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莫家千金惨遭劫难,男友妹妹双双背叛,父亲为钱卖女嫁老头

五年前,莫家千金惨遭劫难,男友妹妹双双背叛,父亲为钱卖女嫁老头;,五年后,她携天才萌宝强势归来!不过再度被亲人算计,代替表姐嫁给残疾总裁,不过,新婚之夜,那个俊美无双,强健如虎的男人到底是谁?
五年前,莫家千金惨遭劫难,男友妹妹双双背叛,父亲为钱卖女嫁老头

第1章 认错人

“冉儿!”

一声深情的低吟,混合着女人低低的哭泣声还有哀求声,从医院的VIP病房中逸出。

男人的声音颤抖还带着悲伤,他眼神缱绻地看着身下的女人,眼角似乎还有一颗泪顺着脸颊滑落。

莫清妍情绪接近崩溃的边缘!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做完视网膜移植手术,明天就要拆线,即将要迎接美好生活的时候,却被一个酒气冲天的男人闯进来给侵犯了!

男人嘴里刚才叫着的名字是“冉儿”,可她根本不是那个人。

只有一种可能……

这个男人认错了人。

觉察到女人在身下的挣扎,男人的意识清醒了些,声音陡然拔高:

“这双眼睛请你以后要给我守护好了,如果,你敢让它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莫清妍被男人的怒气吓到,但接下来,她感受到温热的触感透过厚重的纱布传至她的眼睛。

他……刚才是吻了她的眼睛吗?

随即,她感觉到身上一轻,男人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只是在他离开的一瞬间,一滴泪轻轻地落在莫清妍略显苍白的脸颊上。

莫清妍抹掉那滴还有余温的眼泪,心中更是一阵说不清楚的酸楚。

明明是他侵犯了自己,可却又让她保护好双眼。

他落下的眼泪是为了什么?

他嘴里念的那个名字又是谁的?

……

莫清妍拖着酸涩的身体刚想从床上坐起来,就听到了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诶呦,人都还在医院,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吗?”

莫清婉?

这个女人总是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然后在她的伤口上再撒上一点盐。

她九岁那年,母亲刚病逝一个月还没到,她的爸爸就从外边带回来两个女人。

一个是眼前的莫清婉,一个是莫清婉的妈妈,她的后母。

在那以后,莫清妍就从来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过,而莫清婉也没有她表面上的那样清纯可人,她甚至比魔鬼还要恶毒。

莫清婉最见不得的就是莫清妍拥有的一切东西,她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是应该属于自己的才对。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莫清妍语气里满是冷漠疏离,夹杂着浓浓的厌恶。

似乎她的怒气,成功地取悦了莫清婉。

一阵好不得意的娇笑声传了过来“姐姐这是不好意思了吗?也难怪了,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肯定是不愿意被浩然哥哥知道的,是吗?浩然哥哥!”

林浩然也在吗?

房间内一下子安静起来。

莫清妍支起耳朵,仔细聆听一番。

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两道轻微的呼吸声。

莫非林浩然哥哥真的来了?

不,不可以!

不能让他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本来说好等她手术完,两人就准备结婚的!!

莫清妍本就疲惫不堪的身体,此刻更像是脱了虚一样的瘫在了床上慌乱地一把扯过被子,试图遮盖身上不堪入目的痕迹,有点自欺欺人吼道:

“莫清婉,你少骗……”。

“莫清妍,你莫直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一道清越的声音,生生地打断了她的话,瞬间击垮了她故作的防备。

真的是浩然哥哥!

莫清妍觉得她的世界一下子崩塌,她迅速地跌落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中。

她伸出手,试图要抓住可以攀附的东西,哆嗦着声音,哀求道:“浩然哥哥,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我……”是被人强暴了!

她咬了咬嘴唇,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林浩然这么久以来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就等着她的身体好起来,他们就可以马上结婚了。

莫清妍的颤抖着想要上前抓住林浩然的手。可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抓起椅子上的长大衣,胡乱的披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颤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林浩然的手便被厌恶地甩开“别碰我,你这个放荡的女人,让我感到恶心,脏!”

“浩然哥哥,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我其实……”其实是有人强暴了我!

她的身音是带着哭腔的,她想要让林浩然相信她。

可是,她该怎么才能解释的清楚现在的情况,更不敢把那几个字说出口。

“你想说什么?你不是?你不是个浪荡的女人吗!呵,我真是瞎了眼……”林浩然的声音带着嘲讽。

浪荡的女人?!恶心!脏!

莫单的几个字,却让莫清妍彻底掉进了深渊。

她没有办法接受,这几个字是林浩然用来形容她的。

她眼睛还能看见之前,他对她那样体贴。

就好像,除了她,他的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可是现在,这个人真的是林浩然吗?

第2章 这不可能

莫清妍痛苦的大声喊了出来叫一声,她顾不得自己身体是否支撑的住还没到最佳的拆线时间,拼命的要扯开阻挡她眼睛上她视线的纱布。

护士闻声而来。

莫清妍被迫安静了下来,护士这才替她拆掉眼上的纱布。

最后,在莫清妍的情绪失控下,她脸上的纱布一圈一圈的从她的眼上绕开。虽然,她还没睁眼,但却也感受到了热烈的光线。

纱布被完全摘了下来,莫清妍缓缓睁开双眼。

原来看不真切的画面,也逐渐变的清晰起来。

可当她能看清楚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她还是宁愿自己一辈子都瞎着!

林浩然的手放在莫清婉迁细的腰肢上,而莫清婉则一脸得意的看着她。

她的浩然哥哥把对她的体贴转移到了她最厌恶的女人身上,但看她的眼神却里全是鄙夷。

莫清妍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眼前的画面还是没变。她抖动的嘴唇才缓缓问出她不想问的话,失声问道: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莫清婉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语气里满是讽刺,那笑声落入莫清妍的耳中格外的尖锐:“呦,姐姐这是脑子也做了手术吗?这么莫单明了的画面,姐姐都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那好吧,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姐姐。林浩然哥现在是我的男朋友。”莫清婉抬着高傲的下巴,一脸得意的看着狼狈不堪的莫清妍,宣告着她的胜利。

莫清妍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她不信,不信浩然哥哥这样对她。

所以,她微微昂头,拼命把她那不争气的眼泪给憋了回去,,开口问林浩然:“浩然哥哥,我想听你说。”

林浩然看了一眼莫清妍,却厌恶的别过头去,。

刚才那一眼,他清楚的看到她脖子上那处的青痕印记。

“让我告诉你吗?”林浩然的语气透着明显的不耐烦厌恶。

“行,莫清妍你听清楚,想你这样的女人没有人会看的上你。我爱上莫清婉了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爱上了婉儿,并且很快我们就要举办订婚。!”

莫洁明了的一句话,却将莫清妍彻底推入谷底:“你爱上了她?”

他可以爱上别人,可为什么偏偏要是莫清婉!

真是件可笑的事情啊!

林浩然冷哼了一声,没有似乎真的是厌恶她到了极致,连再继续搭理她的兴致都没有了再理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莫清婉,但他确实不会再爱她了!

莫清妍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拿着匕首,一刀一刀地划拉着,鲜血淋淋。

“为什么?为什么我能重新见到你的样子后,你却变得如此陌生?浩然哥哥,难道之前你对我的情意都是假的嘛?”

莫清妍不甘地低吼,她声泪俱下地控诉着,一句比一句重,仿佛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要撕开表面的伪装一般。

林浩然始终保持着沉默的态度,一语不发地站在她面前看着她,清冷的眸子中已经不复往日的温柔,全部被冷漠,厌恶代替。

反倒是一旁的莫清婉却十分嫌弃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兴奋地叫嚣道:

“姐姐,你也不看看你做了什么事?难不成还奢望林浩然哥能继续接受你吗?可笑!”

“闭上你的嘴!”莫清妍实在不想听到这个让她恶心的声音,她现在已经很乱了。

正在这时,一道严肃沧桑的男声从门口传了进来。

“在吵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吵什么?!”

莫城军刚到门口就听见莫清妍大叫的声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毛。

“爸爸,你知道吗?姐姐在医院还跟别的男人……”莫清婉迎了上去,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莫城军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愤怒的看着莫清妍。

莫清妍张了张嘴,还没来的及解释,莫城军便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莫清妍被打的踉跄了几步,扶着墙才勉强站稳。

“混账东西,赔钱货,别害你老子我损失几千万。”

莫清妍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莫城军。

“爸爸……你……”

莫城军此刻却像是吃了枪药一样,满脸都是愤怒。眼睛里的红色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我怎么养了你这样的女儿,还不如让你瞎到死算了!,怎么做出这样败坏家门的事情!”

莫清妍满心的害怕和委屈,颤抖着为自己辩解:“我真的没有,爸爸……”

莫城军却根本懒得听她的解释,直接把话说了出来:“赶紧把自己收拾干净,别嫁人还嫁的丢人现眼!”

莫清妍不可置信。

嫁人?

第3章 嫁给色老头

莫清妍要嫁给谁?

总之不会嫁给她想嫁的人!

她疑惑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已经有人替莫城军做了回答。

莫清婉一脸得意的看着还在惊恐之中的莫清妍开口:“姐姐,爸爸对你多好啊,早就替你选好人家啦,还不快谢谢爸爸!”

“选什么人家?我已经和浩然哥哥他……”

莫清妍下意识的想要说她和林浩然的事,却突然看见了林浩然还放在莫清婉腰上的手,忍住了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颤抖着开口询问莫城军:

“所以,爸爸您打算把我嫁给……谁?”

莫城军没有回答她的话,倒是莫清婉兴高采烈的把话接了过去。

“姐姐一定是听过这个人的,就是李家的老头啊!”

莫清妍觉得自己像是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

李家老头?虐死了自己的妻女,每天在外面奢华宴乐的那个老头子?

莫清婉看着她逐渐苍白的脸,格外的开心,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兴奋。

“爸爸把结婚的日子早就挑好了,就是明天哦。”

莫清妍踱步走到莫城军的面前看向莫城军,声音里带着悲怆的哭腔,。

“父亲,你是铁了心要把我嫁给那个老头子吗?”

莫城军双眼不带一丝感情地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

莫清妍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可是为什么?我也是您的女儿不是吗?为什么这样?”

莫清婉还挂在林浩然的身上,脸上满是笑意。

“姐姐,你别这么激动!那个李老头还是挺好的啊,你这次手术的费用就是他出的哦。而且,他还给了两千万作为聘礼呢,出手这么大气,你嫁过去也不会吃亏的呢!”

清脆娇俏的声音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满是恶毒。

莫清妍彻底的呆滞在原地。

她终于听懂了,她已经被她的父亲卖掉了!

她深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站立的住。

这一瞬间,她有一种坠入炼狱的感觉。

之前,他父亲还不是现在这样的……

自打莫清妍和她那个小三妈被带回来以后,父亲对她的态度就变的越来越差了。

这次,一定也是她们在背后捣鬼。

想到这,莫清妍更是觉得怒火攻心。

“莫清婉,你果然跟你的妈一样,不仅喜欢挑拨离间,还喜欢做别人的小三!,抢男人,你们可真是在行啊!”

莫清妍眼神凌冽的看着莫清婉,她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打!

而莫清婉像是被她的表现吓到了一样,眼泪婆娑的看着莫清妍,。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和妈妈,你太过分了!”

她还故意往林浩然的身上靠了靠,显得自己格外的可怜委屈。

莫清妍只觉得心底有一团火在燃烧,林浩然满脸心疼的望着莫清婉,她忍不住怒吼:

“你还要不要脸?林浩然哥已经被你抢走了,你何必在这装可怜!”

莫清妍一时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却惹怒了一旁的莫城军。

一旁莫城军忍不住出声怒吼:“对自己的妹妹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可真是小瞧你了,赶紧就嫁过去,别在家里碍眼!”

莫清妍有些不太愿意相信父亲会这样说她,无法控制失控地的大喊出声低吼:“凭什么!”

是的,她的眼睛现在是能看见了。

可是她的世界呢?却彻底暗了下去!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

莫城军显得很不耐烦:“你做了什么恶毒的事情自己心里没数吗?害得自己的亲妹妹生不了孩子这种事情,你都做的出来。,还有脸在这说!”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莫清妍感觉很困惑。

“别再解释了,没人会相信你的鬼话!”莫城军冷哼一声,转头就走,就好像多看她一眼都觉得碍眼一般。

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她想要拉住莫城军的手跟他解释。可是,门却被看守的人锁住了!

莫清婉迈着步子走到她跟前,笑的很是灿烂:“姐姐,真的谢谢你哦!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得到父亲这么多的宠爱。林浩然哥哥也不会跟我在一起,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莫清婉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得见:“不能怀孕的事,就只能嫁祸给你了哦~”

莫清妍狠狠的瞪着她:“你这个贱人,全都是因为你自己……”

全都是你自己出去鬼混,乱吃药,打胎,才会导致再也不能怀孕的!

只是莫清婉却立刻打断了她。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不口,便被莫清婉打断。

“亲爱的姐姐,这些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能怪谁呢?以后,我还会慢慢的向你讨债呢!”

如果说莫清婉的声音让她感觉到愤怒的话,那林浩然此刻的声音却真是将她推入绝境……

第4章 携宝归来

“莫清妍,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以后的路,你自己看着走吧,别再做这些恶心的事了。”

林浩然没有给莫清妍在再跟他说一句话的机会,亲昵的拉着莫清婉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清妍突然觉得五月的天气竟然如此让人觉得寒冷……

她缩卷在角落里,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你们这群魔鬼,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定会的……”

第二天清晨,莫清妍直接在病房里换好了婚纱,直接被人送进车里。

来送嫁的人只有一个,她的姨妈陆文静。

在车子拐弯的时候,莫清妍将手里一直撰着的小刀给抵在了司机的脖子上。

虽然心里很害怕,可是莫清妍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前面路口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把我放下来。”

可司机毕竟是跟着莫城军这么多年过来的人,并不会因为莫清妍的恐吓就真的放走她。

要知道,莫城军的手段可比她的刀要厉害的多。

所以,司机并没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而莫清妍毕竟是个女孩子,又怎么敢真的对司机动手?

她的心着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无可奈何。

而坐在一边的陆文静却有一些纠结,这个姑娘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妈妈也是自己亲妹妹。

内心做了一翻挣扎,陆文静夺过莫清妍手里的刀,用刀柄假装对着司机的太阳穴狠狠戳了下去……

当莫清妍坐上出国的飞机,俯看这座城市的时候,仿佛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一场让她害怕的噩梦!

往日里的种种又一幕幕在她的眼前浮现。

莫清婉,你害我失去清白之身,又抢我所爱,他日我一定千万倍的讨回来!

莫城军,你不会父女情份,把我卖给别人,从此父女情份恩断义绝!

林浩然,你不问缘由,置我于不顾。他日我一定让你也尝尝这种绝望!

时光一晃而逝,五年已经过去。

H市,国际机场。

“浩浩,我交代你的话可别忘了哦,姑奶奶喜欢嘴巴甜的宝贝哦!”

机场里,一位身材妙曼的女子正温柔的地在交代自己手里拉着的小孩。

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却在经过这两人面前纷纷侧目。

女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穿着一身飘逸的长裙,而她身边的小团子则穿了一身迷彩。两人现在一起格外的引人注目。

莫清妍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拉着莫浩浩。

莫浩浩拉着莫清妍的手晃啊晃的,模样煞是可爱:“妈咪你已经说过无数遍了,浩浩的记性是很好的,早就记住啦!”

“浩浩最乖,好不好?!”

莫清妍看着可爱的浩浩,心里却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在国外的这几年,本来那些事情已经慢慢被淡忘,可当他她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依然有化不开的痛楚。

那个女人住进别墅以后,就要求莫城军把自己送走,还是她的姨妈把自己收留回去,抚养了她很长一段时间。

姨妈也有个女儿,和她差不多大,叫陆思怡。

如果这次不是表姐结婚,她是不会回到这个地方的。

姨妈收留她的这份情意,且关键时刻送自己出国,她无论如何都是要还的。

关于莫家那几个人……

她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们,可如果他们还是当年那样,那就别怪她现在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

莫清妍拉着浩浩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姨妈亲自来接她,等来的是一个陌生人。

记得姨妈是说要亲自来接她的,她疑惑的开口:

“姨妈没有来吗?她不是说……”

男人似乎预料到她要说什么,于是打断了她的话:“本来是说亲自来的,但被婚礼上的事情耽搁了,怕你们等太久,所以就让我来了。”

看起来倒不像是个骗子。

可是,她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拿出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在通话当中。

可能姨妈真的有事吧!

而来接她的男人在一旁站着,一句话也没说,一点也没有丝毫慌乱的表情。

莫清妍觉得,可能是自己多想了。

正好,一旁的莫浩浩也可怜巴巴的抓着她的裙边:“妈咪,我们能不能走啦!浩浩累……”

颠簸了这么久,她作为一个成年人,都感觉有点疲惫,更不用说浩浩还是个小孩子,从来都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程。

莫清妍心疼浩浩,不再犹豫,拉着浩浩上了车。

车子里开了冷气,很舒服,莫浩浩很快便睡了过去。

或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莫清也觉得自己真的很困很困。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睡,但还是,不自觉的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当莫清妍突然惊醒的时候,莫浩浩已经不在她的身边了。

她下意识的环顾四林,是个陌生的房间。

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除了她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婚纱,和墙壁上醒目的大红喜字。

第5章 被逼代嫁

莫清妍吓的几乎站立不住,想到了刚才的事情。

那个男人是骗她的,她却轻易的上了当。

她的浩浩……

她急的都快要哭出声来,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着姨妈的电话号码,可一直在占线当中。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有人打了电话进来。

莫清妍的心脏嘭嘭之跳,颤抖的手按下了接听键。

“莫小姐,能保证你儿子唯一安全的办法,就是从现在开始听我的安排。”

听到莫浩浩的消息,莫清妍只觉得脚下几乎站立不住,她勉强扶墙站稳,着急的问道:

“到底是谁指示的你们?还有,我儿子呢?我姨妈呢?”

电话里的声音没有温度地传来:“只要你听话,你姨妈和你儿子都会很安全。可是,假如你不听话,你姨妈会和你儿子一起被……”

莫清妍听出那个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觉得是晴天霹雳。

到底是谁会这么做?

既然不是姨妈,那么还能是谁?

她这么多年,一直待在国外。

难道……

过了这么久,莫城军难道还不死心吗?

莫清妍此刻心乱如麻,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电话里的人却又再次开口。

“待会的婚礼,乖乖的听话,什么都不要说,我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不然,我让你们再也没有办法见面,明白了吗?”

替别人结婚?

莫清妍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

见她没有说话,电话里的男人冷冷一笑:“做个决定很难吗?这样,你听听……”

紧接着,就是小孩的哭声和喊声。

莫清妍的心跳瞬间停止了一下,莫浩浩的声音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浩浩,我是妈妈!!!”

莫清妍所有的理智都在听到莫浩浩的声音以后消失殆尽,她几乎崩溃的开口:“做什么都可以,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浩浩是她的一切,她愿意用一切来换。

听她这样说,男人的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只要你按要求做事,你的儿子就会很安全,反之,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我一定会的,你不要对我儿子……”

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莫清妍满脸的泪痕,如果浩浩出了什么事,她也不会在活下去了……

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两个女佣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小姐,跟我们出发吧。”

两个伴娘装扮的人进来,一人“扶”住她的一只胳膊。

莫清妍就这样被禁锢在中间,不能动弹。

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伴娘,一定跟那些人是一伙的!

莫清妍被压至婚礼现场,她才察觉到这场婚礼的奇怪之处。

诺达的教堂里除了台上的神父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没有任何一位宾客,连结婚的对象也没有!

整个场面很是诡异。

莫清妍就那样被推到了台上,她一个人听着神父在对着空气读那一堆繁琐的礼仪,然后问她是否愿意。

她哪里有拒绝的余地呢?只能低声回答“愿意。”

浑浑噩噩的走完这一场婚礼的程序,整场婚礼再没有另外一个人,更没有想象中婚礼该有的喜悦,她就成了一个陌生人的妻子……

她被送进新房,直到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

这个时间,来的人除了新郎也不会再有别人。

莫清妍紧张的捏住了婚纱的裙边,她实在有些坐立不安。

她死死的盯着那扇缓缓打开的门,就好像有恶魔要从那扇门后出现一样。

并不如她所想,进来的那个男人却是坐在轮椅上滑进来的。

也没有她幻想过的大汉或着酒鬼,进来的男人,年轻到让她感到惊讶。

那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深邃硬挺的脸庞上,薄唇微抿,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冰冷而毫无波澜,林身散发着隐隐的高贵和倨傲,仿若君临天下的帝王。

莫清妍下意识的站起来,被男人的气场压的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桀骜的男人,H市只有一个男人符合莫清妍在心里对他现在的描述。

宫氏集团的总裁,宫寒墨。

在H市没有不知道宫氏集团,宫家几代一直在H市发展,一直在H市占领着先导地位,在H市更是一手遮天,无人匹敌。

只是,这一切在宫寒墨这却开始衰退。

早就听闻宫氏集团宫老爷的唯一继承人没有多大的本事,而且,腿还是瘸的。

所有人都在为宫氏集团将要面临的衰落摇头脖叹息……

莫清妍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被逼着嫁给宫寒墨!

第6章 他到底是谁

莫清妍看了一眼男人不能行走的双腿,刚才还彭彭直跳的心脏,现在倒缓和了许多。

既然他的腿是瘸的,那他也应该对自己做不了什么。

好歹,她现在是安全的……

心跳刚刚缓和,宫寒墨却猛的一推,房间的门被很重的关紧。

发出巨大的声响,带着逼人的气势,让莫清妍吓了一跳。

不是的……

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简单,她的处境似乎很危险……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顿时又警惕了起来。

男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那种眼神,嫌弃的就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他这才开口,声音里满是寒意:

“谁准你坐在那儿的?马上给我跪下。”

他说什么?为什么要给他跪下!

莫清妍一边觉得生气,一边又觉得莫名其妙。

“宫少爷,你这种家势,应该读过不少书吧,怎么偏偏就学了封建社会那一套,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放在21世纪有些不太……”

话没能说话,莫清妍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

只见,宫寒墨慢条斯理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

这么一瞬间,莫清妍瞠目结舌,只想到他不是宫寒墨这一种可能。

宫寒墨的腿是瘸的,H市人尽皆知。

可他到底能是谁?

男人朝她走过来的每一步都很稳健。在他这样冷漠的眼神注视之下。莫清妍觉得有那么一瞬间自己停止了呼吸。

他看她的眼神如同凛冽的刀锋,要将它撕成碎片一般。

莫清妍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让她有些胆怯。

“陆思怡,你不是做梦都想嫁给我吗?你花了那么多的心血 ‘偷’了我的精子,让自己怀了孕,又在知道我是个瘸子之后,残忍的把孩子扼杀在肚子里。现在呢?你有没有觉得后悔?”

男人的声音冰冷的就像是地狱里久久不愿超度的恶鬼一般,蛰伏了许久,就等着爆发的那一刻。

莫清妍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她觉得林围的空气瞬间都变冷了。

可是,男人说的话她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你到底再说什么?我们之前认识吗?”

什么精子?什么孩子?

她完全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难道表姐和他……

想到这,莫清妍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打算认真的跟这个宫寒墨解释清楚。

可是,宫寒墨却没有给她再说话的机会了。

他长臂一伸便将莫清妍拽到了他的面前,他力气大的惊人,她的手臂都快要被他扯断了。

可男人还是不觉得解气,他的表情告诉莫清妍,他恨不得现在就让她去死!

“现在还在这里给我装吗?你所做的一切我一笔一笔全都记着!”

莫清妍更是被他疯狂的举动给吓傻了,不停地想要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可是,她越是挣扎,男人手下的力度就更重。

“好痛,你放开我!”

看着她痛苦难耐的样子,宫寒墨好像十分满意,他扯了扯嘴角,笑容里满是怒意“你也知道难受?当初你害了……”

男人的表情极为挣扎,他咬牙切齿的想要质问她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总之,你听好,我会把你做的孽在你身上一点点的讨回来!”

说罢,男人终于放开了她的手臂。

莫清妍刚脱离他的魔掌,刚要松口气的时候,在下一秒,男人高大的身子压了过来。

她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男人推到在床上。

他死死地钳制住她,让她动弹不得,更挣扎不开,随后,那个如魔鬼一般丝毫没有温度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

“陆思怡,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莫清妍怔了一下,一脸迷惑地看着他:“刚才你说我是谁?”

宫寒墨讥讽的看着她:“怎么?你以为你是谁?宫家的少夫人了吗?”

明显男人的情绪更加暴躁了,他不在跟莫清妍多说一句话,用力撕扯掉她身上的婚纱。

莫清妍被吓的失去了理智,只能大喊。

“你抓错人了,我不是陆思怡!”

无论如何,当下她都应该先解释清楚才对,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可男人对她的话却恍若未闻,只是嘲讽的哼了一声,便继续手上的动作。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是陆……”

再次解释的话将要说出口的时候,却被她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她突然想到了,她的浩浩还不知所踪,她不能……

“我劝你闭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是我用三千万买回来的人,明白吗?你陆家的人根本不会再在意你的死活!”

三千万?

他说什么,姐姐被自己的家人卖了?

第7章 终生难忘的屈辱

不,莫清妍才不相信姨妈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且,她从未听过陆思怡和宫寒墨能有什么瓜葛。

她现只想知道,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来代替姐姐,她更想知道,她的浩浩现在在哪里?

这么多事情埋在心里,可她却不能说出口,一时间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宫寒墨,我真的……不是……”

有些话,她实在还不能说出口,硬生生的把想说的话又憋了回去,改口道:“我不是你买来的奴婢!”

鼻音里满是委屈,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泪光。

宫寒墨猛的和那双眼睛对视,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个人。

想起那个人,宫寒墨心中有些酸楚,眼中也染上了淡淡的悲伤。

她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让他心痛,让他沉醉,下意识的他就低头凑了上去。

莫清妍看他的神色说变就变,不由得有些反应不过来,眼睁睁看着他一张俊脸贴到了自己的眼前。

等她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吓得连忙闭上眼睛高声尖叫:“啊!你干什么,别碰我!”

忽然就觉得眼皮上一热,被一个轻柔温暖的东西触了一下。

那是一记吻,如同一片轻轻的羽毛,从她眼皮上拂了过去,轻柔而温暖。

莫清妍彻底呆住了。

宫寒墨却因为她的尖叫,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眼中恢复了清明,看着眼前的女人,很好,这个女人在发抖。

想起这个女人从前做下的那些事,他眼中重新染上了恨意,仿佛刚才那片刻的柔情根本没有存在过。

撑起身体,盯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她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他露出一个嗜血而愉悦的笑容,眼中却充满了杀意:“陆思怡!”

“我……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莫清妍看着他眼中深切的恨意,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

这个女人也知道害怕。

宫寒墨扯出一抹冷笑,她这样的表情令他痛快:“你说我要做什么?”

他说着,起身优雅的解衬衣的扣子,动作不紧不慢,仍然淡淡的看着莫清妍,仿佛打量着落入自己手中的猎物。

莫清妍下意识的拉过床上的被子胡乱的卷在自己身上,蹬着腿不停的往后退缩,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她眼中噙着泪水,反射着头顶的灯光,泪盈盈的十分脆弱,也十分动人。

“你……你不要乱来,别到我这来……”莫清妍不知所措,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

宫寒墨扯开衬衫丢到一边,毫不客气的抬手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直接扯到自己面前:“陆思怡,你以为你还能逃?”

“放开我,宫寒墨你这个……啊!你给我住手!”

薄被被一把扯开,莫清妍只觉得身上一凉,下意识的闭眼尖叫,伸手捂住胸口,顾不得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已经裸露在外。

只在这片刻之间,他觉得浑身热血上涌,就算房间内开着空调温度适宜,但他还是觉得有些燥热难安。

见鬼!

他真的只想好好的羞辱这个女人,没想到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居然在这个不堪的女人面前毫无作用?

宫寒墨甚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可下一刻身体的反应却直接压倒了理智,他几乎一瞬间就俯身压了上去。

莫清妍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无法掀开身上的男人,一双眼睛愤怒而惊骇的瞪着身上的男人:“宫寒墨!你要是敢碰我,我会恨死你的,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你!”

从前那几乎被遗忘的羞辱的一幕,一下子出现在眼前。

那种绝望的感觉让她想起来就觉得窒息,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了。

“陆思怡,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莫清妍躲避不开,痛惨叫了一声,一种撕裂的感觉瞬间侵了袭全身。

她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痛的快要死过去了,和那晚一样,这种感觉她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仿佛回到了过去,屈辱的从前与眼前的一切重叠,理智逐渐丧失。

“滚……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走开……你们……”

第8章 他不是他

莫清妍眼泪止不住的滑落,脸色一片苍白,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停的发出惊恐的尖叫,除了害怕和疼痛,她已经没有了别的知觉,说出来的话支离破碎,都是下意识的反应。

宫寒墨动作一顿,看着她两眼喷火:“你这个女人,居然还有过别的男人!”

莫清妍无法回答他,也无法解释,因为她已经痛的彻底昏迷了。

宫寒墨却因为仇恨加愤怒,完全丧失了理智。

莫清妍一会儿昏迷,一会清醒,一会求饶,一会儿尖叫,如同初开的娇艳花朵被迫遭受着暴风雨的洗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宁静。

……

夜很深了,外面一片皎洁的月光,林围除了细碎的虫鸣,一片寂静。

高大挺拔的身影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灯火,伫立片刻,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在黑暗处点起,落寞的背影显得有几份寂寥。

身后的房门轻轻打开,一个苗条的女人的身影走了过来:“都已经处理好了。”

男人依旧站在窗前,随意的掐灭手中的烟头,这才缓缓的转过身,语调平静无波:“她情况怎么样。”

女人扯掉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打开水龙头洗手:“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有几处撕裂,又红又肿,恐怕需要个把星期才能恢复,

我知道你恨她,但你也不要在这种事情上这么残暴吧。”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她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因为这种事情伤成那样。

宫寒墨有些不自在,甚至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但因为光线的问题,并没有被面前的女人察觉。

他声音无比冷漠:“那个恶毒的女人,这样对她都是便宜她了。”

“这个药你给她,一天抹几次在伤口的地方,这瓶是消炎药,一天一粒就可以了。”

女人也不多说,把手里的药品交给了宫寒墨,转身朝外走去。

宫寒墨静立在原地,一言不发。

女人伸手打开门,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住脚转身看着他:“瑾,我希望你不要为了报仇,而迷失自己的心。”

“我的事情我心中有数,”宫寒墨声音清冷:“注意你的称呼,我现在不是宫墨瑾,而是宫寒墨。”

女人听着他霸道的警告,不由身子一抖,最终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关上门离去了。

宫寒墨看着外面的月光,良久,这才转身重新走回房间。

站在床边,看着床上昏睡的女人,他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对,他真实的身份就是宫墨瑾,宫寒墨的双胞胎弟弟!两个人在外边看起来毫无区别。

而他的哥哥,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哥哥在世的时候,在偶然的场合下认识了陆思怡,并且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哥哥却爱上了这个女人。

但是,陆思怡却是一个物质型的女人,哥哥当时身体残疾,看起来又不像有钱的样子,她怎么可能看得上?

她心里的目标是帝都第一大富豪家族,宫家的大少爷。

为了攀上宫家这样的高门大户,她买通了私人医生,偷了哥哥的精子,人工授精怀上了孩子,打算生下孩子之后母凭子贵,光明正大的嫁入宫家。

其实,哥哥当时非常清楚陆思怡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是却没有阻止她,反而默认了。

陆思怡并没有等到孩子生下来,因为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大着肚子,就闹进来宫家的门,摆明要宫家大少爷娶她,可后来见到的人却是哥哥。

这个愚蠢的女人这才知道,她一直看不上的又残疾又落魄的男人,居然就是堂堂的宫家大少爷。

她吓得当时就跑了。

陆思怡越想越悔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这么充满戏剧性。

她费尽了心机想要嫁的豪门大少爷,没想到居然就是那个喜欢她却没什么用的残废,她可不想跟一个残废共度一生。

她毫不犹豫的去了医院做了无痛人流,并且还当着很多人的面,完全不留情面的羞辱了宫寒墨。

哥哥心伤不已,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所爱的女人爱而不得,也因为那个幼小还未来得及见过这个世界的生命。

其实在陆思怡算计着偷他的精子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查出身患癌症,所以他才纵容陆思怡所有的过分的行为,就是想让这个女人生下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这样他就算是死了,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至少自己最爱的女人给自己留了后。

可一切都毁在了那个女人的手里……

小说

宠老婆需要有原则,有下限吗?不需要,宠老婆就是得要无原则无下限!

2021-1-3 16:49:08

小说

你总说我不爱你,你又何曾懂过我的爱?

2021-1-3 16:52: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