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道中落,父母车祸身亡,万般绝望的她向他求助,却被狠狠拒绝。

家道中落,父母车祸身亡,万般绝望的她向他求助,却被狠狠拒绝。,多年后,她带着儿子重新归来,再也记不起关于他的任何事,却没想到再次爱上了他。,记忆涌现,她终究没有释怀:“牧晟,放过我吧,希望下辈子我们不会再遇见。”,男人却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放过你,谁来放过我?萧允然,这辈子、下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
家道中落,父母车祸身亡,万般绝望的她向他求助,却被狠狠拒绝。

第1章 奇怪的男人

“轰隆隆——”

大雨滂沱,萧允然身处雨中,浑身湿透,身体渐渐无力,可是她的一双眼却紧紧地盯着前方,里面满是骐骥。

忽的——

车鸣声响起,萧允然猛地转过头看去,就见一个男人挽着一个女人过来,他们穿得光鲜亮丽,男人挽着女人的肩头,为她遮伞,郎才女貌,像极了一位璧人。

心中一痛,萧允然咬了咬牙,慌乱的冲上去,然而那些下人拦着她,她根本过不去。

更是嫌她烦人,那些下人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推在地上,泥泞溅了一身,她狼狈到了极点。

“牧哥哥,我求求你,你收留我,你收留我好不好?我真的没地方去了……”

萧允然哭喊出声,仰视着男人,她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来找他,真的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然而牧晟却是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拉着洛霜霜离开。

洛霜霜撒娇道:“哎,牧晟哥哥,我看萧姐姐也挺可怜的,要不然我们就帮帮她,好不好?”

“不用。”

面对洛霜霜,牧晟放柔了语气,可是看向萧允然的时候,眼底却是森然的寒意,“一个能对我下药的女人,现在指不定还要玩什么手段,不用理她。”

说着,牧晟就带着洛霜霜离开。

在他眼里,难道她就只剩下一个耍手段的坏女人形象了吗?

口里像是吞了黄连一般苦,萧允然紧咬着的下唇都已经渗透出来了血迹。

如果是从前的她,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因为萧允然有自己的骄傲。

可是现在……

眼看着牧晟要走了,萧允然连忙大喊出声:“我怀孕了!”

这一声成功让牧晟顿足,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允然:“你说什么?”

“我说……我怀孕了。”萧允然咽了口唾沫,深呼了好几口气,才重新提高了音量开口:“牧晟……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共同的孩子,萧家我已经没办法住下去了,他们不可能让我好好生下他的,看在孩子的份上,求你收留我,给我一个住的地方……”

提到孩子,萧允然不由得莞尔,眉眼间满是母性的柔和,然而牧晟的下一句话,却将她所有的信念击垮。

“怎么可能一次就中彩,萧允然,你拿我牧晟当傻子不成!”牧晟扯了扯嘴角,冷笑,“这个孩子,指不定是谁的野种,别往我头上扣。”

“你!”

萧允然震惊的看着牧晟,歇斯底里:“这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牧晟,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他这样说,完全是将她贬到了尘埃里,将她的自尊心踏得粉碎。

第2章 绝望

“你做什么事,就是什么人,”牧晟不耐烦的看她一眼:“既然你说是我的孩子,那我有处置权,打了吧。”

最后三个字轻飘飘的,但是却像是有千斤重,狠狠地砸在了萧允然的心口上。

打了!

这可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么随随便便的就说出三个字,打了吧……

“这是你的亲生骨肉!”

“萧允然,你还不配。”

他说……

她不配,她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萧允然浑身一颤,她仰头看着牧晟,雨水流到眼睛里,有一瞬间的清明。

此刻的牧晟,一身西装,看起来帅气到了极点,可是那冷峻的表情和她记忆中的那个人却怎么也重合不了。

心里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样难受,可是萧允然知道自己不能走,因为她还有孩子,这是她唯一的东西了。

她拼命的喊着:“牧晟,我求求你,我只是想找个能够住下来的地方,我绝对不会缠着你了,唯一能够帮我的人只有你。”

“嘭!”

保镖直接将她踢在了地上,坚硬给大理石散发的凉气涌进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硬生生的剥离开。

牧晟也看到了她的样子,然而只是淡漠的看了眼,便拉着洛霜霜上车,从始至終,一次都没有回过头。

泪水混合着雨水留着,萧允然死死的盯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底全是血丝。

肚子好疼……

“求你们,求你们,替我打个电话,我的孩子……”

然而周围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理她,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指指点点全部进屋了。

绝望!

痛恨!

大雨冲刷着地面,手指死死的嵌入地缝里,萧允然眼底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

“啊!”

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让人心惊胆战的同时似乎隐约间还有女人的哀嚎夹杂着实验室的声音。

“帮你保住孩子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你……”

泛着寒光的医疗机械靠近她的肚皮,身体仿佛被撕裂般疼痛,萧允然猛然惊醒。

是在飞机上,她的大喊大叫引来了周围乘客的不满。

萧允然大喘着粗气,惊魂未定。

这个梦,她已经做了好几年,可是每每她在梦里面很清醒,可是一醒来,她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还有那个可怖的实验室,又是哪里,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

“妈妈,你又做噩梦了?怎么老是这样啊,这么一个大人了,比我还胆小。”

身边传来软软糯糯的声音,萧允然转过头,就见一个萝卜头拿着纸给他擦拭脸上的眼泪,面露嫌弃。

“臭小子,你可是我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你居然现在敢嫌弃我了?找打是不是!”

说着,萧允然直接捏住了萧晓的耳朵。

“别捏我耳朵,”萧晓瞪了她一眼,奶声奶气却一本正经道:“虽然你是我的妈妈,但是纠正一下,我是吃奶粉长大的,你再这样我就告诉席叔叔去,让他教训你。”

“……”

得,这小子现在有靠山了。

萧允然翻了个大白眼,筹划着应该怎么样才能让自己这大胖儿子察觉到天好地好妈最好以后好好孝敬自己。

她深呼了口气,萧晓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认为那只是梦,可是萧允然知道,那是自己的曾经。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忆,可是萧允然醒来后看过自己给自己留的信,她知道那段过去是痛苦的,是她选择遗忘的,不应该去追溯,可是没有人喜欢自己是个不完整的人生。

“叮——”

正当萧允然想事情的时候,却响起了提醒降落的声音。

第3章 偶遇故人

飞机划过弧线,稳稳停在了偌大的空地之上,机舱内响起了空姐甜美的声音。

萧允然一下飞机就把行李箱丢在一边,掏出从不离身的“吃饭家伙”塔罗牌铺满桌面,紧紧的闭着双眼似是进入了冥想一般,双手无节奏的敲打着面前的桌面。

身边穿着正装扎着领带的萧晓一脸嫌弃的望着旁边的女人:“我说你到底好了没有?”

飞机刚落地这个女人就说要算上一卦,路过的人都投以好奇的目光,实在是让萧晓觉得丢脸。

“咚”的一声,萧晓的脑袋上就吃了一个栗子。

“别吵,我正在集中精神!”萧允然煞有介事的说道,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方才睁开一双杏仁眼从面前的牌针中选出了三张。

“啊!”短促而急切的声音炸响在萧晓的耳边,惹得他紧皱眉头的捂着耳朵。

“不行不行,我们得赶紧找个酒店住下来!”刚刚还一脸淡定萧允然手忙脚乱的收拾着行李催促道:“塔罗牌预示着我们今日不宜出门容易有难!”

说着,萧允然一把拉起还在发楞的萧晓冲出机场,直到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方才在飞机上紧张的压迫感才些微消退。

两人步履匆匆的从机场的大门出来,下一秒萧允然的纤细的胳膊就被一个面带横肉的男人抓住,白嫩的肌肤瞬间染上一层红晕,疼痛传达至大脑,让萧允然一时间怔楞在原地。

“你这个泼妇!竟然带着儿子离家出走,赶紧跟我回家!”男人凶狠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无数的看客,

萧允然下意识的将儿子萧晓护在身后,瞬间明白这就是新闻上常说的新型诈骗手段!

想骗我,下辈子吧!

萧允然不屑地看了男人一眼,随后偷偷的用手掐了一下大腿,眼泪瞬间冒了出来,声泪俱下的指着男人骂道:“你放屁!你明明是个GAY和我形婚,现在怎么好意思出现在我的面前?”

男人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

萧允然瞅准了时机哭的更加卖力了:“我怀着孕还要做家务你却跟外面的野男人成双成对,你怎么对得起我?你之前还想让我打掉孩子!现在生下来却想夺走!”

一旁的小正太萧晓一看这场面,顿时默契的流下眼泪向周围的看客们哭诉,这母子俩的“悲惨遭遇”赢得了不少的同情。

周围的行人纷纷讨伐起了男人。

男人一看这场面可快要控制不住,开始慌了,带着泥污的指甲死死的扣在萧允然的胳膊上连拖带拽,“行了行了,我们回家再说!别让人看了笑话!”

萧允然吓得眼泪瞬间咽了回去,开玩笑,回家再说?鬼知道是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可男人力气太大,无奈之下,她只能不停的搜寻着能够解救自己的人,可是周围全都是看好戏的,哪来的什么救世主!?

萧允然心中暗自腹诽着,下一秒目光便定格在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身上,用尽吃奶的力气甩开这群家伙,拉着萧晓就冲到路人的身边。

死死的抱着牧晟的腰死活不松手,声泪俱下的哭诉着:“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接纳我们母子俩的人,我求求你就放过我们吧!他可是我黑暗生命中唯一的光亮了!我未来的日子只想和他白头偕老!”

说着,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大。

本是出差回来的牧晟好端端的走在路上,谁知祸从天降,掉了这两个货!

第4章 黑暗生命中的光亮

只见萧允然随手将眼泪和鼻涕抹在自己的定制西装上,瞬间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牧晟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滚开!”

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话语从头顶上传来,萧允然哭泣的动作一顿,紧接着哭的更大声,死死的抓着牧晟的衣角不松手。

搞什么,现在松手不是等着送死吗?

“我求求你了,我们母子俩很可怜的,不然我就要回去挨打了!你说过不管变成什么样就不会嫌弃我们的!”

萧允然扬起哭的皱巴巴的小脸恳求道,管你是谁,先演戏再说!

牧晟不耐烦的低头一看,在看到萧允然的长相时,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正愣在原地。

怎么….会是她?她不是已经消失那么多年了吗……

刚才的人贩子不见牧晟有丝毫的动作,心思瞬间活络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一把扣住萧允然的肩膀,恶狠狠的对着牧晟吼道:“臭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萧允然紧闭双眼死死的拽着牧晟的衣角,牧晟一把将人搂在怀里,对着身后一群黑衣保镖扬了扬手,动作粗暴的拉着萧允然的胳膊径直将人塞进了车里。

牧晟面无表情的样子将萧允然最后一点泪水吓得咽了回去。

不会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吧?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萧允然双手死死的抓着包包,睁着圆圆的眼睛紧紧的面前的男人,生怕牧晟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沉默而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转,萧允然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那个什么,刚才谢谢你啊!”萧允然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弄脏的地方,豪气云天的说道:“你的衣服,我会赔给你的!”

“你又玩什么把戏?”

车里气氛压抑,萧允然本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没想到对方却不善的开口。

弄脏的西装被牧晟随手扔在一边,坚毅的侧脸棱角分明,这么好看的样貌不去当明星真是可惜了!

萧允然吐了吐舌头,想到了刚才这个男人的粗暴动作,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白瞎了这么一副好皮囊,还以为是个谦谦君子,没想到是个鬼面煞神!

“回答我。”

低沉的男声在自己耳边响起,瞬间将萧允然的思绪拉了回来。

听着这毫不客气的问话,萧允然傲娇的撇撇嘴说道:“别乱搭讪,我刚才只是借你用一用罢了。”

萧允然连这个男人的姓名都不知道,更别说什么把戏了,再说了,刚才要不是情况危急,她怎么会直接拉着牧晟不松手?

有钱人的想法真是奇怪,好像他们多熟一样!

第5章 别瞎搭讪

牧晟听着萧允然陌生的话语,仿佛是刻意将两人的关系疏远一般,一口老血梗在心头,脸色越发的阴沉:“装失忆很好玩吗?”

这次她又想怎么样!

牧晟气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斜斜的看着萧允然,生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点的表情一般!

萧允然嗤笑出声,整理了一下衣服故作严肃的说道:“这位先生,您的这种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刚才要不是情况危急,我才不想跟你这个黑蛋脸扯在一起!”

前面的司机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秒就接受到了牧晟仿佛能够杀死人的目光,瞬间噤声。

“你说你不认识我?”牧晟显然不相信,“下车!”

黑色的轿车猛地停在路边,萧允然一时不备脑袋“咚”的一下撞在了一旁的把手上,眼泪迅速盈满了眼眶,泪眼婆娑的指责道:“真是一个没人性的家伙!”

说着,气鼓鼓的跳下车。

望着扬长而去的轿车,萧允然得意洋洋的揉着发疼的脑袋,这种胡乱搭讪的男人就是要这么整治才行!

“以后可不能和这种男人拉扯不清,你说对吧儿子!”

萧允然下意识的想要拉起旁边的手,然而身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萧晓的半点人影?

记忆如洪水一般冲进了萧允然的脑子里,刚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心中被突如其来的慌乱填满,眼前的世界仿佛都定格在了原处,血液开始倒流充盈了脑袋。

萧允然扔下手中的拉杆箱就向着轿车开走的方向追着,不管怎么样,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有这个男人能帮忙了!

“等等!”

路上的车辆行人纷纷看着这个风一样的女子追赶着前面的轿车,萧允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中不停的喊着,试图让司机停车。

牧晟从后视镜看到奔跑的萧允然勾了勾唇角,现在才知道错,还不算晚。

“停车。”

牧晟淡淡的吩咐道,轿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萧允然喘着粗气靠着车门企图平复狂乱的心跳,晶莹的汗水一滴一滴的砸在地面。

“知道错了?”

牧晟好心情的靠着座椅,等待着萧允然的低头认错。

只见萧允然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如兔子一般红肿着眼睛声音哽咽的责怪道:“都是因为你萧晓才不见的,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本是等着面前女人认错的牧晟楞了一下,气极反笑道:“你自己的男人不看好,难道还要怪我不成?”

这么多年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没变,一样的不可理喻!

萧允然破罐破摔的一屁股坐在马路的台阶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大声指责道:“这可是祖国的花朵啊!你说你赔的起吗你!”

萧允然脸上的妆早就被泪水冲刷,牧晟却在刚才的话中迅速的抓到了关键词。

儿子?

“萧晓是你儿子?”

不相信的出口询问的牧晟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像都美好了那么一点点。

“废话,不是我儿子还能是你儿子不成?”

萧允然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不满意的说道。

第6章 千万不能出事

“上车。”

牧晟冷着脸说道,萧允然一骨碌爬上了车,随手从包中掏出一包纸巾擦赶紧自己满是泪痕的脸。

“老王,派人去查。”

牧晟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萧允然停止哭闹而变得好转,照样是一幅黑脸包公的样子,转而对着司机吩咐着。

司机老王忍不住偷偷的笑着答应着,老板对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一般。

萧允然的思绪慢慢冷静下来,声音不带有一丝温度,与方才的慌乱简直判若两人:“如果我儿子出了任何问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游走,司机后背的冷汗浸湿了衬衫,他总觉得自己这份工作让他短寿十年。

牧晟随手拿起一份财务报表,左手支撑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好看的容颜仿佛被时光定格在了这一刻。

只不过手中的报表许久都不曾翻过一页,刚才萧允然的话依旧萦绕在耳边,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心乱如麻的牧晟根本无心工作。

萧允然死死的抓着包包,指尖渐渐泛白,晓晓,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汽车飞速的行驶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牧晟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座椅上丝毫不见动静。

高耸的大楼出现在自己眼前,萧允然脸色苍白的跟着牧晟下了车,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微微摇了摇头方才站稳。

整理好西装的牧晟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萧允然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接受着员工的注目礼。

要是平时她早就欣赏起周围的建筑,只是现在全无心思。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人,秘书送来一杯茶便忙不迭的离开了房间,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可不想再承受一次。

萧允然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安静的仿佛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叮——”

突兀的手机铃声在室内响起,萧允然吓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反应过来便紧紧的盯着接听牧晟的电话。

“怎么样了?”

在牧晟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萧允然便快速的问出口,目光急切而期盼。

“查到了,跟我走。”

牧晟随手拿起扔在沙发上的西装,对着门外的秘书吩咐了几句便只身带着萧允然离开。

不同于上一次的心情,此时的萧允然死死的咬着嘴唇直至冒出血珠都不自知。

牧晟将车开的飞快,没多久便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一座烂尾楼的前面。这座大楼很久之前就动工要拆除,只是资金问题一直闲置罢了,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人贩子的秘密窝点。

破旧的大楼仿佛下一秒就会坍塌,楼前长满了茂盛的杂草,玻璃瓶的碎渣随处可见,似乎依稀能够闻到一阵阵的酒气,阴风吹过让萧允然整个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允然紧紧的跟在牧晟的身后,生怕下一秒就被这个男人扔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牧晟在来之前就知道具体的位置,只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模样。

而自己审批出的女人,就算是化成灰他也不会认错,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第7章 等你救不如等死

“你自己下去没问题吧?”

牧晟嫌恶的看着里面黑兮兮的环境,无意识的用手指碰了碰鼻子。

萧允然惊讶的脱口而出:“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这个地方这么黑,鬼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东西,万一…….

看着萧允然小脸上的害怕,牧晟淡漠的出声道:“不去。”

“没良心的东西,要不是你把我……”眼看着萧允然又要哭嚎起来,牧晟赶忙捂住她的嘴,被她那么一喊,怕是傻子也知道有人来了。

“跟上。”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牧晟走上前去。

萧允然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

大楼里面没有一丝光亮,年久失修的道路两旁堆满了砂砾和垃圾,两人不知拐了多少个弯,萧允然此时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生怕从一个不知名的角落蹦出来吓人的东西。

身边的牧晟仿佛没事人一样脚步轻松,萧允然抓着包包的带子暗自腹诽真是个怪人!

不行,我可不能让他看扁!

这么想着的萧允然咽了咽口水微微挺起胸故作轻松的前进着,甚至微微超过了牧晟的步伐。

眼见着萧允然这么害怕还要故作镇定的样子,牧晟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明明那么害怕鬼还非要装成没事人一样。

娇小的身形僵硬着后背走在自己面前,飘扬的发丝触碰到了牧晟伸出的指尖,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走在前面的萧允然可不知道身后牧晟心里的想法,眼观六路的盯着四周的动静,两只耳朵就差竖起来了。

“啊——”

突然,萧允然不知看到了什么,撕心裂肺的尖叫着转身冲进了牧晟的怀抱,巨大的声音在黑暗的楼道里传来一遍遍的回声,仿佛无数个人在重复一般。

牧晟看着身上八爪鱼一样的萧允然,明显的怔楞过后下意识的抚摸着她颤抖不止的僵硬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在刚才那一瞬间,萧允然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一般,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迅速打湿了牧晟薄薄的白色衬衫。

“好了没事了,别怕,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这种破旧的大楼里是鬼故事常常发生的地点,萧允然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抓着牧晟的衣服,死活都不肯松开。

无奈之下的牧晟只好将人搂在怀中缓缓的向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探去。

只见黑暗而肮脏的地下室中漂浮着一个荧光的鬼脸面具!

第8章 就你聪明

“笨蛋,你怎么这么胆小?”

熟悉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萧允然渐渐地停止了颤抖,泪眼婆娑的向着出声的地方望去。

只见对面的萧晓摘下面具,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萧允然悬着的心这才彻底的放了下去。

看见自己一直担心的儿子平安无事的站在眼前,萧允然猛地冲过去紧紧的将小人儿搂在怀中,哽咽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怀中的温暖突然消失,牧晟心中涌出一阵微不可查的失落。

母子二人相拥的感人画面被牧晟毫不客气的打断:“你不是被绑架了吗?”

萧晓嫌弃的看着抱着自己的母亲,双手却一直不曾松开的安抚着萧允然,圆圆的脸上满是轻松:“等这个笨蛋来救我还不如等死,我用啤酒瓶弄晕了那个男人,顺手把被他绑架的几个小孩一起救了。”

慢慢冷静下来的萧允然缓缓的松开了抱着萧晓的手,欣慰的笑着:“就你聪明!”

只不过此时的三人沉浸在逃出困境的喜悦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年幼的萧晓和牧晟的那几分相似。

“谁让你这么没用,”萧晓晃荡着自己手里的荧光鬼脸面具,嫌弃的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萧允然:“一个面具都能把你吓成这样!”

依旧在后怕的萧允然再次一把抱住萧晓,用尽全身力气将人锁在自己的怀里,嗷嗷大哭道:“我保证再也不会把你丢下了!”

萧晓无奈的任由萧允然紧紧抱着自己不松手,轻声安抚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天知道萧允然在儿子丢了之后是多着急,现在萧晓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谢谢你,”萧晓用稚嫩的小手轻轻地拍着萧允然的后背边对牧晟表示自己的感谢:“多亏了你把我妈咪带到这里,要不然我还得想办法去找她。”

萧晓语气虽然嫌弃,但是双手却紧紧地抱着萧允然的后背。

黑暗的地下室,被萧晓用酒瓶子砸到脑袋而昏迷不醒的男人在一阵阵酒气中清醒了过来,揉着发疼的脑袋,手掌上一片鲜血。

“该死的兔崽子!”人贩子朝地下啐了一口,恶狠狠的说道:“看我找到你不好好得到收拾你!”

破旧大楼的隔音效果本就不好,加上萧晓等人没有丝毫压力的站在楼道这种回音效果极强的地方,说话的声音完好无损的传到了人贩子的耳中。

人贩子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啤酒瓶,摇摇晃晃的向着发声的地方走去。

还沉浸在温情中的三人丝毫不知道危险早就悄悄的来临,人贩子举着酒瓶猛地从黑暗中冲出来,冲着萧晓和萧允然砸去。

萧允然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将萧晓护在自己的怀里,生怕他受到一点的伤害。

只见牧晟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酒瓶,趁着这个空档,萧允然抱着萧晓快速的躲在一边,这样一来,就给牧晟留下了极大的空间!

牧晟飞起一脚就踹在了人贩子满是油光的大肚腩上,人贩子被踹的向后退去。

嘴里不住的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今儿就让你看看老子的厉害!”

牧晟解开衬衫的扣子,好整以暇的看着人贩子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表演。

一旁的萧晓兴奋不已的呐喊助威:“加油!叔叔好棒!”

人贩子眼见着自己要栽在牧晟的手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虚空使出一招便伸手向着萧晓的方向抓去。

小说

一朝穿越,变成娘亲早亡,爹爹不爱,姨娘掌权,奴婢都可欺凌的丞相嫡女。

2021-1-3 17:29:36

小说

前世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一心想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

2021-1-3 17:33: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