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当年那个男人竟是在用生命爱她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当年那个男人竟是在用生命爱她,哪怕,那时的他对她含着彻骨的恨意。,再一次跪在他的跟前,她拿着戒指,“唐策,你愿意娶我么?”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当年那个男人竟是在用生命爱她

第1章 没有尊严的乞求

在唐家门口站了几天了?

季凉的脑子有些算不过来,只知道雨水打在身上彻骨的凉,昨天还艳阳高照像是要晒掉一层皮,今天就已经寒气入骨。

她双手抱肩给自己取暖,时不时的将指尖放在唇前呵气,雨水朦胧,在她面前偌大的庄园越来越模糊,指尖掐进大腿,她告诉自己决不可晕倒。

父亲还在监狱里面等她,而那个男人她还没有见到!

而此时在唐家庄园的必经之路上,一辆黑色的宾利隐在花丛后面。

“老板,季小姐已经在门口站了四天了,雨越下越大,这样下去,恐怕……”

司机张伯犹豫几番开口,可是在看见后视镜里扫来的冰冷眼神时,当即立断闭了嘴!

唐策的目光移向窗外单薄的身影,修长的指节按开开关,车窗缓缓打开,豆大的雨滴打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

突然那抹身影躬下了身子,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般,整个人跪倒在地。

他的瞳孔猛然一缩。

难受么?再难受会有他难受么?

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在司机震惊的目光下,唐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老板,伞——”

身后是司机焦急的声音,可是他却视若无睹,关上车门,在大雨中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女人。

“这就受不住了?”

男人的声音像是暖玉般,穿过瓢泼的雨幕,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中,季凉瞬间浑身僵硬,看着出现在自己跟前的那双皮鞋,她竟然忘了刚刚腹部的绞痛。

指尖被身下的柏油马路磨破,她却像是不知道痛一般,颤抖着伸出手,抓住面前男人的裤脚,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她匍匐在地上卑微的对他说:“求,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下颌突然传来剧痛,接着被一股大力托起,男人刀削般俊朗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中,她听见他温和的声音:“你知道你父亲犯的是什么罪么?”

“……”季凉不敢直视他深邃的眼睛,心虚的低下头,盯着地上她指尖磨破的地方晕开的血花,很快被雨水冲走,留不下痕迹。

“收受贿赂,挪用公款!”

男人说这话话的时候没有咬牙切齿,没有愤世嫉俗,只是向在谈论今天吃什么一般自然,“我不是法官,季小姐,你求错人了。”

说完,他撇开她的下颌,庄园的大门缓缓打开,司机也已经打着伞跟了上来,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唐策抬步向里面走去。

“要怎样!”季凉大声喊道,看着那个男人停住了脚步,她扶着门框吃力的站了起来,踉跄着跑上前将他拦住,脸上是舍弃一切的坚定,“唐总,我父亲在市长这个位置座了三年,从来都是刚正不阿,可是自从您入了S市,S市的天就变了,我父亲如今锒铛入狱,我不信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季凉一手紧紧攥着腹部,剧烈的疼痛开始让她意识不清,但是,她还不能晕倒!

第2章 别让她死了

唐策蹙眉,司机见此知道他已经在愤怒爆发的边缘,刚想要上前将季凉撵走,却不想男人抬起手来阻止。

他上前一步,把玩着左腕上已经泛旧的手表,看着面前满脸愤恨的的季凉:“你父亲已经当市长三年了?确实也应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季小姐不涉商,不参政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估计你现在来求我,是怕失去你之前锦衣玉食的生活吧。”

看着面前男人嘲讽的笑意,季凉咬牙,她早就知道会受到奚落,所以此时也不在乎,盯着面前男人的眼睛,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许久,她轻声道:“唐总。”

抹干脸上的泪水,她突然绽放一抹绝望的笑容,双膝缓缓跪下,跪在他的跟前:“我不知道季家哪里惹到了你,可是,季家不能没有我父亲,我求求您,只要能放过我父亲,我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

“任何条件?”唐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玩味,“你觉得我会提什么条件?让你做我的情妇?你觉得一个落马官员家的落魄千金有资格爬上我的床?还是,让你去跟其他客户上床帮我赚钱?”

一瞬间,季凉脸色惨白惨白,她浑身颤抖着仰头看向面前残忍的男人,声音空灵:“要多久,要多久你才肯帮我救我的父亲?”

“什么?”唐策感觉自己没有听清楚。

可是季凉却自嘲的笑了笑:“不是要我跟其他男人上床?做妓 女也要有个期限,要多久,你才愿意……”

“啪!”

清晰地巴掌声打断了季凉接下来的话,但是很快就淹没在暴雨声中,张叔震惊的看着自家老板颤抖的右手,不敢相信向来温文尔雅的老板竟然会——打女人?

“轰隆隆——”

远处传来闷雷的声音,唐策看了一眼捂着脸倒在地上的女人,留下两个字大步离开。

他说:“下贱!”

张叔震惊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当了二十多年的司机,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遇见,看着远去的自家老板,再看看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他蹲下身推了推她:“喂,你好好么?”

可是,一动不动,悄无声息,他掰过她的身子,就看见季凉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右脸印出清晰地掌印,嘴角还挂着未干的血迹。

一道闪电劈下,张叔扔了伞,对远处的唐策喊道:“唐总,她,她是不是死了?!”

脚步顿住,唐策微微侧目,看见倒在雨中的那个女儿,不知道为何有些犹豫。

张叔生怕他说出什么将这个女人扔出去的话,于是补充道:“唐总,人命关天,就算她父亲是个贪官,可是毕竟庶女无罪,最近的医院开车去也要半个小时,您看……”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张叔摇头替地上的女孩默哀的时候,大雨中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别让她死了,欠我的,她还没有还清!”

唐策的声音冰冷,张叔看着他那张半笑不阴的侧脸,不禁打了个寒颤,水花溅起,男人毫不犹豫的离开,张叔看着怀中的身影,脸上不禁染起了同情之色。

第3章 判决

暴雨下了一夜,整个唐宅灯火通明,大夫抖着手再给床上的女人吊水,可是坐在旁边沙发里的男人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拿着针头对准血管,可是因为手抖得实在厉害,他还是扎偏了。

“唔!”床上的女人在睡梦中蹙眉。

大夫就看沙发里的男人猛然站了起来,他一时腿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的看着面前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男人。

就算旁人不知道,他在唐家工作了两年,多少也了解,唐氏集团只是唐策用来对外掩饰身份,他的真实势力谁也不知道,但是看着他的贴身保镖在这个法制社会竟然会随身带着枪,就知道这个男人他惹不起。

“唐,唐总,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

“张叔!”打断医生的话,他蹙眉叫到,可是目光却一直死死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张叔恭敬走来:“唐总。”

“把这个废物扔出了。”

“啊?不不,唐总,您在给我一次机会……”

一声跪在地上 不断地乞求,一个四五十岁的额大男人,此时却哭的像个孩子。

张叔为难的看向地上的大夫:“唐总,这已经是是第三个了,要是再扔出去,恐怕就没人能给季小姐施针了。”

在唐策肯为床上那个女人停下脚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床上的女人在他的老板心中不同!

唐策此时眉毛蹙的甚至可以夹死一直苍蝇,当他瞪向大夫的时候,大夫猛地收住了哭声,一脸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一个差错,会有之前两个大夫的下场,此时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

却不想唐策什么也没有说,冷着一张脸,转身就走出了房间,房门却关的震天响。

大夫松了一口气,张叔也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大夫的肩:“想活命,你……好自为之。”

说完,张叔也走出了房间,只留下风中凌乱的大夫……

季凉是被米粥的香味给搀起来的,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佣人打扮的夫人站在她的床头帮她摆放吃的。

看见她醒来,妇人的脸上露出欣喜:“季小姐醒啦,大夫果然说的没错,说您今天中午会醒您就真的醒了,快,吃点小米粥垫垫肚子吧。”

此时大夫却缩在墙角抹泪,我也想活啊,我有什么办法!

季凉点头,此时也顾不得想你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年没有吃饭了般,看着佣人摆在她面前的米粥,竟感觉从来没有的美味。

“那季小姐您慢慢享用,我先出去了。”

季凉点头,可是她却没有看见佣人离开时一脸怜悯的表情,以及她偷偷打开了的电视。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则最新消息。”

电视突然传来声音,季凉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喝着米粥,听到声音她抬头看去,可是,只是一眼,她就再也吃不下了。

“关于S市市长收受贿赂,挪用公款致使国家利益受到损失一案,今天早上法院已经有了判决!”

第4章 救你的目的

看着电视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穿着黄色的囚服,被警察压在犯人席上,季凉手中的勺子掉在碗里,她猛地掀开被子,扑到了电视跟前。米粥洒了一地。

“本庭宣判,犯人季强,在担任S市市长期间,私自挪用公款,收受贿赂构成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不——”

季凉拍着屏幕,失声痛哭,她不相信她的父亲真的会犯罪,她不相信一生爱民如子的父亲竟然真的会入狱!

电视的屏幕突然黑了下去,唐策一手插着兜,随手将遥控器仍在了床上,走到了被打翻的粥跟前,蹲下身子,摇了摇头:“可惜了。”

季凉猛地回过头看向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双目腥红:“你是故意的!”

“这一碗粥,在S市有多少人吃不到。”唐策像是没听见般自言自语,“但是吃不到的人有吃不到人的骨气,不像有些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卖!”

季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刚刚新闻上的内容,撑着虚弱的身子,她冲到他的面前:“唐总,只要你愿意帮我父亲,我保证,一定会让S市每一位市民都会吃上粥的。求您……”

“知道我为什么会救你么?”

男人英俊的脸突然逼近,季凉愣住,想到昨天她在雨中晕倒,竟是这个男人救了她?

“我要你醒来就是为了,”不等她有所回答,唐策继续逼近,嘴角微翘:“玩弄你!”

一瞬间,季凉感觉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为,为什么?”

唐策笑着摇头,站起身来与她直视却不回答她的问题:“季小姐,既然你已经醒了,唐家就没有必要留你了,请吧。”

一瞬间,季凉羞的面红耳赤,她知道面前的男人是在下逐客令了,可是她的父亲……

“如果季小姐不愿离开,”唐策突然出声,“私闯民宅,我想这个案子在警署应该会成立!”捏紧拳头,季凉感觉自己的脚下像是有千金重,临离开前,她对唐策说:“谢谢。”

看着身后缓缓关上的大门,季凉第一次有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但是想到还在监狱里的父亲,她只能咬牙坚持!

唐策端着红酒站在阳台上,他身边的桌子上除了半瓶红酒,还有一块已经泛了旧的金色手表,看着远处越来越小的身影,他的唇瓣紧抿,却突然淡开一抹诡异的笑容。

“季凉,游戏才刚刚开始,”他对着远处举杯,“希望,我们可以玩的更久。”

……

此时的季凉却完全不知道她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从探监的地方走出来,她的整颗心都揪了起了,一路漫无目的的游走,回想着父亲刚刚的话:“小凉,够了,不要再为爸爸追查这个案件了。”

“不,我不相信您真的会知法犯法,爸,您还记得是您从小叫我要清正廉洁的么?”

父亲掩面,季凉以为他在哭,刚想要安慰,却不想父亲猛然站起了,拉着脸转身:“是我的女儿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法院的判决已经下来,我认了!”

说着父亲消失在探监室,任她怎么呼唤也不回头。

季凉擦干眼泪,思绪飘回现实,她抬头看向晴朗的天空,却还是觉得莫名的寒冷,泪水划过眼角。

突然,路对面一对相拥的身影闯进她的视线,一瞬间让她如遭电击!

第5章 背叛

季凉感觉,屋漏偏逢连夜雨也不过如此吧。

她麻木的看向马路对面相拥的两个身影走去,听不到马路上汽车嘶吼的鸣笛声,听不到司机极尽恶毒的咒骂,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突然,一阵大风刮来,季凉睁不开眼睛,伸手去挡,却好巧不巧的一张纸飞到了她的跟前,那是一张化验单,看着上面的B超彩图,她知道那是新生命降生的预示,嘴角苦涩的微扬。

可是当她看见单子最下角的名字时,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彭燕燕,她二十年来最好的朋友,她的亲闺蜜!

“季凉?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道满是不可置信的女声传来,季凉抬头看去,女子一头海藻般的长发,露背雪纺连衣裙更是衬的她仿若仙女,如果,她此时不是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男朋友的怀中!

季凉的目光直直的看向躲开她眼神的男人,她想要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却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她缓步走到他的跟前问:“何文德,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出差?你知道我爸入狱了么?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

季凉越说越伤心,可是,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季凉,你听我说。”彭艳艳急忙挡在她的跟前,脸上满是愧疚,“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

“我在跟我男人说话,有你什么事!”

“啊!”

一声惊呼,季凉看着倒地的女人,和自己刚刚伸出的手,她并没有碰到她不是么?

一股大力将她向后推去:“季凉,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推燕燕,你难道不知道她怀孕了么?”

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一脸紧张的将自己最好的闺蜜抱在怀中,季凉感觉从没有过的讽刺,“呵,怀孕,她怀孕我应该知道么?何文德,你知道谁才是你的女朋友么?”

一时间,男人抱紧怀中的女人不说话,倒是彭燕燕挣扎着从他的怀中站起来,梨花带雨的拉着她的手说:“季凉,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是我不要脸勾引的阿德,还有了他的孩子,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说着,彭燕燕就拉起她的手向自己的脸上打去,一下一下,打进了她的心里,这是她最好的闺蜜对她的背叛。

毫不犹豫的,季凉顺着彭燕燕拉着自己手的劲儿,用尽全力打在了她的脸上,“啪”一声,引来了路人的纷纷侧目。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脸上也挨了一巴掌,不偏不倚的恰好打在了之前唐策打过她的地方。原本的伤口再次被撕开,季凉嘴角染上鲜血,不敢置信的看向对面的男人。

“你打我?”

“……”何文德抱紧怀中的女人低头抿唇,许久才敢抬头看向她,“季凉,对不起,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件事,可是,你一直不让我碰你,可我是个男人,我也会有需求。”

“你是市长千金,你有你的骄傲,可是燕燕不一样。”

“在我生病的时候燕燕会照顾我,在我工作失意的时候她陪伴我。”

“季凉,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全心全意对我的女人!你不是。”

第6章 你让我恶心

眼角含着泪水,季凉捂着被打侧的脸轻扯嘴角:“你有需求,所以你睡了我闺蜜,我有骄傲,所以求父亲给了你平步青云,可是你呢?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季凉抖着手上的B超单,浑身激动地颤抖。

“对不起。”许久,这是何文德给她的答案,他说,“ 季凉,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爱过你,跟你在一起,我只是为了能爬的更高,现在你父亲倒了,我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啪!”

没有任何的犹豫,季凉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看着彭燕燕惊呼着去护那个男人,她咬牙:“何文德,你让我恶心!”

说着,她转身大步离开,可是她没有看见何文德此盯着她背影落寞的神情,以及他此时内心的旁白。

“季凉,对不起,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而在马路对面,一辆宾利正在缓缓跟着那个背影,车窗降下,落出唐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突然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

心痛是什么感觉,季凉面向着阳光,努力不让泪水留下来,三年的感情,不过就是一场笑话,她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什么,没什么,不就是甩了一个渣男,现在她最重要的就是要帮父亲伸冤!”

可是她的心,真特么的痛!

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原来的家,看着曾经金碧辉煌的别墅此时却已经被贴了封条,季凉嘴角说不出的苦涩,突然,一个穿着快递员衣服的小哥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请问,你认识这家人么?有一封快件寄来,说是让季凉签收,不过我看……”快递小哥为难的说道。

季凉接过他手中的信,以为又是法院来催债,于是打发道:“好,我会代为转达。”

快递小哥很开心,好像终于解决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感激的跟她道谢离开,季凉心中苦涩,原来一个人的快乐也可以这么简单。

打开信封,确实是法院寄过来的信,但是同时里面还附着落款喂李炳的律师函,大体意思是说法院已经同意上诉。

这无异于雪中送炭,从她父亲入狱以来,季凉露出了第一个真心地笑容,李炳她知道正是他父亲的律师,如今同意上诉,也就是说她的父亲还有救?

不愿深究原本已经板上定钉的案子此时为什么会有平反的机会,她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了律师。

“喂,刘律师您好,我是季强的女儿,季凉,您寄来的邮件我已经受到了,我父亲的案子……”

“啊,是的。”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恭敬,跟之前的嚣张跋扈截然不同,“法院已经同意上诉,现在,我们要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您父亲的清白。”

“可是,能提供的证据我们之前已经提供了,其他的……”季凉为难。

“……”电话那边沉默良久,就在季凉快要陷入绝望的时候,她听见电话里的声音:“不如你去求求TC集团的唐总,只要他愿意撤诉……”

接下来的话律师不用说季凉就已经明了,这次政商以城市发展为目的的合作,他父亲的落马让唐策损失了五千万,更不用说她之前见唐策的态度了。

她究竟该怎么办?

第7章 换衣服

“凉子,上车!”

一辆拉风的敞篷火红法拉利停在她的跟前,季凉震惊的看着,面前妆容妖穿着暴露的“不良少女”。

“琪琪,你怎么会来?”

李佳琪不耐烦的扯掉脸上的墨镜,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趴在车门上瞪着她:“老娘害怕你无家可归都在这儿等了你两天了,你倒好,还跟人人家快递小哥哥勾搭,上车!”

看着眼前另一个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至交好友李佳琪,季凉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大,点头:“好!”

车子在路上急速行驶,听了季凉自述这两天的经历,李佳琪一掌拍在了喇叭上,刺耳的声音纷纷引起旁人侧目。

“奶奶个熊,这些个当老板的都以为自己是玉皇大帝不成?梁子,你放心,这件事我去求我爸,我就不信他唐策再厉害,还敢不给一个上将的面子?”

看着旁边义愤填膺的好友,季凉打从心底里的热乎,但是:“算了吧,你从小就跟你爸关系不好,你不用为了我受委屈,我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这点委屈算什么,那个老头子巴不得我跟他低头呢,大不了我三个月不出门,这件事你就放心吧。”

李佳琪像个爷们一样一掌拍在了她的肩上,“择日不日撞日,你今天就跟我一起去见老头吧。”

“啊?”惊喜来的太突然,季凉一时间有点懵的,但是想到那个律师的电话,她还是点头答应,“好。”

李家别墅。

李佳琪是一路飙车回来的,哪怕到了门口都没有减速,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别墅前,季凉原本就苍白的脸此时更加的苍白了,推开车门就扶着树大吐特吐了起来。

“瞧你那出息的样。”李佳琪冲车上优哉游哉的走了下来,从佣人手中拿过一杯水递给了她,“你先跟我去换身衣服吧,省的到时候老头子毛病多。”

季凉扶着自己的胸口点头,她一直知道李上将特别注重女孩的教养,此时她满身狼狈去见确实不好,更何况之前她跟李佳琪就亲的像是个连体儿,她的衣柜里有李佳琪的衣服,李佳琪这里自然也少不了她的。

可是那个家伙将她扔进了卧室就借口查探“军情”跑了出去,季凉拦都拦不住。

在唐家门口站了四天,她终于能舒服的洗个热水澡,出来在衣柜里找了件旗袍,可是拉链在后面她怎么也够不到。

“吱呀——”

房门被推开,此时季凉的背后露出了一大片美丽的蝴蝶骨,正在跟拉链做抗争,以为是去而复返的李佳琪,于是她头也不抬的说道:“琪琪,帮我拉一下,我够不到。”

门口的脚步顿住,似是有犹豫,季凉以为她又搞什么恶作剧,于是催促道:“快啊。”

停下的脚步渐渐向她走进,她只感觉腰间一紧,接近着就传来拉链的声音,此时季凉正为了能拉上拉链鼻息收紧了腹部,刚要抬头对背后的人说谢谢,就看到镜子里那张似笑不笑的眸子正打量着她,不禁后背冷汗直流,是他?

第8章 好手段

唐策扶住她露在外面的肩头,别说,穿上旗袍,头发挽起的季凉有种江南女子的小家碧玉,一瞬间,他竟然想到了“宜家宜室”四个字,不过……

“季小姐好手段,装可怜不成反来色诱?”

季凉此时早就已经被他的出现震惊的忘了反应,看着镜子里的男人呆呆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季小姐这话好笑。”唐策俯身在她的耳侧,“这又不是季小姐的家,怎么你来得,我就来不得?”

第一次,季凉感觉自己惹上了一个不该惹得魔鬼,她浑身颤抖,声音几近崩溃的问道:“唐总裁,您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唐策的指尖在季凉背后的拉链处摩挲,“刚刚是季小姐主动让我进来的。”

“主动”俩个字咬的格外清晰,他单手环住季凉的锁骨,空气的温度节节攀升,他似有若无的咬着她的耳垂:“如果在你能爬上我床的那天,我希望你也是穿着这件旗袍,毕竟,拉链是我亲手拉上的。”

男人的声音充满魅惑,季凉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暗示着她什么,可是,他明明就已经拒绝过她了啊?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离开那个房间的,更不知道自己又是怎么离开的,李佳琪在走廊上看见她那张惨白的脸时差点没吓的叫鬼!

“我的姑奶奶,我让你洗个澡换件衣服,你怎么就把自己整成了聂小乔,这不是往枪口上撞么!”说着李佳琪从随身的小包包里拿出腮红涂在她的脸上,“刚刚我都打听好了,今天家里来客人,那个老头最爱面子了,一定不会在外面人面明确拒绝你,我看你这事儿啊,成的概率很大。”

季凉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仿若轻鸿:“不用了,伯父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听到季凉的话,李佳琪也是一愣,“你不要这么悲观,还有我……”

“唐策来了。”季凉突然出声。

“……”

短暂的沉寂过后,李佳琪“砰”的一声就将化妆盒扔到了地上,义愤填膺的说道:“丫的,这厮还真的是阴魂不散,看来老娘要拿出杀手锏了。走,老娘跟你去会会这个混蛋,李老头虽然固执,但是应该还没有糊涂到被一个奸商忽悠!”

李佳琪拉起她的手腕就向客厅走去,季凉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机会,走到客厅,她果然看到唐策正坐在沙发上陪着李老爷子喝茶,李老爷回头看向她们的方向不禁蹙眉:“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

一时间她站在门口不知道作何反应,任凭李佳琪怎么拉她她也不肯再动半步,那个男人不经意撇过来的眼神让她惧怕!

“出息!”李佳琪见此气愤的跺脚,一把甩开她的手大步向李老爷子走过去,季凉想要叫她回来,可是声音就在喉咙里打转出不来。

一场大战即将触发,可是李佳琪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瞪大了眼睛,不,是感动的落泪!

小说

那一天,风雨欲来,亲姐姐跳楼自杀,她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杀人凶手。

2021-1-3 17:25:56

小说

一朝穿越,变成娘亲早亡,爹爹不爱,姨娘掌权,奴婢都可欺凌的丞相嫡女。

2021-1-3 17:29: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