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然嫁给了从小仰慕的男人,婚后三年,婆婆逼迫她离婚。

苏安然嫁给了从小仰慕的男人,婚后三年,婆婆对她百般嫌弃,逼迫她离婚。,五年后,苏安然强势归来,成为了商业圈的精英,和前夫强势对决。,她一心只想赚很多很多的钱,可是为什么小包子一定要给她找男人?,“苏安然,你看这个男人怎么样?当我爹地很合适。”,苏安然:“……”,“死丫头,你再给我找男人,看我不打屎你!”,男人邪魅地说道:“敢打我女儿,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苏安然嫁给了从小仰慕的男人,婚后三年,婆婆逼迫她离婚。

第1章 陷害

夜。

女人海藻般的头发倾泻在大床上,她樱粉色的舌不断舔砥着自己唇,试图来缓解体内的躁热。

“救救我,好热……”

恍惚间,女人抓到一条冰凉的手臂,她迷蒙着眼像只猫儿似的顺势就靠了过去。

下一秒,唇被堵住,撕裂的疼痛从身下传来……

……

一早,王碧春便带着人,冲进了520的房间,嘴里还喋喋不休:“一群蠢货!叫你们送到502,竟然给我送到了520,502和520分不清楚么!”

王碧春进去的时候,房间里面,只有苏安然一个人。

突然间闯入了这么多人,带头的还是自己的婆婆王碧春,苏安然立马惊醒了!

她赶紧用床单裹紧了自己,“妈,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昨天晚上,虽然手下的人办事不利,送错了房间。

但是这地上,到处都是苏安然的衣服,这床上也是够凌乱的,一看就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真是老天都在帮她!

“苏安然,你这个贱人!你居然背着浩宇在外面偷人!”王碧春厉声说道。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真不知道……妈……”苏安然着急道。

她身上没有穿衣服,全身像是被车碾过了一样,好疼好疼。

苏安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不知道?你这个水性杨花,不知羞耻的女人,你就是在怪浩宇冷落了你,你竟然就熬不住寂寞了!”

王碧春说着,然后伸手,想要去扯苏安然身上的床单。

“妈,不要……不要……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我没有!”苏安然极力辩解道。

“妈,你打电话叫我过来干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安然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纪浩宇竟然来了。

王碧春冷笑一声,“浩宇,你自己看看,苏安然竟然给你戴/绿/帽,这贱人绝对不能留在我们纪家了!”

纪浩宇抬眼看去,只见房内一片凌乱,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

“苏安然!你竟然背着我,在外面找男人!”纪浩宇震怒非常,额头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

“浩宇,你相信我,我没有……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看你自己!”纪浩宇愤怒地一把扯过了床单。

苏安然一丝不挂,这已经很明显了,身上还有好多红色的痕迹,一看就是和男人欢愉过的。

“浩宇,要赶紧和这女人离婚了。”王碧春说道。

苏安然一听,立马就着急了。

她紧紧地抓着纪浩宇的衣服,苦苦哀求道:“浩宇……不要……不要……你相信我……不要离婚好不好……”

“贱人!”纪浩宇愤怒不已,咒骂了一声,便离去了。

第2章 羞辱

云城。

纪家别墅。

站在房间里,苏安然拼命对纪浩宇解释道:“昨天晚上不是你打电话约的我么,你要相信我……”

“我约你?我和你之间是什么情况,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我怎么会约你?明明就是你胡编乱造的找借口,为你自己找借口罢了,你说,那个男人是谁!”

苏安然紧咬着下唇,“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男人……”

纪浩宇连连冷笑,脸上尽是讥嘲,“不说是吧,好!”

话落,纪浩宇连连大步向他逼过来。

“浩宇,你干什么……浩宇……”

撕拉——

一阵衣服碎裂的声音传来,苏安然看见自己的胸前的衣服,就被硬生生地扯烂了。

“不要!”苏安然祈求道。

“怎么了?你以为我想要上你吗?苏安然,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不过就是一个贱人,一个被别人睡过的破烂,以前我瞧不上你,现在更加的瞧不上你!”

“你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为什么……”苏安然暗哑着声音道。

“为什么?当年你是怎么嫁给我的,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苏安然自认为,嫁入纪家以后,她恪尽职守,孝敬婆婆,照顾丈夫,将家里打理得很好。

可是为什么,纪家的人还是不喜欢她?

“既然你想要做纪太太,那你就扮演好纪太太的角色,没想到,你竟然去找别的男人,我以前还真是没有发现,你苏安然竟这么的骚!”

“我没有!我没有!我再说一次!”苏安然终于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情绪,冲纪浩宇吼道。

“没有?你看看你身上的是什么!你以为洗了一个澡,就可以洗干净了吗?”

纪浩宇说着,然后一把将苏安然给拉了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苏安然拼尽力气挣扎着。

然而两人力量太过悬殊,她依旧被纪浩宇从房间里面拖了出来。

他竟然……竟然要当着下人的面,将她扒光?

撕拉——

纪家的下人门,都在围观。

苏安然全身一丝不挂,她已经被纪浩宇给扒光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残忍……为什么要侮辱我……为什么……”

“苏安然,既然你敢给我戴绿帽,我就要让所有人看看,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纪浩宇愤怒地说道。

苏安然紧紧地抱着自己,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会这样羞辱自己。

当众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让自己成为众人的笑柄。

“贱人!本来以为你可以安分守己的,这些都是你自找的!”纪浩宇说完,将手里的碎布扔掉,便大步离开了。

夜,静谧而深沉。

苏安然被关在别墅的地下室,她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冻的瑟瑟发抖。

“好冷,好冷……”

血液都不会流动了,她牙齿都在打颤,此时应该是凌晨两三点多,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苏安然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忽然,地下室外有脚步声响起,接着便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也正是因为听见了这段对话,苏安然才得知背后的真相……

第3章 太可笑了

“这么晚上你怎么还没睡?”一个男音道。

“我这不是听从夫人的吩咐看看苏安然死没死吗,万一她在地下室想不开自杀了怎么办?”一个女音道。

“啧,你说这苏安然还真是讨人嫌,我们夫人可真是下了血本,苦心设了个局,就是为了把她苏安然赶出纪家!”

“嘘,小声点,万一让别人听见了怎么办!”

“这深更半夜的哪有什么人,就是苏安然,恐怕也冻的昏死了过去!”

“不说了,我去看看苏安然,你好好在这里守夜,千万不要让苏安然给逃出去。”

“放心吧,有我呢。”男音拍了拍胸脯道。

苏安然紧攥着手指,黑暗中那本来如死灰一样的眸子熠熠发光,冰冷的血液不断的沸腾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王碧春给她设的局!

怒火燃烧着整个心脏,喉咙涌上一股甜腥,她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口血来。

王碧春,你好狠的心!

她不相信纪浩宇不知道这都是王碧春的计划,毕竟王碧春那么爱她的儿子……

吱呀一声,地下室的门被推开,苏安然连忙躺到地上,蜷起身体装做昏死过去的样子。

翌日。

一个离婚协议书摆在了苏安然的面前,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要求她净身出户。

“哈哈哈哈……”看着净身出户四个大字,苏安然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这几年的安份守已孝顺恭敬,并不能换来纪家人的另眼相看,反而令她落了这么一个凄惨的结局。

可笑,太可笑了!

人心,终究换不来人心。

“纪浩宇,王碧春,还有你们纪家所有人,总有一天,我失去的我都会向你们一一讨回来的,我苏安然说到做到!”

拿着笔,苏安然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眼眶猩红,可她却没有再掉一滴眼泪,纪家这些渣滓,再也不配她掉一滴眼泪!

……

五年后。

云城国际机场。

飞机慢慢地下降,苏安然望着窗外的风景,心里百感交集。

五年了,她终于再次回到了这个城市。

“苏安然,你看看,这上面的男人,你喜欢哪一个?”一个小萌宝拿着ipad对苏安然说道。

“小海绵,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要男人!”苏安然真是气得不行。

一个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成天想着给她找男人。

“怎么不要男人?自从你生了我,都快五年了,你也该找个男人了。”

苏安然:“……”她真的是很想将这丫头给揍一顿!

也不知道遗传了谁。

“你看看这个行吗?我觉得挺好的,在这些男人中,他长得是最帅的。”小海绵将ipad放到了苏安然的眼前。

苏安然瞥了一眼,一把将他的ipad给收走了。

“下飞机了,回到国内,你得好好给我练习中文,要是还不听话,我就将你送回美国。”

“我知道了。”小海绵见苏安然认真脸的样子,便嘟嘴撇过脸。

刚刚下了飞机,苏安然牵着小海绵的手走出机场的时候,便有人来迎接了。

“苏总监,您好,我是路西,来接您的人。”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的女人热情地说道。

第4章 当我爸爸

“你好。”苏安然笑了笑。

她这次回云城,这边的事情,都是路西接应的。

苏安然和小海锦随后上了车,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苏总监,您的别墅,可能还需要几天才准备好,现在只能委屈您暂时住在酒店了。”路西说道。

“好,赶紧把你们准备的资料,送到我的房间。”

路西愣怔了一下,这才刚刚下飞机,就想着工作的事情,还真是敬业!

“怎么了?有问题吗?”苏安然问道。

“没……没有,只是苏总监,这事情不急,要不您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看吧!”

“无妨,我反正也没事做,你交人给我送来吧,这次总部派我过来,可不是游山玩水的,这要在这边发展瑞鑫公司的。”

“是。”路西点了点头。

她还真是遇上了一个工作狂的上司。

“苏安然,中国好好玩,我想出去看看。”小海绵站在酒店房间的阳台边,拉着苏安然的手说道。

路西一脸的不解。

“这是我的女儿,叫小海绵,以后麻烦你多照看她一下。”苏安然对路西说道。

“好的,苏总监。”路西笑着答应道。

这孩子长得肉嘟嘟的,非常的可爱,关键是名字,还叫小海锦,真是有趣儿!

晚上的时候,苏安然在房间里面看文件,她让路西带着小海锦去外面玩了。

小海绵才刚刚来到国内,对一切的事情,都非常的新鲜。

“小海绵,你慢点,等等我……等等我……”路西在后面喊道。

她穿着高跟鞋,根本就不是小海锦的对手。

“你抓不到我了……你抓不到我了……”小海锦做了个鬼脸,疯狂的迈着两条小短腿向前跑去。

等到路西追上去的时候,哪里还有小海锦的影子!

她顿时就急的冒汗了。

“小海绵……小海绵……小海绵……”路西大声地喊道。

十分钟以后,小海锦往后面看了看,路西呢?这里是哪里?

小小的身影,在附近走来走去的,她好像……好像迷路了。

砰!

忽然间,他好像撞上了什么人。

“哪里来的小屁孩儿?”陆建宁问道。

“没关系。”这时候,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非常的好听。

同时也带着丝丝冰冷和高贵。

宫昊天看看撞进自己怀里的小东西,眸色深了深。

“小东西,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宫昊天问道,他摸了摸小海锦的头。

“咦???”小海锦发出了一个疑问。

“怎么了?你认识我吗?”宫昊天有些好奇。

旁边的助理陆建宁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平时他家的总裁,像个冰山一样的,除了工作的事情,从来不见他多说一句话。

更何况是对一个不认识的人。

今天,他居然对一个小孩儿讲了这么多的话,还这么的有耐心,简直是奇迹发生了。

“我认识你!”小海锦惊讶地说道。

“哦,是吗?可是我怎么不记得我见过你。”

“叔叔,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啊,你这么帅,你当我的爸爸好不好啊?”小海锦天真地问道。

第5章 这小孩不正常吗

他在飞机上面,用ipad给苏安然找男人,当时一眼就看中了宫昊天,还推/荐给了苏安然,可是苏安然不屑一顾。

没想到,居然在这儿遇见了!

宫昊天:“……”

陆建宁也是觉得有些尴尬,这小孩不正常吗?

怎么遇见一个人,就要他当自己的爸爸。

“咳咳,那个……小朋友,你家在哪里,我找人送你回去吧!”陆建宁说道。

“叔叔,你当我爸爸好不好,我中意你很久了。”小海锦再次说道。

宫昊天:“……”

“你叫什么名字?”宫昊天问道。

“我叫小海绵。”

“小海锦?有趣。”宫昊天说着,然后蹲下/身体,和小海锦平视:“我不能当你的爸爸,你没有爸爸吗?”

“我没有爸爸,我觉得,你就是最好的人选,你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中意的一个,长得最帅。”一定能够和苏安然那女人配一脸了。

宫昊天:“……”

“总裁,时间不早了,您的下一个预约到了。”陆建宁这时候提醒道。

“好,那你派人将这孩子,送到他妈妈身边吧,现在天黑了,小孩子一个人挺危险的。”

“是。”

宫昊天说完,便离开了。

“爸爸……爸爸……你别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小海锦着急地喊道。

陆建宁真的是汗颜。

忽然间冒出来的小孩儿,竟然管他总裁叫爸爸,要是让别人听见,还以为是总裁的私生子呢。

“小屁孩儿,别乱叫,谁是你爸爸啊,你快回去吧!”陆建宁说完,便让人带小海锦回去。

“哼!我又不是不认识回家的路,需要你们吗?”小海绵嘟着嘴,转身迈着小短腿就跑开了。

陆建宁见小海绵走远,连忙跟上了宫昊天,想着刚才的小屁孩子,忍不住的笑了。

宫昊天望了望他,一脸的严肃,“很好笑吗?”

“总裁,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陆建宁,看来最近你是太闲了。”

陆建宁立马收起了笑容,“那个……总裁,我刚才开玩笑的。”

宫昊天瞥了他一眼,然后没有说话了。

“不过啊……总裁……那个……那个……”陆建宁还是有些忍不住了。

“有屁快放。”

“说真的,总裁,咋眼一看,那小孩长得还真是有三分跟你很像……”

宫昊天再次瞥了陆建宁一眼,然后将手里的文件,一下子朝他扔了过去。

……

苏安然听路西说小海锦不见了,她立马丢下了手里的工作,然后出来找他。

“小海绵……小海绵……”苏安然着急地喊道,这孩子,才刚回来第一天,就玩失踪了。

“苏总监,我去那边找。”路西说道。

苏安然点了点头,十分的着急。

“苏安然,我在这里呢。”突然间,一个奶萌的声音响起了。

苏安然一看,小海绵正站在她的面前。

“臭小子,你去哪里了?”苏安然既高兴又生气。

“我没丢,我都五岁了,你还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儿吗?”

苏安然:“……”果然这丫头生来就是气她的。

“刚才我看见爸爸了。”小海绵又说道。

“啥?爸爸?”苏安然一脸的不解。

“就是今天在飞机上,我给你看的那个。”

苏安然:“……”

她扶了扶额,这孩子,成天想着给她找男人!

“苏静语,我可警告你,以后不准再自己一个人跑走了,听见没有,不然的话,我就将你送回美国爷爷哪里去!”

第6章 心都要化了

“我知道了,对不起嘛,我下次不敢了。”小海绵见苏安然有些发火了,然后立马撒娇地说道。

苏安然每次看见她这样,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她亏欠了小海绵,这是事实,别人都有爸爸,而她没有。

……

两天以后。

苏安然叫人将小海绵带到了游乐园去玩耍,她和路西去谈工作。

苏安然再次检查了手里的资料,确定无误以后,这才放心。

在美国的时候,干/爹就说过,要她一定要拿下宫氏集团的合作,这样才能够打入中国的市场。

今天这次的谈话,十分重要。

“苏总监,据说这次想要和宫氏集团合作的人,有上百家公司,可是通过他们一一的筛选,这才留下了几家公司,可是我们并不在名单内,这样去的话,他们会见我们吗?”路西担心地说道。

“成不成只有试过了才知道,我总是相信,事在人为。”苏安然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装,一脸的斗志。

五年以来,只要是她想要拿到的合作,就算是拼了命,她也会尽力的完成的。

宫氏集团。

“靠!这宫昊天是个什么东西,我约了他好几次,他居然都不见,你说,我们都在这儿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他人居然还没有出现,不是存心的耍我们吗?”

“纪少,您就再等一会儿吧,毕竟谁都想要个宫家合作,这次的任务,是董事长亲自交代给你的,可千万别搞砸了!”

“哼!老子以前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苏安然走过来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当她看到面前发怒的纪浩宇的时候,她顿时停住了脚步。

纪浩宇……真的是他。

真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却在这里遇见了。

难道,真的是老天的安排吗?

本来,她都已经不想过问以前的事情了。

“苏总监,您怎么不走了啊?”路西好奇地问道。

“没……没事……”苏安然说着,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踩着高跟鞋,目不斜视地往前面走去了。

现在,她是重生的苏安然,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了。

没有人珍惜自己,那么她就自己爱自己。

纪浩宇气的一下子将资料甩在了桌子上面,双手叉腰,来回踱步。

忽然间,他看家从前面走过来的苏安然,顿时便愣住了。

虽然时隔五年,可是他还是能够认出苏安然来,毕竟曾经嫁给他三年,和他共同生活了那么久。

可是……五年的时间,她变了好多好多。

除了模样变得更加的成熟,带着浓烈的女人味儿,更是有种高不可攀的气场。

“安……安然??”这样的苏安然,让纪浩宇有些不敢相信了。

苏安然从纪浩宇的面前走过,丝毫没有理会他,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安然,真的是你啊,这五年以来,你去哪里了?”纪浩宇有些激动,他一下子便抓住了苏安然的手。

苏安然皱了皱眉,一下子将手抽了回来。

“这位先生,请您自重,这是瑞鑫集团的苏总监。”路西赶紧说道。

“苏总监?瑞鑫集团?”纪浩宇从来没有听说过。

第7章 前夫

“咳咳……纪少,您可别忘记了今天的事情,您怎么对人家的总监这样………传出去可不好听啊,这么多人看着呢……”纪浩宇的助理在一旁提醒道。

纪浩宇助理并没有见过苏安然,也不知道苏安然就是曾经纪浩宇的妻子,所以他并不能够理解纪浩宇这突如其来的情绪,只是张口提醒。

纪浩宇闻言这才冷静了下来,一直看着苏安然。

“总裁来了……”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陆建宁走了进来,“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总裁有些事情在路上耽搁了,现在,按照名单上面的次序,一个一个的来吧。”

大家赶紧看了看手里的资料,有没有准备妥当。

倒是苏安然,只是静静地刷着手机。

忽然间,手机被人夺走了。

苏安然一看,又是纪浩宇。

“纪先生,您这样做,不觉得很没有礼貌吗?”苏安然说道。

“你叫我纪先生,这就说明,你认识我,苏安然,你别装了!你老实交代,你怎么会在这里!”纪浩宇说道。

“哼!和你有关系吗?”

“那你就是承认了,你是苏安然。”

“不错,我是叫苏安然,可是纪先生,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苏安然,看来你今天,也是想要争取和宫氏集团的合作,是吗?”

“生意嘛,各凭本事,难道不是吗?”

“呵,你当了三年的家庭主妇,别以为失踪五年就可以改头换面变成女强人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五年来经历了什么,但是你一个家庭主妇别妄想和纪氏争了,我劝你还是赶紧滚!”纪浩宇有些微微的发怒。

五年前的苏安然,只会在他的面前温柔似水,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还成为了他的竞争者。

不过那又如何,纪浩宇再了解苏安然不过了,苏安然就是一个草包,结婚三年除了会做饭洗衣服其它什么都不会。

还总监,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纪先生,请您自重啊,对我们苏总监客气点。”路西看不过去出来帮腔道。

“什么瑞鑫集团啊,听都没有听说过,苏安然,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吗?”

“纪浩宇,那我们拭目以待。”苏安然笑着说道。

然后一下子将手机从纪浩宇的手机抢了过来。

本来她也没有想要和纪浩宇杠上的,谁知道,他还以为她是当年的那个苏安然。

他可以随便欺负,呼来唤去的吗?

会议室。

“总裁,刚才所有人都在等待,虽然心里也有不满,可是谁都没有表现出来,除了纪氏集团的纪浩宇发了一通脾气以外,都好好的。”陆建宁在宫昊天的耳边说道。

“好,那就让纪氏集团的人,留到最后吧。”宫昊天面容冷峻,然后搬了一下大拇指上面的戒指。

十多家公司,很多都已经和宫昊天见过面了,纪浩宇等了很久,居然到了最后。

“陆助理,凭什么我们纪氏集团是最后一家?”纪浩宇十分不满,在陆建宁从宫昊天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伸手拦住了宫昊天,语气不善道。

“纪总,我们是按照名单上面来的,不好意思。”陆建宁笑着说道,也不得罪谁。

纪浩宇忍了又忍,要不是这项目特别重要,他才不想在这地方呆!

宫氏集团,这是根本故意的!

终于等到最后一个出来了,纪浩宇立马说道:“现在总该轮到我们了吧!”

“陆先生,这是瑞鑫的资料,麻烦您交给宫总裁一下,请给我们瑞鑫一个机会,我们瑞鑫一定不会让总裁失望的。”这时候,苏安然忽然间上前对陆建宁说道。

“苏安然,什么瑞鑫,连名额都没有,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就算你想见宫总裁,你也要排队,凭什么来插队!”纪浩宇咬牙冷冷的对苏安然道。

第8章 给她物色男人

他苏安然想要插队,抢在他的前面,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苏安然可没有理会纪浩宇。

陆建宁笑了笑说道:“好,苏小姐请稍等。”

“你……苏安然,你非要这样和我针锋相对吗?”纪浩宇见陆建军竟然接过了资料,简直怒火中烧。

“纪浩宇,我刚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做生意,各凭本事,如果你真的有本事的话,谁也抢不走的。”

这时候,门开了,陆建宁说道:“总裁请你们两位进去。”

苏安然瞥了一眼纪浩宇,然后率先和路西走了进去。

“你好,宫……宫先生……”苏安然进去的时候,本来想做个介绍的。

谁知道,看到宫昊天的时候,她愣住了。

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宫昊天。

对,是在飞机上!

小海绵拿着ipad,然后给她物色男人……

陆建宁淡淡地笑了笑,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所有的女人,第一次见到宫昊天的时候,都是这个惊讶的表情,还略带花痴。

似乎下一秒,只要宫昊天勾勾手指,这些女人便奋不顾身的朝他扑了过去。

“宫先生,我是纪氏集团的纪浩宇,第一次见您,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宫先生真是器宇不凡,难怪云城所有人的女人,都倾慕您。”纪浩宇进来,便开始拍马屁。

可是这马屁,似乎在宫昊天的身上不奏效。

宫昊天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纪浩宇有些尴尬。

“好了,两位,现在都将你们想要宫氏集团合作的意愿说一下吧。”陆建宁说道。

“宫先生…………”

“宫先生,还是我现在来吧,我瑞鑫常驻美国,在美国经营多年,我们的产品在美国深受好评……”

苏安然此刻,非常的自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着瑞鑫的事情,以及在中国的发展前途。

宫昊天有些吃惊,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熟悉……

可是他又想不起来,就是莫名的有种感觉,这是他以前所没有过的。

纪浩宇也呆呆地望着苏安然,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五年时间。

苏安然竟然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变成了商业精英。

现在的苏安然,充满了自信,光芒四射,更有了女人味儿,像是自带磁场,让他的目光都移不开了。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纪先生,现在轮到您了。”陆建宁提醒道。

纪浩宇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讲述了他纪氏集团的事情。

“宫先生,希望您能采纳我们纪氏集团,毕竟我们纪家在云城里面,也是老家族了,更是百年企业,总比那些在国外才刚刚崛起的小公司要强很多。”纪浩宇说道,然后还故意瞥了一眼苏安然。

苏安然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纪浩宇以为这么说,宫昊天就会与他们纪氏集团合作吗?

真是太天真了。

宫氏集团是云城里面第一大财阀集团。

而执掌着宫昊天,简直就是商业奇才,她相信宫昊天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最后,宫昊天当然是没有当场表态了,只是让他们两人先回去等消息。

两人走后,只听宫昊天对陆建宁道:“建宁,看来这纪氏集团和瑞鑫似乎有什么恩怨。”

陆建宁拧眉分析,“我也不知道,按道理说,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哪里会有恩怨,这瑞鑫的苏安然,好像昨天才回国的,而且瑞鑫刚刚入驻中国,也没多长的时间,两家不存在什么恩怨。”

宫昊天用指节漫不经心的敲了敲办公桌,“纪浩宇太狂妄了。”

“总裁,可是放眼这多家公司,就只有纪家的实力最强,刚才纪浩宇说的,也不无道理,这瑞鑫只是一个刚刚崛起的小公司,虽然总部在美国多年了,可是想要和纪家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你给我查一下苏安然。”

陆建宁一怔,“总裁对苏安然感兴趣?”

宫昊天没有说话。

小说

“我的小娘子,你忘了我们早就定过终身了吗?”

2021-1-3 15:17:38

小说

在准备逃离的时候,夏婉婉发现,自己早已是泥足深陷。

2021-1-3 15:20: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