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穿越都是名门小姐,皇宫贵族,怎么轮到我就成了小村妇

别人穿越都是名门小姐,皇宫贵族,怎么轮到我就成了小村妇,还是个丑妇。,要不要这么坑啊!凭什么,姐不服!,不过嘛,相公还是蛮帅哒,宝宝也萌萌哒
别人穿越都是名门小姐,皇宫贵族,怎么轮到我就成了小村妇

第1章 娘,我饿

许小茹意识清醒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睁眼,就被人抱住大腿。

“娘,我饿。”

等她睁开眼环顾四周,顿时无语了。

茅草房里只有一张木床算得上家具,一张破木桌黑漆漆的油光盖了一层又一层,有一条桌腿被虫蛀了,用木条固定住。

见她没反应,腿边的小男孩又拽了拽她的衣袖,“娘,我想吃肉。”

小男孩三四岁的样子,又瘦又黑,瞪着大眼睛抱着她的大腿,见她看过去还吸了吸鼻子。

许小茹正要问问怎么回事,忽然心口一痛,痛的她忍不住咳嗽起来,咳的嗓子也跟着疼,最后哇的呕出一口血来。

“娘!”小男孩看见血吓哭了,“娘我不吃肉了,你别死。”

他见过村里的先生,就是吐血吐死的。

吐出血许小茹反而不痛了,刚刚那一瞬,像是身体原主人最后的不甘。

原来这房子并不是原主的家,她是被赶出来的,因为偷了一点肉,想给儿子吃,被大嫂发现,告到公婆那里。

趁着原主丈夫在外干苦力,她就被赶出来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被赶出来之后,还在村里散布谣言,说她偷人,连儿子都是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的种。

原主打算去娘家借点粮,听了这些谣言,又被娘家指着鼻子骂完打出来,就这么气死了。

许小茹揉了揉发胀的头,正要叹气这日子可怎么过,却忽然摸到头上的凹凸不平。

她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整张脸有一大半都是坑坑洼洼。

像是,烫伤!

许小茹猛地站起身,险些没晕过去,喘了几口气之后,她便四处想找找镜子。

可惜没找到,最后,她在小男孩眼睛里看见了这具身体的样子。

脸,或许那已经不能称为脸了,上面一大片的烫伤,几乎覆盖了整张脸,以及一半的脖子。

许小茹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而小男孩忍不住大哭起来,“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头,穿越也就算了,给她这么个烂摊子,老天爷看她是有多不顺眼?

别人都是天选之人,她是天坑之人。

伸手把小男孩抱起来,轻轻拍拍他后背,“别哭了,等着,娘,给你弄吃的。”

小男孩止住眼泪点点头,被她放到床上,自己啃手指玩。

许小茹在房间、院子里翻了一遍,最后找到几个红薯,米是一点没有了,野菜还有一把,一个小盒子底还能扣除一点盐粒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在灶膛点火,烤了两个红薯,剩下两个留着明天吃,没办法,她打算明天去山上找点东西吃,早上不吃爬不动山。

红薯还没烤好,小团子过来了,蹲在一旁,落日余晖里,娘俩蹲在灶前盯着两个不大的红薯,看起来实在凄惨。

“娘,以后你别偷肉了,奶奶就不会打你了。”

显然,小团子还没明白,她娘俩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只以为是惹了奶奶生气,才出来躲着。

许小茹摸摸他的脑袋,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菜单!红烧肉,水煮鱼,宫保鸡丁…吸,不能想了!

红薯烤好了,娘俩一人一个,小团子被烫的直吸气,却不肯放手,狼吞虎咽的吃完一个红薯。

到了晚上,栓好门,娘俩躺在一张破床上,盖着一条薄被。

好在快入夏了,要是冬天,娘俩还不被冻死?

想到以后可能有更多的糟心事,许小茹长长的叹息一声,她平常也算得上品行良好,没干过什么缺德事。

老天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就这么迷迷糊糊睡到了天亮。

把最后两个红薯分吃了,许小茹嘱咐儿子,“娘出去找吃的,你不要乱跑,就在家里知道吗?”

小团子乖巧的点头,随即想起什么,“娘,你小心不要被奶奶抓到,不然她又要打你。”

经过了一晚上,许小茹并不打算瞒着儿子,“以后咱们都不会回秦家了,你跟着娘生活,好吗?”

“为什么?”小团子怯怯的,“连爹也不要了吗?”

许小茹忍不住吐糟,你那连媳妇儿子都护不住的爹有什么用?

原主从嫁到老秦家就没过过好日子,大伯哥夫妻俩满肚子都是心眼,弟弟一回来就被赶去做苦力,夫妻俩聚少离多。

家里的地更是没给他们一亩,这还不算,平日里娘俩吃的用的都是家里最差的,肉更是碰都碰不到一点。

就这样还要出去说什么,弟媳侄子都靠他们养着。

偏原主的丈夫是个好脾气的,闷不吭声也不反驳,只知道闷头干活,赚的钱全都交给爹娘,最后都进了大房的兜里。

“如果爹和娘,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小团子很是纠结了一下,最后抱住许小茹的大腿,“我选娘!”

许小茹又忍不住摸他脑袋,“等着,娘回来就有吃的了。”

一出门,遇到的村里人不少对她露出鄙夷眼神的。

在这样一个古代村落里,偷人就是被打死也是活该。秦家也是在把她赶出来之后,怕小儿子再把人接回去,这才说她偷人。

她顺着村里后的小路慢慢走,才走出没多远,有几个出来干农活的妇人追上她。

“秦二媳妇,你男人回来了,你还不赶紧去跟他磕头认错?”

许小茹撇她一眼,没有理。

有人嗤笑道,“她就算磕一百个头,秦二难道会留下她?就算再好脾气的汉子,难道能忍得了媳妇偷人?”

“可不是嘛!”有人阴阳怪气,“要我说,这样的女人,怎么还有脸面活着?还不如一根麻绳吊死,省得脏了别人的眼睛。”

“哎,也不能这样说,人家有脸偷人,怎么就没脸活着了?”妇人们每次说到脸字都咬的很用力。

这话一出,一阵哄笑。

本以为秦二媳妇会生气跟她们争吵或者动手,哪知对方根本理都不理自顾自往后山走。

有一个年轻妇人忍不住骂她,“你傻了吗?后山可是有狼的,当心被狼叼去,就算想寻死,哪找不到歪脖树?”

第2章 秦二回家

许小茹看她一眼,“谢谢,我只是去采点野菜。”

几个妇人还想说点什么,见她走远了,便凑一起嘀咕。

春末夏初,山上野菜倒是不少,许小茹却没有采,她是奔着山上的草药来的。好歹是家传的中医,辨认草药还是没问题的。

这片山头因为有野狼,村民倒是很少来,就这么一会儿,她已经看到三四种草药了,她小心的采摘下来,然后直接用衣摆兜着。

一转眼,到了晌午,许小茹找了条小溪,把沾满泥土的手放到溪水里冲洗。

擦擦头上的汗,她坐在溪边,休息一会就要回去了,她还要把药送到村里赤脚大夫那换粮。

这是她能想到最快糊口的办法。村里人也不会发现她的异样,只会当她实在走投无路了。

鸟鸣清脆,清风徐来。

忽然,她好像听见有人喊叫。

“媳妇!”

是个男人的声音,焦急里带了几分沙哑。

“许珍!”

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男人脚步声。

等许小茹起身打算找地方躲躲的时候,男人已经拨开一丛灌木来到她面前。

男人很高,一把大络腮胡子挡住了大半个脸,眼睛里带着红血丝,衣服破了几道口子,裤腿蹭着山沟里的黄泥。

见到许小茹的一瞬间,男人长舒了口气。

“媳妇…”

他是一起干苦力的人口中得知的这一切。他急忙辞了工事,钱都没要,跑回了家里。

才到家门口,娘就哭着跟他咒骂,爹在一旁一声不吭,大哥大嫂在一旁冷嘲热讽。

再接着是听人说他媳妇要去山上寻死,他不顾爹娘阻拦跑到山上,大概到这时候,秦二隐隐约约明白了。

见媳妇站在那不说话,他刚刚舒出去的那口气又憋回心里。

秦二耷拉着脑袋,手揪了揪衣服,不知道往哪放。

许小茹叹了口气,虽然她不太在意,但是原主想必不希望这个男人误会,她还是要解释一二。

“我偷了家里的肉想给儿子吃,被你娘赶出来了,随后她跟村里人说我偷人…”

一句话,让这个老实的汉子眼眶通红,声音都哽咽了,“我信你,是我没用!”

说着,他捂着脸转过身…

你哭了吗?别哭啊!许小茹一阵慌乱,怎么办?她要不要递个手帕什么的?难道要她把肩膀借过去?

好在,秦二很快就缓过来了,用力抹了把脸,“媳妇,咱们回去吧,我以后不去镇上干活了,就在家里。”

显然,这个男人跟他儿子一样,还以为他回来了,原主就能回秦家。

许小茹心下涌上一股恶趣味,这样的男人如果不把他逼到绝境,他会一直这样下去。

“不如你先回去跟你娘商量好,等他们同意了再接我回去吧。”

秦二憨厚的点点头,带头往山下走,忽然想起什么,“媳妇,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等着我…”

说完,他就跑了。

许小茹:兄弟,你要去找橘子树吗?

等了半个多时辰,许小茹都要忍不住自己下山了,秦二才回来,脸颊微红,手里还提着一只兔子。

“走吧,媳妇。”

两人下了山,秦二把兔子塞到她手里,“媳妇,我先回家,你等我去接你。”

许小茹提着兔子,回到茅屋的时候,已经吞咽了十几次口水,而小团子一见到她飞快的扑上来。

“娘!”

看到兔子,小团子口水也下来了,激动的小脸通红,“娘,你太厉害了!”

许小茹找了个瓦罐,洗干净,在邻居鄙夷的眼神中借了把菜刀,回来收拾了兔子,切成小块,放到瓦罐里,撒上盐,又加了把野菜。

就这么炖上。

小团子眼睛死死盯着瓦罐,生怕有人跳出来把兔肉抢走。

“娘,多久能吃啊?”

在小团子第十遍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许小茹打开瓦罐,拿筷子戳了戳肉,“好了!”

兔肉有一点腥,但娘俩根本顾不上。

狼吞虎咽吃了几块肉,小团子喝了一大碗汤,看着瓦罐里剩下不多的肉,“娘,我吃饱了,你多吃点。”

许小茹又给他夹了两块,“娘明天去镇上买粮食,以后让你每天都可以吃饱饱的。”

既然今晚有着落了,那草药就去镇上卖吧,能多换点粮食。

这边娘俩吃饱喝足躺下睡觉,那边秦二还在跪着。

他一提出要把娘俩接回来,就挨了他娘一巴掌。

秦老太以为她吓唬两句,儿子就能老实了,哪曾想这个一向最听话的儿子,竟然跪在那里不管不顾的就要接许珍回来。

如果她之前没传许珍偷人的话,接回来好好教训一顿也可以,然而话都已经传遍整个村子,要是把人接回来,他们老秦家的脸往哪搁?

所以,不管是秦老太,还是秦老爹,都死活不同意把人接回来。

至于秦老大和他媳妇,更不愿意那娘俩回来了,少两张嘴,以后再把秦二打发去干活,挣的钱都是他们的。

“你想气死我吗?”秦老太捂着胸口,摆出一副上不来气的模样,旁边秦大连忙上前扶着,转头又训斥弟弟。

“老二,你看你把娘气的!你那个媳妇长那么一张脸不说,现在还偷人,这样的人要是回了秦家,以后咱们家在村里不是要被人笑话死?”

秦大媳妇也跟着帮腔,“可不是嘛,她要是回来,以后我家大丫说亲都不好说。”

“她是为了救小牛,才伤了脸。”

提到这个,秦二眼神又是一暗,许珍刚嫁给他时多少人羡慕他,模样好、性子好,干活麻利。

然而才几年时间,当初娇艳的新媳妇就被磋磨成这幅样子。更因为儿子跟大哥家大丫打闹伤了脸。

不管别人怎么看,秦二从来没嫌弃过自己媳妇,他觉得自己无能,于是越加不要命的干活,一起干活的几个人里,他赚的是最多的。

即使这样,媳妇也没过上好日子。

爹娘,大哥大嫂还在说着什么,秦二却听不进去了。

他只想让媳妇儿子吃饱穿暖,这样很难吗?

难!

心头一个声音怒吼!

你明白的,你把钱都交给了爹娘,可他们不会让许珍和儿子吃饱穿暖,你干的再多,赚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第3章 净身出户

蓦地,周围声音都消失了。

几个人瞪大眼睛看着秦二,秦二眼睛里,一滴一滴泪珠子往下掉,把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汉子逼到这个份上,秦老太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秦二猛地起身,吓了几人一跳,秦大更是躲到秦老太身后。

“爹,娘,”他把身上最后一点钱逃出来,放到秦老太手心,“许珍是我媳妇,小牛是我儿子,我不能眼看着他们受苦,以后我就跟他们去那边过…”

他话还没说完,秦老太又是一巴掌,这次是真的气的面红耳赤,“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为了那养汉的和野种,你就要走?”

秦大这个时候有点急了,“老二,你说的是人话吗?爹娘把你养这么大,你就不管他们了?”

“咱们早该分家了。”秦二毫不退缩,“这些年,我赚的钱加起来也有十两银子,房子、地,是不是也该有我一份?”

这下,秦大更慌了,秦大媳妇在一旁愤恨的拧了他一下,随即扯出个笑脸,“老二,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呢?这些年我们没少你吃没少你穿的…”

“要么分家,要么我什么都不要直接走。”秦二不会撂狠话,他又一次带着哀求,“娘,你难道要逼死我们一家三口吗?”

“好,好,好。”秦老太气的连叫了三声好,“你走啊!走了我就没你这个儿子,你以后就算讨饭,也别想我给你一口吃的。”

秦二跪地磕了三个响头,随即头也不回离开了老秦家。

秦大还想阻拦,被媳妇瞪了一眼撇撇嘴也就不说话了。

茅草屋里娘俩已经睡着了,秦二坐在门口,靠着门,就这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许小茹一打开门,被门口那一大坨险些吓死。

“你…你怎么过来了?”

不会是老秦家真的同意把她接回去了吧?她才不会回去找罪受!

“媳妇。”

秦二咧嘴笑起来,日头升起的时候,他只觉得心头松快的像是要飞起来,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轻松过。

许小茹愣了下神,随即拍拍自己的脸,真是没想到,这么个粗野的汉子,笑起来竟然有几分迷人。

如果不是那一把大胡子,许小茹仔细打量着秦二,秦二皮肤倒是挺白净的,眼睛跟小团子的很像,看人的时候水汪汪,亮晶晶…

揉着眼睛的小团子忽然尖叫一声,扑到秦二身上,“爹!你终于回来了!”

他拉着秦二到一旁告状,“爹,大丫又打我,奶奶还打娘,我跟娘好几天没饭吃…”

秦二很是心疼,“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这,在没有别人,好不好?”

“好!”小团子欢呼,“爹,娘可厉害了,她昨天抓了只兔子…”

偷听的许小茹脸颊微红,连忙把昨天采的药材收拾了一下,又把剩下的一点肉汤热上端给小团子吃,嘱咐他好好呆在家里。

出门走出没多远,许小茹盯着身后那个亦步亦趋跟着她的秦二,“我要去镇上,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去。”

“我自己去就行了。”

“你认识路吗?”

好吧,许小茹不认识路。

原主从嫁过来也从没出过村子,她从来都是早早起来,干上一整日的活,不管冬夏。

两人一起往村外走,碰到的人都面色怪异的打量他们。

眼神里满是,‘秦二竟然没休了这婆娘!’‘发生了什么?’‘秦二,我敬你是条汉子!’

不过两人都不是会管别人脸色的,自顾自出了村子。

许小茹心里怨念,古代的道路根本算不上路,只是一条小径,现在杂草丛生,她裙子上沾了许多草叶。

秦二见此,找了跟木棍,走到许小茹的前头,替她拨开挡路的草,顺便挑开一些爬虫。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阵,秦二面色羞赧,他还是第一次跟媳妇这么单独相处。

以前两人睡的房间在秦老头两口子的后屋,房间阴暗,刚成亲的时候,一有点动静,秦老太就大声咳嗽。

第二天还会故意拿话敲打许珍,这么几次之后,两口子也不怎么亲近了。

“媳妇,你累不累?要不我背你?”

许小茹心理上是觉得有点累的,不过这个身体常年干活,这么点路,真算不上什么,昨天她在山上跑了一天,也没怎么累。

“我不累。”

秦二于是找不到话头了。

走到晌午,才到镇上,许小茹不得不开口,“你知道哪家医馆药铺收草药吗?”

秦二点点头,带着许小茹左转又转,拐到一个胡同里的小医馆门口。

这家铺子很小,又显得破旧,一个衣服有些脏乱的老头蹲在地上摆弄筐里的草药。

许小茹走上前去,老头抬头看她一眼,“治不好!除非神医严桓在世。”

不知道这严桓是谁,不过她可不是来看脸的,这样的烫伤,现代也只能植皮,何况这种乡下地方呢?

“大爷,我不是问诊的,我这有些草药,您看…”说着,许小茹把破布口袋打开,露出里面的草药。

老头的眼睛一下亮了,轻手轻脚的翻检草药,最后捻着胡子道,“品相都不错,一两银子,卖不卖?”

许小茹转头看向秦二,秦二点点头,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也只有这老头好心给个实惠价,换做大药铺,价格能压下一半。

“卖。”

老头找了一点银子称好重量,又取了两百多个大子,加一起凑足一两,递过去。

许小茹收了银子却没走,不好意思的指了指破布口袋,“这个口袋…”她是从邻居那借的,回去要还的。

老头转身另找了个箩筐,把药材收好,破布口袋还给她,忍不住道,“以后要是还有,再来我这卖啊。”

这种品相的药可不好收,许多药材贩子都直接去镇上的大药铺。

而他年纪大了,自己也没办法去山上采药。

秦二在镇上干了几年活,对镇子很熟悉,许小茹也就让他带着买东西。粮食、锅碗瓢盆、油盐这些过日子的东西是最主要的。

买好了秦二直接提起来抗在身上。

第4章 秦家上门

看见有卖箩筐的,许小茹想买几个,被秦二拦住了,“媳妇,回去我弄些柳枝编几个给你,这就不用买了。”

村里人大部分都会编箩筐,不管编的好不好看,用都是能用的。

“媳妇,给你买块布,做件衣裳吧?”

许小茹摇头,“不用买。”

她根本不会做衣裳!买了就要露馅了。

秦二只当她舍不得花钱,心下越加酸楚。

买好东西,夫妻两个回到村里,正是晚饭的时候,许小茹拿一点米跟邻居换了一把青菜、两颗鸡蛋。

晚饭有着落了。

煮了一大锅的米饭,配着一大碗青菜烧肉,小团子吃的满脸的油,连着两天的肉,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的。

还有又嫩又香的蒸鸡蛋,以前他只能看着大丫吃。

那么软,含到嘴里像是要化了一样。

饭后一家人在院子里消食,秦二折了些柳条回来在一旁编筐,他手艺倒是不错,编的密实规整。

许小茹以为,以后的生活也会就这么平静下去,然而她还是太天真了。

秦大媳妇不知听谁说的,秦二去镇上买了一堆东西回来,还买了肉!马上跑回去告诉秦老太。

“娘!老二肯定是自己偷偷藏了钱,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哪家吃的起肉?”

想到秦二没有如自己预想一般落魄,反而吃上了肉,秦大气嚷着,“他倒好,带着钱跑出去吃好的,根本不管爹娘,真是个白眼狼,白养他这么多年!”

若说秦二自己藏钱,秦老太是不信的。

这么多年,秦二兜里的钱就没留过夜的,哪次不是一回来就交给她?更何况他的衣裳脱下来,她都要先检测一遍再扔给许氏洗,他能藏在哪?

“是真的吗?会不会看错了?”

“娘,我娘家妹子亲眼看见的!还扛着不少粮食,零零碎碎加起来,少不得八百文!”

八百文!那可是快一两银子了!

秦老太在屋子里转悠几圈,最后拿起自己的拐杖,不顾天都暗下来,急冲冲往破茅草屋跑去。

不管是不是真的,可不能让这些东西落到外人手里。

她带着秦大和秦大媳妇气冲冲来了,许小茹一见事情不好,连忙把院门插上。

隔着院门,秦老太破口大骂。

“养汉的破烂货,没看见你娘来了吗?还不快把门打开?”

许小茹翻了个白眼,转而看向一旁的秦二,她想看看这个男人会怎么做,是继续夹在两家中间,还是选择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

一手把瑟瑟发抖的小团子拉到怀里。

秦二心里十分难受,怯怯的看许小茹一眼,便不说话了,也根本没有去开门的意思。

秦老太骂了半天,见里面的人没有反应,不由得有些气急。

往常这两口子早就战战兢兢跪到她面前讨饶,今天这是怎么了?

“老二,你先把门打开,把娘挡在外面是什么意思?”秦大跟着搅和。

这个时候,大姑娘小媳妇都在趁着最后一点光亮做针线,见这边有热闹看,纷纷放下针线凑过来。

“这是怎么啦?”

“谁知道呢,好像秦二非要接媳妇回去,秦家不肯,直接把秦二也赶出来了。”

“不是,我听我婶子说是秦二被许氏不知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了她,家都不要了。”

周围人议论纷纷,秦老太脸色难看,她这辈子头一次被人这么指指点点,心下发狠,今天定要狠狠收拾这两口子一顿。

“许氏,你赶紧开门,把偷家里的钱还回来,再给我磕一百个头,我就饶了你,不然拿你去见官!”

思来想去,秦老太觉得,秦二应该是把钱偷偷给许氏藏起来了。

这话也就骗骗这些听见官差名字就吓得瑟瑟发抖的村里人,许小茹嗤笑一声,“好啊,你去报官,你说我偷你的钱,我还说你偷了我的钱呢!”

秦老太被噎的难受,更是想不到许珍竟然敢这么对她说话。

“许珍,你怎么跟娘说话的?”秦大媳妇怒斥,“你也不怕把娘气病了。”

“呵,我现在可不是秦家媳妇了,我都被赶出来了,她算是谁的娘?”

这话一出,周围人也觉得怪异,当初许氏被赶出门时,被打的那么惨,他们可不觉得许氏能在那种情况下能带走钱。

而且,老秦家当时可是信誓旦旦说许氏再也不是秦家人。

秦老太也想到了这点,然而她眼珠一转,马上有了注意,往地上一坐,开始嚎,“秦二你个不孝子,非要跟着这么个破烂货过日子,也不管家里人死活…”

旁边秦大自然接下去,语带哽咽,“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你却拿着钱跑出来,还买肉吃,娘都多久没吃过肉了,你想过没有?”

偏秦二不知该怎么反驳。他一向不善言辞,此刻被家人污蔑,心里像是被狠狠刺了一刀。

许小茹看不下去了,好歹这男人之前帮了自己不少,怎么也不能眼看着他背上骂名,被村里人指点。

“呦,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秦二是个多不孝的人呢!”许小茹此刻影后附体。

“他在城里干多少年的活,挣了多少钱,这么多钱他可是一文没留都交给你们了,知道他为人的都该心里有数。”

周围许多汉子忍不住点头,他们也是男人,自问做不到秦二这样,镇子上的苦力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村里能做那活的统共也没几个,秦二是干的最多,时间最长的一个。

“那他也不该不管家里人,拿着钱跑过来跟你过日子。”隔着院门,秦大总觉得少了几分气势。

翻来覆去说这么多,句句不离钱。

这秦家人八成是听说他们去镇上买粮的事,打秋风来了。

实在无法想象,秦二、秦小牛好歹也是他们家的骨血,怎么能这么不顾他们的死活?

“谁说他拿钱了?他今天吃的饭都是我…”

不等她说完,秦二拉了她一把,上前去打开门,声音低沉,“娘,大哥,既然你们都在,咱们现在就去里正那里把家分了吧。”

第5章 彻底断绝

秦二想明白了,不分家,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停止,现在他在家,还好说,等他不在家的时候,他们找上门来,许珍该怎么办?

秦老太和秦大都有些僵硬,显然没想到秦二提了这么一出。

“你什么意思?”

“许氏我的妻子,小牛是我儿子,我不可能抛弃他们,您今天看她买了粮食就来说她偷钱,明天看她吃饭又要过来要一碗…”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二的心其实早就死了,如今只想在里正那里把家分了,以后过自己的日子。

“娘,我不想饿死,也不想让他们饿死,我只能分家了。”

“谁说要饿死你们了?”秦老太撒泼,“倒是你,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就不该养你这…”

急匆匆赶来的秦老头连忙呵斥一句,“你胡说什么?”

他擦擦头上的汗,看了身后秦三太爷一眼,本来打算把里正叫来正式把许氏和小牛从秦家除名的。

没想到弄巧成拙,秦二要分家。

秦二走到两人面前,“三太爷,您来得正好,还请您把我们一家三口从秦家除名了吧。”

这意思就是不分秦家一点东西,净身出户了。

周围难免有些议论,不能理解秦二宁可什么都不要,也要分家的心思。

倒是有个妇人忍不住多了句嘴,“呵,我看他要是继续留在秦家,这辈子也别想说上媳妇了。”

这话说到点上了,众人纷纷点头。

秦家根本没打算给秦二说亲事,他自己看中了许氏。

至于许家,本来想拿许氏换点彩礼给儿子说媳妇,秦家又死活不肯出钱,他们好好的女儿怎么可能白送给秦家?

谁知,许氏生了一场大病,眼看活不成了,许家觉得晦气,秦二却一点也不嫌弃,把人娶了回去。

秦家也不知什么心思,就这么办了场婚事。

没了许氏,秦二去哪再捡个媳妇?

秦三太爷看向秦老头,“你同意吗?”

“这…”

见他犹豫,秦三太爷敲了敲拐杖,“秦二这么大岁数了,分家也是应该的,你们家一共三亩地,至少也得分他…”

“不用说了,就把他从秦家除名吧!”

秦三太爷点点头,“好,既如此,从此以后秦…”他忽然想到,秦二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秦二,就不是秦家人了,以后生死都跟秦家无关。”

“明天我把字契拿来,现在这么晚了,都散了,回去睡吧。”

秦家拉着脸走了,没想到东西没要到,反而让秦二直接离了秦家。

其他村民看了一出热闹,边走边聊的也散了。

一家三口进了屋,坐到床上。

小团子早就困累了,拽着许小茹的衣角睡着了。

夜里很静,许小茹一时有些睡不着,破床貌似有些承受不住两个大人的力量,稍一动,就吱嘎吱嘎响。

“你没有名字吗?”

她很好奇,要说古代女孩地位低,没名字还说的过去,秦二一个大男人,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

“我…”秦二挠挠头,“从小爹娘就这么叫我,村里人也这么叫我。”

真让人无语!

“你真是亲生的吗?该不是你爹娘捡来的孩子吧?”

见秦二沉默许久,许小茹心下一惊,她只是开玩笑的,难道自己说中了?

“我也不记得了,十来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秦二声音闷闷的。

“好了,别想那么多,以后他们可找不到理由来闹事了,你就当没那些家人吧。”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许小茹在心里想,既然这个男人之前坚定的站在了她这一边,那她也可以先试着把他当家人,当哥哥相处。

等她睡着很久之后,黑暗中传来一声坚定的,“嗯。”

隔天,里正让人把字契送来了,秦二小心翼翼的收好。

早上喝的稀粥,这个时候,许小茹才注意到,这个男人吃饭的样子,未免太斯文了点。

而且他明明只是个普通的村民,却跟别人不一样,他的背脊始终是直的。

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

哪怕是坐在那小凳子上,不得不蜷起腿。

老秦家人用筷子都喜欢把食指压在大拇指上,只有他不一样。

越看越不像亲生的!

秦二在用菜刀削一根木棍,一头被他削的尖尖的,又把棍子一点点打磨光滑。

感受到媳妇的视线,他脸红了。

小牛跟赵家的孩子跑出去玩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

“媳妇…”

许小茹吓了一跳,“干…干什么?”

这幅春意盎然的样子看着她,难道想对她图谋不轨?不对,夫妻之间,不是天经地义吗?

可她不是原主啊!

“要不,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哎?”

许小茹暗骂了自己一句,思想太不纯洁了!

“取名字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先把胡子剃了。”

这回换秦二惊讶了,“媳妇…你不喜欢吗?”

见许小茹点头,秦二不禁后悔,早知道媳妇不喜欢大胡子,他留胡子干什么?

村里人也只有上了岁数的才留起胡子,普通村民平常没时间打理,少有留这么一大把胡子的。

秦二一点没有反抗的由着媳妇给他剃胡子,当然,刀也是跟别家借的。

甚至,他心里有点说不明的雀跃,他记得小时候总有人夸他长得好,像是地主家的小公子。

剃掉胡子之后,许小茹盯着他的脸沉默了许久。

这人…长得太好看了!

之前只觉得他眼睛很亮,现在衬着这白玉一般的脸,眼睛显得格外深邃,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微上翘。

嗯,大概许久没洗澡了,有点脏。

再想到自己,许小茹顿时觉得身上痒痒的,她抓了把后背,竟然扣下来一点黑泥。

大概是瞧出许小茹的想法,秦二摸了把脸,“媳妇,你想洗澡吗?我去弄点柴回来烧水。”

许小茹不想在家等着橘子树,于是跟他一起去山上捡柴。

这个时候干柴不多,说是捡柴,其实是在一些老树上折些树枝,这种柴烧的时候会冒烟。

村里会过日子的,年年冬天都把干柴晾好,春天多雨,就把干柴堆在房子里,干柴烧起来又快,又省心力。

第6章 娘的秘密

想到此处,秦二心里又是一酸,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让媳妇过上好日子。

出村子的路上,看到秦二的人无不惊讶。

以前的秦二憨厚壮实,却带着几分老气。哪知现在就剃了个胡子,竟然看起来完全变了个样。

那张俊俏的脸,加上挺拔的腰腿,竟让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红了脸。

尤其是村里的张寡妇,看秦二跟一块肥的流油的肉一样,眼神里带着钩子,恨不得马上把秦二勾回家去。

再瞥到一旁的许小茹,马上变成了不屑。

虽然她当年也偷过人,可没被人发现不是?

等到丈夫去世之后,她更是想跟哪个跟哪个,哪家媳妇敢说她,她就敢当晚把那家男人勾出去。

因此,有些妇人见张寡妇走到秦二面前,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男人,就像是猫,哪有不偷腥的呢?

自家的婆娘,哪比得上外面的野花有意思?

然而秦二像是没看见张寡妇一样往前走,让众人眼里都有些微妙。

张寡妇不信自己勾不住这么一个看起来就如狼似虎的年轻人,于是故意挡到秦二身前,‘一不小心’歪了身子,就要倒进秦二怀里。

秦二侧身一躲,张寡妇直接摔在地上,脸上难看揉着膝盖,见两人理都不理就要走,她一把抓住秦二的裤腿…

手还故意在对方腿上摩擦了一下,“你这小子,撞到人也不问候一声,真是惹人厌。”

说着,媚眼就飞过去。

许小茹一眼就看穿了她。

以她多年看各种狗血电视剧的经验,这张寡妇肯定是在勾引秦二。

看她这么熟门熟路的,以前可能没少干这种事。

这个时候秦二只要道个歉,张寡妇就能顺势说自己腿磕坏了,请他送自己回去…

嘿嘿,人都到家里,难道她能放跑了?

可秦二再一次出乎她的意料,秦二略带点委屈,“我没撞到你,是你自己摔倒的。”

旁边传来一阵大笑,有个妇人看不下去张寡妇左派,嘲讽道,“哎呦,谁不知道你张寡妇的腿啊…软着呢…”

其他对张寡妇不满的纷纷附和,“可不是嘛!尤其是看了男人,那腿软的跟面条似的。”

“秦二你快带着你媳妇去忙吧,一会儿要是被缠上了,还不把你吸干?”

又是一阵哄笑。

怎么也是有家有媳妇的人,这些话秦二多少还是听得懂的,又因为被众人看着,脸一下红的跟火烧了一样。

秦二憨厚又老实的样子,让许多妇人心生羡慕,不由得对比起自家的男人,若是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定就被张寡妇勾走了。

有几个妇人已经打定主意回家拿秦二的事好好敲打敲打自家的爷们。

秦二拉着许小茹飞快的往山脚走,可不敢跟张寡妇说话了。

到了山上,许小茹跟着转悠一圈,见自己帮不上忙,干脆去挖野菜。

她发现这野菜不像看上去那么粗糙难吃,不管是煮粥还是炖肉,加上一把,挺鲜的,还带着点甜味。

等到下山的时候,秦二背着大大一捆柴,都快有许小茹高了。

那么大一捆,他眉头都没皱一下扔到在肩上,仿佛扛的是棉花一样。

许小茹瞪大了眼睛,“你…这力气也太大了。”

秦二羞赧的摸摸脸,没了胡子遮掩,他总觉得光秃秃凉飕飕的。媳妇崇拜的眼神让他心里热乎乎的。

回到家,小团子跳到秦二怀里,被秦二举起来抗在肩膀上。

许小茹烧好热水,不客气的先洗了,买的木桶不太大,好在她个子小,到能坐得下。

就是不知道秦二那么大一只,怎么把自己塞进这小木桶了!

想到此处,许小茹笑了起来。

“爹!你没打到兔子吗?”

“咳,爹是上山去砍柴了。”对着自己儿子,秦二好像有无穷无尽的耐心,“下次爹再给你抓兔子吃好不好?”

小团子也只是那么一说,最近家里都是吃的白米饭,他每天吃的饱饱的,睡觉的时候也不会饿。

“爹,我发现了娘一个秘密。”小团子凑到秦二耳边。

秦二心头一跳,虽然他一直相信媳妇,可是…

“什么秘密?”

“娘吐了血也不会死!”小团子压低声音,“你没回来之前,我亲眼看见娘吐血了。”

心里忽然抽疼了一下,秦二咬牙,“你娘…爹不在家的时候,你娘都在做什么?”

秦老太最常跟他说的话就是,许珍是个懒婆娘,家里什么活都不干,整日不是跟小牛一起玩就是闲逛。

小团子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掰着手指,“要割草喂猪,去地里干活,洗衣服,做饭,捡柴…”

他说了好半天,“唔…想不起来了,有的时候还要挑水。”

听到这些,秦二一滴泪珠子掉到地上,他连忙抹掉,又接着问,“你们一天吃几顿饭?”

“有时候一顿,有时候没有。啊,对了,娘去地里的时候,早上可以多喝一碗粥呢。”

每次许珍都会分一半给小团子,看着儿子把碗添的干干净净。

门外,秦二把小团子放下,守在门口,拿出木棍继续削。

一下一下像是要刺进血肉,男子汉大丈夫,若是连妻儿都护不住,还配活在这世上吗?

他想的很多,想到以前,想到以后。

眼前最重要的是让妻儿吃饱穿暖,不用那么辛苦劳作,虽说媳妇可以采药,他却不愿意让媳妇常去山上。

那山上野兽不少,就算有他跟着,万一伤到媳妇怎么办?

现在天气还好,等到了夏天,山里又闷又热,他可舍不得媳妇受这个苦。

于是,秦二决定猎些大点的动物,山上有野猪,可以自家留一部分吃,卖一部分。

若是运气好,猎到鹿,那全身都是宝贝,可值钱了呢。

许小茹洗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秦二面露红光,嘴角含笑,摩擦着木棍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兄弟…难道是在暗示什么?

磨枪?

她连忙甩甩头,“你帮小牛也洗个澡,我去做饭。”

秦二点头带着儿子在房间里洗澡,时不时传来小团子的笑声和水声。

第7章 人比人得死

这晚吃的都是青菜,不过米还是管够的,野菜吃着也新鲜。额外给小团子蒸了个鸡蛋,他瘦的皮包骨一样,许小茹看着十分心疼。

许小茹做好饭,父子俩也洗好了,一出门,晃的她眼睛都要花了!

这是哪家公子?

之前乱成一团的头发洗净了束在脑后,一件粗布衣裳硬是让他穿出矜贵的模样来。

见许小茹一副惊讶的样子,秦二凑过来,“媳妇,你该给我取名字了。”

即使经历过现代各式小鲜肉的洗礼,许小茹还是被迷晕了。

她点点头,“好啊,好啊!”

旁边小团子不甘示弱,拉着她的手,“娘,你怎么只看爹,不看我啊!我不好看吗?”

“噗嗤,”许小茹笑着捏捏小团子的脸,托着他的下巴仔细打量,“哎呀,这是谁家的小伙子,怎么长得这么俊啊!”

小团子咯咯笑的欢快,“当然是秦二家的,我爹长得好,我才长得俊。”

一家三口正说着话,门外传来一个妇人的怒声,“秦二媳妇!快滚出来!”

许小茹生气了!

很好,不发火当我好脾气是吧?她抄起菜刀冲出去。

“谁喊我?找死啊?”

不就是比凶悍吗?拼演技,你们嫩着呢!

别说,来人还真被她吓住了,脸上的烫伤让她看起来格外恐怖,手里提着菜刀要跟人拼命的架势…

“你…你凶什么?村里人都传你勾引我家爷们,我还不能来我问问?”

这便是秦家传出的,许珍偷的男人的媳妇。

她男人名叫孙柱子,平日里懒得很,人也有些无赖,其他人家都有些看不上他。

这妇人家里父母早逝,她被叔叔随意嫁了这么个人,嫁过来之后,家里外面都靠她一个人干活撑着。

前几日,她叔叔加添了个孙子,给她递了信,她便带着孩子拿点东西过去看看。

秦家也是特意挑的,若是传别人,说不定要被人媳妇打上门来,人家男人在不在家,能不知道吗?

也只有这孙柱子,他媳妇正巧不在家,平日就是个混不吝的,推他身上,他不管怎么解释,别人都不会信。

这时,许小茹已经知道这妇人身份了。

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躲在不远处一颗老槐树后边张望。

想到秦家干出的事,许小茹气不打一出来。

既然她来了,肯定要想办法洗清原主的罪名,如今这妇人来的正好!

她冷笑一声,叉腰大声道,“我勾引你家男人?我呸,真不要脸,也不看看你家男人那副德行!”

周围早就有村民过来看热闹。

一听她这话,孙柱子不乐意了。

他平日总是被人瞧不起,突然传出自己跟秦二媳妇偷情的事,仿佛给他涨了莫大的面子,因此他也没跟任何人解释过。

反而沾沾自喜,村里最能干的秦二又怎么样?

他连自己媳妇都管不住,而他媳妇偏偏看上自己了!

是的,他自打听到这个消息,就觉得一定是秦二媳妇看中自己,说不定偷偷给自己做了衣裳鞋袜,这才被秦家发现…

每每想到这些,他心里都格外爽快。

孙柱子跳出来之后,先是小心的看他婆娘一眼,随即摆出一副无赖样子,“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那天晚上…嘿嘿嘿…”

话说一半,众人浮想联翩。

许小茹嗤笑,伸手把秦二拽过来,显摆一样拍拍秦二胸膛,“你自己看看这脸,这身段,”又拍拍手臂,“这把子力气,我有这样的男人在,需要勾引你?”

随着她的话,众人打量一下秦二,再对比一下孙柱子。

这对比太明显了!

小团子被众人目光看的有些羞怯,躲到了秦二身后。

来凑热闹的张寡妇娇笑着,“我说柱子,换做我,我肯定也是要秦二不要你。”

说完,她还故意对着秦二挑挑眉。

孙柱子媳妇愣愣的看了一会,转头一脚把孙柱子踹翻,“你还看什么?也不看看你那副德行,配不上人家那么俊的小媳妇?”

虽然确定了两人没什么事,可对方这么说自己男人,还是让她心里不痛快。

“人家那花容月貌的…啧啧啧…”

“呵!他当然配不上我,他也就配你这样的。”许小茹不客气的怼回去。

孙柱子还想说什么,被自家婆娘狠狠剜一眼,溜了。

许小茹一战成名。

而秦二原来长得那么俊,也被村里人津津乐道。

之前那些闲话也少了许多,农家的媳妇,都得泼辣些,不然就有人蹬鼻子上脸没事找事。

当晚,小团子睡着之后,秦二红着脸,伸手搂上了许小茹的腰,吓的她赶紧装睡。

秦二凑近了,手在她脸上摸了摸。

两人离得很近,许小茹大气都不敢喘,又怕被秦二发现自己装睡,心噗通噗通,都要跳出来了。

一声轻笑,“以前媳妇睡觉都会打呼噜,怎么今天…”

“呼噜…”

许小茹尽力了。

一颗脑袋靠在了她脖子上,许小茹浑身僵硬。

直到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才听到一句隐隐约约,“媳妇,你说好帮我取名字的。”

隔天,秦二准备了好几根削好的木棍,吃过早饭就要去山上打猎。

他说要在山上过夜,许小茹怕他饿着,把米饭捏成团子,里面塞了咸菜,给他带上,又把菜刀给他,让他防身。

没办法,正经匕首、武器,他们没有门路是买不到的,当然,他们也没钱买,只能拿菜刀凑数了。

小团子目光灼灼,“爹,我等你回来。”带着兔子!

秦二摸摸他的脑袋,又看了许小茹一眼,“等着我。”

他走了,许小茹自己把院子收拾了一下,旁边小团子也跟着拔草,这院子倒是不小,她琢磨着种点菜,总不能天天吃野菜。

那曾想,最近一直在他们家附近转悠的孙柱子一看秦二出门了,目送到看不见人影,就跑来敲他们家的门。

许小茹一开门,吓了一跳,随即摆出凶悍的样子。

“你来干什么?信不信老娘打死你?”

第8章 断子绝孙脚

孙柱子猥琐一笑,“别装了,你男人又不在,还装什么?你是不是早就看中我了?可惜…当初你家把你嫁给了秦二,你现在又毁了脸。”

说到这,他有些犹豫,这许氏以前是很漂亮,可现在这张脸,他看久了都怕晚上做噩梦。

许小茹简直被他恶心坏了。

这男人不定怎么在心里意淫她。

最终,孙柱子还是决定跟许氏好一次,女人嘛,遮住脸都一样,许氏皮肤还挺白的,摸着应该挺舒服的。

“嘿嘿,快,趁着你男人不在家,咱们赶紧办事…”

他话没说完,许小茹捂住儿子的眼睛,一记断子绝孙脚踹到他两腿中间。

“啊!”

孙柱子捂着腿中间,疼的满地打滚,满头大汗,撕心裂肺哭嚎着。

他婆娘急匆匆跑来,怒视许小茹,“你把我男人怎么了?”

“我就踢了他一脚,谁知道他这么不禁踢呢。”许小茹把小团子拽到身后,“还不把他带走,他要是再敢来闹事,我再一脚下去,他可能会绝后!”

听到这话的男人莫名一寒,甚至想捂住双腿之间瑟瑟发抖。

孙柱子媳妇把人带走了,临走前愤恨的瞪了许小茹一眼。孙柱子疼的要死要活,她只能把仇记在许氏身上了。

一个穿着不错的妇人走过来,看了这边情景,皱着眉,满脸嫌弃。

她头上戴着银钗,手腕上一对银镯子,走路时手时不时的摸摸头发,摆弄一下那对金耳环,还要摇晃着脑袋,让银钗上缀着的珍珠撞出响声来。

见许小茹要关门,上前一步,就要打人,“你这死丫头,没看见你娘啊?”

许小茹躲开,她自顾自进了院子,打量一圈,嫌弃的撇嘴,“没用的废物,白把你养这么大,当初还不如卖去大户人家当丫鬟。”

得!看来今天是没法安安静静的干活了。

这原主之前想借点粮都借不来,也不知道她娘现在过来是打的什么算盘。

“你来有什么事?”

“哼!你当我愿意来你这猪圈?你妹妹回来了,你这做姐姐的,都不回去探望探望她?”

许小茹无语了!

原主是有一个妹妹的,这个妹妹长得还挺标致,被镇上一位有钱老爷看中,娶回去做了填房。

问题是,这位老爷都七十多了,儿子孙子一大把。

然而为了人家给的彩礼,许家愣是欢天喜地的把女儿嫁了过去。

“她不是嫁进王老爷家了吗?怎么回来了?”

许老太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显然是很想找人说说,“她守寡了,那王老爷前些日子去了。”

见许珍眼神怪异,她脸上的笑收敛了些,装模作样的擦擦眼角,“我可怜的女儿啊,才成亲多久,就守了寡。”

许小茹不接话了,她自己找了个板凳坐下接着说。

“好在那王家大公子是个好的,给你妹妹分了银子,又给了她几亩地,让她以后能有个依靠。”

在那些商户眼里,地不值什么钱,可在他们这些农家人眼里,地就是最好的财产,就算自己不种,租出去每年也能得不少粮。

然后呢?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你说你这死丫头,就知道傻站着,我跟你说这么半天,你听明白没有?”

许小茹有点懵,难道…只是来炫耀的?

“哦哦,你还有什么事?”

许老太伸手就在许小茹胳膊上拧了一下,疼的许小茹一把把她推开,她一下摔在地上,怒骂道,“反了你了,敢跟你老娘动手?”

爬起来后,就像要生撕了许小茹一样的冲过来。

衡量了一下对方的体型,许小茹掉头就跑,头也不回的跑出院子。

哪知,小团子上前抱住许老太大腿,“别打我娘,别打我娘。”

许老太一巴掌就往小团子脸上扇,幸好许小茹拿胳膊挡住了,她吸了口凉气,这死老太婆下手真狠。

要是打到小团子脸上,还不得肿个十天半个月的?

想到此处,她恶狠狠瞪了许老太一眼,许老太被吓的僵了一下,随即更加愤怒,“你还敢瞪我?”

许小茹抄起儿子就跑,许老太在后边追。

追出老远,累的气喘吁吁,她本就年纪大了,又好吃懒做,哪追的上许小茹?

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许小茹,“你…呼,你给我回来!看老娘不打死你。”

许小茹很想嘲讽一波,‘你来追我啊!追上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当然,她也仅仅在心里想了想,真要这么做了,别人会以为她疯了的。

这是原主的母亲,对待她当然不能跟其他人一样,起码她不能动手,不然就是不孝。

见对方根本没反应,许老太心口堵的难受,嘀嘀咕咕咒骂一阵,又累又渴,刚刚说了半天的话,许珍连口水都不给她喝。

“告诉你,明天带了肉和鸡蛋回家看望你妹妹,不然…”

不等她说完,许小茹翻了个白眼,“没有!”

“你…你说什么?”

想从许小茹口里夺食,那是不可能的!有什么好吃的留给小团子不好?何必去喂那些没心肝的?

“我什么?不是你说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是死是活跟你们老许家没有半点关系?”

许老太大声嚷嚷着,“你不管你娘…你就是不孝。”

比嗓门?许小茹放下儿子,叉腰,运气…

“我当初快饿死了想找你借点粮你都不借,你看你,穿金戴银,不少吃不少穿,跑来找一个嫁出去的女儿要东西,你好意思吗?”

很显然,许小茹就是要占据道德制高点,让他们无处可站!

被周围人一看,许老太涨红了脸,气跑了。

来战啊!许小茹美滋滋,哎呀,这些对手,简直没有一战之力。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第二天晌午,秦二带着一只野猪回来,让许多人又起了心思。

一头野猪可是几百斤的肉啊!

村里人无不夸赞秦二,一方面是真的钦佩,另一方面也是想便宜买点肉,毕竟这么多肉,他也不可能都留着自己吃。

小说

涂山的大公主涂山沐,出生时天生异象

2021-1-3 17:04:12

小说

婚礼前夕的一场阴差阳错,她被解除婚约,成为了败坏门风的坏女人。

2021-1-3 17:07: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