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征战,平定叛乱,身受盖世军功,却只有陈东阳自己知道,无尽繁华,都不及她倾城一笑。

十年征战,平定叛乱,身受盖世军功,却只有陈东阳自己知道,无尽繁华,都不及她倾城一笑。
十年征战,平定叛乱,身受盖世军功,却只有陈东阳自己知道,无尽繁华,都不及她倾城一笑。

第1章

明华机场,陈东阳身影出现在出口。

步履稳健杀气内敛,穿着一身破旧军装气势锐利,像一把出鞘利剑。

副手老虎恭敬的跟在身后。

父亲被害死的这笔血债忍耐了两年。

回来到明华市,陈东阳的杀意愈发强盛。

陈东阳正向外走,看到前方熟悉的倩影突然停住,纵横沙场十年,陈东阳锐利霸气好像冰消雪释,只剩下了铁汉柔情。

林诗曼,明华市出了名的美女,也是陈东阳的妻子,样貌靓丽身材曼妙,性格温婉善良,她的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不可计数,却唯独对陈东阳死心塌地。

陈东阳快步来到林诗曼面前,一把紧紧抱住她。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成亲当晚说走就走,十年里一点音讯都没有。

你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你这个混蛋!

大混蛋!!”林诗曼努力抿着唇在哭泣挣扎着,双手发泄般的用力拍打陈东阳后背。

林诗曼用力咬着红唇,美目倔强的瞪着陈东阳,可看到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影子,视线还是开始变得模糊。

林诗曼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这十年来,她为陈东阳受了太多的委屈,原本努力坚强的她在见到陈东阳的瞬间,一直压抑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这十年来,林诗曼为陈东阳承受了太多太多,在恨恼的拍打陈东阳的时候,渐渐的林诗曼没了力气,紧紧抱住了这个令她失望又担心的男人。

紧紧抱着陈东阳,林诗曼哭的撕心裂肺。

林诗曼压抑多年的情绪爆发,哭的梨花带雨,一直到许久之后,才慢慢平复了心情。

陈绝美的林诗曼一双眼睛变得通红,陈东阳帮她拭去泪痕:“对不起,我回来了。”

“你还没吃饭吧?累不累?走,跟我回家。”林诗曼恢复了些情绪,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这个男人。

“去林家。”陈东阳心中一抹温柔出现。

陈东阳一直没忘记自己还有个妻子,林家林诗曼。

林诗曼跟陈东阳同岁,家族婚配十来岁就摆了婚宴拜了天地。

当初整个明华市的人都想不通,长相靓丽身材完美,女神一般的林诗曼,为什么会对陈东阳爱的死心塌地。

曾经年轻纨绔时候,陈东阳被人欺负打了,每次都是她细心照顾。

每次被被训斥或者辱骂,也都是她逗陈东阳开心。

所有人都看不起陈东阳这个窝囊废,偏偏每次林诗曼都会给他加油打气。

这是一个无比善良,傻到令人心疼的女人。

林家别墅在幽静的郊区,车子距离别墅百米外陈东阳就下车了,沿着路向前走,心中有些忐忑。

陈东阳紧紧牵着林诗曼的手。

成亲那一晚,陈东阳狠心离开,林诗曼就是站在前方的大门口。

无声的看着他离去,一直站累了坐下来,也是这样双手抱膝。

感受到林诗曼的微微颤抖,陈东阳在心里发誓守护她一生一世。

不会再像十年前一样因为自己废物,被别人冷嘲热讽,受尽羞辱。

“对不起。”陈东阳闻着林诗曼发丝清香轻声的说着,心里千言万语只出口三个字。

“这次你总算没骗我,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呢,这些年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陈伯伯去世的时候,他们把产业都分掉了,我去帮你争取了被他们赶了出来。

陈家那边你先别去了,在我家住段时间吧。我怕他们欺负你。

反正我家能供你吃穿生活的。”林诗曼终于开口,哽咽的动听声音令人心疼。

只是林诗曼不知道,她念念不忘的人,早已从尸山血海踏上了别人难以想象的高位。

“咱们进去,咱们从咱们拜堂成亲算,已经十年没有见你爸妈了。”陈东阳牵着林诗曼的柔软小手。

林诗曼嗯了一声,看到陈东阳安然无恙的回来,开心不已的她魅力的眼睛变成了弯月,性感唇角微微上扬。

陈东阳和林诗曼走进了客厅,正好看到林父林母还有林诗曼的弟弟林强强。

“爸妈,东阳回来了。”林诗曼开心的跟爸妈说着。

“哟,这不是咱们的陈东阳嘛,一走就是十年,要不是见到,我还差点忘了还有个上门女婿。

以前诗曼爷爷救过你爷爷,然后就指腹为婚让你们俩成夫妻。

还让你来我家做上门女婿说是报恩,我看这哪是报恩,分明是报仇嘛。

啧啧啧,你看看这身打扮,比走之前更穷酸了,你这些年都混到狗身上了吗?”林母今早就听女儿说陈东阳要回来。

真见到了这个上门女婿,表情那种鄙夷和不屑再明显不过,分明是恨不得陈东阳永远回不来才好。

“爸妈,十年没见,二老还是一点没变。”陈东阳不在意林母话中带刺,笑着回了一句。

“在外混了十年的陈东哥衣锦还乡了啊,听我姐说你入伍参军去了。

这些年肯定当官了,是排长还是连长?可别说混不下去回来的。”林强强,也就是陈东阳的小舅子说话也是阴阳怪气。

这家伙是烦透了陈东阳,以他姐的气质魅力,多少豪门的青年才俊都着迷,可她姐跟中了邪一样喜欢陈东阳。

从十五六岁一直等了他十年,想到这里林强强就为自己的姐姐不值,更是因为不能巴结到豪门望族开始恨陈东阳。

林诗曼表情紧张,魅力的脸庞带着心虚。

陈东阳脸上挂着随和的笑容没有生气,这表情被林父林母看到,更是感觉这上门女婿真是比以前更窝囊废了。

“哦,忘了,之前你们陈家调查过你,说你就当了两年兵没踪影了。

估计是受不了苦拼不了命,去哪瞎混去了,你到干脆走了十年,你知道诗曼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我都恨不得你在外边能永远不回来才好,我林家也能清净。”看着窝囊废上门女婿,林母是越说越气。


第2章

“我这次回来会尽量弥补,我会对诗曼好。而且我保证从今以后,这天底下就没有敢欺负林家的。”拉着林诗曼的小手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陈东阳很认真的跟林父林母保证。

林强强被陈东阳的话给逗笑了:“你被赶出陈家,也不是大少爷了,陈家的一毛钱你都没有份。

我家赶不上林家可好歹也算名门大家,还用你这样的窝囊废保护?

这些年真本事没有,吹牛X的本事倒是见长。我还是清净清净去吧。”

林强强说完话,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身就去了别墅二楼,在他眼里陈东阳根本就不配做他姐的丈夫。

林母见儿子离开,也是撇撇嘴看都不看陈东阳回房间去了。

“东阳,回来就别再胡作非为。

在外边惹是生非的也不要连累我们家。”

林父终于开口,这语气虽然不好,看得出来捏着鼻子认可陈东阳回来了。

主要是林父心疼闺女,看到林诗曼那么紧张在意陈东阳,林父也不好说别的。

林父心里琢磨是不是他们俩十二岁的时候,一群醉酒混混欺负林诗曼。

年少的陈东阳拼死保护林诗曼,最后被打的浑身是血差点死掉,吓跑了混混。

难不成是那一次让自己闺女这么心甘情愿跟着陈东阳的。

可惜林父心里没有答案。

说完这话,林父叹息一声:“现在林家也是不太平,真的承受不住你整天闯祸了。

林家实力弱小,公司资金链随时都可能断掉破产,敏感时期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林父转身去了书房,也懒得跟这个无用的上门女婿浪费口舌,眼不见为净。

林诗曼嘴巴嘟着有些委屈,配上靓丽的容颜一举一动都那么的赏心悦目。

这时候楼上一直偷听对话的林强强,声音也飘到客厅:“一个窝囊废,没本事还惹是生非的!

赵家大少比你喜欢我姐,比你有钱,人人都说明华市一半产业都是赵家的。

他才配的上我姐,你还是赶紧滚吧。”

林诗曼听到弟弟的话语,拉着陈东阳又走快了一些。

一直到进了卧室,林诗曼有些担心的看着陈东阳:“你没生气吧?

其实他们这么久也受了很多委屈,才对你有怨气。”

林诗曼很在意陈东阳,紧接着娇躯向前,抱住了陈东阳。

相比十年前,感觉面前男人比以前要强壮了许多。

眯着眼睛感受这个男人的气息,林诗曼心里又出现了小时候的画面。

同样幼小瘦弱的陈东阳张开手臂把她护在身后,一直到几个醉酒混混把他打得浑身是血晕死过去,陈东阳依旧没有畏惧。

林诗曼到现在还记得,陈东阳昏迷之前轻声跟她说的一句话:“你放心,我会永远保护你。”

“你想不想我?”

“想。”

“那,那你今天就要了我吧?”

“现在还不行。”

听到这话,林诗曼松开手臂,疑惑的看着陈东阳。

陈东阳看着面前这张精致美丽的脸庞,充满了温柔笑意:“等你感觉我真正配得上你了,到时候才会真正要了你。

十年前咱们结婚当晚我没醉,装醉在那里逃避。

所有人都嘲笑你像一个仙子,偏偏选择了我这个窝囊废。

结婚那天,每个人都对你冷嘲热讽,让你难堪。

其实那个时候,心最疼痛的是我。你为了我,受的委屈太多了。

我只能装醉去逃避这一切,那时候被别人打骂羞辱或者指着喊我废物,窝囊废,我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但是看到你为了我被人羞辱耻笑,我那个时候 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所以那晚上宾客走了,我也离开了林家去北疆当兵去了。

我就想着要是死了,你去找个配得上你、对你好的男人嫁了,我要是混出头,到时候配得上你我再来见你。

你林诗曼的男人,一定不是废物,一定不是窝囊废!”

林诗曼那双迷人的眼睛泛起水雾,怔怔的看着陈东阳有些心酸:“真的?”

“真的!”陈东阳很认真的点头:“还有五天就是咱们十年结婚纪念了吧?

时间好快,等那一天我要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纪念。

我要让整个明华市都颤抖。

我要你不后悔跟我结婚。”

林诗曼看着面前的男人,总是感觉看不够,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哪怕在林诗曼看来,陈东阳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对于她来说,陈东阳在意她这就足够了。

“对了,你知道丁龙现在做什么吗?我想着下午去找他一趟。”把手机收起来,陈东阳向林诗曼说着。

丁龙是陈东阳最好的兄弟,哪怕被所有人嗤笑当成窝囊废的时候,丁龙都是默默站在他这边的,算得上是陈东阳真心认可的好兄弟。

“丁龙啊,他好像要结婚了,今晚的婚宴。”林诗曼向陈东阳说着。

正准备离开的陈东阳又顺口问着:“这么巧今天结婚?

对了诗曼,女方是谁?我认识吗?”

林诗曼摇摇头:“不清楚,女方家境应该很不错,丁龙这次结婚,是入赘女方家里做上门女婿的。”

说到这个敏感话题,林诗曼担心的看着陈东阳,毕竟他也是上门女婿,林诗曼怕伤他自尊。

陈东阳笑笑,揽着迷人的林诗曼轻轻在额头亲了一下,说了一句等我回来,就离开了别墅。

等陈东阳除了前院大门口,才看到自己的小舅子林强强叼着烟站在那等着呢。

见到陈东阳出来,林强强歪着脑袋打量着陈东阳:“上周的时候,赵家少爷买下了全城的公交地铁和望海大厦投屏。

向我姐表达爱意,持续了三天就花费上千万。惹得全明华市的女人都羡慕。

你再看看你这个熊样,陈家把你扫地出门了,出去十年也没混出样来还是这么穷酸相。

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把我姐骗的那么着迷,你要是真为她好就该早点离开她。

赵家少爷跟我姐才般配,有了赵家支持,我们家肯定会更强。我劝你还是早点滚蛋!”


第3章

林强强说完,防备的看着陈东阳,以前的他本事不大,脾气不小,一言不合就动手。

可陈东阳让他失望了,只见陈东阳嗯了一声,表情风清云淡。

林强强有些意外,不过立刻明白这是陈东阳听到赵家少爷的名头,害怕了。

最近林强强一直巴结讨好赵家少爷,希望能抱住赵家这个参天大树。

陈东阳转身离开,林强强看着他背影,鄙夷的冷笑一声转身就进了别墅。

陈东阳和老虎从洲际酒店大门前下车,早有服务生笑着迎上来。

“丁龙的婚宴在几楼?”陈东阳随口问着。

服务生被问的一愣:“今天婚宴一共三家,好像没有这个名字的。”

另一个服务生露出恍然的表情,向陈东阳说着:“先生,你说的丁龙婚宴在二楼多功能厅,就是钱小姐的那一家。”

陈东阳点头向前走,龙行虎步之间,气势厚重如同山岳。

身后两个服务生轻声嘀咕被陈东阳听到。

“那个男的叫丁龙啊,还真没注意他的名字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男的长得不错,怪不得钱大小姐会要这样的上门女婿。

只可惜啊,那个钱大小姐凶狠泼辣,也不知道那个男的受不受得了。”

“有这样的发财机会,难道你还做服务生啊?要是我我也去。这年头,吃软饭也得有人看得上。”

“就钱丽那个蠢胖的泼妇?给我再多钱也不去,估计会死在她手里都说不定。

你是不知道他们一家子,都是哥哥泼辣不讲理的。”

陈东阳听着身后服务生的嘀咕,向前的脚步没有停下。

陈东走进酒店向二楼而去,十年时间没见,这个曾经一直跟随自己的丁龙混成什么样子,他并不清楚。

但真要是有人欺负丁龙,陈东阳肯定不会刚放过的。

来到二楼,老虎很懂事的站在走廊守卫。

陈东阳看着整个而二层宽阔走廊到处悬挂喜庆的门帘,还有大红的喜字贴在两侧。

陈东阳走进了举办婚宴的多功能宴会厅,四周布置高端,富丽堂皇,看来女方家倒是挺有钱。

里边三十多桌宾客不算太多,各个看起来都是非富则贵有些档次。

正在这时候,陈东阳站的宴会厅门口位置。

正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穿着西装皮鞋,打扮得体。

陈东阳立刻露出了笑容,这人正是十年没见的丁龙。

丁龙模样不变,跟十年前的青涩不羁相比,现在的丁龙看起来成熟稳重了很多。

之前的分头也成了清爽的短发,十年时间让丁龙变成了一个男人。

原本丁龙来这里,给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倒水递烟,说点客套话的。

突然之间跟陈东阳对视了一眼,丁龙身体猛地一颤,立刻带着狂喜的表情向这边走了过来。

“东哥?!真的是你?你这些年都没消息,我都找不到你。

我还想着,结婚的时候你不在场太遗憾了。

东哥,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我真的太想你了。”丁龙长得挺有男人味,走到陈东阳的面前,眼眶泛红,一把抱住了陈东阳。

“等会儿我陪东哥多喝点,咱们不醉不归!”两人拥抱后,丁龙看着陈东阳,表情充满无尽感慨。

丁龙把陈东阳拉倒角落,给他点了根烟,丁龙跟陈东阳聊了这些年他不在的情况。

十年前,丁龙家境还算小福之家,可丁龙父亲去世,母亲重病,花钱如流水。

最终到处借都借不到,现在他重病的母亲还等着巨大的开销来维持生命。

今天他跟钱丽的婚姻,也是一场交易,他需要钱来让自己的母亲活下去。

钱丽家里做房地产的,最初丁龙在工地搬砖干活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项目。

偶然一次遇到钱丽的时候,钱丽看着丁龙高大帅气有男人味,对他就有了好感。

所有亲戚在丁龙家这样的情况下,都躲避不及,只能不断向钱丽要钱去维持母亲生命。

结果在两个月前丁龙母亲还是没有撑住去世了。

他无力还债,对方就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抵债,分文没有的丁龙同意了。

生活,总是能把铮铮的汉子折磨低头。

“十年过去,没想到咱们俩曾经那么嚣张霸道,现在都混的那么掉价了。”说完自己遭遇,丁龙自嘲的笑了。

“我既然回来,你就放心吧。”陈东阳认真的说了一句,让丁龙心中温暖。

哪怕明知道陈东阳混的也不咋样,有这份义气,证明他们俩感情还是没变。

“丁龙,你死哪去了?在这里墨迹什么呢?让丽姐等烦了,有你好看的!”远处,一个女人厌恶的看着丁龙喊着。

陈东阳的眼神变得冰冷,充满杀气的寒意再次冒出。

丁龙笑了笑,当初桀骜不驯的脸庞上,也有了妥协。

丁龙看着陈东阳穿着陈旧的衣服,想着他也挺不容易,又嘱咐了遇事不要冲动,这才急着离开。

陈东阳心中那股感觉很不好,丁龙看起来过得并不好。

刚才的时候他还想跟丁龙说今天的婚事算了吧,想想丁龙所剩无几的自尊,他没有说出这话来。

现在陈东阳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要是丁龙不受欺负,那就不让丁龙难堪。

要是他都看不过去,今天不论什么面子和后果,陈东阳都要阻止这场婚姻形式的交易。

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对谁都点头哈腰,畏首畏尾。

这让陈东阳心里有种莫名心酸。

抽了最后一口烟,陈东阳灭掉烟头随意找了个角落座位坐下来。

正这时候,宴会厅响起轻柔舒缓的爱情主题音乐,这也预示婚礼正式开始了。

背景光从宴会厅中央的长台周边亮起,布置的精致奢华,配上宴会厅的富丽堂皇,这场婚礼看起来还真是花费不菲。

随着宴会厅上边飘落着鲜红的玫瑰花瓣,穿着西服的丁龙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走了出来。

今晚上的两位主角出现,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都鼓掌说着嘱咐的话语,一片祥和气氛。

这个女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颧骨高耸长相泼辣,配上那双让人不舒服的眼睛,总有一种凶悍的味道。

“一个刁钻泼妇,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这两位新人还真般配。”在这时候,同桌上,有人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句话让几个人都轻声笑了起来。


第4章

穿着一袭婚纱的钱丽跟丁强向前走,下巴微微扬起,看向身边的丁强时,女人那种不屑和傲气十足。

陈东阳看着这个女人,知道这就是跟丁强结婚的钱丽。

两个人沿着侧门走出来,踏着红毯准备上台阶,踏上高台之后,就走过精美的玫瑰花拱门到台中央。

正走着准备踏上台阶的时候,因为钱丽选择的这套婚纱大气豪华,裙摆也很夸张。

侧面的裙摆拖着地,被丁龙无意间踩到了边缘。

突然之间踏着台阶的钱丽被阻力一顿,身体一个踉跄,穿着细高跟鞋更不稳定。

惊呼一声就要摔倒。

哪怕丁龙眼疾手快,还是让钱丽狼狈的跪在台阶上。

捂着膝盖疼的钱丽皱眉,脸庞都扭曲了。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丁强蹲下来赶紧询问着。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传来。

原本的小事故已经让所有宾客目光都放在了他们身上,接下来整个人一阵低呼,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就在刚才狼狈跪倒磕了膝盖,钱丽丢了这么大的脸,恼羞成怒的她想都没想,对着丁龙狠狠扇了一巴掌。

“你这个废物,是不是眼瞎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敢踩我的婚纱?

你是故意想让我出丑的?你这个窝囊废还长胆子了!”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丁龙的脸上,钱丽一脸凶相的看着他开始大声辱骂起来。

丁龙抿着嘴,那么用力,最终还是顾不上火辣辣的脸庞,低声跟钱丽说着:“怪我,刚才是怪我,你就别生气了。

今天是咱们结婚的日子,别让人笑话。”

不说话还好,丁龙说到这里,又让钱丽更加的愤怒,原本丁龙是扶着钱丽蹲在旁边的,此时直接一脚揣在了丁龙肋骨上。

高跟鞋原本就尖锐,这一脚又是愤怒之下用力踹出去的,直接把丁龙踹到在地。

丁龙倒在红毯上疼的额头冒汗,身体都卷曲着。

死死咬着牙,丁龙的脸庞在抽动着,努力的重新蹲在钱丽面前的时候,钱丽已经捂着膝盖站了起来。

“你这个垃圾,做我家的上门女婿还不服气。

就是那个穷比样,来我家当牛做马就是你的福气了,今天还敢让我出丑。

现在你给我跪下道歉!”钱丽原本就强势泼辣,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钱丽愤怒鄙夷的看着丁龙,需要用这样的方法来找回自己的面子。

被扇了一巴掌丁龙已经努力控制,为了今天这场婚礼进行下去。

可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钱丽下跪道歉,哪怕丁龙再窝囊也做不出来。

脸色铁青的丁龙,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钱丽,只希望她能顾全大局,钱丽仰着下巴看着丁龙,那种不屑和嫌弃,就像在看一堆垃圾。

在后边跟着的钱丽父母也都看到了发生的事情,这时候钱丽母亲心疼女儿,不管众多宾客看热闹,直接冲着丁龙尖锐的嗓子就喊开了:“你没听见吗?

狗一样的东西,要不是我们钱家收留你,你这只丧家犬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一无是处的废物!还不快给我闺女道歉!”

丁龙低着头盯着,因为紧咬牙关,脸颊都变得颤抖,从小到大,他从未遭受过像今天这样的屈辱。

“还愣着干什么?继续结婚就赶紧给我女儿跪下磕头道歉。

要是不想结婚了就赶紧给我滚出去,钱家可不缺上门女婿。

混账东西,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什么身份心里没点数吗?

快点!别耽误我们和宾客的时间。真是够了,当初丽丽怎么就找到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钱丽泼辣蛮横,毫不讲理,她父母还真是一家人,都是那种要面子,毫不顾忌别人死活的冷血性格。

现场没人说话,都安静的看着场中,宾客有不少熟悉钱家的人,对这场面不算惊讶,钱家人霸道缺德的事情可没少做。

所有人会感觉钱家仗势欺人,可没人去同情怜悯默不作声的丁龙,他们又不会傻的去为丁龙得罪钱家。

沉默到压抑的几秒钟,丁龙那张被打了巴掌还有些泛红的脸庞上,努力的挤出难看的笑容。

这一刻,屈辱无比几乎站在这里待不住的丁龙,还是开口,声音如同蚊蝇:“今天结婚就算了吧。

这里这么多宾客呢,算是给我留点脸面好吗?”

丁龙在这样耻辱的情况下,还是乞求着钱丽。

当初铮铮铁骨,天不怕地不怕的丁龙,被现实已经磨去了棱角。

“脸面?就你这个下贱东西有什么脸面?你是我家的上门女婿,就你这样的东西还配要脸面?

别给我废话,快点跪下道歉!”钱丽眯着眼睛咄咄逼人,伸出来指着丁龙,用她泼妇的大嗓门吼着。

现场没人吱声,纷纷看着这一幕。

钱家人都鄙夷的看着这个无用的上门女婿跪下。

“你们这么蛮不讲理不想放过丁龙,那我给你们个脸面,敢不敢要呢?!”

这时候,一个低沉充满冰冷寒意的声音出现,也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第5章

钱家的蛮不讲理,在场宾客再清楚不过,这样的节骨眼要是有人发话,那就是不给钱家面子了,所以也没人招惹麻烦。

偏偏这时候有人说话挑衅钱家,众人惊讶的看向同一个方向。

宴会厅的所有宾客这时候都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陈东阳,这瞬间整个大厅都鸦雀无声。

陈东阳站起来的同时,抬手就掀翻了面前的桌子!

霹雳巴拉碗碟杯子摔碎摔碎一地。

那桌板,也被狠狠的撞到墙壁上。

大厅里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说话挑衅钱家,直接在人家的婚礼现场,掀了桌子。

钱家家大业大更要面子,这一下更是把事情做绝了。

钱家资产少说也是二三十亿的家底,只是缺少底蕴算不上豪门顶尖那一批,可明华市没有人想招惹泼辣的钱家。

不搭理宾客的震惊眼光,陈东阳向前缓慢的走着,步伐平稳气势十足:“今天这婚礼就别继续下去了。

废了这婚约,你们全家都给丁龙跪下道歉,然后滚出明华市不足踏足一步!”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像是在做梦一样。

在钱家婚宴上掀翻了桌子?

让钱家废掉婚约?

还要钱家下跪道歉?

让钱家滚出明华市?

疯狂!

简直太疯狂了!

所有人看着陈东阳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惊,紧接着变得怜悯。

在他们看来为了一个废物上门女婿出头得罪钱家,陈东阳还真是不知死活。

在陈东阳掀翻了桌子的时候,丁龙已经忘记了自己遭受强烈的羞辱,他表情呆滞见陈东阳向这边走过来。

丁龙死死咬着嘴唇,几乎要出血来。

“东哥,你快走吧,我没事,不用管我!”

丁龙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说话之间握着拳头在剧烈的颤抖,眼眶跟着泛红。

今天的丁龙被这样羞辱,又看到自己曾经的大哥为他出头,这一刻丁龙几乎羞愤难当。

丁龙刚说完话,又是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的耳刮子打在了丁龙脸上。

“这就你的朋友?敢在我钱家掀翻桌子,好,好得很。

今天我不打断他那条掀桌子的胳膊,那我钱家就真成废物了!”

钱丽父亲怒视着身边胳膊肘向外拐的女婿,说话的时候手指头狠狠的点在丁龙脑门上。

“狗一样的玩意儿敢闹事!”泼妇钱丽母亲也狠狠的看着向前走过来的陈东阳。

“胡说八道的玩意儿,看我不打烂你那张臭嘴!”钱丽见丁龙的朋友想出头,还弄的钱家难堪,恶狠狠的眼睛盯上了正向这边走过来的陈东阳。

穿着一身陈旧不起眼的衣服,陈东阳不急不缓向前走,龙行虎步气势昂然。

在所有宾客的眼里,陈东阳面对钱家哪有一丝恐惧。

不过所有人看向陈东阳的眼光都带着可惜,因为在他们看来陈东阳惹怒钱家下场会很惨。

“我的朋友是你们这种垃圾随意欺负的?跪下道歉滚出明华市已经是我足够的善心。

你们还嚣张的狗吠真是不知死活,那今天开始,明华市再没有钱家!”陈东阳脚步依旧向前。

招惹钱家又说出狂到没边的话来,现在众人眼里陈东阳不但是疯子,还是一个死人了。

也不看看对方是谁,那可是钱家!

说完话之后,宽阔的婚宴厅安静到了极致,没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陈东阳已经走到了钱家人的面前,作为钱家家主,钱丽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羞辱,早已经火冒三丈。

冲上去一步,就想对着闹事的陈东阳狠狠的扇一巴掌。

可惜刚抬手,钱家家主就被突然窜出的一个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直接把钱家家主扇的空中转了两圈飞出去。

钱家家主惨叫一声,狼狈的甩在地面上,脸上一道清晰的巴掌印,等到他抬头狠毒的看着陈东阳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里边还有几颗被打掉的牙齿。

刚才如果是全场寂静,那在陈东阳一巴掌扇飞了钱家家主瞬间,轰隆一声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止不住的惊呼,下巴快要掉落一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景象。

掀翻桌子,怒骂钱家,到了现在直接动手打了钱家家主,这事情要传出去,钱家就真的没脸在明华市混下去了。

谁都不敢相信在钱家婚宴,竟然能看到这么火爆震撼眼球的事情。

陈东阳没有任何动作,站立在原地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充满骇人的气势。

刚才打了钱家家主的,是一直追随陈东阳身边的属下,老虎。

在陈东阳掀翻了桌子时,老虎在走廊就听到动静立刻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有人敢对陈东阳不敬。

老虎鬼魅的身形出现,直接一巴掌把那人打飞了。

钱家家主的惨叫,一家人狠毒的眼神,现场的哗然和惊呼。

这一切都没让老虎有任何反应,转身去了长台最中央,那里有两把造型华美的太师椅。

估计是准备拜堂成亲时,钱丽父母坐的,现在一把椅子被老虎直接一脚踢碎,另一张太师椅搬到了陈东阳身后。

陈东阳面对钱家人,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太师椅上。

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副官老虎紧随左右。

这会儿功夫,嘴角挂着血迹的钱家家主被搀扶起来。

十几个孔武有力的保镖也来到宴会厅,眼神凶狠的看着陈东阳。

钱家有钱有势性格又蛮横不讲理,找来的这些保镖都是高手,一个打二三十个都没问题。

这十几个保镖出现,刚才一片哗然的宾客们都安静下来。

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陈东阳和老虎这两个狂妄家伙,在这些保镖手下惨死的画面。

看到保镖过来,钱丽和她母亲现在又底气十足,可惜没等反应过来,老虎向前跨出一步。

整个人快如闪电向十几个本领高强的保镖冲了过去,如同猛虎扑进羊群。

一拳打爆一个保镖的脑袋,老虎又看都不看后方一个肘击。

直接把身后准备进攻的保镖肋骨连同内脏都打碎,侧方一脚踹断了一个保镖的腿。

凶若猛虎快如雷霆,等到老虎重新站在陈东阳身边的时候,前后没用十秒钟。

这些健壮有力的高手保镖,都倒在地上不再动弹,是死是活也没人知道。

咝!

现场众多宾客看到这暴戾恐怖的画面,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前的画面那么恐怖震撼,这些养尊处优的宾客们,哪见识过这样的情形,几乎吓得瘫软。

一个窝囊废,竟然帮着另一个做上门女婿的无能废物出头。

竟然把情况搞得那么震惊眼球。

所有人都看不懂,眼前震撼的情形让他们感觉是在做梦一样。

整个宽阔宴会厅,每个人都像是呆滞的木头。

“丁龙,你过来,今天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着,谁招惹你。

我就让他死!”现场诡异的安静中,陈东阳看着发呆的丁龙说了一句。


第6章

刚才这一幕看的丁龙震惊无比,等到陈东阳喊他名字才如梦初醒。

十年前,丁龙一直跟随陈东阳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现在他知道事情搞成了难以收场的程度。

但是丁龙没有抱怨什么,这时候他不知道陈东阳的底蕴和实力。

但是出了事情,丁龙毫不犹豫会选择站在陈东阳这一边。

这些年桀骜不驯的性子被磨平,为了活下去学会了妥协和弯腰,想起了曾经跟着陈东阳嚣张狂妄的年轻时候。

这些年丁龙遭受的委屈太多太多,麻木的他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现在的丁龙已经顾不上其他。

既然陈东阳敢为了他得罪钱家,丁龙就敢为了陈东阳把命压上去。

陈东阳端坐在太师椅上,脚踝压在另条腿上,二郎腿充满嚣张狂傲。

丁龙跟老虎分别站在左右。

这一刻,丁龙死掉多年的心好像又活了过来,想起来当初跟着陈东阳一起打架的日子,这种感觉让丁龙感觉真的很好。

“我不管你跟这个废物是什么关系,今天惹我钱家,就别想活着走出去!

丁龙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娘给你钱花养着你,给你机会当我钱家的狗。

你这个垃圾还不愿意,你们等着吧,今天都给我死在这里!”

钱丽看到一向窝囊的丁龙竟然真敢舍下钱家去那边,一脸泼妇相的咬牙切齿,指着丁龙骂着,肺都快炸了。

钱丽嚣张跋扈心眼很小,要是平时丁龙早就吓坏了,可今天的丁龙像是变了一个人,理都不理一直强势的钱丽。

老虎眼神看着撒泼的钱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刚准备踏出去被陈东阳挥手拦住。

陈东阳站起来,看着这个蛮横不讲理的泼妇钱丽:“让我死在这里?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 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

“说你怎么了?敢为了一个窝囊废招惹钱家,你今天一定不得好死!”钱丽阴毒的眼睛看着陈东阳,恨不得把他给撕碎。

钱丽带着愤怒到扭曲的表情看着陈东阳走到自己身边。

陈东阳一巴掌打在钱丽脸上,在钱丽到底准备爬起来继续谩骂的时候,陈东阳鞋底踏在她那张丑陋的脸上,让她消停下来。

保镖都被老虎打的非死即残,昏死在地上,宾客在这样的场面更不会给自己惹事。

这时候钱丽母亲那张消瘦像猴子的脸变得狰狞,咒骂着就扑上去准备抓挠陈东阳。

钱丽母亲还没碰到陈东阳,整个人都停住了前行动作,身体慢慢的拔高。

身后过来的老虎掐住了钱丽母亲的脖子,把这个泼妇像小鸡一样给提了起来举到半空中。

钱丽母亲现在哪还有点形象,一边可笑的挥舞手脚,一边还在愤怒的大骂。

污秽的言语听起来比街头吵架的泼妇都不堪。

老虎听着皱眉,卡住她脖子的手微微用力。

钱丽母亲呼吸都困难,瞪大了眼睛只是手脚乱扑腾,再也不能开口谩骂了。

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前羞辱钱家,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这情形也让宾客惊恐万分的尖叫起来,养尊处优的他们,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强横暴戾的场面。

不论是震撼吓得瘫软,还是浑身颤抖着继续看着面前一幕,所有人目光看向陈东阳的时候,都变得古怪而复杂。

最初都认为陈东阳狂妄到没边,疯了一样敢招惹钱家。

现在所有人都发现,眼前这人不但是疯了,更是直接当着钱家家主的面,踩着他宝贝女儿的脑袋,卡着他妻子的脖子!

“啊!”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咆哮声响彻婚宴厅。

“今天我发誓一定要杀你们全家!”

原本被一巴掌扇飞的钱家家主,可惜没能缓口气就发生了眼前情形,愤怒的他目光狠毒的盯着陈东阳和老虎几乎喷血。

原本今天是钱家风光时刻,是宝贝女儿大婚日子。

可结果却是因为一个窝囊废,自己的妻女都在他眼前遭受这样的侮辱。

钱家家主眼睛瞪圆,几乎流出血来。

他做梦都没想到在明华市还有人敢对钱家动手,杀了陈东阳的心变得疯狂而又强烈。

宾客都无声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震撼的他们没有了思考能力。

“年轻人嚣张是不是过头了?我劝你乖乖停手,不然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包括你的所有家人朋友,都会因为你惨死。

我从不开玩笑。”坐在最远处靠近中间位置的桌前,一个人在安静的厅中开口站了起来。

宾客们都感觉目不暇接,刚才陈东阳也是这么突然说话站了出来。

现在,又有一个人突然开口之后站了起来。

当所有人下意识的看着那个人时,又一次发出了低呼。

眼神带着畏惧和恭敬,那种态度不是假装出来的。

陈东阳这个嚣张的人,完蛋了!

这一瞬间,所有宾客都是这么肯定的认为。

这人是背对着宾客,朝典礼台的。

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陈东阳。

这个看起来浑身精致穿着奢牌的男人,跟陈东阳年纪相差不多,正是明华市的豪门,孙家二少爷孙超。

明华豪门望族,孙家肯定稳坐前三,拥有庞大的财富和深厚的背景。

所有人在看到孙超站起来为钱家说话,就知道今晚上火爆无比的闹剧要终结了。

在他们心里陈东阳确实很能打,可很多事情并不是能打就能解决的。

面对明华孙家这个庞然大物,陈家都要巴结讨好,更不要说已经被陈家扫地出门的陈东阳了。

“钱家产业都是依仗我孙家的,也算是孙家罩着的,你这样嚣张打了钱家的人,就是不给孙家面子了。

今天我不会饶了你!”孙超站在原地远远看着陈东阳,气势傲然十足。

眼下这些宾客非富即贵,可没有一个敢违逆孙家,这就是孙家的底气和势力。


第7章

孙超站起,周围宾客鸦雀无声,面对恐怖的孙家,都老实的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这时候钱家家主还带着被大巴掌的嘴角血迹。

见到孙家二少爷为钱家撑腰,赶紧跑到了孙超身边恭敬的站着,眼神看着陈东阳的目光愈发狠毒。

在他心里陈东阳碰到了孙家,那就死定了,这会儿他在心里已经开始幻想到时候怎么折磨陈东阳报仇,让他体验生不如死的滋味,让他后悔招惹钱家。

孙超目光凝滞,眯着眼睛看着面前不知死活的陈东阳。

骄傲的孙超眼中带着强烈的怒火:“明华孙家肯定听说过吧?

我就是孙家二少孙超。你现在站着的洲际酒店,就是我孙家的。”

“孙家?连同陈家害死我父亲的,也有你们孙家一份吧?

正好我让老虎去杀了孙家和李家各一个少爷,你家好像被傻的,是一个叫孙智的。

至于其他人不着急,血债还要慢慢算才有趣。”陈东阳思索着,轻声说着。

一句淡然的话语轻飘飘的扩散在宴会厅,原本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宾客们又一次轰然惊叫。

孙智?

那不就是孙家的大少爷,这家伙竟然真的敢把孙家大少爷给杀了?!

厅中众人都感觉到头皮发麻,哪怕是现在不关自己事情,可是眼前情形还是让众人震撼的全身紧张,死死握住了拳头。

陈东阳的话,众人几乎震撼的不能呼吸。

钱家家主恨不得陈东阳赶紧去死,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惊喜。

他把真孙家大少爷给杀了,在钱家家主看来,陈东阳就要迎接孙家的怒火,一定会死的更惨。

旁边的丁龙听到孙家名号,心脏收缩,拳头都握紧了。

这一刻丁龙知道在劫难逃,心里下定决心,今天就算是死,也要保护陈东阳活着离开这里。

孙家名号一出,震慑所有宾客,陈东阳说杀了孙家大少爷,更是把所有人惊骇的呼吸不畅。

陈东阳很不屑的笑了一声,风清云淡的样子对一切都不在意。

渺小不堪的一只蚂蚁,去威胁高高在上的神,陈东阳就是这种感觉,所以被逗的笑了一下。

陈东阳站起来走到了孙超面前:“你们孙家是什么东西我不关心。

现在,给你孙家打电话,把你们的最强力量展现给我看。

压得住杀得了我,那算你本事,要不然你还有这个姓钱的老狗,今天都不要想完整的走出去这里!”

轰隆一声宾客惊讶低呼。

宾客们只感觉今天像坐了过山车,眼前让他们震惊恐惧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一个狂妄家伙杀了钱家的人,又杀了孙家的大少爷,现在更加狂妄的让孙超打电话在这里等着。

有几个宾客揉揉眼睛或者拍拍脸,那不敢置信的样子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还没醒。

孙超被气的深呼吸,今天参加婚宴他没带保镖,咬着牙看着面前的陈东,冷笑着点头:“好!有种!”

孙超拿出手机给孙家家主打了过去。

孙超打开了免提,那边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爸,陈东阳现在在洲际酒店,刚才又在钱家婚宴杀了钱家的人。

记得多带点人来。”孙超说完挂断了电话。

其实孙超知道自己不用说太多,就凭陈东阳的名字,他爸就知道怎么做。

因为大哥孙智惨死他也是刚收到消息,知道是真的。

孙家家主找不到仇家,正怒火滔天。

此时听到杀了自己儿子的人,肯定会会用雷霆手段灭了陈东阳。

孙智孙超两兄弟,豪门中没多少亲情,有的只是权势和利益,所以孙超对自己大哥惨死没有太多感觉。

可这时候被陈东阳挑衅,一向在明华市嚣张无忌的孙超是真的愤怒了。

不理会孙超扭曲狰狞的脸庞,陈东阳只说了一句我等着,转身向着距离最近的一个桌前走去。

这个桌前坐着的几个人,见到陈东阳坐在这里,吓得魂飞魄散。

生怕孙家把他们也牵扯上,鸡飞狗跳的狼狈远离这张桌子,像在躲避着一个瘟神。

现场的气氛愈发的安静,那种紧张压抑的感觉好像空气都要凝固。

就在这压抑到难以呼吸的节骨眼,没有五分钟时间,外边走廊突然出现一阵厚重的急促脚步声音。

接下来几十个全身黑色衣服的凶悍保镖走进宴会厅里。

这些保安都拿着棍棒,有了还手里握着刀子,杀气腾腾的眼神盯着里边众人,吓得所有宾客脖子一凉。

紧接着最后一个穿着皮鞋的男人身影出现,带着久居上位的气势。

所有宾客眼睛瞪得滚圆,再次感受到了心惊肉跳的震撼。

孙家家主,年逾五十的孙博明,竟然为了陈东阳亲自前来了。

孙博明,孙家家主,平时就算是这些有头有脸的宾客,想见一面还要看他的心情。

在明华豪门算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这几年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家族庞大的产业都让两个儿子去打理。

现场众人做梦都想不到能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见到这位明华市的大佬。

几十个凶悍保镖恭敬的让路,孙博明扫视全场,已经看到儿子还有陈东阳的身影。

“你就是陈东阳?那个被陈家扫地出门的废物?”孙博明充满愤怒与杀气的眼神锁定了陈东阳。

几十个凶汉杀气腾腾,也同一时间怒视着陈东阳。

“当年合伙害死我父亲的事情还没跟你清算。

在我杀你儿子的时候,我不是让老虎留下字条,说等我父亲忌日的时候。

让你们全家都去我父坟前再领死的吗?

怎么你们家这么着急去死?!”

说话的人正是陈东阳,此时的他脸上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觉悟。

不少宾客恐惧的看着面前阵仗,努力捂住嘴巴生怕出声。

距离陈东阳这边距离近一些的宾客,都默默向后退缩身体,生怕孙家雷霆之怒波及到自己。

“杀!给我把他剁成肉泥!”

孙博明眼神带着怒火与阴冷,对着几十个孔武有力还带着家伙的保镖们说着。

几十个保镖抄家伙向陈东阳扑了过去,老虎在此时突然动了起来。

哪怕眼前强悍的保镖,也没人能撑得住老虎的一拳一脚。

血腥、暴戾,到处都是惨叫和骨头断裂的声音。


第8章

这一切都没有让陈东阳抬头去看一眼,。

有一个保镖靠近了陈东阳的身边,抄起抽中的铁棍对着他后脑狠狠的抡起胳膊。

这一瞬间旁边的丁龙心脏快要跳出嗓子,准备去帮陈东阳挡这一下的时候。

狠狠落下来的铁棍,被一条结实手臂挡住了。

铁棍砸在老虎的手臂上,擀面杖一样的铁棍打在他胳膊上竟然夸张的弯曲了。

老虎按住那人头脸向下一墩,嘭的一声!

整个宴会厅都在微微抖动。

瓷砖碎裂,那保镖的头像砸烂的西瓜爆开了。

紧接着老虎又扑向其他保镖。

宴会厅里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眼前一幕就像是修罗地狱。

不断的传来地面颤抖和门响之外,惨叫声不绝中,没一分钟时间,几十个彪悍的保镖竟然被老虎都给放到了。

貌不惊人的老虎,这一刻就像是收割生命的死神,出手简单有效,偏偏狠辣无比。

短短时间杀干净了这些保镖,老虎脚底踩着血水,像是行走在地狱血海中的魔鬼。

做完这些的老虎,又走到了陈东阳的身后恭敬站着。

倒在地上的保镖没有打滚惨叫的机会,全都是骨头折断或者头颅暴裂死透了。

宴会厅里的鲜血几乎浓烈的到处流淌,把地面染成了红色。

残忍的死状和浓重的血腥味,另不少呆如木鸡的宾客止不住的吐了出来。

陈东阳见惯了尸山血海,这时候还是面容淡然。

家主孙博明呆滞的看着面前,高高在上的人物,多少年没有遭遇过这样的震撼。

一滴汗水从孙博明额头滑落。

“好!好得很!你找我孙家麻烦我知道原因,那还不是你们陈家自己人想要干掉你父亲。

我也是顺手帮忙而已。

你很能打!那又怎么样?这次回来准备报仇?醒醒吧!

你站在的洲际大厦是我孙家的,造价十几个亿。

最豪华的商业区是我孙家的,价值五十亿。

明华市的地标海天国际,造价三十二亿。那是我家的。

明华市实力最雄厚,运转百亿资金的最大金融集团,那也是我孙家的。

到处都是我孙家的,就你一个被扫地出门的穷鬼,你再能打又怎么样?凭什么跟我斗?!

我的关系和人脉也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能打是不是?我一个电话就能让大批高手为我出手。

你再能打,在我眼里还是个窝囊废,一只渺小的蝼蚁。

我今晚说让你死,你就活不了!”说完这些话,孙博明似乎找回了一些信心,狂傲的指着陈东阳。

眼神中带着必须让陈东阳死的坚定信念,而且作为明华豪门前三的孙家,他有这个实力。

“对,爸!打电话,凭咱们孙家的实力,什么样的高手找不到。

找人来打断他的全身骨头,我要把他凌迟。

我让这个狗一样的东西再嚣张,我要让他后悔活着!”

孙超被他爸的话语说的清醒了一些,滔天的恨意看了陈东阳,向他爸孙博明说着。

听到这话,陈东阳淡然一笑,“你们孙家产业很多?很好,那这栋大厦以后是我的了,你们孙家的产业,我都要了。

你也别浪费时间打电话了,还是我来打吧。”

说到这陈东阳又跟身后的老虎说着:“老虎,帮我联系一下。

就说以后孙家的产业我接收了,我要让孙家从此消失!”

陈东阳说话之间站了起来,十年的窝囊废,这一刻锋芒毕露,如同出鞘利剑。

哪怕安静站在这里,那种上位者的威势和令人不敢直视的强势,也让周围宾客都纷纷畏惧的低头。

老虎去旁边打电话去了,眼前情况让见惯大风大浪的孙博明,这时候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陈东阳向远处走去,前方所有人在看到他走过的时候,早早就闪出一条路来。

生怕招惹到这个可怕的杀神。

从桌前,一直到为今天婚宴准备的华美高台。

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孙博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上边的号码,孙博明心跳加快了一些。

现场无比安静,孙博明强行安稳心神,犹豫之间就把免提打开了。

这是明华市的 一负责人打来的电话。

孙博明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证明他孙家的人脉和势力,就连明华市那位 一人,也跟孙博明有联系。

只可惜免提打开,明华市 一人说出来的却让孙博明浑身冰冷。

这一刻惊恐的宾客们也都听得清楚,这个婚宴厅里,几乎变得针落可闻。

那位明华 一人很干脆的说完话就挂断了,宴会厅又陷入了安静的死寂中。

刚才那位通知了,没有带给孙博明强大的依靠,却带来惊天消息。

孙家的洲际酒店包括商业区都被军事征用,孙家的金融公司涉嫌金融犯罪,被相关部门接管。

孙家的产业和财产涉嫌不正当竞争,暂时封存,有可能全部没收!

最后还说了一句这是最高部门做出的决定!

晴天霹雳,让孙家家主瘫软在地。

豪门孙家,被曾经的窝囊废一个电话就扳倒了。

一句话之间豪门世家灰飞烟灭。

孙家纵横明华市几十年,这个树大根深的大树,被陈东阳轻而易举的连根拔起。

宾客们惊骇到了极致,眼前哪怕杀人,哪怕砸了场子,甚至杀了孙家少爷。

这些足以劲爆眼球的事情在这一刻,已经显得不再重要。

所有人心里都充满了冰冷寒意,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

“这两人处理掉吧,其他人,等我父亲忌日,在坟前好好用他们祭奠我父在天之灵。”

陈东阳说了一句,身后老虎再次消失。

咔嚓两声古怪声响。

等到老虎重新站在陈东阳身后时,明华市的风云人物孙博明和二子孙超,全都被扭断了脖子,丑陋不堪的倒在地上。

“这些商业区还有地产和洲际大厦,包括旗下的产业和资金什么的。

丁龙,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了。以前谁欺负过你,羞辱过你,有仇报仇!没人敢阻拦你。”

陈东阳说完话向外走。

丁龙死死握着拳头,铁骨铮铮的汉子这些年什么样的屈辱都遭受过。

在听到陈东阳说出这些的时候,丁龙突然很想哭。

紧接着泪水就从这个汉子眼眶止不住的流淌。

这些年的压抑,无数次的崩溃,在这一刻,丁龙泛红的眼眶中,顷刻泪流满面!


小说

从乡下来的少年做了医院的副主任,还跟土豪的千金二小姐做了假夫妻

2021-1-3 17:13:35

小说

渡劫天尊王恒横杀诸天万界,在触摸到那虚无缥缈的仙境门槛时,异变突生,重生回到了地球。

2021-1-3 17:17: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