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的眼里,乔蓝蓝是恶毒的,害得姐妹残废

在所有人的眼里,乔蓝蓝是恶毒的,害得姐妹残废,但这些她都不在乎,因为她爱他,她以为,总有一天自己会能把他的心捂热,可在被他亲手送进精神病院那一刻,她才恍然大悟,原来魔鬼是没有心的……
在所有人的眼里,乔蓝蓝是恶毒的,害得姐妹残废

第1章 阿修,放过我吧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上散落着被撕破的裙子,内衣。超大size的床上,乔蓝蓝屈辱的半跪着,正凄惨的哀求着在她背后一下比一下狠厉索要着的男人:“阿修,放开我,很疼,放……”

但男人始终充耳未闻她多么痛苦的求饶,甚至在听到她叫自己‘阿修’后,他突然更加快速的往死里折磨她。

薄凉的唇贴到她耳边,一字一顿阴沉的道:“乔蓝蓝,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爬上我的床?设计晓琳出车祸,害她没了一双腿,你敢说你不是故意?怎么,现在又装模作样的说不要?”

闻言,乔蓝蓝背脊直接僵住,求饶的声音,顿时全数给她吞回到肚子里,戛然而止住。

阿修,不是这样的,真的,你误会我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视白晓琳如心头肉,哪怕我再恨着她,可你爱的人,我又怎么舍得去伤害?

但,她很清楚,对他解释一千次一万遍都没用,反正到最后,他只会得到他无情的四个字:装模作样!

乔蓝蓝苦涩的笑了笑,钻心且绝望的疼,在她心脏里放肆的流走着。

罢了,误会就误会下去吧,反正三年都这样熬过来了。阿修,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

这么想着,乔蓝蓝便缓缓闭上眼,死死的咬着牙,一声不吭甘之如饴的承受着他带给她的痛苦!

男人继续往死里索要着她,每一下都既无情又狠厉。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倏的,男人按着她腰间的手猛然一紧,最终,炙热全然释放到她体内。

男人抽离出她的身体,一眼都没看她,无情的起身,极其优雅的穿上衣服。

相反,乔蓝蓝则是狼狈的趴在床上,她身体残破得就像是被几辆大卡车碾压过一样,肌肤一块块淤青,疼得她稍微喘息一下都倍感煎熬。

一颗接着一颗豆大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沾湿枕头,已然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

随后,乔蓝蓝就听到令人压抑的脚步走远,他要走了。

在男人走到门板后,乔蓝蓝意识到他要离开,便蠕动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气若游丝的吐了一句话出来:“阿修,我们……就这样吧,好吗?”

这些年的煎熬,她真的受够了!

男人握着门把的手微微紧了紧,没有回头,双眸冷若如霜的盯着门板,薄唇嗜血的勾起,嗤笑道:“呵,乔蓝蓝,你以为我会放了你?除非我死了!”

听到男人说他不会放过自己时,乔蓝蓝的手下意识便揪紧床单,心底还是稍稍的震撼了一下。但随即又自嘲起自己,乔蓝蓝,你还在期待吗?以为继续呆在他身边,他有一天就会发现都是误会吗?就会知道你是真心爱他的了?

别傻了,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他恨你入骨啊……

“阿修,放过我吧。”乔蓝蓝喃喃的重复道。

男人俊美的脸庞绷紧了一瞬,目光掠过复杂却一闪即逝,薄唇微动,但最终一个字都没说,便毅然的抬腿离开了套房。

第2章 你给不了的,我都能给

一个月后,乔家老宅。

乔蓝蓝蹲坐在马桶上,目光怔忪的盯着手里的双红杠的验孕棒。

万万没想到,当了严修三年的情妇,竟然在她准备要彻底离开他身边的时候,就中招了!

老天爷真的很爱跟她开玩笑!

“呵。”乔蓝蓝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且苦涩的冷笑,将验孕棒直接扔到垃圾桶。

刚走出洗手间,就有一张轮椅堵在门口,上面坐着一个的女子,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身形消瘦得很弱不禁风,就跟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似的。

但只有乔蓝蓝知道,她内心有多狠毒!

可,她却是严修心头的白月光,白晓琳。也是她同父异母的所谓妹妹!

如果三年前不是白晓琳自导自演了一场车祸,她跟严修,关系再恶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

当时白晓琳受了重伤,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一条腿和终生不孕不育,就指着乔蓝蓝说是她害了她。

严修真的很爱白晓琳,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信。

偏偏,不管乔蓝蓝解释多少次那场车祸跟她无关,可严修还是认定是她把白晓琳害成这样。这三年来,那个男人,真的对她恨之入骨得很不得扒了她的皮抽干她的血。

乔蓝蓝冷冷的垂下眸瞪了她一眼:“有事么?”

白晓琳似没看到她对自己漠视一样,口吻充满担忧的问:“姐,我看你最近好像脸色好像不大对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白晓琳的套路,这些年她乔蓝蓝早已领教过无数次了。

再上当,那她就真是白痴!

乔蓝蓝懒得搭理她,淡淡的白了一眼,便迈开腿越过她身边准备离开。

“姐,你别不跟我说话啊。”白晓琳没打算放过她,见她走,便着急的从后抓住她手腕。

白晓琳的触碰让乔蓝蓝感到无比恶心,下意识轻轻一甩手腕,白晓琳故意借着这股力气,直接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偌大的客厅,‘噗通’一声。

瞬间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巨响。

“啊!”白晓琳痛苦的尖叫,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姐,我也是担心你,我真的没有恶意的。你看,你害我成这样了,我这三年有没有怪过你半分?你是不是……就非要把我整死了,你才甘心?”

那你就去死啊!

乔蓝蓝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嘴角洋溢起浅浅的笑意,居高临下的垂下眼睑睥睨着她,“这里又没其他人,你装什么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什么样。”

白晓琳像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乔蓝蓝说的什么意思,一脸无辜,挂着泪痕,看起来十分可怜兮兮。她掉着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但实际眼底充满了阴毒:“姐,你把我害成这样,就是为了让阿修和你在一起,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我从来就没责怪过你半句。可你不顾及我们的姐妹情,你也要想想你自己啊,以后我跟阿修结婚了,还会有谁要你。”

是的,白晓琳即便残废了,严修还许下承诺会在三年内娶她为妻。这不,他们的订婚典礼就定在了下个月初。估计她是担心之后自己还会和严修纠缠,所以终于忍不住了?

乔蓝蓝妖娆的红唇微微勾起,幽幽的转过身去,在白晓琳跟前半蹲下来。

乔蓝蓝长相妖媚,尤其是微笑时候,几乎可以把人的心给彻底蛊惑。

这张脸,白晓琳每每见着,都恨不得撕烂。

此时,白晓琳目光瞬间一变,像是淬满了剧毒般的瞪着她。

以前白晓琳还没残废,跟乔蓝蓝还是好姐妹那会儿,两人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乔蓝蓝的地方,她就会被直接比成渣。每每想到这,她就恨不得把乔蓝蓝这张脸给撕烂。不过还好,乔蓝蓝心爱的那个男人却只爱她。光是这一点,她就完胜了。

乔蓝蓝伸出手,慢慢的捏住白晓琳的下巴,稍微使力,便抬起了她的脸,一字一顿故意挑衅的道:“是啊,我经常跟他上床呢。你给不了他的,我都能给到他。”

第3章 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乔蓝蓝,你他妈闹够了没有?”倏的,一道冰冷至极的男人嗓音,在乔蓝蓝的身后响起。

那把声音乔蓝蓝已经熟悉到深入骨髓了,所以哪怕不去转身,却已经猜到是严修。

乔蓝蓝背对着他,无奈的隐隐勾了勾唇,心里叹息了一声:严修,你那么聪明,怎么就被白晓琳骗得团团转呢?她的套路,你还是一次次的上当!

严修大步流星的走来,从后一把拽过乔蓝蓝手臂,当即就是一个狠厉的巴掌朝她脸颊甩去。

力度很大,乔蓝蓝的脸直接被打偏,印上五个深红的巴掌印,嘴角渗出一串鲜血。

乔蓝蓝被打蒙了,但此刻却也无比的清醒。

严修,真好!这一耳光,把我对你仅剩的一点点感情给彻底打碎了。

白晓琳趁着严修不注意之下,阴险的看了一眼乔蓝蓝,微微一笑。随即,她的眼泪便伤心欲绝的一直从脸上滑落。

严修将白晓琳抱起来,动作轻得宛若抱着一个世间珍宝。他温柔的哄着怀里女子:“没事了,不要怕,我在。”

“阿修……”白晓琳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埋入男人胸口,哭得肩膀一抽一抽好不可怜,她悄悄的抬眸看了看严修阴鸷的脸庞,“阿修,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用……”

“你没错。”严修心疼的看了她一眼,紧接着,目光阴鸷的看向乔蓝蓝。

但乔蓝蓝一点也不惧怕他,并且目光定定的跟他直视。从他的眼里,她也看出了他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给千刀万剐。

严修缓缓的弯起薄唇,一字一顿:“乔蓝蓝,你贱得可真够入骨。”

这几年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说自己贱,再难听的话她也默默忍受过,本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但此时,心脏还是像被淬了毒的针扎般刺疼。

她不想在他们面前,连自己最后一丝尊严都没了,忍住想哭的冲动,慵懒的靠在墙边,双手环胸,对着他妖娆的眨了眨眼睛,挑衅的意味浓烈,红唇微启,“对啊,可你还不是一样天天爬上我的床?严修,你一个出轨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她一口一个‘爬上我的床’,说得好不轻快。

严修怒得眼眸寒光尽显。

白晓琳已经被刺激得脸色发白。

乔蓝蓝继续讽刺:“你不是想去死吗?去死啊,反正你都是个废人了,赶紧死吧!”

严修注意到乔蓝蓝嘴边的那一抹鲜血,心底无来由的微微一抽,但听到她诅咒自己的妹妹是废人还叫她去死后,那一抹轻微的紧张,便一闪即逝,心头只剩下对她遥无边际的恨。

“姐姐……”白晓琳绝望的闭上眼,哭着哭着,突然就直接在严修的怀里彻底的晕厥了过去。

严修方寸大乱,便赶紧送白晓琳去医院,经过乔蓝蓝身边时,他在她耳边阴冷的说了四个字:“你真恶毒。”

“对,我无时无刻都在诅咒白晓琳下地狱。”乔蓝蓝不怕死的反驳。

第4章 他真的走了

“严修,你想干什么?”黑暗的密室内,乔蓝蓝浑身颤抖的蜷缩在一个潮湿角落里,耳畔一直响起着那阴沉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

严修居高临下的走到她跟前,慢慢蹲下,修长五指一把捏住乔蓝蓝憔悴的下巴,薄唇里狠狠的蹦出字来,“你不是喜欢诅咒么?我也该让你尝尝,诅咒别人的下场!你不是说晓琳是废人么?我也让你试试,残废的滋味!”

最后几个字,男人说得格外嗜血。

闻言,乔蓝蓝心脏猛然咯噔了一下,惊悚的瞪大眼睛。

他什么意思?

想对她做什么?

乔蓝蓝很害怕,手脚都变得冰冷,但她还想再最后问他一次:“严修,你就那么的相信白晓琳吗?她在演戏,你是装感觉不到还是真的蠢?”

她的这些话,严修已经听过无数次。

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污蔑晓琳。

严修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捏着她下巴的那五根手指,一寸一寸的越发收紧:“你害她这辈子都无法再走路,无法再生儿育女,乔蓝蓝,你也不配有这些。”

乔蓝蓝的心跳直接停顿了一秒。

‘哐当’,密室紧闭的铁门倏的被人从外开启,走进来两个手持粗长铁棍的壮汉。

严修松开她下巴,冷傲的站了起来,幽幽的对壮汉道:“好好招呼乔大小姐。”

“是。”壮汉恭维的回应。

接着,两人朝乔蓝蓝走近。

乔蓝蓝下意识的捂着肚子,赶紧滚爬过去抱着要离开的严修大腿:“严修,你想做什么?你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砰!

严修眯着眼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向乔蓝蓝,将她直接踢开:“你又有放过晓琳吗?乔蓝蓝,我忍了你,已经很久了。”

“又是为了白晓琳……”乔蓝蓝心如刀割的轻轻摇头,自暴自弃的放声冷笑。

严修没有再回头看身后的女子一眼,她的冷笑声让他感到格外刺耳,眉心轻轻一拧,毅然的抬起腿,继续走出密室。

门再次合上。

他真的走了……

壮汉继续往前走。

“严修要你们对我做什么……”乔蓝蓝恐惧的大吼。

但那两名壮汉仿佛没听到她竭嘶底里的害怕一样,强行夹着她肩膀,按着双腿。

乔蓝蓝使不出一丝力气挣扎。眼睁睁的看着两根铁棍落下,朝自己的膝盖狠狠敲打下来。

“啊!”乔蓝蓝痛苦的尖叫出声,“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可压根没人会知道她现在有多疼,那两根铁棍一下接着一下,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的双腿变得血肉模糊,最初的刺骨钻心,渐渐变得麻木。

她知道,自己这双腿,已经废了。

严修,都还给你了。你对我恨,就终止吧,从此我们就两清了。

许是疼到了极致,心里的郁结也全然释放了开来,乔蓝蓝的嘴角溢出一抹灿烂明媚的笑容。

终于,再也熬不住的两眼一黑,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与此同时,密室外,严修一直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监控,手里紧攥着一个高脚杯。

那个女人双腿,终于被他给毁了!

可,心里怎么毫无报复的痛快?

第5章 严修,不要离开

乔蓝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了十八岁情窦初开的自己,去严家参加晚宴时初遇严修的那一幕。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气质干净儒雅,绅士得就跟一个贵族王子似的。

他于她,是一眼万年的惊艳。他对她没兴趣,她也知道。但她一直深信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所以,她就时常在他面前转悠,他笑她跟着他傻笑,他看起来悲伤,她也跟着郁闷很久。

那段时光,乔蓝蓝真的感到很幸福,虽然,他总是对她冷冰冰的爱答不理。

她想,其实严修也应该是习惯了她总是在他身后的吧。直到有一天,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白晓琳脸红红的对她说:“我跟严修,在一起了。”

你知道晴天霹雳什么滋味吗?

那一刻,乔蓝蓝尝试到了。不过她也不敢再明着喜欢严修,把那份情感偷偷的转移成暗恋。白晓琳跟严修约会,经常约她一块出去当电灯泡。

从他们的相处里,乔蓝蓝才发现,其实严修并不是天生性格冷淡,只是他只对自己喜欢的人温暖而已。

从他眼里,她也读到了他对白晓琳的深情。

所以,乔蓝蓝真的把对严修的感情藏到心底里去了。

这三年,她也算是尝到了那个男人的各种冷酷残忍。

够了,真的够了。

不属于她的男人,就算自己再呆在他身边多少年,他依旧不会爱上你。

乔蓝蓝进去了手术室将近十个小时,但外头的红灯一直在亮着。

严修满身鲜血的站在门外,漆黑的瞳孔隐隐呆滞。

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这几年来乔蓝蓝在他面前的各种卑微。

最后,脑子定格在她被打断了双腿,涌出大量鲜血的画面。

他对她狠心,他一直都知道。

但,那也是她的报应!

严修脸庞极其凝重,背脊斜靠在墙壁,他的对面就是躺着乔蓝蓝的手术室。

倏的,一道铃声在他兜里响起。

严修蹙了蹙眉头,半响后,才慢悠悠的伸手掏出手机来,淡漠的扫了一眼屏幕里闪烁的来电提醒,而后才划过接听键。

他没有说话,倒是彼端的人急忙忙的发出声音:“哥,不好了,晓琳她,她自杀了。”

给他打电话的人,正是他的亲妹严小冰。

“什么?”严修的瞳孔骤然一紧,“在哪里?”

“我们这会儿在去医院的路上。”

严修挂了电话后,便抬眸看了看那一盏还没熄灭的红灯。

乔蓝蓝的声线不断的在他心底重复着:严修,不要离开。

但他怎么可能会允许乔蓝蓝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一刻钟都不许有,就算有,那也只是满满的恨意罢了。

随即,严修便头也不回且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手术室,往急诊科走去。

三天后。

VIP病房区。

“晓琳,你说你这是干什么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以后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很让哥担心的。”严小冰走在白晓琳的病床旁边,一边给她削着苹果,一边道。

第6章 不需要他照顾我

白晓琳肤如凝脂,柔弱的半躺在病床上,微白的唇瓣勉强的轻轻牵扯了一下,眼眶倏的泛起一抹通红:“小冰,我是一个废人,我不能连累修哥哥啊,我……我知道姐姐一直都很喜欢他,而且,这些年你也看到的,他们两个虽然不说,可其实背地里……”

她的声音带着哽咽,听起来十分的可怜委屈。

不提还好,这一提了,严小冰心里顿时就泛起了一团熊熊烈火。想到那个乔蓝蓝她就来气了。以前在白晓琳还没出事之前,其实她跟乔蓝蓝还有白晓琳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严小冰也知道乔蓝蓝心里的秘密,只是一直都没揭穿。她本来还以为,只要时间久了,乔蓝蓝对她哥的感情就会渐渐变淡,但却怎么都没想到,她偏激到竟然害得白晓琳成这样……

从此以后,严小冰就跟乔蓝蓝翻脸了。偏偏,乔蓝蓝还死性不改勾引她哥严修,现在整个A市,谁都知道乔蓝蓝是严修的情妇,为了得到他,不惜把自己的亲妹陷害得终生不孕还没了双腿。

此时,她觉得白晓琳实在太傻了,都到了这个地步,她竟然还给完全就没把她当成妹妹看的乔蓝蓝说话,还为了成全乔蓝蓝而选择自杀。

严小冰心疼得很:“晓琳,你没错,以后你不许再做傻事了听到没有。你是我哥的媳妇,而且,我严小冰这一辈子也都只会认你一个嫂子,她乔蓝蓝算个什么东西,小三都算不上呢。人家小三至少还能得到男人的呵护,可你看,我哥呵护过她了吗?这要是我哥对她好的话,她就不会现在残废了。”

“残……残废?”听着严小冰的话,白晓琳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你是说……我姐她,残废了?这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那样?她不是还好好的吗?小冰,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是真的。”严小冰提到乔蓝蓝现在的惨况时,一点都不心疼,“听说,孩子都没了。说来我哥也是残忍,竟然生生的让人把她的腿给打断。”顿了顿,又道,“不过那都是她自己活该的,这要是她当初没有陷害你的话,我哥也不至于会那样对她。自作孽不可活。”

严小冰一直在自顾自的跟白晓琳说话,完全就没注意到病房的门被人从外打开,随即响起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修哥哥,你来了。”白晓琳声音柔美的道。

这会儿,严小冰才回过头看向自己亲哥,就见他一脸的阴沉,有点像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样子。

要知道,她哥平时都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很少会进入阴霾状态,对别人她是不知道,但她却很清楚严修对自己跟白晓琳都总是很温柔的。可这会儿是怎样?看起来很不对劲。

难道是她说错话了?

因为她刚刚提到了乔蓝蓝?

但,严小冰却也不觉得自己有说错。而且,强行打断了乔蓝蓝腿,整得她连孩子都流掉的主谋还是他自己呢。

严修把手里的玫瑰花放到床头柜,而后目光一如既往温柔的看着白晓琳:“感觉好点没?”

白晓琳笑得一脸幸福,小女人的点了点头:“嗯,好点了。”

“哥,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你怎么就不来多陪陪晓琳啊?”严小冰的语气有些抱怨的。她总觉得最近她哥很奇怪,好像很忙的样子,虽然他以前也是盲,但至少也会抽点时间出来陪一下晓琳的,可这次晓琳自杀住院那么大一件事,他除了在晓琳刚进急诊室的时候来过之外就几乎没露面过。

严修收了收眉头,薄唇却紧抿着,显然是一个字都不想回答。

白晓琳见状就赶紧开口:“修哥哥肯定会很忙的啊,而且我这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我才不需要他总是照顾我呢。”

“我哥不浪漫也不温柔,还好是你够体贴。”严小冰也不再执着严修为什么最近都不来陪白晓琳的这个问题。

第7章 心脏病发

与此同时,医院的另外一端。

面色惨白的女子躺在病床上,双眸空洞的瞅着天花板,许久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她时不时的去按一下自己被包扎得如粽子般的双腿。

没有知觉,一点点知觉都没有。

以后,她也只能像白晓琳那样,靠着轮椅代步了。

可乔蓝蓝却也很清楚,自己和白晓琳不一样。

至少白晓琳是万千宠爱集一身,她有很多人疼着,可她,从住院到至今,没有亲朋好友出现过,就连平时来给她复诊的医生和护士,她都可以发现到他们看自己时那充满了鄙夷的目光。

其实说来也很正常的。

毕竟,自从三年前发生了那件事以后,以前和她很要好的朋友,就一个一个的避她如蛇蝎。至于亲人,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爷爷了。因为,她的父亲早就不承认她是他的女儿。

好在她的爷爷从来都相信她。

可如果她这个样子,要是让爷爷知道了,老人家得多伤心了。

此时,乔蓝蓝很是庆幸她的爷爷还不知道自己住院了。

过了很久后,乔蓝蓝的手便又轻轻的摸向自己的小腹,那里,还在隐隐作疼着。

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几个大汉强行打断她双腿时,自己两腿间渗出来的鲜血的绝望感。

她不断的求饶,不断的求他们放过自己,放过她的孩子……

可,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

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我不就爱错了男人而已吗?可这三年来,我不是已经得到惩罚了吗?

怎么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

乔蓝蓝绝望的眼泪缓缓滑落,顺着脸颊一直蔓延到床单,绽放开一朵朵透明的水花。

咔擦。

病房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

“醒了?”男人低沉且带着丰富磁性的嗓音响入乔蓝蓝的耳畔。

乔蓝蓝浑身顿感一阵恐惧,对他的爱,他的恨,他的狠,此时此刻全然涌上心头。

她很想站起来质问他一番:严修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不要我们的孩子?要知道,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他负责,她也很清楚,他们两人之间是绝对不会有以后的。可,为什么就要连她当母亲的权利都要剥夺走?

以前,乔蓝蓝在电视上也看过一些女人没了孩子时哭得如何伤心绝望的情景,当时她还觉得很假的,可现在狗血的事情落到她自己身上了,她才恍然明白过来,电视上演的不够真实,现实中,一个女人没了孩子,真的等同于是让自己没了大半条人命。

而杀害了自己孩子的刽子手,偏偏还是孩子的父亲。

可笑,多可笑……

但乔蓝蓝此刻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动弹,等同于废人一个,她对他的恨,也只能全部表达在脸上,看向他时的目光,是充满了恨意的,已经不再像是以往每次看他时那样的爱而绝望。

严修的眸子余光扫过她的眼神,心底微微一窒,但却只是一闪即逝,随即,他弯起薄唇,嗜血的浅笑:“乔蓝蓝,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心脏病发了?”

他的口吻很云淡风轻,好像就是在陈述着一件小事而已。

但,乔蓝蓝的心跳却骤然间停止了很久很久,大脑连续发出了几道轰隆轰隆的如雷鸣的巨响。

为什么……

怎么会……

爷爷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心脏病发?

他虽然已经年过八旬,但身体一直都很健壮的啊。

这般一想,乔蓝蓝就气若游丝的道:“严修,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现在恨我,故意刺激我,可我求求你,不要拿这种事来骗我,真的,求求你……”

她现在什么都失去了,真的不能再失去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对她好的亲人。

她会承受不住,真的会死的。

严修,是不是你只有把我给逼死了,你才高兴?

乔蓝蓝沙哑而无力的声音传入严修的耳畔,他顿感喉咙一紧,心底微微抽了抽。

但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只剩下对她残忍报复的快感。

严修幽幽的拉开乔蓝蓝床边的一把椅子坐下,点了一根烟,雾气顿时围绕着病房缭绕了起来。

一阵刺鼻的难受不断地钻入乔蓝蓝的鼻子里,但她始终硬生生的强忍着,继续卑微的求他:“严修,我求求你以后不要再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求求你……”

“求我?”倏的,严修冷冽的打断了她喋喋不休的声音,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而后将烟蒂扔到地上,皮鞋踩了踩。

一举一动都极其优雅,却又像是魔鬼般的可怕。

乔蓝蓝不敢再说话,泪眼婆娑的瞅着他,只希望他不要再说什么让自己会招架不住的狠话出来。

偏偏,严修又怎么可能会如她所愿?

下一秒,严修口吻薄凉的继续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爷爷他知道了你双腿残废以后,就惊吓得吐了血。后来,发现了我收购了他手头乔氏的所有股份转到了晓琳名下后,他便……”话说到一半,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眼底似笑非笑且充满了冰渣的斜视了一眼乔蓝蓝,才一字一顿的往下道,“就心脏病发了。”

第8章 从来都没有后悔药

听着男人云淡风轻的描述,乔蓝蓝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爷爷在得知到自己残废后那痛心欲绝的模样,爷爷曾经对她说过:蓝蓝,乔氏以后就靠你了,你一定要替爷爷守着乔氏,你爸是靠不住的,记得,千万不要把乔氏落到了你爸跟白晓琳手里,我信不过他们。

乔氏可是爷爷一辈子的心血。

严修现在竟然不单收购了爷爷的股份,还全部转到了白晓琳那。

这不就是等同于要架空爷爷么?

爷爷怎么可能会承受得住?

话毕,严修一眼都没看乔蓝蓝,便拉开椅子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严修,你他妈的真狠毒,真的是一个魔鬼。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爱上一个没有心的魔鬼!

乔蓝蓝大脑一片空白,呆滞的盯着天花板许久许久。

她几乎都忘了自己多少次停止了呼吸。

乔蓝蓝几度想晕厥过去,但,她现在不能倒下,她要去见爷爷,哪怕是最后一面……

这么想着,乔蓝蓝便疯狂的按下旁边的服务铃,让护士带自己离开病房。

乔蓝蓝来到了ICU病房区后,一阵阴凉的气息便冲她的浑身扑来。

与此同时,乔蓝蓝听到了她父亲在不远处响起的痛哭声:“爸,你醒醒啊,爸,你不要丢下我,爸……”

乔蓝蓝的大脑顿时彻底放空了。

“你把乔家整得支离破碎,你满意了吗?乔蓝蓝,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你成功了。”乔父身穿一袭全黑的西装堵在乔蓝蓝的轮椅前,一脸沉重,手臂环着白色带子,黑眼圈颇深,眼袋红肿,看似哭了很多次。

乔蓝蓝环视了一圈摆放在周围的白色花圈,周遭的气氛也无比的沉闷压抑。

是的,今天是乔爷爷的葬礼。

而此时,乔蓝蓝在殡仪馆大门外。

但,乔家没有一个人允许她进去,一门之隔,她连爷爷最后的一面,都见不了……

真的,真的怎么都想象不到,爷爷竟然就这么走了。

但,爷爷对她说过的话,跟她的经历,点点滴滴,一切的一切都犹如上一秒才发生的一样。

今天是爷爷的葬礼,乔蓝蓝不想跟乔父吵,便嗓音沙哑的继续求他:“爸,让我进去看爷爷最后一面吧,我们……终归是父女一场,不是吗?”

闻言,乔父像是听到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儿似的,连忙跟乔蓝蓝撇清关系:“乔蓝蓝,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我和你不再是父女。反倒是你,一而再的破坏我女儿晓琳的感情生活,你还要不要脸?竟然还想见老爷子最后一面?我跟你说,他这辈子最后悔就是走漏眼栽培了你。”

最后一席话,乔父是狠狠的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自打乔蓝蓝三岁起,乔蓝蓝就是乔老带大的,从小,乔蓝蓝就经常陪着他老人家出席各种宴会,反倒是他这个做儿子的,从来都没有这种待遇过。乔父不是一次嫉妒乔蓝蓝的,但乔蓝蓝是自己的女儿,他也总不能把嫉妒摆出脸上。直到白晓琳出生后,他本来也以为乔老会一视同仁,却万万没想到,乔父连看都不看一眼白晓琳,甚至还说过,乔家只有乔蓝蓝一个孙女儿。

乔父早就想乔蓝蓝失去乔老信任的,现如今,虽然乔老去世了他这个做儿子的也很伤心,但却开心激动占多,因为,以后他就是乔家真正的一家之主,而且,乔氏的股份现在还都转到了晓琳的头上,乔蓝蓝可谓是一无所有了。

这么想着,乔父就在心里问了一句乔老:老爷子,你可曾有后悔过偏心乔蓝蓝?你瞧,你最引以为傲的孙女儿,现在不单单残废了,而且还把你给生生的害死了。

“爸,我知道是我让爷爷失望了……”所以,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再继续刺激她下去,她怕她真的会疯了。

因为,造成今天的局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乔蓝蓝瞎了眼爱上了严修。

她错了,她知道错了,她真的后悔了。

可,这个世界上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药。

小说

恶毒白莲花堂妹占她家产,抢她婚约,顺便把家道中落的未婚夫塞给了她。

2021-1-3 15:42:00

小说

叶七七以前觉得,顾北珣是自己的岁月长河里,最猛烈的一场陨石撞击。

2021-1-3 15:46: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