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招惹了一个男人,她本想逃之夭夭,谁知道这男人阴魂不散屡次出现。

不小心招惹了一个男人,她本想逃之夭夭,谁知道这男人阴魂不散屡次出现。,“想走?不打算对我负责?”,“没关系,你不愿意负责那就我来负责好了。”,他笑得一脸腹黑,再次相见他已经成了她的未婚夫,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小心招惹了一个男人,她本想逃之夭夭,谁知道这男人阴魂不散屡次出现。

第1章 一千万,我买你

夜深,凉如水。

橘子酒吧。

这儿灯红酒绿,舞台上的妖娆美女穿着暴露,浓妆抹艳,不断地扭着自己如蛇一般柔软的身体,引得台下男人们尖叫声彼此起伏。

夏千千没有理会这杂乱的音乐,只是一直低着头,手中捧着杯子一杯杯地灌着烈酒。

直到喝得脸色泛红,头脑晕沉,她才缓缓地起身,从包包里取出那块名表,一步一步地走向舞台。

她上去之后直接将那跳舞的妖娆美女推开,力气大得很,又一副凶神恶刹的模样,对方也不敢闹她,只得悻悻地离去。

一把抢过了麦克风,夏千千粗鲁地将自己的手举起来,手上那块名表闪着耀眼的光芒,让台下众多男人侧目。

夏千千嗤笑地询问:“这是今天刚买的百达翡丽经典款手表,我想送给台下的某一位男士,只要他愿意陪我一夜!”

台下一片哗然!

“你这破表又不值钱。”

“不值钱?”夏千千冷笑地加多了一句:“那再加一百万,怎么样?可有愿意的?”

“我愿意!”

“我也愿意!!”

声音此起彼伏,谁也不愿意错过。

事实上,那一百万虽然很诱人,但更诱人的确是这台上的女人。姣好的身段,虽然穿着保守,但看起来就很有料,特别是那冰清玉洁的皮肤,还有那冷若冰霜的眸子,只是一眼就令男人产生了想征服的欲望。

“一千万,我买你一夜。”台下却有个冷如寒冰的声音响起,只是一句,便让场上安静了下来。

夏千千寻着声音来源望去,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那儿。

他的气质慵懒高贵,容颜俊美,犹如画家笔下精心雕琢过的五官,墨色浓密的头发,一双如鹰隼一般凌厉的眼眸,是那种令人一见便心生畏惧的男人,气场十足到了极点。

夏千千呆了片刻,很快便恢复理智,这个男人真是长得妖孽,害得她差点失神。

看着他抬步朝自己走来,她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初渣男王锐翰追她追得发疯的场景,眼前有些模糊,意识有些涣散。

她今天晚上,真的……喝了不少。

眼睁睁地看着他靠近自己,男人修长的手搭在她的腰间,俯身凑近她。

权景墨看着这个美如精灵的女孩,被她冰色的眸子所吸引,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让他神色有些恍惚。

并不是刺鼻的香水味,她虽然话语尽风流,可看起来就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

他一走近,那强烈的男性气息便让她避无可避地包围着她。

“你是谁?本小姐……有的是钱,你……”她抬手指着男人的鼻子,笑得极尽妩媚,妖娆,“只要伺候好了本小姐,我就会……给你无尽的好处!”

站在权景墨身后的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欲上前,阻止她的靠近。

权景墨手一抬他们便退身离开,他勾起唇,邪魅的眼眸盯着她道:“嗯?怎么才算是伺候好了你?”

夏千千看着他笑了起来,双手直接挂在他的脖子上,粉嫩可口的唇瓣缓缓朝他靠近。

“呕……”

下一秒她却突然扑进他的怀中,酒后起了反应,吐在了他的身上。

全场一片寂静,黑衣人仿佛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呼唤……天呐!

第2章 这个女人……

权景墨石化了,俊美的脸上一片铁青。

这个该死的女人,权景墨眯起眼睛,脸上一片铁青,伸手打算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拉出来,她却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衫,呕吐得更加厉害。

“墨少!”两名黑衣人冲上前来,一脸紧张地望着他,“这个女人……”

怀中的女人吐完以后就开始嘤嘤地哭起来,揪着他的衣领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混蛋,呜呜……还说我是个木头,你才是木头,你全家都是木头!”

夏千千趴在权景墨的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惨,未了还拿了他的领带去擦自己的鼻涕。权景墨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了,旁边两名黑衣人站在一旁瑟瑟发抖,已经可以预料到一会那女人的惨状了。

夏千千吐完以后便用力地将权景墨推开,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走了不到两步突然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她脸上挂着悲伤的笑容,举着手:“喝!再喝!”

权景墨虽然是沉着脸,但却走过去将那哭得跟花猫一般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之后迈开步子往场外走去。

……

第二天早上。

嗯……好累……怎么感觉全身像被大卡车碾过似的?

这是夏千千醒过来的第一感觉。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只觉得有些痛,夏千千揉了揉,缓缓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逸的脸,他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精致的五官,薄唇如刀削一般,紧紧地抿着,勾着唇角,笑得一脸邪魅。

“醒了吗?”

夏千千点点头,有些呆愣,她诧异的问道:“你……你是谁?”

“我?昨晚你忘记了吗?”权景墨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说呢?”说完他将戴着手表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那亮闪闪的光芒差点把夏千千的眼睛给闪瞎了。

她怎么能够忘记,这是她给渣男王锐翰买的生日礼物,可是……他却和她的好朋友苏念音搞到一块去了,所以……后来的事情渐渐在脑海里清晰。

所以这个男人是……一、夜、情吗?该死的!

夏千千头疼地伸手拧了拧自己的眉心,简直要疯了,她居然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了,该死的!

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夏千千赶紧爬起床,准备穿衣服离开,她才不要待着这个鬼地方。

权景墨一顿,眸子眯了眯,这个女人想要跑吗?

顿时手腕上却一紧,夏千千被人重新按回了柔软的大床上,权景墨冷冷的看着她,“怎么?女人,你把我吃干抹净了就想跑吗?”

夏千千呆了呆,十分无辜地望着他:“不然呢?难道你还想再来?”

“你要是不介意,我不会介意的!”权景墨眼眸微微眯起,俊脸帅得一塌糊涂,薄唇扬起一个魅惑的弧度。

“oh,no,我不要!!!”夏千千连忙道,摇头晃脑。

权景墨恼了下,咬牙,“你昨晚睡了我,就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什么?负责?”夏千千一怔,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个长相帅气的男人居然让她负责?!

“怎么?让你负责吓到了?”权景墨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已经错愕掉的女人,让她负责很吃亏么?该死的!

“没,没有……我只是震惊,震惊了……那个,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啊?”夏千千吞了口口水,指了指他身后的浴室。

第3章 要不要一起?

“洗澡么?说的也是,昨晚那么激烈,也该洗一个了!”权景墨笑道。

夏千千顿时无语凝噎,脸轰的就红了,这个该死的混蛋!他还敢提昨天晚上!

权景墨起身,笑眯眯的走向浴室,同时还问了问她:“怎么样?要一起洗吗?来个鸳鸯浴如何?”

“无耻!!!”

夏千千怒道,一个枕头砸了过去,权景墨扫了她一眼而后进了浴室。

砰!

听到里面的水声响起,夏千千这才咬牙切齿的起了床,掀开被子下床穿衣服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负责?搞毛线!

她才不会相信这种一夜疯狂的事情呢,何况她昨天晚上只是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她直接开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丢在桌子上,再把那块名表的手表压住那张支票,之后潇洒地逃之夭夭。

等权景墨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房里已经空无一人,桌上放着一块手表和一张支票。

他走过去将支票掂起来,一百万?他勾起唇冷笑,深邃的黑眸闪过一抹笑意,狡黠又闪耀。

给这些东西是想和他撇清关系吗?女人,你做梦,他权景墨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尤其是她有着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权景墨走过去,按下接听键。

“权少?”

“嗯。”权景墨应了一声,墨色的眼眸逐渐变得阴沉起来:“消息准确吗?确定是夏千千吗?”

那头的翰萧应道:“权少,就是她,千真万确没错。”

“好,继续盯着,有消息立马给我汇报。”

……

夏千千拖着疲惫的身子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原本她是有住处的,可那住处已经被那两人玷污了,她不想再回去。

那间屋子就留给那对狗男女吧!

回到学校,夏千千直接回了寝室收拾东西。

一面收着衣服,一边想着昨天下午在屋子里看到的场景。她好不容易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给王锐翰买了生日,结果推开门就看到了两人纠缠在一起的一幕,污秽的话语历历在耳。

“你爱我吗?”

“爱。”

“比起夏千千呢?我和她之间谁比较好?”

“你。”

“那,为了我跟她分手好不好?”

“好。”

之后便是不堪入目的场景和呻吟。想到这里,夏千千深吸一口气。

将东西一股脑地塞进袋子里边,夏千千提了袋子就往外冲,碰巧却遇上了回来的苏念音。

“哟?你这是要去哪呀?”苏念音干脆直接拦住她的去路,撩拨了一下性感妩媚的长卷发,媚笑着看着她。

听言,夏千千停住脚步,抬起头却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好狗不挡道,麻烦你让让。”

“你骂人?”苏念音立马就变了脸色,“夏千千,你拿镜子看看你自己吧,一副衰样,男人看着你都反胃,你被王锐翰甩了是活该。”

啧……夏千千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请你搞清楚,是我甩的他,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就算是白送给我我也不要。”

说完她用力地将她推开,之后拖着行李箱走出去,任凭苏念音在后面大嚎大叫。

“夏千千你这个贱人,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骚货,一天到晚只会到店里去打工,你没钱你来上什么学啊?还不如滚回你的乡下去。”

她没有回头,拖着行李箱越走越远,路上不少同学对她指指点点,她没有去理会,直接出了校园。

离开了有那两个人的地方,夏千千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于是便拖着行李箱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之后发现一辆黑色的车子一直跟着她,她疑惑地停下脚步。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一张帅气邪魅的脸,夏千千错愕地看着来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她应该没有看错吧?这个男人不就是那个……那个……昨晚的男人……

第4章 我要对你负责

看她因错愕瞪得如铜铃一般的眼睛,权景墨忍不住勾起唇角,朝她挥了挥手。

“上车!”

上车?夏千千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拖着行李箱蹭蹭地跑上了车,她快速的动作让权景墨皱起眉头,这个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上他的车么?

砰!

可谁知道,夏千千刚关上车门,就扯开嗓子道:“送我到2号路的火锅店旁边停下就行,谢谢。”

话语间竟是理所当然,好像在吩咐一个出租车司机一般。

权景墨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怎么?”夏千千睨了他一眼:“你跟踪我到学校来不就是来找我的吗?让你当一回车夫昨的了?”

权景墨顿时无权以对,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半晌权景墨突然踩下油门,车子呼啸而出。

砰!

而夏千千则是没想到他会开得这么猛,身子往前倾,额前砰的一声撞到了玻璃上。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搞谋杀啊?”夏千千不满地抱怨着!

但权景墨没有说话,车子直接往前开去,夏千千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而后扭头看向窗外,一边揉着自己被撞得有些红肿的额头。

可渐渐的,夏千千便开始发现这条路并不是去2号路的方向,倒是越开越反,离得越来越远了。她扭头愤怒地瞪着他:“我是去2号路,不是去其他地方!”

权景墨却专注地开着他的车,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愤怒,而是轻描淡写地道:“我有说要送你去2号路?”

“你?”夏千千气结,上贼船了?她将手中的袋子摊开来,“你到底想怎样?”

“嗯?”权景墨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昨天晚上的钱我已经给你了吧?一百万支票我就放在桌上,还有那块手表!”她气愤地说道,上他的车原本就是想,怎么说这人也收了自己一百万和一块名表,就算是送自己一程也没关系吧?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

她的话音一落,车里的温度便直线下降,权景墨原本面无情的脸顿时变得乌云密布起来,扭过头瞪着旁边对着他大眼瞪小眼的女人,难不成这个女人以为自己来找她只是为了那一百万和名表?

很好!他权景墨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样对待过!

别的女人巴巴地贴上来,她倒好,趁他洗澡的时候逃之夭夭,还留下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和一块手表,那两样东西好像在嘲笑着他一般。权景墨,你也有今天!

看来,她是真的把他当成出来卖的了?想到这里,他勾起唇,冷笑道:“一百万的支票?我怎么不知道?”

“什么?”夏千千的脸色顿时像吞了蟑螂一样难看,“我明明放在桌子上的,怎么可能会没看到?”

看她略慌张的模样,权景墨突然玩心大起,将车子停在路边,而后俯身凑近她:“这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是你把我吃干抹净了以后付不起钱,然后就逃掉了?现在我来找你,你又骗我说,你把一百万给我了。”

第5章 吃亏的是我

“你胡说!”夏千千瞪大眼睛,双手叉腰大声:“我看你才骗我,我明明把钱放在桌子上的了!还有那块手表!”

“唉……”权景墨叹息:“没想到你这么不讲信用,你说,如果你学校的同学知道你……”

他后来的话没有接下去,可夏千千却知道他想说什么,有脑子的人一想就明白了。她眯起眼睛,有些不悦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却轻挑地勾起他的下巴,“早上的时候不是说过了?你把我吃干抹净了,要对我负责。”

“负责?”夏千千嘴角抽了抽:“你没开玩笑吧?”

“我像在开玩笑?”

好吧!的确不像,夏千千耸了耸肩:“你搞清楚,我和你,吃亏的是我,你还让我负责,我没叫你负责就已经不错了。”

“如果你不愿意对我负责的话,那我倒不介意对你负责。”权景墨说着勾起唇,黑眸闪亮得惊人。

夏千千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无奈道:“这结果都是一样的!”

“嗯,所以你还是乖乖接受吧!”

想老娘乖乖接受?门都没有!王锐翰那王八蛋追她那么久都会劈腿,她是不会再相信爱情了,男人?她是不会再陷进去了。

想到这里,她送了他一记白眼,然后踢开车门下车。

“夏千千!”权景墨跟着下车,“你干什么?”

“如果坐一趟车就必须对你负责的话,那这车我还是不坐了!”夏千千想打开后备车箱拿行李,可某个高大的人影却挡在前面,根本没打算让她过去的模样,她和他大眼瞪小眼了半晌,最终摊手:“行!我把行李箱都给你,行了吧?”

说完,她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权默黑眸里的兴趣越发浓冽,让她负责就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情么?居然把她吓得连行李都不要了?

不过……权景墨眸色一深,握着行李的手紧了紧。拒绝他?没关系,他有足够的耐心。

为了乔可欣,必须得得到夏千千。

权景墨抿紧薄唇,浓冽的眼神紧紧地锁定那抹娇小的背影。可欣,我一定会治好你!

……

夏家。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嗯?不是说不会再回来了吗?不是要去外面陪你那穷小子吗?现在知道错了?被抛弃了吧?难过了吧?”

夏千千站在沙发旁边,手上举着一个花瓶,一脸苦瓜相。

这是夏家女主人姚青定的家规,从小到大,夏千千只要一犯了错,就会被罚举花瓶,每次都要举一两小时才罢休。

“看你这苦闷的脸,也难怪会被抛弃!”姚青坐在沙发上,翘着二朗腿,双手环在胸前,俨然一副女王的模样。

第6章 帮你物色男人

夏千千被喷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唾沫子,终于忍无可忍,抬起头来,大声道:“妈!我会苦着脸完全是因为您的压制好不好?你说咱家能不能换个惩治方法啊?”

老让她举着花瓶这样站着,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怎么着?”姚青媚眼一瞥,气势汹汹地起身,叉腰,“你敢跟老娘顶嘴?你胆儿肥了是不?出去外面鬼混这么多年,说走就走,你想过我这个当妈的不?现在你倒好,被抛弃了,知道回来了,你当初……”说到最后,姚青竟红了眼眶,泣不成声。

见她哭,夏千千心软地咬了咬下唇:“我说您说就说,骂归骂,你哭什么呀?”

“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管我哭什么,老娘哭还关你屁事啊!”姚青愤愤地擦着眼泪,之后一扭屁股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我花瓶能拿下来了不?”

“举着,不到两个小时不准放下来!”

神啊!带我走吧!

夜晚。

夏千千以大字型的姿势倒躺在床上,双手已经累得不行了,举着那花瓶整整两个小时,差点没要了她的老命!

姚青,你也太狠了点!

可是没办法,就算是老爸,也不敢在她面前说什么,整个夏家都是由她做主。

有这样的老妈真命苦哟。

第二天,夏千千还抱着抱枕和周公约会,就被姚青从被窝里给揪了起来,然后按到梳妆台前,折腾了整整两个小时。

等夏千千睡饱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已经被人换掉了,而且脸上还化了妆,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整个人奔到梳妆镜前,盯着镜子里的人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不认识自己。

“老妈,这怎么回事?”

姚青满意地拍拍手:“不错吧?你老妈的手艺!”

手艺……夏千千满脸黑线,你以为炒菜呢!

“你不是被抛弃了吗?我看你可怜得紧,所以给你物色了几个,你今天就啥也没别干,好好地去看男人,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夏千千无奈地转身,“老妈,你把我化成这样,真的合适吗?我刚起床,还没有刷牙洗脸啊!”

听言,姚青脸上一变,“糟糕,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那这样吧,你今天就不用刷牙洗脸了,赶紧去准备一下东西,我去楼下看看车准备好了没有!”

说完她转身就走人了,留下夏千千站在原地抚额汗颜。

不过等她一走人,夏千千便开始往身上扒拉着,将那条不像样的裙子给扒了下来,换上自己喜欢穿的休闲装,然后进了浴室,开始洗漱。

姚青在楼下等了她十分钟还不见人影,便念叨起来:“这死丫头搞什么呢?明明我都替她打扮好了,需要弄这么久吗?”

夏千千的父亲夏天成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的妻子,眼睛都快笑成了月牙儿:“你就别念叨了,她刚起床,总要花时间收拾一下自己。”

唉!他的宝贝女儿啊!那么多年不见,他都想死她了。

只是昨天在公司处理事情,等回来以后却听说她睡了,好吧。睡就睡了,他就趁她睡觉的时候看看她呗,结果发现这丫头竟然把门给反锁了,让他伤心了一晚上。

等夏千千下楼的时候,姚青差点没冲过去将她的耳朵给揪起来,“你这死丫头怎么回事?不是都帮你打扮好了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听言,夏千千有些无奈地白了她一眼,“妈,我才刚起床耶,你那样搞我不舒服。”

“就是就是,女儿舒服最重要。”夏父夏天成笑眯眯地附和,蹭蹭地跑上前,替自家女儿拎着小包包,俨然就是一副女儿奴的模样。

姚青无奈望苍天,她现在能怎么样?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难道再回去折腾?

“算了,我女儿天生丽质,不用化妆照样美,就这样走吧。”

第7章 不会和你处对象

咖啡厅前。

“我告诉你,你一会给我好好表现,对方可是最杰出的海归男,无论人还是家境,都特别出色,你要是搞砸了,回了家我一定饶不了你。”恐吓完,姚青直接将自家女儿连人带包踹下车。

夏千千屁股还没着地,车子已经呼啸而去,她无奈地扶额。

真是的,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妈?

摸摸自己摔疼的屁股,夏千千拎着包包站起身来,她是不敢掉头就跑的,要不然老妈会想法子折磨她,只好认命地走进咖啡厅。

可刚走进去她就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海归男……是谁啊,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有什么标志性的信物没有?

结果是……一无所知!

想掏电话给老妈打过去,手机却嘀嘀发出几声轻响之后便关机了。

“哦呵呵……老天爷你不会这样耍我吧?”夏千千无语凝噎了好一阵子,将手机塞回包里。

没办法了,只好进去看看到底是哪个了。

夏千千直接进了咖啡厅,四周望了一眼之后,视线定格在角落里那个位置。

在她印象中的海归男,应该是属于穿西装,有气质,有钱又长得帅吧?如今这咖啡厅里,只有两个男的是一个人。

人群中一个是戴着眼镜,看起来就是一个书生样的。

这种应该不是海归男,所以应该就是角落里那个只有侧面的男人了。

想到这里,夏千千清咳一声,然后拎着包冲过去。

啪!

她在男人面前坐了下来,毫不客气地直接开口道:“喂,我不管你是不是海归,我也不管你条件有多好,我只有一句话,我是不会和你处对象的,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不如现在直接告诉我。”

男上手上的报纸遮去了半张脸,但也可以看得出他英俊不凡,可惜夏千千从来都不是个花痴。

可是当她说完这些话之后,对面的男人居然一动不动。

夏千千有些不耐烦,一手拍在桌子上,倾身上前:“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索性直接伸手去拉他手上的报纸,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来。

夏千千一愣,瞪大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怎么……是你?”

似笑非笑的眉眼,薄唇轻勾,脸上还带着一股轻挑之色,这不就是……那个把她吃干抹净了的男人么?

权景墨收起报纸,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蛊惑众生的笑容:“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

他坐在这里看报纸,结果她不由份地跑过来,说了一大堆话。其实听声音他就听出来了,只不过她似乎搞错了对象。

也因此知道她今天来这里是来干什么的?相亲?

呵……很好,他选中的猎物把他吃干抹净之后,就跑来和其他男人相亲?够胆!

夏千千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会是他啊?他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有没有搞错?

想到这里,她索性直接起身就走。

“去哪?”权景墨出声叫住她。

听言,夏千千步子一顿,扭头瞪着他道:“离开有你地方!”

“不巧,我也正想离开,不如我们一起?”

第8章 阴魂不散的权景墨

说着,权景墨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185的海拨直逼她的身高,夏千千顿时变得要仰视他。

她才懒得和他说那么多,转身就走。

本来以为是老妈介绍的对象,那她就算不相亲也得安抚了对方的情绪才是,谁知道是他,她才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走了两步就被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书呆子一般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请问……是夏小姐吗?”

他说话温温吞吞的,看起来就是一个老实人。

夏千千脾气正大着呢,看到他上前来顿时没好气地道:“是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书呆子吓了一大跳,步子也跟着往后一退,但还是低声道:“我姓张,是你这次的相亲对象,你……”

“什么?”夏千千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是自己的相亲对象?那刚才那个男人呢?

“亲爱的,你说要跟我分手,就是因为他么?”冷不防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磁性的男音,语气中带着一抹戏谑。

听言,两人同时一怔,夏千千扭头就看到权景墨站在自己的身后,他正凝望着她,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大手也霸道地搂上她的腰身。

“你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么?”话间是一片委屈,可是他的语气里却是满满的炫耀与得意。

书呆子也是一愣,之后在夏千千和权景墨的脸上来回扫了扫,抿唇:“你们……”

“我们。”权景墨索性直接将娇小的她搂进怀里,朝书呆子扬起一抹耀武扬威的笑容。

书呆子震惊了一会才回过神来,颇为受伤地看着夏千千:“夏小姐,既然你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来相亲呢?你知不知道这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

说完不等夏千千回应,书呆子便转身叹气离开了。

“喂……”夏千千有些急,想追上前。天哪,这书呆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去她老妈面前乱告状哪~

可是走了两步手腕便被人给扣住了,回头就看到权景墨阴沉着脸望着她。

“他都走了,你还要追上去?”这个该死的女人,放着他这个俊男不理会,要一个书呆子?

她既然被他选中,就必须身心干净的留在他这里!

听言,夏千千有些恼怒地想甩开他的手:“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在这种地方也能碰上你。”她简直也是醉了,还碰把他当成相亲对象了。

早知道会是他,她宁可和那个书呆子相亲啊,毕竟人家看起来呆呆的,好解决。

“阴魂不散?”权景墨咬牙切齿地盯着她:“是谁先凑上来的?”

夏千千一顿,反驳道:“那是因为我认错了人,谁让你用报纸挡脸的啊?”

说完,她又是用力地甩开他的大手:“你放开我,我还有事!”

“你想去找他?”权景墨眯起眼睛,身上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夏千千感觉到了,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壮着胆子:“关你什么事……啊……”

话还没有说完,她双脚临空,居然整个人被打横抱了起来。

夏千千下意识地伸手揽住他的脖颈,生怕自己摔下去。

“你!!!”

小说

正所谓,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2021-1-3 15:29:44

小说

她有着尴尬的身份,为了母亲,她放弃最爱的他,违背了自己的心。

2021-1-3 15:32: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