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下来的少年做了医院的副主任,还跟土豪的千金二小姐做了假夫妻

从乡下来的少年做了医院的副主任,还跟土豪的千金二小姐做了假夫妻,没想到遇见了他最喜欢的女人,假老婆的姐姐,本打算离婚再娶,可二小姐说喜欢上了他,不愿意离婚,这让穆峰非常的头疼……美女主任,我有老婆了,你别逼我跟你一起出差了行吗?!
从乡下来的少年做了医院的副主任,还跟土豪的千金二小姐做了假夫妻

第1章 美女被逼婚

炎热的夏天,这是穆峰最喜欢的季节,因为这个季节,女人穿的衣服最少。

坐在人民医院花园外的穆峰,穿着泛白的衬衫,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短裤,脚上穿着拖鞋,嘴里叼着一根烟,懒洋洋地靠在花园上,眯着眼睛向着四处乱看着。

“不错不错,老头子说的果然没错,城市里面的女人,可是比乡下的那些女人要开放多了,那腿露的……妈的,简直比老子的裤衩都要短了。”

爽!

穆峰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他的心情,他一直待在乡下,老头子不让他出来,说他出来的话,那就是一个祸害,但是现在他的师侄遇见了点麻烦,所以老头子让他出来帮忙,说是要帮忙打败棒子第一汉医,阻止棒子申遗中医,因为中医是华夏的!

如此一来,他必须要先在人民医院任职,不过老头子说的很清楚,在此期间,若是他让人民医院解雇的话,那么他就要滚回村里,永远都不能出来。想到村里那些女人的模样,再看看这里美女的姿色,穆峰打死也是不愿意回去。

穆峰来的时候听老头子说,这个未见面的师侄陈百草,身份可不一般,他是人民医院里面的副院长,还有十几个头衔,华夏医学界知名人物,唯一一位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医……年龄嘛,大概有五十多岁了,比穆峰要大三十岁,可不管怎样牛逼,见到穆峰都得老老实实喊一声师叔,谁让穆峰辈分高!

至于为什么穆峰在医院门口不进去,是因为陈百草在国外开会还未回来,所以陈百草让徒弟方元出来迎接,让他在外面稍等片刻,而穆峰正好也想多欣赏欣赏外面的美女。

滋——

在穆峰欣赏美女时,一辆白色的新款宝来停靠在他的面前,车门打开,一只修长嫩白的美腿出现在他的面前,那腿纤细,却并不影响美观。

白色的平底鞋落在地上,美腿的主人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长长的秀发,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还有那粉嫩的樱桃小嘴,衬着纤细的身材,一出场就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唯一让穆峰觉得遗憾的是,这个美女的胸不算大,只能说是一般般的,按照他的目测,估计只有34B……哎,穆峰微微叹了口气,上天果然是公平的。

美女从车内拿了一个袋子出来,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她叫许文清,中医大学毕业,前来应聘人民医院中医科的实习医生,久未招聘的中医科,据说是为了给新来的副主任配备助理,所以才放出了一个名额。

经过千辛万苦的准备,许文清终于是通过她的实力,成功地得到了实习的名额,按理说,她只需要家里动动嘴就能够得到这个名额,可她偏偏要靠自己。

其实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就是虹川市最大上市公司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家里资产不说富可敌国,但能够比她还要富的人,那还真是屈指可数。

虽然有这样的身份,但是许文清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考上了最著名的中医大学,又成为了中医科的实习生,这里有他的偶像,那就是全国著名中医陈百草,他就是中医界的骄傲,简直就是年轻中医心目中的神。

她低头照了照后视镜,确认妆容没有问题后,这才是向着医院综合楼走去,刚走两步,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前方,拦住了她的去路。

咔——

车门打开,玛莎拉蒂里面走出了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两鬓发白,他走到许文清的面前,让许文清脸色变了变。

“爸。”许文清喊了一声。

“文清。”许卫国满脸微笑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慈爱,“对于你的实习名额,爸爸没插手,没想到你也争取到了,不愧是我许卫国的女儿,爸爸替你感到骄傲。”

“你想说什么事,直接说吧。”许文清的表情,有些无奈,又有些厌烦,还带着一丝丝的怒火,她知道,她的父亲,来到这里,绝对不是只为了说这两句话。

许卫国微笑道:“文清,你看你要来医院当医生,爸爸一直都没有反对你,也支持你,但是你现在也长大了,是时候为自己的婚姻做决定了。你妈朋友家的儿子刚从哈弗留学回来,要不你现在跟我……”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许文清有些生气地说道。

“不行!”

许卫国脸上笑容凝固了,他两眼一瞪,同样是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妈妈已经跟人约好了,你今天必须要过去,这医院的工作,什么时候都能来,还是见面的事要紧,现在就跟我过去。”

我靠,逼婚啊!

这不是小说里面的情节吗。

坐在一旁的穆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散地蹲在地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雪糕,放在嘴里面唆着,让他的心里面一阵舒爽,特别是看见逼婚的情节,他的心里更是觉得有趣,这不就是电视剧跟小说里的情节嘛。

许文清怒道:“我刚刚毕业,现在还不想谈对象,我告诉你,我的婚姻我自己会做主,不需要你们来操心。”

“你现在给我走!”许卫国一把拉住了许文清的手臂。

许文清甩开了他的手臂,身子在原地转了半圈,刚好是目光定格在了吃雪糕的穆峰身上,穆峰含着雪糕,跟许文清对视了三秒,心里忽然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好像是让野兽盯着似的。

我靠,情况有些不对劲啊?穆峰浑身一个激灵。

这时。

许文清提高了分贝,冷笑地看着许卫国,说道:“爸,既然都到这种地步了,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实话好了,其实我已经有老公了,我们马上就要登记结婚了!”

“什么!他是谁!”许卫国气的身体发抖,没想到许文清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从小到大,她可都是一个乖乖女,现在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许文清怒视了他一眼,忽然是向着穆峰的方向走去。本来,按照一些小说里面的情节,应该是许文清拉着穆峰的手臂,强势地对许卫国说一句,爸这是我的男朋友。

可现实却是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当她刚迈出三步,蹲在地上的穆峰,突然站了起来,随意丢掉雪糕棍,拍拍屁股,慢悠悠地离开了。

“你给我站住!”许文清愣了一下,没想到穆峰还敢走,顾不得形象,她猛地追向穆峰。

第2章 我们去结婚

穆峰在村里面,不是给人看病,就是看医学书籍,早已是烦的不能再烦,他只能找手机偷偷地欣赏着小说。

其中小说里面就有他先前想的那种情节,听许文清跟她老爸的对话,绝对是一个刁蛮的富家女。他当然不愿意让她拉过去当挡箭牌了,小说里面的挡箭牌,最后都被女人给缠上了,这个刁蛮女人万一赖上他,他怎么去泡医院的护士妹妹啊!

在火车上面,很多人都说要找虹川市最漂亮的女人,那绝对要在人民医院的护士里找,他可不想无缘无故让人赖上,更何况,这个女人万一是跟那个老男人演戏,想要骗他的怎么办。

妈呀!

见许文清追来,穆峰脚底抹油,想要开溜,奈何前面忽然出现一辆出租车,拦住了他的去路,他正准备换方向逃跑时,一只冰凉的小手,已经是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跑什么!”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她就那么让人害怕吗?!她好歹是堂堂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想要追她的男人,都能绕地球三圈了,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在学校里面追她的人,也有一个加强连了。

可穆峰看到她要找他当临时男友,第一反应竟然是逃跑。

穆峰耸耸肩,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骗人技术还挺先进的,是美国进口的吗?我若是不跑的话,那你们就会把我骗到车里,然后把我拐卖到一个山沟沟里面怎么办?”

“何况就算你们不是坏人,你胸太小,哥们不喜欢。”

“你说什么!”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去死吧你!”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却是让穆峰给躲闪过去,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你……”许卫国来到两人面前,已经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怒视着许文清,怒吼道,“你给我放手,你一个女孩子家,到底成何体统!”

“我跟我老公在一起怎么样,要你管!”许文清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我告诉你老头,我今天就要跟他去结婚,你们谁也管不到我,你们那个什么东海市的海归,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你……”

许卫国刚说一个字,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穆峰,突然是叹了口气,满脸悲壮地大喊一声:“我愿意!”

“噢!”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突然。

穆峰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樱唇上面狠狠地吻了上去,逗弄着许文清。许文清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她的脑袋,已是完全空白!

她完全没有想到穆峰会亲她。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许卫国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乖巧的女儿,敢跟男人做这样的事,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糊弄他的,但他发现,竟然是真的。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许文清擦了擦嘴巴,恨恨地看了她父亲一眼,当即是把穆峰拉到了她的车里,砰的关上了车门,呜的一声,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许卫国。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旁边的美女不亲白不亲。

“你想的美,我们去结婚!”许文清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靠,谁要跟你结婚!”穆峰猛地坐起身来,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帅,还是看中了我才华,我改还不行吗?!”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什么叫我把你的初吻夺走了!”穆峰一改懒散姿态,非常生气地说道,“你这样说话,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是你拉着我当你老公的,那也是我的初吻,我就这样给你了,我说过什么吗?!我还不是在帮你,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停车!”

滋!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么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下次不要这样了!”穆峰一边怒吼,一边打开了车门。

“对……对不……”

砰!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可现在哪里还能够看到穆峰的身影,根本就不知道穆峰跑到哪里去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许文清急忙上车,准备调头去找穆峰,可她突然看见副驾驶位置上面留着一个钱包还有一个手机。

愤怒的许文清眼睛一亮,急忙是将钱包拿了过来,打开一看,赫然是看见了穆峰的身份证在里面,她默默地念了一下穆峰的姓名,嘴角微微翘起,像是想到了最有趣的事情。

“敢占我便宜,那我就让你知道占我便宜的下场,我现在就去跟你办结婚证去。”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她给揪回来。

当时之所以选择穆峰,就是因为她下车就注意到了穆峰,是因为他那懒散的姿态,搞得跟一个大懒人似的,还有她见他从始至终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心里抓狂,现在她也要好好折磨一下穆峰。

她办结婚证无所谓,就算是离婚了,也能想办法改下婚姻情况,但是穆峰可就不一样了,他离婚之后,只能是挂着离异的身份,看他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至于解释的话,谁信啊!

来到民政局门口,许文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民政局的局长就亲自走出来迎接,正在此时,许文清的电话响起,她妈妈打电话来了。

第3章 中西医争锋

“文清,你的事我听你爸说了,你可不要冲动,等妈妈回去好吗。”许文清的妈妈说,“妈妈现在就赶回去,不让你见什么人了,也不让你相亲了,你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许文清冷笑地说,“你们不是一直说我单身不好吗,好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结婚了。以前可是你们说的,只要是找个我喜欢的人就好,至于是否门当户对,你们也不要求……”

啪!

许文清挂掉电话,她今天这个婚,还真是结定了!

穆峰下车后,就立刻混进了过马路的人群当中,安全后,他的双手插在口袋中,又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回头望着许文清离开,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开玩笑,想要骗老子去结婚,做梦吧你!

晃晃悠悠回到了医院,穆峰还没有等到陈百草徒弟方元的电话,当即是有些怒了,妈的,简直不把老子当贵客了,还有没有点教养!

他的右手一摸,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手机不见了,再摸了摸口袋,钱包也不见了。

我勒个去,丢那个小妞的车里了!

穆峰知道,就算是跑过去,那小妞也不会在那里,但想到那个小妞拿着东西来医院,估计是要来医院办事,那他就不信找不到那个小妞。

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方元,让方元动用关系,告诉综合楼每个科室的人,谁看见那个小妞就汇报出来,他已经总结好了许文清的特点,一个胸小的漂亮姑娘。

在楼下询问了中医科科室的位置,穆峰乘着电梯来到了八楼,到了八楼的护士台,又问了方元的位置,穆峰晃晃悠悠地向着特护病房走去。

来到特护病房,穆峰不得不感慨着大城市人们生活的奢华,一个病房里面就住一个人,还跟宾馆似的,里面空调电视卫生间衣帽间,样样俱全,再来个厨房的话,那么他们一家人就能在里面住了。

“我靠,美女啊!”穆峰的目光,忽然是注视到了病房内的女人,中分的长发,穿着蓝色条纹的病号服,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看着书,虽然只能看见侧脸,但穆峰认为绝对是一个大美女,那恬静的气质,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我勒个去!

为这种美女看病,必须要让我这个师叔出马才行啊!

穆峰刚准备推门,却是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让他硬生生地停下了推门的动作。

“方主任!我不同意用中医进行治疗,你们中医现在跟垃圾有什么区别,这种病情,应该直接用介入手术。我们有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保证治疗效果,及时见效,你们可以吗?!”

一名中年男子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吼叫着,言语之中,充满着对中医的不屑。

“胡飞,中医讲究治本,开刀破腹定然会元气大伤,何况病人现在症状已经有所好转,我看……”

“垃圾!你们中医就是垃圾!什么叫做情况好转,病人出院了吗?有本事你就让她立刻恢复,你们中医不是有针吗,那你倒是试试啊!”胡飞怒吼道,“我告诉你,你这样治疗,让我们医院的人,怎么在林处长面前抬头!你们中医就是丢人现眼,我们西医治疗能看到疗效,你们呢!”

站在旁边的林处长林伟军脸色阴沉,他是卫生局医疗服务监管处的处长,主持市医院相关工作,正是如此,对于家属的病情,医院也是非常重视,否则不会派两名主任级别的医师前来问诊。

只是方元崇尚中医,胡飞为推崇西医,两人在医院里的关系,完全是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此刻能在林处长面前奚落方元,更是胡飞愿意看见的。

此时的林伟军,也是不相信方元的治疗方案,因为他的女儿林优,在医院治疗了三天都没有见到好转,果然,中医还是靠不住,只能相信西医了。

方元了解林伟军心思,但他哪里有什么办法让病人立刻好转见效,他只能沉默地看着他,等待着林伟军的决定。旁边的胡飞,冷笑地看着方元,鼻孔都快要朝天了,在他看来,中医就是垃圾,永远都比不上西医。

咔。

外面房门让人轻轻地推开,只见一名表情懒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靠在门上,淡淡地说道:“没想到病房里还真是热闹啊。”

“你是谁?”林处长皱了皱眉头。

“我是来看看庸医的。”穆峰懒洋洋地摆摆手,打了一个哈欠,“刚刚听说病人要开刀,吓得我魂都快飞了,这种屁大点的病,还用开刀,现在的西医,似乎也不怎么样嘛,哎,树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这句话果然不假。”

“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胡飞见林处长不认识,当即是怒吼起来,没想到还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来说西医的坏话。

“别急别急,你现在骂我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等你了解我后,你就会动手打我。”穆峰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

方元吃惊地看着穆峰,眼神同样疑惑,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是谁,为什么会出来帮他,正当他准备询问时,穆峰却是随意地问道:“我说方元啊,垃圾西医说的话,你也听,你是不是傻啊,老子在外面可是等你等了很长时间啊。”

“你……你是陈院长介绍来的亲戚?穆峰?”方元瞪大了眼睛看着穆峰,他明明记得,陈院长介绍的亲戚是要来医院担任副主任医师的,怎么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

“什么?”穆峰还未点头,胡飞已是嘲笑道,“陈院长是不是老糊涂了,介绍这么一个亲戚来医院里面,咱们这是救人的地方,可不是垃圾收容所。”

“胡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方元怒道,“老师的安排,肯定自有他的用意,他说了,这位穆先生是一位中医高手,足以担任我们医院的医生职位。”

“哈哈哈,方元,陈院长糊涂,你是不是也跟着糊涂了?”胡飞忽然大笑起来,“行啊,他不是中医高手吗,来,让这位中医高手给我们治看看啊。”

“别别别。”穆峰连连应道。

“怎么,装不下去了吗。”胡飞冷笑道。

穆峰慢悠悠地说,“这种小病,若是还要来医院,那简直就是丢我们中医的人啊,还有,我叫神医,可不叫中医高手。”

一边说着,穆峰一边向着病床走去。林处长想说什么,却是让方元给拦了下来,他不相信老师会安排一个不懂医术的人来医院,不过看穆峰如此年轻,他的心里,也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忧。

第4章 初露锋芒

“林优。”

穆峰抬头看了看病床上方的身份牌,开始念了出来,“年龄二十二,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一,三围是36D……”

身份牌上,当然是没有身高体重等数据,完全是穆峰凭借他的第一印象目测出的数据,正说着话,穆峰忽然觉得身边有杀气!

低头一看。

却是看见林优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满脸冷漠地看着他,眼神的杀气毫不遮掩,用一句老话来说,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穆峰现在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我去。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穆峰没想到林优还有那么大的杀气,亏得她现在生病,否则指不定就让林优按在床上爆踹了,本以为是个乖乖女,可以随便调戏呢。

“给你十秒钟,从我眼前消失。”林优的声音非常好听,但压抑着一股怒火,口吻还带着命令的语气,只是苍白无血的嘴唇,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

穆峰双手抱在胸前,对着林优撇撇嘴,懒洋洋地说道:“心悸、四肢畏寒、无力、腰肢酸痛,两小时前昏厥,昨天傍晚也昏厥一次,咳嗽出血……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嘛,若不是我的话,你今天可就要挨刀子了,大胸妹。”

本来还准备让父亲喊保安的林优,震惊地看着穆峰,她昨天咳嗽出血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就是害怕父亲担心,但穆峰现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她的症状。

难道他真是中医?

林优打量着穆峰,这种看起来很邋遢的懒货,哪里能够跟中医搭上边,尤其是嘴上轻浮,猥琐的样子,让她恨不得好好教训她一顿,若是在警局遇见,她肯定要打死这个家伙。

可偏偏,穆峰说的症状全对,让她心里面产生一丝希望。她偷偷地看了眼父亲,好在穆峰说话声音很轻,父亲好像并没有听清楚,旋即,她惊讶地看着穆峰,小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了。”穆峰随意地坐在林优的床边,笑眯眯地说,“我还知道,只需要自己按下大椎穴以及阳白穴就能够恢复过来。”

出乎意料的是,林优并没有抗拒穆峰的行为,反倒是盯着穆峰问道:“大椎穴还有什么阳白穴在哪。”

“我告诉你,以后有问题,自己解决。”穆峰说。

站在后面的林伟军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她的女儿,可是很少跟陌生男子接触的,怎么这个家伙就坐在了床边,难道真的会治疗?

他向前走了两步,想要听听两人到底在说什么,旁边的方元以及胡飞二人,同样是跟了上去,也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穆峰忽然是握住了林优的小手,柔软无骨,滑嫩的感觉,让人觉得内心舒爽不已。

林优下意识想要反抗,但想到穆峰的目的,她还是停下了动作,但站在后面的林伟军不明情况,瞬间是勃然大怒,一把拉住了穆峰的手臂说道:“你干什么!你给我滚出去!”

胡飞讥讽地看着方元,好像在说,陈百草老家伙找来的人,借着治疗机会到医院来泡妞的吧。

方元面色尴尬,却也不好说什么。

可就在此时,林优却是急忙说道:“爸,你让他试试。”

林伟军诧异地看着林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林优解释道:“他刚刚说的症状很对,他在帮我治疗。”

说的症状都对?

林伟军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

“就是嘛,医生嘛,不接触病人怎么治疗。”穆峰握住林优的右手,向着她的脖颈后面伸去,同时,两人的脸也是慢慢地拉近距离。

林优冷着脸看着穆峰,却是并没有说什么。

“大胸妹,这里按十二下,刺痛的地方。”穆峰笑嘻嘻地点了点大椎穴的位置,又握着林优的右手,在她的左眉中上方点了点说道,“这里是阳白穴,这边也要按十二下……还有你的手很软,当警察真是可惜了啊。”

林优吃惊地看着穆峰,没想到穆峰握她的手就能够知道她的职业。此时,穆峰已是松开了右手,双手插在口袋,懒洋洋地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见状。

林优半信半疑地按照穆峰的指示,在大椎穴以及阳白穴上按了按,刚按一整套,她就觉得胃里开始翻滚,她干呕了一声,急忙是找到了垃圾桶。

哗啦啦——

林优竟是开始呕吐起来。

胡飞见状,满脸愤怒地指着穆峰的鼻子吼道:“你在做什么!病人本来就很虚弱,现在又让她呕吐,你到底是要救人还是要害人?方元,你想杀人你就直说!”

“方主任,你到底是何居心!”林伟军同样是愤怒不已地看着方元,“你们给我滚出去!”

胡飞走到林伟军面前,焦急地说道:“林处长,林小姐现在必须接受手术治疗,我联系最好的主刀医生,若是再不进行介入手术的话,那么林小姐怕是会有生命危……”

“爸!我没事。”

就在此时,林优开口打断了胡飞的话,她坐直了身体,满脸惊喜地说道:“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多了,呼吸也顺畅了,脑袋也没有那种懵懵的感觉了,好像……好像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淌似的。”

什么?!

林伟军惊奇地看着林优,发现她原本苍白的脸色,似乎是多了几丝红润,连刚刚说话都是多了几分底气,整个人可谓是容光焕发。

这……这怎么可能!

方元本来已对穆峰不抱希望,但看见林优的样子,他大步走上前,为林优号脉,当听到林优的脉象后,他惊道:“好了,还真是好了,脉象恢复正常了……穆峰,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胡飞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如遭雷击,他刚刚还强调必须要进行手术,甚至手机已经拨通了主刀医生的号码,但现在哪里还需要什么手术,他也不傻,自然看出来林优的病情有所好转了。

一屋子人,看向穆峰,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神仙似的。

林优握了握手臂,原本四肢乏力,现在力量也是恢复了不少,她忽然觉得,就算是她爷爷那边的医生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水准吧?

要知道,她的爷爷,可是金陵军区的首长,身边的医生,自然是最好的御医了,可就算是御医,也不能用那么简单的办法治好她的病吧?

“哎……我就说嘛,这种小病根本就不需要开刀,来医院都是对我们中医的侮辱啊。”穆峰懒洋洋地站起身来,“对了,那个方元,还没有请教你身边的这位医生是?”

第5章 实习生是她

方元还在发懵,这个病症,他也打电话询问过陈百草,但没有得到如此快速治疗的办法,没想到穆峰却是做到了。

听到穆峰的话,他愣了一下,旋即是认真地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市医院最著名的内科主任胡飞。”

在说到著名二字时,方元还特地加重了几分语气,却是让胡飞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哦,主任啊。”穆峰拍了拍脑袋,满脸歉意地说,“你看我这个乡巴佬,刚来也不懂规矩,既然是主任,那他说的开刀肯定是好办法,献丑献丑了……对了,我是来找你有事的,咱们出去说吧,中医现在没落了,在这边丢人现眼干什么,我看林处长也不待见咱们。”

胡飞脸色异常难看,哪里不知道穆峰跟方元在指桑骂槐。就在刚刚,他还盛气凌人地向方元索要立刻见效的办法,还让方元用针治疗,可现在,病人自己按压几下就恢复了,连针都不用,亏得他那个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患者必须要开刀治疗,如今哪里还有脸待在房间里。

他恨恨地瞪了方元一眼,气冲冲地向着外面走去,临走时还不忘指着方元的鼻子冷声道:“方元,你有种,给老子等着!”

砰的一声。

胡飞摔门而去。

林伟军哼了一声,心里有些后怕,若真是信了胡飞去开刀,那事情可就闹腾大了,这跟感冒需要开刀治疗有什么区别?!

他满脸笑容地看向穆峰说道:“这位神医,不知道我女儿的病还需不需要用其他的药……”

“你去开药。”穆峰拍了拍方元的肩膀。

方元吃惊地看着穆峰,他的治疗方案早已给出,只是需要时间来恢复,他不明白穆峰为什么还要他去再开药方……他苦笑地看着穆峰,刚想说话时,就听到穆峰懒洋洋地说道:“血极令人无颜色,眉发落,精极令人少气,翕翕然内虚,五藏气不足。”

刹那间。

方元眼睛一亮,经过穆峰的点拨,他瞬间是明白了问题的所在,这句话来自《内经》,《诸病源侯论》述之更详,不正是林优的症状吗?

善补阳者,必与阴中求阳,阳得阴助,生化无穷,可他太注重补阳,反倒是减缓了治疗效果,换个办法,可以使得病人身体恢复的速度提升至少五倍!

附子,肉桂!

他立刻是找到了药方的材料,这个东西,应该用仙茅、淫羊藿代替,如此一来,这两种药材,可以使病人的精血渐复,使得辛热壮阳渐进,慢慢释放它的功效,加速病情恢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方元没想到穆峰的一句话,就让自己茅塞顿开,不愧是老师请来的高手。

“我知道了。”方元满脸兴奋,急忙是说道,“应该是白术五钱,仙茅四钱,菟丝子四钱,淫羊藿四钱,枣仁四钱……”

“行了,你治疗吧,我出去等你。”穆峰丢下了一句话,转身准备离开,可这个时候,林优忽然是喊了一声,“喂,穆峰,你过来一下,我的心口上方有些不舒服,你来帮我看下。”

穆峰怪异地看了林优一眼,但看见她的胸,穆峰还是走到了床边,满脸严肃地伸出左手说道:“来,让我看看哪儿……啊!”

他的左手还未碰到林优的衣服,坐在床上的林优,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向后一拉,将他的左手按在了后背,同时也将穆峰压在了病床上。

林优低着头,长发蹭着着穆峰的耳朵,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还伴随着淡淡的香味,可穆峰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虽说应该谢谢你帮我治病,但以后再敢乱起绰号的话,我就挖了你的眼睛。”林优凶巴巴地说道。

“林优!林优!”

林伟军震惊地看着自己女儿,先前还半死不活的,现在如此生龙活虎,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急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喊道,“快松手,你在干什么。”

“爸,我在谢谢他。”林优笑着松开了右手。

我靠。

穆峰第一次觉得遇人不淑,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看起来文静的女人,竟然会是如此的暴力与彪悍。

他站起身来,指着林优说道:“妈的,你们城里人真可怕,先是遇见个刁蛮女,现在又遇见个母老虎,老子不伺候了!”

说完,穆峰气冲冲地向着外面走去,刚走出大门,忽然跟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女人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向着后退了退。

“对不……是你!”

“是你!”

穆峰瞪着眼睛看着许文清,没想到在这边碰见了她,穆峰拍了拍肩膀,慢悠悠地伸出右手说:“把我的钱包跟手机还我。”

许文清嘴角微微翘起,低头在包里面翻了翻,拿出一个红本子递给了穆峰。

“这是什么?”穆峰将红本子翻过来,吓得双手一抖,只见红本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结婚证。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许文清,低头翻了翻结婚证,当看见里面有他的名字还有许文清的名字时,穆峰有种吐血的冲动,再看看上面,他跟许文清靠在一起的照片,他差点是晕了过去。

“你你你……你凭什么跟我结婚,我又没有同意,还有你的照片是哪里来的。”穆峰瞪着许文清,哪里还有半分懒散的样子,现在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老子今天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

许文清看着穆峰的表情,心里面得意不已,听到穆峰的话,她鄙夷地说道:“你真是一个土包子,那是PS技术,懂不懂……反正我们结婚证是真的,你到哪里都能够查,所以呢,你现在有义务帮我甩掉我爸妈,当然了……若是你能甩掉的话,我就跟你离婚,再想办法让你把你的婚姻状况改成未婚,否则你挂着离异的话,以后怕是不好找对象吧?”

许文清像是小魔女似的看着穆峰,眼神里面更是开心不已,想到这个家伙偷走了她的初吻,还是在她爸的面前,她的俏脸就有些发红。

“你……你……”穆峰咬牙切齿地看着许文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问候许文清的家人。

许文清得意地将结婚证抢了过来,放在了包里面,开心地说道:“好了,你现在在这边等我,我现在去找方主任报个到……可不要走哦,若是走了的话,那你以后可就是离异了哦……”

她的话刚说完,就看见方元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许文清急忙是将结婚证塞入包内,将档案拿了出来,急忙客客气气地喊道:“方主任你好,我是刚来的实习生,我叫许文清。”

第6章 禁止谈恋爱

许文清,这是穆峰第一次知道许文清的名字,他觉得许文清叫许魔女还差不多,刚到城市里面就多出一个老婆,穆峰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

可突然间,穆峰想到了一件事情,既然结婚了,那以后岂不是有地方住,有地方吃饭,那么许文清的工资就是他们共同财产,那不就是小白脸了吗?!

唔。

穆峰摸了摸下巴,突然觉得多个老婆也蛮好,他以后可以去当小白脸了,不过穆峰不知道许文清的家庭情况,若是知道的话,按照他的性格,估计也就不想离婚了。

“哦,是你啊。”方元说。

许文清面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事情,有些来晚了。”

“没事。”方元摇摇头,语气有些傲慢地说,“你的档案我看了,还不错。你的实习期是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好好学习,因为三月后会有一场考试才能够转正。”

“谢谢方主任,我会好好努力的。”许文清开心地点点头,在她的心中,没有比被别人认可还要开心的事了。

切。

穆峰懒散地坐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又像是看戏一样,看着方元跟许文清交谈。

正在跟方元说话的许文清瞥见穆峰此时的状态,恨得牙痒痒,他在医院外面就是这样状态看戏的,还真以为走到哪里都有戏看是吗?

夺了我的初吻,死家伙,我才不会让你在医院里那么舒服。

当即,许文清走到穆峰的面前说道:“喂,赶紧出去,特护病房不准闲杂人等进入,想休息到楼下大厅去。”

“你又不是医院的,你管我。”穆峰随口说道。

“我现在是医院的实习医生,也是医院的员工。”许文清指着穆峰的鼻子说道,“这是医院的规章制度,你又不是医院的员工。”

咳。

这个时候。

方元咳嗽一声,走到穆峰面前说道:“穆主任,在医院上班是不能穿拖鞋的。”

“哦。”穆峰点点头。

许文清看了看穆峰,又看了看方元,她确定刚刚是没有听错的,刚刚方元喊穆峰叫主任?

他叫穆峰,可不姓主啊!

等等,方主任说,穆峰要在医院里上班?

方元察觉到许文清的困惑,并没有任何尴尬,大大方方地介绍道:“我给你介绍一下,文清。”

“是,方主任。”许文清急忙看向方元。

“你呢,以后就是我们中医科的实习生,以后呢,就在穆峰手下担任助手。”方元说,“穆峰将会出任我们医院中医科的副主任,不过穆峰,你要小心胡飞,我怕他会在里面下什么绊子。”

“什么!”许文清不敢置信地看着方元,没想到穆峰以后要担任中医科的副主任,她还要成为穆峰手下的实习生。

穆峰倒是没想到陈百草那么给面子,还给了一个副主任当当,还以为来医院里面就是要当小医生,至于胡飞,他可不会担心。

看见许文清成了他的手下,穆峰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慢悠悠站起身来,说:“哎呀,许文清是吧,没想到我们两人以后就要成为同事了,还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事情呢。”

“方主任,他跟我差不多大,能够懂什么医术,他凭什么当副主任!”许文清有些不信邪地说道。

“这个事情,以后你就知道了。”方元谈到工作,脸上多了几分高傲,他是不喜欢下面的人质疑他的决定。

他语气有些傲慢地说道:“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就是一个实习生,领导做什么决定,你听着就好。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在我们医院里面,科室内部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想谈恋爱的话,那得到科室外面去找,这一点是不反对的。”

谈恋爱!

听到方元的话,穆峰跟许文清两人都是浑身一震,似乎是没有想到在中医科还有那么变态的规定,两人齐齐看向方元,非常在意这个问题。

他们的确是没有谈恋爱啊,可是他们结婚了啊,连结婚证都领到了!

“为什么不能谈恋爱,那跟科室里的人结婚呢。”穆峰问道。

“因为中医科比较特殊,这是领导的决定。”方元见穆峰提问,急忙是耐心和气地解释道,“这个穆主任,想结婚肯定是要先谈恋爱吧,那肯定也不行啊。”

“那要是不谈恋爱,直接结婚呢。”穆峰问。

“这个……肯定也不行。”方元不明白穆峰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哦。”穆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方元见状,急忙说道:“穆主任,你若是想找女朋友的话,我可以从其他科室帮你找个漂亮的,脾气好的……”

“那个,若是咱们科室内部的人结婚,一般是怎么处理的。”穆峰打断了方元的话,他得考虑下后果,毕竟老头子说了,他若是让医院开除的话,那么他就要滚回去。

他可不想在呆在乡下,来到城市里面,他才觉得生活的美好。

许文清也睁大眼睛看着方元,想要知道结果,她现在心里面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还报复穆峰,现在连她自己都报复到了。

“这个都是直接开除的,没有例外的。”方元说,“离婚也不行。”

穆峰:“……”

许文清:“……”

方元有些奇怪地看着穆峰问道:“穆峰,你不会说,你的女朋友也在咱们科室吧?你不是刚来吗?”

“我就是好奇。”穆峰瞥了方元一眼,表情冷漠,可心里早已是有几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见方元望着他,他淡淡地问道,“怎么,有问题?”

“没……没。”方元急忙是摆摆手。

“文清!文清!”

就在此时,走廊外面忽然是响起了一道中年女子的声音,许文清愣了一下,忽然是喃喃自语道:“我爸妈赶回来了。”

穆峰吓了一跳,开玩笑,她爸可是亲眼目睹他亲了他女儿,说时迟那时快,许文清的母亲何兰已经是来到了后面,背后还跟着她的父亲。

第7章 真被坑惨了

妈的,老子被坑惨了。

穆峰在心里面叫了一句,根本就不敢回头,急忙是拍了一下方元的肩膀,说道:“靠,想到那个母老虎我就来气,我去会会那个母老虎,看老子今天不武松打虎。”

“穆峰!”方元没想到穆峰会回去找林优,他急忙追了上去,至于许文清,他的父母来这边,跟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

砰。

特护病房的房门刚刚关上,许文清的父母已经是走了过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因为他们在回来的路上,得到了消息,自己女儿还真的跑去领了结婚证。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许文清急忙是推了推父母的胳膊,想让他们到外面去说,毕竟这里是医院,她可不想什么事情都让人听到。

何况是方元都已经说了,绝对是不能在科室里面谈恋爱,现在算算,她跟穆峰两人不是谈恋爱了,是结婚了。

这样的情况,貌似比谈恋爱还要严重,更何况许文清还是实习生,穆峰是中医科的副主任,想到这里,许文清就有些头皮发麻。

许卫国满脸愤怒地说道:“自己女儿偷偷去跟人领了结婚证,长本事了,我跟你妈怎么不能过来看看。”

“爸,你小点声,这里是病房……”许文清急忙央求道。

“你也知道丢人是吗?!”许卫国怒视着许文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别人亲热,你怎么不说丢人,现在倒是还在意面子来了,把那个臭小子给我叫过来,我刚刚好像是听到他的声音了。”

“没有。”许文清急忙摆摆手,她拉着许卫国的手臂说道,“哎哟,我说爸,咱们先到外面说行不行,我这个刚刚来到医院里面实习,我们主任还在房间里面,你若是让他看到了,还以为我多会惹事呢,求你了爸。”

此刻的许文清,没有了先前的那种火气,现在危机当头,哪里还敢跟许卫国动气,好在她说话软下来,让许卫国的脸色好多了。

何兰在旁边叹道:“哎,先到外面再说吧,你这个孩子,你说结婚那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说结婚就结婚……就算是结婚,那个男孩也不跟你一起去,还是你一个人去找人办的,你说我们家闺女是有多差,还需要死皮赖脸地跟人去结婚。”

“有多差,你自己问她去吧。”许卫国甩了甩手臂,转身向外走去,说到死皮赖脸,他又想到许文清当着众人面,追着穆峰跑的事情,当即更是生气。

他许卫国是什么人,虹川市首富,在全国都是能够排的上号,他的女儿,怎么也要嫁给京城的红三代或者是门当户对的公子,可她选了什么样的人!

身上的衣服,加起来都不够一百块的,他们父女吵架,还蹲在那边看热闹,一副懒散的样子,看起来就不是一个有上进的年轻人,这样的人,许卫国怎么可能愿意!

何兰看着自己的女儿,焦急地说道:“文清,你不能这么任性,那个男孩家里是做什么的,他是干什么的,你了解多少……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的让妈妈很伤心。”

“妈,你都说了,你不会管我……”

“跟她废话什么,我们到你办公室,让那小子来见我们。”走在前面的许卫国,猛地转身,打断了许文清的话。

“不行!”

许文清听到父亲的话,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开玩笑,刚刚方元才说过科室的规矩,这若是让科室的人知道了,那她千辛万苦弄的实习名额可就没有了。

那个该死的穆峰,能混个副主任,肯定有关系,那他肯定会借着这层关系将他给赶走,自己留下来的,她绝对不能够让穆峰得逞。

“你说不行就不行吗?!”许卫国挥挥衣袖,大步向着办公室走去。

许文清想要追上去,可她担心父亲会说错什么话,她只能是紧跟在后面,心里悻然,幸亏她的主任出差,还没有回来,否则的话,凭着主任的性格,指不定就会将她撵走了。

传说,她的主任,可是出了名的女魔头,人人都是害怕。

许文清一家三口来到了办公室里,许卫国坐在椅子上面,瞪着许文清,意思非常的明显,若是不去叫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不会了解。

何兰也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好。”沉默了片刻的许文清,终于是忍受不住了,她看向许卫国说道,“不过我若是叫他来的话,你们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们科室禁止谈恋爱,他是这里的副主任医师,你们不能说出我跟他的关系。”

何兰轻轻地拍了拍许卫国的手背,许卫国冷着脸说道:“行,打电话叫他过来。”

当许文清找到穆峰时,穆峰正在沙发上坐着玩手机,也没有跟林优说话。林优也懒得理会穆峰,两人谁也不搭理谁,倒是让方元有些困惑,不明白穆峰回来到底干什么。

在房间里面有些尴尬,他也只能跟林伟军聊着天,等着穆峰了,他还真担心穆峰又报复林优。

咚咚咚——

房门响起,只见许文清推开房门,伸出了小脑袋来。

“有事吗。”方元问。

“方主任,我来找下……找下穆主任。”许文清硬着头皮地喊了一声,即便是心中不情愿,但现在到了单位,哪里还容得了她那么任性。

“干什么。”穆峰警惕地看着许文清,现在的他,已经将许文清划归到了魔女的位置,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单纯,但心里面实在是大大滴坏。

“穆主任,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请教,还有就是我爸妈听说我在你手下实习,所以想见见你。”

“不见!”穆峰摆摆手,开玩笑,强吻了他们的女儿,现在进去的话,会不会让他们用乱刀给砍死。

许文清两眼一瞪,气鼓鼓地看着穆峰,给他点好脸色,还蹬鼻子上脸了,当即,她低头看了看她的包,准备跟穆峰来个鱼死网破,坐在椅子上的穆峰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说道:“哎,算了算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吧,别在这边打扰病人。”

第8章 你爸不举啊

许文清倒是没想到穆峰会那么在意关系被曝光,看见穆峰走出来,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刚到外面,穆峰就拉着她的手腕向着楼梯走去。

“放手!”

到了楼梯间,许文清甩开了穆峰的手,没好气地看着穆峰,好像是在说,男女授受不亲。

穆峰依旧是不急不慢地说道:“你都是我老婆了,拉个小手怎么了,说吧,你爸找我什么事。”

“我爸妈要见你,说你不去的话,他们就不走了。”许文清双手抱在胸前,有些无奈地说道。

“喂,管我什么事,是你拿着我的身份证去办结婚证的,你有没有搞错。”穆峰说。

许文清拿出一本结婚证,问道:“你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那我就曝光咱俩的关系,那这个工作,咱们谁都不用做了,饿死拉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底细,靠着方主任上位,要是曝光的话,信不信连方主任都跟着你倒霉。”

“你……”穆峰翻了翻白眼,简直是没有救了,什么叫做他是靠着方元上位,他的实力,若不是老头子的原因,他至于那么委曲求全吗。

靠!

穆峰指了指许文清,许文清得意地晃晃脑袋,露出开心的笑容,似乎是看着穆峰吃瘪非常的爽。

“行,不就是见你爸妈吗。”穆峰咬牙道,“见就见,不过先说好,不准让你爸妈在医院里面闹。”

他的美好生活还没有享受够,肯定是不愿意刚到城市就回去,他现在算是让许文清抓住软肋了,不过见父母也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吃亏,能够开起玛莎拉蒂,家里应该不会穷。

两人来到办公室,许文清急忙将办公室的门给锁上了,在来的时候,穆峰还特地将方元身上的白大褂扒了下来,穿在了身上,总算是有模有样,只是离开时,方元有些怪异地看着两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卫国倒是没看过穆峰穿白大褂,此刻的穆峰,一米八的身高,穿着白大褂,身上飘逸出尘的气质,的确是为他加分不少,只是脚上穿着拖鞋,就有些不伦不类的了。

何兰仔细打量着穆峰,他没想到穆峰能够年纪轻轻当上副主任医师,其实换做普通家庭,他的条件足够优秀了,但在他们家里面,可就不够看了。

“你叫什么名字。”许卫国问。

“穆峰。”穆峰随口说了一句,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跟小混混没有多少区别。

看见穆峰的样子,何兰跟许卫国两人不由得眉头皱了皱,站在旁边的许文清也有些看不下去,急忙是推了推穆峰,让穆峰站起来。

“你年纪轻轻成了副主任医师,必然是有什么不凡之处吧?”何兰笑着看着穆峰。

穆峰仔细思考了两下,摸了摸下巴,不急不慢地说道:“除了长得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凡之处。”

“……”

许文清翻了翻白眼说道:“你长得那么丑,还好意思说自己长得帅。”

“那我不帅,你跟我离婚啊。”穆峰用巴不得的眼神看着许文清,气的许文清银牙暗咬,她从未想过一个男人那么不希望跟她结婚。

要知道,就算是假的,那绝对也是有成群结队的人要跟她假结婚,可偏偏穆峰就不愿意。

突然。

穆峰猛地站起身来,右手搭在了许文清的肩膀上,搂着她说道:“叔叔阿姨,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那个,我有点事情要跟她说一下,失陪一下。”

许文清想要挣扎开来,但想到面前是父母,只能是赔笑地站在旁边,跟着穆峰来到外面,许文清急忙是打开了穆峰的右手,小声说道:“干什么!”

“想搞定你爸妈吗。”穆峰懒洋洋地问道。

“你想干嘛。”许文清双手遮挡在胸前。

“你放心,我对于小胸的女人不敢兴趣。”穆峰摇摇头,“把结婚证给我,我帮你搞定你爸妈,让他们开开心心地离去,要不然,按照现在的事态走下去的话,那肯定是要吵起来的。”

“你!”

许文清没想到穆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面威胁她,她看着穆峰,最终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答应你,你先搞定我爸妈。”

“不行,先拿证书来。”穆峰伸出右手,“两个,少一个都不干。”

“行。”许文清气的将证件拿出来,放在了穆峰的手中,穆峰看了看证件,嘴角微微翘起,急忙是塞入了口袋,没有了这个证件的威胁,他自然是放心多了。

许文清嘴角也是微微翘起,不就是两个证件嘛,大不了再去补办两张就好,算是挂失了。

一大一小狐狸各怀鬼胎,满脸开心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穆峰又是搂着许文清,向着许卫国说道:“叔叔,在医院外面的事情,还请你见谅,不过你要相信,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家女儿在一起。”许卫国冷着脸说道,“你知道我们家的家庭吗。”

“你们家的家庭。”穆峰眨眨眼睛,忽然是笑着说道,“当然知道啊。”

“你知道什么啊。”许文清翻了翻白眼看着穆峰,她根本就没有跟穆峰说过她的身份,只有少数几个朋友才知道,也就是穆峰看见她爸开个好车罢了。

穆峰不急不慢地说道:“不就是叔叔身上有疝气的遗传病,现在还有个不举的症状……”

“咳咳,咳咳……”许卫国突然咳嗽起来,试图将穆峰的声音盖住,他怎么都没想到,穆峰一眼就看出来他的病症了,这个事情,女儿肯定不知道啊。

何兰也是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许文清。

许文清愣了一下,旋即是右手狠狠地掐在了穆峰的腰间,痛的穆峰龇牙咧嘴。

“方元知道吧。”穆峰又补充了一句,见许卫国跟何兰点点头,他恍然大悟地说道,“哦,他肯定也看过了,没有办法治……”

“咳咳……咳咳……咳咳……”许卫国又是开始咳嗽起来,弄的何兰都不好意思地看向了旁边的电脑。

“别害羞嘛。”穆峰笑眯眯地看着两人说道,“那个小子不能治疗,可是我能治啊,绝对包疗效!”

许卫国不再咳嗽,他跟何兰对视一眼,皆是看到眼里的喜色,似乎是没有想到穆峰会治疗这个病,只是旋即,许卫国发现了最关键的问题,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刚刚说,你能治?”

小说

全城人都认为痴傻的富二代顾霆深娶了个又肥又丑的女人

2021-1-3 17:12:06

小说

十年征战,平定叛乱,身受盖世军功,却只有陈东阳自己知道,无尽繁华,都不及她倾城一笑。

2021-1-3 17:15: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