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山的大公主涂山沐,出生时天生异象

涂山的大公主涂山沐,出生时天生异象,因此,被天帝赐婚给天族太子璟黎。可二人都要到大婚的年纪了,却连面都没见过,这可如何是好?
涂山的大公主涂山沐,出生时天生异象

第1章

重瑞天年五万四千五百八十六年,天后寿诞,邀请各路神仙上天拜寿。

“祝天后娘娘日月昌明,天伦永驻。”各路神仙难得一同到齐,场面盛大,说起来,天宫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天帝与天后同坐高殿上,面上都是高高兴兴,竟看不出帝后已多日不曾说话。

“众位卿家勉礼,今日是我的诞辰,本不想大办的,但念在天宫已经好久没有什么喜事了,就想着邀众卿家热闹热闹。”说完,面上保持着微笑,头微微一倾,看向天帝。

天帝接过眼神,大手一挥“众卿家不用太过拘束,随意就好,开宴吧。”

话音一落,丝竹响起,仙使们手举托盘,鱼贯而入。

台下各路神仙与私下较好的的聚在一处,比酒的比酒,对诗的对诗,互相调侃,好不热闹。

台上天帝与天后各自吃着自己的,还是谁也不理谁。

瑶池。

“母亲,那个人是谁呀?他的小狐狸可真好看。”一个白面玉冠的孩童指着远处经过假山的仙人问道,只见那人一身墨色衣袍,怀里抱着个小狐狸,通体雪白,颜色纯正。小狐狸脸色恹恹,抱狐狸的人也一脸淡漠,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那是当今的太子殿下,璟黎。他怀里的小狐狸,是如今涂山一脉的独女。涂山沐。”东海龙王的王妃带着他们的四儿子来给天后祝寿,大殿里人多,饭菜酒香,香囊熏香,各种味道混在一起实在是不好闻,便带着着儿子出来透透气。却不想碰见了太子殿下,想想自从上一次仙魔大战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太子殿下了。

王妃牵着小儿子的手,走到一处凉亭,在哪歇了歇脚,便带着孩子去了瑶池。想起关于太子和帝姬的往事,不禁摇摇头,发出一声轻叹。“唉,实在是对苦命的人。”王妃蹲下身来,双手握住儿子的肩膀,对着儿子说“娘只要你平安,不要做不顾性命的事,知道吗?”

小王子随不太明白母亲的意思,却也点点头。

光明宫内。

“太子殿下,您不去参加天后娘娘的寿诞吗?”伺候璟黎的贴身侍从樊士低声问道。

璟黎看着小狐狸默默出神。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睡着的小狐狸。最近他的小狐狸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想到此,不禁扬起了嘴角,樊士看家自家殿下笑了,差点没看呆过去,幸亏被璟黎的声音及时拉了回来。

“已经去过了,给母后送了寿礼,便回来了。”母后诞辰,自己本应该在旁陪着母后的,可怀里的小狐狸闹瞌睡,哪舍得让她待在那让人呼吸不畅的地方,母后明白自己,也无需多言。到是父皇,虽说都是给母后祝寿,可也就是充场子而已。“哼”璟黎原本带些笑意的脸又慢慢冰冷了下来,不禁冷哼一声。

“明日随我去涂山住一段日子,你收拾一下东西。”

樊士听到这话,便答应是,转身出去收拾东西了,太子殿下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要收拾的最多的就是化了真身的大公主的东西了,公主有太子殿下亲自带着,但是公主吃用的东西那可是马虎不得的。

不过和也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大公主刚刚化为真身时,连引魂袋都要太子殿下随时随身的带着,那次忘记带了,公主的状态就会差很多。好在前些日子太子已经将公主的魂体引到肉身上了,公主也能慢慢醒来一小会儿了。

第2章

三皇时期,禹治水途中路径涂山,娶涂山新吴侯之女,涂娇。涂娇适夏禹王为妻,生子名启,礼尚达义。涂山氏族佐禹治水期间,励精图治,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为国为民立下不朽功勋,涂山氏因而被赐涂山氏。后涂山娇与禹建立涂山氏国。

涂山一脉传承至今,到涂山侑夫妇这一代已不知过了多少年。夫妇二人育有两女长女名沐,次女名岫。长女如今昏迷不醒,次女还年幼,让夫妇俩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殿上,涂山侑刚议事结束,准备去书房处理事务,便被自家王后拉了出来,“哎呀呀,你放手,我的衣服被快被你扯破了,有什么事你好好说,别着急忙慌的,多影响形象”说完,涂山老爹四处瞅瞅,见四周没人,才慢条斯理整理自己的仪容。

王后涂山钰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谁有功夫跟你扯这个,我是想问问你璃儿那孩子怎么还没到,昨天不是说要来涂山住一段日子吗?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还没到。”璟黎与大女儿刚大婚就发生了那种事,叫自己怎么不担心,本来就不爱笑的璟黎,自从那之后就更是没个表情了。

“这次来了,咱们再劝劝吧,沐儿那情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璃儿又是太子,就算他再娶一位太子天妃,我们也不会责怪他的。”涂山钰的语气神色之中都流露出浓浓的担忧和伤心,算起来也快两万年了,沐儿一直没有醒来,当初重伤差点魂飞魄散的璟黎在昏迷了近万年后都已醒来。自己的女儿还迟迟未醒。

一开始璟黎守着涂山沐的肉身也没人说什么,只道是二人命苦,璟黎痴情。可时间一长,说什么的都有了。有说涂山族不愧是狐狸一族的,也有劝璟黎再娶,或者娶侧妃的。只不过璟黎不去理会,旁人也奈何不了。

“你不用担心,璃儿那次来不是先带着沐儿在涂山转转的,马上就来了,还有,他不愿意娶就别逼他了,我看这样挺好的,这才是能配得上我沐儿的好郎君。”侑老爹摸着自己的胡子,闲庭信步的晃悠着,对璟黎的做法满意极了。

王后听了不再说什么,只是心中难掩忧愁。

“沐儿,我们又回来了,你可高兴?”璟黎抱着难得苏醒了一小会的小狐狸说道,小狐狸看着朝云宫的宫门,小脑袋高兴地在璟黎怀里蹭了蹭。璟黎看得出,她是高兴回来的。她高兴了,他也高兴,虽然脸还是那张冷脸,但看起来没有那么让人难以接近了。

璟黎带着涂山沐又在朝云宫转了会,给她说点这个说点那个,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又把沐儿父母告诉过他的一些涂山沐小时候的蠢事讲给她听,不知什么时候,怀里的小狐狸就安安静静了,璟黎低头一看,果然是又睡着了,不禁无奈摇头,

“你就不能多醒一会吗?”

又转了一会,樊士过来了,说父王母后叫他过去用饭,说是吃饭,一个个当神仙的那还用吃饭?不过是想要见见自己和沐儿罢了,璟黎也明白为人父母的苦心,便去了昭阳殿。

涂山夫妇在大殿上坐着说话 ,远远看见璟黎带着沐儿,走出去迎接,璟黎一走近就弯腰行礼“璟黎见过父亲母亲。”

“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涂山侑连忙把璟黎扶起来,若璟黎不是娶了自家女儿,只怕遇见了自己还得先行礼。

璟黎微微颔首示意,又道“父亲不必客气,璟黎作为晚辈,理应如此。”

涂山钰看着璟黎怀里自己的女儿,还在呼呼大睡,“璃儿,沐儿最近情况如何?”说完便将沐接了自己怀里抱着。

“母亲,沐儿最近好多了,醒的时间也长多了,刚刚在朝云宫转的时候,还玩了一会儿呢。”

提到沐儿,璟黎也是难得有了笑意。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此,涂山侑夫妇也是高兴。

涂山钰看着的女儿的狐身,被璟黎养的通体雪白,想到不枉当初自己同意将女儿的狐身交由璟黎。当初事情发生后,自己要与王后将沐儿接回涂山修养,璟黎向九重天发誓会好好照顾沐儿,这才同意将沐儿交给璟黎照顾。

中午的钟声远远在山下飘了过来,涂山钰这才想起,三人在殿门聊了好一阵子,好是失礼。

“看我,光顾着拉着璃儿说话了,都没想起先进殿,璃儿赶紧经进殿用膳吧,今日做了璃儿爱吃的菜。”说着又用胳膊肘轻轻碰了涂山侑一下,那意思就像在说也不知提醒我一下。

涂山侑知道自己的王后的性子,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拉着璟黎进殿的王后,不服气极了:这怎能怪我呢。

“璃儿你多吃点,瞧着这阵子怕不是又瘦了”一边说一边给璟黎夹菜,不一会儿,碗里就堆起小山了。

璟黎知道母后的好意,可也着实吃不下这么多的饭菜,不禁面露苦色,涂山侑看着璟黎为难的看着自己碗里的饭菜,终于出来给璟黎解围了。

“孩子吃什么自己夹,你夹太多了吃不下。”说着把自己的碗低了过去,给涂山钰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孩子吃不了,我能吃啊,给我夹。

可惜涂山钰就不接自己丈夫那一茬,“你没手啊,自己夹,几十万年白活了你。”

涂山侑撇撇嘴,幸灾乐祸的看着璟黎,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了。

璟黎想着反正是吃不完,那就慢慢吃吧,总归是长辈的心意。

璟黎这边吃着,涂山钰却酝酿再三,终于开口了。

“璃儿,沐儿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不再算再娶一位侧妃吗?”涂山钰抱着沐儿的狐身有些紧张,虽然她不会怪璟黎再娶,但是她也怕他真的娶了别人,沐儿又是现在这种状况,以后就算醒了也是地位不稳,可她也不想璟黎一直为了沐儿,身边连个贴身伺候的宫娥都没有,又被天帝日日逼着娶侧妃。

涂山侑听见王后又说这个,不免在桌子下轻轻推了涂山钰一下,但涂山钰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依然看着璟黎。

璟黎没什么表情慢条斯理的吃着碗里的菜,见此涂山侑只好打圆场“好好的,说这个干嘛,璃儿,别听你母亲瞎说。”

璟黎依旧没开口,放下了筷子,用手绢拭了一下嘴角。

“母亲,我吃饱了,我来抱着沐儿吧。”说着,不给涂山钰拒绝的机会,便把沐儿抱回了自己怀里 。

“父亲,母亲,早在父帝要我娶东海四公主为侧妃时,我就说过了,涂山氏族涂山沐,是我璟黎这一生,唯一的妻子,如果她醒来,我就守着她过一生,如果她不醒,我就守着她的狐身过一生。总归是只要她一个。”说完,对着夫妇俩行退安礼,便抱着沐儿走了出去,他看着怀里熟睡的涂山沐,目光里是对谁都不曾有过的温柔。

殿里的涂山钰听到这番话,早已忍不住靠在涂山侑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涂山侑拿着帕子给自己的妻子擦了眼泪,“璟黎是个好孩子,咱们女儿是个有福气的,只是她好傻,竟然,,,”剩下的话到底是说不出口,倒在涂山侑怀里啜泣着。

“沐儿身怀大义,为天下殒身。值得璃儿一番等待。”涂山侑轻抚着涂山钰的后背,宽大的手掌带给涂山钰爱和温暖。

涂山钰小声的叫着沐儿,沐儿。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既令她开心又令她无法接受的那段日子。

第3章

涂山沐是涂山夫妇大婚二十万年来诞下的第一位孩子,集涂山上下万千宠爱于一身,降临之时,据说涂山宗祠内红光冲天,小狐狸沐浴红光而生,起名为沐。

远在天庭赏花的天帝与天后娘娘也发现了涂山的漫天红光,恰逢路过的北斗星君说了句“吉兆,这孩子注定不凡。”天帝一听这话,不凡的孩子是我天家的才好啊,派人与涂山侑夫妇俩一商量,就将涂山沐与太子璟黎的婚事定下了,约好了二十万年后,涂山沐飞升成上神之后二人就大婚。

此消息一出,天界,妖界,人界,一派喜气之像。

近二十万年来三界一直保持紧密的联系。可是作为订婚的两位主角,却是二十万年都没有见过面,涂山沐出身时,太子璟黎已经四万岁了,作为下一任天帝,已经到了启蒙的时间,没日没夜地跟着师傅们学文习武,修习法术。偶尔有空闲的时间了,还要去各界历练一番,学习管理各界的方法。实为不易。

涂山沐一出生,便被北斗星君带走了,说是与自己又师徒缘分,涂山沐不仅跟着师傅学习天象,还要修习涂山一脉的法术,以至于年纪轻轻的涂山沐,文能观测星象,武能斗败一群小仙君。

涂山沐一直跟北斗星君看星星看的好好的,哪知突然有一天北斗星君极其严肃的告诉自己,自己要回涂山了。

殿上,北斗星君与涂山沐正襟端坐,涂山沐一脸不解。

“师傅,为什么要徒儿离开北斗宫呢?”

“你与我师徒缘分已尽,你该回涂山了。”北斗星君笑眯眯的对涂山沐说着,一点都没有分别之人应有的难过。

“师傅,徒儿不走不行吗?徒儿舍不得师傅,舍不得北斗宫。”涂山沐看着北斗星君,目光略带恳求之意,虽然知道师傅已经下定决心要走自己回去了,可是内心还是舍不得离开自己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地方。

北斗星君但笑不语,涂山沐也明白了。师傅虽向来宠爱自己,可师傅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师傅这么做,定是有他的道理。

涂山沐站起身来,向后退一步,跪下对北斗星君行跪拜大礼,最后一拜久久没有起身。

北斗宫外涂山沐背着自己的剑,什么也没带。本打算夜里独自离开,不想让北斗宫里的人为自己送行,感受那离别之苦。谁料师傅早已猜透自己的心思,在后门堵住了自己,不禁懊恼,还是逃不过师傅的法眼。

“师傅,我,,,”涂山沐低着头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说什么,煽情的话自己说不出来,被师傅逮到自己偷偷离开,也是很不好意思。

北斗星君明白,也不想戳破什么,只是想交待沐儿一些关乎她以后的事情。

“沐儿,你很聪明,但是师傅希望你能记住,不该你做的事情不要做,不该你承担的也不要去承担。”

“师傅,沐儿记下了。以后,师傅保重身体,沐儿会经常回来看你的。”涂山沐挥手告别。向山下走去。

北斗星君暗自叹气,希望沐儿能记住自己说的话才是。

涂山

涂山侑夫妇知道女儿要回来了,自是喜笑开颜,土山上下张灯结彩的欢迎涂山沐。

“山下怎么还没来人传报啊?”涂山钰望眼欲穿的往殿外看着,生怕一眨眼没看见,女儿就已经到跟前了。

“王后别着急,沐儿到了山脚下自是有人上来通报的”涂山侑嘴上说着不急,可喝茶时的眼睛都盯着外面。

“你说你,都多少万年没出过战事了,还在山上下什么禁制,害得沐儿回来了也不能直接用法术上来”涂山钰,拿住帕子在手里搅来搅去的抱怨着涂山老爹。

涂山侑一听见王后这毫不讲理的抱怨,涂山侑惊得茶都喷出来了,忙不迭擦着身上被溅到的水。“王后你这,你这就是蛮不讲理嘛,什么时候不得防着魔族的入侵啊,况且这魔族每隔十万年就孕育出一颗魔种,魔种要是吸取了足够的怨力成长起来,这三界就都完了!”

其实涂山钰什么都明白,只不过是,心中焦急,这才抱怨出来,要不是殿里只有二人,她也不会说着不过脑子的话。

“我都明白,这不是等沐儿及的不耐烦了吗?我随口一说,你别放心上。当着外人的面我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涂山侑见自家王后认错态度积极,又这么信任自己,心里美的很,那还会记得刚才的事。

“王上,王后娘娘,大公主已经到山脚下了,这会儿估计都已经要上来了呢。 ”涂山钰身边的女宫娥果儿高兴地通报。

夫妇俩一听孩子到了,忙起身向外走去。

殿外,涂山沐一身青衣,背着把剑,及腰的长发只是随意用木簪子挽了一下,美丽又俊俏。涂山沐酷似涂山夫妇二人,光捡着夫妇俩的优点长了,不说男人,女人看了也得移不开眼睛。不过涂山一族,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所以一路上来,族里人虽然惊叹其美貌,却并没有因此失态的。

“父王,母后,沐儿回来了”还没到殿外,涂山沐就扯着嗓子叫人了 ,涂山钰一看见女儿就忍不住想哭。

“沐儿可是回来了,叫母后好想呢。”终是忍住了泪水,没有哭出来。涂山钰伸手想要将涂山沐拥入怀中。

涂山沐就一把扑进涂山钰怀里,可劲儿的叫母后。涂山侑见状吃醋,故意崩着个脸,双手往后一背小声的说“小没良心的。”

狐狸耳朵可机灵了,沐儿怎么会听不到呢。马上现出真身,从娘的怀里,蹦到了爹的怀里,涂山侑,一个不防,吓一大跳,差点没接住。涂山沐在爹爹怀里好是撒娇。

“行了行了,多大孩子了,还撒娇呢,快变回人身吧。”涂山钰擦着眼泪笑骂道,然后,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就站在夫妇俩面前了。

“走,娘带你去看看你的朝云宫,从你出生就开始给你准备的宫殿,这么些年也没住过一天,这下好了,终于能住上了。快看看什么需要改的,叫你爹爹吩咐人改。”说罢,夫妇二人便领着涂山沐朝朝云宫去了。

逛了半天涂山钰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沐儿,忘跟你说了岫儿最近去凡间历练去了,我给她捎了信儿,说是忙完了这几天也能赶回来。到时候你们姐妹俩可得好好叙叙旧。”想到二女儿也要回家,涂山钰就觉得更是高兴了。就连带着看涂山侑的目光,都温柔了不少。也是让涂山侑好是高兴。

“当然了,娘,我要把我再在北斗宫里没玩过的,都玩回来。”说起来玩,涂山沐眼睛都放光

“你小时候少跟你妹妹一起调皮捣蛋了?。”虽说是反驳涂山沐的话,但涂山钰笑的甚是宠溺。

“嘿嘿,娘亲,沐儿还小呢。”涂山沐狡黠一笑。

涂山岫比涂山沐小了两万岁,二人不在一处长大,却是一点也不生分,都得归功于涂山夫妇俩每年带着涂山岫去北斗宫探望涂山沐,开始两人还有些拘束,后来两人熟悉了,便要一起调皮捣蛋,两个小霸王一起在北斗宫里翻天覆地,让涂山夫妇和北斗星君都疼不已,只能交给涂山沐更多的学习任务,完成了才可以与涂山岫在一起。

这样一来,涂山沐就更努力修行了,早早地就完成了师傅布置的课业,求着北斗星君与涂山岫在一起玩,长辈们也不好说些什么了,只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为了不让他俩一起调皮捣蛋,只能威胁小一点的涂山岫,再捣蛋的话就不带她去看姐姐了,吓得小小年纪的涂山岫哭着喊着保证自己不调皮了。这才罢休。

后来涂山岫越来越大,开始学习涂山法术,又拜了无忧仙君做师傅,整日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便不再去北斗宫了。

按理说应该是涂山沐先去人间历练一番的。可她整日在北斗宫跟着师傅观测天象,连宫门都是第一次出,更不要说下界历练了。

第4章

说起历练,涂山侑若有所思,不时便开口道:“沐儿,你如已二十万岁,你祖父仙去得早,为父在你这个年纪时,就已经坐上了如今的位置,之前你拜在北斗宫门下,北斗星君对你管教甚严,但却一直没让你出去历练,如今你也该出去闯闯了。”说起正事,涂山侑一脸严肃。

涂山沐起身,认真的说“父王说的是。”

自己是该出去历练了,可自己刚出北斗宫,对三界事情很多都不知道,历练一事,还得由父王做主。“父王,女儿刚回来,好多事情也不知道,历练一事,由父王做主吧。”涂山沐说道。

涂山侑一听也确实如此,近日听闻雷州凤林山下有妖兽作乱,受害的百姓已有好几户人家,如今百姓都不敢上凤林山打猎采药了,凤林山在雷州边上,雷州是涂山的管辖边界,于是凤林山几乎就处在了一个三不管的尴尬境地,天庭以为涂山会管,涂山却怕天庭以为自己想要伸手涂山之外的地方,也不敢多管。

如今妖兽害人一事都已有月余之久,可天庭和涂山都不曾派下人来。百姓都开始在庙里烧状书了,状告妖兽为祸人间,希望能有个神仙来管管此事。

涂山不好明面上直接派人来管理此事,刚好又有了涂山沐历练一事,涂山侑便想让涂山沐去解决此事。

“沐儿,雷州凤林山下今日有妖兽作乱,你去看看吧,就当是对你的一番历练了,你带着白家的白小将军去,她升进涂山之前就是雷州的驻守将军,对哪里比较熟悉,又是个女孩子,一路上也方便照料你。”涂山侑跟涂山沐说了一下情况,又派了人一起,这才定下心来。

只是父女俩决定的有多快,涂山钰就有多不高兴。

“你们俩说的倒是快,这沐儿才刚回来,你就又让她出去,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涂山钰一脸生气,不只说涂山侑一个人,连对沐儿也说了一气。

“你父王说什么你就应什么,就不想想为娘的才刚跟你见面,你就又要出去了,一点都不考虑当娘的感受。”涂山钰刚跟女儿团聚便又要分离,实在是不舍,虽是也明白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是嘴上还是不想轻易放过这父女二人 。

听见母亲生气,涂山沐赶紧跑到涂山钰怀里,抱着娘亲,嘴上说着甜言蜜语的哄自己母后开心。“母后,女儿怎会舍得与母亲分离呢,只是女儿年岁已长,总是要出去长长见识的,不然以后遇见事情了站不住脚,还得父王跟母后操心不是。”

看着女儿在自己膝下承欢,涂山钰心中那一点气涂山沐哄没了,也明白孩子确实长大了,心中十分欣慰。

但欣慰没一会就想起了更令她不舍得事情了。

“王上,沐儿的婚事也快到眼前了啊”涂山钰拉着涂山沐的手,一脸的不开心。

涂山侑听到自己王后提及此事,也是微愣了一下,是啊,女儿就快二十万岁了,眨眼间,女儿都这么大了,不由得十分感慨。

涂山侑摸了摸沐儿的头发,慈父般笑着对沐儿说“沐儿如今已经长大了,早已飞升了上神,又有了从小定下的夫君,以后一定会平安幸福的,只是你还没见过你那未婚夫,等你解决了凤林山一事,就叫璟黎那孩子来涂山见一面吧。”

涂山沐说了声好便被父王用“有事与母后商议”为由,给赶了出来,回了朝云殿。

一路上都在想璟黎的事情,这些年,远在北斗宫,对外界的信息知道的虽然少,但是也知道一点关于璟黎的事情,跟着师傅去天宫汇报天象的侍童和宫娥们有时也会讨论关于太子璟黎的事情,不过无非是一些关于太子殿下如何威猛英俊之事,比如今日说太子殿下有将魔界不安分的收拾了呀,明日说太子殿下又在那个仙岛上击败了妖兽啊之类的,都是一些夸奖之词。

不过倒是也有说太子殿下性格冷清的,是之前在天庭做过事的,说他二十多万岁了从没有过侧妃,或者喜欢的人,就连光明殿里伺候后的人都是男的,如此不近女色,会不会是哪方面有问题。

可惜到底是哪方面涂山沐也不知道,虽说涂山沐是狐族出身,可她从小被养在北斗宫,哪里会懂得这些事。并且涂山的女子们还是很有气节的,并不是凡间百姓胡说的那样,说狐族女子皆是好淫之辈。后来更是过分的将心思不正的女子皆比作狐狸精。

其实生性好淫的是龙族好吗,天帝光是宫妃就有几十个之多,还不算那些给了龙恩没名分,或者是一些露水姻缘的。龙族的男子那个宫里不是好多妻妾的,可惜凡间的人哪里知道这些。

可惜单纯的涂山沐还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璟黎没有妃子什么的。

知道璟黎没有那诸多妃子之后涂山沐还是很开心的,不说对他有没有感情,光是这件事就让自己对他挺有好感的。

而且自己的随身佩剑也是璟黎送的,名字叫思黎,与璟黎的思慕是一对,当初二人订婚时天帝陛下派人打早了两把上好的法器,刻了名后便分别送了两人,希望两人能永远思念对方。

虽然当时璟黎有使用惯了的剑,但还是换上了思沐,只不过不常佩戴在身,总觉得碍事,需要了才后祭出来。不过后来璟黎的法术越来越厉害,到如今,几乎没人能逼得璟黎再用剑了。

涂山沐从小就将思黎当玩具一样耍着玩,如今倒是剑不离手了,虽说她也没打过架,在北斗宫跟自己的清实师兄斗法也是比的观星象,斗法力,也不曾动过刀剑,只有在师傅设的试炼阵里与妖兽打过。但还是喜欢换随身带着。只觉得方便,遇见急事了直接拔剑就好,不用念法术祭剑。

第5章

天庭

天帝高高坐在殿上,与各位神仙议事。

二郎神君拱手启奏“天帝,今日雷州凤林山下有妖兽出没,为祸人间,百姓的状书都烧到我的神君庙了。”

天帝此前对此事略有耳闻,但是地处涂山边界,涂山向来兢兢业业,以为涂山侑会派人处理,但是如此看来,涂山氏没插手这件事,如此也好,看的出涂山侑不是狼子野心之辈。

“既然百姓将状纸烧给你了,就劳烦二郎真君下届去查看一番吧。”一直坐着的天帝开口了。

“天帝陛下,并不是臣故意推辞,只是近日哮天犬身体颇有不适,臣担心不已,怕不能早日完成任务,耽误了百姓的安危,有负陛下所托。”哮天犬近日经常半夜抽搐,也不知怎么回事,可是愁坏了二郎神君。

为了自己的狗子,还去跟太上老君要了好几瓶丹药呢,稍微有些好转了,可不舍得让他去与那妖兽厮杀。

天帝知道二郎神向来爱护哮天犬,并没有责难,只是此事毕竟得有人去解决。 “可有哪位爱卿愿意下界捉拿妖兽啊?”天帝问道。

座在大殿上的天帝一开口,底下偷偷聊天的各路神仙都默默闭嘴了,天帝扫了一圈,各个低着头不吭声,心里都寻思着自己的小九九儿,本来也是各路神仙各司其职,本职工作还没做完呢,谁愿意去加班啊,又不升官又不发财的,想要修炼成上神,或者飞升九重天还得靠自己努力。

一时之间大殿上安静的掉根针都听得见,这时,站在离天帝坐下最近的一名仙君开口了“父帝,儿臣愿意前去捉拿妖兽。”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想那人看了过去,金色冠服,气质清冷,原来是太子殿下。天宫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太子的颜,月老的嘴,二郎神的狗子,嫦娥的腿”由此可以看出,璟黎的容貌极为好看。眉若远山,眼若星河。按理说男生女相,看起来可能显得妖里妖气的,可在璟黎身上看起来却和谐极了,清冷的气质和不爱说笑的性子使得璟黎看起来很不好招惹。可偏偏他只是性格清冷些,礼数周全,做事周到,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璟黎开口了,殿上所有人都惊讶极了,包括天帝陛下,虽然自己的儿子愿意解决这件事情自己很满意,但是还是想知道璟黎为什么愿意去。况且马上就要到巡视灵都的日子了。

“马上又到了巡视灵都的时候,璃儿现在离去,会不会耽误巡视的日子?”

殿下各路神仙又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不怪众仙家与天帝陛下如此看重灵都的巡视,实在是不得不重视。

灵都虽叫灵都,却并不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反而是一个乌烟瘴气,鬼魅丛生的地方。

洪荒时期,灵都有个灵崖山,仙气十足,不少妖怪散仙都愿意去哪里修行,后来一场大战,死伤无数,灵崖山彻底变成了一座坟山,怨气十足。

时间一长,怨气被一些走火入魔的妖怪利用,便魔气恒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灵崖山的地心深处便有了一处“魔眼”,滋生出一些一魔气为体的魔族之人。再到后来,魔眼每十万年吸收灵崖山与三界的怨气,孕育出一刻魔种,魔种最初孕育出时,没有什么威力,轻易便可杀死。但魔眼长大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最开始时三界并不知道魔种的厉害,也没人发现,等到魔族将其以怨气喂养到全盛时期时,天界,妖界,人间,三界修仙者几乎被屠杀干净,费尽全力才将其杀死,三界虽损失惨重,但到底比魔族要好些,后来天界便派去天兵天将镇守灵都,每年都要 派人巡视一番,魔种一旦出生就将其杀死,不给魔族一点可趁之机。

可是魔族却不愿意如此强大的魔种刚孕育出来就被杀死,想方设法保护魔种成长到全盛时期,虽然一直都没有成功过。但不能将三界苍生拿去冒险,所以历届天帝都非常重视灵都的情况。

璟黎也知道巡视的日耽误不得,但是近日自己的法术好像到了瓶颈期,怎么修炼不都不得其法,便想着出去走一趟,换个心境或许能不一样。

“父帝不必忧心,孩儿此去解决了妖兽一事,便直接前往灵都巡视,距离巡视还有三月有余,怎么也是来得及的。”

虽然璟黎没有明说一定有把握在三月之内解决此事,但是天帝相信自己的儿子有多优秀。

“既如此,这件事就交给璃儿来办了。”天帝放下心来,殿上的各位也放下心了。

“无事的话就散了吧。”天帝大手一挥,众人便各回各宫了。

凤仪殿内

璟黎是来跟天后辞行的。

第6章

天后正不舒服,躺在玉榻上休息,侍女在一旁给天后按摩头部,室内悄然无声。

殿里的指引小厮已经将天后娘娘不舒服的事告诉了璟黎,进殿时的脚步放轻了许多。不过他刚一进到室内,天后便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柳叶眼形似柳叶,稍微有点弯弯的弧度,看起来端庄秀丽,璟黎的容貌像极了天后,却又棱角分明,不怒自威。

见到母后醒来,璟黎略为有些自责。“还是把母后吵醒了。”

天后坐起身来,一边候着的侍女上前把天后的衣冠整理好后,便又站在一边。“璃儿不必自责,母后本也没有睡着。”

“母后的头痛好些了吗?”璟黎关心的问道,母后头痛这么多年,自己找了多少灵丹妙药也无济于事,况且又是生自己是落下的病根。璟黎既是心疼母后,又是恨那些惹事生非之人。

“无碍,休息休息就好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天后摇摇头,对着璟黎微微一笑。

天后本名凤靜淑,是凤凰一族的公主,与天帝陛下的婚事是上一任天帝定下的。天帝对自己这个父帝定的妻子不喜欢也不讨厌,有的只是尊重。却对自己的天妃容涵儿宠爱有加。如果容涵儿是个知进退的女子也就罢了,偏她极为霸道,恨不得天帝陛下的天宫里只有她自己。她进了后宫之后倒是与天帝恩爱的很,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天妃进到这天宫里来。可是已经在的天妃她就想尽了方法打压,逼得其他几位天妃不得不出了天宫住到了天帝的其他行宫里。这样一来,天宫里只剩她和天后娘娘两位了。

天帝本身就喜欢她,对此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不能对天后不敬。后来她便不在天后面前无事生非了,只是没安分几天,天后就怀上璟黎了,容涵儿不高兴了,可她始终记得天帝的话,不敢对她如何。

璟黎是天帝的第一个孩子,天帝自然是关爱有加,对怀了身孕的天后更加嫉妒了,三天两头的在天宫里找事情,忙得天后脚不沾地的。天后如何不明白她的目的,自己累坏了孩子有什么闪失,高兴地都是她。便时时告诫自己不与她计较。

直到生产之时,容涵儿买通产婆,在屋子里放了吸灵草,生产时,房门紧闭,灵气越来越稀薄,天后头疼不已,屋里旁的人没什么大碍,可自己是两人在用灵气,没了灵气,就如同凡人没了空气一样。

天后在屋里扫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贴身侍女在哪里,身边的人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被收买的,便用尽仙力将孩子生了下来,屋里的人,都去报喜了,只有贴身侍女煮了回复仙力的仙草汤回来,海棠看见被憋的发紫的璟黎吓坏了,跑去天后身边问到底怎么了,天后身体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用手指着窗户,看了好几遍后海棠中与明白屋里被人放过吸灵草了,赶忙打开窗子和门,又将璟黎抱出了门外,外边灵气充足,璟黎马上就调整了过来,可是屋里的灵气回复的慢,天后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从此之后,天后便换上了头痛症,只要灵气浑浊或者不充足就会头痛。

璟黎长大懂事后,为天后找遍了名药,也无济于事,顶多在痛疼剧烈时缓解一下。为此璟黎很是自责,也更加厌恶容涵儿与天帝,可又不能违背孝道。便对天后更好了。对天帝却只有尊重而已。

璟黎站起身来,屏退了为天后按摩头的侍女,从袖子里变出来一直小兽,橘红色的身体,白色的爪子,萌萌的大眼睛,看起来可爱又温顺。

小兽顺着璟黎的手,慢慢爬到了天后头上,慢慢的在天后头上走着,小爪子在头皮上一按一按的,天后觉得舒服极了。

“母后,这是我前些天新得蛮兽,趁我睡觉时在我头上爬来爬去,我觉得挺舒服的,便训了几日,给母后送过来了。”

从小对法术要求颇严璟黎的比一般人警惕心是更强些,自是不会让小兽在头上爬来爬去都不知道。但是那日去济州岛阻止一只荒古时期的巨蟒成仙是灵力耗费严重,巨蟒都要成仙了,可是造孽太多,天庭是不允许杀孽过重的妖精成仙的。

自己到时巨蟒还在吃妖兽,一群小蛮兽被吃的只剩下一个了,璟黎便祭出思沐杀了出去,巨蟒奄奄一息的躺在海边,璟黎以为巨蟒已经不行了,结果巨蟒奋起一搏,咬了璟黎的后腿就往后拖,璟黎不得不尽全力杀了巨蟒。

回宫后璟黎倒下就开始回复身体的灵力的,根本没发现不知何时躲进自己袖口里的小蛮兽被自己带了回来,醒时才发现小蛮兽在自己头上乱跑,意外觉得挺舒服的,便想着训练几日给自己母后送来。

看着手里可爱的小蛮兽,天后心里欣慰极了拉过璟黎说道:

“璃儿自幼就知道心疼母后,母后很高兴,以后也要对你的天后好一些,你们要好好好的相守一生,不要像母后这样,知道吗?”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她不能替璃儿过一生,能做到的只有一再叮嘱。

“母后,孩儿明白,以后定会和妻子琴瑟和鸣,相守一生。”如果说让自己现在就会爱上没见过一面涂山沐是不可能的,可是自己愿意去了解她,去保护她,给她想要的生活,也给母亲一个满意的结果。

听了璟黎这番话,天后心里放心多了。眼看着璟黎一天天长大,与涂山一脉的婚事也越来越近,涂山沐从小就不在涂山养着,是个什么品性自己也不知道。但既然是北斗星君养大的定不会太差。

只是自己还是担心将来婚后二人不幸福,走了自己的老路,耽误两个孩子的一生。要是其他仙君结缘后不幸福,可以到月老那断了红线。可璟黎是太子,注定要继承这天帝之位,天后的位置一旦定下,就再不能更改,否则自己也不会几十万年如一日的守着这冰冷的天宫。

“母后,孩儿明日就要去雷州了,妖兽一事解决后,孩儿就不回来了,直接去灵都巡视,孩儿不在的日子里,还望母后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至于父帝和那位的事情,母亲就不要管了,早晚有一天,,,”说道着,璟黎便没有开口了,天后也能明白。着天帝之位,早晚是璟黎的。

“你在外也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小事让樊士去做就好。”天后说着看向了在一边站着的樊士。樊士马上上前一步,微微弓着身子说“天后娘娘放心吧,我定会照顾好殿下的。”

天后娘娘放下心来,璟黎与樊士便回宫准备出行的东西了。

第7章

雷州

涂山沐到雷州时刚好是下午。

“小姐,我们刚到这里,不如先去咱们客栈住下,了解一下情况再做打算。”说话的是涂山侑派给涂山沐的白小将军,名叫白静。

“咱们客栈?”涂山沐不是很懂。

白静是神秘一笑,拉起涂山沐的手就往城郊走。“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郊外,涂山客栈

涂山沐站在客栈外面,以一种及其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客栈的牌匾“白将军啊,咱们涂山这样嚣张真的好吗?”

白静一脸看土包子的眼神看着涂山沐“大小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走走走,先进去我在详细刚跟你解释一下”

原来,天界为了方便仙君们下届办事。各自管辖之处都会设有自家的客栈,平时经营凡间的生意,赚些银两方便下届办事的仙君们,总不能每次都用石头变银子使用不是。而且还方便仙君们下届办差事,可不是事人人都向财神爷那么有钱,走哪,宅院买在哪。涂山管辖之地的客栈都叫涂山客栈,不是说涂山嚣张,而是根本没人知道涂山是干嘛的,只以为是老板用那座山的名字做客栈 名字了。

等涂山沐明白之后,白静已经将两间上房都预定好了。白静将涂山的省份牌一亮出来,掌柜的什么都没说,直接两间上房,银子都没收。

“走吧,大小姐”白静拿着房间的门牌号在手指上转悠着。

“小姐,你先进去看看房间满意不满意,我就在您隔壁,有事用点法力敲敲墙,我就过来了,待会去问一下掌柜关于妖兽的事,再出去打听打听。”说完白静就会自己房间了。

涂山沐转身也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整体来说还是让涂山沐很满意的,没有那么多花胡哩捎的装饰。简单,干净,还有一个吃饭用的小圆桌,不用去大堂跟其他人一起挤。涂山沐简单收拾了一下,边去个比找白静了。

进门时白静刚好换上了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衫。看了涂山沐一身华服的进来,不由叹息,看了大公主的师傅除了法术和星象什么也没交给大公主。

“公主来,换身衣服,在凡间传这种华服怕不是出门就要被贼人给惦记上。”说完,捏了个诀,便给涂山沐换了一身跟自己款式一样的衣服,只不过颜色不一样,自己的是白的,涂山沐的是黑的。

换完衣服,白静捏着下巴,围着涂山沐一边啧啧,一边感叹“公主不仅人美,身材也好啊。”

涂山沐哪被人这么夸过,不有的羞红了脸。白静一看公主这么不经逗,变收了心思。

“既然公主也收拾好了,咱们就走吧,先出门转转。”说完,打开了房门,还夸张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初次来到人间的大街上,涂山沐有些好奇,却也不好意思东瞅细看的。白静看出来涂山沐的拘束。便小声的跟涂山沐说“大小姐,没事,我给你当向导,有什么不理解的我帮你讲,看上什么我付钱。”

涂山沐乐意让白静给自己当向导,却不好意思花白静的钱,下届前只带了思黎和一些衣物在仙袋里,如今仙界的衣服也不能穿,就只剩思黎挂在升上了,一点都不知道人界的东西关系都需要人界的钱来换。

于是乎,白静给涂山沐讲了半天,涂山沐倒是一个铜板都没花出去。“小姐,现在咱们花的钱,回涂山了都会还给咱们的,都是咱们涂山自己挣得钱,不用担心的,王上还是很有钱的。”

涂山沐听到自己老爹很有钱,便不再拘束着了,但是只是花一些小钱而已,比如跟白静一起吃串糖葫芦。走到小向拐角了还吃了一碗馄饨。

“白将军,人界的东西好好吃啊。”吃饱喝足的涂山沐不禁发出一声感慨,还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那是,人界的食物是最好吃的,仙界灵气足的地方做出的食物也好吃,最不好吃的就是魔界的东西,苦兮兮的,还没什么味道,也不知道魔族天天吃那种东西,是怎么活了那几百万年的。嗝”说完,还打了饱嗝。

“对了,小姐,在人界叫我白静或者静静都可以,在人界可没女将军,被让人家把咱们当做他国的细作给捉了,到时候就麻烦了’’白静神色正经的跟涂山沐说。

“好,我知道了,静静。”说完,对着白静又是一个微笑。看的白静眼睛都直了。“小姐,以后少笑点儿吧,小姐实在是太漂亮了,这一笑,杀伤力太大了。”白静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自古红颜多薄命,小姐是仙,基本上不是被魔族杀了,就基本 不会死。魔界现在还在夹着尾巴做魔呢,自是不用担心。可身在人界,又出门在外,还是低调些好。

涂山沐听着白静略有些打趣的话,脸又红了。不过细想一下,说的也不无道理。以后还是要多跟着白将军学习才是。涂山沐暗自想着。

天色渐晚,因着妖兽一事,路上的小商贩都开始收拾东西了。两人,一边慢吞吞的走着,一边总结这今天打听来的消息。正说着呢。白静突然就跑到了一个小贩的摊铺旁,挑挑拣拣的找了几本书,给了银子,摊主将书包起来,就又回到涂山沐身边了,速度之快,另涂山沐叹为观止。

“静静是买了书吗?”说着,还好奇的往白静的布兜里看去。

白静一看,赶紧将布兜系严实了,笑的有点尴尬,开口道“就是一些地理游记和话本子。属下无聊时打发时间用的。”

其实白静从小立打仗打到大,哪里有什么地方是她没去过的,只不过就是为了给话本子打掩护,庆幸的是涂山沐不知道那么些,也不懂什么是话本子。

涂山沐哦了一声,没说什么。两人又慢吞吞的往客栈的方向走了。

第8章

回到客栈,掌柜的便在门口等着呢,下午涂山沐儿人出门不一会,掌柜的就收到消息了,涂山的大公主与白将军亲自来雷州解决妖兽一事了,要他务必好好配合。

这不两人一回来就看到掌柜的亲自等着呢。

“公主,白将军。”掌柜的对着二人行了一礼。

一到晚上,城里都没什么人了,更别说郊区了,除了几个出城晚些的,不愿意冒着被妖兽吃的风险赶路,住了客栈。但也都是早早进了房间,自是听不到掌柜说什么了。

二人一听掌柜的称呼,便知道掌柜的什么都知道了。也没说什么,三人便进店了。

掌柜直接去了后头掌柜小院落里的客厅。

“二位放心,这是咱们自家后院,院内的几个伙计也都是涂山带过来的人,不会将公主与将军的行踪泄露出去的。”话音刚落,就有小厮进来奉茶了,端上来就走,干净利索。看得出来掌柜管教人还是有些能耐的。

小厮下去后,掌柜的直接提起了妖兽一事。

“大概是一个月之前吧,突然就发生了几起失踪事件,失踪的还都是女子,也有几个孩童。刚开始衙门还以为是拐卖妇女的案子,可是查了半个月没见到一点人贩子的踪迹,倒是在凤林山脚下发现了几位失踪者的衣物碎片鞋子之类的,还有血迹和拖拉的痕迹,便定为猛兽吃人了。可是凤林山虽是座山,可也只是座小山,最厉害还的猛兽也就野猪什么的,哪来的猛兽啊,衙门怕自己人出事儿,也不愿意管了。雷州是涂山的管辖地,散仙门派也不敢插手。百姓们都给二郎神君庙烧了许多状纸了,也没见这天庭送消息说那位仙君来管。”

掌柜的这么一说,涂山沐二人也明白大概怎么回事了。白静没说话。涂山沐先开口了:

“近几日还有人失踪吗?”涂山沐问。

掌柜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这几日倒是没有了,妖兽吃人一事城里城外都传遍了,没人敢在晚上经过凤林山。”

涂山沐点了点头,“好,那我们明天先去凤林山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回来再做下一步决定。"说完就站起身了。白静正在吃茶呢,看见涂山沐起身了,促不及防的跟着也就站起来了,差点没把茶水打翻。

涂山沐一看,有些哭笑不得,把自己的手帕给白静擦水。“白将军你慢些,又不在涂山殿上,并不用那么拘礼的”

白静拿着帕子擦了擦衣服,嘿嘿一笑“属下一着急忘记了”

一旁的掌柜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什么也没说,不过他知道了公主是个很和气的人。

事情商议完了,涂山沐带着白静回各自的房间了。

晚上,涂山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是之前二十万年都没有过的。对人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她想,以后还是得多跟着静静出来长长见识的。涂山沐闭上了眼睛,但是脑子里都市些稀奇古怪的的东西,怎么也睡不着,抬手敲敲了墙壁。

白静正在自己屋里看小话本呢,冷不丁的墙响了,吓了一跳,以为公主有什么事了呢,穿着睡衣直接穿墙而过。

结果进来一看公主正躺在不知道想什么呢,见到白静来了,眼睛里都放光了,下了床拉着白静就往自己床上坐。

“静静,我有些兴奋,睡不着了,我想多了解一下人间的事情,你能把你今天买的那什么游记给我看看吗?”

涂山沐有点兴奋,白静有点心慌。

她买的可不是什么游记。不适合公主这么纯洁的人看。不过转念又一想,公主这么单纯,如果以后遇见话本子里的坏男人怎么办,虽然公主早已订婚了,但万一那个什么太子不是个好东西,大婚后欺负公主怎么办?如果大婚之前就发现太子不妥的话,以王上和王后的脾气就算与天庭对上也不会让公主嫁过去受委屈的。

但是公主看之前,还是得说实话的。

“那个公主,属下之前买的不是地理游记,而是,,,人间的话本子。”白静有些羞涩,虽然白静看多了话本子,但实际上还是个纯情小狐狸。说起话本子,还会有些别不好意思的。

“那是讲什么的?”涂山沐追问。

涂山沐的好奇,引起了白静解说的欲望。一下子就从刚才的羞涩中转回了原来活泼开朗的性格。

“就是人间的才子佳人的话本子,还有一些人间男女情爱的话本子。”屋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但是白静还是悄咪咪的说着。人间的女孩子读的都是四书五经,女戒之类的书,要是被家里人发现看话本子,那可就严重了。不过依旧挡不住话本子的魅力,总会想方设法的找些来看的,不然天天呆在院里没个事情消遣,可是要闷坏的。

涂山沐听了之后倒是没有多感兴趣,只不过想到上面可能会有些人间的趣事,还是叫白静给自己拿过来了两本,然后,,,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二天一早,涂山沐和白静还没睡醒,掌柜的就来敲门了。简单洗漱一番,就出门了,大厅里此时还没什么人,涂山沐下楼之后白静也跟着出来了,掌柜的看上去脸色会很不好。

“昨夜又有人失踪了”掌柜的直接开门见山了。

“怎么回事?”涂山沐来不及坐下直接问道。

掌柜的一边给涂山沐二人倒茶一边说“昨夜有个壮汉,家里老娘病了,进城拿药时天色已晚,大夫劝他第二日再走,可他担心老娘的安危,连夜出城了,结果今天早上她媳妇寻来了,说等了一夜也没见人回来,去哪老大夫那一问,便知道,自己男人可能凶多吉少了。赶忙报官,衙门的人直接去了凤林山,果然找到了那壮汉的衣物和老大夫开的药材”

听了这话,白静看了一眼外面阴沉沉的天气,对涂山沐说:

“公主,咱们直接去凤林山吧,万一下雨了会失去很多线索。”

涂山沐点头,二人跟掌柜告辞,直接去了凤林山。

小说

贵为离国公主,却识人不慧,引狼入室。她的夫君亲手破了她的城门。

2021-1-3 17:03:04

小说

别人穿越都是名门小姐,皇宫贵族,怎么轮到我就成了小村妇

2021-1-3 17:05: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