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中的车祸,让我的世界翻天地覆。

蜜月中的车祸,让我的世界翻天地覆。,舍命救我的老公,从此忘了我。,嫡亲的姐姐,撕下了善良的伪装,夺走了我的爱人。,一夕之间,我失去了我的全部……
蜜月中的车祸,让我的世界翻天地覆。

第1章 姐姐陷害

我叫许晴,我和顾霆琛相爱了十年。

一个月前,我们满心欢喜的去领证,但是就在路上,我们出了车祸,生死一线时,我想都没想挡在了顾霆琛的面前,拼死救下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后就彻底陷入了昏迷,而当我醒来时,命运却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我老公不见了!

我在医院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过来看我,电话也打不通。

种种迹象都告诉我,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不会来看我的,我们的感情是那么好!

下午,姐姐许念给我打来了电话,要我去医院的天台一趟,说阿琛在那等我,有重要事情要跟我说,我听到之后匆匆赶了过去,可是我根本没有看见我的老公,却见到了许念一个人站在天台的边缘,我走了过去,下意识的拉住了她的手问:“许念,你知道阿琛在哪吗?”

“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在你住院的期间,我们俩可是时时刻刻在一起。”

她的话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以为姐姐在跟我开玩笑,我愣愣的问:“姐,你在说什么?”

“傻子,到现在都不知道吗?你的男人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他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

“什么?”

她面带笑容,看着我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因为你蠢啊,给了我抢走你男人的机会。”

我这才真的认清了许念并没有在开玩笑,我气的浑身颤抖,红着眼睛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样?”

许念一脸得意:“他脑部受伤严重,醒来后失忆了,我跟阿琛说,你不爱他了,为了逃命你把他抛弃,是我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了他。”

“你……”

我怒不可遏,当时车祸现场,是我拼死将顾霆琛从车里拉出来!

“他问我要什么回报。”许念继续笑着说道:“我说我爱慕他很多年了,他就许了我一场婚礼,实在不好意思,无意间一个谎言,就抢了你的丈夫!”

愤怒的火焰在我的胸腔里燃烧着,我一把抓住了许念的衣领,狠狠地瞪着她,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将她从天台上推下去!

可是还没等我做出什么,许念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瓶辣椒水,对着自己的眼睛就泼了过去。

瞬间,她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我被她的喊叫弄懵了:“你发什么疯!”

许念没有理我,还一反方才之态哭着瘫倒在了地上,语气哀泣地说:“晴晴,我一直都在劝阿琛和你复合,但是你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我,我的眼睛好疼啊,好疼……”

“许念!”

就在这时候,一股大力将我推开,我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个女人又在使坏了……

是啊,这个女人这么坏,我怎么就没有一点提防的心呢?

许念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三年前被父亲领了回来,之后我的噩梦开始了。  

第一年,我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一摔摔成了植物人,紧接着没过一个月,爸爸又将一个叫做萧淑华的女人领回了家,说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妈妈。

第二年,我和许念共同去参加学校的毕业时装大赛,许念偷了我的作品拿了一等奖,而我却涉嫌抄袭,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今年是第三年,我们领证的途中出了车祸,我活着,而我的老公却变成她的未婚夫了……

此时顾霆琛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急切的将倒在地上的许念抱了起来,“你有没有事?”

许念靠在顾霆琛怀里,抽泣着说:“阿琛,别怪晴晴,她不是故意用辣椒水泼我的,你别怪她……”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

我的话还没说完,顾霆琛就打断了我:“闭嘴!如果许念有什么事,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他冰冷的眼神如同寒刀,直直戳进我的心脏,如同凌迟。

此时此刻,我感觉天都黑了。

他们离开的一周后,我被许念的妈妈萧淑华毫不留情地告上了法庭,许念眼睛受伤过重导致失明,所以我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当天就有人来将我逮捕进了监狱,在监狱冰冷昏暗的房里,我一个人蜷缩在角落,想着过去的种种,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这些年我自问没有对不起许念的地方,她竟恨我如此,不仅抢了顾霆琛,还不惜弄瞎自己的眼睛来害我!

第2章 和他交易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狱警说有人来看我。

我出去一看,竟是顾霆琛。

我本想亲热的喊一声阿琛,可是,他双眼里的厌恶,让我望而却步。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坐在那。

我走了过去,忐忑的站在他的面前,揪着衣襟,轻声问了句:“她……怎么样了?”

我不是在关心许念,但是,我不能让顾霆琛在讨厌我的同时还要觉得我冷酷麻木没有丝毫的同情心,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知道,许念的眼睛到底是不是真的瞎了,如果没瞎,我是不是就能出狱了……  

熟料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许念的眼角膜需要移植,你把眼角膜给她,我保你出来。”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整个人都疯了!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她的眼睛是自己弄坏的,与我无关!我没有害她!”

可顾霆琛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在舞台上卖力表演的小丑一样。

“许晴,终究是你欠了许念的,你捐献眼角膜也只是赎罪。”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顾霆琛冷笑一声:“难不成你要告诉我,许念为了害你,所以弄瞎了自己的眼睛?”

“就是这样的。”我无力的肯定道,这个女人这些年演的可真好。

“你把别人都当傻子吗?”

我狠狠地咬着唇,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顾霆琛,我死也不会把眼角膜给她的,我宁愿坐牢,也要让许念瞎一辈子!”

说完之后,我直接回了号子。

砰的一声,铁门关的紧紧地,隔在我们中间的,似乎是千山万水。

顾霆琛,他是个合格的情圣。

爱我的时候,为了我能不要命,现在爱许念也能为了她也能化身魔鬼。

何其的讽刺。

而我,何其的可笑。

原以为我会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三年,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怀孕了。

是顾霆琛的孩子,我摸着平坦的小腹,心里却是酸涩无比。

这个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是现在也成了讽刺的见证。

我申请了取保候审,但是许念的妈妈怎么会让我轻易的出来?

她收买了号子里的人,让她们在我取保候审之前,弄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为了保住胎儿,我通知狱警,我要见顾霆琛。

他很快就来了,很急很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红着眼睛看着顾霆琛,一字一顿的问:“如果,我把眼角膜给许念,你是不是就能救我出去?”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

我自嘲的笑了:“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有个条件。”

“你说。”

“我不能跟你离婚,我要做永远的顾太太。”

顾霆琛带着恨意的目光看着我,他突然间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让我更加的清醒了,此时此刻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终于,就在我以为,他会一把掐死我的时候,他突然间松了手,我整个人砰的一声跌坐在了椅子上,手下意识的抚向肚子。

“好,我答应你,让你做永远的顾太太。”

出狱之后的第三天,顾霆琛安排好了换眼手术。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给我和许念下了麻醉,我整个人睡了过去。

第3章 又被污蔑

本以为光明和我从此诀别,可是当我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还能看得见。

而我人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卧室。

难道是顾霆琛最终还是没忍心拿我的眼睛?

我的心瞬间狂跳了起来,心里想着,他对我,是不是还有爱?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被咣当一声踹开,我的父亲如同一嗜血魔兽冲了进来,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冷不防一个耳光,甩在了我的脸上:“逆女,你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

我被打的七荤八素,脑子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你要不要这样污蔑我……”

父亲没等我把话说完,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拽到了妈妈的卧室。

我妈还是老样子,她在三年前,从二楼摔下楼梯,摔伤了脑袋,医生说脑子里有血块,至今没有醒过来。

也是那一天,爸爸带着早已经暗度陈仓的许念的妈妈萧淑华进了我的家门,那时候我才知道,许家,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我妈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脸色也越来越憔悴,眼睛上却蒙着绷带,染了血的绷带!

我的父亲,许念的母亲,还有蒙着眼罩的许念,都在。

他们像是高高在上的审判长一样,目光犀利的盯着我。

只有许念,是最安静的那一个,她摸索着走到了过来,柔声说:“爸爸,晴晴来了,是吗?”

“嗯,她来了。”

许念叹了一口气,她对着不知名的方向说:“晴晴,我知道要你的眼角膜,对你不公平,我也一再的强调,我不要你的眼角膜,只是阿琛太过爱我,不忍心我看不见,所以才一定要安排手术,但是,你就算再不愿意,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你妈妈在家里瘫痪了三年,爸爸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可是你居然连她的眼睛,都不放过。”

这话说完。

而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我现在能看得见是因为,医院摘走的眼角膜,是我妈妈的眼角膜。

这个时候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念他们趁我被麻醉的时候,偷偷地将我瘫痪多年的妈妈,送进了手术室,从而,我变成了一个不忠不孝,却又妄想一辈子做顾太太的恶毒女人。

许念太毒了,她对自己狠,所以她现在赢得漂亮。

她为了和顾霆琛在一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我没有再闹,没有再解释,我因为我忽然间什么都懂了。

我仰头看着天花板,逼回了眼眶里的泪,这一刻,我什么都没了。

一股子腥甜的味道涌上我的口腔,是血的味道,我咬了咬牙,咽了下去。

这个家,我生活了二十年,可是在这一夕之间,全都分崩瓦解了,他们一个个都那么会伪装,演戏,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

我错了,车祸的时候,我应该就那么死去的。

第4章 唯一温暖

许念这一招下来,我输得一败涂地,被彻底的赶出了许家,我成了街上的一条流浪我狗,爸爸说,一辈子都不会再让我回家,和顾霆琛的约定,也就此泡汤。

第二天,顾霆琛的离婚律师也已经找上了我。

我颤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他的无情让我绝望。

曾经那些言犹在耳的誓言瞬间成了华而不实的泡沫。

我心爱的男人就这样将一个恶毒的女人当成了宝贝,捧在手心里供着,哄着。

许念狠啊,为了嫁给顾霆琛,用尽了一切的手段,就连我那瘫在床上的妈妈,都成了她利用的工具。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大雪纷飞,我像个乞丐一样流落街头。

就在这时候,一辆我叫不出名字的黑色豪车停在了我的身边。

车窗缓缓摇下,司机摇开车窗问:“这位……女士,要去哪?”

我知道现在的我穿着破烂的衣服,狼狈的像个鬼,所以他才会迟疑了一下才会喊了我女士。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去哪。

司机愣了愣:“这里打不到车的,上车吧,龙哥说送你一程。”

我麻木的说了声谢谢,然后上了副驾驶。

车子飞速的往前走,我不经意的瞟了后坐一眼,那坐着一个男人,从后视镜上可以看到,他双手在笔记本在不停的敲击着,似乎很是忙碌。

由于是晚上,我看不太清他的长相。

但是,在键盘声停下的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看我。

这个男人,给了我很熟悉的感觉,尤其是那目光。

“谢谢先生。”出于礼貌,我客气的对后座上的男人说。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时候,他才漫不经心的丢出两个字:“不必。”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像是大提琴一样。

只是,这个声音……

好像在哪听过,很耳熟,很耳熟,但我认识的异性屈指可数,假如真的见过这个男人的话,我怎么会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坐在车上只觉得和这高档的车子格格不入,幸好,车子很快到了前面的小镇,我道了谢下车,临走的时候,那司机突然跑了下来,将一杯温热的奶茶递给了我。

“女士,龙哥让我给你这个。”

大雪还在下,似乎手心中的奶茶是我在这段悲惨的日子里唯一的温暖。

我声音哽咽的说了一声谢谢。

豪车扬长而去。

道路两旁的积雪越下越多,走了没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冷的我浑身发抖,唯一手中的这一杯奶茶,是唯一的热量来源。

我乱糟糟的心,莫名其妙的被这一杯奶茶,抚平了一些。

那个男人,我好想在哪见过。

或许是梦里,也或许是,前世……

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但是,并非如此。

这个时候我万万想不到他会在我平凡的人生中划出最不平凡的轨迹。

我七零八落的一颗心被他耐心的一片一片重新拼凑,可最后,推我进地狱的,也是他……

第5章 我怀孕了

一个月后,顾霆琛和许念的婚礼,隆重的在海边举行。

我穿着车祸后带血的裙子,默然走进了婚礼现场。

顾家的婚礼,非常的隆重,满地的红玫瑰,铺成了一条红毯。

顾霆琛是我爱了十年的男人,我怎么能容许自己亲自浇灌了十年的树苗去为别的女人遮风挡雨?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都不能放弃他。更何况跟他结婚的女人是许念,我恨之入骨的人。

今天,我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这场婚礼成功。

我深深地地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由于我的出现,让原本喜气洋洋的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许念紧紧地玩着顾霆琛的胳膊,她脸上的笑,僵住了,双眸恐惧的看着我,没错,她眼睛治好了,那眼眶子里的,是我妈妈的眼角膜。

“晴晴,现在不是你闹脾气的时候,有什么话,等婚礼结束后再说行吗?”

我看着她那双美的不像话的眼睛,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闹脾气?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闹脾气了?我才刚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请我走了?当然你可以像以前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还可以再拿辣椒水弄瞎一次自己的眼睛。”我脸上带着微笑,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许念气的接不上话,她咬着牙说:“既然你要坚持留下,我也无所谓,现在婚礼要开始了,你先坐下吧”。”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参加婚礼的,我是来带走我孩子爸爸的。”

“你什么意思?”她警惕性的问道,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高贵优雅,就连那双几乎要喷火的眸子看起来,但是依旧那么的漂亮。

我将孕检单,和一个月前跟顾霆琛度蜜月时在马尔代夫开房的票据证明拿了出来,声音淡淡的说:“我怀了顾霆琛的孩子。”

顾霆琛听到这话之后,他好看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什么,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

我的话一出口,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许念再也忍不住,她嘶哑着声音低吼着:“许晴,谁知道你肚子里面是不是别人的野种,赶紧给我离开这里,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抢走我的老公,偷走我妈的眼睛,陷害我,我早就一无所有了,你以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的话刚落下,在场的人全都震惊的盯着婚礼上的我们。

这时候,萧淑华猛地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而我却早一步将许念拉了过来,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刀子,直接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我从未想过去杀人,但是面对恶人,就要以暴制暴,我只是想拿到我该要的东西而已,我并没有错,是他们将我逼上了绝路。

“你想要干什么?”萧淑华惊慌的问道,而一旁的顾霆琛却只是冷眼旁观。

“妹妹……我是你的亲姐姐呀……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把刀放下好不好?”许念已经是梨花带泪,希望博得我的同情,让我松下手中的刀。

可她已经忘记了,我早已不是之前她认识的那个许晴了,是她的恶毒摧毁了我,而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没有你这种姐姐,我今天就是要跟你同归于尽的,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是你们逼的。”我恐吓着他们道,事实上我只是为了我的以后搏一搏,我还没有到丧尽天良的地步。

“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许念感受到了我的绝望与恨意,她也害怕了,安抚我问道。

“我要你的命……哈哈哈……”我狂笑道,这个女人以为她现在这么说话我还会信么,还真是天真,我要的是顾霆琛的话。

第6章 触碰底线

我转眸看向了顾霆琛,声音呢喃的说:“阿琛,你看,我身上的裙子多美呀!这暗红色可是用鲜血染出来的。是车祸时,我拼了命的救你流在上面的,你好好想一想,还记不记得?”

“那时候,你让我快走,不要管你,可是我不听,死不松手的拉着你的手,终于,我将你拉了出来,也在下一秒,车子爆炸了,你为了救我将我扑倒在地,之后,你整个人昏了过去,头上都是血,我抱着你,绝望的以为,我就此失去你了……”

顾霆琛突然间冷笑了一声打断了我的话:“救我的,是许念,绝对不会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恶毒”这两个字,让我的心骤然一疼。

原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根本就不记得当初的一切……

我看了看天,逼回了自己的眼泪。

此时,我抵在许念脖子上的刀,我一点点用力,刀口渗入了许念细嫩的皮肉之中,血液顺着伤口流了下来,这一群人,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许念浑身都在颤抖,她吓得不敢动,嘴唇都青了。

“我还以为姐姐为了爱情,什么都不怕呢。”

“阿琛,救我,救救我。”

许念对着顾霆琛求救,现场一片混乱,但是这些都仿佛与他无关。

我今天是鱼死网破了,他们欠下的债,始终是要还的,现在,我就要让许念,将不属于她的眼睛,还出来,那是我母亲的眼睛!!!

可是,我低估了顾霆琛,他突然间猛地冲了过来,狠狠地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一个没站稳,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刀也掉了。

我伸手摸了摸脸颊,连脑袋都在嗡嗡的响。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用力的打。

我的父亲顾萧然抱歉的跟在场的宾客道着歉:“不好意思,场面有点混乱,婚礼没办法继续 下去了,现在家里有点事要处理,不能招待你们了,真的很抱歉。”

所有人陆续的离开了婚礼现场,不到一分钟,走了个精光。

顾霆琛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将我拉到了偏僻的一角落。

我看着他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笑什么,是嘲笑他,还是嘲笑我自己。

他双眸一片冰冷,看着我的目光,仿佛要将我撕碎一样。

“我从来没有打过女人,许晴,你彻底的碰触到了我的底线。”

底线?

什么是底线?

我猛地勾住了他的脖子,死命的吻上了他的唇,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对我完全没有抵抗力的男人。

从前他就禁不住我的诱惑,即使是现在他忘记了一切,但是,潜意识里还是会配合我。

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唇,瞬间,血腥味儿充斥着整个口腔。

我伸手摸了一把唇角的血:“怎么,你不是不爱我么?为什么还要回应我?顾霆琛,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

许念拎着婚纱跑了过来,她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许晴,你怎么不去死,婚礼被你破坏了,你满意了?”

“不,我还不满意,你的眼睛还没还给我,我为什么要满意?”

“你疯了,许晴,你疯了你知道吗?”

第7章 拿掉孩子

“疯了,呵呵,可不是疯了吗?我早就被你们逼疯了。所以许念,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永远会有那么一个疯子,心心念念的要挖你的眼珠子。,你最好吃饭睡觉都祈祷,这辈子不要栽到我手上。”

许念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剩下的还有恐惧:“你……你……”

“你以为,出了这些事之后,我还会让你自由?”就在这时,顾霆琛一把突然揪住了我的衣领,将我整个人丢到了车上。

我以为他要揍我一顿,我也做好了不能全身而退的心理准备。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顾霆琛没有再打我也没有再骂我,他做的更绝情。

他将我关在了顾家的地下室。

一把手铐,将我锁在了铁床之上。

饮水吃饭,都不让我出屋。

顾霆琛狠啊,从前他待人处事就心狠手辣,现在对付我,也没有半点的手软。

我狠狠地瞪着他,可是我除了瞪着他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顾霆琛,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他不屑的望着我:“我做事,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你不是威胁许念,要时时刻刻的防备你挖她的眼睛吗?那么我就将你彻底的锁在顾家,这一辈子,都休想得到自由。”

顾霆琛就是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他根本不会对我有一点点的怜悯。

此时此刻,在他的眼中我只看到了对我深入骨髓的恨。

是的,他恨我。

“你凭什么禁锢我。”

“你不是说,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么?那么,我就要看看,这个孩子生出来之后,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说完之后他就走了。

我一个人像是一条被狗一样,被铁链锁在暗无天日的地狱。

得不到光明也见不得希望。

顾霆琛彻底将我和这个世界隔离了,他够狠也够绝。

我在监狱般的地下室,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不知天黑,不知天明。

整天浑浑噩噩。

支撑我活下去的,只有肚子里的孩子。

这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为了孩子我也得好好的活着。

可是,许念怎么会让我安稳的生下孩子?

五个月后。

突然间,有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男的指着被锁在床上的我问:“就是这个女人要做流产手术?”

许念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是的,这是我的妹妹,半年前不小心被人强暴了之后,就精神失常,现在怀孕了,实在是让我们一家人没办法,我们思来想去,总不能让一个疯子带孩子,那样,可苦了孩子了,所以现在才出此下策,拿掉孩子,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你要做什么?”

我浑身发冷,看着医生将手术刀麻醉剂一样一样的摆在我的面前,我只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许念看着我笑了笑,蹲在我身边,用她那一直都很是优雅的语气在我耳边说:“阿琛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让我来悄悄地做掉他。”

第8章 无能为力

“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做?你让他来见我,顾霆琛在哪,我要见他。”

许念的话,我自然是不信的,如果是顾霆琛的决定,那么他为什么不在将我关起来后立刻动手,而是过了这么久才有了这个决定?

“呵呵,阿琛去云南出差了,现在没工夫理你,医生,动手。”

听到这话,我立刻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几个医生七手八脚的将我按在了床上,我清楚的感觉到了麻醉针扎进了我的胳膊上。

可我完全动弹不得。

我此时像粘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只能捂着肚子,明知道没用可我还是做着没用的挣扎。

“许念,你疯了吗?你这样就不怕有报应吗?”

她突然间癫狂的笑了起来,笑的像个疯子:“阿琛要我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啊。”

“许念,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的孩子,如果你愿意放过我的孩子,我愿意将这个孩子过继给你,到时候,你就是孩子的母亲。”

在绝望面前,我只能委曲求全。

可是我的委曲求全,并没有换来许念的认可,她冷冷的说:“我以后,会和阿琛有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收养你的孽种?”

那药劲儿开始在我的体内扩散,肚子开始刀绞一般的疼。

我拼命地喊救命,许念吩咐人在客厅里放着DJ音乐,将我的求救声彻底盖过了。

活了这么久,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绝望,肚子的疼让我在地上不停的打滚,直到医生喊道:“出来了,是个女孩子,还在动呢。”

我拼了命的想要站起来,可是突然间一股子热流从我的身体流出。

周围的几个医生慌了:“不好,大出血,许小姐怎么办?”

“她手上还有奶奶留给她的股权,在没转到我手上之前,不能死,送医院。”

我脑子昏昏沉沉的,只想着去看一下我的孩子,可是我无能为力。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不知道是谁将我送到了医院,总之,此时此刻,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

一个小时后,来给我打点滴的护士诉我说,我由于私下做流产手术引起了大出血,差点丢掉一条命,以后都不可能生孩子了。

我只觉得这一瞬间天都塌了。

我彻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蚀骨之痛让我痛得无法呼吸。

我的孩子就这样被许念拿走了,而我,无能为力。

此狠狠地咬着嘴唇,口腔里一阵血腥味儿充斥着我的头脑。

我伸手摸了摸心口的为之,那儿好疼,好疼。

我的孩子,我怀揣了五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我接受不了。

绝望铺天盖地的席卷赖,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无助的时刻。

许念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走进了病房,她高傲的看着我,像是一个女皇一样:“这个,是你肚子里的孽种。”

小说

一场囚禁,将她推上了一条不死不休之路, 她对季修靳恨之入骨

2021-1-3 16:40:06

小说

许会洄这辈子犯得最大的错,就是爱上这个姓傅的男人

2021-1-3 16:43: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