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她因为他的背叛解除婚约。

三年前,她因为他的背叛解除婚约。,三年后,婚礼现场,他把她带走,逼她跟未婚夫分手。,他亲手毁了她的婚礼,又还了她一场婚姻。,他说:笙笙,咱们不死不休。,他们中间还横着一条人命,他凭什么娶她……
三年前,她因为他的背叛解除婚约。

第1章 被抢婚

“时笙,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请我呢?”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逆光站在门口,半张脸沉浮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轮廓。

这个声音是……冉子麒!

时隔这么多年,他终于回来了!

一出现就是在她的婚礼上!

时笙刹那杏眼圆睁,精致的粉面略微僵硬,双目间写满难以置信。

她按捺不安的心绪,喉咙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小声喃喃,“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的皮鞋踩在厚厚的红毯上没有半点响声,时笙的心跳却随着他不徐不缓的步伐加快跳动,怦然有力仿佛要跃出喉咙。

她的目光从头到尾都在冉子麒身上,这个男人,比当年离开的时候更加有吸引力。

冉子麒面带微笑的走到两位新人面前,顿住脚步。

他的视线直直落在时笙精致而错愕的脸上,浓眷的目光下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戏谑。

一男一女交汇的目光犹如深情对视。

韩尚微微皱眉,强装镇定的提醒,“宾客席在你后面。”

“宾客?”冉子麒的视线掠过韩尚,最后定定的落在时笙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如果不是三年前,现在站在这个位置的人就是我,我算哪门的宾客?”

过了这么久,看到这张脸心里还是会疼。

他脸上的笑意加深,泼墨般深邃的眸子让人望而生畏。

一字一顿道,“好久不见,时笙,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狠狠撞进时笙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眼前一片雾然。

多少次想打电话找他问清楚为什么一走了之,可是一想到时瑶的死,她只能一忍再忍。

如今他回来了。

一股复杂而浓厚的情感如洪水般喷涌而出,时笙嗓音哑然问,“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时笙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巨大的温热包裹,她如同触电般声音戛然而止。

冉子麒顺势收手,将人往自己怀里一拉,时笙不设防撞了个满怀。

他低头冷笑,“我要是在国外,怎么知道我的好兄弟要娶我的未婚妻?”

众目睽睽之下,韩家的准儿媳妇在婚礼上被别的男人调戏,这让韩家人的脸上不大好看。

就算冉子麒和时笙……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何况还是时笙主动解除婚约。

时父时智渊不满女儿大庭广众下有越规矩,出声提醒,“笙笙,现在是婚礼!”

时笙听到声音回神,想从冉子麒的怀里退出来,后脑却被男人狠狠摁住。

“时笙,当年的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这个解释,我现在就要!”

他压低嗓音在时笙耳边轻咬,强烈中透着一丝不容拒绝。

韩尚没有拦,他知道拦不住。

时笙被他拉着一路离开了婚礼现场,她被拽得跟在后面跑得小喘。

“冉子麒,你放手,今天是我的婚礼。”

“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就补给你一场,不过……新郎只能是我!”

冉子麒莞尔的唇角并未不悦。

没有新娘的婚礼现场陷入一片前所未有的僵局,之前口灿莲花的主持人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

冉子麒的车停在冉家名下的丽都酒店门口,时笙下车的时候婚纱卡在车上,只见冉子麒手臂一挥,她的裙纱被扯下大半,成了碎帛。

第2章 改变

“冉子麒,你到底要做什么?”

一种未知的恐惧冲撞着时笙的心——冉子麒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当然是把几年前我们该做却没做的事补上。”他挑着唇线好心回答,眸色一片清冷,“现在可以走了。”

时笙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连连摇头,“不,你送我回去!”

“送你回去跟别的男人结婚?笙笙,我在你心里原来是那么大方的男人吗?”

他笑得风轻云淡,时笙却总能感觉到一丝冷,让她想要逃离。

婚礼现场?不,她怎么能去呢?

“你送我回家吧。”

“既然来了,我怎么会轻易放你走?”

“啊——”

时笙脚下一空,跌进冉子麒温热宽厚的胸膛,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不由自主的缠上男人的脖颈。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冉子麒满意的扬唇。

他低沉内敛的嗓音如同诱惑,“笙笙,只要你听话,咱们就能回到从前。”

时笙被他这句回到从前乱了心神。

谁不想回到从前?

可是一句回到从前就能让姐姐死而复生吗?

就能让她和冉子麒心无芥蒂的在一起吗?

不能。

等她回神,人已经被抱进酒店房间,套房里的床有两个她那么宽,时笙被眼前洁白的床单被褥刺伤了眼。

“冉子麒,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不能这样!”

冉子麒避而不答,只是开口,“去洗澡,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还有这身刺眼的婚纱,浴巾都比这好看百倍!

“冉子麒,你总不会强迫我吧?我认识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时笙小步挪向门口,掌心贴着冰凉的墙壁,一股寒气透过她的肌肤渗入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瑟缩。

冉子麒浑然不在意她这么说,顺着她的话,目光落在她的一点红唇上。

他的薄唇微微启开,“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放下原则。”

时笙心中的不安骤然被放大,她拔腿就跑,发现门是上了锁的,而且她打不开。

已经入秋的天气微微凉爽,她的额前渗出一层细密的热汗。

她听到冉子麒她身后慢悠悠的脚步声,然后是对方冷致却又透着几分柔软的声线,“哦,我忘了告诉你,这个门锁是我的指纹,你打不开的。”

时笙瘦削的身形徒然一僵,她蓦地转过身,难以置信的目光像是钉子一样狠狠的钉在他那张线条更加分明的俊脸上。

“你怎么能这样?这是软禁!是犯法的!”她不管不顾的摇晃门把,试图打开,可这扇门却纹丝不动,“冉子麒,你留得住我一时,还能留我一辈子吗?”

冉子麒的脚步愈发靠近,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她的头顶,他伸手环住他玲珑有致的腰腹,拇指在她的腰侧的肋骨反复摩挲。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冉子麒的体温隔着衣料铺天盖地的包裹着她。

“那你试试好了,看我留不留得住你一辈子。”

“你做梦!”

“如果我娶你呢?”

娶她?

呵,他们中间还横着一个时瑶,他凭什么娶她?

第3章 未婚妻要嫁给别人

“我怎么可能嫁给你。”时笙低低的声音有些决意。

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身后的人是冉子麒,一抹浸染在岁月里的沉痛在眼底蔓延,她轻轻合上眼,不想再次沉迷于熟悉的怀抱中。

“当年你能嫁我,现在怎么不行?”男人低而缓的声线透着冷硬的质问。

“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时笙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来说这句话。

冉子麒低低的笑了,他胸口的震荡透过两人的衣料清晰的传入她的后背。

他说,“婚约算什么?如今我未婚你未嫁,我娶你正好。”

“可是子麒,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们不……”

时笙话音未落,身子被一阵大力翻过,不等她惊呼出声,嘴唇被两片冰凉的薄唇覆住。

冉子麒对她的每一寸呼吸了如指掌,她就在毫无准备下被冉子麒掠夺至每一寸。

就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能依靠的只有冉子麒。

她藕节似的白皙的手臂攀附在他身上,整个人柔弱无骨。

冉子麒太熟悉她的身体了……

男人蓦地停下,抵住她的鼻尖,唇上沾满盈亮的银色,糜色生香。

他的指修长白净,指腹上的薄茧轻轻刮过她被蹂躏的发红的唇,眼底是一抹势在必得。

“笙笙,你这样……怎么能说不爱我呢?”

下一秒,时笙觉得身上的束缚被松开,冉子麒拉开她身后的拉链,金属摩擦的声音让她浑身激灵,刚才的旖旎瞬间化作乌有。

“不,子麒,你不能……”

“笙笙,已经晚了,属于我的我不会让别人拿走。”

此刻,冉子麒的声音对她而言如同恶魔之音。

他不再温柔,不再对她予给予求,而是把这些化作为心底最后一抹桀骜,紧扣她的身体。

待时笙醒来,已然是几个小时之后。

她望着氤氲在暗影下的男人,眸光死寂。

“你……”刚吐出一个字,她面色一冷,寒心道,“冉子麒,你这样只会让我恨你!”

“恨?你会吗?”

“冉子麒,你别逼我!”时笙泛红的眼底有些酸胀,不只是委屈还是难受。

如果不是此刻不着寸缕,如果不是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难堪,她想穿回那一件一件被他剥掉的衣服,然后立刻走人,永远都不要再见!

“笙笙,曾经我在你心里没有一丝位置,我们都能订婚,现在你心里有我,我娶你。”

他修长白净的指在她柔软的乌发间穿梭,黑与白的冲击就像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我不会嫁给你。”

姐姐曾怀过这个男人的孩子,她怎么能嫁给他?

“那你要嫁给谁,带着我留在你身上的记号,嫁给韩尚吗?”他上挑的尾音微微发冷。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时笙厌恶的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总之不会是你!”

“给他打电话!”冉子麒近乎冷漠的嗓音透着几分不容拒绝,“告诉他你不会再嫁给他。”

不,她不能。

今天从婚礼现场被带走,就已经让韩尚的脸上足够难看,这个电话打过去……只会陷韩尚于更尴尬的境地。

第4章 通话

“我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他突然温柔的靠近,像个阴晴不定的撒旦,在她耳边轻轻说,“笙笙,我刚才留了几张喜欢的照片,你很美,不如我直接发照片给他,以韩尚的聪明,一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你别逼人太甚!”

他居然留了照片!

时笙伸手拿走他的手机,想把他说的照片删掉。

冉子麒神色无波,只是不紧不慢的开口,“照片删掉,我和你几个小时前的视频就会流出去,要不要我告诉你这个房间的摄像头在哪,你一并删了?”

“冉子麒,你混蛋!”时笙扬手将他的手机砸在墙上,四分五裂。

“当年是谁把我变成了这样的混蛋,你想知道吗?”见她避而不答的神色,冉子麒把她的手机递过去,“给韩尚打电话!”

时笙欲故技重施,看出她心思的冉子麒再度出声,“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打这个电话,韩尚如果接不到电话,我会直接把视频交给他,让他看看他的未婚妻跟我如何……”

“够了!别说了……”她的身形微微颤抖,收拢的五指攥紧手机,“打完电话,你把视频和照片删掉。”

“当然。”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电话拨通的一刹那,马上被接起,时笙的神色微微一滞。

“笙笙,你还好吗?他有没有为难你?”电话那边传来韩尚的关切。

他对她做的岂止是为难?

“没有,我们就是……叙旧了几句。”时笙欲言又止,“韩尚,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她说的格外艰难。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们已经有了婚礼。”韩尚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我……对不起,这件事我会亲自去韩家道歉。”

“不需要道歉,我只想知道原因。”顿了顿,他问,“是因为冉子麒回来了吗?”

时笙的喉咙发紧,她艰难的开口,“对,冉子麒回来了,我要嫁给他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她有一滴泪滚落。

不等电话那边回答,手机被人抽走。

冉子麒似笑非笑的对电话那边的韩尚说,“感谢你这段时间对笙笙的照顾,不过现在,我回来了。”

最后几个字嚣张而又强势。

电话那边一瞬的沉寂,紧接着是韩尚悲凉而又自嘲的声音,“不到一天时间,我的未婚妻就要嫁给别人了,冉子麒,你真是有本事。”

冉子麒不客气道,“这几年,已经是你偷来的。”

说罢,便挂了电话。

耳边传来时笙凉嗖嗖的声音,“现在,你满意了吗?”

“当然……不满意。”冉子麒突然凑近她的脸,温和的声线透着不容拒绝强势,“刚才那句嫁给我,我当真了。”

“那都是你逼我的!”时笙目色发凉,心底更是疼成一片汪洋。

冉子麒湛墨色的瞳孔犹如深渊万丈,只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

第5章 民政局

他说,“只要你嫁给我,你还是我的笙笙,别说像以前一样,以后我只会对你更好。”

时笙的心越来越沉,跌入谷底——冉子麒这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就在此时,时笙的手机响了,是同父异母的妹妹时子涵打来的。

两人的关系并不好,此刻时笙心里却有些感激,“子涵?”

“你到底去哪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时子涵尖锐的讥讽刺破电话传出。

“冉子麒一回来,我看你的魂都没了,你还记不记得你是韩尚的妻子?你们都结婚了,你还敢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水性杨花,狐媚不改!当年时瑶就是这么被你害死的!”

时子涵的话对此刻的时笙来说无异于把她的心脏放在火上烤。

她咽下苦涩,哑声问,“你打电话到底是为什么事?”

“你赶紧回来,爸不见了,婚礼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人。”时子涵烦躁的说,“当女儿的,这种事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爸要是知道你是这种狼心狗肺,你还会像现在一样受宠?”

“爸那么大的人,应该……”

“时笙,我说你还有没有良心?咱们时家是不太景气,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外面虎视眈眈的人数不胜数,万一爸是被人绑架了呢?当年你那个姐姐就是让你害死的,现在你还想害死爸吗?妈让你赶紧回来!”

时子涵不留余力的指责时笙,专往她心里最疼的地方扎去。

“我马上回去。”

时笙的心情因为想到姐姐时瑶有些低落。

“还有,别带外人回来,爸妈对婚礼上的事很不满意,你要是再把你出轨的男人带到家里来,爸好好回来也能让你气病!”

时子涵一吐为快之后挂断电话,时笙环顾四周,身边只有一条浴巾可以蔽体,她还要换上那套被撕破的婚纱。

“换上这套衣服。”

冉子麒适时递上一套衣服,上面的吊牌还没摘,是她喜欢的品牌,也是她的衣码。

时笙没来得及想冉子麒为什么这么好心放她离开,身披浴巾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衣服刚好遮住她身上所有的痕迹,时笙正准备道声谢离开,她打开浴室门,冉子麒正站在门口,衣冠楚楚,淡淡的表情透着禁欲般的疏离。

“这套衣服谢谢你,我家里刚打来电话让我回去,我……啊……你干什么?”

突然被男人抱起,时笙下意识惊呼。

“你想走,我同意了吗?”冉子麒满意的看着她身上他精心挑选的衣服,“现在,当然是做该做的事。”

时笙几度挣扎未果,最后反被他塞进车里。

车子疾驰而出,时笙的身子随着急行的车速重重的跌在后座上,她被迫系好安全带,抬头却见冉子麒满意的笑。

她心口一窒,“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民政局。”

“你真的……要跟我结婚?”时笙头脑发懵。

这个男人来真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种事,我从不开玩笑。”

第6章 不死不休

“你停车!我没有答应你要结婚!”时笙解开安全带,手已经把在车门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你要是不停车,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笙笙,你可别拿自己开玩笑。”冉子麒的声音骤然发紧,岑冷中透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时笙敢这么说,冉子麒却不敢赌,他不得不减慢车速,生怕时笙有丝毫闪失。

“我到底是不是开玩笑,你试试就知道了。”

下一秒,他听到车门欲开的声音。

冉子麒气极,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冷漠的声音,“笙笙,你不在乎自己,也不在乎伯父吗?”

时笙开车门的手蓦然顿住,难以置信的瞳孔写满受伤,“你说什么?我爸他……是你带走的?”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跟伯父也多年未见,一起见个面喝喝茶不是很正常吗?”冉子麒唇角勾起一抹戏谑,将一份东西放在她腿上,“系好安全带,别让伯父担心你。”

时笙有些绝望的听他的话,她拿起袋子,里面装的是他们家的户口本和她的身份证。

她大惊,“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拿到的?”

最后的希望也被冉子麒掐灭了。

“当然是伯父给我的。”

“你胡说,我爸明明支持我跟韩尚结婚,怎么会把东西交给你?”

“韩家能为你做到的事,我冉子麒也能,甚至更多,伯父为什么不同意?”他接着说,“跟我在一起之后,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别人娶你?”

“笙笙,这辈子能娶你的人只有我,别的男人你想都别想!”

时笙深深的觉得这个男人从一出现就精心算好了每一步,一切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她从婚礼上被他带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

“冉子麒,当年是我执意要解除婚约,你难道一点都不介意吗?”

当初她一定要毁婚约,这件事让冉子麒遭受了不小的非议,就算过去这么多年,重提旧事也足够让他恶心一回。

“当然介意,介意当年为什么一走了之,而不是直接跟你结婚。”冉子麒握紧方向盘,目光拉的深长。

“好,你想要的就是跟我结婚是吗?”时笙的嘴角渐微苦涩,“没有感情的婚姻你也要吗?一个心里没有你的妻子你也要吗?”

“要。”

“好,我给你!”她说,“从今天起,咱们就相互折磨!”

“好,不死不休。”

冉子麒唇边带笑,心中滋味苦涩得发胀。

时笙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神色死灰一片。

只是希望冉子麒能说到做到,帮时家挺过这一劫。

十几分钟后,冉子麒驾驶的银灰色迈巴赫稳稳的停在民政局门口,他侧目,“到了。”

时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直接下车扬长而去。

冉子麒笑容苦涩的跟在她身后。

这场婚姻里,抱有期待的从来都只有他。

两人是局长亲自接待,局长不认识时笙,对冉子麒却如雷贯耳,不敢怠慢,直接请到最前面。

“冉少爷,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马上找人给您办手续。”

第7章 结婚证

“不用。”冉子麒果断拒绝,把所有的材料放在桌上,“东西我都填好了,你们马上办,越快越好!”

“明白明白,马上给您办好。”局长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位让冉家二少爷如此急娶的人。

冉子麒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反倒是时笙有些局促,那种迟来的心悸与对冉子麒的复杂感情在心里冲撞。

“笙笙,我们先去拍照。”他像以前一样,她一紧张就会握紧她的手,“很快就结束了。”

失神片刻,时笙眸底一沉,冷笑道,“我人都在这里了,你还怕我会不跟你结婚吗?”

“我只是不想夜长梦多。”

局长闻声飞快的从两人眼皮底下消失,找了几个做事麻利嘴巴牢靠的人赶紧为他们办理手续。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分钟,她就成了他的合法妻子。

烫金小字的结婚证上的红让她目光发烫。

“咱们先回去,婚礼……”

“我不要婚礼。”不等冉子麒说完,时笙无情的打断,“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你送我回去吧。”

时笙的话对冉子麒一点情面都不留。

冉子麒的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一股钝痛顺着血液脉络蔓延。

他苦笑着看着她,视线越来越浅,时笙要的是跟他隐婚,而且……并不想跟他住在一起。

他说,“我们回去。”

冉子麒车速很快,比来的时候快很多。

时笙看着窗外不太熟悉的街景,大惊道,“你要把我带去哪里?我让你送我回家!冉子麒,你要的婚姻我已经给你了,你要是不愿意送我回去,那就让我下车,我自己回。”

“笙笙,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我可以答应你结婚的事秘而不宣,但婚后我们两个必须住在一起,我先带你去看婚房。”

他线条分明的轮廓愈发冷硬,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五指收拢,挺拔的身形有一丝紧绷。

“你又要强迫我?”

“不会,除了这一次,我不会再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

冉子麒的低沉的声线有一丝暗浮的悲凉。

时笙脸上的笑意淡得让人看不清,“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这天晚上,时笙在房间里哭得厉害。

一门之隔的冉子麒正准备回房,却在门口止步,对着紧闭的房门轻轻开口,“嫁给我,这么不情愿吗?”

终于,他还是没推门进去,转身去了书房。

冉子麒站在书房的窗前眉心蹙得极深,三年前的事就像电影默片一样一帧一帧从他脑海中晃过。

好像一夜之间,时笙就对他态度大变,紧接着时瑶车祸身亡的消息曝出,他被时家退婚。

时笙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除非这其中另有隐情。

他没有犹豫,给助理江波打电话。

“我要你查一件三年前的事。”

“是冉家吗?”

江波是知道冉子麒三年前毫无征兆出国的人,他也一直猜想总裁为什么会在当时那种接手公司的大好机会面前突然离国,只是总裁不提,他也不敢贸然触及这种敏感。

第8章 回家

现在总裁重提旧事……

“不是冉家,是时家,顺着时瑶这条线查下去,三年前她出了车祸,查她车祸之前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还有笙笙。”

时笙,你嫁给我是自愿也好,被迫也罢,总之过了今天我就不会再放过你。

三年前那种蠢事,一次足矣。

时笙醒来的时候,身边并没有人,身旁的半张床整齐得不像有人睡过的样子,所以……昨晚冉子麒没回来?

她嘴角的释然蓦地化成一抹苦涩,昨晚是他们结婚的第一夜,她独守空房?

所以,冉子麒如今回来,是为了报复她三年前的退婚吗?

相互折磨?不死不休?

到底是谁折磨谁呢?

下楼的时候,冉子麒已经在楼下看报,见她下楼放下报纸,似乎是以她为重。

“睡醒了?饿了吗?我们去吃饭,我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有。”

他絮絮叨叨的话让她眼眶起了酸意,她闷闷的答了一声,“吃饭吧。”

时笙难得没有跟他对着干,冉子麒受宠若惊的跟在后面。

“要是不喜欢,就告诉我……告诉厨房也行,你是这个家的太太。”

她强压下心中悸动坐在餐桌距离冉子麒最远的位置,挑起一个最不愉快的话题。

“冉子麒,我想见见我爸。”

“你先吃饭……”

“我说我想见我爸,我要知道他平安无事!”她的语气重了几分。

餐桌上剑拔弩张,几个用人都把脑袋埋得极低,生怕祸及自身。

终于,还是冉子麒先败下阵来。

“好,我答应你,吃完饭就带你回去。”随后他自嘲般的开口,“笙笙,他是你的父亲,也是我的岳父,我怎么会对他下手?”

“那我呢?昨天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对我下手。”

“笙笙,我们一定要这样子吗?”

“你也可以马上跟我离婚,我什么都不要。”时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目光好似挑衅。

冉子麒脸色一变,最后也只是开口,“想都别想!”

冉子麒说时智渊已经被人送回家,时笙是不信的。

他的车子停在时家门口,她却迟迟没有下车。

这种时候,冉子麒不可能不进去的,进去之后她又该如何介绍?

“下车吧,不是说要见爸吗?”冉子麒轻轻提醒,等她转头以笑付之。

“那你呢?”

“我先去停车。”

冉子麒的舌尖再次有了几分苦涩,时笙刚才是不希望他进去吗?

时笙则是心中惊起巨浪,他不陪她进去,就不怕她一会在家里人面前乱说吗?

未多做深思,时笙便准备下车,因为她看见了门口的时子涵。

“我先下去了。”

冉子麒点头。

时笙下车,进门前却遭遇时子涵鄙夷的目光,对方的视线时不时游移向冉子麒的车子。

“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话都白说了是不是,妈让你一个人回来!你怎么真把他领回来了?你是真打算气死爸妈?”

时子涵对她的为难她百般不在意,直接问,“爸回来了?”

“你还知道关心爸啊?真关心就不该把那个男人领回来,我看你是真的见不得爸好,不然你就该好好听话。”时子涵趾高气扬的气焰仿佛她才是时笙的姐姐。

小说

婚礼前夕的一场阴差阳错,她被解除婚约,成为了败坏门风的坏女人。

2021-1-3 17:07:09

小说

沈瑶原本是一个人人敬仰的白衣天使,一朝穿越却变成了沈府傻子大小姐。

2021-1-3 17:10: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