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爱情从来都是悲剧,唐秋雨很久以后才明白。

恶魔的爱情从来都是悲剧,唐秋雨很久以后才明白。,傅承夜给予的爱情是地狱,亦是她最后的救赎。
恶魔的爱情从来都是悲剧,唐秋雨很久以后才明白。

第1章 你真是我见过最贱的女人!

“唐秋雨,你真是我见过最贱的女人!”

秦氏集团大厦门口,秦南风一脸的不耐烦,似乎连多看眼前女人一眼都嫌脏了眼睛。

唐秋雨脸色有些苍白,她已经在秦氏集团的大厦门口跪了两天了,直到今天下午,秦南风才终于愿意见她一面。

秦南风,这曾经深爱她的男人,如今只把她看做一个贱人,唐秋雨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就因为她想坚守两个人曾经相守的诺言,就因为她不愿意离婚,秦南风竟然主动出手对付唐家!

想到心脏病突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母亲,想到摇摇欲坠的唐氏集团,唐秋雨第一次产生了后悔。

“秦南风,求您放过唐氏。”

唐秋雨忍着心中的酸涩,她仰头看着秦南风,姿态是前所未有的卑微。

“唐秋雨,你别以为跪在这里装可怜我就会忘记你对雅兰做过的恶毒事情?雅兰在医院至今没有醒过来,你们唐家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

沈雅兰明明是自己故意摔倒流产的,秦南风却只愿意相信沈雅兰的一面之词!

看着对着她满脸恨意的秦南风,唐秋雨只觉得满心的苦涩,那个曾经永远相信她的男人早就消失了。

如今的秦南风,一颗真心都交付给了沈雅兰,她不过是个占据了秦南风妻子位置的碍眼女人——

唐秋雨突然有些想笑,一年前,这个男人还在神圣的教堂里面对她诉说着永远爱她的诺言。

一年后,她跪在这个男人面前,他却连看一眼都嫌恶。

“唐秋雨,你笑什么?”

秦南风皱着眉头,脸色很是阴沉。

自从三个月前回国发现家里做主给他娶了唐秋雨这个女人做妻子后,秦南风就一直看唐秋雨不顺眼。

他心里想娶的女人只有沈雅兰,唐秋雨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

想到唐秋雨这个恶毒的女人还将雅兰从楼梯上推下流产,秦南风的胸腔就堆满了愤怒。

他期待了这么久的孩子,他用全身心爱护着的女人,眨眼间都被唐秋雨这个女人全都破坏掉了,秦南风真是恨不得杀了唐秋雨!

“我笑什么?”唐秋雨凄凉地笑了一下,脸上蔓延着无限的悲凉,“我笑自己太过天真,竟然真的相信我有资格获得爱情,原来一切都是妄想,只有我记得那些回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完这句话,唐秋雨的身子再也无法挺直脊背,浓重的悲伤几乎快要淹没了她,她低着头看着地面,漆黑的长发垂落遮住了她的面颊,让人看不清楚这个女子现在的表情。

秦南风看着眼前这个从骨子里面散发着悲痛的女人,胸腔深处犹如针扎,只觉得想要抚平这个女人的伤痛。

但一想到还在病房里面躺着的沈雅兰,想到未曾出生就已经失去的孩子,心中那一丝心疼立即便被压了下去。

“唐秋雨,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过去那些事情完全是你自己杜撰的,我从未失去过记忆,也从未你对有过承诺!雅兰心善,坚持认为你这次推到她是意外,但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唐家,更别说是你!”

说完这句话,秦南风没有再看唐秋雨一眼,而是直接坐上了前面已经等候许久车辆。

车辆行驶的声音从唐秋雨耳边呼啸而过,她脑海中却不断蔓延着一年前的回忆。

一年前,秦南风亲自跪下向她求婚,不过是到欧洲出差了半年,这个男人竟然就带着另一个女人回国,然后用尽心机将她赶出秦家。

为了让秦南风恢复记忆,唐秋雨这三个月来几乎放下了自己一切自尊,无论遭遇了多么大的羞辱,她都咬牙挺过去了,一切只是为了让这个男人找回两个人相爱的记忆,守护两个人不离不弃的诺言。

可是秦南风却一点都不承认两个人有过过去,也坚持自己没有失忆,甚至还认为唐秋雨大脑出了问题,对唐秋雨的厌恶也是一日比一日加深。

唐秋雨累了,也倦了。

这三个多月以来,无论是被众人嘲笑,还是被秦南风侮辱,她都怀抱着一丝希望,总觉得自己能够找回属于她和秦南风的爱情。

可当自己的母亲躺进重症病房,唐秋雨跪在秦氏集团外面两天只得到秦南风一句他见过的最贱的人评价后,唐秋雨对秦南风一直以来的勇气突然就消失殆尽了。

膝盖已经疼得没有知觉了,唐秋雨没有心情理会周围人的闲言碎语,现在她最重要的事情是守护住唐氏集团,让病房里面的母亲醒来后可以安心养病,而不是再为她和公司操劳。

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唐秋雨大脑晕眩几近倒下,一个天旋地转,身子突然就向后仰去。

意料之中地摔倒并没有发生,唐秋雨只感觉一双大手接住了她,用力睁开眼睛,一张俊美冷冽的脸庞映入眼帘。

唐秋雨先是呆愣了一秒钟,随即惊恐地摔倒在了地上。

“傅承夜,怎么是你!你……你没有死……”

五年没有见过的傅承夜竟然回到了海城,唐秋雨恐惧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这个恶魔竟然回来了,他一定是回来报复她的!

五年前,她在傅承夜腹部捅了一刀,然后将这个男人赶出了海城,这个男人竟然又回来了,唐秋雨全身都冒起了冷汗。

傅承夜是一个恶魔,这是唐秋雨从小就知道的事实,她被这个恶魔折磨了十多年后,终于忍不住对这个男人捅了一刀。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还会活着回来?

“怎么,看到我很失望?”男人的声音很是低沉,那五根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唐秋雨的下颚,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只是那笑容带着刺骨的寒意,唐秋雨几乎一瞬间就看到了傅承夜眼底的恶意,如同过去那些年间的记忆一样,这个男人想要整死她!

“唐秋雨,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别以为有了五年的自由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第2章 恶魔傅承夜

这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唐秋雨恐惧的心瞬间就堆满了愤怒,傅承夜凭什么掌控她的人生?

她宁愿和傅承夜这种恶魔同归于尽,也绝对不愿意在这个男人面前认输!

“傅承夜!五年前我敢在你肚子捅一刀,五年后我依然敢捅你心脏一刀,你有本事就试试!”

唐秋雨牙齿咬得咯咯响,看着傅承夜的眼神满是恨意。

自从母亲八岁那年带她改嫁到傅家后,十三岁的傅承夜就日日以折磨她为乐,将不会游泳的她推到湖水中自生自灭,在她床上放毒蛇,使计让学校里面的地痞流氓来羞辱她……

唐秋雨忍受了十多年,一切只为了让母亲开心一点,不让她察觉到两个孩子之间的暗流涌动,破坏母亲好不容易重新获得的幸福。

可是五年前,傅承夜的父亲突然遭遇了飞机事故,一直以来装作好儿子的傅承夜在自己父亲死后立即继承了傅氏集团,最后竟然当着母亲的面准备折辱她。

唐秋雨忍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母亲不为自己操心,好好和傅叔叔过日子。

可是傅叔叔一过世,傅承夜竟然一点都不忍了,在她母亲面前揭露了自己女儿这些年被欺辱的事情。

唐秋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母亲被气得心脏病发作,她当时气疯了,想都没有多想,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就捅到了傅承夜的身上。

傅承夜满身是血的样子一直以来都是唐秋雨的噩梦,她以为傅承夜会死,甚至做好了进入牢房的准备。

可是第二天去医院后,傅承夜竟然人间蒸发,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唐秋雨战战兢兢地过了几年,一直害怕傅承夜回来报复她,直到遇到秦南风,两个人相遇相爱,这才让唐秋雨脱离了这么多年的噩梦,相信自己这一辈子可以获得幸福。

可是,这种幸福不过才开始,秦南风就忘却所有带着另一个女人回国了,而傅承夜竟然也在这个时刻回国。

唐秋雨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知道傅承夜这次回来是准备报复她,看着傅承夜眼底熟悉的阴暗,唐秋雨全身都在颤抖,可是她还是狠狠推开了傅承夜。

傅承夜捏住她下颚的手,她只觉得恶心、肮脏!

唐秋雨厌恶的眼神让傅承夜心狠狠一紧,那原本冷冽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无比,看着唐秋雨的眼神也变得很是复杂。

“唐秋雨,你以为唐氏集团的资金缺口是秦南风放弃报复就可以没事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

傅承夜开始冷笑起来,他退后几步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唐秋雨,声音带着刻骨的恨意。

“秦南风能那么快打到唐氏,你以为背后没有人给他提供方法和证据?”

“你什么意思?”

唐秋雨不敢相信自己心底浮现的猜测,这个男人竟然早早就布局,一切只是为了整死她和她的母亲!

可是母亲的身体已经如此差了,唐秋雨也知道自己母亲只有这最后半年的活头了,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自己母亲最后半年能够活得开心一点,走得无牵无挂。

可是傅承夜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回来?

只要晚半年,哪怕她最后被傅承夜彻底报复,她也不怕。

可是她一点都不想让自己母亲伤心,一丝一毫都舍得让自己母亲难过?

傅承夜欣赏着唐秋雨的恐慌,然后将手机递到了唐秋雨的耳边。

“小……小雨,你在哪里?我这边突然来了很多黑衣人把我带上了一辆车,是不是公司那边债务顶不住了……”

“妈妈,你现在在哪……”

唐秋雨慌得立即问了出来,傅承夜准备做什么?他要把自己母亲带到什么地方去?

母亲身体那么虚弱,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唐秋雨整颗心都陷入了慌乱中,想到母亲有可能心脏病发作惨死在这些抓走她的人手中,唐秋雨突然爬上前,对着傅承夜慌乱地磕起头来了。

“傅承夜,就……这半年,我母亲就只有最后半年的时间了,你……让她安心的走好不好,求你了……”

唐秋雨一边哭,一边跪着磕头。

她额头已经磕得红肿,一张脸全是泪水,眼睛肿得不成样子,看起来真是跟疯子差不多。

“够了!”

傅承夜突然吼出了声,他一把将唐秋雨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拉着浑浑噩噩的唐秋雨丢到了自己的车子里面。

唐秋雨此刻什么都顾不得,从车座上爬起来后,就对着一旁的傅承夜跪求了起来。

“傅承夜,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捅你一刀,求你放过我母亲,她从未亏待过你,求你了……”

唐秋雨哭得已经嘶哑了,可是想到刚刚电话里面声音满是害怕的母亲,唐秋雨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什么自尊,什么恨意,这些她统统都顾不上了。

哪怕傅承夜现在让她去死,哪怕傅承夜要折磨死她,她都毫不犹豫,只要傅承夜能够放过她母亲,她做什么都愿意。

“唐秋雨,你真贱!”

傅承夜一张脸依然布满寒霜,对着唐秋雨的求情丝毫不动容,甚至只是冷冷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是,我是贱人,傅承夜,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放过我母亲,求你了……”

唐秋雨哭得不能自已,从四岁那年父亲过世后,她就看着自己柔弱的母亲被亲戚欺负,被唐家的人殴打,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保护她这个女儿不受半点伤害。

四岁到八岁那几年,唐秋雨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母亲受了多大的苦楚,挨了多少打才将年幼的她保护好长大。

所以,自从傅叔叔将她母亲从唐家拯救出来后,唐秋雨就知道她绝对不能让母亲和傅叔叔的婚姻被毁坏掉,她不想再看到母亲被唐家的人欺辱,也不愿意再看到自己母亲身上出现挨打的痕迹。

“什么都可以?”傅承夜突然冷冷地开口,看着唐秋雨地眼神充满了玩味,“现在服侍好我,那边的人自然会将你母亲好好招待,然后提供最好的病房和最好的心脏病医生。”

唐秋雨自然知道傅承夜话语里面的意思,过去那些年里,傅承夜不是没有这样羞辱过她,可是那时候的她每次都恶心,傅承夜每次都被她恶心呕吐的样子弄得扫兴,所以两个人一直没有发生关系。

直到五年前那次,傅承夜不直到是中了什么邪,不管不顾地占有了她,还当着她母亲面说了很多的刺激的话语,唐秋雨这才失控的拿起了水果刀。

五年过去了,傅承夜不再像以前那样用强,他高高在上地看着唐秋雨,等着唐秋雨主动献身,然后彻底摧毁唐秋雨的自尊!

“在这里?”

唐秋雨嘴唇在颤抖,她早就知道傅承夜会狠狠羞辱她,但她完全没有想到傅承夜会在车子上提出这种要求。

“如果你不乐意,我不会逼迫你,反正你母亲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会保证。”

傅承夜表情淡淡的,他将唐秋雨所有的弱点都捏在手里,只想将这个女人所有的骄傲摧毁,然后完全由他掌控。

“好——”

唐秋雨压下满心的苦涩,她不敢哭,也不敢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

傅承夜这个恶魔有多残忍,唐秋雨一直都了解,她将手放到纽扣上,然后缓缓解开了衣服……

第3章 不喜欢你了!

唐秋雨醒来得很早,从车子上再到这个陌生的别墅,她没有一刻安心睡过去。

傅承夜就是一个恶魔,唐秋雨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疼,这个男人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撕咬,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恨意。

唐秋雨知道傅承夜还在旁边睡着,她不敢吵醒旁边这个恶魔,可是再待下去,唐秋雨只觉得恶心又想吐。

傅承夜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轻轻揭开被子,唐秋雨慢腾腾得挪到浴室,热水的冲刷似乎给了唐秋雨一刻的喘息,精神的高度紧张让她从昨天到今天不敢有半分放松。

想到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母亲,唐秋雨连哭泣都不敢,她怕自己稍有动静就会吵醒到傅承夜那个恶魔。

从浴室里面出来,傅承夜就懒懒地站在门口,看着唐秋雨的眼神晦暗莫测。

“哭了,觉得恶心?”

唐秋雨摇了摇头,她不想开口,也不敢抬头看傅承夜,只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现在的恨意与不满。

可是傅承夜却并没有放过她,他将唐秋雨一把扯了过来,对着唐秋雨残忍出声,“唐秋雨,是你自己犯贱爬上我的床的,现在做出一副被侵犯强了的样子给谁看,妓女都没有你矫情!”

是啊,她现在连妓女都不如,唐秋雨只觉得一颗心疼得痉挛,她仰头看着傅承夜,声音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气。

“我今天可以见我母亲吗?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肯定害怕,求您让我去看她一眼……”

傅承夜这次并没有拒绝,唐秋雨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红润的母亲,整个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母亲没有事情。

“小雨,真的是你朋友让我搬到这家医院的?”

李月娥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昨天那些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好惹,她实在是担忧自己女儿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情。

“妈,我还骗你做什么?是我国外的同学,以前给你介绍过啊,她一项冒冒失失的,所以昨天我也是措手不及。”

唐秋雨对自己母亲编了一个借口,幸好曾经介绍过自己有一个学医的朋友在国外,不然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圆。

“那既然是这样,你总得把你同学带来,我好好感谢一下。”

李月娥心底稍稍松了一口气,希冀自己女儿能把这个朋友带过来,她好好感谢一番。

“她一家人都是学医的,所以给我介绍了这个医院,不过她过一阵子才会来海城,到时候你自然会见到。”

唐秋雨笑得很自然,她早就习惯怎么在自己母亲面前撒谎,朋友是真的,请帮忙也是真的,只是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傅承夜这个恶魔做的罢了。

李月娥温婉地笑了笑,她轻轻抓住唐秋雨的手,声音带着一丝担忧。

“你和南风的事情怎么样了?”

唐秋雨一直伪装着的笑容突然就再这句话前面溃败。

被秦南风的背叛曾让她心如刀绞,可是傅承夜的回归却让她每一丝骨头缝都在害怕。

傅承夜这个男人是她生命里面最不可忘却的深渊,这个男人不会让她这辈子好过了,唐秋雨对此有着无比清醒的认知。

李月娥看着唐秋雨那难过的神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傻孩子,南风那孩子不喜欢你了,你又何必执着?”

唐秋雨眼泪突然就掉落了下来。

她从未有如此清醒地认识到,秦南风已经忘记她了,不再喜欢她了。

如果当初结婚那天她跟着秦南风一起去了欧洲出差,现在是不是也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可是一切都回不了头了,当初两个人婚礼还没有来得及举办,只来得及领证,秦南风就被秦氏集团欧洲的事务缠身,不得不先赶去欧洲处理集团事务。

而她恰好遇到自己母亲倒下,只能留在海城照顾母亲,等秦南风回来跟她举办婚礼。

可是秦南风最后回来了,却带回来了沈雅兰,彻底忘记了她。

秦南风在欧洲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唐秋雨已经无法探查了。

她在秦南风面前努力了这么久,可是这几日沈雅兰流产,秦南风对付唐家导致母亲心脏病住院,唐秋雨也明白她和秦南风再也没有机会了。

即便明白这个男人不属于她了,她到了必须要放手的时候,唐秋雨都觉得放弃那一丝美好让她痛得呼吸都困难。

可是看着母亲担忧的神情,唐秋雨只能强撑着力气,努力做出释然的样子。

“妈,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再执着于南风了,你女儿又有什么挺不过去呢?”

唐秋雨说完还努力绽放了一个笑容,李月娥看着叹了一口气,最后只能轻轻握了握自己女儿的手。

女儿感情的事情,李月娥也只能祈祷上苍让自己女儿未来的感情路走得顺来一些。

从母亲病房里面走出来,唐秋雨再也无法强撑着笑容,她浑浑噩噩地走在医院的花园里面,却突然发现了前面两个熟悉的人。

沈雅兰被秦南风搀扶着缓慢走着,两个人好似金童玉女,笑得一脸幸福。

唐秋雨突然觉得呼吸是那样艰难,瞬间就打算转身绕路走,可是后面还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小雨,是你吗?”

沈雅兰的声音温温柔柔,唐秋雨也曾经被这个女人迷惑过,以为这个女人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直到这个女人让秦南风越来越厌恶她,甚至主动掉下楼梯,诬陷是她做之后,唐秋雨才明白,她和沈雅兰这辈子算是彻底的死敌了。

沈雅兰恨不得她去死,她同样不想和这个虚伪恶毒的女人多待一秒钟。

她想装作没有听到,脚步甚至越来越加快,似乎想立即逃离这个地方。

可是后面还是传来了秦南风男人的吼声。

“唐秋雨!雅兰叫你没有听到?”

秦南风几乎是快步走到唐秋雨的身边,然后一把抓住唐秋雨的手,将唐秋雨踉踉跄跄地扯到了沈雅兰的身边。

“南风,你动作怎么这么粗暴?小雨都差点摔倒了。”

沈雅兰嗔怪地看着秦南风,两个人默契地对视着,唐秋雨紧紧攥着双拳,尖锐的指甲陷阱肉缝里面,疼痛让唐秋雨清醒了一些。

她忍不住将拳握得更紧了一些,只希望疼痛更加尖锐,不然她怕这种画面自己撑不下去。

唐秋雨听不到两个人在嘀咕些什么,等到两个人说完,秦南风看着她的眼神满是狠毒,到她旁边说话时候的语气也是十分阴沉。

“雅兰坚持要和你说几句话,唐秋雨,这次我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要是你再敢伤害雅兰一丝一毫,我会直接杀了你——”

第4章 他恨不得杀了你

唐秋雨以为秦南风昨天骂她是最贱的人已经是极限了,可是这句会杀了她的话一说出来,唐秋雨身子变得有些摇摇欲坠,整张脸也变得煞白。

原本满是恨意的秦南风看着眼前这女人如此惨白的面容,心尖儿有些犯疼,可是一想到这个女人这一阵子做的恶毒事情,秦南风心中又布满了恨意。

“不要以为我做不到,雅兰的命比我还重要,唐秋雨你最好立即将属于雅兰的妻子位置让出来,不然唐氏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母亲还会不会受到刺激,我可不会再保证。”

“好,我答应离婚,你安排时间吧,只求你可以放过唐氏。”

唐秋雨淡淡说完这句话,然后从秦南风旁边侧身而过,走向了沈雅兰身旁。

“你输了!”

沈雅兰看着唐秋雨,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眼底的恶意更是毫不掩饰。

“值得吗?”

唐秋雨不明白沈雅兰为何要牺牲如此大,明明秦南风一直都在羞辱她,她做了那么多无畏的努力,可是沈雅兰还是不放心,非要牺牲一个孩子,然后换来秦南风对唐秋雨刻骨的恨意。

“一个孩子可以彻底换来秦南风的恨意,让他恨不得杀了你,值得,当然值得!”

沈雅兰自然不会告诉唐秋雨,她在秦南风那几个月的执着里面多次让秦南风动摇,甚至做梦都开始呼唤唐秋雨的名字。

她又怎么能够容忍秦南风再次记起唐秋雨呢?她费了这么大的劲才让秦南风忘记唐秋雨,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

“你已经成功了,我刚刚也答应了离婚,现在你满意了吧。”

唐秋雨实在是有些心力交瘁,沈雅兰的绵里藏刀,秦南风的冷血无情,傅承夜的羞辱折磨,唐氏的财务漏洞,母亲越来越虚弱的身体……

种种事情挤压在唐秋雨的心头,唐秋雨只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

“不够,这还远远不够?”沈雅兰突然莫名笑了起来,唐秋雨心底浮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看了看前面的湖水,突然一下子想明白了沈雅兰的意图,唐秋雨立即准备往后退,想要躲开沈雅兰伸过来的手。

可是沈雅兰却紧紧抓着她的手,力道大得她完全挣脱不开,下一秒,这个女人竟然使劲往湖水里面后仰。

“啊!救命——”

沈雅兰开始用力呼救,同时整个人往湖水里面摔去。

唐秋雨惊恐地看着从前面不远处跑过来的秦南风,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秦南风眼底的杀意。

那恨毒的神情让唐秋雨心如刀绞,她不知道如何解释,甚至都慌张地说不出一句话出来。

“啪!”

响亮地巴掌声在寂静地空气中响起。

“贱人!”

秦南风这一句带着刻骨的恨意,唐秋雨突然万念俱灰,她不等到秦南风跳下去救人,整个人终身一跃,然后也落入到了湖水中。

湖水很深,唐秋雨只想将沈雅兰从水中救出来,她受够了这种背锅,被冤枉的日子。

可是她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的身体现在根本支撑不了她在湖水之中救人,前几日在秦氏集团外面跪了两天,再加上傅承夜昨日的折磨,唐秋雨的身体早就是强弩之末。

身体渐渐无法支撑住,唐秋雨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终于缓缓沉没在水底深处。

沈雅兰缓缓睁开眼睛,她看着一脸焦急地秦南风,声音十分虚弱。

“南风,你不要怪秋雨,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她……”

沈雅兰还没有说完,秦南风突然就开口了。

“唐秋雨也掉入湖水中了,你先在这里休息,我马上下去救她起来!”

说完,秦南风就站了起来,脸上有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焦急。

沈雅兰胸腔中蔓延着的嫉妒快要将她淹没,但脸上依然是温柔的笑意。

“南风,你去吧,我没事的……”

秦南风没有再回复,而是迅速跳入了湖水中。

沈雅兰还来不及掩饰脸上的嫉妒,一旁突然想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秦南风刚刚说唐秋雨掉入湖水中了?”

男人一身的气势让沈雅兰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她还未来得及思考,整个人已经迅速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

话音一落,沈雅兰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男人终身一跃跳入了湖水中。

胸腔呼吸困难,唐秋雨只觉得全身都酸疼得厉害,而身上的温度更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仿佛被无尽的痛苦折磨着。

唐秋雨想要努力挣脱这种束缚,但那浑身蔓延着的痛苦却让她疼得翻来滚去,仿佛这世界上没有比这还难受的事情了。

耳边各种声音蔓延着,唐秋雨只觉得烦不胜烦,她想要彻底睡过去,可是有一个男声却一直在她耳边吼着,那声音太讨厌,唐秋雨只觉得恨不得让这个男人的声音彻底消失在空气里。

“唐秋雨,你再不醒来,你就见不到你母亲最后一面了!”

“妈妈——”

唐秋雨尖叫着醒了过来,她看着坐在一旁的傅承夜,双手直接死死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一张脸上布满了焦急。

“你刚刚说什么?我母亲怎么了,快带我去见她!”

傅承夜一把甩开了唐秋雨的手,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愤怒。

“唐秋雨,你不是挺能耐的吗?当年敢拿着水果刀捅我,如今被个女人随便陷害了,竟然就想要轻生了?你不止贱,还一无是处!”

唐秋雨愣愣看着傅承夜有些憔悴的脸庞,看着他脸上浅浅的胡子茬,神智也渐渐回归到了正常。

“我妈妈还好吗?”

“死不了!你若是这次死了,两个人倒是只需要一场葬礼了。”

傅承夜声音冷得像冬日里的冰刃,唐秋雨浑身的力气一下子就散空了,刚刚半梦半醒间听到傅承夜说见不到自己母亲最后一面,唐秋雨才突然从床上吓得弹起来。

现在确认自己母亲没有事情了,唐秋雨身体的疲乏排山倒海般袭来,她缓缓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在看到傅承夜这个人。

傅承夜站起身来,然后缓缓往门外走去。

唐秋雨这个女人不值得他丝毫关心,这个女人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他真是脑抽了在医院这个地方等她醒来。

想到倒在血泊中的母亲,傅承夜的脚步越来越迅速。

门栓打开的声音响起,傅承夜的脚还未完全走出门去,身后传来了唐秋雨的声音。

“昨天在湖水里面,是你救我起来的吗?”

第5章 你真虚伪!

唐秋雨记得意识快要完全消失的时候,这个男人拉起了她的手,然后抱着她脱离了那湖水的深渊。

傅承夜有多恨她,唐秋雨不是不知道,她实在是不明白傅承夜救她起来的原因,难道是她看错了?

“就这样死了多可惜,不要自作多情,我救你起来只是为了以后慢慢折磨你而已。”

话音一落,房门被彻底关上。

唐秋雨看着紧闭的房门,忍不住叹息了一下。

她就知道傅承夜不会让她好过,只要母亲这半年可以安心走过,她可以忍,只愿一切可以顺利渡过。

在病床上休息了五天,唐秋雨每天都陪着自己母亲聊天,每日换上正常的衣服去见自己的母亲,然后晚上换上病服后输液。

傅承夜五天都没有再来找过她,唐秋雨也渐渐觉得日子恢复了平静。

五天后,唐秋雨出院那天,她跟着秦南风去了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这是她住院期间两边都确定好的事情,唐秋雨也不知道秦南风突然停下对付唐氏,以及不追求那天沈雅兰落入湖水的原因。

唐秋雨已经没有心力去研究秦南风态度转变的原因了,因为她母亲在这几天之后又陷入了昏迷,现在的唐秋雨只想马上完成离婚手续,秦南风按照承诺不再对付唐氏。

从民政局走出来后,唐秋雨突然回想起来了两个人领取结婚证的那一天,那时候两个人是那样幸福,可惜如今却相逢陌路了。

两个人站在民政局门口沉默,唐秋雨忍不住细细看了一眼这个她爱过的男人。

“南风,我很抱歉没有遵守当初的诺言,希望你以后记起来不要怪我。”

唐秋雨说完,眼睛瞬间落下泪来,她不敢再多看秦南风一眼,转身就跑向前方。

秦南风站在原地没有动,他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突然疼得蜷缩到了地上,沈雅兰从前面赶过来,整个人焦急出声。

“南风,你怎么了?”

秦南风额头上有些冷汗,一直坚定自信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惶然。

“雅兰,我们是相爱的,我没有失去过记忆,对吧?”

沈雅兰几乎快要咬破自己的唇瓣,但她不敢表露出来,那笑容很是僵硬。

“南风,我们过去的记忆你又不是记不得了,今天不是说了去领结婚证的吗?走吧,现在时间正好。”

一个星期后,沈氏千金与秦氏集团公子的婚礼在尚德大酒店举行。

唐秋雨母亲也在这一天醒了过来,一直不眠不休照顾自己母亲地唐秋雨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下,傅承夜就把她从医院拽到了车上。

“你到底要做什么?”

唐秋雨实在是有些生气,她好好待在医院没有招惹这个人,傅承夜一来就阴沉着脸,然后把她甩到了车上。

这让她着实有些郁闷。

“去参加秦南风与沈雅兰的婚礼!”

唐秋雨站在酒店的门口,一时之间恍如隔世,半个多月前,她还苦苦求着秦南风,希望这个男人记起两个人过去的回忆。

而现在,她心如死灰。

从傅承夜回来的那一刻,唐秋雨就生活已经陷入了地狱。

唐秋雨被傅承夜死死地抓着,她觉得手腕很痛,然而这个男人却转头对着他阴测测地威胁了起来。

“摆着一张哭丧脸给谁看?这是婚礼,是喜事,要笑,笑着参加完全程婚礼,懂不懂?”

傅承夜的脸清冷而俊美,看着唐秋雨的时候甚至是微笑的,但那回荡在耳边的阴森的话语却时刻提醒着唐秋雨这个男人有多恶劣。

唐秋雨偏过脸,她哪里有心情笑,她没有给傅承夜的脸吐唾沫星子就已经是她最大的忍耐了。

傅承夜神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右手捏住唐秋雨的下颚,女人眼睛是一如既往地倔强和忍耐,他甚至看得到那眼神深处的厌恶。

厌恶他?

呵!

他偏偏要让唐秋雨笑出来,既然要痛,最好两个人都一起痛得鲜血淋漓。

下颚传来剧痛,唐秋雨瞪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却倔强得一句话都不说。

“唐秋雨,不会笑是吗?那从今天刚刚从国外回来的那个心脏病专家估计马上就可以坐着飞机回程了。”

这声音不轻不重,唐秋雨脸色瞬间就白了下来。

“你!”

唐秋雨想要愤怒质问这个男人,但所有的痛骂都滞留在了喉咙间,她深深吸一口气,最后嘴角才艰难地扯了起来。

“笑得这么难看,你想让秦南风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吗?要笑,要让他们认为你是真心祝福这场婚礼的。”

傅承夜露出了让人熟悉的恶魔般的微笑,唐秋雨死死抓着自己的双手,她不能愤怒,要忍住,她也不能悲伤,不能让这个男人不满。

笑?

她有什么做不到?唐秋雨指甲陷在了手心里面,仰起的脸的却缓缓露出了一个纯净的笑容。

这么多年,她为了欺骗自己的母亲,她早就知道怎么练习出一副轻松的笑容。

傅承夜看着这熟悉的笑容,神色瞬间变得晦暗了起来。

他定定地看着唐秋雨,随后冷笑了起来。

“唐秋雨,你真虚伪!”

说完这句话,傅承夜扯着唐秋雨的手就大步踏进了酒店。

虚伪?唐秋雨心中蔓延着苦涩,她自然是知道傅承夜话语之中的意思。

从进入傅家后,唐秋雨就爱这样笑着,在母亲和傅叔叔面前粉饰太平。

无论傅承夜怎么羞辱她,唐秋雨在母亲和傅叔叔面前都可以这样轻松地笑着,而傅承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笑容,这会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想到年幼时候的自己。

傅承夜痛恨年幼时候的自己,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母亲,而唐秋雨这个纤细懦弱的人却护住了自己的母亲。

两个人进入酒店的时候,婚礼几乎快要开始了。

傅承夜扯着唐秋雨的手往秦南风和沈雅兰的方向走着,而秦南风和沈雅兰正站在前面的舞台上对众人诉说着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唐秋雨惊恐地看着傅承夜,这个恶魔扯她去舞台做什么?

“傅承夜,你疯了?”

唐秋雨扯着傅承夜的胳膊,她一点都不想到台子上去面对秦南风和沈雅兰两个人。

傅承夜却完全不理会唐秋雨的挣扎,而是硬拽着唐秋雨走到了秦南风和沈雅兰这对新人面前。

“南风,我带着你未来的表嫂来预祝你新婚快乐。”

第6章 恭喜你结婚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谁都没有想到在这样温馨的婚礼现场,傅承夜会带着唐秋雨走到新婚夫妇面前恭喜。

“那个男人是谁?”

“你不知道吗?那可是傅氏集团的继承人,都消失了五年,怎么又回来了?”

“傅承夜不是美国那边嘉禾集团的接班人吗?怎么又是秦南风的表哥了?”

“傅承夜带着秦南风的前妻来参加婚礼,还说唐秋雨是秦南风未来的表嫂,今天这场婚礼可真是精彩了。”

……

下面的客人们彻底喧闹了起来,傅荣月脸色有些不好,她看着自己老公秦振和阴沉的脸色,又看到台上多年不见的傅承夜,眼底深处涌起了恨意。

“振和,承夜怎么回来……”

傅荣月话还没有说完,秦振和对着傅荣月就吼出了声。

“闭嘴,傅承夜可是你的侄子,这个家伙回来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还有唐秋雨,她怎么和傅承夜搅合在一块了,你怎么办事的?”

秦振和越想越生气,好好的婚礼竟然被这个傅承夜突然打乱了。

傅承夜带着唐秋雨这个女人前来参加婚礼,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婚礼过后恐怕整个海城的人都会笑话他们秦家了。

秦振和想要将傅承夜与唐秋雨这两个不速之客赶出去,但周围都是平日里面做生意的伙伴,若是他现在去和傅承夜这个小辈计较,反倒丢的是他自己的脸。

毕竟,傅承夜只是来恭喜,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做。

虽然这简单的恭喜就已经狠狠打了他们秦家的脸。

他们不要的儿媳妇竟然成为了傅承夜的未婚妻,谁提起来恐怕都是要笑话他们家的。

而在新人那边,唐秋雨正震惊地看着秦南风与傅承夜两个人。

这两个人竟然是表兄弟,她怎么不知道?

不对,傅承夜刚刚后面那句话说的什么?

他带着未来的表嫂来参加婚礼?

傅承夜这是什么意思?他凭什么这样独断专行,唐秋雨胸腔瞬间积满了愤怒,她用力去挣脱傅承夜紧紧抓着她的手,但却使得旁边的男人抓得更紧,而他还在空隙间低声威胁她。

“进来时候我怎么说的,要笑,笑得开心一点,忘了吗?”

唐秋雨的愤怒瞬间就像皮球似的泄了下去,她看着眼前谨慎护着沈雅兰,对着她眼神警告的秦南风笑了起来。

“表弟,新婚快乐!”

这句话说出来,手上传来的痛楚终于轻了一些,看来傅承夜已经满意了。

唐秋雨转头又对着沈雅兰继续笑了起来,“表弟妹,新婚快乐!”

傅承夜转头对着唐秋雨笑了一下,两个人对视着,仿佛是一对甜蜜的夫妻,而唐秋雨的心却抖了起来。

傅承夜这是要做什么?

“南风,要不是你坚持和小雨离婚,我怎么有机会和小雨在一起,表哥在这里祝福你和雅兰长长久久。”

说完这句话,傅承夜就拉着唐秋雨的手想要转头回到下面客人坐的地方

秦南风却突然出声了。

“等等!”

“怎么,你是后悔了还是想要和你表嫂叙旧?”

傅承夜一脸微笑,从头到尾,他都这样云淡风轻的诉说着这些事情,仿佛没有丝毫尴尬。

“不是,我只是……”

秦南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他看着傅承夜带着唐秋雨来参加他的婚礼,他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后悔,仿佛有种失去重要的东西溢满了他的心胸。

可是这种心绪究竟为何他却想不明白,他总觉得穿着婚纱的人应该是唐秋雨。

可是这种念头一浮现在心头,大脑就痛了起来,仿佛在告诉他这种念头是不对的,是十恶不赦的。

他还有雅兰,怎么能有这种不负责任的想法呢。

想着,他紧紧握住了沈雅兰的手,然后转头对着沈雅兰温柔笑了一下。

“雅兰,这是我的表哥,至于唐秋雨,既然表哥这样说,你以后就叫她表嫂吧。”

沈雅兰觉得自己的手疼得厉害,可是秦南风仿佛浑然不觉,沈雅兰几乎恨毒了唐秋雨今天的到来。

她美好的婚礼竟然被唐秋雨和傅承夜这两个人砸场子了,之后海城的人肯定有数不清的人会笑话她。

可是秦南风现在竟然还要她低头,还要对着唐秋雨这个厌恶至极的女人低头,她怎么能够甘心?

沈雅兰闭着嘴不说话,秦南风知道傅承夜这个人有多残忍,想到上次雅兰让唐秋雨跳水后的警告,他对着沈雅兰警告了起来。

“雅兰,你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吗?”

沈雅兰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她想起上次秦南风说的话。

下次再遇见唐秋雨,她要道歉自己之前冤枉唐秋雨的事情。

那时候她以为秦南风是在开玩笑,现在看着秦南风警告的神色,沈雅兰心中的怨毒几乎快要溢出来。

可是她不能让秦南风对她有一丝不满的地方,想到自己现在还要对唐秋雨道歉,沈雅兰的声音几乎是咬着舌尖说出来的,羞愤几乎溢满了整张脸颊。

“表嫂,上次落水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之前流产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这些和你没有关系,我向大家道歉,都是我没有说清楚,让他们误会你了。”

唐秋雨震惊地看着沈雅兰和秦南风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她的确不想被冤枉,可是看着沈雅兰在她面前道歉,她又觉得哪里都不对。

唐秋雨现在若说对秦南风没有感情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个男人带给了她太深的伤痛,她看着穿着婚纱的沈雅兰,看着守护着沈雅兰的秦南风,唐秋雨不是不难过的。

这本该是属于她的婚礼,这个男人也本该是属于她的。

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本该是难过的。

即使傅承夜强制要求她要笑,她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难过。

现在沈雅兰还对着她道歉,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

唐秋雨没有多少兴奋,她要的不是这个,她只是想要秦南风相信她而已。

眼前这种道歉,唐秋雨只感到难过,感到疲惫。

她疲惫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声音都是抑制不住的酸涩。

“沈雅兰,恭喜你结婚。”

说完这句话,唐秋雨转身就往下走,傅承夜这次没有阻止她,他带着唐秋雨坐到了下面的座位上。

唐秋雨的脸上依然是带着微笑,可是傅承夜看得出来唐秋雨眼底的难过。

傅承夜有些疑惑,他难得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对着唐秋雨问了出来。

“我已经让沈雅兰在众人面前洗涮你的冤屈了,你看起来怎么一点高兴都没有?”

第7章 狗屁的表弟!

高兴?

唐秋雨想要冷笑,她甚至想给傅承夜甩一个你有病的表情。

但是傅承夜却让她一直笑,要高高兴兴地看着这场婚礼结束,唐秋雨只能微笑着看着傅承夜,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我很高兴啊,你看不出来吗?”

傅承夜气结,他瞪着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难道他还能说自己看得出来唐秋雨眼底深处的伤心。

他要是真的说出来了,唐秋雨这个女人岂不是会很得意,会自恋得以为自己一直在观察她?

“蠢女人!”

傅承夜说完就转头,他不想看唐秋雨的眼睛,无端得让人心烦。

“傅承夜,你和秦南风什么时候是表兄弟了?以前怎么一直没有听说过。”

唐秋雨不想理会傅承夜那句蠢女人,她只想知道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本来就不是亲表弟,秦南风的继母傅荣月是我父亲的妹妹,只是这个妹妹早就和我父亲决裂了。”

傅荣月竟然是傅叔叔的妹妹,唐秋雨有些意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傅承夜和秦南风竟然是这种关系。

“既然早就断绝关系了,那你拉我来参加婚礼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祝福他们这对新人,我还不知道你这个不是亲生的表哥有这样友爱?”

唐秋雨话语带着讽刺,傅承夜今日的做法委实让她烦躁。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看秦南风与沈雅兰一眼,恨不得永远远离这两个人的世界。

“我也不知道唐秋雨是这样的圣母,面对昔日冤枉你的人,你竟然什么都不想做,还对帮助你洗涮你冤屈的人阴阳怪气,白眼狼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傅承夜,你是不是很得意?觉得带我来参加这场婚礼我应该感恩戴德?”

“难道不应该?”

傅承夜一脸理所当然,唐秋雨气结。

她实在搞不懂傅承夜脑海中想的都是些什么,强制带着她来参加这场婚礼有什么意义。

有时候,她常常觉得傅承夜这个人神经是不正常的。

明明恨不得掐死她,偏偏有时候又要帮助她对付她的敌人,难道傅承夜以为她会因此感激,既往不咎两个人曾经的事情?

但她还真的不能过度反抗傅承夜这个人,唐秋雨只能僵笑着感谢傅承夜的一番苦心。

“那还真的是谢谢你这一番苦心了!”

唐秋雨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傅承夜却毫不在意,反而一脸淡定地应了下来。

“你知道就行,所以以后不要看到我救一副仇人的态度,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恩人,懂吗?”

“懂了——”

唐秋雨牙齿咬得咯咯响,脸上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前面两个甜蜜的新人似乎也不能让她伤感了,她现在全身心都是被傅承夜气得郁结,恨不得掐死傅承夜这个男人。

婚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唐秋雨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傅承夜脸色有些沉,他一把扯住唐秋雨的胳膊,“怎么,不看到两个人最后亲吻就要走,你是不是还不能接受秦南风已经要娶别的女人的事实?”

“傅承夜!”

唐秋雨脸色带着一丝郁闷,她看着周围好奇望过来的宾客,终于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傅承夜。

“我去洗手间!”

这声音压得很低,傅承夜神色瞬间有些尴尬,他刚刚还是以为这个蠢女人准备逃避,紧紧抓住唐秋雨的双手也慢慢松了开。

唐秋雨从洗手间出来后,她站在镜子面前,一直保持微笑的面容终于出现了裂痕,现在的她才能释放真实的情绪,那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难过终于释放了出来。

“唐秋雨,你刚刚不是很得意打我们秦家的脸面吗?现在摆出一副哭丧脸给谁看,你以为攀上傅承夜这棵大树就安枕无忧了吗?傅承夜早晚会甩了你。”

镜子里面映出来的是一个栗色短发的艳丽女子,她神色带着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看着唐秋雨神色一如既往地厌恶。

这是秦南风的妹妹,秦西月。

“秦西月,我并没有得罪过你,现在更不是你大嫂了,你又何必处处针对我?”

唐秋雨和秦南风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不被秦家的人祝福,要不是秦南风当初坚持,唐秋雨根本坚持不到结婚那一步。

只是唐秋雨没有想到秦家最先把她赶出的人会是秦南风,真是世事难料。

“唐秋雨,你带着傅承夜来参加我哥哥的婚礼,让全海城的人背后看我们秦家的笑话,你竟然还能一脸无辜的说没有得罪过我?”

呵!秦西月冷冷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哥哥,好,我现在告诉你我哥哥失忆的原因……”

唐秋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洗手间的,她只知道自己走出来的时候,整张脸已经布满了泪水,整个人更是跌跌撞撞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去看看秦南风,她必须要再问问这个男人,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走廊很是安静,唐秋雨跌跌撞撞地走向酒店电梯那里,没有任何犹豫,唐秋雨直接进了电梯,然后按了最顶层。

而在电梯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看着唐秋雨红肿的眼眶,看着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走进电梯,双拳不由得紧握,神情也越来越阴鸷。

唐秋雨站在门口,她的身子摇摇欲坠,但右手还是坚定地按在了门铃上。

门被打开,秦南风换上了一身中装的喜服,而他正拿着手机对着电话说话,“是,西月,我已经开门了……”

话音还没有说完,秦南风就看到了站在门前哭得满脸泪水的唐秋雨。

两个人静静对视着,唐秋雨突然冲向前,在秦南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一把伸到秦南风的脖颈里面,然后掏出了里面的项链。

项链上面挂着一个熟悉的戒指,唐秋雨瞬间泣不成声。

她突然伸出双手紧紧抱着秦南风,话语里面充满了哀求。

“南风,求你恢复记忆……求你恢复记忆啊……”

秦南风有些怔愣,他想像以往那样狠狠推开这个女人,然后再羞辱这个女人一顿,这样唐秋雨就不会再纠缠他了。

可是他脑海中却不断回想着唐秋雨刚刚看着他时候悲伤的眼神,而耳边那一声声哭泣的声音更是让他无所适从。

好像是做过很多次的那样,秦南风伸出了双臂,然后轻轻抱住了唐秋雨的腰。

“你……你怎么了?”

唐秋雨哭得不能自已,她抬眸看向秦南风,眼神之间充满了眷念越悲凉,一双手更是轻轻秦南风的抚上了脸颊。

“南风……我……这个戒指其实是……”

唐秋雨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大力突然将她从秦南风身边扯开,而她还来不及反应,就看着傅承夜冲向前对着秦南风狠狠打了一拳。

秦南风摔倒在地上,傅承夜再次弯下腰,另一拳又挥了出去。

唐秋雨终于尖叫了起来,她冲向前去挡在秦南风的面前,看着傅承夜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傅承夜,你疯了吗?南风他是你表弟!”

“狗屁的表弟!”

傅承夜吼出声,看着唐秋雨厌恶憎恨的眼神,心底的疼痛像是细密的针似的,正在全身上下到处蔓延着。

“唐秋雨,你确定要拦住我,要保护秦南风这个曾经伤害你的人?”

第8章 如果真的怀孕了?

傅承夜的双目已经猩红,唐秋雨身体颤抖了起来,她知道傅承夜这已经是气极了,但是她还是伸开双臂拦在了傅承夜的面前。

“好,很好!”

傅承夜额头上青筋爆出,他就那样看着唐秋雨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在用着自己全身心保护着秦南风这个男人。

喉头有些腥甜,傅承夜紧握着的拳头突然就挥向了旁边的墙壁。

砰的一声巨响,唐秋雨颤抖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傅承夜的拳头陷在雪白的墙壁上,而上面正在不断流着血迹。

唐秋雨紧绷的身体突然就松了下来,她跌坐在地上,身体开始哆嗦不止。

秦南风想要握住她的双手,唐秋雨突然逃也似地挣脱开,然后站起来往电梯那边跑了过去。

“秦南风,唐秋雨是我的女人,以后你若是再靠近她一次,我绝对会毁了秦家所有人——”

傅承夜站在秦南风的面前,神色冰冷,声音更是阴寒至极。

唐秋雨的思绪混乱至极,她已经很少看到傅承夜这样恐怖的神色了。

可是只要回想起刚刚一拳打在墙壁上的傅承夜,唐秋雨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在傅承夜的视线里面,立刻,马上!

唐秋雨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她几乎疯一般地在往前面冲着,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电梯到达一楼,唐秋雨还来不及往门外冲出去,一个高大的阴影就笼罩了她的视线。

她的手臂被傅承夜死死地抓着,唐秋雨的恐惧从每一丝骨头缝里面冒了出来。

傅承夜就那样扯着她往前走,一句话都不说,可是那阴沉至极的脸色已经说明了这个男人有多愤怒。

似乎回到了五年前那个雨夜,她当时刚刚走出校门,傅承夜的脸色也是这样可怖,一句话都不说,将她摔到了车子里面。

看着越来越近的路虎车,唐秋雨身体哆嗦得越来越厉害,她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仿佛眼前是一个张开嘴巴的巨鳄的血盆大口,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怎么,怕了?”

傅承夜锐利的视线看着唐秋雨,声音沉重而又喑哑。

“唐秋雨,你就这样忘不掉秦南风,就这样死皮赖脸地倒贴有妇之夫?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很贱!”

“傅承夜!”唐秋雨突然嘶吼出声,红肿的眼睛里面聚集着越来越多的泪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和南风之间事情你知道吗?你了解吗?你从头到尾只是想看我的笑话而已,像是你这样冷血无情的人活该没有人喜欢!”

“我他妈根本没有兴趣知道你和秦南风之间的爱情故事!”

傅承夜要被唐秋雨气疯了,他将唐秋雨一把甩到车厢里面,大力关上车门后,傅承夜死死捏着唐秋雨的下颚,脸色也变得狰狞而疯狂。

“唐秋雨,你看看你这狼狈的样子,你这样自甘下贱,活该秦南风忘记你!”

这句话一说出来,唐秋雨脸上的气势瞬间消失殆尽,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她突然冲向前去,死死咬住了傅承夜的胳膊。

薄薄的衬衫已经渗出了血迹,唐秋雨眼睛死死地看着傅承夜,眼睛里面是浓稠无比的恨意。

傅承夜看都不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他冷笑了起来,他声音像是千年冰山里面释放出来的,寒透人心。

“唐秋雨,你再敢主动见秦南风一面,你信不信你马上就见得到你母亲的尸体!”

唐秋雨整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她怨毒地看着傅承夜,每一个字都仿佛都带着癫狂至极的杀意。

“傅承夜,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一把将唐秋雨扯到自己的怀里,傅承夜撕扯着那薄薄的裙子,裸露的身体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傅承夜的眼神带着疯狂,他狠狠撕咬着唐秋雨的脖颈,声音更是癫狂而阴狠。

“你放心,在你杀我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说着,傅承夜就在唐秋雨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血肉模糊,鲜血缓缓地流出来,和傅承夜胳膊上的伤口如出一辙。

唐秋雨疼得满脸煞白,那种仿佛是灵魂深处传来的剧痛像是无处不在的阴影,整个身体仿佛都陷入了剧痛。

傅承夜却抬起头来和唐秋雨对视着,他的唇瓣上染上了血迹,眼神晦暗而又狠厉。

“唐秋雨,你让我痛一倍,我就让你痛十倍!”

说完,傅承夜舔舔自己的唇瓣,血丝在他的唇瓣间消失,下一刻,他死死堵住了唐秋雨柔嫩的双唇。

口腔里面似乎传来了铁锈味,唐秋雨知道那是血迹的味道,她刚刚咬住傅承夜胳膊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傅承夜这个疯子!他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面霸道的逡巡着,而那双大手更是死死地控制着她的身体,她完全动弹不了,只能任由这个疯狂的男人动作!

这个男人完全疯了,唐秋雨自从被甩到床上后,她就完全被这个男人撕咬着,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痛恨而又绝望。

她凭什么要任由这个男人欺负她,唐秋雨突然死死抱住傅承夜,然后在傅承夜的身上撕咬了起来。

傅承夜想让她痛起来,她也不会让这个男人好过。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撕扯了起来,痛恨与绝望在彼此之间蔓延着,滚烫的身体也缓解不了两个人心底深处的寒冷。

像是巨大的无底洞,此恨无垠,一整个夜晚,唐秋雨的梦中都是在拿着刀捅向了傅承夜,两个人最后都倒在血泊中。

全身都疲惫,身体各处都传来了疼痛,唐秋雨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这不是傅承夜的别墅,她怎么会在这里?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

唐秋雨心中充满了疑问,她缓缓走下床,只觉得酸痛在全身蔓延着,每一步都是走得那样艰难。

“唐小姐,您好,我是傅总的秘书周彤。”

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看着唐秋雨的时候带着职业化的微笑。

“我这是在哪里?傅承夜呢?”

“傅总去国外处理事情了,这是医院旁边的静园小区。傅总说了,唐小姐若是去医院,这里很方便,而其他人,唐小姐现在一个人都不能见。”

傅承夜他疯了,他凭什么禁锢她的自由?

仿佛知道唐秋雨现在的心声,周彤继续开口了。

“唐小姐,傅总走之前曾说过,这次去欧洲正好约见了一位国外顶尖的心脏病医生李华庭。”

李华庭唐秋雨自然听说过,据说这个人从出名后就一直神秘,许多心脏病患者都在他手下摆脱了危险。

傅承夜竟然能约到李华庭,现在摆明了是在威胁她,唐秋雨又是高兴,又是郁闷,整颗心似乎在油锅里面煎熬,而她没有任何出路。

唐秋雨没有办法,她只能每日高高兴兴地去看望自己的母亲,而新闻上每日都有秦南风与沈雅兰度蜜月的甜蜜新闻。

沈雅兰是娱乐圈的明星,郎才女貌,仿佛全世界都在祝福这对金童玉女。

整整一个月,唐秋雨的心都备受煎熬,她不敢在母亲面前哭,每日深夜的时候,唐秋雨才会在被窝里面小声哭泣,那些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难过才会源源不绝地溢出来。

秦南风是被秦家那群人故意洗脑忘记她的,明明秦南风心底深处还没有忘记她,唐秋雨真的是一点都不甘心。

然而她还没有想好自己出路的时候,唐秋雨突然发现身体有些不对劲,她开始时不时呕吐起来,以前一些不喜欢吃的东西也开始喜欢吃了,尤其是酸的。

唐秋雨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有一丝绝望渐渐蔓延开来。

如果真的怀孕了,她该怎么办?

小说

上一世陆婕鸳被自己的夫君和妹妹害的死相凄惨

2021-1-3 15:55:55

小说

小命不保的总裁竟长得和前男友一模一样?

2021-1-3 15:59: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