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前,心系渣男,信任闺蜜,却一遭命丧黄泉

重生前,心系渣男,信任闺蜜,却一遭命丧黄泉;,重生后,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任你牛鬼蛇神全都不怕。,不仅如此——,还收获了小天使女儿,绝色美男老公……
重生前,心系渣男,信任闺蜜,却一遭命丧黄泉

第1章 遭遇背叛

脑袋昏昏沉沉的,肚子好涨,身上也湿哒哒的,很是难受。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几句男人的声音:“看来这个小贱人的受到的苦还不够多,居然还敢给我下药,继续给她灌水,看她什么时候知错。”

顿时一股溺水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大脑,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这里,一股强大的求生欲让她不由自主得想要推开这股束缚。

擒拿住她的人一时不察,一个踉跄,竟被她挣脱。

看见这一幕的冷浩骞不由大怒,一把抓住沐灵的衣领,怒道:“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反抗?”

本想继续给她醒醒脑袋,愤怒之下,手中的力度没有控制好,将她的脑袋撞在大理石桌面上。

本来有点知觉的沐灵,因为这一下撞击,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望着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天花板不由一阵发呆——

她还记得她与未婚夫在游轮上举行婚礼,没想到在婚礼开始前夕,居然发现他与她最好的朋友躲在一旁诉说衷肠,说他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夺得她的财产。

向来都是众星捧月的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当面拆穿了他们,愤怒地讨要说法,没想到他们见事情败露,居然那么狠心地将她推下游轮,让她掉进大海里!

摸着被子温暖的触感,一阵恍惚,那她现在是获救了吗?

但之前她好像听到几道奇怪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疑惑间,走进来几道陌生的身影……

正欲开口询问,对方却抢先一步开口说话了。

“夫人,你总算是醒了,脑袋上流了好多血,可把我吓惨了。”

夫人?!

沐灵不由一阵疑惑,难不成是祁沛舟良心发现最后又救了她?

这时电视里正在插播一条新闻:

新晋影后在与未婚夫结婚的前夕,不慎掉入海中,如今尸首已经海岸找到。

这样如爆炸一般的消息瞬间在媒体圈传了出去,大家纷纷找到祁沛舟做采访。

“祁先生,慕灵小姐失足跌入海中可以和我们讲讲细节吗?”

听到这话,本来温润的眼眸顿时变得忧伤起来,对着那群媒体咆哮着:“你们这群无良媒体,我与灵儿鹣鲽情深,她死了之后我的心本来就已经碎了,你们居然还要揭我的伤疤?你们还是人吗?”

此时正在做现场直播,虽然祁沛舟咆哮的样子与平日里温润如玉的样子很不一样,但大家还是纷纷都站在他这一边,控诉这些无良媒体。

他的粉丝更是纷纷在他的微博下留言:“小舟舟,不要难过了,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的。”

甚至不明真相的慕灵的粉丝也跑到他的微博下留言给予安慰。

望着在悲痛中的祁沛舟,沐灵的心却是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他们在一起五年,对他的表演模式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此刻就像是模式化的表演,浮夸的悲伤,令人震撼,却动摇不了别人的心。

祁沛舟是真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新闻媒体说尸体已经找到,但是她还有意识,说明她还没有死,那这是怎么回事?

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快!把镜子给我一下。”

白秋生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更是冷浩骞的好友,对沐灵是怎么上位的一清二楚,现在见她一清醒就要照镜子,还误以为她又想着怎么勾引冷浩骞,忍不住又是一顿鄙夷。

“放弃吧,就算你貌若天仙,浩骞都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地兴趣。”

沐灵对他的话完全不在意,她现在只想要镜子。

“我再说一遍。给我镜子。”

她的眼神太过犀利,让他不由一怔。

暗想这个小贱人怎么有这么大的气场?难道病了一场性情也变了?随机一想这根本就不可能,既然她那么想要镜子,给她就是了,他倒想看看她能翻出什么大浪!

“没有镜子,就用照相机凑合一下吧。”说着把手机相机打开递给了她。

沐灵迫不及待地拿了过来,对于她这样粗鲁的动作,白秋生又是一顿白眼,丑小鸭就是丑小鸭,怎么都变不成天鹅。

看到相机里的自己,沐灵微微一愣,这个果然不是自己,虽然脑袋上包着的布有点滑稽,但不难看出,这个是不逊于她的美人,剪剪秋眸,只一眼似乎就能让人沉醉。

那她现在到底是谁?

一把抓住方才喊她夫人的女子,问道:“我现在是谁?”

今天夫人的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亚楠有点害怕,眼神飘向白秋生,询问他的意思。

白秋生也猜不到沐灵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已经检查过了,按理说应该是没有脑震荡的可能性,但是现在怎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难不成失忆了?

要是真失忆了,那问题可就大了……

这,这,这……

这是要砸了自己妙手回春的招牌啊……

“你叫沐灵,是冷浩骞的妻子。”

说完一脸希冀地望着她,盼望她能想起什么。

沐灵?冷浩骞?

对这两个名字她好像有点印象。

忽然脑袋闪过一道灵光,她想起来了……

沐家小姐挟子上位,逼迫冷浩骞娶她,当年可是闹得满城风雨。

她犹记得当年因为名字相似她还调侃过,笑她痴、笑她傻,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这样不屑一顾。

她叫慕灵,沐家小姐叫沐灵,没想到相似的名字,连人生都很相似。

只是她似乎更加幸运一点,居然重生穿越到她的身上。

一想到她为了祁沛舟掏心掏肺,最后居然落得个葬身鱼腹的下场。

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笑自己痴,笑自己傻,笑自己识人不清……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

一个是她最好的朋友!

居然联起手来害死了她!

笑过之后,又是满心地酸楚。

她所受的委屈只有自己知道,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沐灵一系列的动作,让亚楠和白秋生目瞪口呆,纷纷以为大白天见鬼了。

笑过,哭过之后,沐灵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暗暗发誓——

祁沛舟、夏新柔,你们这一对狗男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她的重生只为复仇!

恨意在心底瞬间滋长、蔓延开来,直冲上脑门,一时间气血攻心,又晕了过去。

第2章 命悬一线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这一回她已经很冷静地面对了现状。

既然她已经死了,祁沛舟一定会加快动作,将她名下所有的动产、不动产还有大量股份都蚕食掉。

现在的他心里应该别提有多高兴了吧,一想到他那张虚伪的脸庞,她就心里一阵犯恶心。

这个人渣!整整五年,她都没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不行!

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把她名下的财产夺回来。

一想到这里,床上便再也躺不住了,立刻翻身下来。

刚一打开门,两个保镖就拦住了她。

“夫人,请见谅,没有总裁的命令,你不能出去。”

沐灵眯了眯眼睛,这位大总裁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软禁她吗?

正欲说什么,护士小姐过来换床单,她顿时计上心来。

将门关上,趁护士小姐弯腰换床单之际,一掌将她劈晕在地上,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对不住了……”

她的时间不多,利落地将护士小姐的衣服扒了下来,换了上去。

她本就国际知名影后,模仿别人那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还戴着一个大口罩,那模仿起来更是容易。

从两位保镖身旁走过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

虽然他们在关上门之前看了一眼病床,但见一人正躺在床上睡觉,便误以为那个人是沐灵,根本就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

沐灵离开房间后,一路都在想该如何撕下祈沛舟伪君子的面目。

游轮上发生的事情并非他的精心策划,那么一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但是时间拖的越久,那么掌握到的线索一定就越少,她记得她有一个粉丝是侦探,曾经在线下大型聚会的时候见过一次,若是请他帮忙,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她必须抓紧时间。

一路都在想着祈沛舟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同冷浩骞擦身而过。

冷浩骞也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护士就是逃跑的沐灵,虽然与生俱来的直觉让他觉得这个小护士怪怪的,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兴趣,也只是淡淡地撇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一段时间之前,他在公司接到白秋生电话的时候,说沐灵可能失忆了,以为这又是她想出来的什么勾引方式,本不想理会,但奈何白秋生说的太玄乎,他不得不过来一趟。

“小骞骞,你可总算是来了。”坐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地咬着笔的他见到来人顿时眼前一亮。

冷浩骞也不和白秋生客气,随意地将坐在沙发上,霸气浑然天成:“说吧,那个小贱人又使什么幺蛾子了?”

“我和你说哦,那个女人这回醒来之后,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了?”在他看来,那个女人又不是换了一张脸,只要是这张脸,就自始自终那么讨厌。

白秋生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就是心底地一种感觉。

“要不然你去见一下就知道了。”

这个提议自然是遭到冷浩骞的一记冷眼。

白秋生也是哂哂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知道冷浩骞非常讨厌那个女人,但是作为医者父母心,就算人再讨厌,该有的问题还是有必要和家属讲清楚的。

“不过也罢,去看看吧。”正好去提醒那个女人,让她安分一点,别老是在他面前晃悠。

见总裁大人来了,两位保镖立刻打气了十二分精神。

“那个小贱人没出什么幺蛾子吧?”

“夫人本想出去,但被我们拦住了,此刻正在床上休息。”边说边推开门请他们的总裁大人进去。

冷浩骞掀开被子正欲呵斥沐灵,却见床上躺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冷浩骞不善的目光盯着白秋生。

白秋生自然也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小护士,这个小护士他可是认识的,因为就是他安排来照顾沐灵的,现在沐灵不见了,却是她躺在床上,这发生了什么,他可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可千万希望冷浩骞不要把怒火烧到他的身上。

“喂,赶紧醒醒。”白秋生拍了拍小护士的脑袋,见她没有丝毫反应,速度地去卫生间接了一盆凉水,直接倒在她的脸上。

被这一盆冷水一刺激,小护士瞬间清醒。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两尊大神不善地盯着自己,就知道肯定大事不妙。

“我问你,沐灵去哪了?”

沐灵?!

小护士忽然一个激灵,她怎么躺在沐灵的床上???她不是应该在换床单吗?

吓得她从床上滚了下来。

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那个,那个,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进来换床单,之后……”

之后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冷浩骞听着小护士的辩解,一言不发。忽然想到方才感觉异样的那个人,或许那人就是逃跑的沐灵……

那个女人,在他身边装了五年,现在终于不再伪装了吗?

想到这里,嘴角扯出一抹弧度,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或许,你说的对,那个女人自从醒来之后,就变的不一样了,不过这样游戏才更好玩,不是吗?”

白秋生见冷浩骞眼里隐隐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不由咽了一下口水,这个男人又想干嘛。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做?”

“封锁医院。”他相信沐灵一定还没有离开这家医院。

整个医院突然响起警报声,沐灵一怔,暗想:难不成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想加快步伐从大门出去,却发现大门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关闭了。

“靠!”在这一刻,前世今生的所有的好修养,都被磨得一干二净,沐灵简直想要爆粗口了,自从醒来之后,她就没发生啥好事。

她不就想要出个门吗?怎么就那么麻烦?

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让她遇上传说中的医闹。

就在她琢磨怎么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将她紧紧地钳制住,一下子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

“别乱动,再乱动我就杀了你!”刀锋上渗出的冷意让她乖乖地不再乱动。

第3章 杀人勒索

她还没有报仇,她绝对不能死。

“好!我不乱动,你也稍微冷静点,好吗?”沐灵轻声地安抚着。

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大家本着八卦的心里,很快就将这里围了一圈又一圈,但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前去制止。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精神科的医生,脑门上不停地冒出冷汗,眼前这个女疯子,根本就是方才趁他不备逃出去的啊……

现在被她拿住了人质,万一闹出什么人命,那可不是他能担当地起的……

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对身旁的助理说道:“快去把院长喊过来。”

这样大的场面,还是得需要院长才能镇住。

此刻白秋生正陪着冷浩骞在监控室里找沐灵,大门口处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看到自己医院的小护士被人挟持了,当即就坐不住了,他医院里的人是能随便被人欺负的吗?

“你在这边慢慢找,我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浩骞点了点头,毕竟要是真出了人命,对医院来说也是不怎么光彩的事情。

在去的路上正巧就遇上了精神科医生的助理,听她大致讲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个月前自从这个女病人的儿子因为高烧不治身亡之后,精神状态就一直很不稳定,然后她的丈夫就把她送了过来,今天在她丈夫把她送过来之后,本来还好好的,但是她丈夫前脚走,她后脚就变成这样了,本以为她的精神状态稳定了,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助理有点愧疚,本来是可以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但是却因为他们的一时疏忽,造成影响这么恶劣的事件!

白秋生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便匆匆赶到了现场。

眼看人越围越多,沐灵心里有点着急,她怕被冷浩骞的人察觉到,到时候又被锁了起来,那要再找到出门的机会,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她的时间可是不等人啊……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必须要学会自救。

故意套了一下近乎:“小姐,你说你年纪轻轻的,还这么漂亮,做什么不好,偏要学人家干杀人勒索的事情。”

大概绑匪也没有想到人质会主动和她搭话,呼吸都不由一滞,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语气中充满了绝望和恨意:“你懂什么?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你给我闭嘴,不然我真的把你杀了!”

沐灵心里寻思着,什么都没有了,是几个意思,不过听她的语气,可以肯定的是她绝对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就是了……

沐灵本想再继续搭话,但见白秋生站到了绑匪面前,便不再言语。

“我是院长,你有什么要求,尽快可以提,请不要伤害人质,好吗?”

见医院负责人总算是和她搭话了,她也一点都没有客气。“把我老公找来,把他找来,我有话要问他。”

就这么简单?!白秋生有点不相信,但不论如何,他必须要暂时满足绑匪的要求……

精神科医生却在一旁战战兢兢,他早就已经打过电话了,但就是一直没有人接。

“院长,没……没人接……”

白秋生若有所思地盯着绑匪,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绑匪究竟想要什么。

绑匪被白秋生盯的心里很不痛快,“快点,否则她就和我死在一块了。”

作势要把沐灵杀了的样子,刀锋上的冷意往脖子处又靠近了一份,沐灵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脖子处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丝丝血丝渗了出来。

“慢着!”

这时白秋生注意到人质胸前的工牌,立刻觉得头大,眼前这个人质根本就是冷浩骞要找的沐灵啊……

赶紧发了一条短信,让冷浩骞来现场。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联系上你的丈夫,让他立刻过来的,请你不要伤害人质好吗?”

冷浩骞听闻这个消息,立刻下令把绑匪的丈夫找来,要求他们不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尽快把这个人带到医院。

绑匪的丈夫此刻正沉醉在温柔乡里,完全不知道今夕是何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一概不知。

直到……

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闯入他的房间,将他和身旁的那一个女人一起带上车。

他们可是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

“各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他也是被吓得够呛,还以为自己招惹上什么黑手党了,女人更是吓得躲在他后面,一句话也不敢说。

冷浩骞的手下,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两个人都带来了医院,往绑匪面前一扔。

这才不过二十多分钟,冷浩骞居然就把人带来了,白秋生都不由佩服起来。

“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现在你可以把人质放了吧。”

绑匪不为所动,但沐灵可是能感觉到她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握着匕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沐灵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被她给抹了脖子。

望着这两个半裸着的身体,半响绑匪终于吐出了几个字:“你这个人渣,把我送到医院后居然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去找了这个女人吗?”

绑匪的老公一开始还云里雾里的,现在听见绑匪的声音,再看看眼前发生的事情,大概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略带嫌弃地说道:“你不好好在医院治病,居然还学起人家干绑匪的事情,丢不丢人啊……”

沐灵感觉绑匪都要气疯了,“我病了?我病了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们这对狗男女。”

绑匪望着眼前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尤其是你,如果不是你忙着和这个女人偷-情,忽略了发高烧的儿子,我们的孩子怎么会死,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说到后面,声嘶力竭。

现在,沐灵总算是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她依旧脱不了身,不知道是否因为生气的原因,这个绑匪的力气极大,她根本就无法挣脱。

从绑架开始,就有人开微博直播,现在事情搞清楚了,线上线下、场内场外的所有人都开始鄙视这个男人,对绑匪也开始同情了起来。

第4章 见死不救

听着围观群众的议论声,男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倒是站在男子旁边的女人,趁机开了口。

“你的孩子死了就死了呗,大不了我给他再生一个,你赶紧和他离婚算了,他都不爱你了,你说你还硬抗着干什么,拖着对大家都不好。”

沐灵听了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总算知道什么叫做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女人的脸皮可真是和城墙有的一拼。

不过知道真相的她倒是心酸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尽是痴情女子、负心汉,这下不由同情绑匪起来……

绑匪见男子久久地没有动静,似乎默认了那女子的话,绑匪突然落下了两行清泪。

沐灵只感觉脖子一凉,随即刀锋的冷意散开,但却多了一丝死亡死亡的气息,心下只感觉不好,就听见绑匪说了一句:“林敬之,我要你记住,我是因为你死的,我要你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为我伤心流泪……”

说完,就往楼顶上冲!

沐灵知道这个傻女人要做蠢事,当下也不由着急起来,忙跟在她的后面,往楼顶上冲。

白秋生见好像事情不太对劲,也紧随其后……

在她要从楼顶跳下去的那一刻,沐灵喊住了她……

“你要就这么简单就放过那对狗男女吗?就算你今天因为他死了,他也绝对不会因为你的死而难过的。”

“那我因为怎么办?”绑匪不由掩面而哭。

十年的感情,却抵不住那个女人插足的三个月,她的世界完全奔溃了……

“报仇,让他们承受应该承受的代价。”说到这里,沐灵似乎想到了自己,她绝对不会让那两个人好过,她不仅要他们死,还要在他们死前身败名裂。

报仇!绑匪一愣,她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无力和他抗衡。

“我做不到!”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做不成什么事情吗?”

沐灵的话有一股神奇的魔力鼓舞着她的心,让她不禁一心求死的心犹豫了起来……

是啊,她连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都付得起。

沐灵见绑匪内心有所松动,赶紧把手伸了出去,说道:“来,把手给我,我拉你下来。”

绑匪想了半刻,最终坚定地接住了沐灵的手。

沐灵使劲将她拉了回来,却没料到自己脚下一划,摔倒在地上,往屋顶边缘滚去,紧随其后的白秋生,见到这一幕,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幸好沐灵紧紧地抓住边沿,没有真的摔下去,但是她感觉她自己支撑不了多久。

沐灵在心里苦笑,大概是自己的重生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运气,这才自清醒之后,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奇怪的事情。

就在白秋生想去把沐灵拉上来的时候,冷浩骞出现了,宛若天神一样站在沐灵的眼前。

冷浩骞的身影很是高大,站在她的面前让她产生了极大的压迫感。

刚刚沐灵对这个绑匪说的话,他也全都听见了。

她……

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

不过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展现在你眼前的才是最真实的姿态,冷浩骞不由疑惑了起来,莫不成她真的失忆了……

沐灵虽抬眼觉得眼前的人有点眼熟,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而且他看她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透骨生凉,让人不寒而栗。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在观察着她,好像在找什么破绽一般,在他的注视下,她仿佛不着寸缕,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但是沐灵不明白的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不是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吗?

她都有点坚持不了了……

既然他不主动救,那她开口求他救总行了吧。比起生命安全,面子问题算个屁,带着讨好的笑脸:“这位大哥,你能不能把我拉上去?”

冷浩骞依旧不为所动,白秋生倒是有点着急了,这要是摔下去了,肯定得摔成肉泥啊,他知道冷浩骞不喜欢沐灵,但是也总不能真的让她在自己眼前摔死吧……

“浩骞,有什么话,先把她拉上来再说吧。”

这下子倒是沐灵一愣,眼前站着的高大男人原来就是传说中森皇集团的大总裁,也就是原主人的丈夫,难怪她觉得眼熟。

但是——

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手上的青经都快要爆出来了。

沐灵眼中的变化,冷浩骞看的一清二楚。

此刻沐灵已经没心思去研究冷浩骞的想法了,她只想在掉下去放手一搏。

“冷浩骞,你说下面站了这么多围观的人,要是被人知道你见死不救,你说媒体会怎么议论你?”

半天脸上没有表情的冷浩骞,听了这话,不由冷笑一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没错!”她就是在威胁他。

呵!这个女人失忆了就连胆子也大了不少,居然还敢威胁他了!冷浩骞甚是不悦。

他决定要好好惩罚她一下!

沐灵看冷浩骞没有丝毫的动作,这下心里绝望了。

刚刚她救的那个女人,早就不知道被谁给拖了下去,而且有他在这里,白秋生也不便随便出手。

在气殚力绝的那一刻,终于坚持不住了。

却没想到,在她松手的那一刻,冷浩骞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了上来。

站在安全圈内的沐灵,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都快吓死她了……

在刚刚那一秒,她真的以为她死定了……

好在,她真的得救了……

还未等安心下来,整个人就被冷浩骞抗在背上。

沐灵心里一惊:“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闭嘴!再多一句话就把你扔下去。”冷浩骞很是不耐烦地说道,这个女人净给他惹麻烦。

冷浩骞身上散发的戾气,让她觉得有必要和他好好谈一下。

毕竟她不是真的沐灵,不会真的想要去千方百计夺他的眼目。

“你快放我下来,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我们之间可没什么好谈的!”冷浩骞根本就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沐灵气结!天底下哪有这么霸道的人?!

“你今天必须要放我离开,不然的话你也是我要报复的对象。”

报复?!

冷浩骞仿佛在听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

第5章 以退为进

“就凭你吗?你什么身份?一个沐家的私生子,一个不被沐家承认的孩子,还是说我冷浩骞的妻子?”

这一刻沐灵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在别人的掌控下。

但是——

她的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坚毅!

她不会一直这么下去的,这一世她不会再任人宰割,她要主宰自己的人生。

冷浩骞和原主积怨已久,不是说一两句就能改变他的想法,从目前的来看,她也只能伺机寻找机会。

一路上沐灵都没有吭声,冷浩骞忽然开口道:“怎么?不服气?”

被他打断了思绪,她微微有点愠怒,但是这个时候她很聪明地没有表现出来。

“哪有,我只是有点走神罢了。”

这个女人和从前还真的不一样了,在他的怀里居然还能走神?

若是放在从前,早就乐得晕过去了……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忽然想看看这个女人能做到哪一步!

将沐灵抱回病房之后,便毫不客气地将她一把扔在床上。

床的弹性倒也不差,只是沐灵被震地晕乎乎的。

“你知道温柔这两个字怎么写吗?”沐灵揉了揉发晕的脑袋。

“对你?不需要!”

沐灵气结,这个男人三句话有两句话都能将她激怒,她实在是想不通原主究竟是喜欢他什么,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地地方。

想到这里,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本以为悄悄地没人看见,却不曾想到冷浩骞正好看见这一幕。

“你这是什么态度?”这个女人居然还敢鄙视他?她有什么资格鄙视他?

冷浩骞已经微微有点怒了,在这个世界上最没资格鄙视他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沐灵知道以冷浩骞的骄傲,根本就容不得别人对他这般鄙视,眼下自己还落在他的手上,也只能尽量不去触及他的逆鳞。

“我这不是刚刚被吓坏了,活动活动眼珠而已。”

呵呵呵……

冷浩骞一阵冷笑,这么蹩脚的理由,也得亏这个女人想的出来,活动活动眼珠?他根本就不相信。

不过这个女人确实有点不一样了。

“白秋生说你失忆了,我看你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她这不是失忆,而是换魂了,不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她也不敢讲出来。

“我只是想通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她现在只想报仇,爱情这种东西,并不需要。

冷浩骞却是误会了她的意思。

“以退为进确实是一个好方法,可惜这一招对我不起什么作用。”

他觉得他一定是疯了,居然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多说了几句,就原形毕露,哪有白秋生说的那么严重。

果然他一看到这个女人的脸,就会不自觉地憋一肚子气。

冷声道:“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别整天动歪脑筋,有些事情是底线,你可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沐灵知道一时间要改变这个男人的想法很困难,况且她也不准备去改变,只要不限制她的自由,她住医院没有任何地问题。

“我住医院没问题,但是你必须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我要出去。”

这个时候冷浩骞似乎想到了什么,今天晚上可是家族重要聚会,他可是记得在往年的这个时候,她都是想尽办法要跟他回去,今年的一反常态原来还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个女人果然不值得信任!

“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出门!”

“我可不是你的囚犯,你这样算是软禁我!”

他却是已经不想再听沐灵继续说下去,擒住沐灵,从口袋里掏出了手铐,将她的一只手铐在床头。

手一动,就“哐啷哐啷”一阵响起来。这一次沐灵彻底急了,“冷浩骞!你这个混蛋,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要你乖乖地待在医院里。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女人了,你要是还想见你的女儿,就别再给我惹麻烦。”

他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她的女儿不也就是他的女儿吗?居然用孩子来威胁她?沐灵对他甚为不屑。

不过他可错估了一件事情,她可不是真的沐灵,可不会因为孩子退缩。

“冷浩骞,你不要逼我去恨你,你快把我放开,我真的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离婚!”

冷浩骞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将手铐的钥匙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我没有任何的兴趣。等我事情办完了,我会派人来接你的。”说完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临走前,对两个保镖吩咐道:“这次要是再让她逃走了,你们也可以不用活着了……”

两位保镖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是。”更是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丝毫地怠慢。

望着冷浩骞离去的背影,沐灵对他也是恨了起来,眼睛里冒出嗜血的光芒……

冷浩骞,你将也会是我敌人。

沐灵盯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钥匙盯了许久,在心底忍不住冷笑,他这是也太看轻她了吧。

以为这样她就拿不到钥匙了?

用脚轻轻一钩,就把钥匙拿了过来。

虽然逃脱了手铐的禁锢,但是她也不敢随意轻举妄动,外面定然都是冷浩骞的人,这一次想再易容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

她记得这个房间在四楼……

四层楼高,说高也不是很高,说矮好像有点过了,但跳窗可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了。

好不容易夜晚降临。沐灵从床上一跃而起。

夜色萧瑟,吹起一身凉意,但她却有隐隐地兴奋之意。

将床单被单全都撕成两半,在连接处打成结。

试了一下,还算牢固,在跳下去之前,顺手拿了一把水果刀。

落地之后,沐灵是一刻也不敢耽搁,直往出口处奔过去。

门口处停了一下计程车,沐灵想也没想地就上车了。

“姑娘,你想去哪里?”见有生意上门,司机大叔立刻打起了精神。

她只记得大概地址,不过她记得那个人的长相,相信到了那个地方自然能找到人。

沐灵报了一串地址。

“好嘞。”

第6章 欺骗

司机大叔一路上都非常热心,不停地同沐灵攀谈着,问芳龄是多少啊,从事什么工作之类的。还不停地说者自己儿子的好处……

但是沐灵都没有搭话。

但是司机大叔还在喋喋不休,终于把沐灵惹怒了。

她现在哪有什么心情谈恋爱,只想把祈沛舟挫骨扬灰。

掏出水果刀抵在司机的脖子上,威胁道:“你要是再说一句话,我就要你的命。”

哪有人一言不和就拔刀的,看着沐灵身上的不似正常的衣服,司机暗想不会是从医院出来的疯子吧。

一想到那种情况,当即不敢再吭声了,唯恐把沐灵给惹怒了,自己的小命也玩完。

司机大叔一路上都没有再敢吭声,胆战心惊地开着车,但眼神却是时不时得瞄着沐灵,唯恐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司机大叔载着沐灵驶向半新不旧的巷子,沐灵有点狐疑,那人真的在这个地方吗?她从出生之后,就没有来过这么破旧的地方。

“那个地址真的是在这里吗?”沐灵晃了晃手中的水果刀,用眼神威胁道。

“小姑娘,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说的那个地址真的是这里啊。”

司机大叔唯恐沐灵手一抖,就把他的脖子也抹了,声音都有点打颤了。

但是沐灵没说停,他也不敢停车。

忽然她在一家破旧门面里面看见了那个停留在记忆中的脸。

立刻喊出“停车。”

见沐灵开口,司机师傅迫不及待地将车停下。

待她下车后,连打的费都没有问她要,一脚踩下油门,逃离这里。

不过司机大叔担心那家店里的小伙子被沐灵迫害,还是很好心得打了110。

沐灵推门进来之后,若有所思地大量着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这脸嘛是没错,但是这气质也差太多了吧。

有点不太相信地问道:“你,真的是侦探吗?”

楼海镜抬起头看了一眼沐灵,顿时眼前一亮:“哟,有生意上门了,还是一个大美女呢……”

美人总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他非常殷勤地给沐灵端茶送水,完全没有在意沐灵身上那不合时宜的衣服。

看着这周围的一堆杂物,她深深地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她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人是一个侦探。

“你还没回答我,你真的是一个侦探吗?”

楼海镜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其实我还没有破过一起案子,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沐灵顿时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枉费她费尽辛苦来找他,居然是一个三流侦探。

气的一掌把玻璃桌面给打碎,“那你当时为什么要自称自己是侦探。”

这简直就是在浪费她的时间,浪费她的生命。

大美女居然这么凶,眼神似乎都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他给吓地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我看过全部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我相信我可以破案的。”

看过有什么用,理论和实践完全就是两回事。

沐灵气结,简直不想再和他多费口舌,“你还是省点力气卖你的盗版光碟吧。”

说完便想离开这里。

“大美女你别走啊……”见好不容易上门的客人要走,楼海镜忙拉住不让她走。

就在两个人的拉扯间,阵阵警笛声响了起来,瞬间将这间小杂货铺给团团围住。

“什么情况?”吓得楼海镜赶紧松开沐灵的手。

就在两人疑惑间,警察直接破门而入。

“警察大哥,我可是良好青年,从不做违法的事情,你们来小店有和贵干啊?”

楼海镜陪着大大地笑脸,赶紧围了上去。

他可是藏了一堆盗版光碟呢,这要是被发现了,还不知道他得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呢,受处罚不要紧,关键是他觉得很麻烦。

面对楼海镜的嬉皮笑脸,警察呵斥了一番:“别嬉皮笑脸的,严肃点。”

锐利的眼神在四周扫来扫去,报警人的说有一个女疯子在这边捣乱,警察看了一眼穿病号服的沐灵,想来便是她了。

指了指沐灵:“将她带走。”

“慢着!我做了什么,你们要将我带走?”沐灵一脸的警惕。

“有什么话到警察局之后再说吧。”容不下沐灵丝毫地辩解。

沐灵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清楚,在这个时候和他们对上并不是明智之举,她只能见机行事。

在临走之前,警察随手翻了一下在手边的光碟,身为警察的直觉,这些光碟有问题。

“你们顺便把这些光碟也检查一下。”

结局果然如他的所料,全是盗版。

“把这两个人都给我带走……”

楼海镜认命地跟在沐灵身后,上了警局的车。

两个人被关在临时拘留室内。

“大美女,你说咱们能出去吗?”

“不知道。”沐灵此刻心烦气躁,只感觉倒霉透顶,自己赌上生死找来的居然还是个三流侦探,真是越想越生气。

相比较沐灵心中的不平静,楼海镜却是一反常态,要冷静地多……

“大美人,要是能出去了,你原本要拖我办的事情就让我去办呗。”

沐灵没有吭声,她在思考眼前这个人究竟值不值得信任……

不过,能卖盗版光碟的人,人品能好到哪里去,也许最终也会因为利益而背叛她……

一想到祁沛舟对她所做过的事情,原本犹豫地大脑立刻变得清明,她不能再这么轻易地相信别人了。

“你就当我没有来找过你吧。”

楼海镜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眼睛直直地盯着小窗外的电视。

冷不丁地说了一句:“真是一张虚伪的脸,我看慕灵的死和他必然有什么关系。”

国民级影后的逝世令大量的人都感到无比唏嘘,在不同时段,大量回放祁沛舟的采访。

听了楼海镜这话,沐灵忍不住自嘲:就连一个外人都能看出他的虚伪,而她居然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不过却也因为楼海镜这话,沐灵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你为何会觉得慕灵的死同祁沛舟有关系呢?”

眼前这个大美人可以唯一一个没有反驳他观点的人,之前他在微博上提出了质疑,尼玛居然被人骂到怀疑人生,一想到这件事,他就一肚子火。

想到这里,顿时对大美人更加有好感了,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影后慕灵。

第7章 神秘身份

“我可是她的忠实粉丝,她莫名其妙死了我当然要查查啊,我入侵了那艘轮船的监控系统,可是我发现居然全部都删掉了。”

监控录像居然全部删掉了?

沐灵一阵沉默!

祁沛舟的动作还真快啊。

“那你有办法复原吗?”她就不相信所有的监控系统里面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楼海镜有点惭愧,“那些视频里面全部加密了一种很特殊的病毒,我要想复原,得需要一段时间。”

“我倒是有点好奇,你究竟是做什么的呢,不会还是一个三流的黑客吧。”

他笑而不语,他的身份可是一个秘密。

楼海镜不回答她,沐灵也不介意,谁还没有一点秘密呢。

既然他能看穿祁沛舟的真面目,想来他也值得那么一点信任。

“出去之后,我想委托你帮我查清楚慕灵真正的死因。”

???

楼海镜一脸狐疑,大美人这是要委托任务吗?

哈哈!大美人总算是开口委托他了,这可是他当侦探以来的第一单生意,绝对绝对要完成。

至于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不收委托费了。

“大美人,你放心,给我三个月的时间,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过,大美人这也是他偶像的粉丝吗?居然特意找他来调查这件事情……

楼海镜有点小小地骄傲,他的偶像就是那么棒,值得那么多人喜欢!

不过同时……

他心里有点淡淡地忧伤,真是天妒红颜啊,这么年轻就去世了。

要是调查到这件事情是意外到还好,如果不是意外,那他一定会让凶手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未免太长了点,沐灵有点担心在这期间再会发生什么意外……

楼海镜见沐灵面露难色,还误以为她在怀疑他的能力。

“大美人你放心,我绝对会找到杀害慕灵的凶手的。”

沐灵虽然心里不相信楼海镜的能力,但目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只能先交给他去办。

只是……

她现在要怎么从这个禁闭室里出去呢?

沐灵很是头疼,她是万万不想寻求冷浩骞的帮忙,况且这要是被他知道她居然被抓到警局,还指不定怎么恶心她呢……

冷浩骞在临走前交代给白秋生一个任务——

绝对不可以再让沐灵逃走!

白秋生想着这一回沐灵被冷浩骞抓回去应该会加强注意,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她逃走的。

便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情,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玩着游戏。

等来的却是另一个爆炸般的消息——

沐灵又逃走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吓得他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用最快的速度往沐灵的病房走去,两个保镖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这已经是一天内把沐灵弄丢两次了,他们实在是不敢想要如何承受他们总裁的怒火。

白秋生有点不淡定了,什么时候沐灵这么厉害了,居然还有胆子从四楼跳下去。

今晚的温度似乎格外渗着冷意,飘荡在窗外的白条,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

“立刻给我把整个医院都找一遍!”

很快在监控里查到一个鬼鬼祟祟地身影,看身形就是沐灵。

这可怎么办?

她上了一辆出租车,但是天色太暗,根本就没能拍清楚车牌照。

虽然他真的不想给冷浩骞打这个电话,但是依目前情况来说,好像是不得不打了。

冷家大宅内!

今天晚上还来了一位重量级地客人!

秦家大小姐秦若瑄。

秦家同冷家乃是世交,两家人一直有意向联姻,而秦若瑄一直都喜欢冷浩骞这是两家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冷浩骞一直对秦若瑄不冷不热的,这才让两家联姻的心思暂时搁浅了。

却没想到,这么一搁浅,冷浩骞就在五年前突然娶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秦若瑄在一气之下便远赴他国。

但现在她回来了……

她看中的男人只能属于她,要是她得不到,那她宁愿毁掉……

今天晚上她知道是冷家一年一度的家族聚会,冷浩骞必然会出席。

今天早早地打扮了一下,就为了等他的出现。

现在他出现了,一如她记忆中那么吸引人。

他就像是一颗罂粟,对她来说如梦似幻,有着致命地吸引力。

秦若瑄本想等冷浩骞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却没有想到冷浩骞根本就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这么径直从她身侧擦过。

她不甘心就这么被无视,只能不断在内心暗示自己,是因为她太久没出现了,浩骞可能不太记得她的样子了……

没关系,就算现在不认识她也会让冷浩骞重新认识自己并且爱上自己的……

待心里排解完,又露出了最标准的微笑,款款走了过去。

“浩骞,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冷浩骞看了一眼和自己打招呼的秦若瑄,口吻很是冷淡,有一股强烈的疏离感。

冷父、冷母见自己的儿子如此对待秦若瑄,很是着急。

在他们心目中,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沐灵哪有资格做他们的儿媳妇,也就只有像若瑄这样的知书达理的女孩子才有资格。

“浩骞,若瑄是客人,你这样也太不礼貌了。”

对冷浩骞来说,他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对他来说这样的态度已经够客气了。

秦若瑄见冷浩骞面有不悦之色,便开口打圆场说道:“浩骞本就是这样的性子,我不会怪他的。”

冷父、冷母见亲若瑄有意维护自己的儿子,相视一笑,对她更加满意了,心下更不由惋惜,为什么秦若瑄不是自己的儿媳妇。

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只要儿子和那个沐灵离婚了,若瑄不就能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了吗?

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想法,便有意撮合秦若萱和自己的儿子。

“浩骞啊,你看若瑄一个人来参加晚宴,不如结束后你送她回去吧。”

冷父冷母打的什么主意他还能不清楚,不过秦家和自己家乃是世交,他实在是不能做的太难看。

正欲开口之时,接到了白秋生打来的电话。

第8章 谈判

白秋生知道他今晚的行程,他清楚若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断然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待电话接通之后,了解发生何事后,立刻黑了脸。

这个沐灵,就不能稍微安分一点?

冷浩骞怎么都没有想到,把双手铐住了还能逃走了,他这还是低估了她啊。

冷父冷母见他一直不回复他们,心下便有点着急了,“浩骞你看如何?”

“我还有事,我得先走。”冷浩骞起身拿起外套便想离开。

见他要走,冷父、冷母心下立刻着急了,冷浩骞还没能拿到冷家全部的权利,就这样离开,万一惹恼了他爷爷,把实权让给老大家,那可就遭了……

这个儿子可是他们的骄傲,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除了当年娶了沐灵……

这对他们来说一直以来都是心中的一根刺。

但除了这件事情以外,冷浩骞可是从没有做过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还没有等老爷子登场,居然就离席了,这是何等不明智的举动……

“浩骞,今天的家族宴会可是你爷爷也会在的日子,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老太爷一直以来都特别倚重冷浩骞,早已引起家族其他成员的不满。

现在居然见他说走就走,更是一肚子怨言。

“三哥,这爷爷都还没来呢,你怎么就想着要走呢。”

“若是爷爷怪罪下来,我自然会一力承担,不劳七弟担心了。”

看到冷浩骞这般满不在乎的样子,冷宏骞更是气的牙痒痒。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冷浩骞究竟哪里比他好,怎么爷爷那么偏爱他。

冷浩骞匆匆赶到医院,白色的床单在夜幕里格外刺眼,仿佛在笑话他一般。

他在离开前已经吩咐手下的人去找沐灵,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警局里找到她。

大半夜的把局长都给惊动了。

“冷少,这实在是误会,误会啊,没想到误打误撞把您夫人给抓了。”

冷浩骞强忍着怒气:“这件事情,我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局长冷汗涔涔,“冷少,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您安排妥当。”

等有人恭敬地把她请出去的时候,沐灵知道定是冷浩骞找来了。

冷浩骞几乎是没有任何温柔地把她塞进车里面。

一个不小心把脑袋给撞车门上了,“哎呦,你就不会温柔点吗?”

沐灵揉了揉发疼的脑门,这个男人永远都学不会温柔两个字怎么写。

冷浩骞一言不发,但只有他自己深刻知道,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今天的事情可不仅仅丢的是她沐灵的脸,更是他冷浩骞的脸。

这一回冷浩骞没有再把沐灵带回医院,而是直接带回了别墅。

“到了,下车。”

看冷浩骞这铁青着脸色,沐灵知道肯定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但是万万没想到……

她才刚一下车,还没站稳,冷浩骞就手一扬,狠狠地打了她一个巴掌,白皙的脸蛋立刻出现五个通红的指印。

“你倒是长本事了,居然还能被警察局的给抓了?”

沐灵直接就被打蒙了,她都已经准备道歉了。

“冷浩骞,你居然打我?”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打过她。

舔了舔嘴角的溢出的血迹,目色一片清冷:“冷浩骞!你要是不把我关起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归结到底,今晚的事情你也是要付一定责任的。”

责任?!

提到责任,他就想起来那些往事,恨不得掐死沐灵……

当初要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上,而且也有点利用价值的份上,他怎么会娶她?

“当时娶你的时候,你是怎么承诺我的?绝对不会介入我的生活,但是结婚之后,你又是怎么做的,三天两头净给我惹事。如果隔得时间太远了,你都忘记了,我可以再给你醒醒脑。”

沐灵此时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把心底的话给吼了出来:

“我可以再给你说一遍,我对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你要是实在见我讨厌的很,我们明天就签订离婚协议。”

她就不明白了,这个男人明明这么讨厌她,为啥还不离婚!

离婚?!

这个词汇他不是没有想过,他本想等她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再提这件事情,但没想到这个词汇居然会这从这个女人嘴巴里说出来。

好!很好!

她真的越来越懂得如何激怒他了……

“这场游戏说开始的人是你,但是说结束的人绝对不会是你,我暂时还不想离婚,你就给我做好冷太太的身份。”

沐灵气得脑袋有点晕眩,为何和他交流起来就是那么困难。

不过离不离婚现在对沐灵来说并不是很重要,重要地事他必须要给她自由,只有有了自由之后,她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我们好好谈谈好吗?”这已经是她做的最大让步了。

在一次又一次见到沐灵的疯狂之后,冷浩骞也算是明白了一点,这个女人和从前确实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的那些闹腾和现在相比完全就是小儿科,现在可是完全在拿命闹……

他倒是有点不明白了,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她用命去赌……

为了避免这个她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冷浩骞也稍微软了一点,在那件事情完成之前,他也不能再出别的差错。

“可以,我想我们是应该好好谈一下了。”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对面,却是各自怀着各样的心思。

两个人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沐灵知道冷浩骞是谈判的高手,她也没准备占什么便宜,她只要一样东西——

自由!

现下见冷浩骞迟迟不开口,也不准备拖延时间,率先开口。

“知道你不喜欢我,同样的我也不喜欢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准备和我离婚,但是我只要自由,只要给我自由,以后我可以再也不干扰你的的生活。”

冷浩骞这个男人太过莫测深沉,这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而且凭他讨厌自己的程度,肯定是不会帮助自己的,所以报仇的事情还得靠自己。

但是现在自由受他限制,她必须要拿回这个最重要的东西!

小说

叶潇潇,从小智商超群,27岁医学博士毕业,

2021-1-3 16:12:05

小说

五年前的恩怨,她却在五年之后带着娃来解决。 她只想要一个亲子鉴定

2021-1-3 16:15: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