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他竟然想和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不是说总裁大人都是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吗?他这么黏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办,他竟然想和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是赶紧逃跑还是顺势答应?,该如何选择……
怎么办,他竟然想和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第1章 你太高看自己

“快点,把裤子脱掉,躺上去。”

夏云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裤子褪下,脚步像是踩在钢钉上,令她疼的麻木。

倏然,一双干燥的大手沿着她的大腿向上触摸,粗糙的指腹刮过皮肤,仿佛有虫子爬过心底,万般恶心!

她猛地挣开眼,用力推开床边的男人,“你干什么……”

余下的声音在愤怒中消弭,目光撞进一双黑沉狭长的眸子里,心跳爆开。

“你、你怎么会在这?”

男人站在手术台前,冷硬肃然的五官因为手术室里刺眼的光线显得更加清冷疏离。

“一个月不见,你还这么下贱!”

下贱?

夏云苼强逼回眼底泛出的水光,咬牙道:“程言之,我贱不贱与你何干!”

说罢,穿上裤子准备离开,又突然想到什么,瞳孔骤然紧缩。

“你是买家?”

看着男人不置可否的神色,夏云苼起身大步向门口走去,冰冷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破碎,“我不卖了。”

程言之却只是冷笑一声,并未阻拦。

这时,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夏云苼浑身一僵,顿住了脚步。

耳边响起医生的话,“夏小姐,吴曼如女士的医疗费已经拖欠了很多,如果今天再不交费,医院只能请你们离开。”

发白的拳被她捏的发颤,咬牙转过身,一步步走向程言之。

走向这个害她家破人亡的仇敌!

“不就是一个卵子,卖给谁不是卖,能给孩子找一个身价过百亿的爸爸,是我赚了。”

唇边笑意愈浓,眼底的恨愈浓。

程言之看着她,讥诮又阴凉,“晚了,我现在不想买了,我的孩子,怎么能人工授精。或者,夏小姐可以考虑卖点别的。”

夏云苼蓦地一颤,眼前闪过病床上母亲苍白的脸颊,她用力闭了闭眼,声音嘶哑又干涩,“我要一百万。”

程言之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讥笑,“值不值,我说了算。”

他的模样,仿佛在逗弄一直濒临死亡的小兽,只需要轻轻一个手指的力道,就可以决定她的生死。

“程言之,做人要有底线。”夏云苼瞪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开口,“你报复的还不够吗?夏家已经家破人亡,你还想怎么样?”

程言之俊美的脸上阴寒瞬布,站起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不够,那些只是利息,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

高大的身体在她的头顶落下一片阴影,男人的声音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一股冰寒的感觉从脚底升起,爬满四肢百骸,令夏云苼浑身汗毛倒立,一阵颤抖。

她猛地挣扎,却被男人手指的力道牢牢固定。

良久,夏云苼像是认命了般,手指渐渐虚软下来,“程言之,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

程言之冷笑着后退一步,眼底黑沉,“现在就滚。”

夏云苼抬头,对上他阴狠的目光,嘴角泛起一抹惨然的笑容,如果她现在出了这道门,下一刻母亲就会被赶出医院。

眼泪在眼眶里聚集,紧咬着下唇,仰起头将眼泪狠狠的咽下,纤细的手指放在衬衣扣子上,一颗一颗打开,“我求你,帮帮我。”

女孩光洁白嫩的身躯一点点暴露在阳光下,清纯的脸上挂着一抹凄惨的笑,像一株经历暴风雨折磨的荷花,清新诱人又勾人心魄。

程言之的眸底燃起一簇簇火苗,漆黑的眼眸愈发黑沉,抬手就将她扔到窄小的手术台上。

夏云苼本能的挣扎,却被程言之攥住手腕按在头顶,狠狠撞入。

不知过了多久,餍足的男人终于翻身从她身上离开,一张支票甩在她胸前。

“你报价高了点。”

眼泪终于止不住的从眼眶滑下,夏云苼将支票捏在手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手术室。

第2章 我只要你

医院。

夏云苼站在病房门口,深吸一口气,用力挤出一个笑容,一把推开房门,“妈,我来了,今天好点了吗?”

“砰”的一声,一只水瓶擦着她的额角砸在身后的墙上。

吴曼如用力扬起身子,红肿的眼睛里射出杀人般的光芒,她抬起苍白的手指指着夏云苼,歇斯底里的骂道,“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一缕粘稠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夏云苼伸手抹了一下,佯装不在意地在握进手心,将手上的保温桶放到床头柜上。

强颜欢笑,“妈,我给您炖了你最爱喝的百合糖水。”

笑声落在吴曼如的耳中,无比刺耳,她的嘴角猛地哆嗦了一下,一把将保温桶推翻。

“你还笑得出来?你个白眼狼,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程言之那个畜生害死你爸爸,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滚烫的糖水一下子从保温桶里倒了出来,撒在夏云苼的脚上,她疼的哆嗦了一下,眼泪瞬间浮出眼眶。

“你说,你是不是和他串通好的?夏云苼,你怎……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地看着他抢走公司,毁了夏家几辈子的心血?”

吴曼如双眼血红的瞪着她,凶狠的眼神似乎要生吃了她,“你知不知道,你爸爸走的时候,双眼充血,已经说不出话,可他还让我安慰你,让你不要哭,他到死都在惦记着你!夏云苼,你对得起谁?”

吴曼如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针,细细密密地扎进夏云苼的左胸,一点点深入,越来越疼,疼痛感愈加清晰,躲都躲不开。

她跪倒在病床前,双手死死地抱紧吴曼如的一只手臂,痛哭出声,“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有用吗?你爸爸能醒来吗?”她说着一把将针头拔下,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水果刀攥进手心。

“妈,你干什么,把刀给我!”夏云苼惊恐的瞪大双眼,扑上去就要将刀夺下。

“你再动一下,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吴曼如抬手将刀横在脖子上,狠狠的瞪着她,一字一顿地道,“我宁愿陪你爸爸去死,也不要你救我。”

“不要!”

在夏云苼惊恐的眼神和厉声的撕喊声中,吴曼如含泪笑着将刀狠狠地插进胸口。

血瞬间染红了蓝白色的病号服,夏云苼扑上去,双手颤抖着捂住刀口,嘴角不停的哆嗦着,她大喊,“来人,快来人,救救我妈,救救她……”

“呵呵,”吴曼如低声笑了起来,“不要救我了,没有爸爸,妈妈活不下去。”

“不,妈,没有爸爸,你还有我,你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眼泪从夏云苼的眼眶滚下,落到染满鲜血的手背上,砸开一朵朵血红的花朵,令夏云苼心疼的不停收缩。

“妈,求你,不要丢下我。”

吴曼如的气息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摇头喘息着,“听妈妈说,你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你的生母是你爸爸的前妻,你还有一个妹妹,苼苼,等妈妈走后,去找她们吧。”

“不!”夏云苼哑声撕喊,双手开始颤抖,“我不要她们,我只要你。”

“让开,送抢救室,从出血量判断应该是伤及心脉,通知血库,快,快一点!上氧气!”

一群医生和护士突然冲进房间,将吴曼如放到推床上疾步奔向抢救室,夏云苼踉跄着跟在后面,却在抢救室门口被挡住了继续冲过去的路。

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死命的咬紧双唇,牙齿却仍然不停地“咯咯”作响,“不会的,不会有事的。”

第3章 你的孩子

“哒哒”的脚步声骤然停在她的面前,夏云苼抬起迷蒙的双眼,声音像被刀锯划过一般,嘶哑干涩,“医生,我妈妈是不是没事了?”

医生眼底闪过一丝怜悯,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

“夏云苼小姐,上面传下话来,让你尽快把你父亲的遗体拉走,否则医院将会按照无人认领的规矩处理。”

上面传的话?

夏云苼愣愣的看着医生张张合合的嘴唇,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良久,她的视线慢慢聚集在一点,脑海里闪过一张俊朗的脸。

程言之!

夏云苼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站了起来,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她的身子骤然弯了下去,走路像是快要缺氧一般吃力,她只能一路扶着墙壁往电梯走。

……

夏云苼不知道去哪里找程言之,只能去以前她常去的一栋别墅。

淅淅沥沥的雨将她全身浸透,雨水在她的脚下蜿蜒出一条艳丽的痕迹。

夏云苼直直地看着沙发上双腿交叠的坐在那里的男人,挺直着脊背,声音颤抖,“程言之,你到底想怎么样?”

程言之缓缓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眼神阴鹜地盯着她的双眼,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血债血偿,挫骨扬灰。”

换做以前,她只会欣赏他这样杀伐果断的气质,着迷他挥斥方遒的气场,可现在,她的心只剩下疼痛和麻木。

夏云苼无声的低笑起来,妈妈说得没错,程言之就是个畜生,是个魔鬼。

遇上这样一个害得她家破人亡却自己还无法报复,必须求他高抬贵手的人,不麻木还能怎么样?

她用力睁大眼睛,好像这样就能将眼泪死死的圈在眼眶里,只是颤抖的声音泄露她心底一丝软弱,“我爸爸他已经死了,求你,放过他吧。”

“夏家不是还没死绝。”程言之冷睨着她,猛地将酒杯顿在桌子上。

他忽然起身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用力欲要将其捏碎的力道,“你求我,怎么求,现在你又能拿什么交换,心还是肾?”

下巴传来一阵刺疼,眼泪终于从眼眶挤出,顺着眼角没进发梢。

夏云苼的手指伸到背后,将拉链一点一点拉下,天蓝色的连衣裙顺着洁白的肌肤慢慢滑落到脚下,她抬眼看着程言之,将他的一只手放到胸前,用力挤出一个字,“我。”

掌心的肌肤柔软细腻,如融化开来的羊脂玉,泛着诱人的光泽。

程言之眸底闪过一抹暗色,扬手将她推倒地上,低下头在她的唇上一阵啃噬。

地板冰冷的触感,和身上男人火热的躯体,令夏云苼像是置身在冰火之中,备受煎熬。

头顶的天花板不停的晃动,她咬牙承受着男人凶狠的力道,嘴角慢慢地渗出点点血迹,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刺眼。

女人嘴角的血丝映入他的眼底,眸中一片猩红,“真该让夏正涛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估计能让他死不瞑目。”

男人的声音如寒冬的冰块般冰冷,令夏云苼的心再度紧缩,一阵颤抖。

她的脸色愈发苍白,脸上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一股粘稠的液体伴随着血腥味慢慢地从她的身下散开。

她双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声音因为身下传来的疼痛嘶哑破碎,“疼……”

程言之低头看去,洁白的地板上零星的洒落着几滴血丝。

他抬眼盯着夏云苼的眼睛,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冷笑道,“夏云苼,这是第几次补处/女摸?每次被男人干出血,是不是都让你很爽?”

夏云苼顺着他的力道向后仰起脖子,像是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将要流失一般,眼底闪过一丝痛恨,她用一只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拉下程言之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笑。

“程言之,是你的孩子。”

男人看着她腿间流下的鲜血越来越多,头皮一阵发麻,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按在地上,“不可能。”

夏云苼喘息着挣扎,声音却渐渐虚弱,“一个月前,也是在这间房子里,你喝醉酒要了我……呵,程言之,你亲手杀了他……”

程言之一下子怔在原地,浑身的血液似乎瞬间倒流,在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第4章 是真的

次日上午,夏云苼醒了。

她缓缓地举起苍白的手指,刺眼的阳光顺着指缝扎进她的眼底,她眯了眯眼睛,便看见逆光坐在窗前的男人。

男人起身向她走来,眼眸深邃,眼底的光芒锐利如鹰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为什么不告诉我怀孕的事情?”

夏云苼晃了晃脑袋,意识不清的盯着他的嘴巴,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外太空传来一般,“你说什么?”

程言之一把攥住她微扬的手臂,眼神狠厉的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不说?你是故意的。”

竟然真的怀孕了?

夏云苼的视线下垂,隔着被子落在小腹上。

老天爷真的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她和他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又如此的水火不容,怀孕了能算作喜事?

现在,没有了,也很好。

可是为什么?

心这么疼,疼的像是有人在抽她的筋。

她死命的握紧拳头,指甲几乎陷进肉里。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发抖的身体,抬眸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眸。

“是,我就是故意的。一个孽种,就不该活下来,现在死了,那是在给你积德。”

程言之的瞳孔骤然紧缩,俊美的脸上布满阴鹜,手指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闭嘴!夏云苼,把孩子好好的生下来。”

孩子还在?

夏云苼的眼睛里陡然升起一丝光亮,她抬眼看向程言之,当她看到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期待时,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父亲尸骨未寒,母亲还在医院躺着,而她竟然在暗暗高兴留住了这个男人的孩子,夏云苼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

夏云苼伸手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起身盯着他的眼睛冷笑,一字一顿地道,“程言之,你凭什么我要给杀父仇人生孩子?”

她看着风暴在男人的眼底聚集,依然毫不在意的继续嘲讽的笑,“没错,我欠你钱,可我不会再出卖自己了,钱,我会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

“肚子里的这条命还给你,我们,两清了。”说完,夏云苼猛地用力推开眼前的男人,抓起水果刀就往小腹刺去。

程言之心底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他伸手便夺了过去。

锋利的刀锋瞬间将手掌割裂,鲜血汨汨而出,而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睚眦欲裂的瞪着夏云苼,“放手。”

夏云苼用力抽动水果刀,眼底恨意毫不掩饰射向他,“我不,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这个孽种。”

程言之抬起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腕处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夏云苼惨叫一声,只觉得一股钻心的疼从手腕传来,整只手臂骤然脱力,水果刀从她的手中滑落。

程言之的呼吸微微颤抖,染满鲜血的手掌攸地握紧,浑身弥漫出一股肃杀之气,异常恐怖。

“如果你再敢乱来,我保证,夏正涛会死无全尸,至于吴曼如那个贱人,偿命。”

男人的声音阴森可怖,令她如坠冰窖。

夏云苼心中苦涩,这就是她爱错人的代价,如今她想挺直脊背断个干净,却被掐住五脏六腑,绝望如潮水般铺天盖地。

她狠狠地瞪着他,大口的喘息着,“你!”

程言之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双眼阴冷的盯着她的眼睛,“记住,孩子在她在。”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离开。

夏云苼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双手紧紧揪着被角,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眼泪却控制不住地从紧闭的眼角挤出,晕染了整个枕头。

她将手指塞进嘴里,身体却开始抖动,压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

整个病房里,全都被染上一股绝望的气息。

第5章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一个星期后,夏家。

夏云苼出院回家,刚打开大门,她便愣了一下,抓过一把扫帚横在胸前,对着客厅的几个陌生男人厉声喊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最边上的黄毛晃动一下手里的钥匙,嘻嘻笑道,“你是夏云苼吧?父债女偿,夏正涛欠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

夏云苼看着几个围上来笑得不怀好意的男人,使劲咽了口唾沫,脚步微微后退,只是眼神依然凶狠的瞪着他们,“我现在没钱,麻烦你们再给我点时间……”

“没钱?听说你刚得了一大笔钱,钱呢?”坐在沙发中间的刀疤脸男人,漫不经心的伸手挖着耳洞,“兄弟们,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长长记性。”

在夏云苼还来不及的反应的时候,手中的扫帚已经被人夺去,整个人被甩到地上,男人的拳脚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地上疼痛到蜷缩,只是双手依然紧紧的护着小腹。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夏云苼手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

“哒哒”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停在她的面前,狠狠地踩在她的手背上,用力碾动。

“啊……”

夏云苼惨叫一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背传来,刚刚聚集的一点力量瞬间被击散,因为疼痛,眼底浮现一层雾气。

她用力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你怎么会在这里?”

袁紫凝嫌恶的斜睨了她一眼,冷笑,“我当然会在这里。”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周围的男人,眼底满是愉悦的笑意,“他们,都是我的人。”

“所以,我现在是你的债主。”袁紫凝开心的大笑起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言之跟我求婚了。”

夏云苼手指及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下一秒,被她狠狠的收进掌心,平静地冷笑,“那真是太好了。”

袁紫凝用眼神示意身边的男人离开,她笑着将手上那颗硕大的钻戒放到她的眼前。

“言之说他爱我,为了让我嫁给他,他把夏氏集团当做聘礼,让我随便玩,就算是垮了,他还会再送我一个。”

夏氏集团?

夏云苼瞪大双眼,心底的疼痛像海浪一般席卷而来,她从来没有想过,程言之竟然会这么做,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在他的手里就像是一件玩具一样,被随意的丢给人玩。

夏云苼双眼血红的盯着她,“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

“知道什么?”袁紫凝尖声打断她的话,情绪骤然失控,一双眼睛里,尽是凶光,“你什么都不知道,夏云苼,我也是爸爸的女儿。”

夏云苼震惊的看着她,脑海里闪过妈妈说的话,喃喃地说,“你再说一遍。”

袁紫凝伸手掐住她的脖子,鲜红的指甲在夏云苼白皙的脖颈上划下一道血痕,眼神阴狠。

“我和妈妈被抛弃的时候,你在夏正涛和吴曼如的怀里抱着玩具开心的笑,我只能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哭,夏云苼,你早就不记得我和妈妈了。”

夏云苼猛地挣扎,她不相信,这个处心积虑接近她的女孩,是她的妹妹。

“不敢相信吗?我也不敢相信。明明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我要过这样的日子?”袁紫凝双眼染上一丝猩红,“你穿着公主裙去吃西餐的时候,我像个乞丐一样躲在角落里啃发霉的面包。”

“你去游乐园的时候,我呢,被妈妈吊在梁头抽打,就因为我身上流着夏正涛的血,”她一把将手臂上的衣袖掀开,指着上面的疤痕说,“看到吗?这些都是你跟夏正涛造成的,是你们毁了我。”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做?夏云苼,当年抱走的为什么不是你?”她疯狂的大笑其起来,站起身子狠狠的踢打着夏云苼,“你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这些,还有这些,都是我的!”

夏云苼脸色慢慢变得惨白,冷汗瞬间从毛孔里窜出布满全身,她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小腹,一只手攥住袁紫凝的脚踝。

鲜血像是溪流一般从身下流出,袁紫凝张狂的笑声越来越远,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一个高大身影好似向她走来。

第6章 我宁愿死

阳光被遮光帘挡在窗外,病床上的夏云苼缓缓眨动了一下眼睛,慢慢睁开。

病房的门被拧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疾步向她走来,“云苼,你终于醒了。”

夏云苼动了动身子,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传来,她倒抽一口气倒回病床上,苍白的手指抓住他的衣袖,“越泽哥,我的孩子……”

闻言,顾越泽手指微顿,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身后,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后还会有的,好在孩子还小,对你的身体没有太大的损伤……”

“什么意思?”夏云苼愣愣的盯着他的眼睛,像是不明白般,摸着小腹喃喃地道,“我明明感觉他还在的。”

“云苼,你听我说,”顾越泽握住她的肩膀,思索了一会,最后还是缓缓的说了出来,“孩子已经没了,可我保证,只要你好好听话,好好的养身子,以后你一定会再有孩子的。”

没有了?

夏云苼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雪白的纱布将手指严严实实的包裹,却像是勒住了她的呼吸一般,令她窒息。

“不,不一样了,那不是他。”她手指慢慢收紧,鲜红的血丝慢慢渗透出来,嘶声力竭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次他不肯留下?”

顾越泽闭了一下眼睛,喉咙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他清了清嗓子,低声安慰着,“云苼,你不要这样,没有了孩子,你还有妈妈要照顾,如果你倒下了,阿姨怎么办?”

妈妈。

为了妈妈,她不能倒下。

可是心怎么这么疼?

夏云苼紧紧的环抱住自己,狠狠的咬紧双唇,哭声却止不住地从她的唇间溢出。

“不要哭了,千万不能伤心动怒,不然以后留下病根,你还怎么照顾妈妈?”顾越泽看着她隐忍痛苦的样子,眼睛发酸,“现在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有我在,我会帮你的。”

夏云苼只是摇了摇头,蜷缩着将整个身子慢慢地滑进被子里,把自己蒙了进去。

……

夏云苼双眼紧闭,眼睑下的眼珠子急剧的转动着,她挣扎着喘息,猛地睁开双眼。

一双阴沉狠厉的墨眸映入眼底,她蹙眉后退到床头,却被男人一把拉了回来。

“夏云苼,孩子呢?”程言之抓着她的衣领,像拎小鸡一般将她提到眼前,深如寒潭的眸底浮现一丝狠厉,“回答我,孩子呢?”

宽大的病号服卡在脖子上,夏云苼剧烈的咳嗽起来,伸手去掰扯他的手指,冰冷的眼神满含恨意,“死了。”

“很好,胆子够大。”程言之怒极反笑,只是声音里却没有丝毫笑意,他一把撕开夏云苼的衣服,“不想生是吗?我偏让你生。”

夏云苼指甲用力掐着他的手臂,双眼盯着他挑衅。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你不是最清楚了吗?程言之,你想要孩子,去让袁紫凝给你生啊,让我给你生孩子,我宁愿去死。”

“想死是吗?我成全你。”他一把掐住夏云苼的脖子,眼神阴冷的盯着她,浑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息。

夏云苼盯着他眼睛,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却带着一抹疯狂和恨意,“杀了我,动手啊。”

程言之看着她疯癫的样子,额角青筋暴出,他一把将她甩开,眼神凶狠暴戾,“来人,把她送到顶楼的房间,不许任何人见她。”

第7章 标本

顶楼病房。

夏云苼睁着双眼直直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安静的仿佛没有了呼吸。

她不知道自己还活着干什么?

父亲没了,母亲不想活,孩子也死了,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孤独,悔恨和绝望像是水藻般浮在她的周围,将她一圈又一圈的缠绕,令她窒息。

一直紧闭的房门被拧开,夏云苼的眼珠微微转动,看见袁紫凝走了进来,她暗淡无神的双眸攸地射出一道利刃,直直的射向袁紫凝。

袁紫凝穿着裙子和高跟鞋,她抱着双臂,气势凌人的睨着床上的夏云苼,挑眉笑着,“被关起来的滋味如何?”

夏云苼挣扎着坐起来,喘息了半天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

袁紫凝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墨黑的背景上是一个闪烁着光亮的球体,她将照片递到夏云苼的眼前,“知道这是什么吗?”

夏云苼眉心蹙了蹙,声音嘶哑,“什么?”

袁紫凝捂着嘴角轻笑起来,“孩子,你流掉的那个孩子。”

浑身的血液仿佛被瞬间抽干,夏云苼的身子猛地摇晃了一下,脸色惨白,“你说什么?”

“知道我是怎么拿到的吗?”袁紫凝欣赏的打量着夏云苼的脸色,手指指着照片的肉色小球,“咯咯,这年头,有钱能使磨推鬼,只需要一句话,就有人将她做成标本放在我的桌子上。”

“听说最近法国在举办国际标本展览会,我想如果拿他去参赛的话,一定能拿头奖,毕竟还没有人用胚胎做标本,想想那些人惊艳的眼神,就很刺激,哈哈,”袁紫凝大笑着,“姐姐,你不是很需要钱吗?如果拿了奖金,我一定分你一半,毕竟这个胚胎是你贡献的。”

夏云苼浑身汗毛倒立,几乎要疯了,那是她的孩子啊。

“还给我!”夏云苼声音嘶哑颤抖,心也跟着颤抖,她死死的盯着那张照片,用力扑上前,却被袁紫凝轻巧的躲开。

她知道她不能再动怒,可袁紫凝偏偏跑到她的面前,看到袁紫凝手里的照片,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心被撕扯成碎片,绞着疼。

“还给你?一个不该出现的贱种,一个死掉的脏东西,你要他留作纪念?”袁紫凝嚣张的笑着,将照片砸到夏云苼的面前,“既然想要,留着好了,反正我冲洗了很多张。不够的话,我让人再给你送来,给你贴满整间屋子,让他陪着你,好不好?”

夏云苼一手揪着左胸口,一手将照片死死的攥在手心里,双眼血红的咬牙,“你骗我。”

“哈哈,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特意让人拍了视频,从他出手术室到被做成标本,全程都被记录下来了,要不要看?”袁紫凝晃动着手机,手机里传来“哗哗”的液体晃动声。

夏云苼全身颤抖,她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地狱被反复焚烧,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袁紫凝,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哈哈,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太痛快了。咯,夏云苼,活该你没了孩子,就因为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你肚子里的孩子替你去赎罪了。”

“听说做成标本,上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生生世世都不能投胎做人,他会一直在这个房间陪着你,姐姐,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袁紫凝晃了晃手机,指着屏幕上的光点大笑着,“啧,就是这个孩子太可怜,太不会投胎了,偏偏托生在你的肚子里。”

夏云苼终于彻底崩溃,她掀开被子一下子跳到袁紫凝的身上,死死地抓住她的头发,撞向墙壁,“我杀了你,杀了你。”

“啊……”袁紫凝抱着头痛叫起来,精致的发型瞬间变成了草窝,她伸手去夺自己的头发。

夏云苼骑在她的身上,巴掌一下下落在她的身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夏云苼,你干什么?”程言之推开门冲过去拉开她。

夏云苼仍然在不停的踢打着,看着挡在她面前的男人,张口狠狠地咬在他的手臂上,哭的嘶声力竭。

“程言之,你怎么能这么做?他也是你的孩子,你就不怕做噩梦吗?你们会下地狱的,你们都会下地狱的。”

程言之眼神凌厉盯着疯狂挣扎的夏云苼,双手死死的箍住她的身子,“镇静剂。”

直到一针注射完,夏云苼仍然在疯狂的挣扎,那力道几乎要挣脱他的手臂。

程言之盯了医生一眼,“再打一针。”

医生头皮发麻的看着这一幕,上前再次注射了一针。

可是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震惊的看着程言之怀里依然不停挣扎厮打的女人。

在他慑人的目光中,医生战战兢兢的低声说,“程总,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病人太疼了,安定药对她已经失效,可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会真疯的。”

程言之的手指攸地握紧,声音里透出几分凛冽,“再打。”

在针管不停的推进中,夏云苼疯狂挣扎的动作一点点低缓下来,直到最后一滴注射完,她的手臂一下子垂落到程言之的手臂上。

第8章 痴人说梦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夏云苼睁着双眼,视线却渐渐涣散,她只觉得整个脑子混混沉沉,浑身虚软无力。

房门轻轻转动,顾越泽惦着脚尖轻轻的走进来,像是怕惊扰了病床上的女人。

远远地,他看到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可是那里面没有任何情绪,空洞,迷茫,像是掉进了暗无天日的井底。

他的脚步顿时僵硬了一下,再也顾不得许多,他一下子奔到病床前,“对不起,云苼,是我来晚了。”

光亮一点点在夏云苼的眼底聚集,她动了动唇角,却只发出“嗬嗬”的嘶哑声。

顾越泽握住她苍白的手指,温柔的眼神里满是心疼,“我知道,你放心,阿姨没事。云苼,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夏云苼的睫毛轻轻一颤,随即就缓缓地摇了摇头,抽回手指收进掌心,喉咙里像是含着一把碎玻璃渣,声音嘶哑破碎。

“我不会走的,爸爸和孩子因为我都死在这里,妈妈又不肯原谅我,现在,我的亲妹妹这么恨我,我不能走,不然我走到哪里都无法安宁。”

“可是……”

“没有可是,哪怕是为了我自己,我也不会走的。”夏云苼挣扎着坐起来,干涩的双眼渐渐染上一层湿润,“我不能那么自私。”

顾越泽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微笑着说,“好,既然你放不下,那我们现在不走,等我帮你报了仇,了了心愿,我们带着阿姨一起离开这里。”

报仇?

对,等她替爸爸和孩子报了仇,她就可以带着妈妈永远离开这里了。

顾越泽的一句话像是重新点燃了她生活的目标,夏云苼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激动的语无伦次,“对,你说的对……”

顾越泽呆愣了一下,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句话,她就变得这么激动,可是看着她重新鲜活起来的样子,他的唇角扬起,“你说对就对。”

顾云苼睁大双眼,用了眨了眨,一滴泪珠顺着她的眼角落下,可她却笑了起来,“报仇,越泽哥,你说的对,等我报了仇……”

“嘭”的一声。

房门从外面被人一脚踢开,两人抬眼看去。

病房门口,程言之一脸森然寒意,宛若地狱的邪神一般,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他的视线死死的盯着病床上女人,黑眸锐利,嘴角浮现一抹嘲弄的冷笑,“报仇?简直是痴人说梦。”

夏云苼的心骤然紧缩了一下,没想到程言之这么巧听到了他们的话,她一只手揪紧被子控制着颤抖的身体,面上却丝毫不显,冷冷地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程言之一步步走到病床的另一边,伸手将夏云苼提了起来,却在看到两人相握的手掌时,漆黑的眸底显得更加幽暗几分,“你不会有机会。你最好祈祷紫凝平安,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报仇。”

有什么东西像是电影般在脑海里闪现。

是她把袁紫凝打伤了。

夏云苼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顾越泽的声音打断,“程言之,你放开云苼。”

云苼?

看来这个女人已经将他的警告忘记了!

“来人。”程言之冷冷的盯着顾越泽,目光宛若刀锋般逼人,令夏云苼心底深处生出一股恐惧。

夏云苼看着闯进来的两个人彪形大汉,神色染上一抹焦急,她伸手掰开顾越泽的手指,“越泽哥,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请你替我照顾好我妈妈。”

程言之冷笑一声,眼眸中染上一丝冰冷的杀意,拽着夏云苼的手腕将她拖出房间。

小说

她有着尴尬的身份,为了母亲,她放弃最爱的他,违背了自己的心。

2021-1-3 15:32:43

小说

他什么时候跟人生过孩子?是了,除了小宝的生母……

2021-1-3 15:35: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