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瑶原本是一个人人敬仰的白衣天使,一朝穿越却变成了沈府傻子大小姐。

沈瑶原本是一个人人敬仰的白衣天使,一朝穿越却变成了一个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还有姨娘姐妹加害的沈府傻子大小姐。,不怕,医毒在手,天下任走。,某女:“夫君,虽然本妃没有武功,但可以帮你毒谋天下。”,某男:“娘子,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
沈瑶原本是一个人人敬仰的白衣天使,一朝穿越却变成了沈府傻子大小姐。

第1章 强取豪夺

人生最尴尬的事情有很多,说谎被人当面揭穿,可算是一件,当谎言被揭穿之后还能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继续说谎的人,沈瑶算是一个。

这不,此刻她正扒拉在男人的大腿上面,哭哭啼啼的喊着别人相公。

“滚开!”

男人一脸不悦,将剑眉压得很低。

“滚?相公,我可是你的娘子啊,虽然说我长得有些其貌不扬,可我毕竟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让我滚呢。”

沈瑶的声音很大,很快就引起了路人的好奇,大伙纷纷抱着看好戏的状态,将他们围困在中间。

说实话,沈瑶压根就不认识这个男人,甚至到现在都没有看清楚男人的长相,只觉得他气宇轩昂,身价不菲就扑了上去。

没办法,她也不想这样的,谁叫老天和她开了这么大个国际玩笑,给她整个穿越。

两天了,她发现这个时代和二十一世纪完全不同,穿越过来什么都没有是一回事,而在这个年代女人不能自力更生是另外一回事。

这两天她没有少找工作,可到头来工作不但没有找到,反而挨了不少白眼,此刻她已然两天粒米未尽,早已是饥肠辘辘,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找人讹上一笔,她岂会就这么轻易放弃。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男人脸色越来越是难堪,修长白皙的手指拽的咯吱咯吱响,就差直接一掌打死眼前这个女人,敢在他楚少阳面前这么玩的,她还是第一人。

“相公,我怎么可能认错人呢,你可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爹,我怎么会把孩子的爹认错。”

沈瑶说完以后,用余光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还不够刺激,场面还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于是又添油加醋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给小女子评评理,他现在高飞了,就将我们娘俩置之不理,现在更冤枉我认错了人,各位大哥大姐,大婶大叔,他的的确确就是我的相公啊,我还记得他右边屁股上有块巴掌大的红色胎记,大伙要是不信,可以让他脱了瞅瞅。”

果然,此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倒向了沈瑶这边,甚至有人开始对楚少阳指手画脚,数落他的不是。

“王……”

楚少阳身边贴身暗位无影忍不住开了口,可却被楚少阳抬手打断,无奈他只能退了下去。

要不是他日夜都跟在自家王爷身边,知道王爷不可能干出这么荒唐之事,他或许也会随波逐流,相信这姑娘的话,毕竟这姑娘说的有鼻子有眼。

气氛僵持不下,男人双手环胸,并为开口反驳,这让沈瑶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现在她属于碰瓷,不不,应该是强取豪夺,在这么拖延下去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定了定神,她勉强从眼角挤出两滴眼泪,然后站起身子一把拽着男人的衣袖道:“相公,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现在也不该厚颜无耻的来打扰你的新生活,可相公,你就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们孤儿寡母一点银子,让我们有地方安生,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如何?”

沈瑶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糟糕,于是含沙射影的说了一些词汇,希望男人不要太笨,能明白她其中的套路。

“哦,看来银子才是你目的!”

一开始楚少阳以为这女人是他那些兄弟派来故意抹黑他的,到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弄了这么大一圈,这疯女人是想讹他银子啊。

气氛有些尴尬,沈瑶抿了抿薄唇,一脸笑意道:“是是,江湖救急,大哥,不不,大侠,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小女子我吧,改日我一定加倍奉还。”

沈瑶说这话的时间声音不大,故意将身子靠前了一些,再加上周围噪杂的环境,她敢笃定,除了眼前这个男人,没有人听见,包括他身边的跟班。

“可你毁了我的名声!”

既然她想玩,那他就陪她玩,于是楚少阳靠的更近了一些,瞬间来了个四目相对。

第2章 天怒人怨

刚刚一直都没有看到男人的正脸,现在距离这么近,沈瑶不但看清楚了男人的脸,甚至还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黑亮的长发高高挽起,棱角分明的轮廓,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的睫毛包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高挺的鼻子,可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冷傲与不屑,这让沈瑶忍不住心头一惊。

抿了抿嘴,沈瑶避开了男人的眼神接着道:“大侠你放心,小女子保证,只要拿到了银子,一定会好好像这些老百姓解释一番。”

沈瑶说完以后,有些胆怯的退后了几步。

该死,这男人什么都好,可是他的眼神却给她一种震慑性的感觉。

看见女人后退的动作,楚少阳嘴角微勾,趣味性的清了清嗓子,突然放大音量道:“娘子,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你还有了为夫的骨肉,为夫怎么忍心看着你流落街头,走走,跟为夫回家去。”

男人说完就走到了她的面前,想要伸手去拽她的胳膊,看到这一幕沈瑶赶忙退后了两步道:“不是……你……”

沈瑶一脸错愕,原以为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可没想到男人竟然会开口说出这样的话,她不过是想要些银子填饱肚子,根本就没想过去给别人做什么娘子,天地那么大,她还没有好好去看看呢。

“怎么,娘子你不愿意?”

看到女人脸上的表情,楚少阳很是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敢在他楚少阳面前耍心机,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我……”

沈瑶被堵的哑口无言,柳眉紧蹙看着眼前那张帅的天怒人怨的脸。

“姑娘,跟着你相公回去吧,你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是啊,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以后要怎么生活。”

“对对,看你相公也不是一个情薄之人,你就跟着他回去吧。”

吃瓜群众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倒向了男人那边,这让沈瑶有些不知所错,也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娘子,请吧!”见女人没动静,楚少阳忍不住再次开了口。

顺着男人的手指看过去,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不远处。

可恶,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刚刚她明明已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他竟然还要让她跟着他回家。

第3章 倒打一耙

他这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让驴踢了啊。

“走就走。”沈瑶说完,定了定神,二话没说就迈开了脚上的步子,见状,男人嘴角微勾,紧跟其后。

“喂……你什么意思,不给就不给,为何非要弄得我下不了台,亏你长得那么帅,一点男人应有的风度都没有。”

站在马车旁边,她双手叉腰,一脸愤怒显而易见。

没办法,都说双拳不敌四手,刚刚那么多吃瓜群众,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个骗子,就算不被打死,也会被唾沫给淹死,她才丢不起那个人呢。

“呵……姑娘,是你讹我在先,你现在还敢倒打一耙。”

楚少阳以为这女人被戳穿以后,就算不道歉也会很尴尬,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她不但不尴尬,反而还数落他的不是,她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得。

光天化日之下讹人,还讹的那么理直气壮。

“什么倒打一耙,本姑娘讹你那是看的起你,再说了,一看你就是有钱人,救救我们这些穷困潦倒的小老百姓,那是你的功德,我这是在帮你。哎……算了,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本姑娘还有事,就先走了。”

别看沈瑶此刻强词夺理,其实她是在掩饰心虚,没办法,她从来没想过有人会不按套路出牌。

这男人不好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喂……你干啥!”

沈瑶这边刚迈开脚上的步子,那边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就架在了她的脖颈之上,瞬间让她就停下了脚上的步子。

“大哥,有话好好说,你能不能让他先把这刀拿开,万一他手抖,那我这条小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沈瑶一脸扭曲,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男人一不小心,划破了她脖颈上的大动脉。

不过她的话却让楚少阳再次勾起了嘴角,一是她竟然会怀疑无影手抖,二是她很聪明,懂得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见事情败露就想跑。

“怎么?你怕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拿把刀架你脖颈上试试,都说生命诚可贵,我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沈瑶有些开始按耐不住,这男人果然不好惹,早知道她就换个人讹好了,也不至于将自己弄成现在的地步。

“哦,不想这么死,那你说说,你想来个怎样的死法,或许本王能成全你。”

“你妹的……谁想……不,等等,你刚刚自称什么?”

沈瑶一脸懵逼,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他刚刚竟然自称王爷,那不是皇帝老头的儿子吗?

想到这里沈瑶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缓缓抬头的看了一眼男人,和男人之间正好来了个四目相对。

“大哥……不王爷,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小女子刚刚不过是想和王爷你开个玩笑,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行不?”

此刻沈瑶真的是悔不当初,好端端的,她讹谁不好,怎么偏偏讹了个王爷,这下该如何是好。

“行……既然姑娘说是个误会,那就当它是个误会好了。”

听见男人这么说,沈瑶拍了拍胸口心脏的位子,长谈一口气以后,赶忙迈开了脚上的步子。

“你……”

刚走两步,后脑勺被人猛地一击,沈瑶还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那边就一头栽进了男人的怀里。

第4章 破天荒的头一次

“无影,找人查查。”

楚少阳抱着女人进了马车,临走之前他吩咐了身旁的暗位无影。

这女人虽然看上去狼狈不堪,像及了路边乞讨的乞丐,可他从一见面的时间就发现她的耳朵上带着罕见的粉色玉,能把这东西带在身上的,她绝对不是一般人。

十年了,他和太子之间明争暗斗十年了,处处如履薄冰,可昨日刚捣毁了太子的西边大本营,今日一回来就碰见了这姑娘,那么,她的身份到底是……

是故意跑来他的面前讹诈,还是巧遇,或者说另有预谋,这些,他都要一一查清楚。

马车一路摇晃,半个时辰以后才停了下来,门口的侍卫一见到马车,立刻跪下去行礼。

“将她给本王绑起来,关到东苑去,不管她说什么都不用理会。”

侍卫们一听这话,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王爷竟然带了个姑娘回来?不是说他不进女色吗?所以这么多年,楚阳王府都没有一个丫鬟,不是太监就是侍卫,这还真的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是是,属下这就去。”

楚少阳的怒吼瞬间拉回了他们的神绪,几个侍卫赶忙从楚少阳手里接下了这个昏迷不醒的女子。

再次醒来已经是星空高照,沈瑶试图想要挣脱身上的绳索,可无奈不管她如何用力,都于事无补。

“来人啊,有没有人啊,快放了我,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却换来了无声的回应,就在她以为不会有人在理会她之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打了开来。

“大哥,救命啊,我是被人绑来的,你快救救我。”

她占时还看不清来人的脸,不过在这微弱的月光下,男人的身形显得格外的高大。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少阳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他就站在门口盯着被人捆在椅子上的女人。

“是你?”

就在沈瑶愣神之际,房间里出现了光明,几只蜡烛上的火焰,随风飘动着身姿。

“大哥,不,王爷,冤枉啊,我真的不是谁派来的,我只是饿了,想要找你讹点银子。”

这么高的帽子他可带不起,弄不好这男人误会了,她就会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说的。”

楚少阳并不生气,反而是吩咐手底下的几人将她掉了起来,悬挂在房梁之上,中途不管她如何反抗和解释,男人都无动于衷。

“啪……”

一声巨响以后,皮鞭落地,弄得尘土飞扬,更是吓得沈瑶全身的汗毛都卷了起来,她瞪大了眸子,一脸生无可恋盯着男人手里的长鞭,甚至顾不得手腕被绳索勒的生疼这个事实。

“帅哥,你能不能先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然后把我放下来,我保证你问什么,我答什么还不行吗?”

这一皮鞭下来,那还不得皮开肉绽,她这副小身板,肯定受不了,到时间男人说不定还失心疯多给她几皮鞭。

她可不想穿的随意,还要死的随机。

第5章 声泪俱下

房间的气氛异常诡异,沈瑶的话说出去了半天,男人除了上下打量她以外,完全没有要将她放下来的意思,这让她忍不住再次开了口:“好王爷,帅王爷,你就行行好,把我放了吧,人家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你怎么说也是个王爷,不会真的和我一个小女子斤斤计较吧。”

沈瑶说的声泪俱下,就差直接跪下去抱男人大腿了。

“王爷!”

沈瑶这边还在焦急的想着说辞之时,那边又有一个男人闯了进来,这男人她认识,就是这个王爷的跟班。

只见跟班在男人耳畔嘀咕着,由于他们离她的距离有点远,所以她一个字也没听到。

“好,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楚少阳嘴角微勾,抬头撇了一眼被吊着的女人,然后才吩咐手底下的人将她给放了下来。

“你可以回家了。”

沈瑶有些错愕,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个帅的掉渣的男人。

他这是良心发现,要放了她吗?

“怎么,你还不走,难道是舍不得本王?”

看到女人的呆滞,楚少阳忍不住调侃了一番,瞬间拉回了沈瑶的神绪:“不不,小女子这就离开,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王爷面前。”

“是吗?话可不要说的太早。”

看着沈瑶越来越远的背影,楚少阳冷笑着嘀咕了这么一句。

“喂,你们不是说要放了我吗?”

沈瑶刚逃脱男人的府邸,这边又被一拨人给架进了马车,这让她完全懵逼。

“若儿,你还没闹够么,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的事,爹还特意马不停蹄,连夜从边关赶回来。”

为首坐在马儿背上的男人忍不住开了口,他一脸不悦,可他的话却让沈瑶更是一头雾水。

若儿?是谁?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大哥,你认错……”沈瑶刚准备解释一下,说他认错了人,那边男人就打断了她的话:“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啊,我还以为你连大哥都不想要了呢。”

“……”

无言以对。

“走,回府,爹还等着你呢。”

男人说完,大手一挥,没有给沈瑶任何开口的机会,就驾着马车飞奔了起来。

就这样,她被一拨人放了,又被另外一拨人带走,由于马车剧烈的摇晃,她甚至都没有机会开口,只是一直捂着嘴唇,忍住晕车想吐的冲动。

“若儿,你这是?”

马车一停,沈瑜就掀开了帘子,可进入眼帘的却是沈欣若想要呕吐的画面,这让他握住帘子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谁的?楚少阳的,还是楚墨尘的。”

沈瑶晕车严重,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啊……大叔,你说什么,楚少阳是谁?楚墨尘又是谁?”

沈瑶突然觉得自己到了火星,他们说的话,她竟然完全听不懂。

“大叔?若儿,你是脑子坏了么,竟然胡说八道,这可是咱们的爹啊。”

沈晨忍不住呵斥了这个平时宠爱的妹妹,脸上堆满了不满。

“爹?”

“对啊。”

“不不,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二十一世纪她就是个孤儿,哪里来的爹,再说了,她这刚穿越过来,别说爹了,就连认识的人都没一个。

第6章 傻里傻气

“晨儿,快去请太医。”

沈欣若的异常,让沈瑜开始担心起来,前几日若儿不慎落水,整个沈府在附近找了好几天都一无所获,以为若儿死了,可没想到今日却得知若儿被楚少阳所救,在楚阳王府。

“好,孩儿马上去。”沈晨也发现了妹妹沈欣若的不对劲,于是赶忙一个利索翻身上了马背。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大小姐回房休息。”

几个婢女被沈瑶刚刚的话弄得愣了神志,直到听到了老爷的怒吼,这才赶忙扶着沈瑶进了沈府。

“喂,你们真的认错人了,我叫沈瑶,不叫若儿。”

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却喊来了无声的回应,就这样,她被几个小婢女架着进了一处宅院。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莲儿担心死了。”

刚穿过走廊,来到貌似花园的地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跪倒了她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往她长裙上蹭,也不嫌此刻她裙摆上的泥。

“嗯嗯,你先起来说话。”

神马情况,这古代的人都这么煽情吗?刚刚那大叔泪眼婆娑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小姑娘。

真让人受不了。

“小姐,饿了吧,莲儿这就去给小姐准备吃的。”

刚刚沈瑶还想着在和他们解释一番,可一听到吃的二字,她瞬间就张不开嘴了。

本来她就两天粒米未进,今天又被那腹黑的王爷折腾了一番,能撑到现在已然是个奇迹,面对美食,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力。

就这样,她在几个小姑娘的簇拥下来到了一个房间,刚一进门就看见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糕点。

于是也不顾及形象和手脏,飞奔过去后就开始吃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由于太过狼吞虎咽,所以没吃几口沈瑶就被糕点呛得直咳嗽,见状,旁边的一个小婢女赶忙为沈瑶倒了杯茶水。

“谢谢。”沈瑶嘴角微勾,端起茶水就准备一饮而尽,可这时才发现,这茶水烫的可怕。

“撕……好痛。”

沈瑶用手掌扇着已经被水烫的发麻的嘴唇,这才发现刚刚还对她恭恭敬敬的几个小婢女,此刻正在偷着乐。

看来她们是故意的,可恶!

“你们干什么?”

莲儿刚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就看见小姐身边的几个小婢女在偷着乐,不用想她也知道,一定是他们又欺负她家小姐了。

“没想到这主子傻,连婢女也跟着犯浑,这么明显还需要问嘛。”刚刚为沈瑶倒水的小婢女一脸嫌弃:“还真以为自己是这沈府的大小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姐妹们,我们走,免得和傻子待久了,也开始变傻。”

小婢女说完,还不忘鄙夷了沈欣若一番,然后带着一众小姐妹离开了房间,直到他们走远,沈欣若才反应过来,小声嘀咕道:“傻子,在说她吗?”

“小姐,你没事吧,痛吗,要不要莲儿去拿点药来。”

看到沈瑶傻里傻气的反问,只能心疼的摇着脑袋。

其实小姐以前挺聪明的,可自从大夫人走了以后,小姐就生了一场大病,醒来以后,就变得有些傻里傻气的了。

在这沈府,除了老爷和大少爷,其他人都不把小姐当人看,可无奈老爷和大少爷又山高皇帝远,所以小姐才会沦落到连下人都敢欺负。

第7章 怂恿婢女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才泛起一丝丝亮光,沈瑶就开始席卷残云般的收拾起来,看的阿莲一愣一愣的。

在她看来,比较值钱的,可能值钱的,她统统装进了被单。

“小姐,你这是?”

听见房间里有响动,阿莲赶忙去厨房端来了热水,可刚打开房门,房间里的场景瞬间让阿莲愣住了身子。

以前小姐只是有些傻里傻气的,也没见她将房间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的啊,难道这次落水,小姐的病情又加重了?

“你来了,我收拾收拾,马上就离开。”

沈瑶有些尴尬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为了不让人那么讨厌,还特意露了个自认为不错的笑容,可恰恰是这笑容,让阿莲瞬间变了脸色。

“不好了,快来人啊,大小姐又犯病了。”

阿莲压根就不知道她家小姐的遭遇,以为是小姐犯病,于是想着跑出去求救,可她这边刚迈开脚上的步子,那边瞬间被小姐捂住了口鼻。

“犯什么病,别胡说八道。”尼玛,个个都说她犯病,难道这副身体的主人,以前真的是个傻子,或者有什么隐疾。

“没有,那小姐你这是?”

听到小姐这么说,阿莲这才闭上了嘴巴,可是小姐如果真的没犯病,这屋里又要如何解释?

“当然是收拾行李离开这里,难不成还要留在这里让人抓包不成。”沈瑶说完,将整理好的行礼绑成了个十字架,跨在肩膀上后,这才意识到,此刻她所面对的人,是这原主的贴身婢女,于是赶忙解释道:“我就是想出去逛逛,逛逛而已。”

今天一大早她就透过窗户观察过地形,这门前的大树就是最好的平台,离开这里,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她旁边的这个小婢女,要是她前脚刚踏出这房门,那边她就跑去叫人,别说离开这院子,手指能不能碰到那棵树都是问题。

“不行啊小姐,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会打死阿莲的。”

阿莲毫无预兆的跪在了地上,二话没说就抱住了她的大腿,见状,沈瑶不忍心道:“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留在这里,只能给别人当一辈子的奴婢,没什么前途。”

沈瑶不但自己想走,此时此刻还怂恿身旁的小婢女一起跟着她离开。

第8章 做戏做全套

只是她的话好像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迫于无奈她又开口道:“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走了,要是老爷真的打死你,我可不负责,不过……看在我们主仆一场,你能不能等我走了半个时辰你在去告诉老爷。”

要是她前脚刚走,那边这小丫头就去告密,被抓回来,估计就没那么好糊弄了。

耸了耸肩上的行礼,她心一横,摆脱了阿莲的手臂就准备往外走,毕竟时间不等人,要是再不走,估计一会就是她想走,也没机会了。

“大小姐,老爷让你去前厅一趟。”

看着门口的两个小厮,沈瑶此刻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那大叔会这么快来找她,她就不应该和阿莲废话那么久。

马勒戈壁,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下怎么办?

看着架势,恐怕是不去都不行了。

“行,我收拾收拾,马上就到。”

沈瑶尴尬的放下行礼,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阿莲,刚准备去那所谓的前厅,无意中就听到了刚刚来禀报两个小厮的对话。

“姐姐,你说这楚阳王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大小姐是个傻子家白痴,竟然还主动跑上门和老爷商量婚事。”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人说楚阳王早已过了及笄,但楚阳王却没有一个妻妾,大伙都传楚阳王有问题,不然那么大个王府,怎么连个女婢都没有。”

“啊……原来赫赫有名的楚阳王是个断袖啊。”

“可不是嘛,要不然这么好的姻缘,怎么可能轮到沈府的傻子大小姐。”

“也是,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傻子挺有福气的,要想天底下有多少人想要嫁给楚阳王这样的男人。”

“行了,你先别羡慕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禀报吧。”

声音渐渐远去,可他们的话却听得沈瑶一愣一愣的,傻子她知道,说的就是她现在用的这幅身体,可这楚阳王是谁?断袖,又是几个意思?

现在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是麻烦了,就连着婚姻大事,都给牵扯出来了。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必须想个办法让这个楚阳王主动退婚,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离开这个沈府。

“莲儿,有没有帽子给我来一顶。”

不管这楚阳王是什么人,长成什么样,是不是断袖,她都没兴趣,有的只是怎样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啊?”莲儿一脸懵逼,见状,沈瑶再次开口道:“帽子,我说帽子。”

“帽子?是什么?”

莲儿似懂非懂,脸上挤满了疑惑。

“呃……就是能遮住脸的东西,什么斗篷,面巾,都可以。”

帽子这个词语很难理解吗?这小丫头至于弄得这么一惊一乍的么?搞得她好像外星人一般。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她好像的确属于外星人的级别。

“哦哦,有,不过小姐,你要那玩意做什么?”

小姐现在虽然傻里傻气,可天生肤白貌美,倾国倾城,为此,府邸里的其他几位小姐,不知道给小姐使了多少绊子,想要毁掉小姐的容貌,不过还好的是上天眷顾,小姐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可她为何突然要斗笠,来遮挡她引以为傲的面容呢。

“你先别问那么多,拿来就知道了。”

这小丫头,不但理解能力有问题,就连反应怎么也这么迟钝,这还用问,拿这些东西,当然是遮挡面部了。

看着阿莲离开的身影,沈瑶无奈的摇了摇脑袋,然后转身来到铜镜面前,开始在自己脸上捣鼓起来。

既然是做戏,当然要做全套,以防万一,让人看出端倪。

“小姐,你要的斗笠。”

阿莲拿着斗笠跑了过来,可当她看到她家小姐脸时,顷刻间就顿住了身子,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

小说

三年前,她因为他的背叛解除婚约。

2021-1-3 17:08:53

小说

全城人都认为痴傻的富二代顾霆深娶了个又肥又丑的女人

2021-1-3 17:12: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