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的祝安好,虐渣搞事业,娇羞撩老公。

重生后的祝安好,虐渣搞事业,娇羞撩老公。,不傻白甜了,不眼瞎了,也不矫情了。,最重要的是,不闹着离婚了!,某男人圈着她,眸深似海:“祝安好,你又玩什么把戏?”,祝安好眼睛笑成月亮:“老公,不瞒你说,我想抱你大腿来着……”,眉梢微动,倾身:“可以,但你需要付出点代价。”,祝安好:“……???”
重生后的祝安好,虐渣搞事业,娇羞撩老公。

第1章 毁了这双眼睛

“啊——”

凄厉的惨叫撑破祝安好的喉咙,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滚烫的血,从她的眼眶涌出,顺着眼角、鼻梁、下巴,滴落在身上。

“……眼睛,我的眼睛……”

她被捆在旧仓库的柱子上,一条白色的裙子上沾满鲜血。

不仅有她的血,还有她丈夫时临渊的。

她傍晚那一刀,大概是要了时临渊的命。

她从不恨他,要不是祝念情说他害死了爷爷,她也不会捅那一刀……

“临渊说,他能在你眼睛里看到星星,呵呵……那我就毁了这双眼睛!”

姐姐祝念晴狰狞着面孔,手里的生锈的铁钉沾着粘稠的血丝,来到祝安好的脸颊上。

女人声音纤细阴冷:“临渊还说……无论世界上有多少漂亮女人,他只喜欢你这张脸……”

话说到这,祝念晴眼睛猛地一红,发狠道:“……那我就把这张脸也毁了!”

“啊——啊——”

痛苦的嘶吼从祝安好喉咙里冲出,脸上已经被划得面目全非。

“为什么?祝念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

祝念晴满脸的嫉妒与愤恨:“因为时临渊只爱你啊!他到昏迷前都不肯报警抓你,可以无底线原谅你!但是……你不配!”

祝安好晃着脑袋,发丝黏在沾满血的脸上:“你胡说,我不信,他那么讨厌我,他巴不得我去死……”

“呵,蠢货!”

祝念晴怜悯的看她:“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和顾州泽设计的呀!”

“你……你说什么?”

当她听见顾州泽三个字的时候,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崩塌。

她从小的竹马,竟然是害她的罪魁祸首,她恨自己真的眼瞎,恨他们都去死!

“你真蠢,你次次挑战时临渊的底线,制造丑闻,给他戴绿帽子,窃取他公司的商业机密……他哪次不是无底线的原谅你?”

祝念晴一说起这些,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这次你又在他心口上捅了一刀,他要被你害死了,我看谁还会来救你!”

祝安好满脸血迹,嘴唇发白颤抖,疯狂挣扎着身上的尼龙绳:“你骗我,你骗我!”

“呵呵……我就是骗你啊!”

祝念晴笑声尖锐张扬:“骗你气死了偏心疼你的爷爷,骗你被爸爸逐出祝家,骗你次次伤时临渊的心……那还不是因为你蠢啊!”

祝安好浑身颤抖:“祝念晴……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祝念晴得意的嘲笑,:“那你可别忘了捎上你心爱的州泽哥啊!

话音刚落,祝安好就听到一串脚步声,她再熟悉不过。

“安好,再帮我最后一个忙。”

顾州泽的声音冷漠至极,没有丝毫怜悯同情,何谈爱。

“什……什么?”祝安好浑身颤抖,努力的分辨男人的方向。

“死。”

她只听到这一个字,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

绝望,后悔,恨意。

她像个破败的提线木偶,她到死都没想到,害她走到绝境的是这两个人。

一个是她最信任的姐姐,一个是爱她一辈子的男人!

“祝念晴……顾州泽……我恨你们!我做鬼都不会放过……啊——”

祝安好歇斯底里痛喊的时候,被迎头泼了一身冷冰冰的液体。

浓重的汽油味蔓延开来。

她瞬间明白,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等我当了时太太,我会帮州泽夺回顾家当家人的位置,我们各取所需,而你,只是个被踢出局的蠢货!”

这是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熊熊大火将整个旧仓库燃烧,祝安好身上的汽油瞬间点燃,将她埋葬在了火海中。

她在火浪中痛苦的挣扎,仿佛听到熟悉而沙哑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

时临渊,对不起。

多想再亲口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第2章 浴火重生

头痛欲裂!

太阳穴好像在被人用锤子敲打,耳畔总是环绕着挥之不去的声音。

身体不自主的缩成一团,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祝安好,你哪都不准去!”

“祝安好,你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时临渊手里!”

男人的声音,永远带着无尽的怒火。

“时临渊!”

脑海里一想起男人熟悉的声音,祝安好神经狠狠疼了一下,声音条件反射的冲破喉咙。

祝安好晕头转向的睁开眼,浑身打了个冷颤。

等她瞳孔聚焦,看清楚自己的情况,整个人有点懵。

她此刻躺在一个洁白柔软的大床上,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暖色的壁灯。

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艳俗裸露的睡裙,她清醒的认识到:她重生了。

回到了上一世的五年前。

罗马假日酒店。

因为这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刻苦铭心的痛。

祝安好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大脑迅速运转。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刚被迫嫁给时临渊,却爱顾州泽那个人渣爱的死去活来。

于是,她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祝念晴怂恿,在新婚后的第二天跟顾州泽来开房,好刺激时临渊跟他离婚。

就在这个房间里,顾州泽灌醉了她,让她的第一次被一个大腹便便的陌生男人夺了去。

交换条件是,跟顾家签署商业合约。

等她醒来,顾州泽带着媒体蜂拥而至,她从此身败名裂,差点气死了从小给她撑腰,最疼爱她的爷爷。

而时临渊,被全世界人嗤笑。

“许总,人就在里面,祝您享用愉快!”

门外,响起顾州泽的声音。

祝安好迅速从床上起来,找到自己的手机看时间,她比上一世早醒来大概十几分钟。

她冷笑一声,抬手关了房间里的灯。

这一世,她再也不当蠢货了!

她要去惩罚该惩罚的人,弥补自己曾经愚蠢犯下的错。

嘀——嘀——

门被推开,随后是令人恶心而油腻的声音:“哎呀,我的小美人儿,我来了……”

许总声音里透着期待,以为房间里黑灯是有别的惊喜,毫不设防的关上门走进来。

“砰——”

来不及叫,后脑勺被狠狠砸了一下,晕了。

祝安好娇冷的脸重新出现在灯光下,手里拎着高跟鞋。

一脚踹开油腻的“肥猪”,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

“姐姐,救我,你帮帮我好不好……”祝安好开口的声音迷茫无助,与她冷艳的脸庞截然相反。

祝念晴接到电话,无比兴奋,心里骂了声蠢货,假装安慰:“安好,怎么了?你慢慢说。”

“州泽去哪里了,我房间怎么会有别的男人……我被欺负了……我没有衣服穿……”

“好好,妹妹,你别怕,我这就给你送衣服……”

祝念晴眼底掩饰不住的兴奋。

终于,她的好妹妹要被万人唾骂了!

“嗯嗯,你快点过来……我怕……还有,你别告诉州泽好不好!”祝安好扭捏着嗓音,抽抽搭搭。

“放心,我会帮你的!”

挂了电话,祝安好姣美的脸上恢复冰冷。

第3章 冷酷得像个杀手

祝念晴兴奋的都没问她酒店地址,所以,她怎么知道把衣服送到这里来呢?

呵,祝安好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上一世她可真是蠢的可以!

仅十分钟。

“叮——叮——”

门铃响起。

祝安好不急不缓的走到门前,看着猫眼外站着紧张又兴奋的女人,冷嗤。

祝念晴穿着一身白色雪纺纱裙,踩着银白色的高跟鞋画着精致的妆容,清纯甜美。

要不是她重活一次,说不一定又能被她骗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

“安好?你在里面吗?”

看着黑漆漆的房间,祝念晴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一步。

“我当然在!”

“砰”的一声,同样的方式,祝念晴后脑勺被猛地一击倒在地毯上,手里拎着的纸袋掉落。

祝安好扔下高跟鞋,冷酷得像个杀手。

冷眸一垂,看着地上晕倒的女人,用脚狠狠踢了一下。

捡起地上的纸袋,拿出衣服换上。

“叮”,祝念晴的手机在地上响了一下。

她弯腰捡起,看着手机主页上跳出的短信,风轻云淡似的,笑了。

短信是顾州泽发来的:【怎么样?他们睡了吗?怎么这么快?许总不行啊!】

她正寻思怎么提前把记者叫过来呢,顾州泽这个人渣自己送上门。

先把地上的“肥猪”和她的“好姐姐”拖上床,然后扒开他们的衣服……

再用祝念晴的指纹解开自己的手机锁屏。

删除她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后,再用她的手机拨通自己的电话。

接着,祝安好纤细的手指飞快的输入:【带记者过来吧。】

安排好这一切,把手机砸在祝念晴身上。

祝安好没有从门口离开,而是走上窗台。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窗台外面的延伸台和另一间房的延伸台只有一步之遥,她有胆,就能跳过去从另外一个房间出去。

祝安好为什么会知道呢?

因为上一世在这个房间,她被陌生男人侵犯,又被媒体曝光后,曾经想过跳楼。

她走上过这个窗台。

“是这个房间吗?”

“时太太真的在里面?她跟时临渊才新婚一天,就出来偷情了?”

在门外蜂拥而至的记者已经开始议论,祝安好一抹浅紫色身影消失在窗台。

“砰——”

记者们撞开了房门。

“咔擦——”

“咔擦——”

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了抢独家和头条,没有人查探床上白肉横陈的人是谁,直接争先恐后的拍照。

顾州泽一身的西装革履,优雅英俊,可站在人群后的他,眼底透出的尽是机关算尽的阴谋。

他已经让人通知时临渊了。

这个许总敢睡时临渊的女人,时临渊必然会弄死他,这样许氏的代工厂就是他的了,合作还要花钱,这可是免费的!

一石二鸟!

“啊——”

女人惊慌的尖叫冲破人群:“你们不准拍,走开!滚开!”

站在门外的顾州泽一愣,这声音……怎么是祝念晴的?

各方媒体也都愣了。

“祝大小姐?”

“这不是祝念晴吗?不是祝二小姐偷人,原来是祝家大小姐啊!”

走廊外,电梯门打开,释放出一股森然冷郁的气场。

男人黑沉着脸,迈着长腿走出来。

周燃跟在自家先生身后,蹙眉,脸色严肃。

记者很快转变策略,话筒纷纷对上祝念晴:“祝小姐,请问你跟床上的男人什么关系?”

隔着走廊,时临渊听到这句质问,额头青筋瞬间暴起,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第4章 老公,要抱抱

捞不着劲爆丑闻,这个也不算白跑一趟,毕竟祝家在平城也是有头有脸的门第。

祝念晴慌乱的用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不准拍……不准拍……”

“祝小姐,你是不是和床上这位发生了关系?”

“是啊,祝小姐,我听说你们祝家家规严格,你做出这种事情,会不会觉得羞愧啊?”

记者的一句句质问,听得男人火气直窜,开口的声腔如地狱中走出的撒旦。

“祝安好,给我滚过来!”

时临渊一身墨色西装熨烫妥贴,墨眸如井,鼻梁挺拔,绯色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周身笼罩着一层大厦将倾的怒气,死死盯着床的方向。

媒体声戛然而止。

整个房间都窒息般的安静了。

记者们扭头看到时临渊面沉如冷铁的神情,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会吧,怎么说时临渊也是祝念晴的妹夫,他不会压着新闻不让播吧……

在平城,谁不知道时临渊就是阎王爷啊!

他想要谁的饭碗,还不是一个眼神的事儿。

顾念晴忽然听到时临渊的声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猛地抬头,委屈的大哭:“临渊,帮我……帮帮我……”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时临渊不可能不帮她的!

“谁在叫我啊!”

门外走廊,高跟鞋砰然有声,不紧不慢的声腔响起,一步步朝房间走来。

白色高跟鞋,淡紫色连衣裙。

女人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随着脚步晃动,面带微笑,眼底藏着窥探不透的光。

“这里可真热闹!”

祝安好在众人的注视下款款走来。

看着离她只有几步远的男人,她的心脏还是控制不住狠狠跳了一下。

时临渊,我回来了。

她不知道她爱不爱他,但是有一点,她知道,他是爱她的,很爱很爱,从开始到最后,这就足够了。

以后,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她也会去学着爱他的。

此刻,男人像个忽然被抚平情绪的野兽,眯眸看着走过来的祝安好。

“老公,你来找我啦?”

祝安好走近他,甜甜的一笑,很自然的抱住了男人的腰。

再度闻到熟悉而清冽的气息,她恍若隔世。

余光瞥过床上的女人,这一次,她会让祝念晴输个彻底!

顾州泽站在门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一步,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祝念晴看着眼前这一幕,知道她被祝安好算计了,哭着道:“临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是被陷害的!”

“呀,姐,你怎么在这……你怎么……没有穿衣服啊……”

祝安好拧着眉,似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故意道:“你怎么跟男人在床上……你们……哎,这要是让爸爸知道了,你这是想气死他吗?”

“祝安好,你别假惺惺,这还不都是你一手设计的!”祝念晴红了眼。

祝安好瞬间变脸,委屈道:“姐,我知道你现在解释不清,但你也不能污蔑我啊……我本来还想帮你的,可你……”

祝念晴咬牙切齿,她懵了,这个蠢货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临渊,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你帮帮我……”祝念晴又楚楚可怜的转向时临渊。

这话说的,可真是不得不让人多想啊!

记者是什么物种,立即送上话筒:“时先生,外界传言您跟新婚妻子不和,是因为祝家大小姐吗?”

哪个该死的记者不长眼!

祝安好眉梢一挑,或许上一世他们不和,但这一世不会的。

特别是在祝念晴的面前,她不是爱时临渊吗?

她就要秀恩爱,就要让她妒忌的发狂!

随即,她当着记者的面抱紧男人的腰,鼓起腮帮:“老公,我刚才扭到脚了,要抱抱~”

时临渊幽深的眸垂下,看着忽然在他怀中粘腻撒娇的女人,双眸眯得狭长。

没反应?

她动作还不够明显吗?

祝安好看着头顶英俊冷郁的一张脸,眨巴着自己黑白分明的眸,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上。

第5章 心跳又漏了半拍

时临渊:“……”

男人眉梢微抬,眸色更加晦暗的看她。

众记者第一次感受到“打脸”两个字怎么写。

“临渊,我是被陷害的,是安好她骗我来这里的!”祝念晴立即被祝安好的举动激怒,委屈的指着她控诉。

祝安好抬起眼眸,看着此刻委屈巴巴的女人,浅笑:“姐,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平时我背锅背惯了,但这件事……你想让我背锅,也得提前通知我一声啊!”

“祝安好,你还敢狡辩,明明是你打电话让我来的!”

祝念晴脑子反应过来,变得理直气壮。

“哈?”祝安好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明明是你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啊,通话记录可不会撒谎哦!”

“不可能!”

祝念晴在床上扒拉一下,找到自己的手机,“明明就是你给我打……”

等她打开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就没声了……

“哎呀,这通话记录明明是从祝大小姐这拨出去的啊?”伸长脖子的记者插嘴。

“不是的……明明是……”

“没想到祝大小姐是这么随便的人啊!”

“祝小姐,方便回答一下,是怎么跟床上这个男人认识的吗?”

“你们只有肉体关系,还是存在什么交易?”

记者们的问题再次蜂拥而至。

“临渊,帮帮我……临渊……”

祝念晴裹着床单从床上滚落,扑向时临渊,准备去拽男人的胳膊。

“哎呀,我脚腕疼得都要站不住了,老公,你真的忍心的哦?”

祝安好适时的一倒,整个软绵的身躯就倒进了男人的怀中,把祝念晴隔绝在外。

此刻,时临渊目光如剑,根本没有理会从床上滚落的祝念晴,只垂眸盯着她。

祝安好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的男人,高大挺拔,英俊深邃。

不知怎的,看的深了,心跳竟跟着快了起来,脸颊泛起了热气,就是这一刹那,她在害羞什么?

上一世,跟他夫妻那么多年,祝安好竟没发觉时临渊原来这么好看,对上那古井般的眼眸,仿佛瞬间就能让她沉溺……

“临渊,求……”

下一秒,男人手臂一抬,将祝安好打横着抱起,看都未曾多看祝念晴一眼。

心跳又漏了半拍。

她原本只是想抱一抱时临渊气祝念晴,没想到这男人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主抱她。

上一世,她面对顾州泽好像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脸颊的热气蒸腾起来,她觉得丢脸,干脆把脸埋进了男人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淡淡的薄荷味。

在记者围攻下,顾州泽知道事态失控,早早的就先撤了。

祝念晴成了媒体围攻的对象,但谁都没在意,躺在床上一直晕着的那位许总早就醒来了,他在装晕。

妈的,顾州泽这小子敢算计他,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祝安好被时临渊有力的手臂抱进车里,心里正美滋滋的冒泡。

“回海棠公馆。”

时临渊吩咐周燃开车。

周燃一愣,抬头看后视镜:“不回医……先生,你的伤!”

周燃脸色一变,扭头看着先生肩头被血浸透的白衬衫。

一定是抱祝小姐的时候伤口又崩裂了。

这个祝小姐就是个灾星!新婚之夜,竟然拿水果刀捅伤先生!

这才新婚第二天,在外面闹腾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害得先生伤没好就从医院出来“捉奸”!

虽然情报有误……

“什么伤?在哪里?”

没想到,祝安好反应更快,慌乱的松开男人的腰,一抬头就看到时临渊肩膀上被鲜红的血液浸透的白衬衫。

第6章 我没有想杀死你

猩红的血,刺痛她的眼睛。

她一共拿刀捅过时临渊两次,一次是新婚之夜,一次是她被烧死前。

“轰”的一声,画面重叠!

新婚那天,祝念晴塞给她一把水果刀,说只要她坚持到第二天,顾州泽就带她一起私奔。

偌大的婚床上,被时临渊的血染红,一片狼藉。

“医院……快去医院啊!”

祝安好一片慌乱,冲周燃大叫。

对不起,对不起。

她心里默念了无所次对不起,时临渊,这一世她不会再犯浑了。

周燃被吼的一愣,立刻准备调转车头。

“回海棠公馆。”时临渊却语调冷郁的吩咐,脸上比刚才更加阴沉。

“回公馆干什么,伤口在流血,去医院,我们去……啊……”

祝安好肩头一沉,被男人用力的压在了车窗前。

“祝安好,你给我安分点!”

头顶,一道阴影垂下,时临渊瞥了一眼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声音冷沉的笼罩下来,带着怒火:“我没有被你捅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嗯?”

她仰起头,几乎能闻到血腥的味道,眼眶迅速红了。

“时临渊我没有想杀死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所有的情绪像是开闸的洪水,瞬间迸发,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祝安好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情绪崩溃,上一世她错过了太多人,被祝念晴欺骗,一直冤枉时临渊,现在回想起来,她怎么能做出那些事情来……

为了一个心理阴暗歹毒的顾州泽,她做错了太多。

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摆。

时临渊一怔,看着忽然哭得很凶的女人,手臂抬起,条件反射的想拍她的肩头安慰,最后却垂了下去。

“祝安好,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他不信她。

祝安好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知道,时临渊现在不信她。

周燃看着眼前这迷幻的一幕,脑袋冒出无数个黑人问号。

这祝小姐又憋什么坏招儿呢?

“先生……去医院吧?”周燃再小声提醒,打破车厢里的平静。

时临渊余光淡淡瞥过女人脚踝的红肿,冷声吩咐:“回公馆,把家庭医生叫来。”

“好的!”

周燃松一口气,开始往海棠公馆的方向开。

一路上,祝安好乖的跟小猫似的,她心里怀着愧疚,眼睛红红的也不敢说话。

车,停在公馆里。

她自己推开车门下车,外面的空气有些凉,忍不住吸了吸哭红的鼻头。

清冽的气息拂下,很快将她笼罩。

祝安好刚抬头看到男人完美的下颌线条,脚下一空,就又被打横着抱了起来。

“时临渊,你放开我,你的伤在流血……”

“闭嘴。”

男人脸色微冷,轻声斥她,心里又觉得一片柔软。

他从未见过祝安好这么乖巧,像极了姜沉家养的那只宠物猫。

祝安好不敢再动,在周燃要杀死她的眼神中,就这样被时临渊抱着穿过客厅,上楼回主卧。

“别……不用,时临……”

“不用什么?不是脚腕疼的站不稳?”

时临渊抓着她的脚踝,检查了一遍,见只是稍稍有些红肿,强势的帮她擦药酒。

温热的手掌在她的脚踝来回的摩擦,像被羽毛波动了心脏。

他的侧脸真好看,鼻梁很挺,睫毛黑长,剑眉上散落几缕短发……

“看够了么?”

猝不及防的,时临渊抬起头,四目相对。

祝安好愣了半晌,尴尬的瞥开目光,不承认:“我没看。”

她觉得,自己上一世好像漏掉了什么,整日在忙着惹怒眼前这男人,闹着跟他离婚,从没好好看过他一眼。

“先生,家庭医生到了。”陈姨领着医生上来,脸上有点为难:“……祝大小姐在楼下,说要见您……”

第7章 祸水……红颜祸水……

祝安好一听祝念晴来了,脸上的笑微敛,甜甜的开口:“老公,我帮你包扎伤口好不好呀?”

她这话一出,站在一旁的周燃和陈姨立即慌了,满脸复杂。

这祝小姐又想做什么?难不成嫌先生伤的不够重?

“先生,医生在这呢……”

周燃硬着头皮提醒。

“那让医生先检查,然后我来帮你包扎嘛,刚才你也帮我涂药酒了,礼尚往来,对不对?”祝安好立即道。

总之,就是要拖住时临渊,让祝念晴慢慢在楼下等去吧!

男人抬眸,看了医生一眼,默认。

周燃往前半步,幸好被陈姨偷偷拽住了。

祝小姐可真是个祸水……红颜祸水……

…………

祝念晴此刻已经换了一身漂亮得体的淡粉色连衣裙,焦急的在客厅里等着。

这次一定要洗白自己。

只是,她都等一个小时了,时临渊还没来。

“临渊怎么还不来,那我自己去楼上找他吧!”

她一副公馆女主人做派的就要往楼上走。

陈姨拦住:“祝大小姐,抱歉,先生说了,让您在客厅等着。”

祝家这两姐妹,可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让开!你算什么东西,敢拦我!”

祝念晴脸色一沉,一个佣人也不敢这么跟她说话!

“陈姨,我老公刚睡下,什么阿猫阿狗的在楼下吵闹啊!”

祝安好余光轻慢,脚下踩着毛茸茸的软拖缓缓从楼上下来。

祝念晴仰头,不见时临渊下来,有些不甘心,高声道:“临渊,你在楼上吗?”

她说着作势还要往楼上去。

“站住!”

祝安好脸色一冷,“祝念晴,不是你的东西,就少妄想,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

祝念晴看着她突然一寒的眸子,竟有一瞬间觉得她像是换了个人。

不是她的?怎么不是她的?时太太应该她才对!

“祝安好,今天酒店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祝念晴狠狠拽住祝安好的手腕质问。

“酒店什么事情?不就是你跟一个油腻男人睡了嘛,你要是怕媒体报道你乱搞,你就对外宣布那个胖子是你男朋友不就好了!”

祝安好眉眼含笑,只是唇角挂着明显的嘲讽:“大家也只会觉得你品味比较差而已!”

那个老男人,哼,休想!

祝念晴气的扬起手臂,就要给她一耳光。

“啪——”

祝念晴一侧脸颊瞬间火辣辣的红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祝安好。

“死丫头,你敢打我?”她捂着脸颊,眼中有怒火迅速蹿升。

“怎么就不敢了?难道我要一直当个受你们母女欺负的傻妹妹!”祝安好一把甩开她的手腕,脸庞冰冷的弧度晕开。

“祝安好!”

祝念晴咬牙切齿的一声,就要上前冲过去还回这一耳光,抬头却看到男人朝她们走过来的身影。

“临渊,救我……”

祝念晴声音忽然变温柔可怜,身体一仰,往后摔出去。

时临渊下来了。

祝安好看着眼前这情形,简直不屑跟她玩,多老套的方式,还想跟她斗?

“姐……你推我干什么……”

第8章 老公,我饿了

祝安好看一眼时临渊走过来的方向,直接腾空倒了过去。

如果,时临渊不接住她,她就会滚下楼梯,比祝念晴摔得还惨。

时临渊快步走下楼梯,伸出手臂。

祝念晴眼睛一亮,以为男人是要来扶她,高兴的抬起手臂去拽他的袖口……

“老公……”

下一秒,祝安好已经稳稳当当的抱住了时临渊的腰。

“呼通”一声,祝念晴从四五层高的台阶上滚落。

“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要摔下去了呢,还好老公抱住我了!”

祝安好脸颊贴在男人温暖的胸膛上,一副受惊的小模样,小手还紧紧拽着男人的衣摆。

余光瞥向摔在地上的祝念晴,勾唇挑衅。

摔在地上的祝念晴不可思议的看着时临渊,他刚才伸出手臂,原本就是要去扶祝安好的?

在他心中,这个傻妹妹竟然比她重要?

祝家跟时家本就是世交,她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所有人都说她最配得上时临渊,可到头来爷爷却让祝安好嫁给了时临渊!凭什么!

“……安好,我都说了,我不能帮你跟顾州泽私奔,这样临渊会生气的,你推我做什么?”

祝念晴眼眶一红,立即楚楚可怜的抱着膝盖质问。

这话一出,祝安好明显感受到头顶的男人目光一凛,带着一股寒气。

“祝安好,哄我去睡觉,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个男人,嗯?”

男人的声腔徐徐的将她笼罩,下巴一紧,就被捏住抬高,清冽的气息袭来。

祝安好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对上时临渊的目光,“你看我穿这个样子,像是要私奔吗?”

她抬了抬腿,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淡橘色真丝睡袍,脚下踩着毛茸茸的拖鞋。

说着,藕臂勾上男人的脖颈,顺势贴近他怀里:“老公,说起来,这还是我姐的一片好意,她一直误会我喜欢的人是顾州泽,又告诉我你超凶脾气又坏,这才次次撮合我跟州泽的嘛~”

“安好,你胡说什么!”祝念晴慌张否认。

“难道不是吗?刚才你还说让我跟老公离婚,然后嫁给顾州泽呢!姐,你是不是对我老公有什么误解啊?或者你对他有哪里不满意的?”

祝安好抿着嘴唇委屈说完,又拧眉瞧着时临渊:“老公,不管我姐她做了什么,但初衷都是为了我,你别生气哈~”

时临渊手臂箍着女人软绵的腰肢,垂眸看着她巧言令色的模样,猜不出她口中有几分真话,但心情忽然变好了。

“这次看在安好的份上,我可以帮你。”男人垂首,只淡淡瞥了一眼顾念晴:“你应该知道,在我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下场如何。”

祝念晴抬头看着面色冷漠的男人,突然慌乱了起来,她刚才在男人眼中似乎看到了几分厌恶?

不可以,不能因为祝安好几句话就让时临渊讨厌自己。

他慌忙从地上站起来上前几步想要去拽时临渊的胳膊:“临渊,我……”

“老公,我饿了……”

祝安好眼疾手快,从男人怀中钻出来挡住了她的手。

她怎么可能让祝念晴当着她的面作妖。

“临渊,酒店的事情,你帮帮我。”祝念晴心里还幻想着,时临渊会多看她一眼。

“我会让人去处理的,陈姨,送客。”

时临渊的耐心向来很有限,冷淡留下一句,便牵着祝安好朝餐厅的方向走。

“临渊,那些媒体只要你亲口说句话就……”

陈姨走过去,挡住要追上去的祝念晴:“祝大小姐,我送您。”

“你滚开!”

祝念晴情急之下推了一把陈姨,竟把人推到了。

小说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企图将你拉入深渊共沉沦

2021-1-3 16:01:04

小说

21世纪的天子娇女初来大周国乍到,美貌无双,文武双全,

2021-1-3 16:04: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