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为离国公主,却识人不慧,引狼入室。她的夫君亲手破了她的城门。

贵为离国公主,却识人不慧,引狼入室。国破之日,她的夫君亲手破了她的城门。,一纸诏书,她却成为了大梁国最尊贵的皇后。,一个是手段残忍的大将军,一个是桀骜的不羁的皇帝,,看她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如何翻云覆雨……
贵为离国公主,却识人不慧,引狼入室。她的夫君亲手破了她的城门。

第1章 践踏

傅欢垂首而立的时候,脸上在笑。

墙下的人抬头望着上面,上面的人昂首望着天空。

唯有傅欢一人,微笑着看着大地,这片熟悉的土地如今仿佛被鲜血冲刷过,色也殷红,闻也腥臭。

“公主,国亡了。”一旁的丫鬟抽泣道。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但是谁都无法理解,在这么一个国破家亡的时候,这位公主脸上还能挂着轻松写意的微笑。世人不解,她心如刀绞,世人不明,她识人不清。如今离国城破,却有她的几分功劳。

她瞎了眼,错付痴情,引狼入室,竟是害得离国上下战火四起,如今城门将开,离国军再无反抗能力,城外十万将士惨被坑杀,她尊为公主,理当以死殉国!

但是她还在等着什么?

傅欢心想,她所等的,那个人也许很快会来,也许永远不会来。

“梁国军进城了!”

不知谁大吼了一声,离国观望的百姓四下散去,眼下站在城门上的竟只有傅欢和她身侧的一枚丫鬟。

“公、公主,我们快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怕……”

“婉儿,你走吧。”傅欢轻声道。

婉儿闻言,涕泪横流,她追随公主有数十年,从小照顾公主到大,早就生出了感情,现在哪里能眼睁睁地看着公主走向死路?

但是傅欢的眼里却渐渐溢出了些许笑意。这丝笑意看得婉儿一愣,她猛地回过神来,顺着傅欢的目光看向城门口,为首的那将军岂不就是昔日的驸马爷?

丰神俊朗,一如初见。

傅欢握住砖石,她觉得自己似乎在笑,笑得明媚。但是耳边婉儿的哭声却是愈发大了起来。

“婉儿,莫哭。”

“公主!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婉儿“扑通”一声跪下,拼命恳求道。

在她眼里,公主的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昔日离国尊贵无二的公主,现在却只身站在城门上,任由这群贱民用目光肆意践踏。

婉儿心都快碎了,但是傅欢却是轻轻摇首,抵住了婉儿拉住她的手。

冬雪罩面,寒风刺骨。

傅欢垂眸,笑意吟吟,她婉转动听的声音从喉中发出:“顾郎,你回来了。”

婉儿心有愤愤然,她怒视着城门下的俊美男子,只见后者微微抿直凉薄的唇,挑起一侧眉角,对傅欢还留在这里似有些惊诧。

“顾郎,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傅欢笑问道。

她每说一字,只觉得喉咙底下一阵疼痛。隐忍的悲哀一阵阵冒出来,抵在她的喉咙口,让她出声艰难,似有刀割。

但她依旧要说,哪怕心里难受至极,她还是笑眼弯弯,仿佛那个昔日桃花树下拽着男子衣角,轻声唤着“顾郎”的少女。

“顾郎,我好想你。”

“带我回去好不好?”

“这儿冷,欢儿受不住……”

“公主……”婉儿捂住嘴巴,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她难受得有口难言。“公主,不要再笑了……这不值得啊!”


第2章 亡国公主

傅欢没有理会她,她和城楼下的男子对视着,后者骑着马,突然挥起鞭子,快马加鞭,迅速赶往城门口。

顾江卿勾起唇角,邪气一笑,说道:“公主,事已至此,开城门吧!”

“所爱非人,不得善终”。傅欢恍恍惚惚就想起曾经求姻缘的时候得到的一签。曾经的不以为然都成了今日的痛彻心扉。

傅欢嘴唇颤了颤,难以再说出半个字。

顾江卿的意思,是让她做这亡国公主后,再做这开城门的叛国贼?

她撕心裂肺地大笑出声,刚才咬紧牙关憋出的温婉一层层凋零,她咬牙切齿,哭笑连连。

“顾江卿,你好狠的心!”寒风刮面,她手扶着城墙,一字一顿道,“你若想从这里过去,便踏着我的尸骨!”

她傅欢是爱他,但不贱。国亡了,但是一国公主的骄傲不能丢!

傅欢眼中泪水不断地掉落在地,没一会便凝结成冰。

她倔强着,目光不愿退缩半步,她紧盯着顾江卿,神色未曾有半分懦弱。

她该知道,方才面露微笑的傅欢已经死去,现在昂首站在这里不屈不挠的,是大离的公主。

傅欢可以低头,大离的公主却不能。

她的将士都已死去,眼下能够守住大离最后尊严的只有她了。

“公主,投降吧!保住命才有未来啊。”婉儿不断抽噎着,她哭花了脸蛋,满心满肺心疼着傅欢。

宁死不降。

“公主……”婉儿咬紧牙关,朝着城门下的诸位将士跪下,对顾江卿哭诉道,“驸马爷你就饶了公主吧!公主那么喜欢你,是不会与你为敌的!求求你,放了她吧!”

顾江卿闻言一笑,他问道:“你可问过她,是否不愿与我为敌?倘若真喜欢我,就为她的好夫君打开这城门,放我大凉军入城!”

原来你口中的喜欢是这般廉价……就因为喜欢你,她就活该家破人亡,活该被万夫所指?

顾江卿忽然念及什么,神色微暖,说道:“顾郎,我已经怀了……”

“顾郎!”一道娇蛮的声音突然响起。

声音之熟悉,叫傅欢不禁看过去一眼。

只见那素日喜欢窝在自己怀里叫着“皇姐”的大离郡主傅一欣径直向着城门口冲去,迫不及待地为那凉国军打开城门——

“一欣,你在做什么!”傅欢厉声喝道。

可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却昂首朝她露出了几分与外表不符的娇媚之色,她娇滴滴道:“皇姐,你可真蠢。这些年一直没看出来吗?顾郎爱的一直是我,你不过是权钱交易的必需品!大离腐朽了,早该结束了!”

傅欢没想到这样的混账话是她能说出来的,就连婉儿也呆住,后者哆嗦道:“小郡主,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哪有胡说,不信你问顾郎?”

傅欢下意识朝着正骑马进城的顾江卿看去,他正对傅一欣露齿一笑,称赞着什么。当他察觉到傅欢的目光时,也不吝啬自己的话:“欢儿,下来吧。别闹了。”


第3章 心如死灰

闹?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场闹剧?

傅欢心里涌起一阵悲凉,在万军面前,她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感情是多么可笑和无地自容。

她“扑通”一声跪下,朝天泣声道:“父皇,我羞愧于您!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大离!欢儿无以救国,只能以命相送!”

说罢,傅欢不顾婉儿阻拦,义无反顾地从城门上跃下,白雪压衣,衣带翻飞。她这一跳,既是像祖上谢罪,也是向整个大离百姓谢罪。

“傅欢!”顾江卿顿觉不妙,他低喝一声,脚下一踏,凌空跃起,飞身前往城门处。

傅欢感觉自己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中,她尚未睁眼,心已明了。

“傅欢,你就是想死,也要经过我的同意。”顾江卿抱紧了怀中的女人,一字一句道,“你离国欠我顾家的东西,他老皇帝是还不了了,那就从你身上一一讨回来!”

婉儿那边突然尖叫一声,顿时引起傅欢的注目,只见无数士兵涌上城楼,将婉儿拖了下来。

“你放过她!”傅欢被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怒睁着双眼,说道,“我们的事不要牵扯其他人!”

“不要牵扯其他人?”顾江卿阴郁一笑,他斜眼看向傅欢,反问道,“你怕是忘了当初顾家是怎么死的吧?哦,那时候你还小,但我也还小……为什么你父皇一声令下,就能将满门烈将抄斩?”

“这就是权力啊……”

他低叹一声。

傅欢紧紧盯住他,心里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她疾声道:“你放过婉儿,我父皇对不起你的,我来偿还!”

“这般心疼一个丫鬟?”顾江卿的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他侧首在傅欢耳际落下缱绻悱恻的一吻,傅欢难受地想要扭过头去,却被他强硬按住。“那么赏她什么呢?”

“好一个忠臣良仆。就把她赏给你们了!作为今日苦战的犒劳!”

“不要——”

傅欢尖声叫道,但是听到这道命令的士兵们就像饿狼见到了食物一般朝着婉儿扑了过去。他们在外征战数年,哪里见过什么女人?眼下能得到一个美人胚子,只觉得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女人的痛苦和哀嚎淹没在男人的笑语里。战争,从来不会为软弱的女人流下半分眼泪。

傅欢见此惨烈情景,跪地而哭。她低声反复询问道:“为什么?”

眼泪流了一遍又一遍,换来的只是耳畔男人的一句轻笑。

“傅家欠我的。”

因为大离欠你,所以你就要勾结外族,借大梁铁骑踏平我疆土?

因为大离欠你,所以你就要背弃妻子,不惜在万人面前羞辱与她?

就因为大离欠你,所以你就要丧心病狂,肆意糟践一个弱女子!

这不是她记忆里的顾江卿,更不是她曾经深爱的夫君。

傅欢垂眸,伸手擦拭了眼角的泪水,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和勇气对顾江卿说:“既然你不杀我,就和离吧。”

她的声音很重,也很稳。

当她抬眼看向顾江卿的时候,面色上隐隐带着一丝冷傲。

顾江卿忽然记起,在嫁给他前,她便是如此尊贵无二的公主。


第4章 意外来客

她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也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她了解顾江卿,就像顾江卿了解她一样。

但是顾江卿了解的是曾经那个爱他的女人,而不是现在这个心死如灰的亡国公主。

傅欢抚摸着腹部,垂着眼帘,在顾江卿的令下,被一群士兵带去水牢关押起来。

她一个身娇体弱的公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环境,但是她没有选择。婉儿在她眼前被折磨致死,只要她一闭眼,就是婉儿和大离万民的血泣声。

她不能死,她绝不能死。

水牢里水声滴滴,她半边身子被淹没在水中,此时形容早已是憔悴不堪。

但她坚忍着,一言不发。

顾江卿似乎被她那句“和离”惊着了,至今没有来看她一眼。她是不是可以恍然以为,他对她还有几分淡薄的情意?

只可惜,她对他的情意,被他亲手磨灭。

傅欢不会告诉这个男人,他正在亲手杀他的孩子呢。

“呵……呵呵呵……”

水牢里发出几声怪诞的轻笑声,看守在外的士兵面面相觑,犹豫要不要向将军汇报“夫人疯了”的消息。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从门口递进饭菜的却是一只白皙无暇的手,傅欢懒懒抬眸,心想还有哪位贵人来瞧她这位落魄公主?

谁知道抬眼对上的却是一张戴着面具的面孔,男子露在外面的仅仅只有一双晶亮如繁星的黑眸和一张微微翘起的薄唇。

仅凭这一眼,傅欢就笃定,她此前并未见过这样一位人物。

但是来人却不这么觉得,他拍拍手,外面的士兵就像被吓住一般,慌忙打开了水牢。

“你是谁?”傅欢问道。

她不觉得自己的警惕心有什么用,下一瞬,她的下颌就被对方捏住,来人以几近亲吻的姿势靠近她的唇瓣,虽然没有出声,但是透过迷蒙的光线,傅欢却知道他在笑。

“看见别人这么落魄,就这么有趣吗?”傅欢使劲扭过头去,她挣扎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是来羞辱我的,远走不送!”

“小欢欢。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来人出声的那一刻,傅欢瞳孔一缩。

她猛地抬起头去,低声道:“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还活着是吗?”来人低笑道,从喉咙底下发出的声音好听得过分,“因为我对你思之成狂啊!”

傅欢呵斥道:“登徒子!”

傅欢猜想过所有可能的来客,却唯独没有猜到这么一位仁兄。早先年,她游历民间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登徒子,对她穷追不舍,美名其曰“一见钟情”,傅欢却觉得他居心不轨。

后来这登徒子消失不见,她以为他已经死了,谁知道今日会在此等境地下再得见面。

“你既称我为‘登徒子’,倘若我不做些符合这名号的事,岂不是委屈了这称呼?”

傅欢低叫道:“滚开!”

但是她双手被绑,反抗无力,硬是被对方压制住了唇瓣,左右用手指摩挲着,进而感觉到一丝冰凉靠近……


第5章 下马威

当真正被吻上的时候,傅欢还有些怔愣。

在来人的压制下,她的反抗显得苍白无力。

傅欢回过神来的时候,尚未来得及恼羞成怒,来人就低笑一声,在她耳边说道:“小欢欢,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罢,他拂袖离开,步伐轻松,神态动作都和当年一样,丝毫未变。

傅欢轻轻笑出声,声音越发低沉,过了会,又尖锐、畅快淋漓地大笑出声。

想不到,到头来第一个来真心看望她的,竟然是曾经那个登徒子?

唇上还有些湿润,泪已模糊了双眼。

登徒子才走一会,傅欢被一阵争吵声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惊醒,此时她已经遍体鳞伤,连掀起眼皮的力气也几乎没有。

在昏暗的光线下,她还是认出了门口争吵的是何人。

傅一欣是来给傅欢一个下马威的,她当然知道傅欢现在落魄的处境,只要她动动手指,就能捏死这个曾经一直强 压在她头上的女人。

大离公主?呵,那又算什么?大离亡国后,还不是成了阶下囚?

只可惜顾郎不愿意直接杀了她……

念及此,傅一欣颇有些不甘地撅起嘴,她就是见不得顾郎心里还有着别的女人。

“开门,我要进去!”嚣张跋扈的小郡主命令道。

守在门口的几个侍卫面面相觑一眼,其中一人犹豫了下,上前阻拦道:“姑娘,将军交代了,不准任何人进去探看夫人。”

不准任何人?方才那个登徒子是什么身份,竟能直接闯入?

傅欢迷迷糊糊地想。

不料,“姑娘”和“夫人”两个词惹恼了傅一欣,她朝着自己身侧的下仆使了个眼色,冷笑道:“不长眼的东西,竟连谁是谁都分不清楚!今日这牢门,我是进定了!”

在她的暗示下,身侧的几个下仆上前擒住几个侍卫,侍卫不敢大力挣扎,以免伤到了眼下将军心尖上的姑娘。

偏偏傅一欣是铁了心地想要进去,下仆搜出钥匙,递给傅一欣。傅一欣打开牢门,一眼就看到了浸泡在水中、不知生死的傅欢。

“哟,我的皇姐现在的状态可不好呢。”傅一欣“咯咯”笑出声,她半弯下腰,一手拽住傅欢的长发,强迫她看着自己。

傅欢已不知痛是何滋味,她随着这力道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过分的面容。

披头散发,却难掩绝色形容。唇不点而朱,眼不画而妖,眉不饰而飞。这画面看得傅一欣一愣,进而心下涌起几分嫉妒来,她用力一甩,令傅欢重新低下头去。

“真是一副好相貌,不枉曾经顾郎为你神魂颠倒,差点连大仇都忘了……”傅一欣嗤笑道,“然而你再美又有何用?最后顾郎还是选择了我,我才是顾大将军未来的夫人!”

傅欢瞅着她,如同瞅着一个跳梁小丑,这样的目光让傅一欣心头暴怒,径直一巴掌扇了过去!

傅欢忍住喉中即将吐出的鲜血,这一巴掌,傅一欣可是用了十成十力道的。


第6章 杀子埋心

“一欣,你如此作为,可对得起大离的列祖列宗?”

傅欢低低的声音在水牢里回荡。

“你生为大离皇室血脉,如今却为了一个外族男子,同室操戈,百年之后,你要如何面见九泉之下的先祖!”

她说话不重,但是掷地有声,在某一刻,竟让傅一欣一愣。但后者进而恼羞成怒,愤声道:“我如何又与你何干?我就是要顾郎!你休想以花言巧语骗我离开!”

“原来我的话在你心中就只是花言巧语吗?”傅欢苦笑。

她嘴角微微翘起,惨白惨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诡色,她垂下目光看着自己埋在水中的腹部,轻笑道:“一欣,你是取代不了我在顾郎心中的地位的。只要我的孩子在一日,我就是他永远的夫人……”

“孩子?你竟有了他的孩子!”傅一欣果然大怒,她面色渐渐扭曲起来。

“姑娘!”

身侧的下仆见势不妙,想要阻止傅一欣,却不料后者张口喝道:“连你都改口唤我为‘姑娘’吗?我和顾郎才是天生一对!至于皇姐,拜托你去死吧!”

她眼圈通红,径直冲向傅欢,也不顾自己的被污水浸湿,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使劲踹向傅欢。

“你怎么能有他的孩子?你怎么配有他的孩子?”她怒声道。

傅一欣身上溅满的都是污水,她不断踢打着傅欢,后者身子蜷缩成一团,却依旧坚持着在笑。

可能是苦极了,只能以笑来面对。

这是傅欢给傅一欣的最后一次机会,她不想利用这位血脉相连的皇妹,但是现在看来,这位皇妹,委实疯了。

她恍恍惚惚地想,曾经那个天真活泼的皇妹都是伪装吗?人怎么会在一夕之间变化如此?

时间也差不多了。

她感受着下 身流出的血液,鲜血将污水染红,整个水牢里的情形看上去可怖至极。

她用口型对着样貌疯癫的傅一欣说道:“你完了。”

“傅一欣,你在做什么!”

门口传来的一声厉喝彻底惊醒了还在对傅欢拳打脚踢中的傅一欣。她浑身一颤,这才看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她看着蔓延到水面的血丝,回首对着顾江卿,粲然一笑道:“顾郎,你看我把她孩子打掉了呢。没有什么会再阻碍在我们中间……”

“你说什么?”

顾江卿脸色乍白,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水中浸泡的傅欢,女人面无人色,已经是奄奄一息。

顾江卿闯进水牢中,挥剑斩断了囚禁傅欢的铁链,伸手便将人给抱起。

“顾郎……”

“顾江卿……”

傅一欣的话被傅欢给压下,后者微笑着看向顾江卿,轻声说道:“我在梦里的时候,还曾想过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然而傅欢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在最初的吃惊过后,顾江卿的脸色阴沉到可怕。

他抱着怀中的女人,冷冷一笑,说道:“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左右不过是个孩子,不值得如何。”

“但是傅欢你得给我好好活着,不活着,我向谁报仇?”


第7章 机关算尽

傅欢机关算尽,还是没料到自己会为了复仇再度失去一个孩子。

更没想到有朝一日,在失去孩子以后,那个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云淡风轻。

可惜天意弄人,如今她失去了家国,也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在傅欢晕倒之前,顾江卿阴狠的话还烙印在耳边,她心下冰凉彻骨,却说不出一个字。

本想利用血脉去为大离皇室血脉锄奸,却不料这个男人到底狠心如此。竟是似乎丝毫未曾顾念过夫妻之情。

如顾江卿所说,他不会让她死,经过一番救治,她还是睁开了双眼。

顾江卿守在她的床前,睡着了。

此时此刻,正是杀他的好时机。但是傅欢并没有这么做,她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警惕。

所以,她只是抬眼看着他,如同看着一处风景。

果不其然,这个男人睁开眼,嗤笑道:“醒了?怎么没有动手?”

傅欢别过头去,淡淡道:“我杀得了你吗?”

她刚转过去的头,很快就被这个男人强行摁过去。

顾江卿掐住她的下颌,眯眼一笑,端的是俊逸非凡,却让傅欢心里寒气一阵阵滋生。

“你一定在想,我会不会惩治一欣对吧?”

“公主啊,千万别把你的皇室心计用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因为只会让那个男人嘲笑你……”顾江卿低低一笑,他上下扫视着傅欢的身子,怪声道,“你若乐意,我不妨陪你再生一个孩子。反正一个孩子生不下来,另一个孩子也不见得能生下来。”

傅欢面色惨白,她低喝道:“你想做什么!”

“你应该懂我的意思。”顾江卿俯首在傅欢耳边低笑道,声音沙哑磁性,听在后者耳里却像魔鬼的呢喃,“不要在我面前耍任何心机。”

没有用的。

因为这个男人无情到了极点。

她对不住的,只有那个孩子。

尚未出生,就被亲生母亲设计死掉的孩子。对不起,她不能让他活下来,因为这个惨痛的世界,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傅欢心里冒出了几个念头,她眼里闪过了几次绝望。

就在这时候,有士兵传来急报,顾江卿本来想要说的话又咽了下去。他快步走出门,和门外的士兵交谈着。

而傅欢复又躺下。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顾江卿再进来的时候便是满脸怒容,他走到床前,径直扼住了傅欢的脖颈,怒声问道:“贱人,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和大梁皇帝勾搭上的?真是看不出来,你竟是这般水性杨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傅欢喘不过气,挣扎道。

“你不懂,谁懂?现在皇帝的意思是要强娶你!呵,你觉得你勾搭上了梁国皇帝就能摆脱我?傅欢,你做梦!”顾江卿恶声道。

傅欢闻言,却是笑出了眼泪。

“你笑什么?”顾江卿陡然哑言。

傅欢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从他手中的桎梏中挣脱出来。

她看着他,“我笑你没有爱,没有心,顾江卿,曾经我对你一片赤诚,你如今却怀疑我水性杨花!”


第8章 风光大嫁

她突然明白,要想赢过一个没有爱,没有心的人,就只能比他更无情。

在顾江卿仓皇离开后,傅欢大笑出声,笑出了血泪,也心痛难言。

尽管傅欢不明白梁国皇帝是想搞什么鬼,但是在他的诏令下,顾江卿不得不与傅欢和离。

她拖着病弱的身子,复又进了另一张择人而噬的大口——皇宫。

她一介前朝公主、臣子之妻,却被皇帝强娶,这一件事在皇城内倒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皇帝都不在乎了,她还在乎什么?

傅欢心里所思所想,唯有大离复兴,傅欢所爱所恨,唯有顾家江卿。

在她风光大嫁这天,满朝臣子共同上奏,据说全部被皇帝驳回,而坐在轿子里听着市井之人的流言,傅欢第一次知道了这皇帝的名字。

秦楚。

她闭上了眼,一直被送到皇宫,再被送往皇帝寝宫。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皇帝竟然要破了往日的习俗,直接娶她为妻。新婚之夜,便将她送往自己寝宫,这在旁人眼中是何等的恩宠!

但是在傅欢看来,却只觉得满满的阴谋。

但一想到顾江卿此时可能气疯,傅欢便不禁莞尔。

他不乐,她便乐,他不快,她心悦。

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傅欢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的头盖尚未被掀开,便听到一声极为熟悉的轻笑。

来人径直将其压 倒,隔着头盖便吻向她的唇瓣,在她耳际轻声道:“小欢欢,几日不见,你可有想我?”

傅欢一怔。

她进而不可置信,这登徒子如何来的这梁国皇帝寝宫?梁国向来以兵力驻防为长,寻常人插翅难进,难道……

傅欢哑声问道:“你是梁国皇帝?”

秦楚笑了,此时他的脸上没有戴着面具。在灯火的照耀下,一张极为俊俏的面容看上去竟然比顾江卿还要俊上三分。

他正摩挲着下颌,笑道:“我在小欢欢面前,从来只是我自己呢。叫我阿楚好不好?”

傅欢沉默。

她低笑道:“枉我半生聪慧,到头来竟被两个男人耍得团团转,什么登徒子,不过是你游戏民间的障眼法罢了。可笑我哪里入了你的眼,竟有被陛下强娶的恩宠!”

“小欢欢,莫哭……”

秦楚为傅欢揭下头盖,眼见着傅欢眼泪不断掉落,不禁紧张起来。一张脸蛋也皱起来,他不敢动手动脚惹了傅欢不开心,只是轻声哄道:“小欢欢,你若是难受,我便为你整治那混蛋。”

“陛下,你可是忘了?”

傅欢笑着流泪,她睁着朦胧泪眼看向秦楚,说道:“我的国,说到底,是你的铁骑踏平的啊。”

秦楚一愣。他张着花瓣般的嘴唇也忘了说话,最后两个字“莫哭”也难以出口。

因为他明白,傅欢眼里的恨,扎扎实实。


小说

“如果你变心了怎么办?”“你看我会吗?”他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2021-1-3 17:01:37

小说

涂山的大公主涂山沐,出生时天生异象

2021-1-3 17:04: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