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什么时候跟人生过孩子?是了,除了小宝的生母……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小包子又怎么会天天惦记着往外跑,竟然还叫她妈咪!,他什么时候跟人生过孩子?是了,除了小宝的生母……
 他什么时候跟人生过孩子?是了,除了小宝的生母……

第1章 帮帮我

铂金帝宫顶层。

走廊狭长幽静,色调奢华的猩红地毯铺满整个地面,头顶昏暗的灯光将顾黎的影子无限拉长。

黑色的长摆礼服被撕的支离破碎,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剪头,更衬得她整个人娇小不已。

热……

浑身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里一般,汗湿的头发紧紧贴着额头,困倦的双眼像是随时随地就要合上,双脚摆在松软的地毯上,绵软无力。

“别跑,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叫喊,顾黎艰难的回头,半阖着的双眼瞧见两个身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

她被下了药,有人在追她……

药性发作的越来越厉害,腿上像是灌了铅,头也晕的眩目。

恍惚间,脚尖一阵刺痛,毫无防备的,她摔倒在地,身子不住的往旁边斜,靠在了一扇门上。

下一秒,门突然开了。

顾黎喜出望外,赶紧撑着身体往里挪了挪,关上了门。

房间里没开灯,四处昏暗一片,顾黎粗略的环顾四周之后,扶着墙站了起来,往前几步之后,她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困倦的眸子在一瞬间有了神采。

热……想要冷水……

身体里的火烧得她浑身滚烫,白皙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酡红,更显得她整个人明艳动人。

她踩着虚浮的脚步,缓缓踏进卧室,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毫不犹豫的推开门,顾黎看着眼前的景色,面上闪过震惊。

竟然有人,还是个男人!

流水声戛然而止,高大的男人迅速的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浴巾围上,继而转身,用那双凌厉幽深的眸看向顾黎,面色阴沉难看,“滚。”

顾黎原以为这个房间里空无一人,却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实打实的美男,不仅长相俊朗,身材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她知道,这个男人可以救她,但她想到男朋友陆扬的脸,又想到明天就是她和他的订婚典礼,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失去初贞。

可身体却好像根本就不受她大脑的控制……

她痴笑一声,迷糊着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停在男人的面前,右手抚上他的胸膛,“乖,小帅哥,姐姐想用下你的浴室。”

听到这话,男人的脸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那双如同神祗一般的脸上早已是阴云密布,雷霆嚣张。

“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三秒钟之内,给我……”

男人话还没说完,两片薄唇就被一片湿润的温软袭中,女孩柔嫩的双手缓缓踏上他的腰腹……

一瞬间的,男人浑身僵住。

“小帅哥,乖,姐姐不会弄疼你的。”

女孩娇嫩的脸上满是红晕,粉红的樱唇微张,吐气如兰,白皙的皮肤上有着迷人的清香。

顾黎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只是本能的靠近那团火源,用自己虚弱的身体靠着他,双唇无意识的在他的下巴流连徘徊……

“姐姐真的好热啊……你得帮姐姐降降温……”

刺眼的天光透过窗帘的隙缝照射进来,顾黎缓缓睁开眼睛,只觉身体疼痛难忍,像是被货车碾碎了骨头一般。

第2章 众矢之的

房间里满是欢爱过后的气息。

顾黎忍着痛,用手肘缓缓支撑起身体,抬眼望去,俊朗的男人正闭着眼睡得安稳。

那么一瞬间,顾黎觉得自己完了,她垂下头,下巴抵住膝盖,缓缓将脸埋进手掌里。

今天,是他跟男朋友陆扬的订婚典礼。

可她竟然跟别的男人睡了!

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顾茵茵那张恶心的嘴脸,如若不是她设计让自己和陆扬喝下那杯交杯酒,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

恨意在一瞬间喷薄出胸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猛地抬眼看向墙上挂着的时钟,夏日昼长夜短,虽天已大亮,时钟却才指向六。

她再次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穿好衣服离开了酒店。

订婚典礼,她必须要赶过去!

几分钟之后,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琥珀般的眼睛,他侧头看去,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只留下淡淡的余温。

他望着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出了酒店,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顾黎掏出手机,是父亲顾威博。

“喂,爸。”顾黎不知道昨晚的事有没有传出去,也不知道顾茵茵有没有在背后挑拨,此时此刻,她只能竭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你跟陆扬的订婚典礼?”

从顾威博的声音里,顾黎能听出他的不满和愤怒,赶紧顺从的道,“我知道,我现在马上回去,昨晚家族聚餐喝多睡在帝宫了。”

“行了,赶紧回来吧,陆扬快过来了。”顾威博的声音里透着不耐。

挂上电话,顾威博转身,发现顾茵茵正一脸茫然的盯着他。

“爸,姐还没有回来呀?”顾茵茵故作关心的问,“我昨天好像看见姐往帝宫顶层去了,也不知道我姐突然去顶层干嘛。”

顶层?那里可是……顾威博神色一变,继而又恢复正常,佯装愠怒,“陆扬快来了,赶紧跟你妈再去准备准备。”

——

顾黎回到家,为了掩盖住锁骨和胸口上的吻痕,她借口先回卧室,打算用化妆品遮一遮。

可刚扯开衣服,房门就被从外推开,顾茵茵一脸震惊的站在她身后,大喊道,“姐,你身上怎么会这么多吻痕?你不是从来都不让陆扬哥碰你的吗?”

这声音引来了不远处的顾威博和继母陈丽华,还有刚好赶过来的陆扬。

一瞬间,顾黎像是一个被脱了衣服的小丑,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顾茵茵,她死死地盯着顾茵茵的脸,余光瞧见失望的父亲和难以置信的陆扬。

“爸,是她,”顾黎指向顾茵茵,“是她给我下了药!”

“姐!”听到这话,顾茵茵瞬间红了眼,“你自己不知羞耻跟男人乱搞,怎么能污蔑我给你下药,我知道你从来都不待见我跟我妈这个后来之客,可没想到你会这么想我。你这么做,对得起爸,对得起陆扬哥,对得起我吗?”

“是啊,”陈丽华附和,“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你自己的妹妹呢!”

陆扬盯着顾黎锁骨处的吻痕,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要喷出火,“顾黎,你这么做,把我当什么?”

“我没有……”顾黎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是顾茵茵……”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空中响起,顾黎抬眼,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与此同时,陆扬不动声色的和顾茵茵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皆是嘴角轻扬,心照不宣。

第3章 千夫所指

这一巴掌打的顾黎几乎懵了,在她的印象里,顾威博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她看着自己的父亲,只觉眼前的这个人陌生的很,“爸,你不相信我吗?”

“你太让我失望了,”顾威博阴沉着一张脸,“我们顾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人?”

“爸,我……”泪水不受控制的爬上眼眶,顾黎轻摇了摇头,“我不是你口中的那种人,我是被人陷害的!”

“你说茵茵给你下药,那你有证据吗?你说你不是那样随随便便的人,那茵茵就是那种心思恶毒的女人了吗?”陆扬面露愤怒,“顾黎,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怎么变成了这样?

顾黎突然想笑,她最信任的父亲对她没有半点笃定,最深爱的男友也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相信她,而是帮别的女人说话。

这一切是怎么了?

“行,”顾黎抬头,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继而冷漠的看向陆扬,“既然你选择相信顾茵茵,那我们就解除婚约吧。”

解除婚约?

陆扬浑身一震,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和顾茵茵设计好的,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却觉得这个女人说的太轻易了,七年的爱情长跑,从校服到婚纱,她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他?

顾黎没错过顾茵茵脸上得意的笑,她讽刺的笑了笑,看向顾威博,征求他的意见,“爸,可以吗?”

不等顾威博说话,她又道,“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说完,她朝着楼梯的方向转身,却被陈丽华尖酸刻薄的声音叫住,“等一下,你信口雌黄的冤枉了我的女儿,就不打算道个歉?”

“道歉?”顾黎怒极反笑,人要不要脸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缓缓走向顾茵茵,凭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自己说,我需要道歉吗?”

“姐,真的不是我做的,”顾茵茵眼泪巴巴的看着顾黎,“我知道你嫌这件事丢脸,但你也不能把它嫁祸在我的身上呀,我……”

“啪——”

顾茵茵的话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她捂着脸,双眼含泪面露震惊的看着顾黎,颤抖着唇瓣道,“姐……”

“你别叫我姐!我真嫌恶心!”顾黎恼怒到极致,胸口里的火烧的她肺疼,她再次抬起手,还想往顾茵茵的脸上招呼过去,却被陆扬拦下。

“够了!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陆扬紧蹙着眉,看着顾黎的眼神中满是失望和唾弃。

一旁的陈丽华瞅准时机,赶紧抱住顾茵茵,双眼发狠的盯着顾黎的脸,“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茵茵说了没做就是没做,你自己在外偷男人,还冤枉茵茵给你下药,你也太不要脸了!”

说完,她又对顾威博道,“你看看你养的什么女儿,平日里看上去像个大家闺秀,怎么如此泼辣,还不知羞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就是所谓的千夫所指?

顾黎呵呵一笑,心里仿佛被人拿刀扎了一下,鲜血直流。

“把大小姐送回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来。”顾威博闭上眼,心力交瘁的吩咐。

第4章 去给这个孩子打掉

顾黎被关进房间的第二天,顾茵茵就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一进门,她就收起平日里甜美温柔的笑,眉尾上扬,笑得一脸幸灾乐祸,“顾黎,你不是向来看不起我吗?怎么着,你也有今天啊。”

“其实忘了告诉你了,陆扬哥喜欢的可一直都是我,而且,那晚上的事情,他可帮我了很大的忙呢,你们爱情长跑七年又如何,男人都是肉食动物,你一直不让他碰你,他怎么可能不偷吃?你也真是搞笑,在一起七年还是处,啧,哪个男人敢要你啊?”

陆扬……

顾黎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陆扬怎么会算计她背叛她?原来他一直是这么想的吗?可她只是为了能把最珍贵的东西留到最后。

“我已经怀了陆扬哥的孩子,”顾茵茵继续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你,就是个笑话!你自以为向着你的爸爸都不相信你了,你还能有什么?呵呵,我会慢慢拿走属于你的一切!”

原来孩子都有了啊……

听着这些话,顾黎默了默,强忍住内心的酸楚,嘴角勾出一丝冷笑,面带悲悯的道,“陆扬今日能背叛我,他日也能让你尝尝这种滋味,至于爸爸,你什么德行他不清楚吗?”

“那又怎么样?”顾茵茵耸耸肩,“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爸爸是选择相信我的。顾黎,我真喜欢你被我踩在脚下的样子。”

说完,顾茵茵得意的离开了房间。

顾黎看着顾茵茵离开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愤怒,震惊,失望……无数的情绪在她的内心激荡。原来陆扬根本就是在算计她,逼她说出解除婚约的话,既而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顾茵茵在一起,还不用背负道德罪名。

真的是……聪明呢。

两个月后。

晌午,顾黎看着佣人送来的饭菜,只觉毫无胃口,她尝试着吃了一口,却瞬间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丢下筷子冲进洗手间,对着马桶干呕起来。

真是奇怪,她在内心腹诽,最近总是觉得胸闷恶心。

佣人也发现了她最近的不对劲,将情况告知了陈丽华。

陈丽华听到呕吐二字后若有所思起来,下一秒,她眼睛里精光一闪,对佣人道:“你去叫陈医生过来。”

——

顾黎怀孕了。

“陈医生,你确定你没有诊断错误吗?”顾黎靠坐在床上,怔怔的看着陈医生,眼神惘然。

“小姐,你的确怀孕了,孩子已经有两个月大了。”陈医生微微低头,恭敬道。

一瞬间,顾黎觉得五雷轰顶。

她根本就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那个男人的脸,因药性作祟,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那个男人给她一种很尊贵的感觉。

“姐,你别难过……”早已赶过来站在一旁的顾茵茵含着泪安慰。

“茵茵,”陈丽华故意叹了口气,“你就是太善良,人家都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你了,说你是个心思恶毒的坏女人,你还让她别难过,再者说了,是她自己不检点,订婚典礼之前跟别的男人上了床,现在还搞大了肚子。真是丢我们顾家的脸。”

“说够了吗?”顾黎冷冷的瞥了过去,“说够了就给我滚,我们顾家?我们顾家什么时候有你了?用龌龊手段上位的小三还敢自称顾家人?”

“你——”陈丽华气急,赶紧上前几步,抬手就想往顾黎的脸上招呼过来,却被一声怒喝声打断。

“干什么?!”

陈丽华手一抖,赶紧回头,面上挂着惊惧,“威博……”

“爸,”顾茵茵也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姐她怀孕了……”

话音刚落,顾威博就已经冲到床前,狠狠的给了顾黎一巴掌。

这一巴掌极狠,直打的顾黎头晕目眩。

空气里弥漫着一丝血腥味。

顾威博红了眼,额头青筋暴露,死死地盯着顾黎,“立刻去给这个孩子打掉!”

第5章 恋爱的感觉

五年后。

是夜,皎洁的月光映射着绿油油的地面,宽敞的乡间小道上,空无一人,静谧的空气里,只有混着蛙叫声的草木味。

一身睡衣,踩着凉拖的顾黎站在昏暗的路灯下,白净的小脸上尽是焦急之色,她的怀里抱着一个裹在毛毯中的小男孩,小男孩面色发红,神情难受,显然正发着高烧。

趁着周末没事,顾黎带着小宝外出郊游,原计划订了两天的日程,可没想到第一天的晚上小宝就发了高烧,这儿地偏,根本就没有车。

顾黎此刻可谓是心急如焚。

“妈妈,小宝难受。”怀里的小人儿费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一双眼眶湿润润的,却又因害怕妈妈伤心,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滚烫的脸颊红扑扑的,让人心疼。

乖巧又可怜的样子,看得顾黎心酸不已,当年她顺从顾威博的意思去医院打胎,却在关键时候被人拦下。

那些人强制性的带走顾黎,把她关进了一个深山别墅中,有人告诉她,跟她一夜缠/绵的那个男人,要求她为他生下孩子,酬金一千万。

顾黎在别墅中待了八个月,直至生下一对双胞胎才获得离开的权力,可当她得知只活下一个孩子时,她奋不顾身的追到了医院。

命运没有亏待她的是,那个孩子竟然还有呼吸。

后来,顾黎才明白,原来顾威博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之所以把她关进房间,又震怒之下让她立刻打掉孩子,皆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份。

顾黎恳求过顾威博告知她那个男人的身份,可后者只是让她好好抚养无辜的孩子,剩下的都已经过去了。

一开始,那个男人几乎成为顾黎的心病,可随着小宝越来越健壮的成长,她的心里也就慢慢的释怀了。这辈子,她只要有小宝就好了。

不死心的在马路边又站了几分种,见实在等不到车,顾黎便打算去坡上求助村里的人,不想刚迈开步子,就被两束刺眼的灯光击中眸子。

她下意识的躲了躲,继而反应过来是车,于是赶紧抱紧小宝,冲了过去。

“停一下!”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左手张开手臂,大喊道。

黑色卡宴虽开着车前灯,可程安开了一天的车,眼睛已然疲劳,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惊得他措手不及,还好刹车踩的急时,这才没出什么事。

车子猛然停住,车内正闭目养神的男人和面无表情的小少爷皆因惯性,身体不住的往前倾。

这一动静让高贵如神祗的男人微微掀开了眼皮,不怒自威的目光射向程安,继而,他的余光注意到正站在卡宴面前的顾黎,交叠搭在膝盖上的手微动了动,若泼墨般的眉轻蹙起来,“怎么回事?”

小包子顺着他老爸的目光看去,在见到穿着一身睡衣,怀里抱着不明物体的顾黎时,竟觉得心跳有些加速,接着,一股难言的感觉袭上了他的心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恋爱的感觉?

第6章 这个女人也太老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恋爱的感觉?

可这个女人也太老了!

虽然凭他5.2的视力和非一般的审美,这个女人的确很好看。

见车子停下,顾黎赶紧走到车窗前,敲了敲车窗。

见状,程安纠结的拧了拧眉,转身看向男人,问他的意思。

男人没说话,脸色并不好看。

正当程安实在揣测不出自家老板的意思准备放弃时,小少爷突然开口,“先把车窗打开。”

“得嘞!”程安故意不去看男人的脸,麻溜的应下,转身摇下了车窗,在见到女人那张完整的脸时,眼中露出了惊艳,“这位小姐,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见车窗摇下,顾黎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激动的神色,先前她还想着,开卡宴的人非富即贵,估计会懒得搭理这种穷乡僻壤的,却不想是她小人之心了。

“您好,不知道先生您是要去哪里,我家小宝发了高烧,情况有些严重,不知道能不能送我们去一下医院,非常感谢!”

顾黎一连串的说完之后,空气静默了三秒,之后,车内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好听却十分冷漠的声音。

“程安,开车。”

听到开车二字,顾黎心里一急,赶紧垫脚把头伸进车内,这才看到原来车厢的后座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人。

小包子年纪不大却十分冷酷,四目相对的时候,顾黎眼睛一亮,赶紧道:“先生,情况紧急,我家小宝三十九度的高烧,您也有孩子,应该能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心情,拜托您了。”

被提及的小包子脸上出现一丝古怪的神色,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当枪使!可他好像……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相反的,他还觉得很不错。

疑惑的看向女人的脸,见她焦急的神情和恳求的双眸,他的心弦好似被善弹古琴的人拨动了一般,鬼使神差的,他对程安道,“让她进来吧。”

见小包子这个态度,男人神色一怔,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却见小包子扭过头与他对视,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再也不听你话的样子,他终究选择了归于沉寂,缄默不言。

顾黎抱着小宝,坐到了小包子身边,含蓄的对男人笑笑,“谢谢啊。”

男人冷傲的丢给她一个侧脸,继续阖上了眼,只是眉心依旧微蹙。

这人真奇怪……顾黎内心不住腹诽,与此同时也开始慢慢打量这个看上去无比尊贵的男人。

他的五官如雕刻品般立体,侧脸的弧度恰到好处,深邃的眼窝下是凌然清冷的眸,高挺的鼻梁在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好看的阴影,薄削的唇形状勾人。

他双腿交叠,两只修长宽大的手掌自然而然的放在膝盖上,腕上带着百达翡丽的典藏款手表,价值斐然。

“姐姐,”小包子斜了男人一眼,不乐意的撇撇嘴,“你谢错人了。”

啊……

顾黎这才反应过来,是小包子让司机打开车门的,她刚想改口,却见烧的迷迷糊糊的小宝突然睁开了眼睛。

第7章 叫爸爸

小宝一双朦胧的大眼半睁着,纤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顾黎,声音有气无力,“妈妈,小宝好难受,小宝是不是要死了。”

顾黎听着这话,心里一酸,眼泪直接逼至眼眶,可碍于旁人在场,她只能吸吸鼻子竭力忍住,轻柔的安慰,“不会的,小宝不要忘了,妈妈可是有超能力的。”

与此同时,与顾黎隔了一个位置的男人突然抬眸朝她看去,只见她虽穿着打扮十分随意,可一张侧脸却温柔的很,细碎的鬓发沿着鬓角垂落至脸颊,勾勒出好看的脸型。

粉嫩的耳朵有着黑发的映衬,几乎是透明的,半张半合的唇,娇嫩迷人。

但这样的美景,他也只是扫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他病的很严重吗?”软糯中带着冷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黎微微抬头,见小包子正趴在她手臂上认真的盯着小宝看。

“他发烧了,需要去医院。”顾黎解释。

小包子认真的瞧着毛毯里包裹的小人儿,只见他红扑扑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可爱,虽和他差不多年纪,却多了分软糯,小包子可谓是怎么看怎么喜欢,除却他那十分不愉快的面部表情……

想到这,小包子蹙了蹙眉,像是脑补出什么让人不自在的场景一样,一脸严肃的看向顾黎,“那他是不是很难受?是不是还要吃药打针?”

顾黎原本觉得心情十分沉重,可看着小包子如此的反差萌,心下不禁愉快了不少,她微微一笑,刚想说话,却一晃眼,觉得小包子和小宝的五官十分相似。

当年她生下的可是一对双胞胎,那个男人,也似他一样尊贵……情不自禁的,顾黎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的男人。

如此明显的目光,男人不可能感受不到。四目相对的时候,顾黎看见男人狭长的眸中包含着冷漠的复杂情绪,一时之间竟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刚才她只是偷偷打量了一下男人的大概,此刻四目相对,彼此注视着对方的眸子,她才深刻感受到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只觉心悸。

悄咪咪的移开目光,顾黎掩饰性的对小包子笑笑,“小宝很坚强,不怕疼。”

顾黎没有说假话,小宝是真的很坚强。小宝是胎里带的病根,从小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跑,吃药打针那是常有的事,每次看着小宝打针输液,顾黎的心都是被人揪着的疼,懂事的小宝怕她伤心,每次都忍着不哭,还装傻逗她笑。

所以,顾黎时常觉得小宝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也时常觉得她这一辈子有小宝就够了。

至于那个男人和她的另一个孩子……一切都随缘吧。

听着顾黎的话,小包子若有所思的看了她和自家老爸一眼,脑海里不断回想着刚才两人对视的场景。

半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向市区的方向,没过多久,黑色卡宴就停在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

顾黎不敢耽误,抱着小宝飞快下车,临走前匆匆冲男人和小宝再次道谢。

小包子透过车窗看着顾黎的背影,脸上写满了不开心,他转身,对面无表情的纪霆琛道,“纪霆琛,你吓着人家了。”

闻言,纪霆琛掀起眼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薄唇轻启,“叫爸爸。”

第8章 你还想不想要老婆了

安顿好小宝后,时针已指向凌晨两点,顾黎看着床上的小人儿,轻轻脱鞋上了床,将他抱进了怀里。

第二天一早,顾黎想着小宝一宿没吃饭,不到六点就爬起来去楼下买早餐,拎着餐盒回到病房的时候,却撞上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以及一群高大的黑衣保镖。

只见小宝躺在病床上,黑溜溜的小眼已经睁开,在见到顾黎后,原本迷茫的小眼立刻有了神采,冲顾黎喊到,“妈妈!”

顾黎一面看着站在病床前,貌似僵持不下隐隐生着怒气的男人和小包子,一面放下早餐抱起小宝,最后才问,“小包子,你怎么来了?”

小包子看见顾黎面色才有些好转,刚想说话,却被纪霆琛抢先一步。

纪霆琛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顾黎跟前,仗着绝对的身高优势,眯起锐利的双眸,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什么……什么目的?

顾黎满脑子的黑人问号脸加WTF,她只是想搭个车,不曾想第二天她搭车的对象就拖家带口的过来,质问她什么目的。

这个世界是疯了吗?

“额……”顾黎舔舔有些发干的唇,“先生,我不知道您什么意思,我就是想搭个车,您是不是觉得我没付车费说不过去,那您等等,我马上找给您,您要多少?”

被顾黎抱在怀里的小宝大概也听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赶紧道:“叔叔,您放心,我妈妈虽然不是很有钱,但绝对不会少您一分。”

一旁的黑衣保镖听着这段对话,不禁脊背发凉,这个女人也太胆大包天了,竟然妄想施舍他们家老板钱……

纪霆琛这才注意到顾黎怀里抱着的小人儿,他抬眼打量着,眼神细细的扫过他的五官,随着时间的推移,眉毛越蹙越紧。

很是熟悉……

打断纪霆琛思绪的,是顾黎递过来的几张红钞票,他怔怔的盯着那几张钞票,几秒之后,挥手将它们打散在地,继而冷冷的对顾黎道,“别装了,你想要多少?”

却在话音刚落之时,见小包子一个箭步冲到顾黎跟前,张开双手仿若老鹰护小鸡似的护着顾黎,对纪霆琛道,“不准你欺负姐姐!”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顾黎是难以置信,小宝则是被小包子的帅气震撼到,他赶紧伸出肉肉的小手鼓了鼓掌,叫到,“哥哥,棒极了!”

哥哥?

顾黎狐疑的看向小宝,后者吐了吐舌头,贴近她耳边,小声道:“妈妈刚才没回来,哥哥偷偷跟我聊了会天,他说他比我大,让我叫他哥哥。”

顾黎微微睁大双眸,难以置信的看向小包子,暗自赞叹如今小孩子的搭讪手段。

“晨昱,过来!”纪霆琛整个人没动,面部表情也一如往日,可凭着他加重的语气和晨昱二字,小包子便知道,他老爸纪大恶魔生气了。

因为纪大恶魔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他的名字。

他悻悻的放下胳膊,往前挪了挪,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走向纪霆琛的时候,他却突然转身抱住了顾黎的大腿,回头对纪霆琛道,“你还想不想要老婆了?”

小说

怎么办,他竟然想和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2021-1-3 15:33:57

小说

明明只是履行义务演戏而已,为什么还要假戏真做啊喂?

2021-1-3 15:37: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