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父亲病重,她立即返回家中,可是在家里等待她的,却是肮脏猥琐的上门女婿。

得知父亲病重,她什么都来不及收拾便返回家中,可是在家里等待她的,却是肮脏猥琐的上门女婿。,面对父母口口声声的养老,后半辈子的指望,她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当她拿起法律的武器之后,终于能够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她是穷人,但人穷志不穷,她努力变得优秀,经历渣男不要紧,被人嫉妒陷害不要紧,因为前方,有更优秀的他在等她……
得知父亲病重,她立即返回家中,可是在家里等待她的,却是肮脏猥琐的上门女婿。

第1章 上门女婿

孟悦灵木木的看着父母喜悦的神情,还有他们给她找的上门女婿,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生在这样的家庭。

“小灵,这是王辰荣,比你大两岁,咱们镇上唯一的修车厂就是他开的。”母亲笑意盈盈的指了指坐在炕沿边的一个年轻男子。

王辰荣长相粗犷,头发很长,有些粘在一起,手上有油垢,指甲缝中还有黑泥。

他抬头,和孟悦灵四目相对的时候,突然咧嘴笑开,露出一口黄牙,然后不好意思的快速低下头去,双手搅在一起,不住的摆弄着。

“这个现在就叫叔吧,等你和辰荣结婚的时候再改口。”母亲又指了指挨着王辰荣坐着的中年男人。

“不是说爸病重吗?怎么……”孟悦灵看都没看一眼,目光落在她父亲身上,有些艰难的开口。

今天,她一如既往的上班,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病重让她赶紧回家,她一刻都不敢耽误,甚至连行李都没收拾就赶了回来,结果,却是相亲的场面。

父亲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提这个,随后略有些郑重的开口道:“爸妈已经给你看好了,辰荣愿意入赘咱们家,他的人品绝对好,将来对你也一定很好的。”

“是啊是啊!”一直在旁边嗑瓜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突然出声:“小灵,我李媒婆可是名声在外的,你长得这么好,自然也要给你介绍个好人家。”

说着,她拍拍身上的瓜子皮,站起身走到王辰荣身边:“辰荣为人老实,还会修车,也算是个技术工种了,等他入赘到你家,小灵你就是老板,到时候数钱都数到手抽筋,哈哈……”

“爸,妈,你们为什么给我介绍这样的人?”孟悦灵语气中尽显无奈,她甚至不愿意多看王辰荣一眼。

“说什么呢?我和你爸难道还会害你?”母亲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悦,随后赶紧对着王氏父子笑呵呵的开口:“老王大哥,你看两个孩子的事……”

中年男人没有表态,只是冲着王辰荣开口:“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王辰荣依旧咧着嘴,偷看孟悦灵好几眼,仿佛感觉不到孟悦灵对他的厌烦,他“嘿嘿”两声,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状,屋子里的人,除了孟悦灵全都展露笑颜,几个人一拍即合,当时便开始决定结婚的日子。

“爸……妈……”孟悦灵几次想反驳,根本连嘴都张不开。

父亲拉着中年男人的手,一口一个亲家的叫着:“亲家,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三天之后,给两个孩子举办婚礼,放心,答应给你家的礼金一点都不会少。”

中年男子频频点头:“好,好,谁让我家就是儿子多呢。”

“哈哈,辰荣入赘到我们家,我们也绝不会亏待他的……”母亲在一旁笑颜如花。

李婆更是笑的花枝乱颤:“老王,老孟,我跟你们说什么来着,只要我李媒婆出手,保证就是天定的好姻缘……”

几个人说了一阵,王氏父子便提出离开,李婆也让双方赶紧准备结婚的东西,然后扭动着腰肢出门了。

父母送客归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孟悦灵脸色十分难看,言语冷淡。

第2章 锁起来

“什么?”父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异口同声的问道。

孟悦灵的鼻子酸酸的,她努力了好半天才能尽量平静的开口:“我知道,你们从小就疼爱弟弟,可我也是你们亲生的啊,为什么要草草决定我的终身大事?还让我和那样的人在一起?”

“小灵,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了?你弟死了之后,我和你爸就剩你一个孩子,难道你不想留在我们身边吗?”母亲有些幽怨的看着孟悦灵。

“我说了啊,等我升职了,赚钱了,会把你们接到我那里一起住的,而且我下个月只要业绩……”

孟悦灵的话没说完,直接就被父亲打断:“怎么搬?我和你妈在这生活大半辈子了,可不习惯市里的生活。”

“所以你们就让我回来?”孟悦灵的情绪一下子难以控制,声音也随之高了很多。

啪——

父亲猛地一拍桌子,手指指向孟悦灵:“你和谁大呼小叫的?我们生你养你,你就必须听我们的。”

眼泪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孟悦灵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可是眼泪并不能换来父母的理解。

父亲随手抄起墙边的扫帚,劈头盖脸的照着孟悦灵身上打,孟悦灵想逃出去,母亲竟然关上房门。

“出去两年我看你是翅膀硬了,当年就不应该供你读完大学,你看看隔壁老江家的女儿,找个上门女婿,孩子现在都打酱油了,你再看看你!”父亲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挥舞着扫帚。

孟悦灵一把抓住扫帚,想和父母解释清楚:“你们为什么要拿我和别人比,我马上就要升职了,到时候我就有钱了,可以换个好一点的房子,就算你们不想去,我也可以打钱回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赚再多的钱,没个后人给谁花。”父亲折腾的有些气喘,嗓门却出奇的大。

“小灵,快别惹你爸生气了,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和你爸结婚了,辰荣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母亲守在门边,尽力劝说着。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孟悦灵大声的喊着,浑身都在抗拒。

父亲的火气不减反增,他努力拽着扫帚,可是另一端被孟悦灵死死抓住,他挣脱不出来,便一甩手扔掉扫帚。

“她妈,咱们走,把她锁在这,三天之后,这个婚,她是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不然,我就打死她!”父亲一挥手,带着母亲就要出去。

“爸……”孟悦灵上前两步对着父亲直直的跪了下去,一边抽噎一边说道:“我求求你了,我不要什么上门女婿,你让我走吧……”

然而父亲根本听不进去,只是示意母亲赶紧出来锁门。

“我和你爸都是为你好,以后你就明白我们的苦心了。”母亲留下这句话,然后闪身出去。

接着,是锁头的“咔嚓”声。

孟悦灵扑到门上,用力的拉拽,拍打,可是等待她的,只有谩骂。

“你是我闺女,我还管不了你?要不是你弟死了,你当我们愿意让你养老,还得找上门女婿……”父亲的声音饱含愤怒,各种难听的词汇都被他说了出来。

第3章 放走

背靠在门上,孟悦灵只觉得双腿越来越无力,她缓缓滑落,直到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胳膊上被打出道道红印,疼的钻心。

多少年都没挨过打了,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挨打不是因为父母对她多疼爱,只是因为她听话而已。

她就这样坐着,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出去,她想打电话求人帮忙都办不到。

半睡半醒间,她感觉到有人在推门,她下意识的翻身站起,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按亮了电灯——是奶奶。

“小灵,身上的伤疼不疼啊?快过来,奶奶给你上点药。”奶奶压低声音,拉着孟悦灵坐到炕沿边。

“奶奶,你怎么进来的?”孟悦灵向门口张望着,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个时候,爸妈已经入睡。

“奶奶有钥匙。”奶奶一边帮孟悦灵上药,一边语重心长的开口:“小灵啊,你这傻孩子,留在家里有什么不好,家里吃饱穿暖,你男人又处处听你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多少人都羡慕呢……”

孟悦灵听着频频点头,表情认真:“奶奶你说的对,我也想通了,可以结婚,但是你能先放了我,让我回去一趟吗?”

奶奶上药的动作一顿,语气带了嗔怪:“听话,回去干什么?你爸妈都是为了你好,老实等着结婚吧,省得再挨打。”

“不是的奶奶,我的意思是,就算结婚,也要回去把工作辞了,我的出租房里还有一些积蓄,我也得拿回来啊!”孟悦灵的眼中闪动着精明。

“那些东西什么时候拿还不行,等明天和你爸说,你再走。”奶奶十分刻板的说道。

孟悦灵不顾胳膊上的伤,直接挽住奶奶的手腕,苦苦哀求道:“可我是合租,我不回去,万一有人偷我的东西怎么办?奶奶你放我走吧,等我拿回钱,也好买东西孝敬你……”

闻言,奶奶的神情变得犹豫,孟悦灵赶紧把事情说得更严重:“而且我现在走,明天一早就能回来,明天还要为结婚的事准备,最好别耽误了。”

“那你答应奶奶,可得回来啊?”奶奶依旧有些不放心。

孟悦灵重重的点头,表情满是真诚:“奶奶你放心吧,谢谢奶奶。”

然而祖孙俩刚迈出房门,背后就传来父亲严厉的声音:“你们要去哪?”

孟悦灵的身子一怔,奶奶回过头,帮忙解释道:“小灵还有钱在出租屋呢,她得回去取,要不然容易被偷。”

“钱?”父亲只穿着内裤,他微眯着眼睛,随后一指孟悦灵,破口大骂道:“好啊你,竟然找借口要逃跑,多亏我看你房间亮着灯出来看一眼,要不然就给你跑了!”

奶奶有些吃惊的看着孟悦灵,随后又把目光移回父亲身上。

“还有你这个老不死的,我供你吃供你喝,你居然要把她放走,想要断了我后半辈子的指望,你是我亲妈吗?”父亲又一指奶奶,他上前两步,语气变得凶狠。

奶奶没想到她的儿子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嘴唇翕动,却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第4章 再度被锁

孟悦灵一步冲到奶奶身前,直视着父亲:“爸,你说我是你后半辈子的指望,可奶奶的指望是你,你这样对奶奶,就不怕等你老了,我也这样对你吗?

父亲一愣,孟悦灵的语气稍稍缓和:“我是你的女儿,弟弟死了,你老了我自然会养你,没必要给我找什么上门女婿,我在外面那么努力,不也是为了挣更多的钱,让你的晚年更幸福吗?”

“胡说,不找上门女婿,你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就去伺候人家的爸妈了,你让我和你妈怎么活?”父亲有他固守的理念,认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不再是自己家的人。

“爸,这都什么年代了,而且我男朋友是知道咱们家的情况的,他愿意和我一起赡养你们……”孟悦灵的声音尽显无奈,同时透露着深深的无力感。

“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的?”父亲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不等孟悦灵解释,他便大声的否认:“我和你妈不同意,给你选了好人家你不要,自己瞎谈什么?一个女孩子家家,在外面不懂得保护自己,早晚吃亏……”

随后,就是各种难听的话,仿佛孟悦灵在外面不懂自爱,浪荡无耻,被人骗了还倒帮人家数钱。

孟悦灵听不下去了,大声的反驳:“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到时候我们事业发展好了,你们不想去市里,我俩也可以回来陪你们啊……”

“说的好听。”母亲穿着睡裙,身上披着父亲的外套,头发蓬乱的走出来:“老刘家那闺女和人跑了,四年都没回家,我宁可等我老了你对我不好点,也总比抓不到人的好。”

“你们……”孟悦灵彻底无语了,也不知道再说什么才能让他们理解。

突然,她意识到她身在院子中,身后几米就是院门,只要她跑的足够快,应该可以逃离这里。

然而她刚一转身,父亲就大步追上来,在她拉大门的时候,父亲已经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像拎小鸡一样把她往屋里拽。

她吃痛,又没办法挣扎,只能任由父亲把她拖回房间,再度锁起来。

“老不死的我告诉你,再敢放她走,别怪我连你一起打。”

“妈,你也真是的,怎么老糊涂了呢,这把她放走了咱们去哪找人,咱们给王家的礼金可不少,婚事要是不成,你想想后果,哪多哪少啊!”

父亲在门外咆哮,母亲虽然低声细语,却包含埋怨,至始至终,孟悦灵都没听到奶奶有任何的反驳。

“爸,妈,我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吧,我只和单位请了三天的假,他们会找我的。”孟悦灵拍了两下门,声音哽咽。

回家一天时间不到,她都快哭成一个泪人。

“别痴心妄想了,你让他们来找我,我看谁敢断我后半辈子的指望。”父亲用脚踢了一下房门,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远。

接下来的两天,只有母亲会在吃饭的时候进来给她送饭,然后简单说上两句,无外乎是“结婚的事准备的差不多了”,“亲戚朋友都通知到了”,“你好好等着”之类的话。

第5章 结婚

“妈,能把我的手机给我吗?公司找不到我人,一定会告我的。”

结婚前的这天晚上,母亲照例把饭菜送进来,趁这个机会,孟悦灵做着最后的挣扎。

“告你?告你什么?你回来结婚他们还不让?就算真的有事,也等明天结了婚再说,不差这一天了。”母亲有些蛮不讲理的说着,随后便出去再度锁上房门。

孟悦灵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五点,母亲就带人进来,强行给她换上红色嫁衣,简单化了妆。

“瞧瞧咱家的灵儿,真是最漂亮的新娘……”李媒婆依旧打扮的花枝招展,她围在孟悦灵身边说个不停。

最漂亮的新娘吗?

孟悦灵看着镜子中妆容平淡的自己,哪个女人都希望结婚的时候穿上洁白的婚纱,和白马王子一样的男友站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粗糙的红衣,不喜欢的上门女婿。

按照老家结婚的习俗,新娘打扮好之后,要在屋里等着,等女婿来了才能出门迎接。

至于新娘的父母,自然要先到外面招呼亲朋好友,外面搭起棚子,支上桌椅,等简单的仪式过后,大家都在里面坐席吃饭。

屋子里只剩孟悦灵一个人的时候,她的心脏狂跳,仿佛要跳出嗓子眼,她小心的在门口探出头,然后快速的冲进父母的房间,用座机拨通了妇联的电话。

“我现在是偷着打电话的,你们快点来救救我……”孟悦灵压低声音,急切却十分清楚的说出家里的地址。

伴随着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屋外响起一声声“新郎官来了”,孟悦灵一惊,急忙挂断电话跑回房间。

刚坐回炕上,李媒婆就笑呵呵的进来招呼道:“小灵啊,你男人来了,赶快出去迎接。”

孟悦灵站在地上,刚迈出一步,就觉得腿有些发软,只期待妇联的人可以快点到达才好。

王辰荣站在一辆轿车旁,身上穿着的西装显得不太合体,或者说,他的气质配不上西装,他的头发剪过,脸上有一层浮粉,明明是为了婚礼特意打扮,可看在孟悦灵眼里,老土至极。

“各位亲朋,各位好友,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孟悦灵女士和王辰荣先生的婚礼,我作为新人的媒婆,担任本次婚礼的司仪,现在,就让新娘,去牵起自家女婿的手,一起走过来……”

李媒婆手舞足蹈,在院子里靠一条肉嗓子,娇声发嗲的喊着,前来参加喜宴的亲朋好友,全都发出“嗷嗷”的起哄声。

孟悦灵硬着头皮走过去,王辰荣像个小媳妇一样,红着脸,低着头,手却一直向前伸着。

那只手依旧布满油垢,指甲缝中的黑泥也没有清理,孟悦灵试探了好几次,才狠心握住王辰荣的半截手指,牵着他快步走到李媒婆身边。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宾客中,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突然喊了一嗓子,随后,很多人开始附和。

李媒婆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她清清嗓子,夸张的说道:“这还用你们说,我李媒婆什么时候看走过眼,看看我们的新娘,多美,我们的新郎,多帅……”

第6章 婚礼现场

“亲一个吧!”人群中又有人起哄。

每个人的笑脸,在孟悦灵看来都是那么的丑恶狰狞,转头,她看到王辰荣一脸的迫不及待,心中更是厌烦的无以复加。

“去去去,这都没拜天地呢,亲什么亲。”李媒婆笑着挥手,然后终于步入正题,“二位新人,现在就对着父母行礼吧,一拜天地……”

话音未落,门口一辆面包车停下,从上面下来几个穿着统一的女人,进门就问:“这是孟悦灵家吗?孟悦灵在吗?”

孟悦灵闻声望去,看到几个女人身上的衣服,都印有“妇女联合会”的标志。

孟悦灵急忙跑过去,拉住其中一个女人的手,急切的开口道:“我是,我是孟悦灵,你们帮帮我,带我走吧。”

“哎!”父亲大喝一声,对着几个女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啊?”

领头的女人拿出证件在父亲面前晃了一下:“你好,我们是市妇联的,请问你是?”

“妇联……”父亲一时间不明所以,不过他很快挺起胸膛说道,“我是这家的主人,你们有什么事?”

“他是我爸。”孟悦灵轻声说了一句。

领头的女人立刻明白过来,她直视着父亲的眼睛,开口道:“是这样,我们接到孟悦灵的电话,说你这里家暴,包办婚姻,她向我们求助。”

父亲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恶狠狠的瞪了孟悦灵一眼:“你胡说什么?你是我闺女,我打你两下,骂你两句,怎么就是家暴了?”

“也就是说你真的动手了是吧?”领头女人将孟悦灵护在身后。

孟悦灵没有作声,只是默默的挽起衣袖,露出已经结痂的疤痕。

父亲一个健步上前,就要把孟悦灵拉到身边,孟悦灵尖叫着躲避,好在有妇联的人保护她。

“你个小兔崽子,我不信管不了你!”父亲气急败坏,四下寻找可以用来打人的东西。

母亲见状也冲了出来,指着领头女人质问道:“我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家闺女结婚轮得到你管吗?”

“包办婚姻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你们这么做……”领头女人想要解释一番,可是刚说了不到两句话,就被母亲打断。

“什么法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给我闺女找上门女婿,管法律什么事?”

不等回答,母亲就挥手招呼道:“乡亲们,把她们这些多管闲事人给撵出去!”

一声令下,所有宾客都像着魔一样暴动了,妇联只来了几个女人,完全不是乡亲们的对手,几乎被人推着上了面包车。

“你们带我走吧!”孟悦灵站在车门边,死死拉着里面一个女人的胳膊,想要跟她们一起走。

没等那个女人回答,孟悦灵的手腕就被一只有力大手抓住,随后,她被拽到一边,还没等她看清眼前人是谁,脸上就被打得火辣辣的疼。

“还想跑?我看你是翅膀硬了!”父亲暴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孟悦灵还没反应过来,王辰荣倒是一个健步冲上来,整个身体挡在她面前,面对父亲大声的问道:“爸,你为啥打我媳妇儿?”

第7章 法律

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辰荣,嘴里“哎呀哎呀”的叫着:“辰荣啊,你这傻孩子,你媳妇儿都要走了,你还护着她。”

王辰荣转头,一脸不明就里的看着孟悦灵,看着她一脸的厌恶和饱含怨怼的双眸,王辰荣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媳妇儿,你为啥这么看着我?”王辰荣转过身,说话时伴随的恶臭口气差点把孟悦灵熏吐。

孟悦灵急忙闪身,她伸手抚上脸颊,厌恶的表情更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要不是因为你,我会三番两次的挨打?现在你还问我为什么这么看着你?”

“媳妇儿,你别生气。”王辰荣像个和事佬一样,对着孟悦灵劝完又对着父亲说道:“爸,你以后不要打我媳妇儿……”

“少假惺惺的装好人!”孟悦灵直接打断了王辰荣的话,怒吼完这一句,她就奔着面包车跑去。

“爸,妈,怎么回事啊?我媳妇儿要干啥啊?她们要把我媳妇儿带去哪?我咋没听懂呢?”王辰荣急的上前直接挡住孟悦灵。

孟悦灵当胸推了王辰荣一把,却没推动,反而被他握住了手。

“你放开!我告诉你,咱们两个属于包办婚姻,是法律所不允许的,就算我勉强嫁给你,我也有权利去取消……”孟悦灵一边挣扎,一边大声的讲着。

王辰荣听着一脸茫然,嗫嚅了半天说了一句:“天高皇帝远的,谁不允许啊?”

随后,他又换上一副无赖的嘴脸,用力揉搓着孟悦灵的手:“我不管,你是我媳妇儿,我就要和你在一起,不管你要干啥,我都和你一起,我是你家的上门女婿,你得管我啊……”

父母对于王辰荣的表现倒是非常满意,父亲的脸上甚至还带了笑容。

“小灵,你看辰荣那么喜欢你,不要再闹了,赶紧回来好好举行婚礼。”父亲挥手招呼着,想要就此平息事态。

可越是这样,孟悦灵越觉得憋屈,她奋力挣扎,声音更大,也更清晰:“我国刑法有规定,以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未造成死亡,是会被判两年以下有期徒刑的……”

此话一出,在人群中引起轩然大波。

“孟家丫头,你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你爹去坐牢?”

“不孝啊,以前我觉得你挺好的姑娘,怎么出去上两年学,变成这样了!”

“你爸妈都是为了你好,你竟然要他们去坐牢,有没有良心啊……”

母亲更是抬手就打了孟悦灵一巴掌,脸上是悲愤的泪水:“我真是白养你一场,居然说出这么天打雷劈的话!不是要判刑吗?我就打你了,你现在就报警,让人来把我和你爸抓起来,让大家都看看,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孟悦灵终于甩掉王辰荣的手,看着母亲的眼中满是冰冷:“妈,你别以为我在吓你,把我逼急了,我也不知道我……”

话没说完,孟悦灵就看到一块砖头对着她直直的飞了过来,她下意识的蹲身,砖头在她头上飞过,砸在车顶,又掉在地上,孟悦灵惊魂未定的看着车顶被砸出的凹陷。

第8章 别让我恨你

父亲的手还保持着投掷的姿势,孟悦灵今天闹得事情已经让他丢脸至极,这样无用的女儿,还不如没有。

而后,他的脸上丝毫没有悔意,依旧凶狠的对孟悦灵说道:“把我逼急了,我就让你从哪来的滚回哪去,我能把你生出来养这么大,我就能整死你。”

“我都一再告诉你,不会不养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孟悦灵的心彻底凉了,她一脚踩在面包车上,面无表情,转头看着父亲的时候,眼神冷若寒冰,满是疏离。

“爸,别让我恨你!”

她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句话,然后上车,拉上车门。

面包车扬长而去,留下一片灰尘,坐在车里的她没有回头,但她却知道,那些消失在尘埃中的人影,各个面目全非。

面包车在妇联门口停下,孟悦灵借了手机,给男朋友许若笙打过去,十多分钟后,一辆奔驰车停在她身前。

老远,许若笙就看到孟悦灵穿着一身红衣,他觉得很奇怪,下车之后,竟然发现她脸上还有伤痕。

“怎么回事?谁打了你?要不要去医院啊?”许若笙一边焦急的问,一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没事,我爸打的。”孟悦灵疲惫的摇摇头,坐在车里,她不由得自嘲的笑笑,有些自言自语道:“我家的情况,挺不好的。”

“先去我那休息一下吧!”许若笙没有多问,只是把车一路开进小区。

孟悦灵伸手捋了捋额前凌乱的头发,感受到许若笙无声的理解,眼泪突然夺眶而出。

许若笙一惊,急忙将车停进小区的停车位,然后搂过她,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声音温柔:“跟我说说好吗?”  

孟悦灵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讲给许若笙听,说完,她还补上一句:“如果你觉得我家里很烦,不想和我继续在一起了,我也能理解……唔……”

话音未落,她的唇就被封上,许若笙的吻,温柔,让人沉醉。

良久,许若笙放开她,看着她哭红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道:“老婆,别说傻话,叔叔阿姨只是思想过于传统,你千万不要有太大的心里负担,等机会合适,我们一起回去,我一定会让他们看好我,同意你跟我在一起的。”

闻言,孟悦灵哭的更凶了,她紧紧抱着许若笙,生怕一撒手,就再也抓不到。

“别哭了,我抱你上楼,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去公司呢,你不是要升职了嘛!”许若笙想尽量说点开心的事,转移孟悦灵的注意力。

提到升职,孟悦灵更是愁容满面,她吸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我没能按公司规定的时间回来,还能升职吗?”

“你也是有难处,相信领导会理解的……”许若笙一边说着,一边下车将孟悦灵从车里抱出来,一直到进门,他都在努力安慰。

“就算你没升职也没关系,没钱我可以养你啊。”许若笙的嘴角好看的勾起,说的话真诚无比。

孟悦灵将头埋在许若笙的怀中,喃喃道:“你真好。”

小说

你总说我不爱你,你又何曾懂过我的爱?

2021-1-3 16:52:26

小说

北有孤雁,惟落九歌。 那年,顾氏被屠满门,他拔剑,跪在众亲前,

2021-1-3 16:55: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