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他们欺负我,把人家手都打伤了”苏暖暖伸出刚刚用拳头打倒一个大汉而有些微微发红的小手…

“爵爷,他们欺负我,把人家手都打伤了”苏暖暖伸出刚刚用拳头打倒一个大汉而有些微微发红的小手……,而被苏暖暖打倒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众人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厉爵庭抬起苏暖暖的白嫩有些泛红手十分认真的看了一会道:“嗯~这伤挺严重的,一会让家里医生拍个片,看看骨头有没有问题。”,四周的人:“……”,爵爷,您眼睛还好嘛?,“下次这种重活不要自己动手,等我来……”
“爵爷,他们欺负我,把人家手都打伤了”苏暖暖伸出刚刚用拳头打倒一个大汉而有些微微发红的小手…

第1章 我不想嫁

傍晚,A市最豪华的名爵大酒店内灯光璀璨,人人都穿着豪华的礼服,拿着红酒杯,三三两两的在一起交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微笑。

“周总,恭喜恭喜呀,听闻这苏大小姐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呀,比明星漂亮许多,您可是有艳福了哦”

一个头顶一片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举起酒杯的对着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油光的男人挤眉弄眼道。

“哈哈哈,同喜同喜,老弟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不要跟老哥客气。”

肥头大耳的男人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没想到自己四十岁了还能取到这苏家大小姐这花一样娇滴滴的美人。

他十分开心的拍了拍地中海的肩膀,大声笑了出来,还露出了两颗大金牙。

楼下热闹非凡,楼上苏暖暖身着白色婚纱,小巧的嘴巴,高挺的鼻子,水汪汪的眼睛,美的犹如九天玄女。

她站在窗口看着周大志眼里都是默然。

那就是自己的新郎。

她不想嫁!!!

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苏建国:“爸爸,我不想嫁。”

“不想嫁也要嫁!周总答应投资苏氏一千万,而且周总有财有势,你嫁过去就是少奶奶,有什么不好。”苏建国头都没抬起来继续刷这手机。

“爸爸,可是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了,而且有严重的家暴倾向。”苏暖暖不死心的继续说道,希望他能为自己考虑一下。

“这事没的商量!今天你必须嫁,否则我就让人停了凌天的药”苏建国抬起头威胁道。

苏暖暖心里一片冰凉,她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爸爸能顾念一下骨肉之情。

哥哥一生病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嫁出去,还是嫁给那样的一个人。

不,应该说是卖!!

自己真傻,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对他抱有希望。

以后再也不会了,自己在他心目中自己还不值那一千万,甚至为了让自己嫁人不惜用哥哥来威胁,要知道个哥哥这时候停了药就等于要了他的命啊。

苏暖暖转过身不去看苏建国。

就在这时,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倩儿走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姐姐,听说姐夫很是凶猛,上了姐夫的床的基本都说好,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新婚夜哦。”

苏暖暖不想理会苏倩儿,她狠狠的捏了捏握在手心里的东西,想要从中获得一些安全感。

苏倩儿自顾自的说了一会,看苏暖暖完全没有理自己的意思,感觉像拳头打在一团棉花上,也就不说了。

但一想到她今晚就要嫁个那样肥猪一样的男人,有无数情妇,还当两个孩子的后妈就忍不住兴奋。

音乐响起,苏暖暖挽着苏建国的手一步步向前走去,然后将自己的手交到周新郎的手里。

周大志还不忘乘机摸了两把,让苏暖暖一阵恶心。

教父在开始宣誓。

看着底下一个个喜气洋洋的面孔,苏暖暖心越来越冷。

就在苏暖暖抬起手打算给暗地里的人打手势,让他们照计划进行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酒店的碰被强行推开。

第2章 抢婚

一个男人带着一众保镖逆光走来,他锐利的眼睛往里随意一扫,捕捉到了今天的主角新娘,迈着他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大步流星的朝她走去,将她捞到自己怀里道:“终于找到你了”

苏暖暖:???

什么情况?

苏暖暖抬头看男人,一身得体的西装衬托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往上是一张英俊的让人窒息的面孔,剑眉星目,如刀刻过的五官。

苏暖暖165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站在男人面前还是显得小鸟依人。

好帅,就是有点冷,但……自己好像不认识他。

没等苏暖暖弄清楚什么情况的时候,一旁的周大志看到自己的媳妇被其他人抱在怀里,立刻跳脚:“你他妈的是谁呀,连老子的媳妇都敢抢,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说着伸手想要将苏暖暖从男人的怀里拉出来。

但接触到男人幽黑的瞳孔,周大志手一抖,不敢再往前伸了。

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可怕!

男人不理会周大志看向一边的助理开口:“陈振,给周董看一下东西。”

声音低沉,有磁性,十分的好听。

随着男人一起进来的眼镜男,听到男人的话,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周大志。

周大志:“有什么好看的,快把老子的媳妇还给我!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而下面的宾客也都纷纷关注着这边,抢婚这种事不是天天都能碰到的。

看着不太愿意看文件的周大志,陈振神色不变,推了推眼镜淡定道:“周总,你还是看看为好,否则明天周氏就不知道会不会存在了……“

听到这话,周大志一点不为意,但还是打开了文件,想要看一下他们搞什么鬼。

只是刚看没一会,周大志就满头冷汗,浑身颤抖。

文件里面写的全部都是他偷税漏税,使用不合格产品,还有一些见不得人事,甚至连他有几个情妇都写的一清二楚。

随便哪一个都让人周氏倒闭,甚至还要坐牢。

男人随意撇了一眼周大志,神色淡漠,但气场十分强大,让人能清晰感受到里面的压迫感:“我现在带她走,你有没有问题?”

“没有没有,您请便您请便。”周大志连连摆手。

男人转头又用朝苏建国他们那边看了一眼,周大志立马会意,这是让自己摆平苏建国这边,他十分狗腿的道“您放心,剩下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男人看着十分上道的周大志,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不算太笨。

这么轻松就搞定了他们?

苏暖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眉目寡淡,话虽不多,但那种君王般,俯视众生的感觉,仿佛与生俱来。

就这样,男人带着苏暖暖大摇大摆的走了。

苏建国李美红他们想要阻拦,都被周大志拦下了,开玩笑,万一惹了刚刚那位爷不高兴,说不定自己明天就玩完了。

而苏暖暖则十分愿意配合男人的动作,不用自己动手就能终止婚礼是在好不过了,毕竟自己的计划有风险,万一苏建国会恼羞成怒,到时候伤到哥哥就不好了。

不到万一得以,她还不想和家里撕破脸皮。

毕竟哥哥的情况……

第3章 还人情

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车速飞快,没一会他们便来到了一处庄园。

苏暖暖跟着男人一起下车,进入庄园后。

男人进屋后随手脱下西装,递给女佣,而后坐到沙发上。

他伸手稍稍扯了扯领口,眉头轻轻的皱着,给人的感觉十分淡漠疏远。

苏暖暖站在一边,看着眼前挺拔的男人,十分感谢他,但依然有些疑问,她捏着自己婚纱的一角;“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男人勾唇一笑,不过态度依然冷漠,他声音冷清:“不用谢我,我只不过是还你人情。”

“还人情?”苏暖暖有些不解。

“6月14号的那个晚上……”

“是你!”

一个月前,苏暖暖救了一个晕倒了自己公寓门口浑身是血的男人。

那天那个男人满脸是血,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

所以没有认出来。

看到苏暖暖想起了自己,厉爵庭嘴角微微上翘,浑身的冷意似乎稍微消散了一些。

那晚她救了自己后,他怕是有心之人安排的,特意派人调查过,确认他救自己纯属巧合。

想到她时不时给流浪猫食物,看到小动物受伤都会毫不犹豫的捡回去治伤。

他甚至怀疑自己也是这样被捡回去的……

所以今天特意让陈振调查了周大志的事,截下了今天的婚礼。

毕竟救了自己,无论怎样都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厉爵庭,我的名字。”男人冷清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不带任何情绪。

“爵爷!!!”苏暖暖惊呼了一声。

帝都的无冕之王,人称财神爷,黑白两道通吃,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爵爷。

传言爵爷手段凌厉,残暴不仁,苏暖暖一直以为爵爷会是凶神恶煞的。

但好像跟传言有些不一样……

苏暖暖有些意外。

厉爵庭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您身体好些了嘛?那天早上醒过来没看到您还以为自己那晚是做梦。”

“嗯,没事”听到苏暖暖知道自己身份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关心自己,厉爵庭那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又减了一分。

“之后的打算?”厉爵庭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但苏暖暖听懂了。

她先是一愣,而后有些迷茫了。

虽然这次爸爸不会把自己嫁个那个老男人了,但是还会有其他的人。

只要哥哥还在他们手里,自己就处于被动的一方。

要是自己一个人还好,随时可以走。

但妈妈已经不在了,苏建国从来没有当自己是他的女儿过,世上她只有哥哥一个亲人。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走。

感觉怎么做似乎都不能两全。

看着眼前明显有些迷茫,有些无助的苏暖暖,厉爵庭抿了抿唇,一丝异样的情绪在萌芽。

“我~我也不知道……”苏暖暖坐到沙发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水洼洼的大眼睛也失去的原有的神采。

看着缩成一团的苏暖暖,小小的一只,可怜兮兮的,特别像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小白猫。

一受委屈了就缩成一团。

第4章 等我回来

厉爵庭有种想要用手摸一摸苏暖暖头发的冲动,不过忍住了。

他沉思了一会,认真的看着苏暖暖,带着几分郑重的味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尽管开口。”

能够得到爵爷的这句话,要是其他人的估计做梦都该笑醒了。

但苏暖暖并没有这个意识,毕竟之前救他是举手之劳,她抬起头十分真诚看着厉爵庭:“谢谢您,您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能再麻烦您了。”

第一次遇到自己给承诺还被拒绝的,厉爵庭浑身一僵,周身的气息又变冷了,脸上明显带着几分不悦。

刚想开口再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了。

他划开手机,接了电话。

“什么?”

……

“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厉爵庭接完电话,浑身散发出了骇人的气息,连坐在他对面的苏暖暖都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他的眼神一贯冰冷的,真正发怒的时候更是如同修罗一般。

看到这样的厉爵庭,苏暖暖往沙发角落缩了缩,想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太可怕了有没有。

他挂了电话,二话不说的往屋外走去,没走几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苏暖暖。

他顿了顿,稍微收敛了一些浑身的冰冷气息,高大的身躯走到她跟前,用手揉了揉她的头:“我有事要出门,今晚你先在这住下,有什么需要跟封管家说,等我回来……”

虽然特意收敛了气息,但依旧骇人。

苏暖暖点头如蒜,您说什么就什么。

看着如此乖巧的苏暖暖,厉爵庭勾唇一笑,继续用力揉了几下苏暖暖的头发。

女孩儿头发十分的柔软,毛茸茸的,手感跟自己想象的一样。

心满意足的厉爵庭大步向屋外走去。

他要先去处理一下那些不知死活的人。

封管家带苏暖暖来到庄园的客房,然后安排女仆给苏暖暖送换洗衣服。

服务十分周到。

而女仆们也是尽心尽力,毕竟这个是他们家少爷第一次带女人会庄园,大家都十分开心。

“小姐,睡衣给您放浴室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呢。”女仆小莲,手里端着一杯牛奶看着苏暖暖道。

“不用了,谢谢。”苏暖暖十分礼貌的向她道谢。

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又十分乖巧的苏暖暖,小莲十分喜欢,脸上挂上大大的笑容,将牛奶放到桌子上,临走之前不忘嘱咐:“小姐,记得喝牛奶哦,我们少爷人很好的,你别看他冷冰冰的,但是真的很好哦。”

小莲有些话痨的说道,她担心苏暖暖会被自己少爷的冷漠吓到,不断的夸着厉爵庭,

苏暖暖微笑着点头答应,她也觉得爵爷人好,虽然冷了一些。

洗过澡后,苏暖暖将自己重重的扑到床上,想着明天回家可能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她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不过怎么样,现在他们一定不会让自己再嫁给周大志,可能短时间内也不会给自己安排。

这已经很好了。

苏暖暖胡思乱想着,伴着这些渐渐进入梦乡。

梦里,有妈妈,有哥哥……

第5章 回家

竖日。

苏暖暖起床,穿上由小莲准备的衣服。

今天天气很好,庄园里的空气特别清新,看着花园里满园的红玫瑰,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娇嫩欲滴。

她情不自禁的走了进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她转头正好看到封管家,她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封叔,早~”

“早上好,苏小姐。”封管家慈祥的笑着。

像花一样的干净娇嫩又不做作的女孩真招人喜欢。

苏暖暖看着封管家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封叔,您知道怎么回市里吗?”

昨天自己是在婚礼上被爵爷带走的,只穿了婚纱,手机钱包的都不在身上。

再加上又有些路痴……想要回家的话有些困难。

“我的手机和钱包没带在身上。”苏暖暖有些窘迫的再次开口。

封管家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微笑的开口:“苏小姐不用担心,您先吃早饭,早饭过后想出哪我让司机送你。”

“谢谢封叔。”苏暖暖开心道。

……

早饭过后,苏暖暖坐上了封管家安排的车来到了苏宅,跟司机道过谢之后,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给自己加油,她慢慢的走进了家门。

客厅内,苏建国,李美红以及苏倩儿都在,一个个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像是专门在等她回来。

看见她进来,李美红放下杯子,轻轻撇了她一眼,那有些刻薄的声音响起:“哎呦,我们的苏大小姐还知道回来呀,一个晚上过去了,也不知道跟那个野男人在外面干了什么”

苏暖暖站在门口毫无反应,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

而后李美红又转头看向苏建国:“建国,你看,这就是你的好女儿,不想嫁人早跟我们说呀,真不想嫁,我们也不会一定要让她嫁的,偏偏要等在婚礼上,亲朋好友都在场的时候让一个野男人出来砸场子。”

“这让我们以后怎么在亲朋好友面前抬起头来呀,而且周氏原本打算给我们注资的一千万也打水漂了,哎~”

无论李美红怎么说,苏暖暖就是低着头不吭声。

她知道只要自己说话了,只会遭到李美红更严重的羞辱。

而李美红说一句,苏建国的脸色就黑一分,等她说完,苏建国的脸已经如锅底一般,想到苏暖暖在那么多人面前让自己丢了面子,还有周氏的一千万。

整个人的怒气都被调到最高。

“你这个逆女!”

只听哐当一声,苏建国将他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朝苏暖暖的肩膀砸去。

杯子的重击以及杯子内滚烫的热水烫的苏暖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只觉得肩膀火辣辣的疼。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苏倩儿看到苏暖暖被杯子砸到,被茶烫到,十分开心,就差拍手叫好了。

可惜不是砸到脸,这要是砸到脸,绝对能毁容。

看到苏暖暖那张绝美的脸,苏倩儿恨恨的咬了咬牙,凭什么她能拥有这么好看的脸蛋自己动了那么多刀,还是不如她。

这个贱人!

第6章 砸到肩膀

苏倩儿虽然嫉妒苏暖暖的脸,但也不敢在她脸上动手,因为她知道苏建国的底线在哪。

他是绝对不允许人动苏暖暖的脸的,他还指望苏暖暖的脸给他卖一个好价钱,正因为这样,即使盛怒,他砸的也是苏暖暖的肩膀,而不是脸。

“说!昨天的那个野男人是谁?”苏建国气的大吼。

苏暖暖捂着肩膀,咬着牙就是不开口,她不想将爵爷牵扯进来,爵爷已经帮自己很多了。

看着一声不吭的就是不开口的苏暖暖,苏建国气的大吼:“去,把苏家上上下下的卫生打扫一遍,没打扫完不准吃饭,不准喝水。”

苏暖暖扯了扯嘴角:“好的,爸爸,我上去换个衣服马上下来。”

今天穿的裙子和高跟鞋太不适合干活了。

她捂着肩膀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来不及管自己的伤口,迅速的换完衣服便开始打算卫生。

常年在他们家煮饭的刘嫂有些看不下去,想要上前帮忙,但是立刻被苏建国呵退了。

他们冷冷看着苏暖暖拖地擦窗。

刘嫂有些心疼的看着苏暖暖,要是夫人和大少爷都好好的一定舍不得大小姐做这些的。

苏宅跟爵爷的庄园或许不能比,但也不小,等苏暖暖打扫完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她来到自己的房间,摊坐在地上,近五个小时没吃没喝,加上肩膀上不停传来的阵阵疼痛让苏暖暖已经站不稳了。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悄悄靠近,苏暖暖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刘嫂。

她虚弱的朝刘嫂笑了笑。

看到这样的苏暖暖,刘嫂忍不住流下眼泪,她赶紧将自己中午藏的饭菜拿出来给苏暖暖:“小姐,您快吃,这时我偷偷藏的,老爷他们不知道。”

“刘嫂,谢谢你,我没关系的,你别哭……”苏暖暖接过她递过来的食物,安慰道。

要不是刘嫂,估计自己都挨不下去了。

看着这样乖巧的女孩,刘嫂的眼泪流的更多了,她在苏宅很多年了,暖暖是她看着长大的,多好的姑娘,大少爷才生病五个月,小姐就被他们折磨的瘦了一圈。

刘嫂不能久待,待久了有可能会被发现,她擦了擦眼泪,赶紧退了出去,以防被李美红苏倩儿他们看到。

苏暖暖吃过刘嫂藏的饭菜才感觉好点,她来到卫生间,脱下自己的衣服,只见洁白的肩膀有一大批红色,中间还有一块已经青紫的瘀青。

红的是被茶水烫的,青紫的是被杯子砸的。

她简单的冲个澡之后,熟练的拿出医药箱给自己上药。

然后将自己埋在枕头里面,她告诉自己,不能哭。

总有一天哥哥会醒过来的。

在哥哥醒过来之前一切都是值得的。

与此同时。

A市郊区的一个废弃的大仓库里面,到处弥漫着血腥味。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具尸体。

而尸体的前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双腿相叠,手上把玩着一把枪,十分慵懒。

第7章 真正的爵爷

“爵爷,爵爷,您饶了我吧,求求您,我再也不敢了。”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跪在地上,不断的向眼前的男人求饶,希望他能放自己一马。

男人把玩着手枪,漆黑如墨的眸子没有一丝情绪,浑身都是冰冷的气息。

爵爷,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帝都的无冕之王。

“饶了你?谁给你的胆子向我求饶。”

“说,还有没有同伙?”厉爵庭的抬起手里的枪,直指男人。

“没,没有了……”男人的语气有点虚。

厉爵庭冷淡的摩挲了手里的枪:“有没有同伙,我都无所谓,只要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而你,现在可以死了。”

说着厉爵庭的连眼都没有眨一下扣动了机板。

“嘭!”

一声枪响。

就在男人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候,却发现爵爷放的是空枪,没子弹。

他瘫坐在地上,一度淡黄色的液体从他身下流出。

边上的保镖十分不屑的看着他,就这样就被吓尿了,真怀疑仓库里的这些人是不是他杀的。

“孬种!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厉爵庭从口袋里面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和枪。

“打电话报警,说这里发生命案,然后把他交给警局,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是,爵爷!”

……

处理完这边的事之后,厉爵庭回到庄园已经晚上了。

他浑身还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意,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苏暖暖,他记得有让她等他回来的。

询问似的看向封管家。

一边的封管家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少爷,苏小姐今早已经回家了。”

听到苏暖暖回家了,厉爵庭也不强求,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派个人暗中保护她,别让她吃太多亏。”女孩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一看就是好欺负的样子。

好歹是自己救了自己,随便被人欺负了自己不是太没面子了。

“好的,少爷。”

“对了,少爷,老夫人,让您明天下班回老宅一趟。”

正在上楼的厉爵庭浑身一僵,回头看着封管家,目光深深,阴沉着脸,咬着牙道:“明天公司要开会,我很忙!”

封管家微笑着答道:“老夫人说,您要是不过去,她就绝食……”

“……”厉爵庭看着封管家的笑容感觉怎么看怎么碍眼,有种想要让人打一拳的冲动。

但封管家却十分开心,也就这时候能从少爷身上感觉到一丝凡人的气息。

……

竖日。

天一亮,苏暖暖就二话不说的爬起床,要知道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想在家里待着。

但没办法,谁让现在是暑假。

等开学了就可以回学校住了就好了。

来到楼下的时候,难免受到李美红,苏倩儿的一番冷嘲热讽。

苏暖暖早已习惯,低着头默默的听着,便不回嘴。

吃完早餐后,跟他们说一下自己去医院了就感觉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第8章 看望哥哥

好在,他们虽会对自己冷嘲热讽,但哥哥医药费没短过,即使逼自己嫁人的时候,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忍受着她们的嘲讽不还嘴的主要原因。

来到医院,苏暖暖看着身上插满管子,脸色有些苍白,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的哥哥,眼眶微湿。

虽然有一肚子的委屈,但她还是忍住了。

哥哥不喜欢自己哭,他喜欢看到自己笑。

苏暖暖努力的扯开嘴角,跟他说话:“哥哥,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啊。”

“哥哥,你睁开眼看一下小暖哦,看小暖漂亮嘛?我今天穿了你最喜欢的那条裙子哦。”说着还不忘站起来原地转一个圈,希望他能睁开眼看看自己。

在医院里陪哥哥说了一上午的话,大多都是小时候一些趣事,希望能用这些来唤醒他。

但是他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没有一点反应。

苏暖暖擦了擦眼角,拿起包恋恋不舍的走了。

今天下午有一场维纳斯的服装走秀,苏暖暖必须过去才行。

要知道自己哥哥生病之后自己就没了经济来源,爸爸他们是不会给自己的钱的。

马上就要开学了,要想办法凑够学费才行。

大学只剩一年了,她不想半途而废……

维纳斯原本还轮不到苏暖暖这种只是在寒暑假做过模特的非专业人士上场,不过昨天有个模特不小心扭到脚了,参加不了。

临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正好举办方这次选择的会场在博美,会场的的负责人张姐跟她关系不错,并推荐了自己。

路上有些堵车,怕耽误时间,下车后苏暖暖一路小跑来到会场的后台。

只见后台一顿人仰马翻,上百人在那忙碌着,有帮着模特化妆的,有帮她们挑选衣服的。

苏暖暖在里面寻找着熟悉的身影,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张姐,她艰难的推开忙碌的人,来到她面前。

“张姐,张姐~我来了,路上有些堵车,不好意思。”苏暖暖有些气喘吁吁的道。

“哎呦,我的小祖宗耶,你怎么才来,快快,放下包包,去上妆!”看到苏暖暖进来,张姐迅速的一手拿下她肩上的包,一把将她按在椅子上。

然后抬头,看向四周“那个小玲,小玲在哪,快快,过来给暖暖上妆。”

“来啦,来啦。”那个叫小玲的女孩听到有人叫她,四下寻找,终于在人群中看到苏暖暖和张姐了,马上拎着她的化妆箱挤了过来。

一顿兵荒马乱之后,苏暖暖终于在走秀开始之前换准备好了。

只不过换衣服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她的肩膀因为昨晚被砸又被烫,有青又紫,加上她皮肤本来就白,显的更为可怕。

看到这样的情况,张姐倒吸一口气,眼里明显有些责怪,也有些心疼。

但好在她所穿的衣服是斜领的,只露右肩,左肩上还有个超大的白色毛绒球,正好完美的挡住了受伤的肩膀。

苏暖暖大松一口气,幸好苏建国砸的是自己的左肩。

小说

杨钟琳,给你一千万,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2021-1-3 16:06:23

小说

楚夭夭以新的身份嫁与初恋男友纪旬则,

2021-1-3 16:09: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