳,似乎看到他嘴角噙的淡淡嘲讽,再一眨眼却是毫无表情的冷面,似乎是她看错了。

场面一度寂静,有几分尴尬。

一道简洁的手机铃声打破安静地氛围,唐柏斳接通电话后谈了大约快两分钟就挂断了。

“公司有事,我先失陪。”唐柏斳理了理领带,神色染了几分严肃,似乎准备去见什么人。

“好的,唐少你去忙吧。”刘萱忙不迭开口道。

等唐柏斳离开后,刘萱神情一变,沉下脸瞪向杨心程:“就凭你也想勾引唐柏斳?” 

杨心程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急忙辩解道:“妈,你误会了!我没有……”

刘萱双手环臂,斜睨她打断她的话:“是不是误会我不清楚。”她顿了顿,眼神变得锐利:“但你必须要记住,你是谁的妻子!”

杨心程收到质疑和威胁,感觉受到莫大的侮辱,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放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忍着心中翻腾的情绪。

“还有,要是你再不让晓桀碰你,我就立马告诉你的表叔。”

杨心程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原来她一直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中。

她轻笑一声,仰头看向刘萱,冷淡道:“妈,晓桀知道你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吗?”

唐晓桀特别看重个人隐私,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些事情,绝对会大发雷霆。

知子莫若母,刘萱面上闪过一丝慌张,强作镇定道:“知道又怎么样,我这是关心他!”

她语气染了几分怒含着威胁:“你别在我儿子面前挑拨离间啊!”

原来她也会怕,杨心程冷笑一声“我从不挑拨离间,只讲述事实。”

“你!”刘萱脸色因怒微微泛红,扬手就往杨心程的脸上挥去。

“啪!”清脆的响声响起,杨心程半张脸麻了几秒后疼得有些发胀。

刘萱得意地看着她,掏出手帕擦拭手:“既然你管不住嘴,我就好好帮你管管。”

杨心程沉默地看着她几秒,嘲讽一笑:“我本来还担心晓桀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这一巴掌反倒是很好的证据。”

刘萱气得扬手又要扇向她。

第3章 男人心海底针

“住手!”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门口的人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唐父头发半百,西装革履,威严十足,身旁还跟了个男助理,提着公文包。

“在医院动手,成何体统!你是要让外人看我们家的笑话?”

一旁的助理将门关上后,唐父一脸肃穆,环视一圈众人,沉声道:“思哲人没了,尸首在太平间。”

什么?杨心程震惊看着唐父,这才过了多久,唐思哲人就没了?

唐父添了句:“听说你和柏斳有些交情,他现在在处理要事,我不方便联络,彻查思哲的事情,就由你告知柏斳了。”

敢情这是将刘萱和她的对话,都听了个遍。

杨心程看了眼刘萱,却见她面色微白,眼神还有些慌乱。

察觉到她的眼神,刘萱第一个反应是躲避,继而又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杨心程收回视线看向唐父,疑惑道:“那您……”

唐父面无表情道:“我马上要去S市谈一个大项目。”

杨心程一阵心寒,都到这个地步了,无缘无故离世的亲儿子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大项目。

她压下心中的情绪,点头应道:“好的,爸,我会告诉唐少的。”

唐父对她的上道很满意:“那你现在就去吧,晓桀就由你妈照顾,要是柏斳需要帮忙,你可以迟些回医院。”

杨心程感觉到一道刺骨的目光打在身上,不用想肯定是刘萱。

她没看刘萱,直接下床:“好的。”话落,在众人的视线中,离开了病房。

此时华灯初上,马路上川流不息,杨心程看了下手机,晚上八点多,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唐柏斳。

“嘀铃铃!”单车的刹车铃由远至近响起,杨心程反应过来后猛地往后一退,不料身后快速刮过一阵风,带着一声陌生人的咒骂声。

她才发现自己和单车堪堪一个拳头距离,就要相撞,吓得背后冷汗淋漓。

“嘟嘟!”马路边停放的一辆特斯拉打了双闪。

杨心程被亮光刺到,适应几秒后,看着贴着反光贴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唐柏斳棱角分明的精致脸庞。

“大哥。”她有些惊喜喊道,还真是巧了!

她小步跑了上去:“我刚想打电话给你呢!”

她的杏眸睁大水汪汪,双颊泛粉,樱桃小嘴一张一合,风微拂,乌黑长发随之飘扬,清纯的诱人。

唐柏斳眸色微暗:“上车讲,风大,冷。”

杨心程愣了下:“好。”她绕过车,条件反射想打开副驾驶的座位,却又觉得不太好,打开了后座车门,钻进了车。

唐柏斳的面色微凉,从照后镜瞥了眼她,薄唇微抿,却没说什么。

车内暖洋洋,放着悠扬的爵士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烟草混着淡淡男士香水味。

杨心程一时有些拘谨,酝酿几秒后开口道:“大哥,你知道唐思哲的事吗?”

“嗯 。”车窗上升一半,唐柏斳点燃一根雪茄,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烟雾袅袅,有几分魅惑人心的美。

“爸让我转告你,要彻查此事。”话落,她舒了口气,总算是把唐父交代的事情完成了。

“嗯。”唐柏斳依旧惜字如金。

窗外繁华城市的灯光如昼,照进车内,明暗交错的光线将他的本就深邃的轮廓,又勾勒得更为精致。

饶是看多了帅哥的杨心程,也有几秒挪不开眼。

实在是不得不承认,唐柏斳不仅有非凡的能力,还有一副难得的好皮囊。

“好看吗?”微哑的男声响起,打断她的思绪。

杨心程面上一热,有些窘迫:“好看,那个,大哥,我先下车回家了。”话落,就准备打开车门。

“同路。”此话一出,杨心程懵了下,唐柏斳已经搬出唐家自己买了别墅住,基本很少回唐家,虽然他的房间每天都安排有人打扫干净。

但她不想问那么多,犹豫几秒后便应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唐柏斳的面色更冷,似有人得罪他一般,掐灭烟后,豪车开进车流快速而平稳行驶。

她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也不敢问,只好小心翼翼瞥他两眼,触及他的视线又快速收回来。

“你很怕我。”他用的是肯定句。

杨心程斟酌了下才说道:“大哥你霸气侧漏,普通人心生畏惧都是正常的。”而她,就是普通人之一。

唐柏斳不回复了,反倒是薄唇抿得更紧,几乎是一条直线。

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她为了避免又做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干脆闭上眼省得自己乱看。

车内暖极了又不陡,困意很快袭向她。

等她再度醒来时,身上盖了件灰色西装,是唐柏斳的,再看窗外,到了唐家大门口。

而唐柏斳坐在驾驶座上,穿着白衬衫,上头的几颗扣子解开,姿势慵懒抽着烟,头颅微扬的弧度将他的颈部线条很好显露出来,竟有几分性感。

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杨心程有几分感动。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扭头看来,双眸不带任何情感,明明一脸性冷淡的表情,却在结合精致的锁骨,和衣衫里若隐若现的结实肌肉的情况下,给杨心程的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力。

“……”非礼勿视,她生生收回视线,规规矩矩看着膝头。

车内响起几不可闻的叹息,继而是微冷的男声:“下车。”

他打开车门,冷风灌进车内,杨心程打了个哆嗦,抱着西装,也开门下车。

冷风中她簌簌发抖,整个人都被风吹得思绪凌乱。

“衣服穿上。”似乎是见她没有反应,他干脆将她怀里的西装抽了出来,披在她的身上。

暖意席卷背部,杨心程恢复几丝清明,感激地看着唐柏斳:“大哥没想到你这么贴心。”

话落,又觉得不妥,立马改口道:“大哥一直那么贴心。”

唐柏斳冷哼一声,直接走在她前面迈大步伐,很快拉出差距。

得,以后不会说话就闭嘴吧。杨心程一边心中懊恼自己的蠢,一边小跑跟上。

第4章 晓桀,你醒了?

唐家别墅的装潢堂皇华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是唐父热衷的风格。

直到唐柏斳回房后大约几分钟,杨心程才想起还没有把西装还给他,便直接去他的房间轻叩房门:“大哥,我来还衣服。”

喊了几遍,也没人应答,杨心程饱含丰富想象力的脑瓜子里,快速闪现一切惊悚的可能性。

加上发生了唐思哲那件事,更是心惊胆颤,犹豫几秒后缓缓转动门把手。

不料门没锁,打开房门,入目一片黑白灰色调,和门外截然两个世界。

屋内没人,只有洗浴室传来流水哗啦啦的声音。

看来他在洗澡,杨心程心头松了口气,将西装放在他的床上后,便打算出门。

“咔嚓。”门打开的声音,下一刻身后响起染着疑惑的男声:“你怎么进来了。”

杨心程扭头看去,第一时间看到一片白皙皮肤,发梢未干的水珠流淌在结实的肌肉上,最后隐入系在腰间的浴巾。

她的脑袋轰地一下瞬间空白,饶是和唐晓桀表面夫妻那么久,也从没有过那么大尺度啊!

她迅速闭上眼扭头看门外,有些结巴道:“我、我来换衣服,大哥,我先回房间了。”

“等下。”这两个字,让杨心程顿时定在地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明天的调查需要你协助。”

杨心程毫不犹豫应道:“好的,大哥,我一定知无不言!”话落,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回到房间,她躺在床上,思绪繁乱,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再随便进别人的房间,省得又发生这令人尴尬的一幕。

“咚咚咚。”房门被轻叩,杨心程猛地从床上坐起。

别墅里的佣人这时候基本都收工,没事不会烦人,来者应该就是唐柏斳。

她不想见他,可不开门又失礼,叹了口气打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唐柏斳,一身休闲装,头发半干有些凌乱,平日里的冷冽淡了几分。

他微张薄唇道:“明天八点出发。”

杨心程小鸡啄米般点头:“好的,大哥。”沉默几秒后又开口道:“大哥,以后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发短信或是打电话。”

眼见他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她连忙添上句:“省得你多走一趟。”

唐柏斳微眯双眸,缓缓靠近她,精致的五官逐渐在杨心程眼前放大,吓得她倒退几步,杏眸睁大看着他。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他语气很轻,却字字分明,含着几分质问。

“没、没有。”杨心程连连摆手,扯出笑容:“我这不是怕你累吗?”

蹩脚的理由,让唐柏斳的面色更冷,他冷哼一声,站直身子,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杨心程顿时松了口气,每次和他谈话都要绷紧十二分的精神,真是锻炼人的意志力啊。

想到还要协助他调查唐思哲的事情,她关上门,瘫软般倒在床上,哀嚎一声:“天啊!”

虽说她心有不愿,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睡眠质量。

隔日她和唐柏斳八点开始出发,直接开车到帝豪酒店,随行的还有警察。

帝豪酒店有将楼层向外租售,像上次她和唐晓桀被绑架的地方,就是一层小有名气的茶餐厅,上次因为是一层被承包,所以没有民众受伤。

短短时间,这家茶餐厅已经被贴了封条,在唐柏斳的要求下,酒店同意了查看监控的要求。

但监控视频循环多遍查看,也没有一丝进展。

正当众人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杨心程灵光一现:“唐思哲的车上应该有装行车记录仪。”

唐柏斳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按她说的做。”

为了避免杨心程看到视频里令人不适的场景,唐柏斳让她在酒店等他回来。

杨心程有些不乐意,但也知道自己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应道:“好的。”

大约等了有两三个钟,唐柏斳面带一丝疲惫回来,站定在她面前:“回医院。”

于是两人一同回了医院。

杨心程本以为唐柏斳到医院后会第一时间询问唐晓桀的情况,不料他竟是叫了刘萱出去。

杨心程没有想太多,找到唐晓桀的主治医生询问:“医生,我丈夫他的状况怎么样?”

“病人情况比较稳定,只是还没有苏醒。”

杨心程心头大石头落下来:“那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苏醒?”

“这个暂时不清楚,少则一个星期,多则一两个月。”

看来情况还不是特别理想,但离开了危险期,她也松了口气:“谢谢医生,我能进去看望他吗?”

得到医生的允许后,杨心程便进了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唐晓桀。

唐晓桀和唐柏斳同父异母,长相却毫不相似,唐柏斳长得更像他的生母,而唐晓桀的五官却结合了唐父和刘萱的优点。

他白净五官清秀耐看,整个人的气质也是温文儒雅,和唐柏斳截然不同。

杨心程摇了摇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拿唐晓桀和唐柏斳做对比。

“咳咳。”唐晓桀轻微咳嗽一声,手也微微动了几下。

她大喜:“晓桀,你醒了?”话落,急忙按了护士铃。

不料等医生赶来时,唐晓桀却毫无动静了。杨心程有些失望,想起刘萱,便想着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听。

她在走廊走了一圈,也没看到两人,便询问了下负责巡逻的护士。

护士对唐柏斳的美貌印象深刻,当即指路道:“他们去楼梯口那边了。”

杨心程道谢后,直接赶去楼梯口,却听到了争吵声。

医院本就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楼梯口的争吵不仔细听,是没有人会注意的。

杨心程心头生疑,放轻脚步缓缓靠近,微微探头看去,便看到楼梯口上,唐柏斳和刘萱两人相对而站。

刘萱双手环臂,面色怒中带惊,而唐柏斳一如既往气场强大,面色不改,只是看向刘萱的眼神染了几分不耐。

第5章 让你从唐家扫地出门

“唐少,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你不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刘萱声音分贝提高几分,有些尖锐刺耳。

唐柏斳冷笑一声:“证据我几乎收集好了。”

刘萱面色白了几分:“我说了我不会干这种事情,你是不是听了谁的谗言,所以才怀疑我?”  

唐柏斳显然不想和她扯皮:“如果你儿子知道你买凶杀人的话……”

他的后半段话没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

杨心程心头一颤,难道说害死唐思哲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刘萱?

刘萱的气势瞬间降了大半,脸色也极为难看。

杨心程顿时明了几分。唐晓桀是个善良又有些淡泊名利的人,如果知道刘萱的做法后,绝对会特别难过,甚至会劝刘萱去自首。

她都有些搞不明白,这两母子的脾性简直是天差地别。

“唐少,你自幼失去母亲知道那种痛楚,难道你想你的亲弟弟也体会这种感受吗?”

刘萱在两秒内就泪流满面,看得杨心程目瞪口呆。

这演技,这话的道德绑架,刘萱果然很有两把刷子啊!

杨心程的肩头被拍了两下,吓得她撞了下门,“咚”地一声十分响亮。

完了,杨心程没回头,第一时间看向楼梯口,却对上两道目光,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身后传来护士的贴心问候。

“不用。”杨心程声音微颤回道。

刘萱看向她的眼神,从惊愕到怒意愤恨,让她的心拔凉拔凉的。

杨心程扯出笑容:“妈,晓桀刚刚咳嗽了几声,手也动了几下,医生说这段时间没什么大意外就会苏醒。”

刘萱面色一动,匆匆瞥了一眼唐柏斳,淡声道:“嗯。”话落,上了楼梯走向杨心程。

在刘萱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杨心程清楚地听到她压低嗓音,语气含着威胁道:“记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不等杨心程恢复,刘萱便离开了。

眼看唐柏斳也走了过来,杨心程有些心神无主:“大哥……”

唐柏斳面色淡淡,看了她两秒后道:“你的伤口需要换药。”

杨心程怔了会儿,心知他不想谈刚刚的事情,便乖巧应道:“好的。”

这次护士换药很快,杨心程坐在病床上,瞄了两眼唐柏斳,想去看唐晓桀,却又想起刘萱应该在他的身旁待着,就有些心塞。

唐柏斳抬眸看她,松了松领带,靠坐在椅子上,微挑剑眉道:“有话就说。”

“唐思哲的事情……”她欲言又止,不敢说出心中的猜想。

聪明如唐柏斳,一听就知道她想说的话,直言道:“与你无关。”

这是让她学会乖乖闭嘴了,虽然和刘萱的警告有所不同,但意思都差不多,杨心程觉得有些委屈。

她轻声叹了口气,下床走向窗户,拉开窗帘。

高级病房都是落地窗,窗外景色一览无遗,此时夕阳落日,血红飞霞布满半个天空,和高楼大厦相对应,有种震撼人心的美。

身后响起皮鞋撞击在大理石上的声音,最后停顿在她的背后,微沉的男声响起:“后不后悔嫁进唐家?”

杨心程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愣了几秒,转身看向他,故作轻松,言语中疲倦却遮掩不住:“没什么可后悔的。”

她的表叔让她嫁进唐家,无非是想借联姻,巩固家族势力。

她自幼父母双亡,是表叔将她一手带大,这个恩情她不得不报,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婚姻。

感受到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杨心程仰头看去,对上他深沉如墨的眸子。

他眸底情绪复杂,眨眼间又消匿沉底,薄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又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比她高了快一个头,特别是她现在穿着平底鞋,得仰头看他。

她将他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尽收眼底,顺下看去是性感的喉结,继而是在衬衫里若隐若现的锁骨。

脑海里突然闪现昨晚他刚出浴室的一幕,顿时让她面上一烫,立马挪开眼神低垂眼帘。

“有事和我说。”头顶响起男人的声音,似叮嘱又像是让她心安。

杨心程心头微暖:“谢谢大哥。”进了唐家那么久,除了唐晓桀礼貌性的好和尊重,让她有些舒心,便是唐柏斳高冷中透露的温情。

“大哥,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赴……在所不辞。”

她差点说出赴汤蹈火,幸好生生咽了回去,不然丢点丢到家了。

唐柏斳轻笑一声,五官微动,明明幅度不大却宛若冰山融化,让杨心程惊艳几分。

他敛了笑,抬起手看了眼手腕:“我回公司办事。”

杨心程很上道:“您路上小心。”

等唐柏斳离开没几分钟,刘萱便进来了,让杨心程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在外头蹲点?

刘萱大步走到她面前,警告道:“记住我说的话。”

杨心程简直无语了,敷衍点了下头:“妈,调查结果不在我手上,而且我一向口风很严。”

刘萱面色微松,眸里却依旧充斥质疑。

杨心程见她不信任自己,也不想多说什么。

不料刘萱从怀里掏出几张照片,在她面前晃了晃:“如果你敢乱说话,我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你表叔。”

杨心程懵了下,定眼一看,照片上其中一张赫然是唐柏斳为她披衣服的那一瞬间。

行啊,刘萱的狗仔队技术很好嘛,拍的角度还有高清程度,都可以和专门跟拍明星狗仔队的作品媲美了。

杨心程心中小火苗熊熊燃烧:“妈,你是监视别人上瘾了?”

不,这简直不能说是监视,完全是全程视奸了!

杨心程怀疑哪天自己睡姿不雅的照片都在刘萱的手上了。

刘萱没料到她会质问,反应过来后面带厉色道:“少和我废话,我就和你摊开来说,如果你敢作什么幺蛾子,我就让你从唐家扫地出门!”  

她一再威胁施压,就是泥人也有性子。

杨心程面色一冷,冷冷看着她:“妈,只要我想,我可以第一时间通报爸,告诉他大哥的猜测。”

“你敢威胁我?”刘萱大怒脸色涨红,眼神有些慌张。

杨心程轻笑一声,一字一顿道:“是又如何?”

第6章 委屈

刘萱被杨心程生硬的语气噎的一怔,杨心程看了眼她手中的照片,满不在乎的补充:“所以,妈,你最好想清楚哪个重哪个轻。就凭这个照片,呵呵,恐怕我离不离开唐家,不是你说了算。”

刘萱保养得当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她以前竟然不知道杨心程这死丫头,还有这么大的气性。当即一巴掌打在了杨心程的脸上。

这一巴掌,刘萱用了很大的劲,打的杨心程立刻就红了脸,她有些吃惊的看着刘萱,她竟然不知道现在竟然还会有人用这种方式来抒发自己的不满,

“妈!”

刘萱看到她脸上的红色巴掌印,她皮肤白皙,越发显得巴掌的力道来。

“呵呵,绑上唐少了,口气还真是不少。”刘萱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她鄙夷的笑,“你不会真的以为唐少能看的上你?快是别做梦了,不知廉耻的女人。”

杨心程真的被她激怒,怒极反笑:“妈,我不知廉耻,说出去也是丢的晓桀的人,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我并不介意被人听到,”

讨厌从刘萱口中听到污蔑她和唐柏斳的话,一句都忍不了。

“我儿子怎么娶了你这么个贱人!”

刘萱抬手又要打她,杨心程一把抓住刘萱的手,她实在是一句话都不想和刘萱多说。

“妈,你要是真的那么讨厌我,就劝晓桀和我离婚好了,我乐意至极。还有晓桀醒了,我想他并不愿意看到我脸上有伤。”

嫁进唐家她是心甘情愿,可并不代表着她心甘情愿被人欺负。

刘萱愤愤的抽开手,“哼,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我就不信连你也收拾不了。”

剑拔弩张的瞬间,病房里传来护士轻声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唐晓桀已经醒了。

刘萱听闻儿子醒了,转身往病房走,临走狠狠瞪了一眼杨心程。

当初杨心程进门的时候,她也是很喜欢的,儿媳长的漂亮又听话,真是给她长了不少脸面。可是后来她才发现,这个儿媳并不像表面上的好摆弄。

她有个不听话的儿子,一天无心事业,只知道和狐朋狗友去做慈善,今天建个学校去当两天老师,明天去大山里支个教,回来整个人都黑的跟逃难了一样。

他要是能把一半心思放在公司里,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一下,她也不至于过的这么辛苦。

本想着儿媳进门能劝一下他,谁知道杨心程不但不拦着,还鼎力支持唐晓桀。

她旁侧敲击提了很多遍,杨心程都假装听不懂,最后把话说明了,那贱人还说什么,不觉得晓桀做的不妥。

不妥什么?!

老爷子不只一次告诉她,想把旗下的子公司交给唐晓桀先练练手,话都说了五年了,唐晓桀都说在等等。

等到现在唐柏斳在公司中说一不二,等到唐柏斳羽翼渐丰,等到唐思哲都等不了了,也不见唐晓桀提公司一句。

她一天费尽心思让唐晓桀去公司,这贱人倒好,不帮着劝解,还一心把儿子往外推。

她要是能喜欢的上杨心程那才见了鬼。

最让人生气的是,儿子似乎还很喜欢这贱人。

“妈,这次的事不怪心程,是我先进的包厢,着了思哲的道,和心程没有关系。”唐晓桀刚醒来,就听刘萱一直说妻子的不是,忍不住打断她。

刘萱长叹一口气,她不过是抱怨了几句,儿子就护的这样紧。她气不过,轻轻打在唐晓桀的腿上,骂道:“不就是说你媳妇儿两句,看你护的紧的,怎么连说都不让说了,你个白眼狼!”

唐晓桀连忙讨好,“看妈说的,能说当然能说,你是我妈,说谁不能。”

刘萱听闻这才脸上多云转晴。

唐晓桀见状松了口气,想起一件事。

“提起思哲,这次的事……”

他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刘萱打断:“唐思哲死了,他驾车逃逸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

唐晓桀脸上一下就变了颜色,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更加白了。

他看着母亲的眼神,瞬间就变得犀利,“妈,这件事和你……”

他半句话含在嘴里并没有说出口,刘萱神色不变,她摸着儿子帅气的脸,笑道:“傻孩子,你想什么呢?妈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唐晓桀心中不安,可是他不太敢相信,轻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好好养身体,答应妈妈,出院以后也该收收心,去公司帮你爸爸做事。”

唐晓桀刚要反驳,抬头就看到杨心程站在门口,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他唇角扯出一个笑容,“心程,过来,站在门口干什么?”

看到唐晓桀真的醒来,杨心程的眼眶有些酸,这个男人在遇到危险,第一时刻就想着要保护自己,说不动容是假的,她上前几步,有太多话想说,最后只憋出一句,“你醒了。”

唐晓桀被她傻傻的表情逗笑,“嗯,我醒了。”

杨心程有些囧,连忙回神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大夫来看看。”

唐晓桀见她要出去,立刻拉住她的手:“不用了,医生刚才都看过了,我哪里都好,反倒是你,脸色这么差,我晕倒的时候你肯定吓坏了。”

杨心程被他拉的一个趔趄,为了遮住脸上的巴掌印,刻意放下来的头发,因为这个动作甩在了身后。

杨心程的脸上不仅通红还微微有些肿,唐晓桀一滞。

“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看了刘萱一眼,刘萱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飘飘的说,“没看到自己老公醒来么?也不知道问问渴不渴,饿不饿,杵在原地当木头桩子呀?”

“妈。”唐晓桀打断刘萱的话。

“怎么了?”刘萱瞪了一眼唐晓桀,像是一个高傲的女王,“叫我干什么?这次要不她,你能遭这么大的罪?”

刘萱平日里厉害惯了,唐晓桀从来都是听之任之,妻子和母亲的关系不好,他其事也能看出一点端倪,他偏袒哪一波都说不过去。

母亲这么生气,加上他有意想在杨心程心里造成一种引导,所以他并没有去反驳母亲,他希望杨心程也会听刘萱的话,这样他也不会太难做。

第7章 在意

杨心程看着唐晓桀慢慢的低下来头,在看看刘萱示威般的眼神,只觉得脑仁越来越疼,她要是能这么轻易的受委屈,还真就不叫杨心程了。

不帮她是不是?没关系,她又不是没张嘴。

她挥开唐晓桀放在她手上无意识安抚她的手臂,面无表情的说,“妈,还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前不需要看人的脸色,一时半会还真学不会,多亏你提醒,我这回家给晓桀做些可口的吃的。”

临走时她突然间很想看看唐晓桀的表情,唐晓桀嘴巴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杨心程嘴角扯过一个冷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直到她的身影走远,唐晓桀脸上纠结的神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满,“妈,你和心程动手了?”

刘萱不甚在意的端起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水,“我为什么不能动手?你不知道她说的话有多气人。”

越说她就越生气,“要是你对她能强硬一些,何至于现在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摸不到,我就最烦你没出息的样子,被媳妇儿牵着鼻子走?你赶紧把心思都收回来,放到正事儿上。”

“行了,妈。”唐晓桀打断她的话,“心程本来心思就细腻,平时你说她欺负她,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可你怎么能对她动手呢?”

“你别管我们俩的事,我还不是为你好,我不压着她点,就凭你宠老婆的劲,她还不嚣张死了。你要是能耐,你现在就给我抱个孙子来。”

唐晓桀心烦的厉害,还不知道经过这么一回,杨心程会不会更加和母亲别扭,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头埋在被子里不说话了。

杨心程从病房里走出来,已经是下午了,她站在医院门口,一阵腹鸣,才想起来连中午饭都没有顾上吃,唐晓桀会不会觉得饿?

仅仅是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他们母慈子孝,哪里有她什么事?她担心个什么劲?刘萱还能让她饿着不成?

她明明很饿,确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医院门口来来往往全是表情痛苦的人们,她站在这里就觉得压抑的厉害。刚走了几步,迎面而来的小朋友撞到了她的身上,她连忙退了一步,用手拉住小孩的胳膊,防止他摔倒。

小孩抬起头,一张肉肉脸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含糊不清的叫人,“阿姨。”

杨心程心都要被萌化了,她蹲在轻轻捏了一下他的小圆脸,“你好,小孩不要乱跑哟,会被坏人抓走……”

她的话还么说完,小孩亲在了她的脸,“阿姨,痛,亲亲就不痛了。”

杨心程只觉得他的口水糊在她的脸上,粘腻的感觉,原本她应该讨厌这种感觉,可是她却莫名觉得窝心,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

她一把抱住了小孩,低声说,“谢谢你。”

“李飞,你又在干什么!”一声爆吼。

小男孩吓得连忙推开杨心程,一脸讨好的跑过去,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没干什么,那儿有个阿姨好漂亮。”

一个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女人,有些生气的将小孩拉到怀里,对她歉意的笑,拉着他走远了,还不停的教育他,“说了多少遍,看到漂亮阿姨不能上去随便抱人家。”

“为什么呀?”

“会有叔叔来打你屁股!”

小男孩小手连忙捂着屁股,有些担心的问,“那怎么办?刚刚我还亲了阿姨一口。”

“那你完了,可能会被叔叔打死。”

女人还在吓着小孩,杨心程的心情因为这件小事突然好了许多。

她跟着走了几步,手机响了起来,是唐柏斳,大哥不是说公司有事,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大哥?”杨心程带着疑惑。

“心程,我想请你帮个忙。”

心程一愣,在她的印象中,唐柏斳是万能的人,还真没有能难得住他的事情,现在他突然说让她帮忙?

见她半天没有说话,电话里的人语气淡淡的体贴,“是不是不方便?”

“没有没有。”杨心程连忙说。“不知道大哥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你知道何杉吗?”唐柏斳抛出了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当然!”杨心程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说起何杉还真是没人不知道,何杉在大提琴的圈子中有很高的知名度,她本人更是杨心程的偶像。她的消息无论大小杨心程都知道。

何杉本人也是一个传奇,她从小学习大提琴,年仅13岁就已经得到了少年组的第一名,从那以后,但凡她参赛,就没有不是第一的。她几乎包揽了所有大提琴的奖项。

那年她有机会看她的演奏,被她的琴声吸引,才努力练起琴来。等到她终于有机会能和何杉站在同一舞台演奏时,何杉远嫁海外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演出。

突然听到她的消息,可想而知,杨心程有多激动。

“果然知道。”唐柏斳的声音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程,公司最近有个项目和巨宏合作。”

“不是我想的那个巨宏吧?”杨心程藏不住心中的雀跃。

唐柏斳听到她激动的声音,低低的笑出来,“是,是你想象中的那个巨宏。”

他还没开口,已经听见电话那头,杨心程说,“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细小的尖叫声,压抑着兴奋,唐柏斳的嘴角勾起,常年不变的冰山脸,漏出了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大哥是不是缺一个接待外宾的合适人选?”

唐柏斳点头,想着电话里边她看不到,说道:“不用很麻烦,一起吃顿饭就好。”

“没问题,大哥,他们什么时候到?”

“已经在路上了,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公司。”

这么急呀?杨心程低头看了一眼她身上不是很正式的衣服,皱眉道,“这么着急呀。”

唐柏斳也知道时间很赶,顿了一会儿,问道:“你在哪?”

“医院门口。”杨心程私下看了一眼,再怎么速度,也不可能在半个小时收拾好赶过去呀。

“怎么还在医院?!算了,你在那等我,我来接你。”

第8章 惊艳

杨心程一直都知道唐柏斳能力很强,可是她从来不知道唐柏斳竟然厉害到这个模样。

她刚一上车,只来得及对坐在旁边的唐柏斳打了一声招呼,就被等在车上的化妆师按到座椅上。

唐柏斳端着一杯红酒,看见她上来点了点头。

“时间比较紧,我们就在车上化妆好了。”化妆师解释道。

快速的将杨心程原本垂在脸侧的头发绑在了脑后,“麻烦您抬一下头。”

杨心程忘了脸上有伤,她刚抬起头,就发现站在面前的化妆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继续手上的工作。

唐柏斳像来敏锐,自然是发现了。

他侧目一看,就发现杨心程脸上红肿未消,清晰的巴掌印在脸上清晰可见,简直都不能当做看不见。

他眸中一深,“唐晓桀打你了?”

他的语气骇人,目光更是带着无数寒冰利剑,看着就让人觉得害怕,杨心程摇头,“不是他。”

“不是他?那就是刘萱了。”他虽然带着问句,可是语气十分肯定。

见杨心程没有说话,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就知道。”

他口中浓浓的厌恶感,以及肯定的语气,杨心程直觉他们之间有发生过什么事,而且这件事对唐柏斳来说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以至于对刘萱的定位都有些差劲。

他的表情太难看,杨心程不着痕迹的推开唐柏斳的手,“大哥,你弄疼我了。”

唐柏斳松开手,见她一皱着眉揉着下巴,看起来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忍不住要说出口的话,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只是对化妆师说,“这里的痕迹最好遮一下。”

化妆师的技术很好,在她化好妆后,至少杨心程在镜子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她的脸上其实是不对称的。

杨心程的漂亮不是清清秀秀的好看,她的长相很是张扬,在人群中哪怕她不说话,也能一眼被发现,她五官精致,更是百里挑一的妩媚,她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显眼,日常穿衣打扮全以素色为主。

化妆师很懂得将她的优点无线放大,平日里杨心程绝对不会尝试的烟熏妆,在化妆师的手中,竟然变的没有那么突兀和夸张,略带着微微的黑色,越发的使她的眼睛看起来深邃。

只消一眼,唐柏斳就被她眼中的流光吸引,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不断下坠,他知道她是美丽的,可从来不知道她竟然可以美丽到让人忘记了呼吸。

他一时看的有些呆住,要不是杨心程手中的镜子反光照到他的眼中,他不知道还要愣多久。

唐柏斳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满意的点头,就靠在椅子中闭目养神。

杨心程在镜子中看到唐柏斳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她放下手中的镜子,松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驶向公司,路上唐柏斳接了个电话,脸上表情有些黑。

挂了电话,他吩咐司机,“再快一点,他们就快到了。”

在司机加速的同时,他又拿起手机打电话,应该是在联系服装的事情,因为他看了杨心程好几眼,大概是在估量。

杨心程替他回答,“小码”

唐柏斳点头,“小码,要红色的,送进我办公室。”

因为赶时间,汽车从地下车库一直开到了直梯口,公司的高层是管理人员办公区,唐柏斳的办公室刚刚好在25楼,在往上就是26楼了,不用猜杨心程也知道26楼坐着谁。

电梯里四面全是镜子,杨心程站在唐柏斳的身后,唐柏斳的肩膀很宽,西装穿在他身上越发显得他身形修长,他站姿笔直,从来不从放松的样子,这种人一定对自己很严格。

杨心程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那也一定是很累的吧?一刻都不能放松的样子。

她还在胡思乱想着,唐柏斳突然说,“到了。”

率先走出了电梯,就有助理迎上来,来人是个十分干练的青年,入目就是他一丝不苟的头发,他站在唐柏斳一侧,快速的汇报。

“唐总,人在路上,还有15分钟到达楼下,衣服已经给您放到办公室了,我去接人,在您下去之前,这里有一份合同麻烦您签个字。”

唐柏斳从他手中接过一个文件夹,快速翻阅,指着上边的一行对他说,“这条不行,重新写,要是甲方不满意,绝对会在这里做文章,不要留任何纰漏。”

高志皱着眉头接过他手中的文件,匆匆拿去改了。

杨心程跟在他身后,事实上她文件长什么样都没看见,就已经看出问题所在了吗?

眼神也太好了!

她看着走在前边的唐柏斳,突然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像唐柏斳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们运筹帷幄,有多少人只得看其项背。

她愣神的瞬间,唐柏斳已经皱了眉,“心程,快点,没有时间了。”

她抬头,就看见唐柏斳站在办公室门口,正看着她。

杨心程迅速上前,唐柏斳指着办公室的里屋说,“我还有一些文件要处理,衣服在里间,你自己去换。”

杨心程不敢耽搁,连忙去了里间,里间应该是他的休息室,自带洗手间,房间里最醒目的就是干干净净的一张床上,上边整齐的放着叠好的被子,床边是一个衣服的盒子。

她四下看了一圈,有一个打开的箱子引起她的注意。仔细一看,居然是一箱泡面!

这个发现让唐柏斳神一般存在的男人终于有了几分地气。

“要帮忙吗?”外边响起低沉的男声。

“不用。”

杨心程连忙走到床边,她打开盒子,里边是一条红色的长裙,她迅速的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深V的礼服将她的好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杨心程捂着胸口,脸上几分红晕,唐柏斳从文件堆里抬头,就看见她有些羞涩的站在站在门口。

一只手挡在胸前,他皱眉,“不合身吗?该死!”

见他表情不好,杨心程连忙摆手,“没有没有。”

小说

明知道爱你的时候,连尘埃都不如,可是我做不到不爱你。

2021-1-3 17:53:13

小说

阮默对墨湛十年的爱,却抵不过他前女友的一滴泪……

2021-1-3 17:56: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